ワンウェイの鍵

ワンウェイの鍵

 

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翻译:蜻蛉绮蝶 砂漠の雪 tomobian

特典CDtomobian

校译:kida

www.3n5b.info三年五班

 

Track01的秘密

 

山口丰:……真是的,你自己好好走啦。

椎名智:已不行了,走不了。

山口丰:等等……

椎名智:没有他的人生,我一个人走不下去啊,山口。

山口丰: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安静点吧,椎名先生,这样会打扰邻居的。

椎名智然他是个完全不会考我的心情的人,但即使如此我是喜嘛!!

山口丰:吵死了,醉鬼!

椎名智呜呜……呜呜……

(山口丰:把喝醉了的公司前拖回家的周五深夜。)

杉山彰:Vague label 梅松町江原作

裕史:

[开门]

山口丰:好了,到了。www.3n5b.info三年五班

椎名智:哎?到哪了?

山口丰:我家啊。好了,拖鞋吧。啊,好重呀。

(山口丰:真是的,就算是失恋的人,也太哭得也太害了吧。)

山口丰:……椎名先生,不把西装脱掉的掉的哦。

椎名智:……?阿政(MASA)?阿政你回来了的啊。阿政!

[抱住]

(山口丰:小雅(MASA)?是分手了的女朋友?雅子?雅美?)

山口丰:等一下,椎名先生。

椎名智:太好了,你回来了,不要再分手什的了,政孝。

(山口丰:?政孝?方是男人?!)

椎名智,阿政,做吧!

(山口丰:做

山口丰:话说回来,你认错人啦。椎名先生你醒醒,我是山口,而且是有女朋友的。

椎名智:…………说这种……

(山口丰:发现了比我大三的公司前是同性恋。)

 

(山口丰:像这样的第二天早上如何面,我活了二十五年也从没考虑过。)

椎名智:那个……

山口丰:啊,早上好,今天天气很……

椎名智:抱歉!真的不起!

山口丰:也没有啦……

(山口丰:不如什不得了的好,那能装作什都没听到。)

山口丰:和椎名先生分手的人,道是男人?

椎名智:……!恩,我是个同性恋呀。

山口丰:啊,是这样啊……

椎名智:啊,不我是不会上你的啦,我认为办公室恋情基本上是行不通的啦,你就放心吧。

山口丰:啊,是这样啊。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山口丰:椎名先生是公司里和我最合得来的人,私下里面我也常一起去喝酒,前不久也听我发过。)

(椎名智:什呀,你和女朋友相的不

山口丰:与其那么说,大概是因交往太久了吧。

椎名智:倦怠期?

山口丰:老实说应该说是因惰性交往着,该说只是得分手太麻了。

椎名智:你真的了大实话呢,不过这种也有的呢。啊……你不要嫌麻了呀,不打算和,就干脆一点束吧,去找下一个,下一个!

山口丰:什呀,男人过头了吧。)

(山口丰:一直得前是个很洒的人,没想到他也会露出昨表情啊。)

山口丰:不管怎我不会和的,你放心吧。

椎名智谢谢……

(山口丰:哦哦,真是可,果然是个人恨不起来的人。)

山口丰:要吃早饭吗

椎名智,那之前我可以刮下胡子

山口丰:便。

(山口丰:是不是同性恋都无所呀。)

 

(山口丰:经历这样的周六到了周一,我多少着点紧张去上班,不……)

椎名智:山口,我要去总务处,你有没有什要我带过去的?

山口丰:啊,没有,谢谢

椎名智:不客气。

(山口丰:完全不在意的度,一如既往的情,嘛,在公司搞得太尬也不好,不,竟然是同性恋啊。)

椎名智:牧先生我要去总务处,有什去的

牧:啊,那帮我带这个吧。

(山口丰:他可是用那表情在惑我的呀,(椎名智:阿政,做吧!)那表情和声音真的有点危啊,“阿政”啊,然我没那个意思,但是那种场合叫的男人的名字,人不舒服呀。)

椎名智:啊,山口。

山口丰:啊,辛苦了。

椎名智里能坐?

山口丰:坐。椎名先生吃的是冬啊。

椎名智:恩,你吃A套餐?

山口丰:恩,是炸牡蛎。啊,冬也挺好吃呀。

椎名智:不会你吃的哦。

山口丰:恩,啊,料。

椎名智:山口,你手好大呀。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山口丰:哎?是

椎名智:真好呀,我的手比平均尺寸小。

山口丰:哪个,要比一下

椎名智:哎呀,真的很小哦。

山口丰:哦,好小!

椎名智:什呀你,啊,手指好呀,真人火大。

山口丰:椎名先生你的身体各部分的都是小朋友尺寸吧。

椎名智:叫你住手啦,会痒的啦。

山口丰:手腕好

椎名智:好了,了吧。

山口丰:你好像很怕痒的……是吧……

椎名智:所以才叫你放手的呀。

山口丰:好可呀,椎名先生。……!不,的不是那个意思,没的意思,请别误解了。

椎名智:呵呵,“那个意思”是什意思?

山口丰:哎?

椎名智:你不用担心了,那事我不会做第二次了,放心好了。

山口丰:啊,不是那的……

椎名智:我不会解什的!我这类人也是很明事理的!

山口丰:椎名先生!

(山口丰:糟糕,惹他生气了。就算椎名先生的度和平常一,我也不能以不管他都不会受呀。我没打算追他,但是看到他才通得可是真的,可是也不应该说请别误解了”之。(椎名智:我不会解什的!)第一次听到椎名先生生气的声音,久久回于我的耳。)

 

Track02 最初的一

 

(山口丰:之得先道歉,因为这种事情和交心的前辈闹僵了在不是我的本意。)

山口丰:啊,椎名先生,稍微有点……www.3n5b.info三年五班

椎名智:打一下,增川先生,更的事。

(山口丰:好明的无啊,我可不能因此就灰心了。)

山口丰:那个,椎名先生。

椎名智:抱歉,稍后再吧。

山口丰:椎名先生,打下。

椎名智:我去财务了。

山口丰:椎名先……

椎名智:我去吃午了。

山口丰:什么吗,也太个大人了吧,整整一周我天都主找他,然是我不好,但是道歉都不我道歉,是初中生?!小心我跟你交哦!

(山口丰:这样子下去要是其中一人到其他部就真的要成陌生人了。自我入社之后在同一科工作已三年了。)

(山口丰:啊,都这么迟了啊,十点多了啊,剩下的要不明天再做先回家吧。啊,了,个文件明天要交给财务的,叫我今天要交的。那个,是叫椎名先生的吧。

椎名智:哎?山口你没走啊。

山口丰:椎名先生!

椎名智:呵呵,我忘拿手机了,在家发现又回来了,受不了啊。

山口丰:真是槽糕呀,啊,了,椎名先生,于要交给财务的文件,不好意思,没来得及交。

椎名智:啊,个啊……恩,盖了章了,也没什漏写的,好的好的,没问题,我收下了。

山口丰:谢谢您,下次能教我一下理的方法

椎名智:恩,好的呀,负责杂务的人明年改成山口你了啊。

山口丰:多多指教。

椎名智:我会把杂务工作统统你的哦,我要变轻松咯。

山口丰:呵呵,还请您手下留情。

椎名智:哈哈,你要做好悟哦。)

(山口丰:那之后我常聊天了,他人和善招人喜,和是不是前,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像这样和椎名先生的交情慢慢淡真的得很寂寞。哎……周末满脑子都在想男人的事情啊。话说回来周都在想啊。)www.3n5b.info三年五班

[手机短信]

山口女友:周怎么办,来我家

(山口丰:冷淡的短信,真是看不出来是女朋友的短信。果然我束了啊。)

山口丰:明天上去。

(山口丰:明明应该先想想女朋友的事情的,椎名先生的事情沾了大半的袋,无法思考女朋友的事,会莫名的感到内疚呢?)

 

山口女友:周没怎么联系我,忙

山口丰:恩,稍微有点。

山口女友:哎……真辛苦啊。

(山口丰:完全是客套,她绝对趣知道的。)

山口女友:要不要睡了?

(山口丰:和以往一的流程。真是空虚啊。随便句“喜”,这么随意地做。(椎名智:你不要嫌麻了呀,不打算和婚的,就干脆一点束吧……)道理我都懂啊。)

山口女友:喂,到底要不要做啊,阿丰?

山口丰:啊,恩,那睡吧。

(山口丰:至少她会装出靠近我向我撒子。椎名先生也是这种觉吗,在向阿政撒候。像那的表情,满脸地什的,(椎名智:阿政……)真是的,阿政到底是啊,用那甜甜的声音喊着,(椎名智:阿政……))

山口女友:阿丰……

(山口丰:这样可不行吧,这种时椎名先生的会浮出来。椎名先生……椎名先生……)

山口女友:……啊……阿丰?

(山口丰:个声音不是他的?我于意到了那内疚心情的原因。)

山口丰:抱歉,今天不行。

(山口丰:啊,我刚刚做了很差的事情吧。)

山口女友:哎?

山口丰:与其这么说,已近束了,我有其他喜的人了,抱歉。

(山口丰:即使那在我希望呼我名字的人,我想呼名字的人,是……)

 

椎名智:……!

山口丰:早上好。

椎名智:早,我去倒茶。

山口丰:椎名先生等一下,我向你道歉。在公司食堂的事。

椎名智:啊?

山口丰:我了那没礼貌的事,真的很抱歉。

椎名智:我已不生气了。

山口丰:那位什一直在回避我?

椎名智:回避你?啊,我是找不到什好理由了,老和你吧,是因得“要是下一个交往的人是像你这样的人就好了”,一起喝酒那天起我的海就慢慢被你占据了!

山口丰:哈?

椎名智:不要地那吧,我会受的。在食堂的那的候,我已有点……喜上你了,但却被你“不要解了,我和椎名先生这样的是绝对没有可能的”这样子宣告了。所以说实话有点生气了,所以和你保持距离,我想先暂时冷静下来。

山口丰:哎?

椎名智上就这样“哈?”呀“哎?”呀的啊,我真的要受了。

(山口丰:在抖?)

椎名智:……!等……

山口丰:好了,着摸摸我的,今天我的稍微有点吧。

椎名智:……

山口丰:是因昨天和女朋友“我有其他喜的人,分手吧”的候被打了。

椎名智:哎?

山口丰:然有女朋友但是我全部在想椎名先生的事,像是之前通好可的,不要喊“阿政”什的名字,希望你喊我的名字之的,有像喊椎名先生你的名字之的。

椎名智:你人的吧。

山口丰:撒着种谎要干什呀!

椎名智:因是第一次被喜的人像这样追求。

山口丰:哎?你才是人的吧,椎名先生你应该很受迎的吧。

椎名智:不,真的没有,一直以来都我的恋都是我这边头热的。

(山口丰:话说回来他好像确实这样抱怨的呢。)

山口丰:椎名先生,你的名字是叫智的吧。

椎名智:哎?……恩。

山口丰:能和我交往?智先生!

椎名智:好,我很意。

山口丰:用敬啊?

椎名智罗嗦,我紧张嘛。

山口丰:呵呵,好可

椎名智:可,你说过希望我喊你的名字的吧。我会在床上好好地叫你的名字的。阿丰……

(山口丰:好色啊。)

山口丰:我认为这样很狡猾。www.3n5b.info三年五班

椎名智:哪个狡猾啊,笨蛋!嘿嘿。

 

Track03 恋人的特

 

椎名智:……我睡床可以,山口?

山口丰:可以,我基本上在哪都能睡的着,只要有个被就足了。

椎名智谢谢

(山口丰:上个月,和原本只是同事的椎名先生生了一些事,成了恋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有好几次这样方家里住。)

椎名智:啊,明天可以去器店

山口丰:可以呀,要么吗

椎名智:外接硬

山口丰:那要去秋叶原

椎名智:那回来时顺便去前几天去的那个堡店吧。

(山口丰:虽说如此我却并没有做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只是单纯的留宿。上上周的周末,椎名先生像今天这样到我家来。)

[Kiss]

  山口丰:椎名先生……

  椎名智:……睡吧。

  山口丰:……恩,好的。

(山口丰:很明地被拒了,那以来都没敢再出手了,因害怕再被他拒嘛。)

椎名智:差不多要睡了吧。

山口丰:是呢。

(山口丰:嘛,椎名先生肯定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也许对之前有迷恋之的吧。)

椎名智安。

山口丰:祝您安。

(山口丰:果然是面睡啊。我好像是趁人失恋之虚而入,也有意不去的心情,或者说现没有被他着的自信,到底是怎呢?)

公司职员:我先告辞了。

椎名智:啊,辛苦了。山口,你有多久束?

山口丰:那个,再一封件出去就搞定了。

椎名智:真的?那要陪我一起吃晚饭吗

山口丰:噢,好的呀,一周中的几天完全没有自己做的心情啊。

椎名智:今天我就不喝酒了吧。

山口丰:你的好,你不是果都要喝的嘛。

椎名智罗嗦,我不会喝啦。

 

山口丰:算了吧。

椎名智:你不喝酒啊。我一个人喝很寂寞的呀。

(山口丰:果然是会变这样子啊。)

山口丰:我不用了。

椎名智啊。

山口丰:不好意思。

椎名智:啊,我去一趟所。

山口丰:那我先去结账吗

椎名智:恩,交你了。

山口丰:哦,不好意思,能帐吗

:我知道了。票。

山口丰:谢谢。椎名先生好慢呀。

(山口丰:不会是不舒服了吧。)

山口丰:椎名先生你不要吧?

椎名智:……!

芳川政孝:和你一起来的人

(山口丰:恩?)

椎名智:恩……

芳川政孝:那,多保重。

椎名智:哦……

(山口丰:啊?)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山口丰:那个 ,才那个人……

椎名智:啊,是个熟人。

山口丰:不会是政孝吧。你打算敷衍去啊。

椎名智:不,那是……抱歉。那个店是以前常和他去的地方。

山口丰:我去那个店?“搞不好能到政孝”你是这样子打算的

(山口丰:槽糕!)

椎名智:没有,点你得相信。

山口丰:那个,不起,我不是当真的。

(山口丰:又说错话了,我是小孩啊。)

椎名智:我也有不好,了些敷衍了事的西。他竟然去那家店我真的没想到。才那是分手后第一次到他。不我和阿政真的没有什了,才也只了要把私人物品寄回他的。我说过和他分手的理由来着的

山口丰:隐隐约约

椎名智了,我说这些事你会生气

山口丰:哎?我不会生气的啦。

椎名智:呵呵,太好了。反正原因有一些啦。他的“喜”和我的“喜”完全方向不一是最大的原因。

山口丰:方向?

椎名智:我是以一的心情喜着阿政的,阿政是话说起来是一从友情延伸出来的喜。本来阿政就不是同性恋,我想他不太明白和男人交往的事情吧。

山口丰:恩?那阿政先生和椎名先生交往呢?

椎名智:恩?不知道呀。我表白了之后,他就“那就交往吧”,很爽快地就成了我的男朋友。

山口丰:哎……

椎名智:分手的候,我“分手吧”,他就“恩。那好吧”,很爽快地和我分手了。他是个不怎么说自己事情的人。我到最后是不是很明白他。只有我一个人方面喜他,很辛苦就分手了。

(山口丰:啊,并不是因不喜了才分手的啊。)

椎名智:山口,我今天叫你住我家的,能当我没说过吗

山口丰:……好的。

椎名智:那个,我在犹豫。再等等吧。

(山口丰:在犹豫?犹豫什啊?)

椎名智:那,今天辛苦了。

山口丰:您辛苦了。

(山口丰:能我想全部问问他,“椎名先生,你在真的喜?”。)

 

牧:山口,椎名担当的外包相的工作是你接下来了

山口丰:啊,是的。

牧:那下午我要去外包人。

山口丰:我知道了。

(山口丰:之先确下名片吧。芳川政孝?政孝不会是那个政孝吧?不会吧……)

职员在着稍等片刻。

山口丰:好的。

牧:谢谢

(山口丰:道是因工作系和椎名先生认识?那椎名先生要是和我一下就好了。)

芳川政孝:您久等了。……啊!前几天失礼了。

(山口丰:好吧,果然猜中了。

山口丰:啊,不会。

牧:您和山口认识的?

芳川政孝:恩,我有共同的朋友。

(山口丰:那不是朋友。)

牧:啊,是这样啊。

(山口丰:在是工作。我得集中呀。)

芳川政孝:那这么定了。

牧:好的,拜托你了。

芳川政孝:哦,山口先生,您接下来有时间吗

山口丰:……?

芳川政孝:不好意思,把你留下来。

山口丰:不,哪里的

芳川政孝:喝,然只是罐装咖啡而已。

山口丰:那我不客气了。

芳川政孝:之前你和智一起去喝酒的呢。

山口丰:恩。

芳川政孝:不成你是他的新男友

山口丰:……!

芳川政孝:啊,果然啊,哈哈。

山口丰:那个,你是前男友?是叫政孝先生的吧。

芳川政孝:是的。

(山口丰:我想象中的总觉得是个坏人,不看起来是个很好的人呀。)

芳川政孝:智的事就拜托你了。

山口丰:……?

芳川政孝:我没有能好好珍惜他。

山口丰:你的事我也听了一些。

芳川政孝:啊?真的?好难为情啊,哈哈。

山口丰:……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芳川政孝:我其真的喜欢过的哦,不我好像有点扭脾气。我有这种毛病,明明嫉妒的要死,却装作无所,反而装出没神一些分的

山口丰:……

芳川政孝:被他提出分手的候,也是这样故意装出不会受子,描淡写地了句“恩,好呀”,所以我认为对和我这种人分手真是很好的。

山口丰:这种话这种话你和他本人不就好了,你说这种忏悔一般的,也拿不到什免罪令的。

芳川政孝:……不是的……

山口丰:不要了,你这种太卑鄙了,就算你不拜托我,我也会椎名先生幸福的!

芳川政孝:……!

山口丰:啊,不起,我了大。不非常失礼人。

芳川政孝:恩,真的拜托你了哦。

(山口丰:个人该说的都没束了一段恋情,搞不好连开始一段恋情都没有做。)

芳川政孝:啊,了,个。

 

音提示:您打点电话不在服区或已机。

(山口丰:椎名先生道在地下?)

山口丰:嘛,明天再他也行。

椎名智:,迎回来。

山口丰:你在里啊?我刚刚还给你打电话的,吓我一跳。

椎名智,我也是想联络你才来的,手机池没了。

山口丰:怎

椎名智:想谈谈关于昨天的

山口丰:啊,了,个。

椎名智:哎?不是我家匙嘛,山口你有啊?

山口丰:今年在政孝先生的公司商候,他我把还给你的,就交我了。

椎名智:你和政孝面了?

山口丰:哎?你没有想我会和政孝先生碰面的可能性

椎名智:啊,的也是,和那个公司的往来,这样啊。

(山口丰:原来如此,完全没有考虑过啊。是我想太多了啊。)

山口丰:感他是个不的人,吃了一惊。

椎名智:呵呵,这样子啊。

山口丰:他把还给我的,“放手在太受了所以就没找到机会还给你”。

椎名智人。

山口丰:真的,话说那个人大概欢这椎名先生。

椎名智:呵呵,事到如今没用了吧。了,你真的把这种事情向我一一汇报了啊。我要是想和他重于好怎么办啊。

山口丰:但是我明明知道却不,感不舒服或者说觉得不公平。

椎名智:你真老

山口丰:有什不好呀。有就算要和椎名先生分手,我然会很沮但我感大概能接受。

椎名智:可以,和我分手也能接受?

山口丰:我不愿意。

椎名智:什呀,你真是可

山口丰:……

椎名智:山口,我可是只喜你哦。

山口丰:恩。

椎名智:昨天我不是在犹豫“。那个大概会了吧。

山口丰:恩,我原以椎名先生对过有迷恋。

椎名智:也是呢,抱歉。我犹豫的是不知道可不可以把你拉进这个世界。

山口丰:……?

椎名智:因你是第一次喜男人吧,因这种人把你的人生搞得一糟什的。

山口丰:我又不是喜上男人了,我喜的只有椎名先生而已。

椎名智:你了不得了的呀。

山口丰:所以不要犹豫做我的第一个男人吧。

(山口丰:我到底在啊。)

椎名智:……糟糕,好感

山口丰:不要这样啦,我得很不好意思了。

椎名智:已不行了,被人着真好呀,太幸福了。

山口丰:你一直以来都经历了怎方面的恋啊。我可是话说在前哦。

椎名智:……!

山口丰:我会好好地宠爱你的哦。

椎名智:恩,我会做好悟的。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山口丰:乳液这么多可以了里要这样让习惯吗

椎名智:恩……恩啊……

山口丰:好像可以增加手指了。

椎名智:……恩恩……

山口丰:椎名先生,没事吧?

椎名智:恩……快点来吧……山口……

(山口丰:哇,隐约的,椎名先生非常的人,或者应该说好色,之就是很人。)

山口丰:……椎名先生。

椎名智:怎了……?

山口丰:之前你说过在床上会喊我的名字的吧。

椎名智:恩……

山口丰:你叫的可我就插去。

椎名智:你也叫我的名字……叫我智……你说过宠爱我的吧……阿丰……

(山口丰:槽糕。)

椎名智:恩恩……恩恩……

山口丰:智先生……恩恩……

椎名智:阿丰……恩恩……恩恩……好害……足我……啊啊……呀……

(山口丰:到底要怎么样?)

椎名智:吻我……阿丰……

(山口丰:没想到被求竟然是这么开心的事情)

椎名智:啊啊……啊啊……阿丰……

山口丰:智先生……我要射了……

椎名智:我也是……啊啊……啊啊……

山口丰,椎名智:啊啊……啊啊……恩恩……

 

(山口丰:……咦,智先生不在,放匙的地方,他回去了啊,匙?)

[字条留言]

(椎名智:必衣服,所以做首发车回去了。匙我你了,要好好珍惜,也好好地珍惜我,再一次,多多指教,椎名。)

山口丰:好的,就算你不我也会的。

 

Track 04 的光

 

[]

椎名智:分手吧。

芳川政孝:……,好啊。(一点也不好。和他交往了一年,其并不想分手。明明很喜他……但是如果死死着他么别我也太看了,我做不到。那就……没法了吧。再……[手机响]啊,又是那道光……什嘛,是手机在光啊。是那道光呢。从不知时开始出海中的、宛如夜行物的双眼一般的黑色光,那到底是什呢。)

 

:辛苦了……啊咧,芳川君,你在打盹

芳川政孝:……啊,是的,睡醒。

:真你熬夜呢,平搞定工作都那利落。

芳川政孝:,因为编这块有点事。

:能干的人有也会遇到低潮呢。哈哈。

芳川政孝:呵呵,没那回事。(次被人夸都会得心虚。次只是尽了七成力,只是擅做表面功夫而已。曾想做的设计工作也放弃了,件公司之后了五年,着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学生代曾想要将来自己的事所,了存钱还去兼家教。那候的活力,在已存在了。也放弃了喜的人,任何事物都持着不会害彼此的距离。啊啊,我真是无聊啊……不行了,今天去喝一杯吧。)

 

芳川政孝:(里是……酒吧?离岔道口这么近的地方居然会有酒吧?会很吵吧。反正看起来客人很少,去看看吧。)

真也:迎光——

芳川政孝:(果然没有客人。)[进门] 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真也:啊,是菜

芳川政孝:(?我做了什奇怪的举动吗?)多。(一直目不睛地这边……我没跟个店主见过面吧?)……我要个小麦酒,加水的。

真也:啊,知道了。

芳川政孝:(看起来又年以接近啊。)

真也:客人是Gay

芳川政孝:啊,……

真也:啊,猜了?

芳川政孝:猜……猜了。(好吃惊,这种事被看穿是第一次。)

真也:真好,果然呢。之前就感到同的气息了

芳川政孝:(原来如此。)

真也:再猜一次如何?你的工作是设计师……对吗

芳川政孝:……次猜了,我从事件工作。

真也:唔……哦,这样啊。

芳川政孝:怎,你察人趣?一直着我看……

真也:是啊是啊,客人你很符合我喜型嘛。

芳川政孝:呵呵,真浮啊。然承蒙你这么说,不刚刚被甩,没那个致呢,在的

真也:,和以前的恋人交往了很久

芳川政孝:……差不多一年吧?我柴呢,老是逞,是不想于弱的立吧。所以是没法向交往的人达喜欢对方的心情。哈哈……然自己也知道这种自尊心也没用,嘛,本性移也没法呢——

真也:总觉得很不爽啊,这种……胃菜。

芳川政孝:多

真也:一于己无谈论自己的事真——的好。真憾,明明相超,性格真是……

芳川政孝:有、有把这种事跟客人。真候是会人的

真也:啊没事,不必分什客人不客人的。

芳川政孝:怎么这样……

真也:客人……这么叫你也得有点微妙吧。要我猜猜你的名字

芳川政孝:哈……再怎么说这也……

真也:政孝。

芳川政孝:……我来过这家店

真也:那就不知道了。我是被雇来的店真也。

 

芳川政孝:(他没有我抱有任何期待,无是能干的部下,沉着的恋人,是学习优异的儿子。这种东西没有被他所要求,所以在店里和他谈话相当松。)

真也:又来了啊。

芳川政孝:(一边这么吐槽着,却又不是从心底冷淡地我。只是从他眼里看到的烈光,到底得心神不宁呢。)

 

:芳川先生,我把客人来了。

芳川政孝:啊,来了。(了,今天要和智的公司洽来着……啊,不过现在已不是智树负责了呢。太好了,和前任男友在工作面的也太尬了。)您久等了。(前任男友的……貌似是任男友的人是新负责人啊。)前几天承蒙您照了。

山口丰:啊,我也是。

芳川政孝:(和他面是在几天之前,在常去的小酒店里。)

[]

椎名智:政?……好久不

芳川政孝:……智

椎名智:你会来家店啊。

芳川政孝:,你www.3n5b.info三年五班

椎名智了,我落在你那儿的西,可以麻你帮我寄回来

芳川政孝:……啊。(我分手了啊。),我知道了。我的西能麻你寄?(了,我留着智家的匙呢。)啊,智,那个……

山口丰:椎名先生,你好吧?

椎名智:啊……

芳川政孝:(智个反……是他喜的人?……,已在交往了?)你朋友?

椎名智

芳川政孝:那多保重吧。(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要是这么问,智得我很奇怪吧。但是……)山口先生,之后有空

山口丰:呃……

 

[开门]

芳川政孝:上好。

真也:你又来了啊……真是而不舍呢。

芳川政孝:不、不可以来话说我是客人

真也:好好迎光——要喝点什么吗

芳川政孝:小麦酒,度数低一点的那

真也:度数低一点的吧……今天看起来心情不

芳川政孝:前任男友……有了新的恋人。

真也:不是应该消沉的事

芳川政孝:不,方是个挺有男子气概的人,我了几句听起来像是自我解的,比如什“和我这样的人分手真是做了”,方就……(山口丰:就算你不拜托我,我也会椎名先生幸福的!)这么说了。

真也:那个人说话害呢。

芳川政孝:,的确很害。要是我的话绝对说不出来的嘛,那不留余地的宣言。该说很羡慕他能着智想要是我也能成那就好了……不是一涂地嘛。得要是个人的,恋人被走也是甘愿的。豁出去跟他了几句真是太好了。

真也:哈,什走也可以啊,明明都没有着追回来吧。

芳川政孝:是没……搞什嘛一副什都知道了的口气。

真也:因真的都知道呢。

芳川政孝:……?什

真也:,真的不得我了

芳川政孝:……(啊,真也的眼睛,是黑的……黑得几乎都泛青了,好像夜色。双眼人的印象真的很深。)里的境真是很糟呢,刚刚了什

真也:……我,你真是喜之前的恋人呢。

芳川政孝:啊……

真也:不是能好好地喜欢谁嘛。老是批判自己

芳川政孝:……

真也:幅表情是什意思。

芳川政孝:没什……只是没想到你能夸人。

真也:笨蛋,就算是性格扭曲到无可救的家伙,肯定的是会肯定的。

芳川政孝:啊,是听句吐槽人安心。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真也:怎听起来这么像受虐狂,很恐怖……唉,真是的,下一次喜一定要好好追上去,附卜。

芳川政孝:唔……哇,卜真好吃。

真也:吧。

 

 

Track 05 岔道口的那

 

芳川政孝:(生了太多事,根本没有精力管冰箱里有多少西嘛……肚子饿了。啊,这种地方有露天咖啡店啊。)啊咧……真也?

真也:?你怎儿?

芳川政孝:因我家离儿很近。

真也:真的?哇,太大意了。

芳川政孝:可以坐在

真也:——可如何是好啊——

芳川政孝:……

真也:哈哈闹别扭了!人的啦,嘛坐下吧。

芳川政孝:……(今天他戴了眼。)不好意思,请给我小杯混合咖啡。

务员:明白了。

真也:……

芳川政孝:?怎了?

真也:在店外看到政孝先生什的,总觉得很新。原来你长这样啊。

芳川政孝:怎,白天我的就不是你喜型了?……话说老是看啦。

真也:没,是很喜

芳川政孝:……

真也:只有只有相。抱歉呢你心跳加速了吧……嘿嘿。

芳川政孝:啊,是是,真是抱歉呢,性格这么扭曲。

真也:不否心跳加速了啊。

芳川政孝:(啊,眼取下来了。个家伙……然白天看到的似乎的确有些不一,真也的眼睛是像夜色一,在白天也是那深的色。)

真也:政孝先生?

芳川政孝:啊,呃……了,今天不用去你的店

真也:啊,我的店到了周日就歇,也不用上

芳川政孝:,你是学生?

真也:啊咧,没告诉过?我是学生店啦,大三。

芳川政孝:!那你在二十一?好年

真也:是的是的,朝气蓬勃吧。

芳川政孝:要年一些呢,就度来

真也:真分,我很在意

芳川政孝:不是……比起老成不如是成熟吧,很有社会人的份儿。

真也:啊……我在搞设计的事所打工嘛,也是受了那里的气氛影响。

芳川政孝:啊,原来如此。大学也是学设计的?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真也:。想着在毕业之前打好人脉,同时还在酒吧那打工。

芳川政孝:,考得很周到嘛。我也有段时间朝着设计师努力

真也:……哦?

芳川政孝:呵,不完全不行,明明没什才能尽去大公司求呢……(公司职员然能明白你想表,但似乎是在模仿吧……商业设计艺术设计,你是不是搞了?)不可能用的嘛。然后到了差不多秋天的候,着着急急地改了求线

真也:政孝先生啊,么变这样了呢?

芳川政孝:怎,又想教了?

真也:才能算什啊,我不是没有才能。所以才在努力啊。真令人不爽啊,任何西都易放弃什的。以前并不是这样的啊。

芳川政孝:哈?以前是什意思。

真也:家教,你做吧。

芳川政孝:呃……

真也:我是你当的学生,居然真的一点都不得了。

芳川政孝:真也……道你就是那个小个子的真也?

[]

真也:这么大的西是什呀?

芳川政孝:啊,随便碰!

真也:这张画是什的封面

芳川政孝:……设计。我做的。

真也:?好害,好有相!超害的!

芳川政孝:没那……

真也:就是害嘛!是怎做的?

芳川政孝:……哈哈。

真也:在课间给讲设计的你真的看起来很心,两眼炯炯有神的,我那候很憧憬你啊。

芳川政孝:……

真也:察到自己的性癖,也是因你。

芳川政孝:

真也:选择现在的专业也是,然的确有部分是因为单纯地喜欢设计还盘算着要是和老做相同的工作,搞不好面……但是你这么没志气的。

芳川政孝:……

真也:好不容易持了一年不应该放弃啊。你真的努力道不是因害怕争取喜西?……我喜欢过以前的你,不只相而已呢。[]

芳川政孝:(因得出这种话……不,也是逃避吧。他是真的很……啊,想起来了。是他的眼睛。凝望着我的那双包含了信和期待而闪闪发亮的眼睛。当辜的期待,当放弃什么东西的会想起的,那双靛的夜色一般的光,原来是他的眼睛。洞悉一切的漆黑,是同时闪耀着的那道耀眼的光芒……似乎因有那双眼注着,以前的我才有前力。在也一,要是没和真也面的那个候也不可能主去和山口先生搭的。不,已经让他失望了吧。可能已不会着我笑了。甚至也许连嘲笑我都不肯了。真痛苦……啊啊,喜上他了啊。我一定再也无法去那家店了。)

 

[电车]

芳川政孝:(啊,搞了……在真也那家店前的站下又能怎啊……唉,回去吧……没有回去啊,我。只剩下最后两班了。)

(真也:道不是因害怕争取喜西?)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芳川政孝:(因……很害怕被喜的世界拒啊。)

(真也:下一次喜一定要好好追上去。)

芳川政孝:……[奔跑],是因害怕。被喜的世界拒的人失望,我害怕接受这样现实,害怕得不得了。但是……不行,不好好追上去的,不好好告他的……我想清楚地告他!)……

真也:?你怎儿?刚刚那个不是末班车吗

芳川政孝:啊……就这么让你失望的感,和放弃你之后的空虚,两相比之后的果就是跑到里来了……

真也:……今天看起来感嘛。

芳川政孝:什嘛……

真也:别说这么拐弯抹角,你喜我吧。

芳川政孝:……这么说……

真也:不是?喜我的来。

芳川政孝:……可以

真也:好了,像这样张开手臂很累的。

芳川政孝:……

真也:呵呵,要做不是做得到的嘛。

芳川政孝:……啊,真是的……真堪啊,我。

真也:是?在我看来倒是相当喜……不只是脸哟

芳川政孝:……明明是个小鬼。

真也:明明都是成人了。

芳川政孝:……

真也:呵呵,闹别扭的也好喜

芳川政孝:(在岔道口的面,我得到了那道光芒。茫茫的夜色中,看到了浸染于黑色中的靛。)

 

 

Track 06 话语

 

芳川政孝:(和真也交往之后了几天。)

真也:,已可以了吧?

芳川政孝:什

真也:抱你。

芳川政孝:?我是被抱的?(这样果……)

真也:……[Kiss]

芳川政孝:…………

真也:好窄呢,你的里面。

芳川政孝:那……是当然的啊……

真也:呵,居然没有用后面啊,真意外。

芳川政孝:啊……真也……

真也:不是感挺好的嘛。

芳川政孝:不是……啊……那里……

真也:,已去三根手指了。差不多可以了?

芳川政孝:…………大概……

真也:那着吧。

芳川政孝:……慢慢来……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真也:……[]

芳川政孝:啊……

真也:没事吧?

芳川政孝:……大概……

真也:……

芳川政孝:……啊…………等、等等……真……

真也:……真的是第一次用后面?

芳川政孝:是……是第一次……所以……啊……再慢一点……

真也:嘴上这么说……看起来倒是很舒服?……

芳川政孝:啊……因……啊……

真也:……

芳川政孝:不要,前面……不要……

真也:不要?里已湿了

芳川政孝:啊……不要……真也……那事,不要出来……

真也:啊……真是的……政孝好可

芳川政孝:……(真也他,嘴巴也不人啊。)

真也:……

芳川政孝:啊……唔……啊……

真也:…………政孝……啊!

芳川政孝:唔……啊啊!……(太惨烈了……被抱的那一方原来这么辛苦。)

真也:喂没事吧?政孝?

芳川政孝:不行了……真也你第一次的人真不手……

真也:?不不是挺好的。政孝的那个不是很有精神嘛。

芳川政孝:怎、怎这样……

真也:啊,脸红透了。可死了!

芳川政孝:……

真也:要喝水?……

芳川政孝:……谢谢。真也你……会把很多西都出来呢。

真也:啊我H候太多了?因太激了……

芳川政孝:不、不只是才。平也是。

真也:不喜

芳川政孝:(表情好真。)不,不是不喜。只是得你能把该说的都出来,很害,挺尊敬你的。

真也:……尊敬啊。总觉得感不到多少意,好寂寞。尊、敬。

芳川政孝:(哇,闹别扭了。去,他也只是个二十一的家伙嘛。)

真也:……拜托你、点、什、!真是的,靠住那

芳川政孝:啊……干嘛干嘛!

真也:什出来这种事,我一直很在意似之前说过的那些……

芳川政孝:?什么话

真也:没精打采什的,我不是了很多你再也不会到店里来了……前几天你忽然到店里来的候,说实话级兴奋的。

芳川政孝:(哦?……啊咧,怎么觉得他看起来好可。)你还这么啊。

真也:是啊。

芳川政孝:哈哈……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真也:笑的地方,混蛋……

芳川政孝:抱歉,谁让我就是喜真也你的。(啊,口就这么说出来了。)我被真也你的所拯救了。

真也:……?怎了?忽然之坦率地好恐怖。

芳川政孝:……吵死了。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好不好。

真也:呵呵,我也是。无是你高得无聊的自尊心,都自卑的性格…………

芳川政孝:啊……

真也:人情味十足,全部都喜

芳川政孝:……什嘛……

真也:呵呵。

芳川政孝:(糟了,快哭了。)

真也:想一口吃掉。[Kiss]

芳川政孝:……笨蛋。

真也:政孝的泪点好低。

芳川政孝:……吵死了。

 

Track 07 恋人的大惊小怪

 

椎名智:吃饭喽饭喽~

山口丰:去哪儿吃?

椎名智:就到常去的那家不就可以了。

山口丰:啊~又去那里啊,你真是喜呢。

椎名智:那儿不好麼?挺美味的,不会啦。

女店迎光

椎名智:已没座位了。

山口丰:因是周末啊。

女店:是呢。如果您不介意拼桌的,我倒可以路……

山口丰:拼桌啊……

椎名智&山口丰:

山口丰:那不是政孝先生

椎名智:不好,被发现了。

山口丰:要不……家店?

椎名智:不用了,一不小心和他对视了下……

真也:怎了?看到熟人了?

芳川政孝:啊,不是。

真也:要不和我拼桌吧,他好像没座位了。

椎名智&山口丰:

芳川政孝:你等一……

真也:喂~的两位~

椎名智:啊,不了,我……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真也:快点快点,我往那坐,你们这边请

椎名智&山口丰:唉。

山口丰&芳川政孝:(算什?前任男友和任男友坐一桌吃的……)

真也:那喝点什呢?山口先生和政孝先生是工作认识的?

山口丰:,是的。

芳川政孝:他是我公司的客

真也:哦,这样啊。这么说来,椎名先生是政孝先生的前任男友。

芳川政孝:你!我真也君……

真也:便一,我是政孝的任男友,多指教

椎名智&山口丰:

芳川政孝:等,我真也君!!

真也:?不能说吗?抱歉。

芳川政孝:你也要我做一点心理准的……

真也:抱歉……

芳川政孝:……

椎名智:(小政是怎了?从来没。啊!不成小政他破了?!原来他下面也是可以的啊。)

椎名智:啊,了小政,谢谢你了。

芳川政孝:啊,没什。抱歉没能尽早归还

椎名智:没系。

芳川政孝:能直接跟你道歉就好了。

椎名智:小政……

真也:果然,看着得嫉妒啊。

山口丰:会?我可不这么觉得。我很相信椎名先生的。啊,抱歉。

椎名智:(又来了,了立就害羞了。)

真也:算了,吃吧。

 

椎名智:呼呼,好

山口丰:那,今后有机会再见喽

真也:好的好的。您辛苦了。

椎名智:太好了,小政也找到了得交往的人。话说,那位才21岁吗?真是可靠呢。

山口丰:我得政孝先生的神情也柔和了很多。

椎名智

山口丰:下次我四人再一起喝酒吧。

 

Track 08 感想

 

杉山彰:我是山口丰配音的杉山彰,大家辛苦了。www.3n5b.info三年五班

众:辛苦了。

杉山彰:音很愉快,所以希望大家听到最后也会有快的心情。

裕史:我是椎名智配音的来自SIGMA 7的野裕史。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裕史:话说,故事是以主人公喝啤酒醉酒展的,这对喝酒的我来,是个演得非常心的角色。而且喝了2杯多的啤酒,所以非常心!谢谢大家。

羽多野:我是政孝配音的羽多野。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羽多野:就我个人而言,大根很是美味。要是大家能就好了。谢谢大家。

木达央:我是真也配音的木达央,大家辛苦了。

众:辛苦了!

木达央:刚刚结束。啊,真好呢,言叶攻什的。大家辛苦了!

 

特典谈话CD

 

羽多野程的匙,FIFTH AVENUE者抽特典谈话CD!耶……大家?我始了哦。阿,怎回事?大家明明都有在看我,但怎都不回答我啊?

裕史:但是大家都有抱着自己的胳膊示意哦。

杉山彰:没事的没事的。

羽多野:气呢。那我们这~

杉山彰:好的。

羽多野里是愉快的特典谈话CD部分哦。

裕史:愉快的哦。

羽多野:首先呢,各位做一下自我介,然后再介下自己所役的角色。

木达央:那个就全部交由羽多野君你来……

羽多野行……

杉山彰:啊,这样啊。多

裕史:那就拜托您了。

羽多野:等一下等一下!

木达央:拜托你了。

羽多野:扮演山口丰的,那个25的山口配音的是杉山彰大人。

杉山彰:是的,我是杉山。大家辛苦了,多指教。

羽多野算什啊!干嘛不你自己……

木达央:赶紧进行下一个。

羽多野:我才不呢。

木达央:先好好的介大家之后……。

羽多野:啊,是要介大家之后啊。

裕史:那就始介吧。

羽多野28椎名智配音的是野裕史先生。

裕史:谢谢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羽多野照!

裕史:照!

羽多野有,21真也配音,在作品中了中学对话,他就是木达……央先生。

木达央:大家好,我是姓氏不明的真也。

杉山彰:哈哈哈。

羽多野照!

木达央:照!

羽多野:另外,我是谈话的主持人……

木达央:好了,我们这始吧。

羽多野:喂!

杉山彰:些什好呢?

裕史:就今天的音吧。

木达央:是呢。

裕史:今天的音真的是非常愉快呢。

木达央:有很多吃西的景呢。

裕史:没,在演那些吃西的。另外,我有一喝啤酒的情,那是相当愉快啊。

木达央:啊,一始就是呢。

裕史:对对对。所有的一切是从醉酒始的。

木达央:哈哈哈。

裕史:非常愉快。

木达央:这样不行啦,在工作中就喝酒什的。

裕史:啊,羽多野君说话呢。

羽多野:是的,次由我担任主持。我是政孝,多指教。

木达央:阿?原来你没介绍过自己啊?

羽多野:你不是你的才没名字啊。

羽多野:就这样吧。在,两个故事(《程的匙》和《越》)的刚刚结束。那大家一下感想……

裕史:了。

羽多野

裕史:都了,吃西的景很多,真不

羽多野:那就再一点什吧。

木达央:大根很好吃呢。

羽多野:很好吃呢。

裕史:,确很好吃呢。

杉山彰:呵呵。

木达央:有四人着坐一桌什的……

羽多野对对对,很不呢。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裕史:次有很多吃吃喝喝的景,很心。

木达央:啊,衣食住行是吧。

羽多野:人的一生就是以吃主。

裕史:对对对,作,把物的本能……

羽多野:忠最原始的欲望。

木达央:吃、睡、做

羽多野:喂。

杉山彰:喂喂。

裕史:啊,睡也有……

木达央:EATSLEEPSEX!哈哈~

裕史:,也SEX了。有些其他不的事情。

羽多野:没就是程的匙的故事。

杉山彰:是的是的。

羽多野这边有几个问题,希望大家回答一下。

杉山彰:好的好的。

羽多野:首先第一个,椎名和山口是在件公司工作的,那大家擅机器西?另外,如果有相的小故事之的也跟我们谈

裕史:机器……

羽多野:是的,怎么样到擅机器的。啊,了。我得在声域里,基本上可以称之第一名的,非杉山先生莫属了。

杉山彰:真的假的?但是第一名什的有点……

羽多野:真的是非常害!

杉山彰:只是比一般人稍微略懂一点而已。

裕史:怎回事?到机器有分很多种类吧。

羽多野:据买电脑的,如果想要这样功能的,首先找杉山先生商量是肯定不会的。

裕史:真的?幸亏刚才交箱地址。

羽多野:哈哈。

木达央:哈哈。

杉山彰:啊,只要是和机器的,我尽力而

裕史:真的?我一定会来教您的。那教您一下自行的事情。

羽多野:自行

杉山彰:于自行的?

裕史:自行车应该也能算是机器的一吧。

木达央:么说呢……

羽多野:也能算是机器吧。

杉山彰:稍有不同吧,相比之下,我擅的是子机械方面的。

裕史:真好呢。

羽多野是很了不得的知呢。

杉山彰:没有啦,但是像野才提到的自行车这类的机械,听可以店了是吧?

裕史:我是想个店。

杉山彰:那在你有几自行了啊?

裕史:在有9了。

羽多野这么多了?比之前候又多了!

裕史:,看中就了。

羽多野:多了好多!

木达央:有点不对劲啊你。

羽多野:真有那多啊。

杉山彰:建之的的确如此。一般从一根小小的螺丝钉开始判定,一点点的

裕史:,以小大嘛。

羽多野。真的假的啊!

木达央:那多一个人也来啊。

羽多野这么说是呢。

裕史:所以天就哦。

众:哈哈哈。

裕史:阿里是笑点麼?

众:哈哈哈。

木达央:真是的,都市危害啊。www.3n5b.info三年五班

裕史:没

木达央:真是个坏男人啊你。

羽多野话说应该是在讨论自行,我怎听了到些其他事情。

裕史:我是在地域问题哦。

羽多野:喂。

木达央:骑车出很多噪音啊。

裕史:没

羽多野:达央怎么样呢?机械方面。

木达央:我在机械方面啊~

羽多野:硬要应该是音响方面的。

木达央:是的是的。与音响相的我都很喜

裕史:这样啊,就是对扬声器之的很究?

木达央:,那是搬家的候的事情。很久之前搬的家,那候在音响方面花了很多

裕史:啊。这样啊,真好呢。

木达央:是的,狠下了血本呢。甚至比电视还贵

裕史:下次想去你家玩玩呢。

木达央:感蛮有意思的。但是,我是近来不会用5.2声道而是5.1声道啦。

裕史:你是1

木达央:基本上我是属于用5.2声道中的……

裕史:感很像用音响的人。

木达央:……音最好的。然从电视出的声音固然不,但是CD的声源人感不一

裕史:但是声器这种东西一旦在上面花血本了,与之相符,那增音器一定是必不可少的。

木达央:是的。

裕史:再究一点的CD播放器,那……

木达央:接下来就是声器和音器的电线了。于是又纠结电线了,因为种类不同音就会有些

裕史:是啊。

木达央:然后接下来就是接线板了。

羽多野源万一有个差池,就回不到原先的那了。

木达央:因为这有混音,我在里也只是小巫大巫。

裕史:因们这里又专业人士在。

木达央:是的,有有很多像设备的,都差不多。

裕史:有一般的CD可以听,但硬是要用便宜的声器行播放什的。

木达央:就是这样

羽多野:好害!话题真有趣。

木达央:可能音棚的工作人也有这样做,声器的放也是有究的。要用三点法摆设,是需要量的。

羽多野:就像正三角形那

木达央:是的。

裕史:必找到那的点才行。www.3n5b.info三年五班

木达央:是的,要找到中那个点才行。有一些音棚在置的候,会特意用激光定位器来定位。

羽多野

裕史:啊,我有见过!看到过头上有像激光那西,我在想那是什啊会不会被攻啊之的。

众:被攻

裕史:啊,是得被什人瞄准之的吧。

木达央:所以也会有这种情况的。

众:

羽多野:啊,原来如此啊。

达央:自从注意到始就……

裕史:我有问题,你耳机有哪些要求呢?

木达央:耳机啊。之,一般的单驱动的我不会它。

裕史:啊,原来如此,不愧是专业级的。

羽多野这样啊。

木达央:不要单驱动的,想要至少双驱动或者三驱动的。因一般单驱动的那,就会把中音域、高音域和低音域一起放出来。

裕史:是的。

木达央:但是双驱动,就可以将高音部分和低音部分分离来,而三驱动能把中音部分很好地分离出来。一般的耳线大概四五万日元能搞定,十万日元左右的就相当于一个立体声音响的音了。

裕史:果然是这样的。

木达央:也是需要日月累的。比如像CD的,只有听一些自己喜西后才会去掘与之相符的耳机。

裕史:原来如此。

木达央:便一下,麦克也是同地道理。只用自己一直使用的那个,比如有些做旁白工作的播音

众:啊,有听到呢。

羽多野:确有人自的呢。

木达央:实际上一直使用的麦克,个麦克本身可以会有反的,像是吸收你的声音之的,它会渐渐习惯你的声音。

羽多野个原因啊。

木达央:怎么说呢,麦克这种东西也是看自己的喜好,用了就会有自己的特色。

杉山彰:呵呵,那以后我就,要我的声音就用个吧。

众:哈哈哈。

裕史:可能真会有用哦。

木达央:没。突然宣布个麦克是我用的,不可以使用哦。

杉山彰:好像只有个麦克与众不同一

羽多野:与众不同,搞不好会出来人的声音。www.3n5b.info三年五班

杉山彰:声音特……

裕史:人的声音到我的麦克里面啦。要老化了吧。

木达央:之就算有很多支麦克在眼前,却只有那一支最耀眼。

裕史:太有趣了。

木达央:才的我完全是了。

羽多野:在听的人肯定不明白的吧。

木达央:没事没事。是个人喜好的问题

羽多野:但确很有趣。

裕史:听著的西超有趣。

木达央:那羽多野你呢?都个份上了的

杉山彰:你会有什爆料呢?

木达央:之前我三人都有了,自行子机械有我的音响,大家都基本上是专业级别的了。

羽多野专业级别的呢。

木达央:你肯定是有的啦。

杉山彰:绝对有的。

木达央:在我们这域里,因从事的是声的工作,多多少少会有接触些器械之的。但是工作是工作,趣的话还是要跟实际经历有些关联,然后培育起来的西。

羽多野:原来如此啊。有什呢?我前子在美国的物网站了一耳机线,从里,啊听众不明白。是距离耳朵这里有1线,比如可以用来接便携式音响的那

杉山彰:哦。

羽多野:我就想,呦,这东西不嘛。

木达央:有候想把线摘掉嘛。

羽多野:没。而我在用的是最新的品,可以把线从耳机的入耳部分取下来。

木达央:是的。

裕史:那个的我今天有哦。

羽多野:真的?这么说可能是同一种东西。

裕史:和你的一?也是色的?

羽多野倒不是。

木达央:那大概和我的一

裕史:啊,是

木达央:是我听到止音效最好的一个。

裕史:真的?耶。

羽多野,声音不一样吗

木达央:不是。

羽多野:啊不是啊,什~

裕史:那我就来比比看吧。

木达央:就是就是,比比看。

裕史:要比在就比。

杉山彰:在没有,我的在在音棚外面。

木达央:要不我的也拿出来看看。

杉山彰:听众听得都快了吧。

木达央:有其他问题吗

裕史:行下一个。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羽多野才的话题心呢。那我行下一个吧。

众:好好。

羽多野于真也的事情,政孝怎也想不起来。他忘了真也曾是自己的学生。那么请大家围绕记忆吧。

裕史:没有,没有。

杉山彰:好快!

羽多野记忆力有也是必不可少的。比如的。达央因有在唱歌,需要的,基本上能背下来

杉山彰:作之的。

木达央:啊,这么,我好想都没想什仅仅是反地听而已。

羽多野:啊,是这样啊?

木达央:,就一直在听同一首伴奏,一直听。此而已。

杉山彰:那作呢?

木达央:基本上没什么动作。

杉山彰:这样啊。

木达央:,因一直是LIVE乐队之比较轻松的就是可以用喊叫来表

杉山彰:得很松呢。

木达央:是的。

羽多野:我得能把那喊叫得很松就很了不起呢。

裕史:很害呢。

羽多野:那先生您呢?

裕史:记忆力啊,我不行的。

众:呵呵呵。

裕史:但是才的……于音响的,不是我感趣的,但是感趣的人一定可以住很多相型号吧?

众:哦。

裕史:像一堆字母和数字的合之。而我的,就是自行零件的名称、经销商的名字之的。些就可以住一大堆。

羽多野住一大堆。

杉山彰:的确很不可思呢。

裕史:有就是电脑的零件名称……

杉山彰:对对对,零件的名称。

羽多野:前提是要自己感趣的才行呢。

裕史:对对对

木达央:所以说兴趣是最好的老

羽多野:原来如此。

裕史:羽多野君在一些什么东西呢?

杉山&木达央:在一些什么东西呢?

羽多野:呵呵,就知道你这么问

木达央:自行PC有我的音响。

羽多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