ファインダーの隻翼

ファインダーの隻翼

 

翻译:ysagigi 秋の予感 joe 浮游惑星 シュシュ

特典CD:火焰鸢尾

校对:火焰鸢尾

 

 

Disc01 Track 01 Chapter1 赤裸的真相~日本篇SCENE1~

 

(男人:你把那张磁片带到新宿一家叫紫苑的店,交给一个叫麻见的男人。

高羽秋仁:麻见…又是那个麻见吗!

(飞龙:你说你把磁片扔掉了,这是真的吗?我想你作为麻见的手下未必也太年轻了…原来如此,你是那个家伙的…这可真是有趣。

高羽秋仁: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啊…

飞龙:我胸口的这个枪伤,是以前拜那家伙所赐。每当这个伤口开始隐隐作痛时,我就想让那家伙尝尝和我一样的滋味,想夺走他所有珍贵重要的东西。)

(高羽秋仁:嗯嗯…啊…哈…麻见…哈…

麻见隆一:被疼爱到身上有这么多的伤,看来你还是相当的美味啊。

高羽秋仁:你不是也一样!就算我说了不愿意…

麻见隆一:谁说不愿意了?你不要会错意了,我只是讨厌别人碰触标着自己标记的东西罢了。被偷走的东西,我会夺回来。在这个世界上,你只有在我的手心里才有自由。

高羽秋仁:你在说什么瞎话!我也…啊哈…哈…啊…

麻见隆一:你只能接受我,只能感受我的疼爱,因快乐而哭泣。)

高羽秋仁:啊!哈…哈…哈…又做那个梦了吗…无数次梦见同样的梦,但是梦里的内容全部是真正发生过的事。大约两个月前,由于无意间保管了应该交给麻见的磁片,我被卷入了超脱常理的现实中。我,明明只是一个善良的自由摄影师啊…

 

Cue egg label 山根绫乃原作,探索者的双翼 ~赤裸的真相~ 日本篇

 

隆:秋仁,你把那个怪异的布偶扔掉吧!

高羽秋仁:为什么啊,难得我夹到的啊。

隆:都怪你要到游戏中心绕一圈回来,啤酒都不冰了。

高卢:隆说太对了!话说到底是谁提议要在这么个热死人的日子里一起吃火锅的。

高羽秋仁:你在说什么呀,高卢。正是因为天气热才应该吃火锅啊。

高卢:三个大男人汗流浃背地吃火锅,不是更热的难受?

高羽秋仁:啰嗦!

高卢&隆:哈哈哈哈哈哈!

高羽秋仁:[开门]咦?真是奇怪了,门锁…

高卢:你不开门吗?

高羽秋仁:不是,门开着…

隆:哎?真的假的?

高羽秋仁:啊?啊!

隆:哇,怎么会这样?遭小偷了?

高卢:这可真是糟糕啊!房间里被翻得乱七八糟…

高羽秋仁:啊!我的相机!啊,太好了,还好相机没事!

隆:你不要紧吧秋仁?有没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高卢:秋仁的房间里除了相机还有什么可以被拿走的?

高羽秋仁:等一下,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飞龙:这么说,资料到最后还是没有找回来?我不想听你辩解,你是想让我为这件事费更多的功夫吗?好吧,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陶:飞大人,请喝茶。

飞龙:好,等一会儿我会喝的,陶。

陶:我知道了。

飞龙:饭桶!居然连一张数据磁片都找不到。差点到手的机密情报不但被抢了回去,偏偏还落入麻见栽培的小子手中。之前和麻见发生冲突时,他居然会不顾一切冒险跑来救回那小子。到底是因为怕资料被抢走,还是因为他十分重视那位少年呢…他是叫高羽秋仁吧,好好利用他说不定能让麻见按照我方计划行动。

 

高羽秋仁:对,没错。拜一周前的室内盗窃所赐…嗯,存有摄影资料的CD ROM全毁了,重拍的工作堆积如山,让我伤透了脑筋啊!

隆:那秋仁你今天几点会有空?

高羽秋仁:啊?我么?我今天有点事…

飞龙:这家店里手机好像是被禁止使用的哟。

高羽秋仁:啊…

飞龙:我可以坐么?

高羽秋仁:啊…

飞龙: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

高羽秋仁:你是飞龙…

飞龙:没错,我是飞龙。

高羽秋仁:(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飞龙:你一脸想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的表情啊。没什么好奇怪的,香港和日本真的是非常近,有事的话无论何时都可以马上过来会面。话说回来,你的那两位朋友还好么?

高羽秋仁:两位朋友?你在说什么?呃,难道说…

隆:喂?秋仁?

高羽秋仁:啊,隆,你现在在哪里?

隆:什么哪里啊!你不是要请我们坐拍照的游艇么?我们先过来等你,你现在很忙吗?

高羽秋仁:哈?

隆:高卢也来了,你要快点过来啊!

女:隆,快点到这里来!

隆:诶嘿嘿嘿,啊你好像挺忙的,那等会见了哦~

高羽秋仁:等…等一下啊,我根本没叫你们过去啊!

飞龙:最好不要多话,你不想把他们卷进来吧。

高羽秋仁:(你们这些人…竟敢诱骗了我的朋友?)你,不要伤害我的朋友喔!

飞龙:好锐利的眼神,上次不管怎么折磨,你硬是一滴眼泪都没流。不过这次难说了,希望你能稍微合作点,如何?

高羽秋仁:卑鄙,竟然抓无辜的人…

飞龙:是他们自己要去那里的呀。只要你肯照我说的话去做,你的朋友就能毫不知情地平安回家。

高羽秋仁:你…你要我做什么?

飞龙:麻见的组织所流出的情报资料在哪里?眼睁睁看它被抢回实在让我脸上无光。

高羽秋仁:原来是你们跑来搜我的住处的?你们翻箱倒柜都找不到,应该就知道不在我身上啊!

飞龙:是吗?

高羽秋仁:当初我认为里面没什么内容就把它删掉了,只把盒子给了麻见…

飞龙:既然如此,你去求麻见再给你一次资料如何?若办好这件事,只需我和你,还有麻见三个人就能将这笔账一笔勾销。

高羽秋仁:怎么可能?我办不到…麻见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我的…

飞龙:这与你的意志没有关系。若是拿不到资料,我就杀了你那两个朋友。

高羽秋仁:啊!

飞龙:那么今晚我会再和你联络。

高羽秋仁:哈…(飞龙,遇见那家伙是在两个月前,他好像是中国黑手党什么的,是和我完全不会惹上关系的人物。但是对方好像以为我是麻见的情人,让我遭遇了完全说不出口的事。那个时候救了我的就是那个麻见隆一。但是…)叫我向麻见要资料,这种事我办不到…

飞龙:(我会杀了你的朋友。)

高羽秋仁:可是,我非做不可…[手机]喂,麻见?是我,听得出我是谁么?你现在在哪里?拜托你了,我想见你…

 

 

Disc01 Track 02 Chapter2 赤裸的真相~日本篇SCENE2~

 

高羽秋仁:哇,好厉害!这么大的酒店…那家伙住在这样的地方啊。(那家伙…飞龙根本就是搞错了,麻见隆一他才不会理会我的请求…)这个房间吗?啊!

麻见隆一:进来。

高羽秋仁:麻见…

麻见隆一;突然联络我,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根本不用提啊。凭什么我非要帮你救那两个朋友不可?

高羽秋仁:我…我也知道这么做是强人所难。要是没有那份资料,我的朋友就会没命。求求你把资料给我!我求求你了!

麻见隆一:诶…举无轻重的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下跪,你朋友的性命依旧不值钱。马上起来,少碍眼了。

高羽秋仁:啊…

麻见隆一:放聪明点仔细想想,飞龙杀了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那根本是一眼就能看穿的拙劣恐吓,你被他给耍了。

高羽秋仁:!!呵呵……我就知道…早料到这趟会白来,不过我还是想搞不好你会愿意帮忙。心怀期待的我真是一个白痴!不帮就算了,再见!呃?走,走开啦!

麻见隆一:你知道飞龙组织要的那份资料内容是什么吗?

高羽秋仁:不,不知道…好像是一列名单。

麻见隆一:没错,里面有黑市毒贩与掮客的情报。

高羽秋仁:那又怎么样?

麻见隆一:若是落入飞龙手中,名单上的部分人就会有生命危险。你觉得…你朋友的性命抵得上那群人吗?

高羽秋仁:怎,怎么会…

麻见隆一:如果你愿意那些人丧命,那我也无所谓。

高羽秋仁:我,我,这种事…

麻见隆一:现在你明白了吧?不要和那些人,和飞龙扯上关系。一旦你被他们误认为是我的情夫,就可能像上次那样小命不保。不过,或许已经太迟了。

高羽秋仁:可是我还是非去救隆和高卢不可。你若是也关心我,就答应我的请求啊!

麻见隆一:你才该好好听我的话。你中了对方的圈套,当心连你自己也赔进去。

高羽秋仁:是我拖累他们,害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我当然想要做点什么去救他们了!

麻见隆一:就算如此,我也不会让你去。

高羽秋仁:(少来,其实我在麻见心中根本就不算什么。)

麻见隆一:你在颤抖哦,心里其实是很害怕的吧?

高羽秋仁:没错,我很害怕。我和你不一样,很少碰到这种事,心里当然会害怕得不得了啊混蛋!什么不让我去,我是生是死根本就与你无关。呜…啊…

麻见隆一:没错,你还没那个价值。

高羽秋仁:哇!麻,麻见…啊…可…恶…呜…可恶…谁是情夫啊…

麻见隆一:这不是情夫的行为吗。

高羽秋仁:不,不要…呜……咳咳

麻见隆一:就算你嘴硬也瞒不了我分毫。想要我怎么做?

高羽秋仁:啊…不要……不要耍弄我…

麻见隆一:哼。

高羽秋仁:呜…嗯…诶?为什么到中途就停了?

麻见隆一:哼。

高羽秋仁:啊…唔…

麻见隆一:觉得不够吗?

高羽秋仁:嗯…啊…什么?为什么又在这种地方…不要停下来啊!为什么!麻见…

麻见隆一:什么?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说说看。

高羽秋仁:啊…不要了…

麻见隆一:说啊。

高羽秋仁:啊!啊!麻见…麻见…恩…不要抽出来…

麻见隆一:好,就照你的话做,我可爱的秋仁…

高羽秋仁:啊…啊…我动的时候…你别……我动的时候…你别动啊!啊!

麻见隆一:随你怎么做都行。

高羽秋仁:啊……呜嗯…

麻见隆一:真是一副好景色。自己套弄着然后达到高潮么…

高羽秋仁:不…不要了…啊!

麻见隆一: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高羽秋仁:啊哈…(我,我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已经记不起来了。)[手机响]哎?什么?什么声音?

麻见隆一:是这个。

高羽秋仁:啊,是我的手机。

隆:啊秋仁?是我啦!

高羽秋仁:隆?

隆:哎?莫非你在睡觉?我们以为你会来,正在等你。

高羽秋仁:我一定会去的。让,让开啦!

麻见隆一:哼…

隆:啊?

高羽秋仁:事,事情还没有结束…

隆:工作吗?

高羽秋仁:是啊…喂,麻见,别摸了。

隆:这样啊,我们正在横滨的鹿鸣酒楼喝酒。

高羽秋仁:呜啊…等等,快住手!

隆:听说这里被包下直到凌晨4点,很厉害吧?对了秋仁,想问你一件事。和我们在一起的这群人…

高羽秋仁:麻见,你这家伙…

隆:秋仁?你怎么了?啊!

高羽秋仁:呜…你这家伙…

飞龙:哼,原来如此,在忙那档子事。酒店4点打烊。高羽,我等你来哦。

 

隆:啊,秋仁有说会来么?

飞龙:是啊,他有重要的东西寄放在我这里呢!

隆:东西?

飞龙:手机还给你。请两位玩的愉快。

隆:高卢,那个人是模特吧?他有提到拍照,品味也挺高的。

高卢:但是你不觉得他来了以后周围的人好像都变得很紧张,看起来都心惊胆战的。还有,这些黑衣人是保镖吧?太不寻常了,他真的是秋仁的朋友吗?

隆:是啊,怎么看都不像泛泛之辈。我知道了!他是在幕后操控模特儿界的头头。

高卢:隆,你…

隆:怎么了?

高卢:……没,没事了。

隆:秋仁怎么还不快点来。

高卢:唉…

 

 

Disc01 Track 03 Chapter3 赤裸的真相~日本篇SCENE3~

 

高羽秋仁:…哇…啊…可恶…站不起来,我想去厕所!可恶,可恶!

麻见隆一:要我帮你吗?喂,站起来。

高羽秋仁:不用,放开我!我要去厕所,不要跟进来哦。(啊,样子真是惨不忍睹,我赤身裸体的到底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还想着利用自己的身体来达到目的么?竟然还想依靠麻见,让他来帮助我,但麻见他只是用身体随意抚慰了我一下而已。其实我内心也希望他这么做的吧。我太没用了!)

 

麻见隆一:你终于出来了啊。要喝吗?

高羽秋仁:啊?橙汁?我比较喜欢喝可乐。不过算了橙汁也好。(麻见,要怎么才能讨好他?)你在这里做什么?不可能是只为了见我而特地订了这个房间的吧?

麻见隆一:是为了工作。我可不像你这么闲。

高羽秋仁:哼,一个人寂寞的住在酒店里,就像普通的商人一样嘛。我今天也是跑了三家公司,本来打算吃晚饭就回家的。飞龙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件事之后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事到如今却又…看来是极其不想败给你呢!之前…也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我不管你们两之间到底有什么纠葛…不过终究是要做个了结的吧…所以…他们说现在在一个叫鹿鸣酒楼的店里…在凌晨4点之前…如果…不赶过去的话…

麻见隆一:不管你怎么努力,反正到头来还是什么都做不了。虽然很抱歉,你还是放弃吧。

苏方:老板。

麻见隆一:是我。把车开过来。把预定的行程提前。(飞龙,你到底在盘算什么…不会真的觉得就这点小把戏就能拿到资料了吧?不管怎么说手法也未免太幼稚了。)

苏方:麻见先生,有车跟踪我们。

麻见隆一:恩。是我,赶走后面两辆车。

苏方:对方还不死心的继续跟着。

麻见隆一:别让他们得逞。在完全甩掉他们之前继续开不要停。

 

飞龙部下:老大,麻见开始行动了。似乎已经发现我们在跟踪了。再继续跟踪下去恐怕很难。

飞龙:那孩子不接电话,还想要再多利用他一会的呢,而且我也没耐心在好好对待他的朋友了,既然知道了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那也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

&高隆:呜…呜…

飞龙:快乐时光结束了,虽然有点不舒服,请你们就这样乖乖的呆着哦。

 

麻见隆一:让你久等了。

张:麻见先生,不,太好了,因为你这么晚还没来我以为今天晚上见不到你了。

麻见隆一:稍微遇到了点麻烦呢。真是不好意思。

张:真是少见啊,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麻见隆一:没什么,是我这边个人的问题。老张,你是一个礼拜之前从香港来日本的吗?

张:恩,是啊。

麻见隆一:飞龙似乎也来日本了。

张:!!!飞龙他…已经发现了么…啊,我们在香港发生了点小纠纷。其实我从中途抢走过不少他们的生意。

麻见隆一:哦…

张:所以今天我才来麻烦你帮我安排去南美的事宜。我可不想因为他们的报复而被杀啊。但是,不知道是从哪里泄漏了我来日本的消息…

麻见隆一:原来如此。飞龙是在找你?

张:不过不用担心,我在日本的行程都被很好的隐蔽了。

麻见隆一:(飞龙那家伙,为了掌握这个男人的行踪,居然利用高羽,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些线索。如果是这样的话,今晚就不该来这里。 )老张,还是赶快离开这间房间比较好。

张:恩。

麻见隆一:(看来没把高羽的话放心上实在是太大意了。飞龙一定是觉得高羽有利用价值吧…真不应该把高羽一个人留下。)

 

 

Disc01 Track04 Chapter4 赤裸的真相~日本篇SCENE4~

 

高羽秋仁:麻…见?…啊!我怎么了?现在几点?啊…已经过凌晨4点了?!啊!可恶!那个混蛋!被下安眠药了!太可恶了!麻见去哪里了?啊对了!电话!有好多隆打来的未接电话…没人接…再打给高卢…可恶,哪边都没人接…可恶啊!我要冷静…对了!那个时候…

(高羽秋仁:已经…够了…

服务生:深夜打扰非常抱歉,这里有封留言要交给麻见先生。

麻见隆一:恩。

高羽秋仁:留言?是谁留的?啊…

麻见隆一:不许睡,我们继续。

高羽秋仁:啊!够了,你好烦啊!走开!)

高羽秋仁:(我趁麻见在洗澡的时候悄悄的偷看了一下,麻见好像是在这里等着谁和他联络。他现在肯定是在那个留言纸条上所写的地方,我必须赶快赶过去!)

[敲门声]

高羽秋仁:是谁?!

飞龙部下:我们是给飞龙老大传话的。快开门!

高羽秋仁:飞龙…你们有什么事?

飞龙部下:有很重要的口信要转达,赶快把门打开!

高羽秋仁:啊!

飞龙部下:麻见现在在哪里?快说!

高羽秋仁:我不…不知道…你们干嘛突然把枪拿出来…啊!好疼!

飞龙部下:老大,他在房间里。快跟老大说!

高羽秋仁:麻见他很早就离开这里了,也没有要交出资料的打算啊。

飞龙:因为你都没有联系我,我以为你害怕的躲起来了呢。果然靠你是拿不到资料的啊,不过你能引出麻见也算不错了。

高羽秋仁:隆和高卢他们呢?他们怎么样了?

飞龙:你是说你的朋友吗?我应该告诉过你几点之前要来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好了,麻见都在你的枕边说了那些悄悄话?把你知道的事情不要隐瞒全部说出来。

高羽秋仁:…知道的事情…

飞龙:你让他相当享受吧?他要去哪里这点小事肯定告诉你了吧。

高羽秋仁:…

飞龙:还是说你只顾哭着和他翻云覆雨…

高羽秋仁:喂!我的朋友到底怎么样了?你如果做了什么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混蛋!

飞龙部下:不得无礼!

高羽秋仁:好痛…

隆:秋仁!

高卢:对不起,秋仁…

隆:我们想逃却失败了。

高羽秋仁:隆!高卢!你们没事吧?

飞龙:只要抓到了你,麻见迟早会回去的。他们两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呢。

高羽秋仁:等,等一下!就算我知道一些情报,如果你不能保证隆和高卢安全回来的话,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飞龙:呵呵呵,这样啊。看来麻见在哪里你心里有数的嘛。那么现在就立刻放一个人。

高羽秋仁:你在说什么?把两个人都放了!你立马就想知道麻见在哪里吧?如果不是的话,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和我讨价还价了!

飞龙:原来你也没有那么笨嘛,好吧。我让他们都坐计程车离开。这样行了吧?

高羽秋仁:(怎么办?如果告诉他们的话,他们绝对会对麻见不利的。但是,我现在别无选择…)

飞龙:你要对重要的朋友见死不救么?

高羽秋仁:…麻见收到了某个人给他的留言。地址是东王酒店3073号房。

飞龙:如果你骗我的话,你知道后果的吧…

高羽秋仁:(都是我的错…害麻见陷入危险…麻见!)

 

 

Disc01 Track05 Chapter5 赤裸的真相~日本篇SCENE5~

 

飞龙:麻见现在在东王酒店3073号房,现在立刻给我赶过去!

飞龙部下:是!

飞龙:接下来,你会怎么做呢?麻见隆一…在香港所尝到的屈辱我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麻见隆一:黑手党的干部也会因为老爸的死而心慌意乱泪流满面么?不错嘛。

飞龙:麻见…够了…)

飞龙:(7年前,麻见隆一勾结我的亲生父亲,又笼络我,把父亲那控制着整个香港的组织“白蛇”逼入绝境。)

(麻见隆一:喂!飞龙!

飞龙:我太愚蠢了…竟然完全沉溺于麻见所带给我的温暖…竟然对你…甚至连扳机也不忍心扣动…绝对不能原谅你!麻见!

麻见隆一:不要死!)

飞龙:(我能得救也算一个奇迹,为什么当时麻见要放我一条生路呢?这些年来,我已经成为了“白蛇”的大当家。胸前的伤口已经不会疼了,但是伤疤是不会消失的。就像这永远不会消失的伤疤一样,那家伙在我心中也永远忘不掉了吗?)

飞龙部下:飞龙大人,我们已经到东王酒店了。

飞龙:一定要抓到他们。

飞龙部下:是!

飞龙:做好觉悟吧,张。还有麻见。

飞龙部下:不许动!不在!

麻见隆一:果然还是追来了。趁我的部下拦住他们的时候快离开这里。老张,千万要紧跟着我。

张:拜托了啊,麻见先生。那些人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虽然对手是麻见你,他们没有这么容易追来,但……麻见先生,下面也有他们的人,我们不能从救生楼梯下去,快进这个房间。

麻见隆一:等一等,老张。里面也有危险。你在那边等着,我先把这边解决掉,否则会被包抄的。

飞龙部下:人在这里!

麻见隆一:老张乘电梯下去了吗?都叫他不要擅自行动了!是我。老张大概乘电梯下去了

麻见部下:有一部电梯停在10楼。

麻见隆一:虽然我觉得可能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一定要保护他。

 

飞龙部下:张已经被我们解决了。但是…

飞龙:这样啊,那么麻见呢?

飞龙部下:我们这边死了5个人,已经没有别的事情了,所以是不是让剩下的人撤退比较好?

飞龙:还不能撤…还没亲眼看到那个男人不甘心的表情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呢?

 

麻见隆一:老张死了吗?

苏方:非常抱歉。我们还是晚了一步。

桐嶋啓:飞龙和他的手下似乎已经撤退了,我们去搜查过了,没有发现他的行踪。虽然想到了几个地方,但他似乎是藏匿起来了。

苏方:要不要再严厉拷问一下这些人,让他们供出飞龙的藏匿之处?

麻见隆一:(飞龙,我要让你知道惹火了我会有什么后果!)封锁所有港口和机场,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把那家伙给我找出来。只要一找到我马上亲自前往,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麻见部下:是!

 

高羽秋仁:你看什么啊?男人的裸体有这么稀奇吗~

飞龙部下:你给我闭嘴!虽然这是老大的命令我也没有办法,但凭什么让我一个人看守你这么一个肮脏的男妓?

高羽秋仁:虽然你这么说,不过你们那个伟大的老大也上过我这个肮脏的男妓哦。

飞龙部下:你叫你闭嘴了!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飞龙大人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货色?你再侮辱我们最引以为傲的老大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高羽秋仁:什么引以为傲?这家伙有毛病吧?

飞龙部下:你说什么?

高羽秋仁:你们完美的飞龙大人啊,就是他让我带上手铐动弹不得,把我弄得狼狈不堪,还慢慢的践踏着男人的自尊心。

飞龙部下:不要说了。

高羽秋仁:最后他还用他的插入我,一直做到我失去意识…呵呵,比殴打啊踢啊有效多了。 就算是男人看来飞龙也真是漂亮啊,你别告诉我你没有臆想过…那家伙是怎么和人做爱的…被我猜中了吧?你们这群人真的全都是变态。

飞龙部下:…飞龙大人是把这种事情看的很淡薄的人,更何况是对你这种人…

高羽秋仁:啊,那么,他对什么事情有兴趣呢?

飞龙部下:飞龙大人有兴趣的,只有那个叫麻见的男人而已。

高羽秋仁:麻见?

飞龙部下:这次的事也是故意要刺激麻见…不要说这些了,你这种男妓很擅长口交吧?

高羽秋仁:什么啊?这样就昏过去了…想不到我还蛮厉害的嘛! 以防万一还是把手绑起来吧。哦?这家伙居然还带有枪,总之先把枪带在身边吧,不会走火吧?

苏方:不许动。

高羽秋仁:啊!

飞龙部下:你在这里做什么?

高羽秋仁:啊!你是…麻见手下的…

 

 

Disc01 Track06 Chapter6 赤裸的真相~日本篇SCENE6~

 

[汽车声]

苏方:到鹿鸣酒楼了。老板就在这里,赶紧下车。

高羽秋仁:啊!好惨,那边都七零八落的。这是子弹留下的痕迹,麻见干的吗?

苏方:把枪头对准了老板,那是必然的结果。

高羽秋仁:做得真夸张,是因为我泄密的关系吗?

苏方:你在干什么?快点进去。

高羽秋仁:嗯!啊,麻见。

麻见隆一:嗯?

苏方:麻见大人,对不起。他硬是要我带他来……

麻见隆一:知道了。

苏方:那么我先出去了。

高羽秋仁:啊……(原来麻见没事啊)你被飞龙袭击了吧,是我出卖了你……(仿佛要将人冻结起来的眼神,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吧。)可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麻见隆一:你欠了我很大一份人情啊,不会再放你自由了,和我一起掉入地狱的深谷吧。

高羽秋仁:嗯!(好痛,舌头快被咬断了)哈,哈……你干什么,真是,你在想些什么,到底想让我怎么样。麻…见,我,和你……[电话铃声]啊,真是的,隆!我,嗯,我没事。现在在哪里,知道了,我马上过去。麻见,我先走了,我朋友还在等着我。

麻见隆一:嗯。

高羽秋仁:什……(刚才的是让我走的意思吗?别用下巴指挥人家!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我才不是你的私有物品,真的是,以为自己是谁啊。)

 

隆:秋仁。

高羽秋仁:隆,高卢!

高卢:秋仁,你没事吧?

高羽秋仁:嗯,我没事。倒是你们没事吧,因为我被牵连进来,真对不起。唔……

隆:哈哈,没事啊,没受到什么残忍的对待,还吃到了看上去很贵的中华料理,直到事发一点都没意识到正在被绑架。

高卢:隆,是你神经太大条了。对了,秋仁你没事吧,肯定又卷进什么危险的事情里去了吧。

高羽秋仁:嗯,不过现在不管哪一方都顾不上我了。总之,现在很想回家。

高卢:哪一方都?

高羽秋仁:(啊、那辆车,没有车牌的黑车这么扬长而去,难道是飞龙?)

高卢:怎么了,麻见。

高羽秋仁:不,没什么。(怎么会,已经不想跟他们有任何的牵连了。

隆:不过,像这样糟糕的情况离开学校之后就没有过了吧。手腕痒起来了。

高羽秋仁:啊、手腕?(啊,手腕处红色的痕迹,他们之前手被胶带绑过了,作为饵让我去引出麻见,这样下去,之后又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不想再一次把他们也卷进来了。而且,麻见……今后再也不想被他当做自己的所有物一样对待了。)对了,不好意思,帮我保管下我的行李。

隆:诶?

高羽秋仁:我想起突然有件必须要做的事情,你们先回去。

隆:喂,秋仁……

高卢:在搞什么啊你,等一下?

高羽秋仁:吃饭的家伙在里面,拜托了。

高卢:秋仁,等一下。

隆:喂,别乱来啊,秋仁。

高羽秋仁:我不会让你逃走的,飞龙!

 

 

Disc01 Track 07 Chapter7 赤裸的真相~日本篇SCENE7~

 

 [汽车声]

高羽秋仁:谢谢,不用找零了。(是地下停车场啊,可疑的大楼,这是那家伙的地盘吗?跟是跟过来了,要真是飞龙的话要怎么办呢?)不会,没关系,就跟找准按下快门的时机一样,悄悄的接近,确认一下是不是飞龙就好了。然后再通知到处在找飞龙的麻见就可以了。

飞龙部下:这边请。

高羽秋仁:(啊,有了,是飞龙。啊……要是有带上远距离摄像头的相机来,就不用靠那么近了。失策,要是被发现就真的完蛋了。那些人是不是想隐藏在这里,等风声小了再离开吗?仔细想想,要是这样放着不管他们就可以轻轻松松回去了嘛,要是通知麻见地点,肯定又要发生意外的争执了,啊,都追到这里了,现在才顾前顾后的要怎么做事。要是这次放走他们,之后可不知道会被他们怎么样。怎么办呢。啊,有了,用短信息发暗号,要是没明白,那也没办法了。总之,先发送,好,这样,也勉强算是还了人情了,麻见。)

飞龙部下:快快……

高羽秋仁:(啊,不好,被发现了。啊,遭了,有监视录像,这样只好先逃走了。)前面也有啊。

飞龙部下:这臭小子,

高羽秋仁:放开我!

[打斗声]

飞龙部下:哇……别跑,快放下卷帘门。

高羽秋仁:(糟糕,出口要被关上了!)

[关门声]

飞龙部下:老实点!

高羽秋仁:变成这样,没办法。不准动,我开枪了。

飞龙部下:啊!这家伙哪来的枪。

飞龙:噢,这还真有趣。

高羽秋仁:啊,飞龙。

飞龙: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你居然特地送上门来,还真不能大意的鼠辈呢。还亮出那种东西,匹夫之勇,值得钦佩。

高羽秋仁:别过来!

飞龙:来,没关系,朝我开枪试试,就怕你没这个胆。

高羽秋仁:(怎么可能开枪,这种东西我可是从来没碰过啊。)

飞龙:那就由我先出招了。

[打斗声]

高羽秋仁:啊……

 

 

Disc01 Track 08 Chapter8 赤裸的真相~日本篇SCENE8~

 

高羽秋仁:放我下来!让你放我下来了啊!可恶!不是说了让你放我下来了嘛!

飞龙:这样你就没有异议了吧。

高羽秋仁:很痛啊,真是的…放手!竟然踢我,你这个人妖!

飞龙:精力很充沛嘛,明明之前和麻见那么激烈的翻云覆雨过。

高羽秋仁:!?

飞龙:那个时候,我在电话另一头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呢,你那满足的呻吟声。

高羽秋仁:……

飞龙:不乖乖地呆在麻见身边当他的玩物,特地跑来自投罗网。你就这么想惹他注意吗?

高羽秋仁:少瞎猜了!把毫无关系的我的朋友们当作人质,我岂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虽然你视他人的性命如蝼蚁,但是我也有我的自尊的!

飞龙:自尊?在哪里?这具身体被男人压在身下还不是一样向对方挑情求欢?

高羽秋仁:住手!

飞龙:只是脱了你的内裤而已,事到如今还害什么羞。想必这里现在已经被扩充到了极佳的状态吧。那么就让我来尝尝许久没碰的你的身体的滋味吧。

高羽秋仁:你开什么玩笑!

飞龙:真是小巧形状又漂亮的臀部呢。

高羽秋仁:啊……

飞龙:那么,这里的滋味如何呢?

高羽秋仁:啊……

飞龙:没想到还这么紧致呢。呵呵……肿胀的很厉害嘛,还能叫出这种声音来?

高羽秋仁:住……住手,你这个变态!

飞龙:别看我这样,现在我的情绪可是很高涨呢。要是你再激怒我,我便不会再对你客气了。

高羽秋仁:啊!

飞龙:立刻就讨好的吞进去了呢,这么深。

高羽秋仁:麻见……

飞龙:麻见是怎么和你交合的?说出来的话我说不定可以放过你。

高羽秋仁:快……停手。

飞龙:快点回答我,不然我就捏碎你宝贵的东西。

高羽秋仁:他做了好几次,纠缠不休……

飞龙:哼。

高羽秋仁:啊……不要……啊!……这下你满意了?

飞龙:是呢,你已经没有用处了。就当作对麻见的警告,让你死在这里吧。

高羽秋仁:!!就算你杀了我,也动摇不了麻见的。别傻了……

飞龙:来,乖乖的受死吧。

麻见隆一:不止是脸,连性格就变得这么娘娘腔了么,飞龙。

高羽秋仁:啊!麻见!

飞龙:我不记得有邀请你来。老鼠溜进来一只就够了。还是说……难道你是来找这只小老鼠的吗?

高羽秋仁:麻见……

麻见隆一:竟然拉着那样的孩子当人质,看来你和那帮低级的无赖一样嘛。

飞龙:怎么会,我才不需要这种东西呢,还给你。上次还真让你看扁了,所以一直想来和你打声招呼的呢。看来这次是我赢了。

高羽秋仁:麻见!麻见!你被打中了吗?要不要紧?

麻见隆一:噤声。

飞龙:呜!

高羽秋仁:麻见……你流血了……

麻见隆一:高羽,你快点到别的地方去!

高羽秋仁:麻见!啊!

飞龙:没想到你只顾着这个小子,是不是太大意了点。

高羽秋仁:飞龙,放开我!干什么啦!明明肚子上开了个洞,你真的很奇怪啊!放开!

飞龙:你给我安静点!

高羽秋仁:啊![被敲晕]

麻见隆一:高羽!

飞龙:时间差不多快到了,这个家伙就由我接管了,我会替你好好疼爱他的,就此别过。

麻见隆一:你等一下!

飞龙: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的,你要追的话就到香港来。

麻见隆一:高羽……

 

 

Disc02 Track01 Chapter1勤劳的摄影师,高羽秋仁华丽的一天 ~SCENE1~

 

高羽秋仁:(政治界大人物的上门采访,那可是久违的大工作……本该是这样的……)

筱竹:喂,高羽,打光板,再举高点!

高羽秋仁:啊……是!

筱竹:那么,我先拍照了。高羽,把那边的镜片拿过来,再整理下拍完的底片。

高羽秋仁:啊,是!请用!

筱竹:啊!喂,不是这边的镜片,你在做些什么,真是!笨手笨脚的!

高羽秋仁:啊……我马上去拿!

筱竹:不好意思,我的助手的脑子不怎么灵光。

高羽秋仁:(什么啊……)

麻见隆一:呵!

高羽秋仁:(是麻见!什么啊,他怎么会来参观采访,又偏偏让他看到我出丑!)

筱竹:喂,快干,高羽!

高羽秋仁:是!

麻见隆一:要我帮忙吗?

高羽秋仁:不用了!(今天从早晨就开始倒霉,从到出版社开始,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高羽秋仁:呃?今天的工作取消了?

女同事:对不起,高羽君!筱竹先生说无论如何都想采访这个政治家……上头交代过要把好的工作交给老手的。

高羽秋仁:那么我呢?

女同事:真的对不起,下次给你换成其它的工作,对不起~

高羽秋仁:怎么这样……

筱竹:哈哈哈,你也跟着来不就好了么?

高羽秋仁:筱竹……先生。

筱竹:新手有必要多学习吧?跟着像我这样的老手积累经验比较好哦,包括你。那么,这个,就拜托了。

高羽秋仁:喂!(被别人强行抢走工作,结果到了政治家的家里却……)

女秘书:十分抱歉,今天有突然来访的客人,议员先生想请你们取消采访工作。

高羽秋仁:诶?

女助手:怎么这样……我们可以一直等到结束,能不能再想想办法?

女秘书:那么,我姑且先去征询议员先生的意见……

女助手:拜托了!

女秘书:但是,请不要过于期待。

高羽秋仁:(啊,真的假的,今天果然不走运呢……)

筱竹:啊……果然,这里的议员讨厌媒体呢,都不怎么让我们采访呢~今天或许已经无望了……啊~~要是没拒绝原来的工作就好了,还特地为了今天的采访而放了鸽子呢。

高羽秋仁:哈~~(并且,那个半路杀出程咬金的人是……)嗯?啊?麻见?

麻见隆一:嗯?高羽。

高羽秋仁:(难道说,突然的来访者是麻见?)

麻见隆一: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高羽秋仁:是来采访的啊!明明是我们这边先约好的,真赖皮!好好遵守次序啊!啊,啊!

桐嶋:你这小子在做什么,真无礼!

高羽秋仁:放开我,喂!呃,啊……

桐嶋:给我听好了,别接近麻见大人!你这小子!

麻见隆一:放开他。原来如此……那就如你所愿吧。

高羽秋仁:诶?(麻见那家伙,还以为他难得慷慨相助请议员接受了我们的采访,或许只是为了看我丢脸的样子……不,事实上他也在正在看着,一定是这样没错!啊,样子真丢人……)

筱竹:高羽!

高羽秋仁:(可恶!筱竹那混蛋,给我记住!)

筱竹:高羽!

高羽秋仁:啊,是!

筱竹:器材的收拾整理就拜托你了!快点快点,急着呢。

高羽秋仁:切!(那个老头,自己不会动手整理啊!)

筱竹:之后一起吃个饭如何?

女助手:也是呢,不请高羽君吃饭的话可不行……

高羽秋仁:啊……好了。啊……遭了,胶卷盒!啊……麻见,谢谢你帮我捡胶卷盒。啊,啊……(这沉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凝视着我……啊,莫非是想要捡胶卷盒的谢礼?)

筱竹:高羽,你要一起去吃饭吗?

高羽秋仁:不……啊……我不用了。

麻见隆一:[叹气]

高羽秋仁:什……什么啊……

麻见隆一:那么,要和我一起去吗?稍微等下。

高羽秋仁:呃……啊……(怎……怎么回事,麻见那家伙……总觉得好温柔……)

 

 

Disc02 Track02 Chapter2勤劳的摄影师,高羽秋仁华丽的一天 ~SCENE2~

 

高羽秋仁:(想……想都没想就跟来了!啊……这个酒吧好高档,不是像我这种人来的地方……)

酒吧老板:让您久等了,这是您点的薰衣草蜂蜜冰激凌。

高羽秋仁:啊……谢谢。啊,嗯。啊,哈哈哈,今天真糟糕呢。之前都是做些有档次,更加好的工作,今天可能稍微有点不合时宜呢。

麻见隆一:是么。

高羽秋仁:嗯……今天的老头,既不是我的老师也不是什么熟人,我跟我老师工作的时候更加和谐愉快!

麻见隆一:原来如此,但是呢,正因为你总是在意那些无聊的人才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高羽秋仁:啊……那是因为……(不要刺痛我伤处!)

麻见隆一:哼,要是我的话,一定会铲除碍事者。

高羽秋仁:是,是,是这样!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

麻见隆一:的确如此。

高羽秋仁:(可恶,真不甘心,总是向他辩解的自己也很窝囊……让他更看不起我了!)下……下次我可不会让他随心所欲了,绝对……怎么能输给那种只会倚老卖老的家伙!

麻见隆一:在这样的店里点这种东西吃,看来你还差人家一大截呢,小鬼。

高羽秋仁:咳……你不是说了点什么都可以的吗?

麻见隆一:呵。

高羽秋仁:(摆出把我当成笨蛋的这种表情!又和往常一样把我当小孩看待吗……一副大人的腔调……)啊……

麻见隆一:你在看什么?

高羽秋仁:没……没什么。(明明只是喝个波旁酒,样子却优雅的让人火大。啊……这么看起来的话,该说麻见果然好成熟呢还是……呵,好!)老板,也给我来杯同样的!冰块的!

酒吧老板:是!请用。

高羽秋仁:嗯,谢了。(是这样子的吗……)

酒吧老板:呵呵。

高羽秋仁:(被嘲笑了!我明明尽力在摆架势了……)

麻见隆一:小拇指翘起来了哦。

高羽秋仁:烦死了!呵……啊……嗯,老板,再来一杯!

酒吧老板:请用。

高羽秋仁:[咕噜]啊……老板,再来一杯!

酒吧老板:麻见大人……

高羽秋仁:随他尽兴。

酒吧老板:哈。请用。

高羽秋仁:[咕噜]哈哈……老板~再来一杯。

酒吧老板:请用。

高羽秋仁:嘿嘿……[咕噜]哈……哈~~哈~~老板,请再来……啊……啊

酒吧老板:那……那个……

麻见隆一:没关系。奔驰在门外候着,我带他回去吧。

 

高羽秋仁:啊啊……喂,麻见,麻见先生!

麻见隆一:怎么了。

高羽秋仁:你是不是把我当小雏鸡,你太小看我了吧。

麻见隆一:已经够了,赶快上车!

高羽秋仁:啊……我话还没说完!我一定会成为出色的记者!然后,紧紧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嘿嘿~~要笑就也只有现在了。

麻见隆一:我知道,上车。

高羽秋仁:啊……啊

麻见隆一:酒品差的人,是无法做我喝酒的对手的。回去睡觉吧,小鬼。

高羽秋仁:嗯……麻见……啊……我说,你今天为什么会邀请我?是因为我凄惨可怜吗?所以把我捡回来,像捡狗一样。

麻见隆一:因为我想多看看你拼命地虚张声势的样子。

高羽秋仁:啊……

麻见隆一:在无法逆转现实与理想的裂缝之中快要溃不成军,却拼命挣扎着想要爬上高处的姿态,作为下酒菜刚好吧?

高羽秋仁:我只配当你的下酒菜吗……最讨厌你这种人了。嗯……不要碰我!啊……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在自己爽够了之后,就拍屁股走人。

麻见隆一: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高羽秋仁: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说些什么啊!说啊……嗯……等,等等!你做什么!

麻见隆一:你想让我特地说出口吗?

高羽秋仁:啊……啊……

麻见隆一:如果想要我说的话我就说。你现在连内衣都被脱得一干二净,在我的膝盖上一览无遗。这样你满意吗?

高羽秋仁:啊……啊……

麻见隆一:真热呢,连这里也烂醉如泥了吗?

高羽秋仁:啊……住手……啊……

麻见隆一:好像变得敏感了呢。

高羽秋仁:不是的!

麻见隆一:那么,这里感觉怎样。

高羽秋仁:嗯……啊,啊…

麻见隆一:发出这么大的声的话驾驶座也会听到的哦。

高羽秋仁:啊……啊…

麻见隆一:真是炙热的皮肤,等不及了吗?

高羽秋仁:啊……啊……住手……哈哈……

麻见隆一:简直就是一副在诱惑我的样子呢。

高羽秋仁:嗯,不……手指……啊,啊……

麻见隆一:呵……

高羽秋仁:啊……那边,不要……

麻见隆一:只是手指还不够吗?

高羽秋仁:不……不要……啊啊…

 

 

Disc02 Track03 Chapter3勤劳的摄影师,高羽秋仁华丽的一天 ~SCENE3~

 

桐嶋:麻见大人,请早些休息。祝您度过美好的夜晚。

麻见隆一:嗯。

 

麻见隆一:虽说喝醉了,还真能变的如此无防备

高羽秋仁:嗯,嗯……我再也吃不下了……

麻见隆一:呵,做着很无聊的梦呢。

高羽秋仁:嗯……

麻见隆一:看来没必要再做扩张了。

高羽秋仁:啊……嗯,啊?哈?!

麻见隆一:你终于醒了啊。

高羽秋仁:你,你在干什么啊!这是哪里?

麻见隆一: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傻话。你不是想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吗?

高羽秋仁:啊?你在说什么啊你。啊……你什么时候插进来的……唔

麻见隆一:你不记得了吗?

高羽秋仁:唔,啊。把我灌醉然后现在又做这种事,你在想什么啊。

麻见隆一:嗯……

高羽秋仁:啊。

麻见隆一:是你自己喝醉然后诱惑我的。既然已经醒了就配合着摇一下腰吧。

高羽秋仁:谁会做那种事,别开玩笑了。快点放开我。

麻见隆一:哦?嗯……

高羽秋仁:啊嗯。

麻见隆一:你刚刚那声音是怎么了?不希望我抽出来吗?

高羽秋仁:我才没那么说呢……

麻见隆一:是吗?

高羽秋仁:啊……唔。不,不要!

麻见隆一:你刚刚说不要了吧?

高羽秋仁:是你听错了吧。

麻见隆一:真是嘴不饶人啊。

高羽秋仁:啊……唔,嗯,哈……

麻见隆一:再放松一点。

高羽秋仁:嗯,办不到。

麻见隆一:那我就帮你一把吧。

高羽秋仁:啊……哈……

麻见隆一:变硬了啊。

高羽秋仁:嗯,哈……

麻见隆一:真是麻烦的家伙。

高羽秋仁:吵死了,啊……

麻见隆一:嗯。

高羽秋仁:啊,哈……嗯,哈……

麻见隆一:你不是说你不会摇的吗?

高羽秋仁:啊,唔……

麻见隆一:身体很诚实啊。正下流地摆动着呢。

高羽秋仁:啊……我已经……唔。麻见,麻见……已经……

麻见隆一:射出来吧。

高羽秋仁:啊,啊……哈。

麻见隆一:还没够。你以为已经结束了吗?

高羽秋仁:不会吧,已经不行了。喂,我已经想睡觉了!

麻见隆一:现在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高羽秋仁:啊……啊……

麻见隆一:呵呵。

高羽秋仁:唔……哈。

 

高羽秋仁:嗯……嗯?啊!你干嘛盯着人家的睡脸看啊。真是恶趣味。

麻见隆一:刚刚还在别人的床上睡的那么香的是谁啊?

高羽秋仁:是你带我来的吧!唔……好难受,喝太多了。

麻见隆一:小毛孩就喜欢模仿大人。

高羽秋仁:啊是的是的,你是在说我啊?啊……

麻见隆一:你在做什么?

高羽秋仁:别靠过来,离我远点,别过来。你是把我当笨蛋了吧?虽然白天你看到的都是我的一些奇怪的地方,但我可是有尊严的摄影师。不断积累经验,以后绝对要成为一流的摄影师。

麻见隆一:别那么虚张声势,不是还有更轻松的活法吗?比如说成为我的人,这样的话房子也可以帮你买一套。

高羽秋仁:房子?喂,你太小看我了吧?是想让我当你的……情,情人吗?啊真是太愚蠢了。你等着瞧,总有一天会爬到你头上,然后反过来包养你的!我回家了!啊……好痛!夹到脚了!

麻见隆一:呵呵,他这幅样子是永远都不可能了吧。

 

 

Disc02 Track 04  Chapter4  LOVE SURPRISE ~SCENE1~

 

1205分。

高羽秋仁:新年快乐!

大家:干杯!

[笑声]

大家:请多指教。

高卢:多多指教。

高羽秋仁:呜哈哈,白天喝酒真是太爽了。老板娘,不好意思啊,过年还让您开店做生意。

老板娘:怎么会,大过年的就热闹一点才好啊。秋仁的话随时都很欢迎你来呢。

隆:对了秋仁,你不是摄影师吗?

高羽秋仁:嗯?

高卢:哦?是不是会拍偶像的写真照啊?

高羽秋仁:写真?啊,下次我负责大牌女演员浓谷典子的专访摄影……

隆:不是指这个啦。就是很有弹性的……

高卢:或者很丰满的那种。

吉田:有裸照吗?裸照!

高羽秋仁:你白痴啊!

隆:这家伙别看他一脸清纯,却总是捡到便宜啊。

高卢:就是。

高羽秋仁:才没有呢。

吉田:真可疑,你在瞒着什么啊?查查他手机吧!

友人:了解!

高羽秋仁:啊,随便翻人的手机,真是的。

友人:立刻就跳出女人的名字了耶

吉田:给我看给我看。啊,果然是有女朋友了啊秋仁。

高羽秋仁:女人?啊,那是我妈的号码。

吉田:不,不对!你妈名字不是这个吧!你这家伙少瞒我们了。

高卢:吉田他吃错药啦?

隆:年底被女朋友甩了。

高羽秋仁:原来如此。

吉田:好!就趁这个机会拜个年好了。

隆:啊,那家伙还真打了,打给你妈了吗?

高羽秋仁:让他去吧。

吉田:啊接了。你好,我是吉田!新年快乐!

高卢:哈哈哈哈,笨蛋!对方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吉田:奇怪?是男人?

隆:哈哈,你打到哪里去了啊。

吉田:就是电话簿上第一个的“麻见”小姐啊。

[]

隆:秋仁你脏死了。

吉田:这是谁?

高羽秋仁:把手机给我!啊,啊……啊,对不起,打错了。

吉田:喂,你干嘛啊。

高羽秋仁:喂!吉田这个笨蛋!偏偏打给他……

吉田:别扯我头发!很不妙吗?

高羽秋仁:这个可是我费劲千辛万苦才查到的秘密号码!危机等级有4呢!别乱拜年啊!

吉田:哈?

高羽秋仁:啊啊啊……看到号码肯定就知道是我了啊。我的电话号码……

隆:看来是还没到手的女人啊。

吉田:但是刚刚是个男人接的。

高卢:啊这可不好啊。

高羽秋仁:啊啊啊……!!!!

 

1413分。

高羽秋仁:再来一杯!

老板娘:小秋仁,这都是第一杯了啊?

高羽秋仁:1234……好多。

老板娘:好好。

高羽秋仁:啊呜……为什么我要那么急啊。

隆:嗯嗯。

高羽秋仁:那家伙一直把本大爷当成玩具一样。谁来维护一下我的人权啊!

隆:哦!

高羽秋仁:啊真是的,现在回想起来就越来越气,今年一定要让他尝尝我的厉害!

隆:哦,真爷们摆话了。

 

麻见隆一:我是麻见。

高羽秋仁:嘿嘿嘿嘿,我可是知道你整个人心眼很坏。

隆:只是恶作剧电话啊。

高羽秋仁:我随时都在监视你……

 

高卢:大过年的在给谁打电话呢。

高羽秋仁:竟然挂我电话!再打!

高卢:别给别人添麻烦啦!

麻见隆一:什么事啊?

高羽秋仁:别人在讲话的时候请听完啊!

高羽秋仁:上次……你抢走我的相机,还糖给我是什么意思啊?啊?一直把我当小朋友,但却对我做出那种事。

高卢:好了好了,别这样了。

吉田:把他的电话拿过来。

隆:给我。

高羽秋仁:啊,等一下。喂!我还没说完呢!

隆:喂?不好意思,他好像喝多了,抱歉。

高卢:别说了,你到那边和老板娘一起看电视吧。

 

1444

电视:(爷爷!)

[汪汪汪]

电视:(嗯,真是太好了……)

老板娘:秋仁真是爱掉眼泪。

吉田:老板娘,再给我一瓶酒,秋仁你在看什么?

高羽秋仁:没错,大家都活着真好。对,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因为我不甘心嘛。

吉田:你不甘心什么?过来一起喝一杯吧。

高羽秋仁:向他道歉就好了吧。

吉田:又,又打电话,到底打给谁啊。那我先回去了哦。

 

[铃声]

麻见隆一:嗯?哎……你有完没完啊。我现在正在洗澡啊。

高羽秋仁:都是你的错,地球出现UFO,日本国土就像只海马,这个月的房租上涨……全都是你的错!不过刚刚是我不对,我承认。

麻见隆一:这又是那一套啊……真拿他没办法。

 

1632

大家:哈哈哈哈。

高羽秋仁:哎哟,哈哈哈,我现在心情好得不能再好了。所以,来……这个勋章颁给你。

吉田:不甚荣幸。

大家:哈哈。

友人:这不是玄关的迎神装饰么,是谁拿过来的啊。

隆:你们快把衣服穿上啊!

吉田:今天大过年的……

高卢:呵呵,干脆拍些照片,以后再拿给他看吧。

高羽秋仁:哈哈,最高!哈……

隆:他又打电话了。

高羽秋仁:哟!喂?

麻见隆一:你这醉鬼在哪里喝酒啊?

 

1803

隆:老板娘我们走了。

吉田:多谢款待。

隆:喂,秋仁站起来走啦。

高羽秋仁:不行了……

高卢:不要睡着了,不然会死哦。

隆:我就住他家附近,我送他吧。

[刹车]

麻见隆一:我送他回去。

友人:啊……扛起来了。

隆:好的。

吉田:他谁啊?是宝马诶,好厉害。

高羽秋仁:嗯,嗯……

高卢:秋仁,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

隆:没用的,他没听到。

欧巴桑: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哦。

隆:老太太,你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

欧巴桑:我看人眼光一向很准。

高卢:你是谁啊。

 

 

Disc02 Track 05  Chapter5  LOVE SURPRISE ~SCENE2~

 

高羽秋仁:嗯……嗯?啊!

麻见隆一:怎么了?醒了啊?

高羽秋仁:什么怎么了?麻见!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啊!

麻见隆一:现在这样是指被我压倒在床上?还是指被剥得一丝不挂还双脚还开着?

高羽秋仁:都有啊!别开玩笑了!

麻见隆一:哼,你的身体可正兴奋着呢。

高羽秋仁:怎么可能。

麻见隆一:是吗?

高羽秋仁:嗯,嗯……

麻见隆一:呵,虽然没睡醒,但好像还能充分的感觉到啊……

高羽秋仁:不要,别舔那种地方……

麻见隆一:要不借着酒劲自己舔一舔?

高羽秋仁:我才没醉!嗯……啊……唔。

麻见隆一:乖孩子。

高羽秋仁:唔……嗯……

麻见隆一:差不多想要了吧?

高羽秋仁:啊,哈……

麻见隆一:嗯。

高羽秋仁:哈,嗯……啊。麻见。哈……嗯啊,不要。为什么这么激烈,不要。唔,啊……

麻见隆一:怎么了,已经忍到极限了吗?

高羽秋仁:唔,才不是!笨蛋!

麻见隆一:嗯啊。

高羽秋仁:啊啊……哈。

麻见隆一:嗯……

高羽秋仁:哈……啊啊。唔哈。可恶,你是怎么了啊。

麻见隆一:你是不断打电话来诱惑我的吧。

高羽秋仁:哈?什么啊。

麻见隆一:不记得了?

高羽秋仁:不记得什么了啊?我明明和朋友在新年会上喝得很开心的。

麻见隆一:新年好兆头啊。

高羽秋仁:哪有人这样过年的啊!

 

 

Disc02 Track06 Chapter6 预告

 

高羽秋仁:在香港等着我的,是被囚禁的日子。

飞龙:不用担心,你只要听从我的,服从于我就行了。

高羽秋仁:要么抢要么骗,为什么你们总是这样?

麻见隆一:不论用什么手段,都要亲手抢回来。

高羽秋仁:然后才知道了飞龙心中的伤口。

飞龙:来安慰我吧,秋仁。

高羽秋仁:唔……

高羽秋仁:以东洋的魔都为舞台,男人们的意图互相交错。

高羽秋仁: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高羽秋仁:下回 探索者的俘虜 赤裸的真相~香港篇~,敬请期待。

高羽秋仁:虽然这么说,但到底有没有下一回啊。

飞龙:谁知道呢,就要看你态度好不好了。

高羽秋仁:诶?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开始脱我衣服啊!唔哦……

 

 

特典CD

柿原徹也:Cue egg label 探索者的双翼。

黒田崇矢:Libre 通贩特典。

飛田展男:cast talk Disc~

柿原徹也:yeah~ 大家!非常非常的感谢你们购买了Drama CD探索者的双翼。这枚cast talk CD

呢,由出演高羽秋仁的柿原徹也和……

黒田崇矢:出演麻见隆一黒田崇矢和……

飛田展男:出演飞龙的飛田展男来录制。

柿原徹也:嗯!收录刚刚结束。

飛田展男:嗯,辛苦了!

柿原徹也:辛苦了!

黒田崇矢:辛苦了!

飛田展男:柿原你是最辛苦的呢。

柿原徹也:是呢,今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录的呢……

飛田展男:台本怎么翻也……

柿原徹也:翻不到底。收录真的是够呛呢。不过我们也是苦中作乐呢。比如录音室中飘荡着的这种演绎氛围……由我来说感觉越说越虚伪了呢。

飛田展男:关东的氛围,就如同贼风一般在脑中扫荡而过,以前都没有这样,真是的……害的我把麻见(あさみ,训读)都成了まぎん(麻见,音读),在关东都这样,大家知道吗?

黒田崇矢:哎?真的吗?

飛田展男:真的真的~

黒田崇矢:哎!好厉害。

飛田展男:对的,所以我尽量不去想这个读法,万一读错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柿原徹也:那种也有么?在中……关东话里士道这种的。

飛田展男:至少我是拿到了发音的范例,然后被关照道“请按照这个样子去念。”就像某家中华料理店里的服务生姐姐说话的感觉,如果不是这么念的那真的是抱歉。我尽量努力让自己的读音中混入这种感觉了。

柿原徹也:关东话也好,中文也好在世界上也是通用的。

飛田展男:柿原的中文怎样呢?

柿原徹也:中文啊……我呢是个连日文的汉字都读不来的人……中文或者是关东话是当然说不来的。

飛田展男:东洋的你不行吗。

柿原徹也:东洋系的不行。

飛田展男:西洋的不错呢。

柿原徹也:西洋系的我很拿手呢。

黒田崇矢:德国过来的嘛。

飛田展男:德国,崇矢呢?

黒田崇矢:我是巴西。

飛田展男:巴西,哇巴西……

黒田崇矢:是噢,所以对西洋文我们是不在话下,汉字就有点。今天就有柿原读不出来的汉字。

柿原徹也:嗯,是哪个来着?

黒田崇矢:哪个?

柿原徹也:嗯“虏”……

飛田展男:“虏囚”。

黒田崇矢:就是指俘虏的那个。

飛田展男:对对~

柿原徹也:尽管旁边有注音体,但是我还是没读出来。真是抱歉。

飛田展男:探索者的俘虏。挺难的。

柿原徹也:大家~ 当然是收听的各位,我们谈话大概就是这么个感觉一直持续下去。

飛田展男:是噢~

柿原徹也:有劳各位一直收听到最后了。从这里开始呢,希望我们围绕某个话题来进行各种讨论。嗯,选哪个话题好呢?崇矢桑的……本作是描述秋仁在黑手党中逃亡而的故事,有着十分动人心魄的展开。那么请崇矢先生告诉大家一个“这可不妙”的心跳体验。

黒田崇矢:啊~太多了。

飛田展男:这种可是有很多的啊。           

柿原徹也:这是从广播投稿名“最喜欢崇矢先生了”的听众写来的问题,谢谢!

黒田崇矢:呵呵~ 好厉害,想到啥就说啥。上面根本就没有写嘛。

柿原徹也:对崇矢桑来说感到最糟糕的体验有么?

黒田崇矢:“这可不妙”啊……嗯……啊!但是这个不太好说出来啊。

飛田展男:不能说出来的啊。

柿原徹也:不过即使说出来了也会被后期编辑掉吧。

飛田展男:“哗——”这种。

黒田崇矢:“这可不妙”啊……

柿原徹也:感到不妙的事情其实挺多的呢。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

黒田崇矢:是呢。不过……

飛田展男:有这么多么!?

黒田崇矢:就在最近,只在短短的5分钟之内,被不同的警官,大概有3组人吧。

柿原徹也:巡警啊。

黒田崇矢:对对,向我走过来,然后把我围起来了。

飛田展男:被包围了?

柿原徹也:这个时候就堂堂正正的说“我什么都没干”就好了。

黒田崇矢:不过我啊,警察向我靠过来的时候总觉得……我是不是有哪里不妙啊。

飛田展男:原来如此,确实有这种感觉。会什么他们走过来的时候这边的心情就会很糟糕啊。

柿原徹也:飞田桑也被围过?

飛田展男:不不,我没这种经历。但是倒是为什么呢?这种说不出的……

柿原徹也:压迫感?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的。

飛田展男:对对,我们明明是被他们保护着的啊。

柿原徹也:是呢,真的。这个不要紧吧,可以用么?

飛田展男:当然可以用的吧。

柿原徹也:没问题的吧。

飛田展男:是哦。

黒田崇矢:其他还有些什么吗?那么飞田桑来说说感到“这可不妙”的经历。

柿原徹也:其实刚才那个也不算“不妙”啊。

飛田展男:还不如说是“好险”?

柿原徹也:是啊,最近感觉惊心的就行,什么都可以。

飛田展男:嗯,45年,哦不大约10年前吧。在我还在住公寓的时候。房子周围有消防员弄出很嘈杂的声音。说什么“在哪里啊?”“离的很近嘛。”之类的话,于是我就看了看那个门上不是有圆形的猫眼吗?我从里面看过去,外面穿着银色消防服的消防员们在外面团团转。自己还在想发生什么事了,说“到底怎么了?”被消防员们喊道“您在家啊!”“啊,你们应该不是来问我在不在家吧”“总之请先逃出去避难”我边想着“哎???”边跑出去,还在想是哪里着火了。看到群众们都在围观我家公寓,我家旁边的房子着火了呢。

柿原徹也:哎????

飛田展男:这可是真的哦。

柿原徹也:小火灾吗?

飛田展男:好像是在油炸东西的时候着火的。

柿原徹也:这段时间,啊是我们现在录音的时候天气很干燥,很危险啊。

飛田展男:很干燥,所以这种事情……

黒田崇矢:很糟呢。我大概也想起一个很糟的经历来了。我不是一直在锻炼身体么。然后大约是在二十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一直在附近的公园的某个一周约一千米的地方。测量过的,一周大概一千米。一直在那里跑二十周左右。

飛田展男:哦~~

黒田崇矢:然后每天在哪里跑步的话不是会遇到许多人吗?

飛田展男:嗯。

黒田崇矢:有人多人在那里锻炼。渐渐的……因为武道的种类不同,所以渐渐和有些人成为了朋友。我那时是二十岁,哦不大约十七八岁吧,具体多少记不清了。有个比我年长而且体格比我庞大许多的人。两个人在锻炼场跑完之后切磋一下武艺。他真的是很强,绝对的。很厉害的人。

柿原徹也:是我不想碰到的那种。

黒田崇矢:两人的关系不是越来越好了么。会谈谈格斗技啦,锻炼方法啦,综合技能啦~讨论各种各样的事情。这种事情不是一说就能说上一两个小时么。经常谈心,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了之后。因为两人关系不错了么,然后晚上又见到了,跑完之后,有跑道么,所以有椅子。坐在上面之后,那个人说我帮你按摩吧。然后就在那里躺下,面朝下趴着。

柿原徹也:等下!之后的事情还是不说比较好。

黒田崇矢:你差不多知道会发生什么了。然后我就让他按摩了。一直在上身按摩,然后渐渐动作停留在后穴周围。然后就一直后穴、大腿、大腿内侧这么来回按摩。我还在想着部分按得实在太久了吧。后穴附近的按摩时间太长了。然后渐渐的呢,像这样感觉上方的鼻息声越来越重。然后回头一看,发觉对方的眼神不对。样子完全不一样了。

柿原徹也:在相反的意义上摆出了一幅格斗家的表情。

黒田崇矢:真的哎,在某种意义上摆出了格斗家的表情。我在看到对方脸的时候真的怕的不得了,于是哇的跳起来准备逃得时候。对方的力气也是不小的,我穿的是运动衫,然后被对方抓住了嘛,就“刺啦”地被扯裂了。自己也是为了逃走扯下了衣服了。所以半身,从膝盖以上,大概从大腿以上开始基本是全被扯光,以这个状态逃走了。

柿原徹也:那么哗哗——的部位呢?[校:哗哗——是那个部位大家都明白的= =|||||||]

黒田崇矢:哗哗——的部位也是露在外面颤颤巍巍的。就这样跑了十五米左右。

柿原徹也:好厉害!

黒田崇矢:然后边跑边奋力的提裤子。

柿原徹也:黒田崇矢哗哗——全露地奔跑啊!哎呀~ 这真是猛料啊。

飛田展男:总觉得很多人谈到公园都会爆猛料。

黒田崇矢:确实。之后去问了其他人,当然是在那之后在公园认识的人,那个人是那类的。

飛田展男:看来他相当有名啊。

黒田崇矢:很出名。阿柿呢,有没有这类糟糕的经历。

柿原徹也:我吗?对我来说最让我大吃一惊的是看到这次的台本的量的时候。

飛田展男:很糟糕。

柿原徹也:我觉得这真的是相当的崩溃。在最近的工作中让我最崩溃的就是这个了。真的想让大家看看这个台本的厚度和台词量。我真的是很少接到2枚组的CD录制,而且还是BL的。

飛田展男:不过这个探索者系列,我最初听到这部作品的时候差不多在一年前了。最初的时候,那个时候正好和崇矢在别的地方碰到,那个时候问一起出演的是谁,于是被告知是柿原君。于是有了“是吗,我们两人一起把柿原君哎嘿嘿嘿~”这样的对话,在一年前。

柿原徹也:这真是言语进攻啊~大家~我现在正接受着活生生的言语进攻这样的羞耻PLAY。真的是让人十分舒爽的现场。在让人如此舒爽的现场,这样的话题如何呢?说道舒爽呢,喝酒的时候会有这种轻飘飘的感觉呢。大家如何呢?被灌酒之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是怎样的呢?会变得缠人啦……

飛田展男:我倒不是很喜……不怎么喝。于是说是缠人,不过说是酒后变性,酒后变性的人倒是看到过不少。当然不能说是谁。刚才还用着敬语的人突然说话的口气就不对了。这样的人我不知道的看到过多少了。

黒田崇矢:和那些人平时不怎么喝吗?

飛田展男:是的。不过酒场易话多么。有人哭啊,有人抱在一起啊。

柿原徹也:那种是特别不好处理的呢?

飛田展男:明明和我说想听我说那件事的,讲给他听了,他却左耳进右耳出。这让人最……

柿原徹也:是呢。

飛田展男:我说“喂!你根本没在听吧!”

柿原徹也:明明说想听听各种出演的经历。

飛田展男:还有就是被拉住谈人生琐事。于是我就认真地说“那么好的”开始讲的时候,对方却完全没有听进去。于是只好丢给他“你这小子!”这句话。当然这两件事说的是同一个人,但是不能说是谁。

柿原徹也:那位不会是演员吧。

飛田展男:哎?糟了。

柿原徹也:确实是呢。

飛田展男:被发现了啊真糟糕。崇矢呢?

黒田崇矢:我是挺能喝的,但是最近一直是摩托么,觉得自己至少要遵守法规。摩托外出的时候尽量不喝,不对,摩托外出的时候是滴酒不沾的。

柿原徹也:是呢,戴上墨镜的时候真的是让人胆战心惊呢。

黒田崇矢:摩托外出的时候是不喝的。

柿原徹也:对,绝对没有喝。

黒田崇矢:所以喝酒的机会变得很少了。但是之前几乎是每天都要喝。虽然不是夸夸其谈,在剧团里的时候都是一瓶一瓶喝的。

飛田展男:一人独酌?

黒田崇矢:对对。大多数的时候,基本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样,我差不多就喝这点。喝的多的时候基本要喝三瓶左右。

飛田展男:一个人喝?

黒田崇矢:对。然后,在剧团里有位很有名的,当然现在已经去世了的女演员。出了名的能喝。

飛田展男:啊,我知道了,是那位啊。知道了。

黒田崇矢:嗯。是剧团的大前辈,因为某个事故而去世了。和那位前辈一起喝的时候。被说了“黑田果然很没趣啊。”她很喜欢年轻的男性后辈,那个时候我也是挺年轻的,所以和前辈一起喝酒……

柿原徹也:青春无敌。

黒田崇矢:对,不怎么醉酒。

飛田展男:没什么变化呢。

黒田崇矢:确实,完全没有变化。所以和别人一起的时候,经常被喝醉的人缠上。“因为喝醉了所以态度有点强硬真是抱歉。”所以有些人知道我是练过武道的人,练过跆拳道。就趁着醉酒壮着胆子上来打我。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让他们知道了“这样做是不行的哦”。

柿原徹也:这个我之后来问你,崇矢桑。

飛田展男:柿原君喝酒么?

柿原徹也:我对酒呢……果然因为长年呆在德国的关系……

飛田展男:啊,啤酒!

柿原徹也:在那边十六岁就可以喝酒了。

黒田崇矢:未成年人不要喝啤酒。

柿原徹也:虽然是未成年人,但是法律上十六岁就可以喝酒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点点地开始喝了。所以现在如此的健康。

飛田展男:在德国喝酒呢。

黒田崇矢:喝了酒会有变化么。

柿原徹也:当然喝一杯就知道醉了这个自觉还是有的。啊,即使醉了,人有点摇摇晃晃。但是性格还是不会变的。

飛田展男:真的?

柿原徹也:就是这样的感觉。

黒田崇矢:那么明朗的话题到此为止。喝了酒之后会露色性的人不是有不少么。

柿原徹也:有的。

黒田崇矢:你会这样么。

柿原徹也:我变成那样之前。怎么说呢,不论男女都喜欢去剥对方的衣服。折腾一番之后,问对方你要喝么要喝么。感觉就会变成那个样子。

飛田展男:虽然没有别的意思,但是会去亲对方的情况有么。

柿原徹也:这个倒是没有。

飛田展男:没有?

柿原徹也:那个呢,我要亲的话只亲男人。

飛田展男:哎?啊原来如此,相反的阿。

柿原徹也:总觉得……对吧?不是有很多种情况么!果然接受的人呢。亲吻之类的,现在的时代很复杂呢。接受的方的人突然就这么被夺走了吻不是很糟糕么。会哭哦!在酒场……

黒田崇矢:喝了酒之后第二天醒来旁边躺着个人这种情况有么。

柿原徹也:迄今为止没有呢。

飛田展男:啊,认识的人有。

柿原徹也:等等~ 这个不对!即使是认识的人也很奇怪吧!对吧,即没有不认识的人,也没有认识的人。真的是很危险呢,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那么不说了。啊对了,大家,现在录制这个的时期是还是差不多新春的时期。年什么的最近已经过了吧。大家最近是怎么度过新年的呢?这几年间的都可以说,在自己印象中最深刻的回忆。

飛田展男:印象最深的啊?这个倒是记得很清楚。一直开着电视看红白歌会 ,结束之后然后转到别的频道,不知道为什么看了J家的新年倒数演出,然后在大概2-3点的时候去了附近的神社。

柿原徹也:会在当天去神社的啊。

飛田展男:对对。大概近十年来都是这么过的。崇矢你是怎么过年的?

黒田崇矢:我是很本分的过年的。首先是看Dynamite对吧?年末的格斗大赛。

柿原徹也:在大赛出场。

黒田崇矢:没有没有~ 看了大赛。

柿原徹也:啊,看。

黒田崇矢:看了之后很感动。然后将买好的生荞麦啊,还有就是天妇罗啊。我回去买回来的,然后把这点东西都做成荞麦面,做成天妇罗荞麦,过年荞麦面。然后在差不多12点左右的时候吃。

飛田展男:真的是很正统的过年方法呢。

黒田崇矢:嗯,很正统。然后正月的时候我大致……新年初次参拜什么的我是绝对不会去的,人生中大概有3次陪着朋友去过。但是果然无法容忍那种人潮。

飛田展男:啊,这个理解的。

柿原徹也:原来如此。

黒田崇矢:之前那次去的是明治神宫,高中的那个时候。人不是多得不得了么。然后我就怀疑这么多去明治神宫的人在新的一年的真的会过得很顺利么。

柿原&飛田:喂喂喂!!

柿原徹也:你这么说出来的话,这么说出来的话,大家都……会变成“为什么我会去啊”这样。

黒田崇矢:对对对,所以新年初拜什么的我真的不去的。

柿原徹也:信者得救。

飛田展男:其实与其说是感谢神明,不如说是向住在这块土地上的神灵说“这一年来谢谢你了。”和“明年也……哦不今年也拜托了。”这种。我就是抱着这种心境去的。于是说是信仰……

黒田崇矢:如果是抱着像飞田桑这种心态去的话确实不错。

飛田展男:我也不是向人家求些什么,。

黒田崇矢:总觉得大家都是为了追求利益而去的。

柿原徹也:“给与得,来吧。”这类的。

黒田崇矢:“喂,我有钱,你让我身边发生点好事哦”这种。

柿原徹也:好过分~

飛田展男:就这么点小钱。

柿原徹也:这个过分的感觉还不坏。

黒田崇矢:阿柿怎样呢?

柿原徹也:我吗,对了。年末年初……自从来到日本之后一直是和朋友一起过的。国外么是新年盛典,31号新年来到的时候,家家都从窗口和阳台放庆祝烟花。“嘭~~~”然后大家就会高喊道“过年了~新年了~”,给人一种庆典的感觉。这么热闹的过年在日本可能……

飛田展男:大概……

柿原徹也:没有吧。然后今年是5个男人乘车,都是演员。去了伊豆温泉。我们是那天当天,就是31号当天在车中,那时是我开的车,然后朋友打电话到各个旅馆,正好找到一个可以预订的。就说“不用餐,就住宿也行,请让我们入住吧。”然后从家里带来了锅子,然后大家一起煮了火锅。看着Dynamite,闹腾来闹腾去,然后再去泡温泉。

黒田&飛田:真不错。

柿原徹也:以最棒的方式过了年。

黒田崇矢:嗯,确实很开心。

柿原徹也:超级开心的。

黒田崇矢:真不错。

柿原徹也:哎?

黒田崇矢:那天我一般都不出门然后在家里打扫。

飛田展男:在正月头3天?

黒田崇矢:在正月头3天里做。

飛田展男:不是在年末?

黒田崇矢:年末我一般都很忙。

飛田展男:确实如此呢。

黒田崇矢:今年也是直到31号,哦不去年直到31号为止都很忙。然后忙完了就开始大扫除了。

飛田展男:哦~

黒田崇矢:真不错,那种正月真不错。

柿原徹也:噗,这种正月啊~ 不过崇矢桑不是有弟弟嘛,有很多位。

黒田崇矢:这个嘛,随着岁月的增长,弟弟们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飛田展男:啊……每个人都。

黒田崇矢:在正月这种节庆的日子里,我这个哥哥都被他们遗忘了呢。所以弟弟们这个时候一般都不来拜访的。所以很寂寞的~的过年。

柿原徹也:原来如此。果然需要行动啊,行动。

飛田展男:行动?

柿原徹也:行动,如何。是主动的那种吗?自己决定之后的事情是立刻就行动的呢?还是像秋仁一样“嗯……”一直在考虑,“果然还是……”这种?

黒田崇矢:这个要根据内容来看。

柿原徹也:对什么?对恋爱吗?

黒田崇矢:如果是对恋爱的话,我是相当没有干劲呢。

柿原徹也:哇~找到个觉得麻烦的类型的人了。

黒田崇矢:因为非常非常的怕被人甩。

柿原徹也:你是不告白的那种吗?

黒田崇矢:我从没告白过。

飛田展男:哎?不会吧?

柿原徹也:哇哦~

黒田崇矢:真的。

飛田展男:还是一直被人家告白?

黒田崇矢:不,我应该还没有这么欢迎。

飛田展男:应该还没有?

黒田崇矢:对,完全不是这样。但是果然在漫漫人生中,还是有人对自己说喜欢的。这些人当中觉得“啊,这人不错”然后和她交往是有的。但是像对方告白的勇气还是没有。

飛田展男:自己告白?

黒田崇矢:没有。

柿原徹也:那,你们是在哪里交往的?这样的话……

黒田崇矢:交往就交往了啊?

柿原徹也:哎?

黒田崇矢:哎什么什么?

飛田展男:原来如此。

柿原徹也:在哪里……比如去了某个拳击场之后……

黒田崇矢:关系好了,打了拳击之后……差不多就这个样子。

柿原徹也:这可以算某种play了啊。

黒田崇矢:这不就是交往嘛。

飛田展男:原来如此。相反来看,这就珍惜对方的表现。出拳的时候,对吧。

黒田崇矢:嗯。

柿原徹也:但是,我明白的,明白的。总觉得说出口的话,觉得非常的为难,大概是这种类型。感觉说着说着,就变得很虚伪,一点都不可贵。我也是这么觉得。

黒田崇矢:你也是不告白的类型吗?

柿原徹也:我是那种靠行动来表示的人。正因为喜欢,我不会说“我来你家玩吧?”,而是“我过来玩了。”这样邀约。比方说去游乐园啊,去某个地方,不知不觉中就说“牵手吧”,然后就和对方牵手,然后就因为和对方牵了手所以一天都过得很开心。然后再约对方去其他不同的地方,然后牵手。我觉得这样不错。我就是这种少爷脾气,不是很懂得交际[交わる]……

黒田崇矢:你刚才是不是爆了猛料啊。[注:交わる也可以解释为SEX]

柿原徹也:[直接无视] 哎?飞田桑是直接说出来的吗?

飛田展男:嗯一旦喜欢了之后呢……

柿原徹也:你是以怎样的感觉说“喜欢”的呢?

飛田展男:啊……嗯……喜欢。但是还是会说“我喜欢你哦”。

柿原徹也:在哪里说的呢?

飛田展男:哎?

柿原徹也:在哪里说的呢?

飛田展男:那当然是在适当的情况和场合下咯……为什么我咬字了啊……

柿原徹也:留下印象最深的地方是哪里呢?

飛田展男:地方吗?

柿原徹也:告白的地方。

飛田展男:那当然是女方的家里了。

柿原徹也:在女方的家里!首先能去女方的家里就已经……

黒田崇矢:能进女方的家里就说你们关系相当的好。

飛田展男:这个话题真不妙阿。

柿原徹也:你们后来成功交往了么。

飛田展男:嗯……果然女性呢,有的时候也希望听些甜言蜜语的。

黒田崇矢:不说不行呢。确实如此,能坦诚告白的人更受欢迎。

柿原徹也:不,真的是更受欢迎。

飛田展男:但是自己还是属于比较内向的那种,被人这么说过,所以明白这种感觉。

黒田崇矢:嗯,果然从小细节,自己说的东西是否能传达给对方之类。这么做的话对女性来说是最好的了。

飛田展男:确实如此呢。

柿原徹也:喜欢这句话还是非常的难传达给对方的呢。

飛田展男:感觉渐渐的氛围变得与这部作品非常的吻合了呢。

柿原徹也:但是,时间差不多到了。那么就在这里收尾了。真的是觉得非常的遗憾,都没法给CD收尾了!真的是非常感谢一直听到现在各位。探索者系列,我想续作也会一部一部的出的,今后也请大家多多关照了。

黒田崇矢:请多多关照。

柿原徹也:那么~

柿原&飛田:再会~

黒田崇矢:再会~

【11/09/22新作在線翻譯】ファインダーの隻翼

■原作者
やまね あやの
■発売日
2011年9月28日
■価格
5,250円(税込)
※CD2枚組 
 
■CAST
秋仁/柿原徹也
麻見/黒田崇矢
飛龍/飛田展男
コウ/平川大輔
タカト/立花慎之介
蘇芳/三宅健太
桐嶋/川原慶久
陶/五十嵐裕美
他、豪華声優陣!


■STORY
待望のドラマCD第2弾がANiMiXキャストで登場!
「もうお前を自由にしてやる気がなくなった。俺と奈落の底までご一緒願おうか」
麻見と秋仁が自分の気持ちに向き合おうとした刹那、秋仁は飛龍の罠に堕ちる!!
「ネイキッド・トゥルース<日本編>」を完全収録!
「勤労カメラマン 高羽秋仁の華麗なる一日」「ラブサプライズ」も収録した豪華ディスク2枚組!

アニメイトガールズフェスティバル2011(9月23日・24日開催)にて、リブレ通販特典キャストトークCDつきで先行発売予定!

■初回特典
ピクチャーレーベル
■リブレ通販特典
キャストトークCD(柿原徹也&黒田崇矢&飛田展男)
■その他特典
【アニメイト初回特典】オリジナル差し替えジャケット
■スペシャル
収録レポート&ボイス公開!

翻译:ysagigi 秋の予感 joe 浮游惑星 シュシュ
特典CD:火焰鸢尾
校对:火焰鸢尾

下载地址:
http://dl.dbank.com/c01suiw5pq
http://ifile.it/wj18hmk
http://www.box.net/shared/pnx91fbp2h8v7b0s54jz
http://ge.tt/952Hla8
http://www.megaupload.com/?d=4DAZB532
http://115.com/file/e6gon45m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findernosekiyoku=110928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