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つればもろとも

堕つればもろとも

坠落深渊也要相伴

 

翻译:蜻蛉绮蝶 名治 iSkipp3r

特典CDiSkipp3r

校译:yumemi

 

 

Track 01 与“黑”的邂逅

水叶:天姬殿下您在哪里?很快就要到练习和琴的时刻了,请您出来吧。

旁白:很久很久以前,伟大的神明天帝的女儿爱上了世间的一个年轻人,与公主结合的年轻人,在神明的加护之下建立了桂国。那之后经历了数百年,人们依然相信天帝还在继续保佑着桂国。而其证据就是偶尔降生的金发皇族。与天帝的公主一样世上绝无仅有的金色头发,不仅是公主转世的印记,也是拥有天帝加护的象征。

岸尾大辅:VAGUE公司,宫绪葵原作。

森川智之:坠落深渊也要相伴

 

珠玲:(躲在这里女官们大概就找不到我了吧。)

1:你这个臭小鬼竟然恩将仇报。

珠玲:(诶……?)

1:果然黑色的没一个好东西。

珠玲:(黑色?啊,头发是黑色的。)

黑:对不起,对不起!

1:亏我还可怜你!        

珠玲:你们在干什么?!

1:那黄金色的头发,是天姬殿下!您是缘何在此?

珠玲:你们才是,为什么要打这个人?

1:您万万不可靠近,这家伙是黑色的,不吉不净的黑色。

珠玲:是吗,我却觉得很美。……好漂亮。

黑:……呜呜……

珠玲:为什么要哭?

水叶:公主殿下,您竟然跑到这种下流的地方来了。

珠玲:水叶!这个人在踢这个男人,问他原因他也不回答。

水叶:你,赶快回答公主殿下的问题。

1:是!这是我在市场上买来的奴仆,他笨手笨脚地,竟将天姬殿下要用膳的佳肴弄翻到了地上,正在给与他惩罚的时候,天姬殿下突然出现了。

珠玲:将饭菜打翻我也经常会有,这很不好吗?

水叶:公主殿下的这种温柔我认为很棒,但是尊贵的神明是不能与这种低贱的奴仆有交集的,好了,我们快点回到主屋去吧。

珠玲:我不要!(要是这么离开的话,这个人大概会被活活打死吧。我想救他,但是要怎么做?)啊……!水叶:这不是奴仆,是我的狗!

水叶:公主殿下!?

珠玲:父亲大人养了稀有的金丝猫,我也想养只狗。

水叶:公主殿下!

珠玲:我想要这条狗。

水叶:啊,就是因为这样大家才会说我拿公主太没办法了呀。

珠玲:哎?

水叶:我明白了,这就是狗,是一只迷了路跑来家里,体格稍微有些大的黑色的狗。

珠玲:水叶!

水叶:你从来没有买过什么黑色的奴仆,这个地方从来没有黑色的奴仆来过。明白了吗?

1:我知道了!

珠玲:你叫什么名字?

黑:没有名字。

珠玲:没有?你的父母怎么样了?

黑:我没有父母。我想大概因为我是黑色的他们就把我扔掉了。

珠玲:黑色啊,是冥王的颜色呢。不过我喜欢黑暗,因为可以将我头发的颜色隐藏起来。而且你这孩子的琥珀色眼睛也很美。

黑:公主殿下。

珠玲:大家都说着黄金色的头发很尊贵。但我却最讨厌它了。

黑:公主您在做什么?

珠玲:你也脱掉吧。

黑:那怎么可以?!我做不到。

珠玲:你是我的狗吧。

黑:啊……![脱衣]

珠玲:我有的这个和你的是同样的东西吗?

黑:呃…是的。

珠玲:是这样啊。我果然是男人啊,但是却称为天姬公主,都怪这头发。呵呵,对了,以后叫你新月吧,那是我最喜欢的东西。

黑:为什么您要救我这种不祥之物?

珠玲:当然是因为你是我的狗啊。

黑:呜呜……呜呜……

珠玲:啊,你别哭呀。

黑:呜呜……呜呜……公主……我是公主的狗……公主救了我,这大恩大德我一定会报答的。公主的命令不管是什么我一定听从。

珠玲:……那今晚我们一起睡吧,新月。

 

Track 02 意想不到的来客

[梦境]

[新月:公主,请您一定要原谅我!

珠玲:新月?

新月:我一定会回来了,等我回来,我一定会让公主获得自由的!

珠玲:等等,你要去哪?新月!新月!

水叶:新月的随身物品都不在了。

女房1:他的命都是公主救回来的,真是个不知感恩的家伙!

珠玲:呜呜……骗子……呜呜……骗子……明明还说过是我的狗的……呜呜……]

 

水叶:公主殿下,您睡了吗?

珠玲:……水叶?(我和新月共同生活了一年左右,难以忍受的宫中生活因为有了这条黑狗陪在身旁,也勉强忍了下来。但是新月却凭自己的意志选择了离开这里。我有多久没有梦见他了啊,11年了,那琥珀色的眼睛也几乎想不起来了。)

水叶:和皇帝陛下,您父亲的会面怎么样?

珠玲:恩,他很为我开心。

(皇帝:你来的很好,我很期待你好好地履行作为天姬的职责。近日会有一场慰劳召集到得士兵们的盛宴。)

珠玲:(作为天姬诞生的人在成年之后将会成为皇帝形式上的王妃。再过半年左右,我就会被称为正妃,在远离皇宫的一个宫殿内,一生为这个国家祈福。连亲生父母都不曾爱过我,只是国家的傀儡。)

 

水叶:公主殿下,真的好吗?

珠玲:因为这是皇帝的命令。(新兴势力的燕国正在攻打桂国,在拼综合兵力的现在,皇帝希望通过信仰来团结士兵。)

水叶:竟然让公主在这些可怕的士兵面前露面。

珠玲:呃……!(视线?有人在盯着我看,红色头发的男人。)那个人是?

水叶:公主殿下?啊,那个人啊。

珠玲:你知道吗?

水叶:那是解放剑奴呀,名字是叫,朔。

珠玲:解放剑奴?(据说在斗技场表演对决的剑奴,取得连胜之后会被奉为英雄,可以摆脱奴隶的身份。)

水叶:听说朔2年前就已经是解放剑奴了,之后游历各国磨练自已的身手。这次为了解救祖国的危机,率领一支军队赶来。

珠玲:(那强烈的视线让我想起了什么。)

女房1:天姬殿下,到时间了,请到这里来。

珠玲:好的。

2:齐聚一堂的忠心耿耿的斗士们,天帝给与这个国家的加护,今天也赐予你们!

士兵们:哦哦!

2:天姬殿下,请给这些为了桂国抛头颅洒热血的斗们祝福吧!这是士兵代表,朔。

珠玲:(我明明没有什么力量,竟让我来祝福。)

珠玲:抬起头来。

朔:是!

珠玲:……!(这琥珀色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那只狗。)我将祝福给你,你要好好表现。

朔:谨遵圣命。为了报答天姬殿下的恩,我立志赶走蛮夷。[Kiss]

士兵1:啊啊……,什么呀!

士兵2:那个乡巴佬,竟然对天姬殿下做出那种失礼的事。

朔:我是你的狗,公主,公主的命令不管是什么我都一定听从!

 

Track 03 侵袭而来的噩梦

燕国兵1:前进前进前进!

燕国兵2:喂,是狼,红色的狼来了,小心!

燕国兵3:你就是红色的狼吗?

朔:我的名字叫朔,你的首级我收下了!

 

女房1:听说朔将军今年会回到都城,从奴仆爬到将军好厉害呀。

女房2:他可是拯救了桂国的英雄呀。皇帝陛下还会在宫殿召见将军呢。

珠玲:(女房们唧唧喳喳的。不过也难怪,这是少有的振奋人心的消息。那个男人,没有受伤吗?他的眼睛,还有断言自己是狗的样子,很像新月。)

珠玲:水叶,怎么了?

水叶:公主殿下!

珠玲:发生什么了吗?

水叶:公主殿下,朔他!听说皇帝陛下下令愿意给朔将军他所想要的任何的奖赏,朔将军竟说想要公主殿下!

珠玲:什么?父亲大人,皇帝怎么说?

水叶:听说陛下一只沉默,什么都没说。

珠玲:难道说父亲大人想把我送给朔?

水叶: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

 

女房:朔大人很快就会来了,请您稍等。

珠玲:(那之后没过多久……)

 

[皇帝:我将你赐给了朔将军。

珠玲:我可是男人呀!

皇帝:那个男人不过是想要一个荣誉的象征。我当时就和他说了你是男人,他说这样也无妨。

珠玲:什么?

皇帝:虽说势力被削弱了,但是燕国是个强大而且好战的国家,肯定会发起复仇之战的吧。

到时候还需要将军的力量。

珠玲:您是说为了将军效忠国家而牺牲掉我吗?

皇帝:我不否定。你既然是皇族的一员,就应该把为国家献身作为自己的愿望。

水叶:啊啊,这太过分了!就算说是为了国家,也不能将公主,将天姬殿下赐给那种下贱的

野兽呀!啊,公主殿下,请您一定要暂时忍耐一段时间,我一定会去解救您的。]

珠玲:(世间因为天姬公主和朔将军的喜事而热闹非凡。那个男人到头来只是为了名誉想要

一个装饰品罢了。初夜的仪式什么的,太可笑了。)

 

珠玲:这是除魔之刀?(要是没有这样一头金发就能自由了,不如干脆斩断吧。)……

朔:公主,您在干嘛?

珠玲:不要碰我!

朔:公主,请您听我说。

珠玲:快点抛弃当作摆设的妻子啊,放开我!

朔:我的感情传达给您之前我不会放开您的!

珠玲: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朔:公主!公主!

珠玲:你要做什么?放开我![Kiss]

珠玲:恩恩……恩恩……啊啊……

朔:啊啊……多么得让人怜爱……

珠玲:不要看!你要干什么?

朔:好甜……恩……

珠玲:嗯嗯……啊……住手……你……

朔:我是您的狗,能够命令我的,摧毁我的理性的,只有您。

珠玲:恩恩……啊啊……好难受……住手……

朔:公主……

珠玲:啊啊……不要……不要……好肮脏……你这只野兽……

朔:没错,我就是野兽,是一只是会考虑和您湿乎乎地结合到一起的下流污秽的野兽。恩啊……

珠玲:啊啊……嗯啊啊……不要进来……

朔:公主……公主……你知道吗……我在这里面……恩啊……公主……我的公主……

珠玲:不要……这只野兽……要进到哪里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

朔:公主……

珠玲:啊啊……恩恩……嗯啊啊啊……

朔:公主……我爱你……尊贵的美丽的……我的公主……

 

女房:公主殿下,我拿蜜糖水来了。

珠玲:谢谢。不是水叶的味道啊。

[朔:我是您的狗,我的一切都是您的东西,请您随心所欲地做吧。

珠玲:我不想看见你的脸,你说你是狗的话,就从主屋滚出去!]

珠玲:(说什么都会听我吩咐的朔,现在会离开主屋,但是晚上又会像另一个人一样变成野兽而来。)

 [珠玲:不要……不要……那里不要……

朔:请多感觉一下……公主……被下流的野兽……

珠玲:啊啊……啊啊……]

 

珠玲:(在没有同伴的房屋中,每天被野兽侵犯,脑袋快要变得不正常了。)新月,为什么你不在这里?要是你在,不管多么艰难我都能忍受下去。(我要是到了去哀求背叛者的地步那一切就真的结束。在疯掉之前必须逃离这。)

珠玲:怎么了?

女房1:啊,公主殿下,不可以!请赶快回到屋里去。

女房2听说将军好像带了部下回来。

珠玲:好吵呀,因为我的头有点疼,我进去里面休息。

女房1:的确您脸色不是很好呀。  

珠玲:我想一个人休息一下,你不用跟过来了。

女房1:我知道了。

 

珠玲:(现在的话能逃得走。马上就要到西门了。要是我逃走了,那家伙也会遭受批评攻击,让他稍微尝尝我受的屈辱也好。……恩?这是护身符袋?)

雄心:那个,打搅一下。……!难道是,天姬殿下?!

珠玲:(糟糕被发现了!)……!

雄心:等下!公主殿下!

珠玲:(明明还差一点点!)恩恩……啊!(被小刀钉在围墙上。)

雄心:这个袋子是我的东西,是我妈妈的遗物呢。

珠玲:……!

雄心:抱歉啊,要是直接触摸了公主殿下的话,朔那个家伙会闹很久别扭呢。

珠玲:……!你认识朔吗?

雄心:哎,那当然。我是雄心,和朔一样是解放剑奴。你那么讨厌朔,讨厌到计划逃跑吗,公主?

珠玲:那是当然的!

雄心:公主的心情是我可以理解的。但是,拜托了,就请您暂时仅仅为朔着想一下可以吗?

珠玲:什么?

雄心:朔为了您和燕国打仗取得了胜利,那家伙想要的,只有公主你而已。他只是像好好珍惜你。

珠玲:(这根本就是骗人的。)

朔:……公主!

珠玲:为什么你在这?……不要……放我下来……嗯……

雄心:喂,朔,你别乱来呀。

 

Track 04 黄泉路上的伴侣

女房2:公主殿下,快点看呀,多美的衣服呀。

女房1:还有新的画卷,您看过之后肯定心情会好起来的。

珠玲:不需要,什么都不想要。

女房2:但是将军特意为公主殿下准备的东西。

珠玲:(朔虽然没有责备我逃跑的事情,但是那之后每晚毫不留情地侵犯我。因此搞的我经常在白天也无法下床,没有食欲。啊……有谁能救救我,我想要自由……)

[珠玲:新月,你不会离开我身边的吧。

新月:公主?

珠玲: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吧。

新月:是的,只要公主允许,我,这只狗,就会一直呆在公主身边。]

 

珠玲:……恩恩……骗子……

水叶:公主殿下?

珠玲:……明明……说了会呆在我身边……

水叶: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珠玲:恩……?!水叶?

水叶:好久不见,公主殿下。

珠玲:……水叶,为什么你在这?

水叶:和公主殿下分开后,我一直很担心您,坐立不安的,便去求见了皇帝陛下。

珠玲:去求父亲大人?你还真的来了啊,你现在怎么样了?

水叶:总之暂时住在老家里。公主殿下,您瘦了不少啊,脸色也不好。

珠玲:水叶。

水叶:这做的也太过分了,就算说是为了桂国,为什么一定要把我的公主殿下折磨成这个样子!

珠玲:水叶,我……

水叶:公主殿下,您还记得约定吗?

珠玲:你说的约定?难道是……!

水叶:我说过将来一定回来解救您的。这个时机来临了。

珠玲:但是要怎么才能逃离这里呢?

水叶:您不要担心。用这个。这是外国的安眠药,无色无味。您和将军两人独处的时候,想办法让他把这个喝下去。之后我会看好时机来将您接走。

珠玲:……这样我就能,就能自由了吗?

水叶:(5天后施行计划,那之前请尽可能地恢复体力呀。)

 

珠玲:你白天来这里还真少见啊。

朔:对不起,我听说公主肯吃饭了,我想亲眼确认一下。

珠玲:不过是吃个饭,你就那么开心吗?

朔:是的。

珠玲:(明明只要不伤及性命就随意侵犯我!)你白天都干些什么?

朔:是,我都在皇宫北边的操练场上,和我的部队士兵以及国家军队的士兵进行战斗的练习。因为不知道燕国什么时候还会入侵。

珠玲:燕国啊。

朔:公主,您不需要担心。不管发生什么,您都一定会由我来保护。

珠玲:为什么?

朔:因为保护你才是我的存在意义。

珠玲:……(身材魁梧,相貌英俊的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如此盲目地执着于身为男人的我呢?不懂……)

女房:那么公主殿下,我先退下了。请休息吧。

珠玲:(没关系,没关系,没有人怀疑我。)等一下,那个,能帮我叫下将军吗?

和树:啊!是的!我知道了。

珠玲:(那之后我们的对话稍微多了起来,朔也开始听我的话了,晚上如果我说难受的话,他也不会抱我了。虽说这一切都是为了逃离这里,但他看上去很幸福。不,不可以想那种多余的事,现在只要想如何顺利逃走就好了。只要让他喝一口这蜜糖水就好了。)

朔:公主,您叫我吗?

珠玲:啊,朔……

朔:您喊了我的名字?!公主……公主……[Kiss]

珠玲:恩恩……啊!不要舔我的脚,我还没允许呢……

朔:啊……我知道……

珠玲:我不是说让你住手了吗,你这个野兽![]

朔:……!

珠玲:(今天不能让他抱我,我讨好他让他喝下那个药。)……你明明说过没有的许可不会抱我的,你那里已经这么硬了啊?

朔:啊……真是很抱歉。

珠玲:嗯……

朔:公主!

珠玲:你闭嘴,嗯嗯……

朔:公主,请您不要这样做。您的脚会弄脏的。

珠玲:哼,你明明一直都在伤害我,为什么那里会变成那样?说啊。

朔:因为我舔了公主您的脚,因为我被公主您的脚踢了。

珠玲:……你就那么喜欢我的脚?被我踢了你就兴奋了吗?

朔:是的,喜欢,非常喜欢。

珠玲:呃……那么,我就奖赏你。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朔:公主……公主……公主……

珠玲:啊……(珠玲:为什么我的也变硬了?这不可能,我马上要让他喝下药水才行。)

朔:我想进到公主的里面去,请让我进去吧。

珠玲:……!你就那么想和我结合吗?

朔:是的。

珠玲:(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你就在美梦中坠入绝望的深渊吧。)……那么你就喝了这个吧,再喂我喝。

朔:是的。[喝药水]

珠玲:(喝了!)

朔:啊啊……

珠玲:哎?!

朔:公主……你……难道……

珠玲:不是的,不是我!

朔:啊啊……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我……玷污了您……这是当然的……但是……

珠玲:有没有人……啊……

[刺杀珠玲]

珠玲:哦啊……

珠玲:(除魔之刀?)

朔:你就那么恨我吗……恨到想要杀了我吗?

珠玲:(不是的,我只是想要自由。)

朔:我不会让你逃走的……

珠玲:啊啊……(我要死了吗?我只是祈求能逃走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朔:我是您的狗……您要是去做别的狗的主人……还不如让我杀了你……我也去死……啊啊……

珠玲:求求我,新月……(我不想死,不想死……)

 

珠玲:不要!啊啊……啊啊……啊啊……恩?(我没有死吗?我在这被朔刺杀了,他也喝了毒药之后,自我了结,刺中了自己的胸口。……啊,没有伤!)

珠玲:有什么人,有什么人在吗?

女房:嘛嘛,公主殿下,您醒了吗?

珠玲:今天是二重月的30号吗?

女房:不,今天是一重月的14号呀。

珠玲:(我到这里来才7天?怎么可能!)

女房1:呐呐,你看到我的檜扇了吗?

珠玲:(这之后应该会有别的女房说是放在房间忘拿了。)

女房2:我刚才在你的房间看到了哦。

珠玲:(啊……和我记得的一样!这里真的是过去啊。我从那个死去一次的未来,回到了过去?!)

 

Track 05 萌生爱意

 [朔:你竟然……这么的……讨厌我吗?憎恨到……要杀死我才甘心吗?]

珠玲:(水叶知道那是毒药吗?不管怎么说,可以确定的是有人想要朔的命。只要那个人还活着,就算没有吃下水叶的毒药,朔也会处在危险之中。说不定又会重复过去的悲剧。)

[朔:我是您的狗!您要是去做别的狗的主人!还不如让我杀了你,我也去死!]

珠玲:(不管他被谁杀死,都会带上我的吧。绝对不会放开我……并不是源于憎恨,而是源于他的执着。我还从不曾被人这样执着地追求过。)

 

朔:公主?

珠玲:在那里坐下

朔:……是…………公主!?突然这是怎么了?

珠玲:别动,待在这里别动(啊……没有伤痕,这个男人还活着,还没有死!我怎么了?看到朔还活着,我竟然会觉得有点高兴……)

朔:您怎么了?公主……今晚的你……有点……

珠玲:哼,直接说我很奇怪又怎么了?(这个时候的我,应该是每当朔过来时都会闹着反抗的啊 )

朔:怎、怎么会说那种话……只是,觉得是不是您哪里不舒服了?您的脸色有点苍白……

珠玲:还不都是你弄的?是你每晚……

朔:对、对不起

珠玲:……身体越来越热了啊,被我摸的时候你会兴奋吗?想进入到我里面吗?

朔:……是、是的……公主、公主!

珠玲:那么,我说的话你都会听喽?

朔:是的

珠玲:你白天是在训练场训练士兵的对吗?

朔:是

珠玲:我也想去,带我一起去吧

朔:啊!?

珠玲:(要想找到敌人,最好是跟在他们要杀的人身边。)你是我的狗,只要是我的命令必须顺从的……对吧,朔?

朔:我知道了,我带您过去

 

珠玲:你没忘记我们昨天的约定吧?

朔:是,那么请您先换衣服。这是庶民男孩子的衣服,我来帮您

珠玲:好。

 

珠玲:恩,怎么样?

朔:非常适合您

雄心:哎呀哎呀,这还真是……一大早就看到如此稀奇的……

珠玲:雄心?

雄心:啊?我跟公主殿下见过面吗?

珠玲:啊……(对了,这时候我们还没见过呢。)因为我听朔说起过你,朔……这就是雄心吗?

朔:是的,他是我的副长,以后请您多关照了

雄心:我是雄心。说起来……公主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珠玲:我想和朔一起去训练场

雄心:哈!?朔,你是认真的吗?

朔:这是公主的愿望

雄心:啊……你还真是……对公主言听计从啊!没办法……只能帮你到底了。不过,请务必把这头秀发藏起来,外出的时候也需要一个假身份……公主,从现在开始就用小金这个假名吧

 

珠玲:(这里就是训练场……)

悟郎:将军大人,您辛苦了

朔:一直以来麻烦你了,悟郎。

悟郎:一点都不麻烦,请、请这边

珠玲:那个人也是士兵吗?

雄心:不是,他是在训练场马厩工作,养马的老头。之前他的孙女被骚扰,是朔路过救了她。从那以后,老头和他孙女就彻底醉心于朔,你看……

孙女:您辛苦了,朔大人!

朔:啊

孙女:今天的午饭都是朔大人喜欢吃的呢。

珠玲:(我明明就在这里,还说是我的狗呢,竟然对着别人笑着摇尾巴!)哼……朔!

朔:小金大人!?到底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珠玲:没有不舒服!

朔:但是……?

珠玲:我说了没事!

雄心:吃醋什么的……真是可爱的公主啊!

珠玲:(我……太奇怪了,刚才一听到有人对朔好声好气地说话,就越来越生气)

朔:我等会要去练兵场训练,小金大人想去哪里?

珠玲:我想在训练场里散散步。

朔:是吗,那请带上他。

和树:我叫和树。

朔:我已经告诉过他小金大人的事了,请放心。

珠玲:麻烦你了,抱歉。

和树:没关系!不仅能帮到朔大人,还能为公主殿下效劳,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幸福。

 

珠玲:嗯……

和树:小金大人!请等一下,您一个人往前走很危险。

珠玲:呃?哦。

和树:想从哪里看起呢?

珠玲:啊……(对朔怀有坏心的人会在哪里呢?)

和树:那个……恕我冒昧,想问您一个问题,小金大人为什么想要到这里来呢?

珠玲:嗯?

和树:难道是想看一看自己的夫君每天工作的地方?

珠玲:哈?

和树:我说对了吧?跟自己不在一起的时候,朔大人是怎样度过的?您很想知道的对吗?

珠玲:(哈?这是哪来的胡乱猜想啊?但是,让他这样想才……更符合现在的情况吧?)恩……是啊,其实正如你说的……

和树:啊!果然是!

珠玲:为什么你会这么高兴?

和树:大人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雇佣了我,虽然他知道我什么都不会。不仅如此,还教会了我各种本领。

珠玲:朔?

和树:我们队里的人,大概有半数都是像我这样被朔大人所救或被他的强大所吸引的。我们每次感谢朔大人的时候,他都会说:“现在我能像现在这样活着,都是因为一位对我很重要的人曾经帮助过我。所以,希望你们将感谢都献给他”

珠玲:很重要的人?

和树:所以,朔大人接受皇上的招安,决定报效国家,也一定是为了那个重要的人

珠玲:嗯?

和树:队里所有的人都相信,大人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才获得胜利的。大家也都在谈论那个人到底是谁。当得知大人希望朝廷的奖赏是天帝的公主时,疑团才终于被解开。

珠玲:怎么会,是我?

[新月:我一定会回来的……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给公主自由……]

珠玲:(为什么我会想起那个叛徒?)

和树:不会错的。大人本来对世俗间的名声没有丝毫兴趣,而接受将军的职位,一定是为了有作为公主夫君相称的地位。最重要的是,谈起公主殿下的事情时,朔大人总是一副满足的、爱怜的表情

珠玲:(我不知道的朔……)

和树:虽然也有多嘴的人说高贵的公主不可能接受一个曾经当过剑奴的人,我也曾暗中担心过。但是,看公主殿下这么喜欢朔大人,连这种地方都会跟过来呢!

珠玲:那是……

和树:朔大人就拜托您了!

珠玲:啊……

 

和树:小金大人,您有没有觉得饿了?

珠玲:恩?啊……(那颗树的树洞里发光的是什么?…只是木片?但是刚才确实闪了一下。)

和树:小金大人?

珠玲:(总感觉有点什么,等会再仔细看看吧)

和树:去食堂从这边走比较近……啊!请退后!小金大人!

珠玲:啊!

和树:遭了,小金大人!

男:把那个交出来。

珠玲:那个?

男:刚才你在树洞里捡到的那个!拿来……不然就杀了你!

珠玲:(那个果然不只是木片?)

和树:……小金大人!小金大人!

男:听着,我说最后一遍,交出来!

珠玲:(啊!真的有一点刺进脖子里了。真的会被杀,好可怕!不要……被朔以外的人杀死……)不要!

男:啊!

朔:公主!

珠玲:朔……啊!朔、朔、朔!朔……呜呜……好可怕!

朔:公主、公主……没事了。只要我在你身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

珠玲: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朔:袭击公主的不是燕国的人吗?

雄心:啊,是桂国的人。我认为是被高额的报酬所诱惑才做了间谍吧。

朔:是为了引诱我出来才袭击公主的吗?

雄心:应该不是的。他们不知道那是公主殿下……

珠玲:(好暖和,真想一直就这么下去)嗯……

朔:啊…

雄心:她说要去训练场时倒是吓了我一跳,不过他还真粘上你了呀。

朔:公主只是受到了惊吓有些混乱罢了。

雄心:从心底憎恨、讨厌着的男人,不管遇到什么都不会突然抱住不放吧。

朔:但是公主对我这种卑贱的狗……

雄心:你不惜去做剑奴,从最底层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不都是为了公主殿下吗?干脆全部都告诉她怎么样?

珠玲:(朔会当剑奴是为了……我?)

朔:公主,您醒了吗?

珠玲:啊!

雄心:装睡是不好的哦!公主殿下。

珠玲:(我一直是被朔抱着睡的吗?)啊……

朔:请不要突然起来,刚刚一直睡着呢。

珠玲:难道你从那时起一直抱着我吗?

朔:是,非常抱歉。

珠玲:笨蛋!为什么要道歉?是我不好。

朔:怎么可能?嘴上说着要保护公主,却让您遇到那种事,全是我的错。

珠玲:不对,是我的错!对了……和树?他怎么样了?

雄心:他没事哦,不过在被罚禁闭。

珠玲:禁闭!?为什么?

雄心:和树没有尽到保护公主殿下的责任。

珠玲:胡说!被那群人袭击都是因为我,是因为我捡了那种东西才……

雄心:那种东西?请拿出来,公主殿下。

珠玲:是在训练场的树的树洞里。

雄心:这是?

珠玲:让我看这只是有些划痕的木片而已。

雄心:这不是简单的划痕,是燕国军队用的一种暗号。

珠玲:什么?

雄心:训练的内容,还有在何种情况用什么武器,都记在这上面呢。

朔:那些人,果然是燕国的间谍!不能原谅!就为了那点肮脏的欲望,竟然对公主亮刀子,还弄伤了她!我要亲手把他们送下地狱!

雄心:等一下啊!比起让你发泄,还是先让我来审问,能榨出多少消息就榨多少。

朔:好的。

雄心:那事不宜迟,我就先失陪了。公主殿下,请保重身体。

珠玲:刚才你有说过,把你引出来然后刺杀吧?燕国想要你的命吗?

朔:是的,正如您所说

珠玲:难道说,在这之前你已经被刺杀过了?

朔:回到国都之后有几次。

珠玲: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朔:那才好,因为我不想让公主遇到这些可怕的事。

珠玲:(不对,是我都没有想要知道。朔不住在主屋也是因为不想把我卷入暗杀。那时他应该也已经受很多伤了,结果我却什么都没注意到。)呜呜……

朔:公主,非常对不起,是我让您想起可怕的事了吗?

珠玲:朔……(会变成那样的结局,都是我自作自受。)

朔:我一定不会再让您遇到今天这种事了。

珠玲:不是的,我……(那个时候,被朔刺穿的心很热,朔只对我才有的执着,真的好开心,这份心情……)朔,想要你摸这里,心脏的地方。

朔:公主……

珠玲:呐,朔……拜托了……

朔:公、公主……

珠玲:啊……啊、啊……

朔:公主,请赐卑微的狗您的液体……

珠玲:啊!不要……

朔:唔……嗯

珠玲:啊……不行、那样!啊啊……啊!(想要这个男人,想让他只属于我……这个男人……)朔,来吧!

朔:公主!

珠玲:啊!啊……啊,朔!啊……(想和朔合为一体,被他渴望着的感觉好舒服,想被渴望得更多!)啊!啊……

朔:公主……啊……我爱你,公主……爱你……

珠玲:朔!朔……啊!

 

珠玲:(是爱吗?这种心情原来是爱吗?我没有被父母爱着的记忆,水叶对我的感情虽然很深,那其中也一定有责任的部分。想这样深深地爱着我的,只有朔。)我爱着你吗?

朔:公主……

珠玲:没关系,我就在这里,不会离开你的。

 

 

Track06  得到救赎的未来

 [朔:公主,听好了,绝对不要离开主屋和北屋。虽然会有些不便,但请务必让和树陪在身边。]

珠玲:昨天抓住的间谍有说什么吗?

和树:非常抱歉,我被下了严令,不能告诉公主殿下任何事情。

珠玲:拜托了,我非常想知道!

和树:不行的,公主殿下!天帝的公主怎么可以对我低头!

珠玲:你不告诉我的话我是不会抬起来的。

和树: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珠玲:都是为了朔。(对,刚开始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但是现在……)

和树:公主殿下……

珠玲:为了让朔继续活下去,我一定要知道!拜托了!

和树:我知道了,公主殿下如此为朔大人着想,我也不能无动于衷啊。

珠玲:和树……

和树:审问的结果是,燕国可能会在最近再次发动战争,为了达到目的而策划了暗杀包括朔大人在内的要员们。

珠玲:朔说间谍是桂国的臣民,为了报酬和或是被抓住了把柄,所以才被燕国操纵的。

和树:是的,昨天的刺客是流浪士兵,纯粹是为了钱。不过宫中的贵族则被抓住了把柄,被迫暗中进行破坏,这一类人占了大多数。

珠玲:(难道说……水叶她……)

和树:那个……公主?

珠玲:我有一件事想要确认……

 

 

水叶:很久不见了,公主殿下。

珠玲: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水叶。

水叶:公主殿下,我也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您,怕您过得不愉快。

珠玲:是吗,谢谢。

水叶:公主殿下变了很多呢。分开的时候您还有幼稚天真的感觉,而现在完全是沉稳的正室的样子了。

珠玲:是吧(她应该对我现在的样子很意外吧)

水叶:公主殿下,您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珠玲:(来了!)你说的约定,难道是……

水叶:我说过总有一天会来救您的,而这一刻已经到来了。

珠玲:水叶……但是我……

水叶:我都知道,将军非常珍惜公主殿下,而且您也作为正室成熟起来了。但这真的是公主殿下所希望的生活吗?

珠玲:但是,怎样才能离开这里?

水叶:您不用担心,有这个……这是外国的安眠药,无色无味。在您和将军独处的时候,请设法让他吃下去。之后我看好时机,带公主殿下出逃。

珠玲:真的吗?

水叶:公主殿下?

珠玲:那真的是安眠药吗?你没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水叶:您、在说些什么啊?我不知道……

珠玲:水叶,你不用再说谎了,我已经全部知道了。

水叶:我没有说谎……

珠玲:(朔,给我勇气。)我知道了,那把药给我,我来吃……只是安眠药对吧?那吃下去只会睡觉而已,没什么坏处。

水叶:啊!

珠玲:(我一定不会让他死!)

水叶:不行!不能吃!那是毒药!是只要碰一点就会马上死去的剧毒!

珠玲:水叶

水叶:啊……非常对不起!

珠玲:水叶……你的母亲是被扣作人质了吧?(虽然派了和树去拜访水叶的母亲,但却没有找到人。只有争吵的痕迹和一点血迹。)

水叶:是我请假回家后不久的事情。有贼人冲进家里,说如果不想母亲被杀就得服从燕国,我只能一直对自己说只要将军不在了,就能还公主殿下自由,所以我才到这里……但是我错了!公主殿下在将军身边,成长得如此出色,而我却、却做出这种事!

珠玲:如果你被当做人质来威胁我的话,我也会做同样的事吧,别哭了。(如果朔这时候没有死的话,燕国一定会马上使出其他手段,而且我也很担心水叶母亲的安危。一定能做些什么的,就算我一个人不行,只要和朔一起……)

 

女房:那个朔将军竟然会因病去世 ……

1:听说天姬殿下竟不顾周围的反对,住进了尼姑庵……

2:但是……将军不在了,桂国会变成什么样?

珠玲:(在那之后没几天,燕国军就出现在国境线上)

燕国兵1:进攻!没有朔将军的桂国,根本不堪一击!……喂!好像有点不对劲?

燕国兵2:撤退……撤退!先撤下来调整队形为先!

燕国兵3:不行啊!这边也有埋伏……啊!

燕国兵2:朔将军!?

燕国兵1:什么?

燕国兵2:朔将军为了解救桂国的危机,复活了!

 

朔:听着!桂国勇敢的将士们!天帝允诺了桂国的胜利!现在在这里的我正是天帝的证明!

桂国军:哦!

桂国军1:将军脖子上围的是……黄金的头发!

桂国军2:天帝赐予了我们公主殿下的夫君以力量!

桂国军3:这太神奇了!我们有了天帝的加护……追随朔将军!打败背叛天帝的燕国!

 

女房:晚饭给您放在这了哦,请至多少吃一点吧。

珠玲:谢谢(住进这座尼姑庵、不停地祈祷着……已经10天了。如果计划顺利,应该已经有消息了才对。)

 

雄心:公主殿下特意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吗?

珠玲:我有一件事一直瞒着两位,我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

雄心:哎?

珠玲:在过去,我非常恨朔,又可怜自己,很想得到自由。刚好那时被燕国操纵的水叶出现在我面前,提出了逃跑的计策。她给了我自称是安眠药的药,但那不是安眠药,是毒药。朔只喝了一口就吐了血,朔用刀刺穿了我的心脏,最后自杀了。当时我本应该死去的,但醒来时却回到了过去的朔身边。

雄心:这话让人难以马上就相信……

朔:我相信公主。

雄心:喂,朔。

朔:正好是那个时候,一直拒绝我的公主突然转变了态度。而且,意识到自己就要死去的瞬间,拉着公主一起殉情的做法,确实很像我。与其要接受公主有其他的狗,当然还不如刺杀了公主,一起走上黄泉路

雄心:那只是你的忠犬属性好不好!我要说的是,人怎么可以穿越时空这种非现实的问题!

珠玲:只要有证据就可以吗?

雄心:证据?

珠玲:你有一个从小带在身边的护身符吧?应该是母亲的遗物吧。

雄心:为什么您会知道?

珠玲:在穿越时空之前,我曾和你见过面。

雄心:啊……原来如此,是这个绳子断了掉在地上了吧。

珠玲:能够相信我了吗?

雄心:看来不得不相信了啊,我从没有给任何人看过这个护身符的。

珠玲:太好了!水叶已经承认这是毒药了,她的母亲被抓作人质,让她不得不听从摆布。我不想让任何人受伤,不想让任何人死,更重要的是,朔……我不想失去你。

朔:公主!

珠玲:所以,希望你能帮我,从根本阻止灾难的发生,改变命运!我是为了这个目的才穿越时空的。

 

珠玲:(我向两人提议,让朔装死,让他们以为朔被水叶的毒药杀死,举行盛大的葬礼,在燕国主动发动战争时,再让朔迎战。燕国一定会动摇的,在那之后就都看朔的能力了。活下去!桂国变成怎样都没关系,只要你能活着回来……只要你!)

 

珠玲:怎么了?

女房:到底怎么了?这里是禁止男人出入的尼姑庵!

朔:公主!公主!你在哪里?

珠玲:朔!

朔:公主!

珠玲:[kiss]……

朔:我太想见你了,想你想的快要疯了……

珠玲:(我也是!)

 

Track 07 斗转星移

珠玲:大家看到你回来都很吃惊呢。 侍女们都惊得要昏厥过去了。怎么了?

朔:呜呜……公主,您瘦成这样,我……我……

珠玲:我只是有些没有食欲罢了,马上就能恢复的。先不说这些,你没有受伤吧。

朔:一点都没有受伤。一定是因为公主您在护佑着我。一切都如您所计划的那样。燕国现在异常地动荡,近期内应该不会再来袭吧。水叶大人的母亲大人也顺利地找到了。

珠玲:是吗?太好了。我成功地改变了命运呢。

朔:公主,谢谢您!我现在能这么活着,全都依靠您。

珠玲: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因为你是我的狗啊。

朔:公主, 公主, 公主……

珠玲:(我似曾见过这般光景。我救下的新月,也曾这样在我的脚边哭泣。虽然两人相同的只有眼瞳的颜色。)你该不会是……

[朔:我一定会回来了,等我回来,我一定会让公主获得自由的!]

珠玲:新月?

朔:不可以这样,公主。

珠玲:虽然样貌改变了,但我是知道的。你是新月,是我的狗。

朔:请不要再叫下去了,这可恨的叛徒的名字。

珠玲:你并没有背叛我。你只不过是出去散了场步,虽然时间有些长,但最后还是好好地回到了我的身边,所以我并不在意。(虽说不怨恨不辞而别的新月是谎话,但是已经无所谓了。)

朔: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一直以来我值得骄傲的,就是能作公主的狗这一点。

珠玲:朔?为什么弄湿了,那头发……

朔:原本再也不想暴露这不堪的样子,这黑色的头发。我是新月,是你的狗,新月。

 

朔:我自打懂事起,就是奴隶。身为不祥之人被别人当作家畜般使唤,还以为会这样过完一辈子。但是如同希望之光一样的公主,对我伸出了援手,还给我起了名字,并说我头发的颜色很漂亮。但是当我听说,对我来说像神一般的公主在成年以后,作为皇帝的正妃,需要献身给国家,一辈子为国家祈福,就觉得实在是太可怜了。我想要给公主自由。这种想法不断膨胀,以至于离开公主身边,卖身做了剑奴。作为不祥之人,我觉得要获得解放公主的力量,除了走解放剑奴这条路别无他法。

珠玲:后来呢?

朔:我作为流浪士兵和雄心一起到处奔走,不知不觉间同伴就多了起来。听说桂国的皇帝在招募士兵,并不问出生贵贱,便飞奔过来应征了。这之后就如公主您所知的那样。

珠玲:为什么?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你就是新月。

朔:打破了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留在您身边的誓言,让您为我流泪这个事实并没有改变。而且好不容易能够再次相见,我还对您……

珠玲:朔。

朔:我真的只希望您能够留我在您身边做一只狗。但是公主您太过美丽惊艳,于是我就没有忍住。当听说您从未来穿越回来的时候,才领悟到自己犯下的罪行是多么的深重。我竟然逼公主到这般境地,实在是太过愚蠢。这样的我,没有让公主叫我新月,爱我的资格。

珠玲:朔,已经够了,要说愚蠢的话我也一样。在过去被你刺死的那刻,我在绝望的同时,还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喜悦。

朔:公主。

珠玲:你对我的执着,让我很感动。所以第二次重新来过的时候,在认识你这个男人的同时,也爱上了你。

朔:不可以这样。

珠玲:不可以,你在说什么不可以?

朔:我是公主的狗。对于这么肮脏的狗,公主不可以抱有这种感情……

珠玲:明明那么尽情的侵犯过我,事到如今还说这种话。

朔:侵……公主您说这话……

珠玲:不管你是狗还是什么我都不在乎。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心意。

朔:公主,我……爱您。您是我心中唯一闪耀的光采夺目的存在。

珠玲:嗯……

朔:公主,可以吗?

珠玲:来吧,我也想要你。

 

珠玲:新月,终于回来了,我的狗。

朔:公主……

珠玲:你在干什么……那个地方…………

朔:公主……公主……

珠玲:不行,朔,那样做的话…………………………已经可以了,来吧。

朔:公主,我爱您。

珠玲:哈…………

朔:公主,公主,我亲爱的公主。

珠玲:朔,叫珠玲,我的名字是珠玲,我想让你那样叫我。

朔:珠玲, 珠玲! 美丽而闪耀着光辉地宝珠!这是和你最为般配的名字,我的宝石。

珠玲:啊…………新月……新月……

朔:珠玲……

珠玲:嗯………………新月…………我爱你……(如此这般强烈地渴求我的只有这个男人。从今往后也一定是如此。)

朔:珠玲…………

珠玲:啊……能对我这样做的只有你………………

朔:对不起,今晚好像停不下来了。

 

朔:珠玲,没事吧?

珠玲:怎么可能没事呢。

朔:有我来照顾你,没事的。

珠玲:你好像很高兴啊。

朔:能和你这样一起生活,是我长年的夙愿。

珠玲:头发都伤了。我决不允许你再染头发了。

朔:谨遵圣命,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珠玲:真乖啊,新月。

朔:虽然您讨厌这金色的头发而迷恋新月的黑暗,但我却觉得正是在黑暗中你才更加光彩耀人,我的救赎之光。 

 

 

Track 08 出演者留言

岸尾大辅:我是饰演珠玲的岸尾大辅。收录顺利结束了。汉字好难啊。因为大家是听声音的,汉字什么的对你们来说可能没什么关系。但是如果遇到啊,从来没听到过这种说法,到底是什么样的汉字呢?的情况,请去查一下哦。拜拜。

森川智之:我是饰演朔的森川智之。哈哈,就是这样,录制得非常愉快。汉字真的很难。哦,你也是间谍吗?真的很难呢。音调也是。这样读才是正确的。和那个是一样的。【译注:应该是说间谍一词的声调,估计在说是和“浣腸”一样吧。轻度囧玩笑哦,社长!】

 

FTCD

岸尾大辅:《坠落深渊也要相伴FIFTH……FIFTH AVENUE预购特典……都不知道要在哪断句了……FIFTH AVENUE预购特典Talk CD。这样读可以了吧。

森川智之:原来如此。

岸尾大辅:于是freetalk进行中,流程上先随便聊些什么都可以, 然后会围绕一些话题来谈。叫我们畅所欲言。

森川智之:原来如此。那我们就尽情说吧。

岸尾大辅:我是饰演《坠落深渊也要相伴》中珠玲的岸尾大辅。然后是……

森川智之:然后我是饰演朔的森川智之。

岸尾大辅:辛苦了!

森川智之:辛苦了!

岸尾大辅:刚刚结束了录制……

森川智之:好黑啊!

岸尾大辅:怎么说起这个了?虽说是可以乱谈啦。有点晒黑了,因为去了两次冲绳。

森川智之:真不错呢。

岸尾大辅:为晒出漂亮的肤色而去的。

森川智之:也就是说为了演好角色去的呢。

岸尾大辅:搞反了吧!

森川智之:搞反了。

岸尾大辅:珠玲的皮肤应该很白皙吧。虽说搞反了……

森川智之:但我喜欢这样的岸尾。

岸尾大辅:谢谢,谢谢。褪了一层皮呢。

森川智之:对录制有什么感想?演得挺辛苦的呢。

岸尾大辅:挺不容易的。

森川智之:读台本就很辛苦。

岸尾大辅:真的。

森川智之:总之就是汉字呢……

岸尾大辅:汉字真是……

森川智之:读不出来。

岸尾大辅:没错,很厉害。怎么说呢,一开始连珠玲这个角色的名字都不会读。这个要怎么读啊”……

森川智之:首先就想要一本类似字典的东西。

岸尾大辅:是啊。

森川智之:类似《坠落深渊也要相伴》字典的。

岸尾大辅:像是用语集之类的。

森川智之:用语集之类的。 里面包括有作品的世界观和地图。

岸尾大辅:有的话就好了。

森川智之:世界地图之类的。

岸尾大辅:要是有像维基百科那样的就最省力了。

森川智之:也是啊。不过那个也是随便写写的。

岸尾大辅:那个有一半骗人的。

森川智之:还有一半左右是真的。

岸尾大辅:另一半左右是真的。看的人需要酌情参考。汉字真的很难。

森川智之:真的很难呢。但是每次和你一起主演drama的时候,剧本里的汉字总是……我有很强烈的即视感呢。

岸尾大辅:过去演过更多汉字的本子呢。

森川智之:没错,接下来……

岸尾大辅:是啊,接下来又会遇到汉字,好难啊。

森川智之:但是这部drama里好像就你一个人一直在说。我就在后半稍微说了些。

岸尾大辅:因为有大段的独白,所以就变成那样了。也没办法。

森川智之:然后还有时间上,是从小时候开始演的。

岸尾大辅:没错。好险啊。

森川智之:什么?

岸尾大辅:当初拿到剧本的时候……

森川智之:不会吧?!

岸尾大辅:看到子役出来的是小孩子的图片,就说过:这肯定搞错了吧,这可演不了

森川智之:事先就声明过了。

岸尾大辅:确实事先说过了小孩子就别让我演了,好像是七岁左右的孩子,演不了这个,但还是有些紧张。

森川智之:今天子役配得还挺好的。

岸尾大辅:还是让女配音来演了。

森川智之:她的妈妈也一起来了。我乱讲的。

岸尾大辅:为了追求真实的声音。

森川智之:她配得很尽力了。我可是很努力地演了幼年时期的新月。

岸尾大辅:那个算幼年时期吗……

森川智之:不是幼年时期是青少年时期。幼年时期……

岸尾大辅:幼年时期是演不了的。我都不行。是十几岁……

森川智之:我基本上是根据看到的新月的形象来演的。从声音上来说要演出真实感是很难的,只能带着那种感情来演。但是好像没有因为年龄的问题而被指责演得不好……

岸尾大辅:什么都没跟我们指出,这没问题吗?我也是……

森川智之:那几场戏我一直演得中规中矩,很乖很听话。

岸尾大辅:也是啊,作为演员来说,在那种情况下是会有那种心情的。

森川智之:怎么说呢,长大了以后……

岸尾大辅:身心都变强大了。

森川智之:出人头地了,就想助他一臂之力。我觉得这一点很不错。

岸尾大辅:要我说呢,珠玲酱外表上看起来就是女性。

森川智之:没错。

岸尾大辅:所以当被要求请演得更可爱更女性化一点的时候就想怎么办呢?但演下来也没什么,说是演得恰到好处。

森川智之:用平常的方式来演就挺好。

岸尾大辅:幸好是以平常的方式来演了。要演出皮肤白皙的感觉,啊,要怎么办呢,糟了,感觉好像要从身体上进行改造。

森川智之:好像得蜕一层皮呢。

岸尾大辅:感觉不蜕到流血的程度还不行。

森川智之:但是演得很开心。

岸尾大辅:很开心,一边学习一边……

森川智之:终于录完了,太好了。

岸尾大辅:就是啊。 还在想要是已经到了巅峰附近了要怎么办呢。

森川智之:还有三个小时就到巅峰了呢。

岸尾大辅:我们演得真的挺卖力的呢,肚子都饿了。

森川智之:没错,好像有话题要讲。

岸尾大辅:是的。自由谈话之后是话题讨论。有几个话题。第一个,珠玲在疲劳的时候会喝蜜糖水,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蜜糖水,第一次读到的时候感觉像是什么危险的交易品。【译注:因为“蜜湯”和走私的“密輸”同音。】

森川智之:以为是走私啊。

岸尾大辅:对对。听过各位应该知道,写出来是甜蜜的密,热水的水。

森川智之:对,蜜水。是类似的蜜糖水的东西吗?

岸尾大辅:一定就是这类东西了。

森川智之:那么就这样认为吧,接下来。

岸尾大辅:问两位在劳累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食物或饮料是最能消除疲劳的?森川你说呢?

森川智之:我今天基本上就全靠红牛撑下来的。

岸尾大辅:把完整的商品名都报出来了。居然把商品名全说出来了。

森川智之:有时候还真不得不依赖于能量饮料。但基本上说起来还要数酒吧。

岸尾大辅:啊,原来是靠酒啊,能让人兴奋起来。但是难道不会宿醉吗?

森川智之:会啊。

岸尾大辅:原来会啊,但即使会宿醉还是……

森川智之:见面会的第二天一定会宿醉。

岸尾大辅:这个说起来就没完了。

森川智之:会头疼。宾馆的冰柜里不是有葡萄酒吗?这不是摆明了叫我喝嘛……

岸尾大辅:你说的根本就是横滨的宾馆嘛。

森川智之:但是一打开冰柜里面摆满了瓶装酒。

岸尾大辅:确实都摆满了呢。

森川智之:你知道啊?现在变成那种那种螺旋状的开塞钻了。

岸尾大辅:我不太清楚哦,因为不太喝。

森川智之:真的吗?我是我要求的哦,要来了开塞钻钻开了。

岸尾大辅:是吗?你到底有多频繁的去横滨的宾馆啊?

森川智之:常去呢。说过之后,就一直是那种开起来方便的了。

岸尾大辅:哇,然后这个话题没问题吗?

森川智之:没有问题。 疲劳的时候呢……

岸尾大辅:果然还会联想到肉,但肉应该不算吧。

森川智之:肉也是吧,不过最近不得不控制一下呢。

岸尾大辅:是啊。

森川智之:不过已经不要紧了吧?

岸尾大辅:不要紧吧。

森川智之:就是韩国的生肉料理啦!

岸尾大辅:都说不要紧,怎么突然就说出来了!?

森川智之:那个生肉料理边贵了呢!本来卖1000円左右的东西,现在交易要价2000円。

岸尾大辅:真的假的啊。

森川智之:当然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交易品啦。

岸尾大辅:是走私的吧。

森川智之:但好像很麻烦呢,貌似是不这样就不能卖啥的,搞得很奢侈。

岸尾大辅:但我不太吃生肉呢。

森川智之:真的吗。但是如果只吃蔬菜的话,精力果然会不够。像一些素食主义者,虽然不是食草系的,但感觉都很柔弱。

岸尾大辅:肉果然还是要适当摄取一些。

森川智之:能够变得有活力,满面油光。

岸尾大辅:要长寿也得吃肉哦。因为一旦上了年龄以后就变得不再能吃肉了。

森川智之:乱讲!我去的那家荞麦面馆里,老爷爷老奶奶在吃猪扒饭哦。

岸尾大辅:好厉害,连我都吃不了猪扒饭。

森川智之:很厉害哦,还吃那种荞麦面的套餐,那些老爷爷老奶奶。

岸尾大辅:诶~~

森川智之:惊讶吧,大白天的。

岸尾大辅:真厉害,这么有精神。

森川智之:精神矍铄呢。

岸尾大辅:这样看来感觉日本还有希望。

森川智之:果然还是要吃点肉的。

岸尾大辅:还是应该适当摄取一些肉比较好。

森川智之:你不常吃吗?

岸尾大辅:吃肉是没什么关系,但是不喜欢肥肉,五花肉都吃不进了。

森川智之:那么里脊肉什么的,牛里脊。

岸尾大辅:牛里脊真不错呢,

森川智之:横滨那边的。

岸尾大辅:果然还是会提到横滨啊。

森川智之:那边有做牛里脊排的呢。

岸尾大辅:没错,如果去点的话。去那就会点呢。我们聊得好琐碎啊。那里的餐厅确实肉很不错呢。差不多是时候了,那么接下来,第二个话题又是关于珠玲的。珠玲穿越回到大约一个多月前,改变了他和朔的命运,如果我们两个能够穿越到距今一个月前,那么想做什么呢?

森川智之:就是说呢。说起一个月,那就是之前那场见面会呢。一个月时间真的很微妙啊,30天? 31天?

岸尾大辅:是啊。一个月的话有点难说,如果说是瞬间的话,倒是会有啊,刚才一瞬间就想穿越回去的感觉。一个月?

森川智之:一个月前的事,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岸尾大辅:没有特别想要回去。

森川智之:真要回去的话,还是回到一年或者两年前……

岸尾大辅:没错,相比之下想回到一两年之前。我其实想回到少年时期。

森川智之:你如果回一年前就能变回少年吗?

岸尾大辅:是回不到少年啦,就是不只1年,而是回到更久之前,就差不多是少年时期了。

森川智之:今天有一瞬间倒是很想回到幼年时期,那样的话自己就能够更好地出演幼年的新月。

岸尾大辅:啊,是啊。

森川智之:声音声带果然还是消耗品,所以状态好的时候怎么用都没所谓。如果遇到工作中经常要扯开嗓门喊的话…….

岸尾大辅:会越来越没自信。

森川智之:第二天一定得配出很可爱的声音的时候,却不巧嗓子哑了。

岸尾大辅:经常遇到这种情况。

森川智之:这种时候就好想穿越回去。

岸尾大辅:的确是这样。

森川智之:就算只回到一周前也好。

岸尾大辅:那就想要回到嗓音状态好的一个月前吧。

森川智之:想回到从前,我真的希望能回到声带还健康的时候。

岸尾大辅:越说越寂寞了呢。

森川智之:有时候觉得怎么回事,说话好困难,啊原来是口腔溃疡,那时就想回到一周前。

岸尾大辅:但就算回去了,过一个星期后还是会生溃疡呢,又会重蹈覆辙。命运到底能否改变呢?

森川智之:能够改变。

岸尾大辅:珠玲倒是成功改变了命运呢,那就是说能改变呢,这样啊,那就这么定了。

森川智之:能改变的。虽说能改变命运,一切都会发生变化呢。 

岸尾大辅:是啊,未来次元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也一定会有人因此而悲伤哭泣。

森川智之:你不就老惹别人哭吗。

岸尾大辅:这不是还没穿越回去嘛。基本上都是我自己在哭。如果说回到一个月之前的话,可能可以做些和钱相关的事。比如赌马之类的。

森川智之:说起这个,我们之前没有扯到这个,是因为我们太单纯了。

岸尾大辅:没错。

森川智之:我们都是老实人。

岸尾大辅:这个话题都要告一段落了才突然想到。

森川智之:准备收尾的时候才刚刚想起来。

岸尾大辅:啊,这样说来的话,才想起来。

森川智之:可以去赌马。虽然我从来没有赌过。

岸尾大辅:我也没赌过,但是好像很有意思。

森川智之:带着外面的体育新闻报穿越回去的话。

岸尾大辅:没错。说到赌马,然后抽奖券估计比较难中。

森川智之:抽奖券没法知道能不能中。

岸尾大辅:但如果是乐透彩的话就可以,因为是根据号码的。

森川智之:没错。

岸尾大辅:那就是了乐透彩了,我们两个穿越了去做乐透彩勇者吧。这么说好像有点糟糕,我们刚刚说错话了呢。

森川智之:但是怎么说,刚才好像野心膨胀了。

岸尾大辅:膨胀了呢。

森川智之:想买什么呢。

岸尾大辅:诶,原来指的是这种野心啊?那大概是想买岛吧。

森川智之:岛可是很贵的哦。

岸尾大辅:这我考虑过了,但是在海外有中100亿的。

森川智之:确实有。

岸尾大辅:中那个就好了嘛。

森川智之:有个很长时间没人中的。

岸尾大辅:是啊是啊。

森川智之:前段时间好象有人中了几百亿,几千亿。

岸尾大辅:千?几千亿? 哇!好厉害。

森川智之:真的,我也很震惊哦。

岸尾大辅:那我们就买那个吧。

森川智之:买那个好了。

岸尾大辅:但是好像一下子拿不到那么多钱。

森川智之:是吗?

岸尾大辅:不能拿到全额,如果想一下子全拿了,貌似只能拿到一半呢。

森川智之:那没关系,全额还是半额。反正用也用不完。

岸尾大辅:的确如此。剩下的好像每月支付,按月分期付款。

森川智之:按月分期付款。

岸尾大辅:即使如此也是巨额呢。要付20年左右。

森川智之:我应该会全部捐掉吧。

岸尾大辅:真会说话啊。但款还是应该稍微捐点的。

森川智之:捐下款比较好。但是大部分还是用掉的。

岸尾大辅:一部分捐掉一部分自己用。这就是单纯的我们的做法,然后接下来是最后一问,怎么说呢,天姬?

森川智之:天姬。

岸尾大辅:天姬是天庭里的公主的转世。问我们的前世是什么的说。以后又会转世成什么呢?前世的事完全不了解呢。

森川智之:前世呢,到底是什么呢?

岸尾大辅:怎么说,可能要从兴趣上来思考。会不会是什么自己格外喜欢的东西呢?

森川智之:是什么呢?

岸尾大辅:到底是什么呢?格外喜欢的东西?

森川智之:喜欢什么呢?

岸尾大辅:格外喜欢的东西。

森川智之:喜欢打破规章制度。

岸尾大辅:没错,喜欢破坏规定。

森川智之:前世是个不守规矩的人。

岸尾大辅:要怎么说呢……

森川智之:就是不守规矩爱给人添麻烦。

岸尾大辅:但是又不想被束缚住吧。

森川智之:是向往自由的,那就是鸟吧。

岸尾大辅:可能是鸟吧。

森川智之:你前世就是鸟。

岸尾大辅:大概就是鸟吧。

森川智之:自由地飞翔。

岸尾大辅:做鸟儿真好。就是鸟了,扑扇着翅膀。从各种地方逃出来过。

森川智之:鸟的话的确能逃走呢。

岸尾大辅:没错,振翅飞翔于蓝天。

森川智之:想去哪就能去哪。

岸尾大辅:就是这个了,我认同了,我刚刚真的觉得超级认同呢。

森川智之:但是一直要飞在空中哦。

岸尾大辅:偶尔也会想要有一个归栖之所。

森川智之:要是搞错方向了,一直飞到太平洋上去了……

岸尾大辅:糟糕,飞错地方了。

森川智之:回不回去的感觉。

岸尾大辅:但都已经到飞到这里了……

森川智之:一直要拍动翅膀呢,肌肉会很酸哦。

岸尾大辅:可以一直借助风。

森川智之:乘着风翱翔。

岸尾大辅:朝着一个方向。

森川智之:要是被喷气式飞机吸进去的话……

岸尾大辅:那会很疼……估计也感受不到疼,一瞬间的事情。

森川智之:一瞬间。

岸尾大辅:而且说起喷气式飞机,怎么感觉前世就是不久以前的事。

森川智之:但前世不就是这辈子之前的事吗?难道不是这样吗?

岸尾大辅:是这样吗?

森川智之:难道是很久以前的事吗?

岸尾大辅:我觉得应该是挺久之前的事。

森川智之:是吗?我是不太理解这个概念。

岸尾大辅:也是啊,不知道轮回要花多长时间。 死了一次之后……

森川智之:难道不是马上就会轮回吗?

岸尾大辅:我不认为马上就能轮回哦,而是要花挺长时间。去阎王那里报道,有手续要办。

森川智之:你也没去过阎王那里吧。

岸尾大辅:虽说没去过,但是在想象中,觉得大概是根据前世的罪行被判定你去天堂,你去地狱这样,要办理相关的手续,因为不会很快吧。

森川智之:那我估计是要下地狱了。

岸尾大辅:估计是要下地狱了吧……从目前来看会下地狱吧。

森川智之:但即使是下地狱也不会一直待在那里,舌头还要被拔掉。

岸尾大辅:没错,地狱也有很多种的。

森川智之:舌头即使被拔掉也不会知道呢。

岸尾大辅:疼痛感还是会有的。

森川智之:不会有疼痛感,因为……啊,可能会疼,但只是不知道罢了。

岸尾大辅:所以还挺痛苦的。

森川智之:诶,但舌头要自己拔掉哦,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岸尾大辅:诶?要是觉得有意思倒好了,但疼还是会疼的呀。

森川智之:手和脚也都能随意弯折。

岸尾大辅:啊,虽然很厉害,但不太愿意去想象。

森川智之:没错。

岸尾大辅:森川呢?

森川智之:我吗?我的前世估计是青蛙。

岸尾大辅:为什么?

森川智之:最近在救青蛙。

岸尾大辅:救青蛙?首先你能遇见青蛙吗?

森川智之:遇到过。下雨天,下班开车回家的途中看到马路上有青蛙哦。

岸尾大辅:真的吗?

森川智之:我每次都停下,把它们放到路边后再通过。

岸尾大辅:那前世肯定是青蛙了!

森川智之:是啊。其实我小时候也救过很多只青蛙。

岸尾大辅:是吗?但是小时候青蛙是小孩子们的玩具呢。

森川智之:没有啊,我就救过很多只在公路上的青蛙

岸尾大辅:啊,不行了,这样看来我肯定得下地狱了。

森川智之:救助青蛙的时候,给他们掉个头比较好呢。如果把道路一边正准备过马路的那些放回路边,一转身又会跳回马路上。他们会朝着自己头的方向跳呢。

岸尾大辅:好温柔啊,真的很温柔。

森川智之:那样做了以后基本没出过事故。

岸尾大辅:也是哦,其他人即使没看到也不会撞上呢。

森川智之:我家周围地区挂有无事故的路牌。

岸尾大辅:无事故?这里所指的事故好像是世人不太能轻易理解的呢。

森川智之:不容易理解呢。

岸尾大辅:但这样看来的确救了不少青蛙……

森川智之:所以觉得自己前世是青蛙,因为救过很多只。

岸尾大辅:那应该去巴厘岛。

森川智之:巴厘岛?

岸尾大辅:巴厘岛上有很多青蛙。

森川智之:是哦,那我估计是巴厘岛的人吧。

岸尾大辅:巴厘岛的人吧。

森川智之:巴厘岛。

岸尾大辅:就是巴厘岛。

森川智之:去巴厘岛吧。

岸尾大辅:对了,去巴厘岛吧,哈哈哈。

森川智之:就这样吧?

岸尾大辅:决定下一次旅行就去巴厘岛了,

森川智之:谢谢。

岸尾大辅:于是愉快的talk还在进行中。原本拜托我们讲10分钟以上,好像已经远远超时了。

森川智之:说了很多呢。提示灯都估计都关上了。

岸尾大辅:我想大家也听够了吧。我们完全可以再说下去,但是工作人员说,你们适可而止一点。

森川智之:就是啊。

岸尾大辅:我们是很愿意继续放福利说下去啦,但是工作人员的表情在说,我们想回家了啦,你们搞什么飞机。

森川智之:说是都快到末班车时间了。

岸尾大辅:就是这样,虽然很遗憾,但是要分别了。虽然《坠落深渊也要相伴

》今后不知道会不会出续集……

森川智之:但希望大家能好好享受这张碟。

岸尾大辅:然后就是这张FIFTH AVENUE预购特典Talk CD,虽然不是什么值得听好几遍的碟……

森川智之:是啊,只要能听上一遍就好了。

岸尾大辅:我觉得听一遍就听够了。

森川智之:也没有谈什么重要的话题。

岸尾大辅:谈的都是些没有实质的内容。

森川智之:但也有挺多人就喜欢这种的。

岸尾大辅:确实,希望大家在喜欢本篇的同时也喜欢这张特典CD。就这样,谢谢大家。

森川智之:谢谢大家。

岸尾大辅:以上是岸尾大辅。

森川智之:和森川智之为大家放送的。

 

【11/08/28新作在線翻譯】堕つればもろとも

作者   宮緒葵
イラストレータ   亜樹良のりかず
発売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発売日   2011/09/28

キャスト   珠玲:岸尾だいすけ 朔:森川智之

内容   【ストーリー】
神の娘の証である黄金の髪を持つ珠玲は、男でありながら天姫として崇められていた。
だが、祖国を救い成り上がった将軍・朔に嫁ぐことになる。
すげなくしても一途な犬のように縋る眼差しで服従を誓うくせに、褥では飢えた獣のように珠玲を貪る朔。
憎しみを募らせた珠玲は逃亡を企てるが、物事は思わぬ方向へ…。

下载地址:
http://ifile.it/lc3jrf0
http://115.com/file/clyxtv30
http://dl.dbank.com/c0ad975zqy
http://www.megaupload.com/?d=LDD0I6QU
http://www.box.net/shared/mbkuxheyfm4tejc5pir9
http://ge.tt/82ygKZ8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pqjapwfjc3=1100928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