鮫島くんと笹原くん

鮫島くんと笹原くん

 

翻译:礼拜九 #17  蜻蛉绮蝶 cmio 青缨

特典CD:青缨

校译:oshiato

 

 

Disc 01

 

Track 01 黎明时分

 

笹原:啊啊,真冷。

鲛岛:来了,谁啊?

笹原:嘿!

鲛岛:干嘛……

笹原:店长说剩下不要的肉包子可以拿走,所以我给你送来了。让我进去。

 

DramaticCD Collection,腰乃原作,《鲛岛君和笹原君》

 

电视:还有十几分钟就要跨年了——

笹原:哦,除夕的钟声,还剩下几次呢?啊啊真冷。鲛岛君你发现了吗?现在外面比起电视里面雪下得那叫大。要是照这样整晚都下的话,到明天会积起来呢。

鲛岛:笹原君……

笹原:哦哦真不错,给我也来一杯咖啡吧。

鲛岛:唉……

笹原:嘿哟,嘿嘿好暖~话说年初参拜怎么说?就在附近搞定吗?说起来商店都是初二才开门的吧,下周滑雪要用的滑雪衣我都没有,初二去买吧。顺便再买个福袋。

鲛岛:不去。参拜和买福袋和滑雪我全部pass

笹原:啊?为什么啊,滑雪还有其他人一起呢,要怎么弄啊?

鲛岛:我已经给组织的人说抱歉了,因为我明早要回老家啊。

笹原:我说你……早就约好了的你这算啥?话说你从刚才开始就心情不太好啊。为啥开了门两秒内瞬间不爽了啊?莫名其妙。

鲛岛:莫名其妙的是笹原君你吧!你不是刚刚才甩了我吗!还一副很平常的样子跑来我家过年是闹哪样!这杯喝完给我走人啦!

笹原:(甩了……那是在打工的便利店的后院里,两个小时前发生的事。)

 

(鲛岛:我喜欢你。

笹原:嗯?不是吧,好恶心。)

 

笹原:(的确我是甩了,不过……)我以为是开玩笑的啊……

鲛岛:你觉得有哪点利益会让我对你说会被人骂好恶心的玩笑啊。你也太没神经了,说人很恶心什么的。我都一个人先走了,你不会看气氛的吗!

笹原:!!要说没神经笹原君你也是吧!我明明很期待正月能和你出去玩的!你明明说了要教我滑雪,为什么要今天告白啊,白痴!

鲛岛:疼!别在被炉里胡闹啊!住手!

笹原:我好不容易!才!攒到了去旅行的钱!你不能完了才说吗!白痴!白痴!

鲛岛:是你不懂好吗!住宾馆的话房间要分一起的啊!怎么可能和你排排坐泡温泉啊!要是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就不好了啊!所以我才自我申告了啊!你就不会体谅一下吗!迟钝!我说你别摇!咖啡要洒了!不行就不行吧!我又没打算纠缠你。

笹原:咳咳咳……

鲛岛:休假结束我就不会再纠缠你了放心吧。

笹原:呃呃,鲛岛君……

鲛岛:干、干嘛……

笹原:脚……抽筋了……

鲛岛:唉……你是白痴啊……搞啥呢你……

笹原:啰嗦……疼死了……我也没办法啊!你突然这么和我说我脑子都要满到爆了啊。我们是朋友吧,喜欢也好讨厌也好,突然之间没法改变的。我是想来跟你说这个的啊……

鲛岛:诶?

笹原:啊啊。话说真的很疼啊……啊、不行了……

鲛岛:脚,给我。我帮你弄好。据说把大拇指朝反方向弯一下就好了……还疼吗?

笹原:稍微有点。

鲛岛:那再弯几次。

笹原:那个啥。

鲛岛:嗯,什么?

笹原:你是认真的?

鲛岛:是的话你怎么办?

笹原: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想以后都不能来玩。像至今这样不可以吗?

鲛岛:像至今这样?

笹原:唔,嗯,我希望能维持现在的关系。

鲛岛:嘛,也不是不行……

笹原:!别突然把人的脚抬起来啊我要烤焦了!……喂!是脚诶!你在干……舔、舔……

鲛岛:我是认真到连这种事也做得出来的哦。

笹原:等下!(眼神相会的那一瞬间……

电视:新年快乐!

笹原:(新的一年到来了……似乎……这是真的吗……

 

 

 

Track 02 情人节的试探

 

笹原:(在去年大晦日的那天被同在一起打工的朋友告白,还被舔了脚趾。像这样的非常事态,大家会如何应对呢?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都没回应,就让年末和年初过去了。然后现在是……)啊,稍微右上点。

鲛岛:嗯?

笹原:再稍微左下点。啊,还是靠右吧。(过了些时日,到情人节了。排班还是没变,今天依旧是一起打工。)

鲛岛:喂笹原君,哪边啦?

笹原:哦,停!就那边就好。OKOK,就这样贴吧。

鲛岛:真是的,太随便了。

笹原:(鲛岛君对于把回应敷衍过去的我,既没有收手,也没有强迫,还是像往常一样。)

鲛岛:我把脚凳和旧的海报去收拾一下,你去放货。

笹原: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放弃我了吗?嗯?情人节就要送巧克力棒pekki?哦……

 

笹原:辛苦了。

鲛岛:啊。

笹原:呐呐,鲛岛君。

鲛岛:什么?

笹原:来,给你Pekki

鲛岛:哈?

笹原:(感觉是个不错的时机,就试着把巧克力递了过去。)

鲛岛:这是啥?

笹原:义理巧克力。

鲛岛:嗯?谢谢。

笹原:(啊咧,很干脆啊。实在不像当时舔人家洗都没洗过的脚的那个人……难道那不过是开玩笑其实他没多认真?……什么嘛,要是能维持现状的话就再好不过了。嗯,我是想要这样朋友间的交往啊~合得来!不管怎么说鲛岛君很温柔,有时还会请我吃饭……

 

(笹原:炒饭和煎饺,青葱拉面大份,面稍微硬些,加两颗蛋;啊还有鲜虾味噌汤炸鸡块韭菜炒肝……

鲛岛:够了你!别再叫了!你吃太多了吧!你想把我的荷包花光光吗!)

 

笹原:喂,回去可以顺便去鲛岛君家吗?

鲛岛:可以是可以,不过没吃的哦。

笹原:那就去弄点再回去~店长,请把不太好的便当给我吧~

店长:哦!那边的你拿去吧!保密啊。

鲛岛:你真是精明啊……

笹原:炸鸡和芝麻饭团盒饭你要哪个?

鲛岛:芝麻饭团盒。

笹原:OK,布丁我也拿走咯。

鲛岛:笹原君。

笹原:嗯,怎么?

鲛岛:你要住下吗?

笹原:嗯,不行?

鲛岛:不会……

笹原:辛苦了,我们先告辞啦!

店长:路上当心啊。

鲛岛:啊,先失陪了。

笹原:去买点肉吗?

鲛岛:太冷了,不去。

笹原:(从朋友到恋人常见的模式啊~)

 

笹原:(不过两个男人之间也是这样的吗!)啊,肚子好饱。(嗯,去思考真麻烦。)

鲛岛:喂,别那样睡,去刷牙!

笹原:嗯……

鲛岛:喂!

笹原:不要紧,麻烦。

鲛岛:什么不要紧,起来了。话说你凭啥一脸理所当然地睡到床上去了!下来,去被炉!

笹原:知道了……你真啰嗦。

鲛岛:你在别人家里也太随意了。你看枕头都被你抱到不成形了。

笹原:(因为的确觉得很放松啊……干吗要说喜欢我啊!没必要改变关系吧?事实上鲛岛君也没改变态度嘛!)

 

鲛岛:有笹原君的味道……

笹原:久等了,我刷好了,这样可以了吧?

鲛岛:呃!

笹原:你在干吗……抱着个枕头。你在跪拜吗。

鲛岛:什么也没有……

笹原:嘛随你了,快点睡吧。

鲛岛:我都说了你去被炉睡啦!下去啦,去那边!

笹原:切……搞啥嘛,小气鬼!

鲛岛:有意见就回家去!白痴!叽叽咕咕的念不停就不要住下来啊!

笹原:啊好痛。

鲛岛:睡吧,关灯了。

笹原:(看吧,虽然唠唠叨叨地说了一通,虽然是扔的,还是会借枕头给我,就是这种地方很温柔啊……)鲛岛君,晚安。

鲛岛:行了你快睡啊!白痴……我明天第一堂就有课!话说你也是吧!

笹原:啊对哦,忘记了……谢谢,必须设个闹铃……八点起吧。(就这样也挺好不是?)

 

笹原:呵…………

鲛岛:吵死了……

 

 

 

Track 03 发飙的鲛岛君所出的条件

 

笹原:呐,蓝光有那么好看吗?我还没怎么看过呢。

鲛岛:啊,是啊,不过也是因东西而异的。好看是好看,但画质也没必要到那个程度。

笹原:你说过前阵子买过是吧?

鲛岛:嗯。就这个吧……

笹原:呐。

鲛岛:干啥……

笹原:这个我想今天看。

鲛岛:你又要来住吗?

笹原:嗯,不行吗?有别人要来?约好了?那我就回家。

鲛岛:我不是这个意思!没有人来!什么事都没有!要是有约的话我也不会和笹原君在租赁店闲逛了啊!

笹原:那我去有什么所谓嘛,我想看!

鲛岛:你……年末时我说的话,你忘记了吗?

笹原:嗯?哦哦!……啊哈哈哈……啥来着?

鲛岛:你这家伙!过来下!

笹原:哦哦哦!……啊咧鲛岛君!这里是成人区哦……

鲛岛:我知道,一看就知道的吧。

笹原:你怎么啦,想想想借AV……

鲛岛:不是啊!你这蠢人!有人的地方不好说话不是吗!

笹原:那就快点把这个借了回家……

鲛岛:我在问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的话!!我说了……喜欢你吧!那你为什么还没事一样的跑我家来啊!

笹原:我……没有忘……

鲛岛:那,为什么还随随便便的跑来?

笹原:鲛岛君的态度又没变化,也没说不许去……

鲛岛:你不怕我是吗?

笹原:为啥啊?这点倒是完全没有。

鲛岛:为什么……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在把我当白痴耍呢啊笹原君!?

笹原:呃呃,前者吧……

鲛岛:我可是对呢告白了的!

笹原: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是很困扰啊,和至今为止有什么不一样我也不太清楚。

鲛岛:笹原君!

笹原:痛!!痛痛痛、……吓死我……你干吗啊突然踩人脚!

鲛岛:你不是不明白,你是装作不明白!别怕麻烦,给我好好考虑!

笹原:诶诶诶……

鲛岛:之前我可是含过你的脚趾呢!是脚趾啊!虽然不是自夸但你知道的,我有轻微洁癖的。

笹原:啊,这我知道。

鲛岛:要是平常的话我可绝对不会做,这还是很好理解的吧。以此为据,我对你可是能做出这种事的啊!还有,这DVD里做的可是想对你做想得难以忍受!

笹原:疼疼……这是啥?GAYDVD……

鲛岛:稍微用脑子想一想就懂的好吗!你真的不是白痴吗!

笹原:啊咧,这个封面的男优蛮帅的。或者说,蛮可爱?

鲛岛:啊啊啊!受不了了!你这白痴!没脑!

笹原:呃……因为没有实感啊,就算你说喜欢我……DVD的封面看了也没有特别的觉得很恶心,也不会觉得恐怕。只是kiss的话貌似可以诶。

鲛岛:那么……你去借。

笹原:诶?

鲛岛:你去收银台,把那个DVD,借来。

笹原:诶?!

鲛岛:你要是能把那个借来跟我一起看的话,你今天就可以来。不如你就来吧。好了去吧!向着收银台go

笹原:啊啊啊不行不行不行!这个不行的……

鲛岛:行了快给我去!结算的时候我会帮你拍照装作是惩罚游戏的样子。这样你没问题了吧。

笹原:(诶……

鲛岛:没有实感,那我就给你找找感觉。

笹原:(诶!)

鲛岛:去给我借。

笹原:(诶诶诶诶——!)

 

店员:两张DVD

笹原:不好意思……

鲛岛:给我笑一笑啊笹原君。嘿,茄子。

笹原:哈……

 

 

 

Track 04 愉快的鉴赏会

 

笹原:打扰了……(不如我回去好了……)

鲛岛:喂。

笹原:什么!

鲛岛:把外套挂起来,会起皱的。

笹原:谢谢。

鲛岛:嗯……

笹原:什么……

鲛岛: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还真是完全没有戒心地脱了呢。

笹原:啊?你什么意思……

鲛岛:我去洗澡。

笹原:(不妙,似乎真的惹他生气了。我知道他有洁癖,从外面回来都要立马去洗澡。是啊,这样一个无论什么时候来房间里都没有有一点垃圾的男人,怎么可能去舔别人的脚呢……)啊啊,我真是没脑。唉,好热!我真是个笨蛋……(话说回来,我是真的被他喜欢着?被鲛岛君?呃……平常都兴致缺缺的,却为了我变得那么激动,等下,似乎有点得意起来的感觉……我性格好差啊……

 

鲛岛:(刚才太不成熟了,其实他没恶意的吧……突然被男人说喜欢,还能不改变态度地和我说话已经很好了。或许他是什么都没考虑,谁叫他是个笨蛋嘛……)笹原君,喝啤酒吗?

笹原:嗯,喝!

鲛岛:喏,啤酒。

笹原:哦,谢谢。

鲛岛:啊!

笹原:嗯?怎么了?

鲛岛:喂!!!你这家伙怎么擅自吃了那包pekki啊!那是我的吧!还三根同时啃!

笹原:啊,什么?抱歉!肚子微饿……

鲛岛:啊啊啊!只剩下一根啊一根!你这个吃货!有没有搞错混蛋!

笹原:……什么嘛,不就是巧克力嘛至于这么生气吗!我现在就出去买给你好了。

鲛岛:白痴你是白痴!买来就好什么的,不是这个问题好吗!!

笹原:疼……你这么喜欢巧克力吗?

鲛岛:不是啊!那个是笹原君你……

笹原:莫非,这个是我给你的那包?

鲛岛:呜……

笹原:十四号的?

鲛岛:嗯……

笹原:今天已经二十六号了……

鲛岛:我每天吃一根……还有二十根,到三月底应该还绰绰有余的……

笹原:你这是做啥啊鲛岛君……

鲛岛:因为我很宝贝啊!

笹原:哈?可我给你的时候明明表现的很普通……

鲛岛:那可是喜欢的人给的情人节巧克力啊,我肯定很开心啦!怎么可能在外面兴奋呢那多丢人啊!回到家我都跳起来了!

笹原:……好吵。

鲛岛:真的搞不懂你这个空荡荡的脑壳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笹原:呃……

鲛岛:是不是都塞满了莘渣啊,只有软篷篷的头发摸起来手感还不错。咳咳咳!呛到了,咳咳……

笹原:不要紧吧……呃鲛岛君?你不太能喝酒啊一口气喝那么多的话……

鲛岛:…………

笹原:不是吧!你真的没事吧,鲛岛君!

鲛岛:给我……

笹原:嗯?什么?

鲛岛:给我含着。

笹原:哈…………?给我含着……?不不不!

鲛岛:别磨磨唧唧的,嘴张开!

笹原:鲛岛君!……pekki?!

鲛岛:对,pekki。先别吃!就那样咬着,别放开啊。Kiss的话……似乎没问题……是你说的吧?

笹原:……

鲛岛:你看,就擦到了一下下你就发抖了,笨蛋!别小看人!我也是怕得浑身发抖的!喜欢上朋友,可不是轻松的事!本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很可能就全都毁了!不想被疏远,要是被讨厌了怎么办,整天整夜都在想被你喜欢,我脑子都要爆掉了!

笹原:啊……

鲛岛:拜托你要有被我喜欢着的自觉啊!居然说Kiss就没问题……别说得那么轻松啊!居然装傻说没有实感?现在你明白了吧!

笹原:那个,鲛岛君,对不起……

鲛岛:居然敢戏弄向自己告白的男人,要不是我是个废柴,你知道自己会遭到什么样的下场吗?!没关系,播影片的话脑子不好使的人也能看得懂,给我好好理解了!接下来,令人愉快的观赏会要开始了。

笹原:鲛岛君……

鲛岛:要是看了这个之后还没对我退避三舍的话,就拜托你以恋人的身份和我交往!

笹原:呃!!(不是吧……变成糟糕的事态了。今晚的主题是和对自己告白了的男人鲛岛君一起参加GayVideo观赏会,一时冲动还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鲛岛:嗯,开播!啊。声音太大了,这样吧。

笹原:(真的变成糟糕的局面了啊……

鲛岛:笹原君。

笹原:咿!

鲛岛:过来坐在床上。

笹原:不不,不行!

鲛岛: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坐下。

笹原:不——

鲛岛:坐!

笹原:是……

鲛岛:很好。

笹原:那个,鲛岛君?我后面有什么……

鲛岛:看画面,选了部不错的呢,引子是从约会开始的,不会太刺激。

笹原:(唔哇……

鲛岛:我想要和笹原君做这种事情。

笹原:(很平常的在接吻啊喂!啊不过这两人挺帅,把眼睛眯起来看的话也许完全不碍事。)

鲛岛:想像这样一起约会。

笹原:(脸长得帅就是好啊。)

鲛岛:想像这样kiss!像这样抱紧!

笹原:呃…………

鲛岛:结果你呢,都说了喜欢你,还跟没事儿似的跑来我家,留宿,呼呼大睡,送人巧克力……不要把人当白痴耍好吗!笨蛋……

笹原:我没有耍你……

鲛岛:少骗人!我和你不一样,我一直在认真看着你所以我清楚。你是为了试探我才给我巧克力的吧!

笹原:为什么会知道……

鲛岛:因为我喜欢你!因为我喜欢笹原君,所以你在想什么做些什么都会在意,看了就明白。……别被我说一句就乖乖的坐到床上来啊……稍微有点危机感呐……否则会发生难以想象的事情的啊……

笹原:什么样的……

鲛岛:什么样的?就那样!

笹原:唔哦哦已经缠在一起了!JJ全露的说……

鲛岛:笹原君……

笹原:呃,那个,鲛岛君……有啥顶在我屁股上……

鲛岛:是顶着呢,有实感了吗?

笹原:诶诶诶,怎么说呢……不太……非常……呃,这个我可以请教一下吗?

鲛岛:什么?

笹原:鲛岛君是……homo吗?不,gay?有什么区别我也不知道,你本来就是那一圈的人吗?

鲛岛:我也不知道。会喜欢上男人,笹原君还是第一个。至今为止都很正常,我自己也很迷茫。这种DVD也会看看研究一下,但是无感。

笹原:啊,是这样啊……呃那现在顶在我屁股后面的是……

鲛岛:因为是笹原君你啊……

笹原:我?

鲛岛:已经想象无数次了……抱歉,一下下也好,就这样呆着,我会努力克制的……

笹原:……很辛苦吗?

鲛岛:啰嗦……

笹原:啊……好吧!

鲛岛:喂!别碰啊!

笹原:其实你不用忍着。

鲛岛:都说了你不要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你这白痴!

笹原:疼……胳膊扭到了……你够了啊!!从刚才就一直喊人白痴白痴的,真让人火大啊!跟你说,我想试的不是鲛岛君你而是我自己!

鲛岛:啊?

笹原:我也是有在考虑的,通过实操!

鲛岛:诶?

笹原:那个……刚才被你用JJ顶着也没有特别不舒服的感觉,所以感觉摸摸也没事。看了GV也没事的话就交往不是你说的吗!不握住JJ算什么尝试呢!说别人白痴的才是真白痴!白痴白痴!

鲛岛:你说啥?!

笹原:咋的?

鲛岛:看到了……糟糕啊……

笹原:总之,帮你弄出来一次吧?

鲛岛:知道了…………

笹原:喂,腰别缩啊。

鲛岛:啊……

笹原:(真难为情,肯定的啊……哇,这是啥,比我的还硬……糟糕,我居然很平常的握着……

鲛岛:呃……

笹原:(这种程度的话完全没问题,轻松。)

鲛岛:啊啊……

笹原:(前面比较舒服吗?是哈,我也一样。话说是不是太湿了点……有点开心~)

鲛岛:笹原君!等下、哈……

笹原:啊抱歉,弄疼你了吗?(好像感觉很舒服嘛……

鲛岛:不是的……

笹原:是舒服吗?

鲛岛:笹原君……

笹原:啊,什么?

鲛岛:用手包住,就那样包好。

笹原:(诶?)这样?(…………喂诶!!!这是什么play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样好像真的在做的说……闭着眼睛也知道啊,肯定被死盯着看呢,鲛岛君是一边做着一边用什么样的表情在看我啊……睁眼看看……?)

鲛岛:唔……

笹原:(鲛岛君在哭吗……这个姿势很难受,总觉得从这个角度看到这样一张脸,感觉很多事都无所谓了。不妙啊……

鲛岛:哈…………

笹原:(被晃得很厉害,脑子里昏昏沉沉的,而且好晃眼……好想说把灯关掉呃……脸,好近……)唔……咳咳!

鲛岛:要射了,可以射出来吗?

笹原:啊?

鲛岛:可以……射在手里吗?

笹原:啊,嗯……诶?

鲛岛:啊!

笹原:呼……

鲛岛:笹原君!谢谢……

 

 

 

Track 05 和鲛岛君的相遇

 

笹原:(第一次看见有男人在面前射出来,而且他还哭了。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他那种表情和刚见面的时候也差太多了吧。说起来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哪儿来着?学校?不对,是在打工的地方。)

 

(笹原:早上好!

店长:早!笹原君,你过来一下。

笹原:什么事?

店长:这位是鲛岛君哦,今天开始和你一起搭班,你带带他。

笹原:唔,好。请多指教。

鲛岛:你好。嗯?

笹原:怎么了?

鲛岛:不,没什么。

笹原:你该不会是认生吧?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好了。)

 

笹原:(现在回想起来,刚认识的时候,他完全不敢看我呢。)

 

(鲛岛:好烫!

笹原:做这个越是缩手缩脚越是会烫到的哦。

鲛岛:是、是吗?

笹原:嗯。)

 

笹原:(噢——我可想起来了!鲛岛君看上去很能干其实特别笨手笨脚。)

 

(快递员:不好意思,请签收这个邮件。

鲛岛:邮、邮件吗?请等、等一下。

笹原:原来是送快递的。嘿嘿嘿,真有看头。纯爷们在手忙脚乱。呜!

店长:你小子看什么热闹,快点去帮他呀!)

 

(笹原:店长,话说那个人就算有麻烦也不会叫我帮忙。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气氛很尴尬。

店长:笹原君,你是中央工大的吧?

笹原:呃,对。

店长:你们貌似是校友哦。要好好相处哟~

笹原:不会吧,真的假的?

店长:给你看简历。本来是不可以的,就让你看一眼。

笹原:唔,住在同一栋楼里呢。)

 

(笹原:哦,你果然在这里。

鲛岛:啊。

笹原:今天也要打工对吧?我也当班,一起去吧?

鲛岛:啊?

笹原:还有呀,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来问我。

鲛岛:那个……

笹原:没问题吧?

鲛岛:啊……是。对不起,我什么都不懂。

笹原:什么?你是第一次打工吗?

鲛岛:嗯……

笹原:早点说嘛。我还以为被你讨厌了呢。真是的。

鲛岛:不,就是有点难为情……

 

笹原:(就这样慢慢地熟起来,也会在学校聊天,虽然发展成能去家里留宿……怎么觉得……咦?还不是都只说过些场面话嘛!光这样子,我为什么会被他告白啊?搞不懂呀……是我做了什么吗?但是被他那样看待,我倒也没觉得反感。他每次露出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怎么说呢,让我油然而生出种优越感。接下来还要跟他相处到晚上哦,该怎么去面对他才好……鲛岛君究竟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同学:咦?笹原君,你今天不去打工吗?

笹原:我在等鲛岛君一起去。话说他慢死了。

同学:哦?那家伙已经走了呀。

笹原:啊?

同学:一下课就风风火火地冲出去了哦。

笹原:啥——

 

 

 

Track 06 奇妙的发展

 

笹原:店长!

店长:呜哇——

笹原:鲛岛君呢?

店长:诶?已、已经在上班了。

笹原:怎么会这样啊!

店长:啥——?你问我我问谁啊!他就说好像提前放学了什么的。

笹原:可恶!

店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笹原:鲛岛君!

鲛岛:好,不好意思,麻烦你帮忙结账。

笹原:啊?唔。后面的顾客请到这边来。(咦?这么平常。莫非他真有什么急事才早来的?)

 

笹原:多谢惠顾。

鲛岛:需要帮忙热一下便当吗?

顾客:拜托了。

笹原:欢迎光临。(偏偏这种时候忙得要命。)

店员:笹原,鲛岛,换班了。

笹原:(也太奇怪了吧?在这某种程度上算是封闭的空间里,连一句话都没有。)

鲛岛:多谢光临。

笹原:(想跟他搭话,却找不到时机。)

鲛岛:我先走了。

笹原:鲛岛!喂,等一下!

鲛岛:啊,我还有话要跟店长谈一下。

笹原:等!(这算什么态度啊——

 

笹原:(到底是怎么搞的!虽说我们也没约好要一起来,可是以前不都是一起来的吗?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打就把我一个人撇下不管啊!今天和昨天只差了一天啊,他也做点善后工作呀!你小子不是吻我了吗?!做了那种事,就是这手啊。不是很激烈的吗?我可怎么都接受不了!可恶!我等你们谈完!)

 

店长:我说啊,鲛岛君,调班可以,辞职就算了吧。

笹原:(啊!)

店长:而且就算让你辞职也要等到下个月才行。

鲛岛:对不起。

店长:看看能不能和大泷换班。不过那家伙也很忙呢。啊等一下,我现在打个电话问问他。真是的,谁叫你们一个比一个任性,弄得我烦死了。

鲛岛:对不起。

笹原:店长,电话先别打。

鲛岛:……

店长:啊?

笹原:收银台忙不过来。

店长:喔,那不得了。

笹原:鲛岛君。

鲛岛:啊……是。

笹原:我有话跟你说,过来一下。

 

笹原:怎么回事?你要换班是什么意思?我做什么了吗?……话说做了什么也说不定。

鲛岛:……没什么。笹原君什么都没做。做了什么的是我才对吧?

笹原:我说啊,你今天一整天都是这副让人不爽的态度呢。是因为昨天的事情……话说是和之前的事情有关吗?你到底想怎样啊,要是怪我迟钝的话我也认了,反正也觉得对不住你。鲛岛君,就算你昨天睡着了但也还记得吧?你对我说如果看完那部GV没有反感的话能不能和你交往,你都不听听我的答复吗?

鲛岛:对不起……

笹原:什么啊?你道哪门子歉呀!

鲛岛:明明说过什么都不做的,结果还是乱来了,对你硬来,是我没有把持住……

笹原:哼,原来你不是真心的呀。

鲛岛:不是的,我是真心的,可没想过要做到那步。一旦想做就控制不住了。我觉得一定让笹原君讨厌了。

笹原:啊?所以你才躲着我吗?话说,昨天的氛围没有多糟吧?我没有拒绝,也没说不愿意吧?都那样了,你为什么还要逃避呢?擅自地向我告白又擅自地否决掉打算和我分开,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难为情而想要一笔勾销、一厢情愿地认为反正我不会接受你就只能结束,你小子这么做不就是想让自己好受点吗?

鲛岛:……

笹原:明明在我的手里射了,舌头都伸进来吻了,却对我的心意连听都不想听,你也太自私了吧!

鲛岛:……

笹原:对于被告白的人来说,害怕会失去难得培养出友谊的心情也是一样的!虽然你是告白了就完事,还想有多远走多远,就为了不变成那样,我倒要追着你!我一直都在努力呀!笨蛋!你这个废柴!

鲛岛:呃……那你是什么意思?是说都怪我吗?

笹原:我可做不到睁着眼睛说瞎话!

笹原:哇哇,储物柜……

鲛岛:要倒了!

笹原:你是白痴吗?你是白痴吗?

鲛岛:笹原君不是也敲了吗?笹原君不是也敲了吗?

二人:呼——

鲛岛:啊,吓死我了。

笹原:鲛岛君,快道歉。

鲛岛:啊?

笹原:对放我鸽子还有无视我的事向我道歉!

鲛岛:……

笹原:我深深地受到了伤害,向我致歉。

鲛岛:对、对不起。

笹原:嗯……我知道了。然后,关于昨天的答复……我是那种一旦被谁喜欢上就会喜欢上对方的人……

鲛岛:诶——

笹原:(事情变得奇妙了。)

 

 

 

Track 07 表达心意

 

笹原:可恶,吃咖喱啊。乌冬面为什么会卖完呀,人家想吃的说。

同学A:哇——好过分,居然扔了。

同学B:等一下啊,鲛岛君。

笹原:(唔,发现鲛岛君了。)哟,你们在吵什么呢?

同学A:啊是笹原君,你过来呀。鲛岛君太过分了啦!

笹原:怎么了?

同学A:这家伙,把我只用过一下下的筷子给扔了。

同学B:对,直接扔到垃圾箱去了,是不是很过分啊?笹原君你也说两句呀。

笹原:唔。没办法的吧。鲛岛君有洁癖。

鲛岛:这很普通吧。

笹原:不不不,你太谦虚了。这位同志可是会在看电视的时候还乒里乓啷收拾垃圾哦。爬到他床上也会被赶下来。

同学A:哈哈哈,他果然是那种人呀。

同学B:把你当成狗啦。

笹原:房间干净的不得了。倒是很舒服呢。话说,鲛岛君真幸福呀,你那碗乌冬面里有炸茄子呢。我也很想吃啊,谁叫卖光了嘛。

鲛岛:请、请用。

笹原:唔,可以吗?那用我的咖喱交换。哇,太好了,嘿嘿嘿。

同学A:啊?这是什么状况?你的洁癖呢?

同学B:你们两个真低级趣味啊。

笹原:他早习惯我了。对吧?

同学A:你是动物吗?

 

笹原:(我告诉之前向我告白的鲛岛君,自己是一旦被谁喜欢就会喜欢上对方的人,作为对他的答复。比如把食物让给我吃,虽然是像小学男生一样的举动,似乎却是不善言辞的他所表达的心意。)

 

笹原:呃。这个好咸啊。不好意思,让我喝口水。

鲛岛:呃…………

笹原:(各位,刚才的反应怎么样呀?哈哈哈。)谢谢。

鲛岛:唔……嗯。

笹原:(同龄的男生,因为这点小事就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让我有点得意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嘿嘿嘿嘿,鲛岛君还真是什么都摆在脸上呢。糟了,真有爱。)

同学B:喂,笹原君你们今天要打工吗?

笹原:嗯,一直到晚上。有事吗?明天的话我倒是有空。

同学B:那就行了,要不要去吃烤肉?打对折哦。

笹原:真的吗?去哦去哦!

鲛岛:……

同学A:啊鲛岛君居然喝了笹原君喝过的水。

笹原:(被人喜欢就等于自己的地位比对方高,这感觉真爽。)

 

笹原:(……话虽如此。)等一下,鲛岛君!

鲛岛:啊,听不见!

笹原:你坐得太贴近我啦!

鲛岛:笹、笹原君……

笹原:啊?什么?

鲛岛:我是说,因为你说要我多用嘴说喜欢和多用身体表达啊!

笹原:咦?

鲛岛:那个……

笹原:什么?该不会连这个抱法也是你表达的方式之一?

鲛岛:嗯。

笹原:在大白天的大庭广众之下……

鲛岛:因为只是坐在后面就觉得蛮冷的,所以我在想坐在前面会不会更冷……

笹原:啊?

鲛岛:所以,我想至少能从后背帮你取暖。你、你感觉怎么样呢?

笹原:唔……原来是这样啊……那多谢你了。

 

笹原:(差点害我翻车了……这个意外体贴的举动是怎么回事?让我变得安心下来了。)

 

笹原:多谢光临。(啊——这种刚开始恋爱的气氛是为什么呀?脖子好痒。不对,都说了还没有交往!是朋友吧,朋友!)

鲛岛:笹原君,过来一下!

笹原:啊!什、什么事?

鲛岛:什么什么事呀,快来帮忙点货。

笹原:唔——不好意思,我这就去。

鲛岛:笹原君,你们几何教到哪里了?

笹原:那个,教到第三章了。

鲛岛:啊,果然呀。那个,等下能教我一下吗?我上课的时候睡着了,结果一转眼就下课了。

笹原:可以哦。我有带笔记,今天去你家吗?

鲛岛:!!

笹原:嗯?鲛岛君?

鲛岛:!!

笹原:(咦?表情怪怪的。我又说错什么了吗?)

鲛岛:你给我做好觉悟!

笹原:……………………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干嘛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你不是这种性格吧?

鲛岛:少罗嗦,笨蛋!还不都是你叫我要用话来表达,要不我都死吞着不说!我正准备说一起去快餐店,结果你去说要来我家!我不是也在努力了吗?不要拿我寻开心!

笹原:唔……咦?你是说去你家的话会对我做什么吗?什么嘛,鲛岛君这个色狼~

鲛岛:少开玩笑了你这家伙!为了讨你喜欢,我可是在拼命地努力!

笹原:等、不要……哈哈哈。

鲛岛:可恶!走着瞧吧!我会让你舒服到受不了!之后别向我求饶!

笹原:哈哈哈哈,停下来吧,受不了受不了,这种人格转换太让人受不了了……笑得肚子疼……不要让我笑了……哈哈哈哈。

店长:吵死了——!!!不要在店里打打闹闹!这里可不是来玩的,小鬼!要吵架的话给我留到下班后!拜!托!

二人:对、对不起!

店长:真是的。

二人:哎——

笹原:喂,说正经的,今天到底怎么办?要我把笔记借给你吗?

鲛岛:呃……请你直接过来指导我。拜托了。

笹原:我知道了,那你回去的时候要给我买包子哦。

鲛岛:好。

笹原:哦,买三个哦。

鲛岛:你为什么要吃三个啊!

店长:不是叫你们不要在这里吵架吗?!

二人:对、对不起。

笹原:(看他老是战战兢兢的,应该是不太习惯和人交往吧。)

 

 

 

Track 08 离去时的拥抱

 

笹原:然后,应该就是在这里要做投影。这样可以吗?

鲛岛:噢,谢谢。想不到笹原君字写的不错呢。

笹原:烦死了,真没礼貌的家伙,不满意的话就还给我!

鲛岛:啊,不好意思,写得特别易懂。

笹原:我能吃包子吗?(话说,虽然他真的很笨拙,不过我有好好感受到他真的是喜欢我的。该怎么形容呢,像他这种人……那个……“一、心、一、意。应该是这样吧?唔……一心一意,全身心投入么?然后就是纯情可爱?呵呵,就是这样了。嘿嘿。和他说话的时候会变得不敢看我不过一旦我的视线离开他,他就会看向我。)

鲛岛:唔……

笹原:(当我不经意间抬起头的时候……

鲛岛:…………

笹原:(看吧。)你干嘛一直盯着我呀?要好好专心学习哦,鲛岛君。

鲛岛:……我在学习啊,没有看你啊……

笹原:(明明在外面会说那样的话,一旦两人独处的时候却会变成像这样。)啊,是吗,那我该回去了。东西就放在这里了,你明天带去学校哦。

鲛岛:欸?

笹原:没什么好惊讶的吧,不是你叫我做好觉悟的吗?我可不想被袭击哦。

鲛岛:!!笨、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我今天就没往那方面想!

笹原:嗯……嘿嘿嘿。

鲛岛:我真、真的没有胡思乱想……

笹原:少骗人了。你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怎么,是想抓住我吗?

鲛岛:什、你这个!

笹原:小心!

鲛岛:啊——好疼!

笹原:我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让你踩到?我可是善于学习的男人啊。

鲛岛:!!

笹原:我知道的啦,你是不会对我做什么的。

鲛岛:什么意思啊?

笹原:啊,比如那次看GV的时候,算了,不是,我不是想旧事重提,你冷静一点啦。还有像今天回来的时候,你不是在背后抱住我了吗?喝醉酒或者在大庭广众之下,明明那种情况都能粘着我,可不能蒙混过关的场合偏偏就做不到,因为神经绷得太紧,所以才什么都做不出来吧?

鲛岛:啊!!

笹原:而且当你听到我说要回去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对吧?

鲛岛:诶?啊…………对你出手也没关系吗?

笹原:我也不知道啊,会怎样呢……聊天好像聊不起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气氛有些尴尬呢。怎么觉得比起告白之前和你之间的距离反而变得远了。不过,我倒觉得没什么关系。鲛……

鲛岛:其实、我并不是想从背后,而是从正面抱住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马上开门离开。

笹原:唔……………………

鲛岛:那个、我……

笹原:鲛岛君……在我耳边说话的话……

鲛岛:对于别人的气味,我曾经很不习惯……

笹原:好、好痒……

鲛岛:原来人的肌肤摸起来好舒服。笹原,我喜欢你,也想你能喜欢上我。

笹原:鲛岛……

鲛岛:嗯……

笹原:咦?……咦?

鲛岛:谢谢你今天让我拥抱,真的好开心。晚安!明天见。

笹原:……啊?……神马——?啊,等等,刚刚的事不奇怪吗?我为什么会被赶出来了?都箭在弦上了,一般会放我回去吗?话说,我就这样回去?就我一个人?像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至少把我送到楼下吗?喂,鲛岛……不、不对吧,让他送我才更尴尬吧?告别的时候不知该如何是好吧?刚刚他要是硬来的话,我会无法拒绝的说,估计。像这样,抱紧了我的话。(自己不假思索地也抱紧了他。说实话,有些害怕。)

 

 

 

DISC 02

 

Track 01 笹原君的结论

 

笹原:嗯?

笹原弟弟:啊,老哥,回来了啊。今天蛮早的嘛。

笹原:哦,我回来了,不错嘛,牛奶也给我喝点。

笹原弟弟:饭吃了吗,好像老妈在冰箱里面留了点啥。

笹原:我吃过回来的。

笹原弟弟:要洗澡吗?我以为没人要洗了水都放掉了。

笹原:没关系,我早上再洗。

笹原弟弟:这样啊。话说回来,老妈说叫你打扫下房间。否则的话她就负责帮你整理掉。

笹原:嗯?麻烦死了。

笹原弟弟:老哥你房间是不是很久没换气了啊,感觉里面虫子都在飞来飞去,恐怖兮兮的。

笹原:那个,你现在个子多高?

笹原弟弟:哎?嗯,185?大概吧。

笹原:哎,就知道长个子,为啥我们都吃一样的东西我就还是这么矮呢。

笹原弟弟:谁知道啊,因为你抽烟啥的吧。

笹原:不,和这没关系吧。话说回来也差不多吧,好嘞。

笹原弟弟:什么啊?你搞什么呀抱住我,别恶心我了,快放手。

笹原:不要乱吵乱动的,会把老妈吵醒啦。好了,你试试用你的手臂围绕着我。

笹原弟弟:哈?我才不要,不要在我耳朵边说话啦,很痒的哎。

笹原:完了我会给你零花钱,你就抱着我嘛。

笹原弟弟:到底在搞什么啊,唉……是喝醉了?好吧,这样子总行了吧。咦?不要摸来摸去啦,恶心死了。

笹原:还真是有够恶心的。

笹原弟弟:所以我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说了嘛。放开我啦!你是傻瓜吗?

笹原:嗯……

笹原弟弟:哎,老哥,零花钱呢?你不是说要给我的吗,我连身体都出卖了哎。

笹原:果然家里人的话完全没感觉啊。(没错,只是手臂抱着我,也不算什么,什么都不算的行为,但是,临走之前鲛岛君对我做的那个。)

(鲛岛:笹原君,我喜欢你。我也希望你喜欢上我。)

笹原:(因为饱含着心意,勇气和决心,所以那种感触才一直都没有消失。)啊啊……(被别人说了喜欢,自己迟早也会有这种意思什么的,我到底在居高临下地说什么啊!)啊呀呀……

(实际的问题是,如果被比自己高大很多的很认真地告白了的话,现在肯本不是得意忘形的的时候。我该怎么办呢?)好乱的房间,和我脑袋里面一样啊。(会害怕是因为知道这以后会发生什么事,而且还能够想象这样的以后。)和鲛岛君做那种事……呜哇啊啊啊啊!(什么呀,稍等一下,怎么感觉如此的生动逼真啊。话说回来那家伙虽然说喜欢上男人还是第一次,怎么看他都没怎么和女人交往过,大概、绝对!而且那家伙的交流能力太低下了,去喝酒的时候,他和负责拉关门帘的人一起上菜来着的,还一本正经地放好鞋子,在一旁看着觉得太搞笑,还特地去找他说话的呢我。)

 

(笹原:哎?那不是鲛岛君吗,我还以为是店员呢。啊,撒出来了。真是笨蛋啊。嘿嘿,你在搞什么呀,鲛岛君?

鲛岛:那个,我已经想回去了,想回去洗澡睡觉。

笹原:好了,到这边来。喂,这个炸鸡块我拿去吃了哦。

鲛岛:等一下,笹原君,什么?

鲛岛:好了,过来嘛,都是因为你在出入口才会被人拜托了做那种事情,坐在里面角落的地方才比较安心吧。喂,我拿肉过来了,让我们也加入吧。

客人甲:喔,是炸鸡块!

客人乙:肉来了哦!

鲛岛:我可不认识这群人呀!

笹原:我也不认识嘛,你就别纠结这点小事了嘛。)

 

笹原:(咦,这么说来一开始是我主动去勾搭他的啊。因为总感觉放不下他嘛。那种人看上去无法自己主动去谈恋爱嘛,那种废柴笨拙的人。)

 

(鲛岛:那个……

笹原:啊,什么?可恶……

鲛岛:我……

笹原:嗯?

鲛岛:对笹原君你……

笹原:嗯。

鲛岛:我喜欢你啊!

笹原:哎?骗人,好恶心。)

 

笹原:(要来和我表白明明很需要勇气的,现在回想起来,我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啊。说真话,我真的以为是在开玩笑的啊,真的很想当成玩笑的。那之后,硬是进了他的房间,被反而激怒的鲛岛君又一次告白了,还把我的退路都堵死了。啊啊……我难道是笨蛋吗?那种行为不正是在诱惑他嘛,哎……但是鲛岛君在一开始我无视他的时候,也想过退缩。不过我知道他打算连朋友都不和我做了,就没能干脆拒绝掉。和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呆在一起很舒服也是理所当然的。我都经常跑去他家玩还那么享受不就证明我也有那个意思吗!)唉……

 

笹原:嗯,变得比较干净了,这样子就可以了吧。啊,已经到早上了啊,唉……好累……(我用这只手摸了他的那个,帮他释放了一次,正确来说是他拿着我的手去做。也亲了,虽然是被他硬亲的,被他抱着,想回抱他的时候却被赶走了。被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想过要逃走,就允许他这么做。他说过仅凭想象就做过很多次了,真的能做到吗?)嗯嗯……嗯嗯……(糟糕,感觉真的可以,鲛岛君的腹部曲线的确是很优美,大概他的背部会有立起的骨骼,不是超帅的嘛,好想看看啊,腰部似乎也很紧实,还有他那哭的表情。)啊啊…………(这是怎么了,糟糕,好像能射了,要射了,想着男人射精的表情释放什么的太糟糕了!)啊啊……啊啊……(要是我和他做,能看到他更多的表情吗,也许我会想看他更扭曲的表情。)

(鲛岛:停下来,笹原君,啊啊……

笹原:啊啊……嗯嗯……啊啊啊……(真的假的,射了……怎么办?话说回来不管要怎么办都已经……

 

 

 

Track 02 告白的演出

 

笹原:抱歉,我来迟了。

鲛岛:……

友人:喂,鲛岛君,把那个里脊肉给我。

友人:我们已经先吃开了,笹原君,你今天来学校了吗?

笹原:没,在家睡觉来着,翘课翘课,鲛岛君,往里坐点。

鲛岛:啊……嗯。

友人:笹原君你要喝什么?

笹原:乌龙茶。

友人:喂,还有别的什么吗?我还想点些牛百叶。

笹原:你好。

鲛岛:你好……

友人:鲛岛君,再多烤一会嘛。

鲛岛:哦。

笹原:干嘛那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啊。

鲛岛:我还在想昨天那事之后,你今天要是不来了怎么办。

笹原:我呢,和你不一样,不会因为气氛尴尬就突然无视人。

鲛岛:所以说那个时候,我都说了对不起……

友人:鲛岛君,我要里脊肉。

友人:我要盐烤牛舌啊。

笹原:啊,我要五花肉,肚子饿扁了给我56片吧。

鲛岛:……嗯。

笹原:谢谢。其实我也没觉得有多尴尬,那之后也有很多事打打岔,我已经没放在心上了。

服务员:让您久等了。

友人:哇,来了这么多。

友人:好像在吃口香糖,我不要吃牛肚啦。

笹原:你要对我说什么就趁现在吧。

鲛岛:喜……唔!

笹原:你不会看场合的啊。

鲛岛:你到底是想怎样啊。

友人甲:话说回来,鲛岛君家离这里很近吧。

鲛岛:哈?

友人乙:今天能去你家吗?

鲛岛:哈?

友人甲:想去你家打搅一下,懒得回家,想到你家悠闲一下。

友人:我也是我也是。

鲛岛:今天?唉?

友人:鲛岛君?

鲛岛:今天?啊,火我关小点……笹原君,你干嘛在摸我的手啊。

笹原:咕嘟,嗯?你很在意吗?

友人:喂,鲛岛君,你在听吗?

鲛岛:啊,那个,今天有点……

友人:哎?什么呀,你有别的安排啊?没时间?

鲛岛:啊啊,应该说是有别的安排还是……

笹原:(哦,他也回握了我的手啊……

鲛岛:还是应该说要是有就好了……

笹原:(嘿嘿……)我去一下洗手间。

鲛岛:等……啊。

笹原:怎么了,要一起去吗?

鲛岛:一起去。那个,前面那排已经考好了可以吃了赶快切把,第二排还要再翻烤三次,牛百叶就随便你们了,那个你们帮我换个烤网吧,味道会混在一起的。

友人:好啦,你快点去吧。

友人:烤的还真漂亮啊。

友人:好好吃呀。

 

笹原:啊啊,好痛呀,你在干嘛……

鲛岛:你是在干嘛啊!笹原君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在桌子下面乱摸我的手什么的。做这种事是不是又想捉弄我了!嗯嗯……你在……

笹原:嗯……再来一次……

鲛岛:嗯嗯……嗯嗯……嗯嗯……咳咳……什么,笹原君,你在做什么?

笹原:哈哈,真的耶。鲛岛君你的皮肤滑溜溜的,好舒服呀。

鲛岛:啊?为什么,突然做这种事?

笹原:不是突然嘛,我不是一点一点试探过你嘛。话说昨天为啥把我赶走?你要是强来的话我也不会拒绝啊。

鲛岛:那个,是因为,因为……

笹原:你给我好好解释。

鲛岛:我觉得如果你只是随波逐流顺应我的话是不可以的,在我的房间两个人独处,无法好好拒绝我,我可能会对你做不该做的事。

笹原:做不就好了,我当时没拒绝你吧。

鲛岛:答……

笹原:答?

鲛岛:还没有得到你的答复。我没有听到你对我说喜欢,如果不是在你喜欢上我之后的话,我不要。

笹原:啊,可恶……一直到现在我总是在强迫你,抱歉。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和鲛岛君你在一起,我不是不愿意,应该说我很喜欢。那个,我对鲛岛君你……

鲛岛:等下!稍等一下,那个,不行不行不行!不要说,不要在这里说!

笹原:嗯?

鲛岛:这里是厕所嘛。在这种地方被表白我不要。我想在好一点的地方听!那个,你想想看嘛,在这种地方听这么重要的话,这可是表白哦!好不容易笹原君你终于要向我表白了,肯定不愿意在厕所里听吧!

笹原:这种事情无所谓吧……

鲛岛:不行不行不行!这么浪费的事我做不到。这可是第一次,这辈子也只有一次机会听得到。

笹原:那到底要在哪里你才满意啊!你要是说旅馆的话我会揍扁你的哦!你不要闹了,你太神经质了。话说回来,鲛岛君你表白的时候可是在便利店的后院呀,那个时候我还抱着纸箱,哪里来的气氛啊!凭什么到你的时候就还要计较气氛什么的,你是傻瓜吗?你这个处男!

鲛岛:处,处男?不是的!

笹原:什么不是的,才没有错吧,肌肤什么的气味什么的唠唠叨叨唠唠叨叨!

鲛岛:好难受……

笹原:啊啊,好麻烦,在你房间你总没话说了吧,我就去你那,今天留宿一晚,我会非常非常可爱地对你表白的哦,你做好觉悟吧!我绝对要做到最后的哦!

鲛岛:那个……

笹原:什么呀,还有什么要说的啊?!

鲛岛:口气……

笹原:啊?

鲛岛:刚吃了肉,有大蒜的味道……

笹原:啊?这种事你不也是一样的吗!

鲛岛:好痛!

笹原:你这个人看上去神经纤细怎么说话一点都不委婉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可恶!

 

收银员:积分要怎么处理呢?

友人:存着吧。笹原君,要几片口香糖?

笹原:20片!

友人:哎?

笹原:喂,这是鲛岛君你的份。

鲛岛:那个……

笹原:好好用劲多嚼一嚼吧,你的前面后面我都会好好地品尝的。我好期待喔。

 

 

 

Track 03 可爱的告白之后……

 

笹原:唉……(等人家洗澡的时候应该怎样做才好?)呜!你回来了?

鲛岛:我回来了?

笹原:(一旦到了这种时候,人总是会冷静不下来吧。)咕噜。(事情要追溯到数小时前的回家路上。)

 

鲛岛:那个,笹原君。

笹原:怎么了?我正在吹泡泡糖。

鲛岛:那个,这是钥匙,你先进屋里吧。

笹原:什么?为什么?有什么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陪你。

鲛岛:不是这样的。你不口渴吗?肚子不饿吗?

笹原:怎么会饿?刚才不是大吃大喝了一通吗?

鲛岛:我想上厕所……不是,笹原君,你想上厕所吗?你想去的话我等你。

笹原:都要去鲛岛君家了,为什么还要特意在外面解决啊?我又不是特别想去。

鲛岛:那么,要打电话吗?你看,要留宿的话,不跟家里联系不行吧,你去吧,我等你。

笹原:我又不是女生。之前不都是说去就去了吗。说真的,你到底是怎么啦!从刚才开始就唠唠叨叨的。

鲛岛:不是。

笹原:怎么了?怎么一副不想进屋似的态度,你在害怕什么?你该不会事到如今才说不想跟我做吧。

鲛岛:不是。

笹原:那是什么!什么嘛,难得我鼓起勇气邀请你。(一副模棱两可的态度。难道全都是我自己一头热吗?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

鲛岛:笹原君,对不起。

笹原:怎么啦。为什么要道歉。(不至于吧,难道是……

鲛岛:对不起,我没有保险套。家里也没有,正确来说,是从没有买过这种东西。所以说,不去买不行,可是又不想被人看见。那个…………

笹原:举起手干什么。是,鲛岛君。

鲛岛:在我买回来之前,请你等我。

笹原:请便。(对了,要跨越那到防线,就意味着这种事情。顺着势头行动的我,好像很了不起地邀请他,其实心里并没有做好觉悟。看到摆在眼前的那包东西时,我终于有了一种二人独处会变成怎么样的自觉。)那个,对不起,鲛岛君。应该是我来准备才对。(而且这里是鲛岛君的领域。)

鲛岛:笹原君。

笹原:唔?(不好了,如果换个场所就好了。不是少许的问题,我的脚在发抖得很厉害。)

鲛岛:笹原君!

笹原:呜哗!

鲛岛:已经不行了。

笹原:等等……什么?好近!鲛岛君!等等,这里还是玄关啦!鲛岛,滚开!你怎么啦,那么突然!

鲛岛:对不起,因为房里比外面更暗。不知怎么就来劲了。

笹原:(来劲了?那是什么!)洗澡,我想先去洗澡,我先进去了。

鲛岛:笹原君!

笹原:(好、好可怕!)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笹原:(然后回到现在,冷不防对我这样做,我反而被吓坏了。)

鲛岛:那个,太好了,你还在。

笹原:是?

鲛岛:要坐到床上吗?

笹原:可以吗?明明一直都让我下来。

鲛岛:不上来就什么都做不了吧。从现在开始。

笹原:(这家伙。完全跟从了他的节奏,紧张得想吐。当初我怎会那么游刃有余的。糟了,想逃了。)打扰了。

鲛岛:笹原君。

笹原:什么?

鲛岛:为什么你还穿着衣服?

笹原:没有关系吧,天气很冷啊。鲛岛君自己不也穿得好好的吗?(在这种状态下,我怎敢光着身子等啊,会害怕的啊,笨蛋。)

鲛岛:不,我穿得太单薄的话会不安心。穿一件的话就不同了。

笹原:(跟我一样吗?太好了。)那个,鲛岛君,我从以前开始就发觉了,你到底在嗅什么?初次见面的时候,你也是在嗅着什么。

鲛岛:唔,我想现在只有肥皂味吧。

笹原:什么?现在?难道说我身上有怪味吗?

鲛岛:也不是什么怪味啦。

笹原:那到底是什么?给我说清楚,拜托了。

鲛岛:那个,大概,笹原君,你来打工或者学校之前是不是在家里做过了?

笹原:哈~?!我已经好好的洗过澡了才出门的,你为什么会知道?难道所有人都知道了?

鲛岛:没关系,那个没关系,没有没有,我的嗅觉好得异于常人,所以就知道了,而且那不臭。

笹原:那么……其他男人呢?

鲛岛:其他男人我也知道,可是完全受不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笹原君就没有问题。

笹原:那算什么……

鲛岛:我回在意你起初就是因为这件事!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了,这家伙怎么每天都在做,因为很在意不是吗,笹原君一开始就对我很亲切。等等,你为什么要逃?肯主动跟我说话,我喜欢积极的人,所以觉得很感激,我一开始就觉得你是个好人,休息的时候总是在看漫画,明明就是个笨蛋可是成绩却很好,可是为什么每天都要做这种事,我肯定会这样想啊!因为我都在想你做这种事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又是怎样做,做的时候在想什么,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想象啊!

笹原:变态?

鲛岛:别逃啊!拜托了,别怕我。因为没有办法啊,我的脑海都全都是笹原君,因为我喜欢上笹原君啊!

笹原:你冷静——

鲛岛:其实我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别小看处男!你都不知道吧,在笹原君说可以之前,我一直都以为会被拒绝啊。

笹原:你生什么气啦!别再靠过来了!鲛岛君,你给我好好坐着。我知道了,原来你比我还笨。

鲛岛:好痛,对不起,因为我没想到会得到你的答复,虽然知道无望但还是告白了,明明想在被你吸引前放弃,笹原君又不停的靠近我。

笹原:唉……鲛岛君。

鲛岛:结果我的欲望就越来越深,我想以自己的方法努力,不停想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很难看,是不是多说一点话会比较好,可是一说起话就停不了,然后就更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笹原:那倒是没问题啦,你想太多了吧,还有别太直白了!一股脑地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你把自己迫得太紧了,虽然是有点怕了你,可我也是真的喜欢上鲛岛君了。我明明想好好告白,你却老是用乱七八糟的理由阻止我,真是的。在这里总可以说了吧。别再躲起来了,看着我。看到你总是想着我得事,一直为我拼命的样子,我不会觉得恶心,反而会得意洋洋,我喜欢上你了。怎么样?相信我的话吧。

鲛岛:用更可爱的方法说一遍。

笹原:鲛岛君你要求太多了。任性模式全开吗?不要哭了!

鲛岛:因为你在店里说会给我做个可爱的告白的。

笹原:可爱……我是有说过啦,你是要我扮猫叫吗?

鲛岛:拜托了。

笹原:装哭的?你是认真的啊?什么嘛。喵──喵,想着我,追着我,为我拼命,所以打动了别人的心喵──鲛岛君的心情已经好好地传达给我了喵──你这哭法算什么,真不可爱。

鲛岛:笹原君。

笹原:等等。要做的话先戴套子,会弄脏的吧。

鲛岛:对不起,我做不了主导。

笹原:没关系啦。我也做不了。不好了,觉得即使什么也不做也想射。鲛岛君,怎么办。唔?你在看哪里?

鲛岛:不是,对不起。不是,因为我没有好好看过笹原君的身体。

笹原:是吗?鲛岛君。

鲛岛:放心吧,我不会再盯着看了。

笹原:没关系,不看的话什么都没法做。

鲛岛:什么?

笹原:请便。不过很平坦。如果这样也没有关系的话。好痒。这样大概不行了。鲛岛,你别这样推我。那里不行啦,鲛岛君,还是算吧。

鲛岛:我觉得我现在能做了。

笹原:什么?你在干什么?用嘴不行的啦,呀……不行了,要射了…………鲛岛君,你不要紧吧。吐出来!快吐出来!

鲛岛:咳。

笹原:无论怎么说,一时之间也太勉强了吧。

鲛岛:唔。

(只靠气势的话,也有克服不了的事情。)

 

 

 

Track 04 撤回前言

 

笹原:(在打工回来的拉面店里,好不容易才跟我正式交往的男朋友对我这样说。)

鲛岛:笹原君,今天来我家过夜吗?

笹原:什么?(鲛岛君变了。)

 

笹原:(今天的被褥很松软呢。)呵呵,被邀请了。(是那个自己破坏气氛,像木头一样的鲛岛君啊。)呼。(这种试探式的对话,到底是想逃还是不想逃呢?)还没有做到最后呢。(在那次告白以后,我就到鲛岛君家洗澡,上他的床他也不会生气。今天会做吧。他洗好了。)

鲛岛:笹原君?

笹原:(糟了,完全想不到该说什么。装睡吧。)

鲛岛:笹原君,睡着了吗?

笹原:(怎么办?早知道我就醒着。事到如今,很难张开眼睛啊。咦?吻额头?)啊。

鲛岛:喂!你不是醒着吗?

笹原:哈哈,对不起。

鲛岛:不准笑,可恶。

笹原:我没想到你会亲我的额头嘛,哈哈,咳咳。

鲛岛:啰嗦。喝啤酒吧。不要笑了。

笹原:好冰啊。

鲛岛:哼。

笹原:不要生气啦。

鲛岛:我才没有生气。

笹原:鲛岛君。

鲛岛:怎么啦。

笹原:鲛岛君。

鲛岛:都问你怎么啦。

笹原:我坐到你那边可以吗?

鲛岛:这边?

笹原:就是这边嘛,张开腿。

鲛岛:什么?

笹原:让我坐这里吧。

鲛岛:等……我不是椅子。

笹原:果然很硬呢。

鲛岛:是你自己要靠过来的,别抱怨了。

笹原:你好烦啊,摇控器借我。

鲛岛:喂!什么么关了?我不看明天的天气预报就睡不着的啦!

笹原:因为这样就集中不了。

鲛岛:唔……你在干嘛?

笹原:你晒过棉被?床单也是新的吧?

鲛岛:只是拿去洗衣店了,这样睡起来才舒服嘛,笹原君也这么觉得吧?

笹原:什么啊,原来这都是为了我啊。

鲛岛:腋下好痒啊。

笹原:喂,我说鲛岛君啊。

鲛岛:别这样,很痒啊。

笹原:什么嘛,之前我说不要的说候,你不也是一直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吗?

鲛岛:因为当时是那种气氛啊。

笹原:现在不也一样。你不想做吗?

鲛岛:才不想。

笹原:难得洗好澡也不想?

鲛岛:笹原君。

笹原:我想做。(接吻已经很习惯了。感觉真好。互相抚慰也变得很自然。)

鲛岛:笹原君…………

笹原:鲛岛君,我的手技感觉如何呢?

鲛岛:很棒。

笹原:是吗?被称赞了。(因为我每天都在做,男人嘛身体结构都一样,简单易懂,真好。之前在这张嘴里射出来过吧。喉结突出来了,还有锁骨,好帅气呢,我还想再看看下面。)唔……

鲛岛:你在干嘛?不要脱我的衣服。不行啦,笹原君。

笹原:为什么?

鲛岛:问我为什么?我这样就可以了。

笹原:有什么不好的?你也脱掉。

鲛岛:住手,不要脱,住手啦!

笹原:你的乳头是粉红色的呢,真可爱。话说回来,鲛岛君,你的体毛好少啊。下面的呢?

鲛岛:呜哇!

笹原:好痛!你为什么要踢我啦!鲛岛……君?你为什么要用棉被包住自己?

鲛岛:我不想被别人看到裸体。

笹原:什么?

鲛岛:会不好意思吧……

笹原:我也是裸着的!(撤回前言,鲛岛果然还是鲛岛!)

 

 

 

Track 05 鲛岛君的道歉

 

笹原:谢谢惠顾。那个混蛋,真会破坏气氛。(已经做到那个地步了,居然还说会不好意思?这是应该对我说的话吗?)

店员:笹原桑,辛苦你了。

笹原:啊,辛苦了,麻烦帮我拿一下封箱胶,垃圾太多了,袋子口捆不了。

店员:那个,鲛岛在外面啊。

笹原:什么?

店员:鲛岛桑来了,他在等你吧?

笹原:咦?

店员:看吧,他在那边的栅杆上坐着。为什么不进来呢?不冷吗?可是他用围巾包着脸啊。

笹原:我怎么知道。

 

笹原:我先走了。

店长:辛苦了。路上小心啊。

鲛岛:笹原君。

笹原:(为什么在那边一直看着我,说点什么啊,少年!)你在干嘛啊,鲛岛君。

鲛岛:辛苦了。昨天你就这样回去了,我来接你。

笹原:这算什么?我可不去,我要回家。

鲛岛:笹原君你在生气吗?

笹原:没有生气。

鲛岛:明明就在生气。

笹原:我不是说了没有生气吗?放手!

鲛岛:啊。

笹原:倒不如说是困惑。鲛岛君你喜欢我吧。

鲛岛:唔。

笹原:我也喜欢你,所以才想跟你做那种事,之前鲛岛君不是也说过相同的话吗?那时因为喝了点酒,所以很有势头,但你不也是很积极吗?我现在也是这种心情。我不是已经好好告白过了吗?昨天明明气氛很好,为什么事到如今你才说不愿意啊。我也会受伤啊,你不喜欢我踫你啊。

鲛岛:不是这样的,我是因为不好意思啦。

笹原:你不也把人家剥光,你不是在说笑吧。这么说来独自赤裸裸的我才不好意思啊。你是笨蛋啊!

鲛岛:笹原君的话,没关系啊。

笹原:哈!我的话就可以,那是什么话啊!

鲛岛:脱光很可爱啊。

笹原:可爱?你到底想说我小个子吗?!

鲛岛:很匀称很好啊。

笹原:连小弟弟也看过了,居然不肯脱衣服,你不是笨蛋吗?

鲛岛:喜欢……

笹原:什么?

鲛岛:我没有被喜欢的人看到过裸体,不知道笹原君会怎么想,实在太在意就害怕了,踢了你对不起。因为我太瘦了,我不想让你失望。即使看着我也不会感到有趣吧。

笹原:鲛岛君,你一直这样的话怎么做下去啊!

鲛岛:好痛!

笹原:为什么用围巾包着自己,这样你可骗不了我!不要低着头,抬起头好好看我!

鲛岛:唔……

笹原:做那种事本来就是要看对方害羞着的地方啊!这是跟吃饭一样普通的事啊,鲛岛君。就只有我被看,这太狡猾了吧。我也想看鲛岛君的身体啊,我也想摸啊,喝吧,热咖啡。

鲛岛:好烫!

笹原:再说,不脱衣服的话,就无法跟鲛岛君做吧。

鲛岛:咦?

笹原:什么?先等一等,这是什么反应?难道说只有我是女役吗?我也有小弟弟呀!喜欢的话也想上啊!

鲛岛:笹原君本来就不是homo

笹原:你自己不也是这样!你该不会只想着自己插进来吧。

鲛岛:笹原君知道该怎么做么?

笹原:那么鲛岛君你又知道怎么主导吗?明明就是处男!

鲛岛:我虽然是处男,可是因为喜欢上笹原君,看了很多那方面的影带和书籍,做了很多调查和练习啊!

笹原:你跟谁练习啊!

鲛岛:当然是自己练习啦!

笹原:什么?

鲛岛:我才不想跟你以外的人做呢,那就只能自己尝试啦!正因为这样,我大概知道应该甚样做。

笹原:鲛岛君?

鲛岛:我话说在前头,我都在想色色的事情,想做得不得了,我也想跟笹原甜甜蜜蜜的啊。

笹原:甜甜蜜蜜?

鲛岛:所以我来接你了。

笹原:喂,现在是外面吧,别这样啊。

鲛岛:让我做吧,笹原君。

笹原:鲛岛君。

鲛岛:来我家过夜吧,拜托你了。

笹原:真是的。作为交换,我也要看鲛岛君的全部啊。

鲛岛:好痛,拿开。

笹原:如果你再笨手笨脚地破坏气氛,我就马上进攻。

鲛岛:笹原君。

笹原:我就喜欢你一发飙就变得霸道的地方,你很狡猾啊。

 

 

 

Track 06 赤裸裸的鲛岛君与笹原君

 

笹原:要淋浴吗?

鮫島:不用。

笹原:不用?鮫島君你不要紧吧?

鮫島:没事。我可以过去吗?

笹原:嗯,我也脱。话说为什么你不肯露出身体?你的皮肤很好啊,非常光滑。

鮫島:笹原。笹原君……

笹原:什么?

鮫島:下面可以吗?

笹原:等等,我也来。

鮫島:那骑到我身上来。

笹原:身上?

鮫島:屁股对着这里。

笹原:来真的?我的动作比自己想象中更让人感到害羞。喂,鮫島君,你在听吗?给我点回应啊!

鮫島:我听着。是笹原君说不要破坏气氛的吧?

笹原:哇!

鮫島:好厉害,屁股很有弹性。

笹原:等,等等,鮫島君,你做过头了。

鮫島:笹原君,可能有点冷。

笹原:什么什么?你要做什么?鮫島君,那是……什么?

鮫島:什么?润滑剂。

笹原:你要用这个干什————哇!好冷!啊……什么?

鮫島:要弄湿里面,一根手指的话,应该能插进去。笹原君,不要逃。

笹原:不……住手……不要这样……住手……鮫島君,鮫島君!

鮫島:这里自己做的时候很舒服。你觉得怎么样?现在插进两根手指了。

笹原:好舒服,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不行……不要拔出来…………

鮫島:对不起,我已经到极限了,面向这里。

笹原:啊!嗯……

鮫島:进去了……

笹原:啊……

鮫島:好厉害……笹原君,疼,疼吗?

笹原:不…………好痒……都怪鮫島君涂了奇怪的东西,好痒……好难过,不要,拿走,把痒的拿走……

鮫島:我动了哦?

笹原:叫你快点……动啦……用力搅动……里面………………

鮫島:糟糕,停不住了,太舒服了……

笹原:不要……不要那么快……

鮫島:笹原君,怎么办,喜欢,好喜欢你。

笹原:现在你那么说的话……

鮫島:谢谢你喜欢上我。要射了……对不起,我要射了……

笹原:不要,还没到…………

鮫島:都出来了?

笹原:笨蛋,我还差一点就要射了,而且你居然还射在里面。

鮫島:对不起……我用嘴帮你。

笹原:不要……

鮫島:你射吧。

笹原:啊…………嗯?鮫島君……你都喝下去了?

鮫島:嗯。

 

 

 

Track 07 位置互换的笹原君与鲛岛君

 

店长:谢谢光临!

笹原:(本以为自己会很讨厌交往后会失去像以前还是朋友时候交谈。)啊,稍微往左下一点。

鮫島:嗯。

笹原:再往右下一点。

鮫島:哦。

笹原:果然还是左边。(其实就算没有这些,)

鮫島:到底是哪里啊!笹原你来贴吧。

(笹原:鮫島君还是鮫島君。)

笹原:哦,pekki又进货了。(自己也还是自己。)

鮫島:喂,你在听我说话吗?海报贴这里行吗?

笹原:我说,鮫島君,作为情人节的回礼,你把这个买下吧,pekki,我们再玩上次的游戏吧?

鮫島:诶?

笹原:怎么,不愿意吗?真受伤。

鮫島:我已经准备好回礼了,今天到我家来吧。那个我也会买,你要哪个?

笹原:我…我两个都想吃。

鮫島:我知道了。还有,希望你今天能住在我家,麻烦你了。

笹原:……嗯,谢谢你。(只是在日常对话中,多了不少让人心动的要素。)

 

笹原:(于是白色情人节那天就成了住在鮫島君家的pekki游戏回礼日。)

鮫島:哇。

笹原:你脸转开了,我赢了。哼哼,鮫島君,因为你输了,所以听我的一个请求。

鮫島:啊?

笹原:让我咬你吧。

鮫島:啊?!

笹原:你的JJ果然很大~呵呵~

鮫島:啊,等等…………

笹原:还行嘛,鮫島君,舒服吗?

鮫島:好舒服……不要,很难为情,住手……

笹原:鮫島君!!

鮫島:喂,笹原君,你做什么?

笹原:鮫島君!

鮫島:什么?

笹原:让我做吧。

鮫島:不行,不要,我做不到!

笹原:为什么?总是你攻我,太狡猾了吧!

鮫島:哇!汗衫卡住了,我动不了。

笹原:我说过,我也有JJ,我也想插入鮫島君,让你销魂啊。

鮫島:不,不会吧,住,住手!

笹原:有什么关系,让我做吧!

鮫島:不行不行,笹原君……

笹原:我会好好弄湿扩张那里的,让我进去吧。

鮫島:难以置信,用嘴……你在做什么……不会吧……住手……

笹原:难得做这种事情,很让人兴奋吧?我真的要进来了,你不要逃。

鮫島:啊…………

笹原:我的没那么大,没关系的……好热……

鮫島:啊……

笹原:声音发出来,这样会更舒服,鮫島君。好厉害,里面好舒服。鮫島你没事吧?看来是没关系啊。在这样插入的情况下,再抚摸后面,感觉传达到里面,感觉很舒服吧?

鮫島:碰,碰到了……

笹原:我也很舒服。啊…………要射了……我可以射了吗?啊……鮫島君……

鮫島:…………

笹原:让我射吧?

鮫島:不……

笹原:鮫島君,我喜欢你…………

 

笹原:鮫島君,去洗澡吧?

鮫島:嗯……

笹原:要擦身吗?

鮫島:嗯……

笹原:怎么,生气了?我可是喜欢结束后甜言蜜语的人。我抱你过去,人转过来啦。

鮫島:很难为情……

笹原:什么嘛,真可爱~

 

 

 

特典FT

 

岸尾大辅:《鮫島君和笹原君》通贩和COMICOMI初回特典——CD~~~

前野智昭:嗯。

岸尾大辅:舔CD~~

前野智昭:(笑)是闲聊CD

岸尾大辅:舔————

前野智昭:是闲聊CD

岸尾大辅:机会难得,所以我想舔舔看嘛~

前野智昭:不,今天就闲聊。

岸尾大辅:要不一边舔一边聊?

前野智昭:我无所谓。

岸尾大辅:我说啊……要射之前啊……

前野智昭:哈哈哈哈,一开始就闹这么疯。

岸尾大辅:一开始就要闹这么疯。

前野智昭:我是饰演鮫島的前野智昭。

岸尾大辅:我是饰演笹原,20岁的岸尾大辅。

前野智昭:辛苦了!

岸尾大辅:这次好像是围绕某个主题开展的闲聊哦?

前野智昭:嗯,没错。

岸尾大辅:一边闲聊一边依依呀呀。

前野智昭: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定个主题吧。

岸尾大辅:主题都是事先准备好的。

前野智昭:嗯,太好了。

岸尾大辅:准备好的主题有很多,把那些让我们聊的主题都跳过吧。

前野智昭:诶?为什么?不行不行,刚才不是指示说最初的3个一定要说的吗?

岸尾大辅:诶~你听得好仔细啊!哎呀,被揭穿了啊……

前野智昭:上面写着务必请司会的岸尾桑说这些话题,所以请岸尾前辈——

岸尾大辅:为什么?!你看得真仔细!被揭穿了被揭穿了。

前野智昭:嗯,都看得一清二楚。

岸尾大辅:我本来还想多磨蹭点时间呢。

前野智昭:不不,我觉得这个单元最让人期待了。

岸尾大辅:诶?偶也是。

前野智昭:真的吗?

岸尾大辅:偶也是。但是第一、第二、第三都是经常出现的问题。

前野智昭:嗯,尽管是经常出现,

岸尾大辅:经常出现哦。

前野智昭:但是是必须说到的内容。

岸尾大辅:必须说到?聊到比较好?不聊到的话——

前野智昭:内容就天马行空了。

岸尾大辅:哦~到底哪种更疯呢。那我们就开始吧?

前野智昭:嗯,开始吧。

岸尾大辅:开始了哦?

前野智昭:请开始吧。

岸尾大辅:大家没有意见吗?

前野智昭:开始吧。

岸尾大辅:没关系吗?

前野智昭:大家肯定都希望快点开始呢。

岸尾大辅:你怎么知道……诶,大家都希望快点?就算这是张CD”,前野你太过分了哦~

前野智昭:(笑)好像中学生的对话一样~

岸尾大辅:中学生?中学生的时候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前野智昭:真的吗?我倒是说过。

岸尾大辅:那我也说过。

前野智昭:嗯,到此为止。

岸尾大辅:嗯,差不多该开始了。我们开始聊正事吧。第一个问题,这经常出现呢。对不起,总是这个问题。

前野智昭:嗯,请聊一下感想和收录时的小插曲。

岸尾大辅:哦!来了!终于忍不住自己开始了!

前野智昭:嗯,我觉得再不开始不行了。

岸尾大辅:嗯,收录后的感想和收录的——

前野智昭:插曲!

岸尾大辅:里筋插曲!

前野智昭:是插曲!

岸尾大辅:里筋插曲!

前野智昭:是插曲!感想呢,收录很愉快——

岸尾大辅:前野……我想听里筋插曲!

前野智昭:没有里筋插曲。

岸尾大辅:没有吗?那插曲也没有啊。

前野智昭:但这次是双碟。

岸尾大辅:这不算插曲啊。

前野智昭:嗯,尽管不是插曲,但是这次一共花了2天收录。

岸尾大辅:这不是插曲。

前野智昭:也算是插曲吧,或许很多人都觉得是用一天收录的呢。

岸尾大辅:怎么会,你是指只有近藤君录了一天就跑了的事情?

前野智昭:光看照片的话,或许的确会变成这样。

岸尾大辅:不过也没办法。

前野智昭:嗯,没办法。

岸尾大辅:第二张里只有一两句话。

前野智昭:感想的话,内容很充实,让我觉得演得很有意义。

岸尾大辅:充实?

前野智昭:感情变化让人很易懂的鮫島君,有点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又有点爱害羞,非常可爱的角色,我配得十分愉快。我很想听听岸尾桑的感想!

岸尾大辅:没有。

前野智昭:哈哈哈哈~怎么可能会没有!

岸尾大辅:有哦?

前野智昭:那么请说一下感想。

岸尾大辅:很难。

前野智昭:是吗?

岸尾大辅:很难哦。

前野智昭:居然有能让岸尾桑觉得难的角色,我很惊讶。

岸尾大辅:当然有啦。因为在那种体位下……

前野智昭:哈哈,如此技术的问题?

岸尾大辅:还要做那么色的事情,不知道这种体位的时候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

前野智昭:这倒也是。

岸尾大辅:嗯,这点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前野智昭:到底是难还是不难?

岸尾大辅:不过到底是什么样的体位呢,这个其实。

前野智昭:嗯,很重要。因为关系到发声。

岸尾大辅:这点很难。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

岸尾大辅:角色也很难。

前野智昭:是吗?的确是很有个性的角色,他的应对也很有个性。

岸尾大辅:的确很有个性呢。

前野智昭:到底出现了什么独特的东西呢……

岸尾大辅:精子。

前野智昭:哈哈。

岸尾大辅:精————

前野智昭:岸尾桑在别的FT里也是这种感觉吗?

岸尾大辅:是啊。

前野智昭:真的吗?

岸尾大辅:一直用这种感觉活到现在。

前野智昭:真的吗?那么这次也,希望您用这种感觉继续说下去。

岸尾大辅:嗯。那刚才的可以了吗?插曲和里筋插曲都说了。

前野智昭:插曲说近藤桑收录中途收工这件事情就行了吧。

岸尾大辅:好的,那么,第二个问题,谈一下对方角色的感想。前野评论笹原,我评论鮫島。

前野智昭:看着岸尾桑的配音,我觉得笹原是既会扔直线球也会扔变化球的人。

岸尾大辅:诶,他是棒球选手吗?

前野智昭:不,不是的。这当然是个比喻,for example

岸尾大辅:哇,吓我一跳,要打比方的话早点告诉我啊。

前野智昭:你是明白的吧。

岸尾大辅:我真的吓了一跳。

前野智昭:应该明白的吧。

岸尾大辅:我还在想,他原来是棒球选手啊,那可得重新配了呢。

前野智昭:不不,我只是用棒球选手来比喻他而已。我觉得鮫島是只会扔直线球的人,而笹原是那种随机应变,什么都能应付的类型。

岸尾大辅:原来如此。

前野智昭:岸尾桑对鮫島有什么感想呢?

岸尾大辅:鮫島能扔叉子(和指叉球读音一样)又能扔汤勺。

前野智昭:不不不,扔不了。汤勺是什么?高尔夫吗?

岸尾大辅:汤勺也有哦。

前野智昭:没有没有,那不是棒球领域的。

岸尾大辅:我又没有特指棒球领域。

前野智昭:那是什么?

岸尾大辅:没什么。

前野智昭:什么?!好好说,好好说。

岸尾大辅:鮫島嘛……

前野智昭:嗯,怎么样?

岸尾大辅:很难交往呢。

前野智昭:嗯,很麻烦呢,实际交往的话。

岸尾大辅:如果摸到交往的窍门的话,倒是个很好对付的家伙。

前野智昭:嗯,如果能玩弄于鼓掌间的话,的确很好对付。

岸尾大辅:但是,好难啊,我没有自信能和他成为好朋友。

前野智昭:嗯,他也有很晚熟的一面。做朋友的话我还是愿意选择笹原。

岸尾大辅:晚熟是指棒球中进垒触击球?

前野智昭:嗯……那个没有这种说法吧!我从没听说过。

岸尾大辅:真遗憾~

前野智昭:我从没听说过。原来如此。接下来的问题……

岸尾大辅:下一个问题?

前野智昭:嗯,请继续下去。

岸尾大辅:要说下一个?你干嘛急着说完嘛~慢慢聊嘛,你怎么了?为什么?

前野智昭:不不,因为……

岸尾大辅:这个世界上也有必须说和主题毫无关系的话题的时候哦。

前野智昭:的确如此,但是那个……因为你光说JJ……

岸尾大辅:我可没有说JJJJ的哦?!我可没有说这个单词哦?JJ,JJ的。我只不过说了好几次精子。

前野智昭:是吗……配本篇和测试时……

岸尾大辅:嗯,本篇里是说过JJ,不过那是为了起到情色效果。

前野智昭:嗯,台词里时常出现。

岸尾大辅:为了买下这张舔CD的听众们,可要说多点色情的话啊。

前野智昭:是吗?我知道了。那把这种话题也添加进去。

岸尾大辅:嗯嗯,添加进去。

前野智昭:接下来是第三个问题。

岸尾大辅:嗯,可以说第三个了吗?

前野智昭:嗯,作品中……

岸尾大辅:作品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台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野智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刚才已经说了!

岸尾大辅:不不,还有还有。台词和情节,并说出理由。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

岸尾大辅:这个问题或许我们二人都……

前野智昭:不不,我和你的不一样,尽管我不知道岸尾桑你想说哪个。

岸尾大辅:诶——

前野智昭:岸尾桑你想说哪里?

岸尾大辅:让我舔你那一段。

前野智昭:哈哈哈哈——

岸尾大辅:因为我从来没说过。

前野智昭:的确是不会说。我也没说过。我的话……最初告白后被说骗人”“恶心的情节吧。

岸尾大辅:喂喂!

前野智昭:不是不是,这个不说的话,我可不想被人听完这张CD后觉得我很笨。

岸尾大辅:很抱歉,我是很笨。

前野智昭:岸尾桑是会装笨蛋的天才。

岸尾大辅:别说,不要说出真相啊。

前野智昭:因为我觉得不说出来的话听众们可能都不会察觉。

岸尾大辅:来来,喝茶。

前野智昭:谢谢。我觉得不说出来的话听众们可能都不会察觉,岸尾桑是计算好一切再行动的人。

岸尾大辅:没错。不过偶尔也会失败。

前野智昭:哪里哪里。

岸尾大辅:偶尔也会失败啦。

前野智昭:我比较喜欢那段情节,那么轻易就对别人说恶心之类的话,真的很受打击呢。

岸尾大辅:不过也会有那样的。他还调戏人家。我想不会有人先听这CD了吧?

前野智昭:接下去的话听了可不妙。

岸尾大辅:会被全部剧透了呢。所以现在快去听正篇~不过已经晚了吧。

前野智昭:不,现在开始还不晚。

岸尾大辅:嗯,那请大家把这些忘记,听完正篇吧。

前野智昭:拜托大家了。

岸尾大辅:嗯,怎么样?

前野智昭:还没结束吧?

岸尾大辅:还没结束?肯定还没有结束。接下来怎么办?

前野智昭:只有两个人的话,时间过得很慢呢。有三四个人的话还好一点。如果岸尾桑有想说的话,请随意。

岸尾大辅:嗯……那说什么呢,从头开始吗?

前野智昭:我没意见。

岸尾大辅:第四个问题?

前野智昭:好啊。

岸尾大辅:在便利店打工的笹原和鮫島,二位过去……啊,这个问题不行。

前野智昭:为什么不行?不能回答吗?

岸尾大辅:我打工的事情四处都说过了。大家都知道。

前野智昭:那还是算了。

岸尾大辅:嗯,那第五个问题。最初相遇时的小鮫,怎么都混不熟%&×@#——

前野智昭:嗯……不行不行。

岸尾大辅:笹原回想起最初相遇时的鮫,怎么都混不熟。请二位谈谈对对方的第一印象。诶,第一次我们是在哪里遇到的?

前野智昭:估计岸尾桑不记得。

岸尾大辅:真的?

前野智昭:或许。那个……

岸尾大辅:BL对吧?

前野智昭:不是不是!不是BL

岸尾大辅:怎么突然爆关西腔?!

前野智昭:不是BL

岸尾大辅:诶,不会吧,不是BL

前野智昭:不是,我记得是某动画,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岸尾大辅:动画?

前野智昭:我还是新人的时候。

岸尾大辅:诶?!动画?

前野智昭:新人的时候被叫去配一个小角色的一部动画作品,估计岸尾桑已经忘记了。

岸尾大辅:别用这种说法。

前野智昭:不,我是说实话。

岸尾大辅:可恶。

前野智昭:大概就遇到过23次。

岸尾大辅:因为我和你总是在BL作品里遇到。嗯?日文好奇怪。总是在BL里相遇。

前野智昭:嗯,印象中这个比较强烈。那个是音乐的,乙女向游戏的那个。

岸尾大辅:啊,我知道了,刚才就在想会不会是那个。

前野智昭:嗯,动画版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岸尾大辅:说起来的确是呢,嘛,算了。

前野智昭:不足挂齿。那时就觉得岸尾桑很会制造气氛。

岸尾大辅:那时候我就觉得这孩子经常配BL啊。

前野智昭:不不,那是工作,当然希望能活跃在各种类型的作品里啦。

岸尾大辅:因为总是BL嘛。不是BL的话,肯定就是游戏。

前野智昭:的确。

岸尾大辅:所以这就是命运啊。

前野智昭:这也没办法。不过从那时开始我就觉得,虽然岸尾桑很胡来,说些很傻的话,但那绝对是经过计算,大家都明白,你才会那么做的。所以岸尾桑再怎么乱来,我也不会觉得惊讶。

岸尾大辅:但是我很怕生,就算前野和我打招呼我也只会嘟嘟囔囔地说“啊你好我是俳协的岸尾”之类的。

前野智昭:嗯,的确就是这种感觉。

岸尾大辅:结果我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定下来了。

前野智昭:没错。

岸尾大辅:可恶!

前野智昭:怎么了?

岸尾大辅:没什么。

前野智昭:还能再说一个吧?

岸尾大辅:对烤肉的烤法很讲究的鮫島。

前野智昭:岸尾桑对烤肉有讲究吗?

岸尾大辅:没有。

前野智昭:真的吗?

岸尾大辅:我对吃的没什么讲究,而且最近烤肉也不怎么吃得下了。

前野智昭:为什么?我觉得烤肉就等于体力了。

岸尾大辅:没有,补充体力的是甜点。

前野智昭:真的吗?还有些人很爱吃内脏类。

岸尾大辅:嗯,我喜欢内脏类。但是不去吃烤肉。太油。

前野智昭:嗯,烤肉的确很油。

岸尾大辅:我吃不了五花肉。

前野智昭:哦,不喜欢油腻的。原来如此。

岸尾大辅:内脏的话没关系。

前野智昭:哦。那对吃的还有什么讲究吗?

岸尾大辅:吃的是有研究,但是对烧法就不怎么……半生半熟的最好。

前野智昭:哦,半生的好。原来如此,不愧是岸尾桑啊,吃的东西很好呢。

岸尾大辅:你家伙——

前野智昭:怎么啦?但是吃的东西的确很好吧?

岸尾大辅:没有这回事,我喜欢便宜货……

前野智昭:啊!刚才灯终于亮了。请岸尾桑做最后的总结吧。

岸尾大辅:这种对我来说太难了。

前野智昭:不不,这里还是司会者承担起重任,身为专家……

岸尾大辅:我又不是主持的专家。

前野智昭:不是那个专家啦。

岸尾大辅:我不记得自己有答应过。

前野智昭:这是被指名的嘛。

岸尾大辅:我不记得自己有答应过。

前野智昭:不不,这里还是麻烦您……

岸尾大辅:会加人工吗?

前野智昭:那可不行啊。

岸尾大辅:我替你向你公司说吧?

前野智昭:不不不,那可不行。不如我来说吧。

岸尾大辅:这两张CD和舔CD——

前野智昭:不不,是聊天CD

【11/09/22新作在線翻譯】鮫島くんと笹原くん

作者   腰乃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11/09/22

キャスト  
鮫島:前野智昭
笹原:岸尾だいすけ

内容   男・鮫島、決めるときは決めます!!!!!

大学の同級生でバイト先も一緒の友人・鮫島くんに告白され、足の指まで舐められた笹原くん。スルーを決め込めばちゃんと自覚しろなんて強気で攻められ、受け入れようとすればヘタレて逃げ出す鮫島くんに、もう笹原くんはイライラドキドキムラムラ…!? 
潔癖でヘタレな鮫島くん×無神経な男前の笹原くん――ドタバタな2人が賑やかに贈るハッピーラブコメディがついにドラマCD化! カップリングが逆転する、その後のお話「笹原くんと鮫島くん」も同時収録!

★封入特典:キャストサイン+一言コメント+写真付きブックレット

★外付け特典CD:おしゃべりCD付(出演:前野智昭・岸尾だいすけ)
※特典おしゃべりCDは、発売元メーカー・ムービック様の通販での特典と同じものです

下载地址:
http://www.box.net/shared/q9n2jmnlly31flz5af7i
http://ifile.it/lf58agc
http://dl.dbank.com/c04lc1ut7w
http://www.gokuai.com/f/Q01390j67i88B895
http://www.megaupload.com/?d=49IWG3YK
http://115.com/file/dn8s9nks

解压密码:www.3n5b.infosamejigsasara23li=1102922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