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昼の恋

真昼の恋

 

翻译:肉馒头DADA  浅香雅美

特典CD:夜の蘭  

校译:HikaruSuki

 

Track 01

 

五十岚:关于这部分的……

工厂工人:啊,这样的加工的话,是可以做到这样的样式的。

五十岚:是啊,帮大忙了。

 

中川正午:(现在,虽然自动成形机的车床二十四小时持续工作。直到稍微前一段时间,小批量的精密零件在市镇上的小工厂上加工。是五十岚课长还是主任的时候。)

 

Vague label,草间さかえ原作。

正午之恋。

 

中川正午:唉。

男人:正午?居然在要上班的日子来,真少见。穿着西装,有一种很能干的男人的感觉。

中川正午:只是外表而已呢。但是,对于课长……(想让他认可我而试着努力了。)

 

(五十岚:中川,上周三工技研的那个,帮大忙了。

中川正午:啊,没有。

五十岚:偶尔也向三工的技师这样笑一笑啊。他们觉得你是鬼哦。你对生产线作业那么熟悉,不会给客气的呢。

中川正午:因为负责工厂业务,这些都能够跟随课长一起学习。

五十岚:还记得,你刚进公司的时候,跟我一起担任的冈崎工业吗?

中川正午:说起来,那是一间市镇上的小工厂,社长过世了,交易也……

五十岚:喂,还健在的。

中川正午:好痛。

五十岚:这次是由长子来继承。中川,暂时由你去看看吧。

中川正午:是说,让我退出三工这个案子吗?

五十岚:不是的。是我想把冈崎工业交托给你。

中川正午:唔,我知道了。)

 

男人:眼圈很红哦。醉了?

中川正午:唉,有点呢。出去吗?

男人:嗯,好呢。

中川正午:(晚上,大部分都是跟预想的一样。那时候的我,在课长的面前总是兴奋过头而做事不成体统,很不甘心,丑态尽显。所以,我讨厌白天。)

 

中川正午:唔,这里是冈崎工业,卷闸门破破烂烂的啊。这个,是要我自动辞职的一种暗示吗?

 

冈崎一:不好意思,是L医药器材公司的人吧?我是冈崎。

中川正午:你好,我是中川,请多多指教。

冈崎一:中川先生……

中川正午:嗯?

冈崎一:不,有请。

中川正午:放在卡车上的那个,是车床吧?

冈崎一:是的,因为是从破产的工厂里买过来的,很便宜的价格。因为我们厂里一直关门,器械都很老旧。我会用这个新车床努力的,请多多指教。

中川正午:(那个二手的车床也是上个世纪的东西。然而,这个是什么呢,这个毫无根据的积极态度。)唉,把车床放下来吧,不然开工率会降低。我会帮忙的,用卷扬机来搬吧。

冈崎一:啊,等会,穿着那么白的衬衫,这个,请套在身上。

中川正午:烟。

冈崎一:很臭吗?

中川正午:啊,不,因为上司也吸同一款。

冈崎一:是吗……

 

冈崎一:啊,帮大忙了。谢谢。

中川正午:不。

冈崎一:虽然很小,这边有沙发,请坐。

中川正午:冈崎先生,是最近才回来这边的吗?

冈崎一:是的。从学校毕业之后,直到上个月我都在爸爸的朋友的工厂里面。

中川正午:是啊。啊,再次从新介绍,我是中川。(跟不上时代的工厂,完全没有经营经验的第二代。真是乱来啊。)

冈崎一:那个,父亲在的时候,您也来过吧?

中川正午:诶?啊,是的。

冈崎一:我,因为放学回来顺便到这里来过。真的,很高兴。工厂可以再次开张,能够跟中川先生共事,非常光荣。

中川正午:(光荣啊,我可是解雇名单上的一员啊。

冈崎一:名字是,正午先生(しょうご)?

中川正午:其实真正是读正午(まひる)的。

冈崎一:正午(まひる)。

中川正午:啊,不,啊,因为我不是很喜欢,我也不配这个名字。就叫正午(しょうご)就可以了。

冈崎一:真是个好的名字呢!是因为中午十二点出生的吗?

中川正午:唔。(总觉得不在状态。)这个零件表,格式跟公司的不大一样,课长说出差回来立刻就……

冈崎一:啊,是这个。是这个没错。

中川正午:诶?

冈崎一:五十岚先生说让设计部检查了的。

中川正午:但是,这个零件表,全是形状迥异的单一零件总共有几十款。(就算是为了测试工艺而下单的,数量也太多了。)

冈崎一:多种的单数零件用手工打造才快啊。

中川正午:(不是的。因为光做这个维持不了生计,市镇上的小工厂才会倒闭吧。别这样笑。)

 

冈崎一:好的,做好了。

中川正午:你好。

冈崎一:啊,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有这样的零件吗?

冈崎一:啊,啊,那个,这个是……

 

工人:不好意思啊。

中川正午:没呢,因为他很忙。

工人:因为冈崎的小公子手艺很好呢。

中川正午:(是挖苦啊。那家伙人太好了。)

工人:做这个零件的工厂倒闭了,没有办法得到零件。即使很破烂,也是很重要的做买卖的工具啊。我和这家伙一起做干洗做了好几十年了。

中川正午:做好了。

工人:啊,对了,你,为了表示帮我安装东西的谢意,我帮你熨西服吧。

中川正午:诶?不用了。

工人:别客气啊。

 

冈崎一:正午先生,零件能够好好地装上去吗?呜哇,裤子脱掉了。

中川正午:冈,冈崎先生,这是……

冈崎一:不好意思!因为见您迟迟未归,有点在意……

工人:为什么?又不是女人。好的,给,熨完了哦。

中川正午:谢,谢谢。

 

中川正午:啊,课长,您回来了吗?是的,啊,不。因为是特殊的铝材料,我也不知道哪里可以批量购进。嗯。嗯。是的。冈崎先生也,是的,那么我让他听。冈崎先生,是五十岚。

冈崎一:好的。五十岚先生。是的,是之前的那个,拜托……诶?不,以我们的设备……是的,花键交给外包了……

中川正午:(虽然我也知道对这个工厂没有期待。这个工厂,真的会有工作吗?)

 

冈崎一:正午先生,雨已经停了,趁着还没太晚回去吧。要回一趟公司再回去吧?

中川正午:是的。冈崎先生还要继续?

冈崎一:我还要再努力一会儿。

中川正午:请不要勉强自己。告辞了。(难道课长是打算抛弃我和这里吗?他被我牵连了。)

冈崎一:正午先生?难道身体不舒服?我用车……

中川正午:别这样。

冈崎一: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别对我那么温柔,别叫我的名字。)我是解雇名单上的一员。明明想为你做点什么,却只能拖你的后腿。我,只是想让课长对我有好感,对工作根本没有信念,所以,才会受到惩罚。

冈崎一:正午先生,冷静一点。

中川正午:放开我。

冈崎一: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了。

冈崎一:不要!我绝对不会停止的。

中川正午:烦死了。又不适合我,我讨厌这个名字!老爸一直都说,“因为像女人一样的名字,所以变成了人妖。”。(即使不断隐藏,我就连我的名字都感觉到耀眼,自己如此的不堪入目。)

冈崎一:哈哈。

中川正午:别笑。

冈崎一:哈哈哈,因,因为,正午先生,这个没什么关系吧?

中川正午:(明明那么不堪入目。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放松了。

冈崎一:这个名字你只告诉了我,我可不可以认为是特别的?因为,在店里,大家都叫你正午(しょうご)。

中川正午:店里?

冈崎一: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虽然我想起来是以前来过工厂的人,又听说你是绝对不和年下交往的人。

中川正午:店是指?你在那里?啊……

冈崎一:虽然我还完全不是五十岚先生那样,成熟的男人。

中川正午: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又年下……

冈崎一:嗯?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但是,你是特别的。

 

五十岚:所以,我说,拜托他做的不是零件加工,而是要他设计和组装加工那些零件用的工业机械。

冈崎一:嗯。

中川正午:我完全没有听说过!

五十岚:嗯,虽然是一场误会,不过结果也许算是皆大欢喜吧。

中川正午:诶?

五十岚: 公司和厂商,为了两方面一起努力,感觉也不差吧?

中川正午:唔,课长。

冈崎一:诶?正午先生,我为了正午先生的话,什么都会做出来的!

中川正午:哈?你,在说什么呢?

冈崎一:等会,为什么逃走啊。

五十岚:真可靠呢。

冈崎一:正午先生,为五十岚先生心动可是禁止的哦。

中川正午:笨蛋!

 

 

Track 02

 

中川正午:唔,[闹钟](我讨厌的东西主要有三个。预定的计划被打乱,年下的男人,自己的名字。)唉。(刚刚好呢,回家,换衣服,去公司。所以,我讨厌要上班的时候留宿。)

 

(冈崎一:正午先生拜托了!昨天我帮转角的鱼店修理水泵,他们送我一条好大的比目鱼作为谢礼。他们说今天吃比较新鲜。虽然我知道你讨厌在要上班的时候留宿。这个不能放到周末。

中川正午:是你一个人没有办法吃得下的大小吗?

冈崎一:唔,可以说一个人吃太浪费了。所以,……

中川正午:唉,我知道了。

冈崎一:谢谢,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比目鱼和为了陪衬它据说很贵的红酒也很美味。这家伙也似乎很开心,我的心情也很好。我想偶尔这样也不错啊,气氛变得很好,就这样……太过宠溺他了。可恶,好累啊。)

 

冈崎一:唔,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唔。

冈崎一:等会,我去做早饭。

中川正午:我不可以穿同一件衬衫和领带去公司。你睡着吧。

冈崎一:嗯?正,正午先生。这个!

中川正午:哦?领带?

冈崎一:在车站前新开了一家卖外国进口的衣服的店,我也有衬衣。所以,正午先生,一起吃早饭吧。好吗?

中川正午:唉。咖啡?红茶?

冈崎一:咖啡。

中川正午:昨天的比目鱼很好吃呢。

冈崎一:嗯。

中川正午:(预定计划被打乱,年下,即使用我讨厌的名字叫我,也会有不讨厌的时候。)

 

中川正午:再见。

冈崎一:正午先生,一路小心。

中川正午:嗯。

五十岚:早上好,中川,刚刚那个是冈崎的年轻社长?

中川正午:唔。啊,是的。早上好。

五十岚:果然,因为年龄相仿啊。

中川正午:哈?(什么?)

五十岚:啊,设计部说中午之前会把文件做好,你去拿给冈崎先生盖章吧。中午之后你会过去的吧?

中川正午:啊,不,我今天打算把资料整理一下。

五十岚:诶?你不去吗?

中川正午:那么,我就上午整理好,下午再过去。

五十岚:好的。

 

中川正午:(我找到了刚刚收到的领带的那家店。无论是哪一款都非常贵。可不是住宿换洗用的价位哦。)一……(很专心呢,不错,不错。我也工作吧。)

 

冈崎一:啊!正午先生,给我打声招呼就好了。

中川正午:打了哦。

冈崎一:今天不是你不来的日子吗?

中川正午:想让你在这些文件上面盖章。

冈崎一:唔,一直都在工作吗?不会太吵吗?

中川正午:唔,虽然很吵,我又不太讨厌加工噪音。因为你很少发出多余的噪音。

冈崎一:嘿嘿。就像熟练工一样吗?

中川正午:嗯?说真的,还没到那种程度……

冈崎一:呃,但是,正午先生,在这里做公司的工作也可以吗?虽然我很开心。

中川正午:本来我所担当的有三家公司,其中一家公司是团队合作,现在休止中。有一家公司,在这之前被剔除在外。于是,剩下的一家就是这里。也就是说,我是你的专属哦。

冈崎一:专属?

中川正午:所以不让你工作的话,我就会被炒掉。明白的话,休息就结束了。

冈崎一: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唔。[殴打]

冈崎一:好痛,我只是想稍微帮你松一下领带而已。

中川正午:放松了的话,就会皱了。况且,这个,对于没有任何特殊情况的日子里收到的来说,太高级了。

冈崎一:啊,那么,正午先生什么时候生日?

中川正午:1216号。

冈崎一:谢谢!得写在日历上。

中川正午:你呢?

冈崎一:11号。

中川正午:哪个月的?

冈崎一:4月份的。

中川正午:这个月?11号?是昨天吧!我反而收到礼物,要怎么办啊!这样的事情,提前给我说啊。

冈崎一:果然生气了。

中川正午:别逃。

冈崎一:因为,呃,唔。因为是我的生日,我想让你在要上班的日子也留宿。也想跟你一起吃早饭。因为是为了那时候用而买的领带。果然,是为了自己的礼物吧?

中川正午:这是什么理由啊。要是我没留宿要怎么办啊。

冈崎一:啊。

中川正午:要是之后才知道那是你的生日。我也会沮丧的。别做可怕的事情。

冈崎一:但是,也许我也在害怕。

中川正午:诶?

冈崎一:要是,我说了那是我的生日。你却对我说,因为是要上班的日子要回去。

中川正午:你这家伙,你以为我那么没人性吗?

冈崎一:啊,但是,即使我没说,你也留宿了。令我开心十倍呢。正午先生,该温柔的时候还是很温柔的。

中川正午:(可恶,年下什么的,果然讨厌呢。)

冈崎一:生日的亲吻?

中川正午:(用可爱来做武器。)

[kiss]

 

五十岚:这个是慰劳品。

冈崎一:啊,谢谢,哇,我最喜欢红豆果了。我去泡茶。

 

中川正午:课长居然会大驾光临,很少见呢。

五十岚:因为今天我预定要来这边看看的,来看看情况。冈崎社长又很年轻,我一个人的话,怕跟他没话题。

中川正午:那么,所以今天让我来这里?

五十岚:哈哈。

中川正午:五十岚课长。这之后呢?三个人一起吃饭?

五十岚:啊,不好意思。我这就要去问候三工的技师长。

中川正午:唔,三工怎么了?

五十岚:现在担当的是辰野吧?还没习惯,监督不足呢。三工那边也说,也没有催促,突然间就提出了最后通牒。很不高兴啊。

中川正午:(那个可恶老爷子。)不按照最初提出的缴纳期而行动的那一方才是错的一方吧!

五十岚:哈哈哈,技师长啊,说很怀念你担当的时候呢。

中川正午:唔。

五十岚:嗯,虽然你大概已经不在意了。你可不是因为被三工抱怨而被剔除在外哦。是最初委托他设计的时候,虽然感觉不想接的。在交涉的途中,不知道为什么提起了你的名字。

中川正午:诶?

五十岚:因为冈崎先生的意思似乎是要是让你担当的话,他就同意。

中川正午:唔!?

五十岚:你们看上去关系也很好。现在暴露出来也没关系吧?

中川正午:那家伙……

冈崎一:杀气!?

五十岚:那么,我差不多该去了。

中川正午:课长。

冈崎一:五十岚先生,我泡好茶了哦。

五十岚:你们两个请用吧,那么,我告辞了。中川,明天再见。

冈崎一:那个啊,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嗯?

冈崎一:五十岚先生的生日。

中川正午:921号。

冈崎一:马上就回答了!?明明不知道我的生日。

中川正午:吵死了。

 

 

Track 03

 

冈崎一:那么,做好星期五留宿的准备哦。

中川正午:声音听太大了。

冈崎一:唔,正午先生,你又坐巴士回去?地铁的话,离车站很近,很快哦。

中川正午:算了。(最近得知那个车站离跟我断绝关系的父亲上班的地方很近,我故意绕道的。)

冈崎一:我送你到巴士站,因为很远啊。

中川正午:不用了。

冈崎一:正午先生,坐上来吧。

中川正午:不好意思。

 

中川正午:关于那件事,你拒绝了不会后悔吗?

冈崎一:唔,虽然和正午先生谈办公室恋情也很难取舍。我很重视工厂。而且,我害怕公司。

中川正午:嗯?

 

五十岚:据说增冈要去国外赴任。

中川正午:呃,哪里?

五十岚:巴西。

中川正午:巴西。

五十岚:工薪阶层的命运啊。那么,我们好像在这个星期五要为他开送别会。

中川正午:因为虽然被技术部挖走了,原本是我们课的人呢。送别会,星期五。(得事先给他发信息说,我会有点晚。)

五十岚:冈崎家的年轻社长怎么说的?

中川正午:诶?(刚刚想的这个,我说出来了?)

五十岚:技术部的人说让他加入他们的团队吧?

中川正午:啊,很可惜,他说还要经营工厂,不会去的。

五十岚:哈哈哈,看他那狼狈的样子。

中川正午:而且,他说,很害怕公司什么的。像孩子一样的话。

五十岚:唔。

 

中川正午:(嗯?灯还开着。还在楼下的工厂吗?客人?是电磁炉公司的公务车吗?)

社员:这个,请想点办法。最近听说你们又跟L医药器材公司有工作上的交流什么的。

中川正午:(是在说我们公司。糟了。我还是先出去吧。)

社员:我们公司也是,从您父亲那时候已经有合作了。

冈崎一:你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一个人在经营这个工厂吗?请不要在谈生意的时候把我父亲搬出来。

中川正午:唔。

冈崎一: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不好意思,我下次再来。

冈崎一:为什么?没事的。他说已经要回去了。

中川正午:啊。(一,简直判若两人。)

 

冈崎一:喝酒了?

中川正午:嗯。

冈崎一:正午先生,有点醉了吧。脸很红。稍微等会哦,我就只去整理一下邮件。

中川正午:嗯。(因为之前不是我担当的,所以我不是很清楚前社长的事情。六年前左右,跟随着课长去了几次。三年前,课长有一段非常慌张的时期。确实,稍微在那之前一点。)

 

(五十岚:麻烦你拿点花去冈崎那里。)

 

中川正午:(不知道为什么,我认为那是丧礼。)一,你说过你父亲现在在茨城进行农务工作吧?

冈崎一:啊,嗯。我没有跟你说过爸爸不做工厂的时候的事情呢。三年前左右吧?在完成一家大宗订单以后,马上又有别的老顾客企业来下单加工。在那个作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临时增加几项变更要求,要我们想办法。当时金属的价格也上涨了,因为是流水作业,重新再做或者修正都是不可能的。爸爸独自苦恼,在这里上吊了。我大学放学回来发现了,虽然没有危及生命。但是,因为遗留了右手、右脚麻痹的问题。所以,把工厂关闭了。但是,那个加工,其实是可以修正的。

中川正午:(明明有不详的预感,但因为醉酒而脑袋无法运转。)

冈崎一:正午先生,去上面吧?

中川正午:(虽然没有说具体的公司名称,成为关闭工厂原因的老顾客企业,该不会是我们公司吧?不是五十岚课长吧?)

冈崎一:那个啊,我得从星期六就去我爸爸在的茨城那边。正月要用的捣年糕变成了我要做的工作。妹妹也会带着孩子去。所以,做吧,正午先生,因为在过完年之前都会见不到面的。[推到]

中川正午:等会,先洗澡,酒味很大吧。

冈崎一:不要。

中川正午:一。

冈崎一:喝多了?身体很热哦。

中川正午:先洗澡……(得洗个澡,让脑袋冷静下来,再继续问刚刚那件事。)

冈崎一:唔,不行,忘年会,上周也开了吧?

中川正午:今天的是送别会。

冈崎一:真的吗?

中川正午:什么?

冈崎一:没什么。唔~

中川正午:啊~~(一也有点奇怪。)

冈崎一:里面也是,比平常热呢。

中川正午:啊~~

冈崎一:比平常有感觉?

中川正午:什么啊。啊~~

冈崎一:唔~

中川正午:啊~~啊……

冈崎一:溅到了脸上。正午先生的,好浓。对不起啊,还是脱了好好做吧。

中川正午:(嗯?是啊。刚刚的公司被赶回去了。)那么,之所以接我们公司的工作是因为……是因为信赖我们公司吧?

冈崎一:怎么了?突然间,醉了呢。因为有正午先生,所以我接受了。唔~

中川正午:唔~

 

中川正午:(这是三年前的资料,7月份向冈崎工业下的订单。责任者是五十岚课长。并没有记载途中有过规格的变更。但是,那时候,一把话题岔开了。胃好痛。)

五十岚:啊,在呢,中川。

中川正午:课长。

五十岚:不好意思,电脑坏了。嗯?

中川正午:呃。

五十岚:没关系吗?脸色很差哦。

中川正午:啊,不。胃有点……(害怕看到课长的脸。)

五十岚:因为年末的酒会连续不断呢。要来我们家吃点鸡肉锅吗?

中川正午:不,那个。

五十岚:啊,虽然今年还没有收到年糕。冈崎社长每年都会送来好吃的年糕呢。变得不能再吃市面上贩卖的年糕呢。

中川正午:诶?

五十岚:啊,是前社长呢。

中川正午:等,请稍等。这个到底是什么回事?

中川正午:[打电话]

冈崎一:喂?正午先生吗?

中川正午:现在在老家吗?

冈崎一:诶?啊,嗯。

中川正午:我听课长说了。

冈崎一:诶!?啊,对,对不起。但是,但是,等会,等会。我现在马上回来说明。

中川正午:别回来。

冈崎一: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你就捣年糕吧。我会等你直到过完年的。

冈崎一:年糕已经捣好了。

 

中川正午:[喘气]所以,为什么在说话之前会做这样的事情。

冈崎一:因为,你听说了吧?明明不是五十岚先生那边的工作,却为了我们的工厂,去和委托商交涉。也去拜托其他工厂协助我们,让我们能够如期出货。我却什么都帮不上忙,连父亲也没有来找我商量。

中川正午:但是,正是因为你察觉了可以做修正,课长才能出手相助,这个工厂才留下了吧。

冈崎一:我,我,因为我不想告诉正午先生五十岚先生的帅气的事情。

中川正午:(这家伙。)

冈崎一:对不起。而且,要是被正午先生知道我没出息的一面的话,我想我就输了。上个星期的星期五,我以为你是去完巴士那边的人家之后再来我这里的。

中川正午:哈?巴士?

冈崎一:一直都是,明明巴士站很远,却要去不是吗?所以。但是,我看那浓度和量就知道不是那样的。

中川正午:别以我劈腿作为前提来说话。

冈崎一:啊,好痛!

 

五十岚:喂,中川,你教我用一下电脑。

中川正午:嗯,是的。

五十岚:把这个计算公式加进去的方法……

中川正午:啊,这个是,选择这里。

五十岚:啊,原来如此。那个,选这里。啊,对了,我为了年糕的谢礼打电话去冈崎家。和前社长聊你的事情,聊得如火如荼。

中川正午:唔,啊,啊,是什么话题?

五十岚:嗯?各种话题。

 

 

Track 04

 

(五十岚:社长,这是我们的新人中川。

中川正午:我是中川,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冈崎社长:我也是请多关照。

五十岚:中川,你脑袋上有一只蝴蝶。

中川正午:呵,不好意思。)

冈崎一:(第一次见面的那天,第一次知道了三件事:喜欢这个人的感情;这个人是同类的直觉;还有……)

 

冈崎一:所以啊,让我送你到公司吧。

中川正午:不要开玩笑了,之前早上送我的时候被课长看到了啊。

冈崎一:不想被五十岚课长看到和我在一起的场面?

中川正午:gay也好,恋人也好,主要是你是我们的交易客户啊,这样公私不分吧!

冈崎一:比起我你果然更重视五十岚课长!

中川正午:你真烦!那个人只是我尊敬的上司,我的恋人是你啊。

冈崎一:呜……

中川正午:所以,我坐公交去。

冈崎一:今天公交车很挤啊。

中川正午:我说你啊,哪来的那个没有根据的……

[下雨]

中川正午:……啊,下雨了。

冈崎一:嘿,给你,伞。

中川正午:那送我到地铁站好了。

冈崎一:让我送你到公司嘛~

 

中川正午:说起来,以前河边开了很多花?

冈崎一:你记得呢?那个时候河提旁边开了很多油菜花,正午先生的头上停着一只蝴蝶……

中川正午:啊,还被课长笑了呢。

冈崎一:喂,看吧,马上就想起了五十岚课长!

中川正午:那也没办法啊,我本来是只喜欢年上的。

冈崎一:呜……明明就不记得我的事情。

[电话]

中川正午:接电话啊,还有,别哭了!我走了,多谢。

[接电话]

冈崎一:你好,诶,老妈?我现在在外面,早上好。诶?买东西要来这边?周二?啊,和风子一起?(啊,正午先生在和谁说话……认识的人?)啊!老妈,对不起,等下再说!

[下车]

冈崎一:正午先生!

[电话响]

冈崎一:你没事吧,刚才那个?

中川正午:不是过去的男人哦。

冈崎一:刚才那一瞬才没有瞎想呢!

中川正午:是么?以往的经验看来,事情变得麻烦一般都是因为你的误解或者计策,所以才说在前头。

冈崎一:居然怪我?

中川正午:刚才那个是我爸爸。虽然是想着要被揍了吧。

冈崎一:被揍?

中川正午:不想在外面和我扯上关系吧。对不起,让你看到了奇怪的地方。

冈崎一:果然还是送你到公司吧。

中川正午:没事的。

冈崎一:真的么?

中川正午:嗯。

冈崎一:那你亲我一下,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哈哈,那算什么啊。chu~因为要验收试做品,我会周二去。嘛,就是明天。再见。

冈崎一:(说谎,就因为不是没事,才在逞强。虽然有想过他大概和父母关系不太好……)

 

冈崎一:哈!

冈崎风子:怎么了?

冈崎一:我们家在公开我是gay时候也没有打我啊。

冈崎风子:我说啊,老哥,到现在才说,在格斗技的杂志中混着男演员的半裸海报之类的,完全没有藏好啊。

冈崎一:诶?真是的!快点去接老妈啦!

冈崎风子:哈哈,是,是!

[电话]

冈崎风子:啊,到了吧。老妈?到了?嗯,现在在老哥这里。JR线是吧?五分后过去。嗯,再等一会。

[挂电话]

冈崎风子:那,我去接她了。

冈崎一:嗯。唉。诶?正午先生?!啊,刚才那个是……

中川正午:没事,就是你妹妹嘛。不明白你慌张的意义。

冈崎一:呜!什么啊,刚才那个是‘外遇对象’之类的,也稍微嫉妒一下啊。

中川正午:把你那丰富的想象力用在工作上吧。这个是之前的试做品。

冈崎一:呃,谢谢。那个,正午先生,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小孩呢?

中川正午:一直上补习班和游泳班,本来想要做警官的。

冈崎一:诶……

中川正午:和你一样,想要和父亲做一样的工作。高中和大学也都上的是父亲的母校。

冈崎一:呃,什么时候对父亲说你是gay呢?

中川正午:高二的时候察觉到,出柜是大学三年级。那个时候,在双重意义上我已经不算是他儿子了吧,被断绝父子关系也是理所应当的。对于那个人来说,男人喜欢的就该是女人。

冈崎一:呃,但是,正午先生……

[车门响]

中川正午:喂,是不是有客人了?

冈崎一:呃,嗯,是谁呢?

[走近]

中川正午:嗯?

冈崎一:老爸!

冈崎爸爸:你在吃惊什么?之前你妈妈打电话说过了吧?

 

冈崎爸爸:唉。

中川正午:呃。

冈崎爸爸:阿一有给你添麻烦么?

中川正午:没有,并且帮了很大的忙,我们公司的开发部在他面前也抬不起头。呃,这个是从下周开始要在工厂组合的零件。

冈崎爸爸:中川先生,请老实讲,这个人真的是没有用工作当挡箭牌,强人所难么?

冈崎一:等下,老爸,你在说什么啊?

冈崎爸爸:你给我闭嘴!

中川正午:嗯。

冈崎一: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我从一年前开始和一先生交往了。跟您汇报晚了,非常抱歉。

冈崎一:啊,诶?为什么?虽然说恋人是男人,但名字没有……

冈崎爸爸:你说了

(冈崎一:正午先生?年糕已经捣好了!)

冈崎爸爸:再说了,那个名字……从以前开始,你就用奇怪的眼光看着那个人了,所以我一下就记住了!

中川正午:诶?

冈崎一:才不是奇怪的眼光呢!是一见钟情!

中川正午:喂!

冈崎爸爸:谁知道呢,反正很可疑。

冈崎一:才没有可疑呢!喂……

中川正午:住手啊,你!等一下!他真的没有强迫我,我本来也是只喜欢男人的。

冈崎一:啊……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那个,对不起,我知道您也不是愿意听这种话的。

冈崎爸爸:不,我没那意思。好好听你说,我就放心了。

 

中川正午:年末的时候你说了?

冈崎一:嗯。(冈崎一:恋人是比我大的人,如果入籍的话,我会改姓的。)

中川正午:你那时候不是设定我在花心么?在你心里?

冈崎一:是啊,所以做了觉悟的。

中川正午:那是妄想吧?你是笨蛋么!我才不收你当养子呢。

冈崎一:诶?

中川正午:你想砸冈崎工业的招牌么?只要能被你父亲认可,我就足够了。

冈崎一:嗯,但是,正午先生,你也想要让自己的父亲认可的吧?

中川正午:说到这个,如果有年上的恋人的话,握着我的手说:“有我在。”我就觉得那是恋爱了。

冈崎一:(恋父癖!)我和你一起去,去正午先生家里。更信赖我一点吧!如果是正午先生的愿望的话,一个吻就帮你实现!

中川正午:愿望?那种事明天再说吧,

[kiss]

冈崎一:正午先生,来这边……

[kiss]

中川正午:一,好了,不要只在周围舔……啊~

冈崎一:乳首感觉很好?刚才有漏出一点吧……

中川正午:啊……也然你尝尝相同的滋味!给我脱!

冈崎一:kya~被袭击了!嘿嘿!

[电话]

中川正午:呃,下面的电话在响……

冈崎一:如果是急事的话会打我手机的。

中川正午:糟了!忘了问你爸爸正月里和课长在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了!

冈崎一:为什么现在在想五十岚先生的事情?明明是正和我亲热着!

中川正午:没办法啊,是每天都得见的上司嘛。

冈崎一:不要!

中川正午:你听好!

冈崎一:我不要听!

中川正午:我的确是很憧憬课长,但是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个大概是恋父情节的延伸罢了,所以,不要再把课长当敌人看了。

冈崎一:禁止!现在开始除了我的名字以外都禁止!

中川正午:一……

[H]

中川正午:一……一……嗯,啊……

冈崎一: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油菜花开时候的……

冈崎一:诶?

中川正午: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你到底是什么表情呢?要是记得的话就好了呢。

冈崎一:好了,不用想起来也没关系。

(那个时候第一次知道的是喜欢的感情和同类的直觉……)

(五十岚课长:中川,你脑袋上有一只蝴蝶。

中川正午:呃,不好意思。)

(还有失恋的确信……)

冈崎一:不要想起来,正午先生。

[kiss]

 

中川正午:对了,你说要听我的愿望来着?

冈崎一:嗯?嘿嘿嘿……

中川正午:虽然我周二和周五过来,但是我负责的公司变多了一间,只能周五来这边了,我不来的时候,也要乖乖的喔。chu~

冈崎一:诶?

中川正午:天晴了,我坐巴士走了。

冈崎一:诶?喂!我要罢工!

 

 

Track 05

 

高畑:这没有问题吧,一厘米都不差!让我们做却不接受,你们不要的话我们会倒闭的呀,五十岚先生!

五十岚:高畑先生,冷静下来放弃吧,也为了你们工厂。

 

中川正午:我们课今年好像会有两三人调动,嘛,在调职令下来之前,也不知道呢。

冈崎一:难道是五十岚先生和正午先生一起被调到南部小岛去?

中川正午:你的脑袋里干脆种上椰子树算了!那种事情绝对不会有的。

冈崎一:绝对?那种事谁也不知道吧!

中川正午:没有转勤,只是在本社内做调动,课长也说过……

冈崎一:但是!要是不是的话?

中川正午:五十岚课长不会错的!

冈崎一:我知道的!五十岚先生既不是你的神明,也不是你的父亲,呐!

 

中川正午:啊,虽然知道谁要被调动,原来是我啊。技术部啊……

五十岚:抱歉,虽然我争取过了……

中川正午:这也是员工的宿命嘛。

五十岚:你要去的部门的高白部长是我的同期,有事的话可以对我说哦。

中川正午:非常感谢。虽然不一个部门了,但是电脑方面的事情随时可以问我。

五十岚:谢谢啊,中川T T,但是冈崎的年轻社长,不知道谁做你的后任才能接受呢。

中川正午:那种事,不管是谁都要让他接受的吧。嗯……让宫岛来负责呢?他很擅长眼泪攻势。

五十岚:唉,你一走,其他的人都会很辛苦,我也会寂寞啊。

中川正午:您这样说我很高兴。非常感谢。

女职员:五十岚课长,该出发了。

五十岚:哦,已经这点了!那,中川,之后联络。

中川正午:是!

 

[电话]

中川正午:你好。一?

冈崎一:正午先生?怎么了?

中川正午:嗯,之前说的调动,今天正式调令下来了。

冈崎一:诶?你要调职?

中川正午:是,下个月开始去技术部。明天会和继任一起去拜访。

冈崎一:不是吧!啊,就是说和五十岚先生调到不同部门去了吧?离开他说不定正好!

中川正午:嗯。调职欢送会我会好~好的告别的!说不定周末去不了你那边了~

冈崎一:等……正午先生,那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周五晚上要来我家的么?一定要来啊!禁止和五十岚先生有必要以上的接触!!

中川正午:啊,真烦。

 

中川正午:(话说,这还得从头学习啊,部门不同有一堆不知道的东西。)

[电话铃声]

中川正午:是,我是中川。部长?嗯,那个零件的权利关系已经搞清了。……诶?开车么?……嗯,好。那我一起去吧。

职员:助理,部长助理!部长现在在哪呢?

中川正午:嗯,在大厅。现在正要一起去送检呢。

职员:这样啊,部长有时候会把手机关掉,联系不上呢。

中川正午:那就用我的手机联络吧。开车之外都会接的。

职员:啊,帮了忙了!

中川正午:我走了。(管理部的大家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职员们:等下,冷静下!

高畑:拜托了!请接受吧!的确和你的立场上有几次发生过摩擦,但是不要在这种时候抛弃我们啊,五十岚先生!

五十岚:高畑先生,请回去吧。

高畑:五十岚先生!

职员:请先分开。

高畑:请听我说!五十岚先生!

职员:冷静下,您太冲动的话会受伤的。

 

中川正午:怎么回事?刚才那个是高畑车床的社长吧?

女职员:啊,中川先生,你听我说啊~

五十岚:中川,这边的事情别管了,去忙你的!

中川正午:课长……

 

中川正午:部长,对不起,久等了。

高白部长:发生什么事了?

中川正午:呃,没有。

高白部长:啊,那个是之前我们设计的零件吧?要低温电镀的,安在中心部的零件吧。

中川正午:那个零件做的不好吗?

高白部长:诶?工人们不可能弄错尺寸的吧。嘛,可能在肉眼不能观察的程度上有变形吧。

中川正午:变形啊……

 

高白部长:中川君,这边的工作习惯了么?

中川正午:是,努力尽量不给您添麻烦。

高白部长:我也在注意不要惹中川君生气呢。

中川正午:怎么回事呢?

高白部长:五十岚说你要是生气的话会很可怕。

中川正午:哈。

 

五十岚:怎么样?

冈崎一:嗯……这个材料是特殊的合金吧?加工的热度会产生形变……呃,对不起,我们的设备有点困难。

五十岚:啊,这样啊。

冈崎一:啊,但是,黑川先生那边说不定可以。要问问么?

五十岚:拜托了。很费事而且又要得急……

冈崎一:没事的,现在大家都想要工作呢。

五十岚:唉。

冈崎一:好像看起来比平时更麻烦的样子?正午……咳,中川先生是不是也很在意呢。

五十岚:社长,请不要对中川说这件事。他现在是技术部的人。

冈崎一:呃,五十岚先生……

 

职员:大致上是完美的,对加工困难的合金来说既没有形变也没有缺欠。

中川正午:这样啊。很抱歉休息的时候还来打扰。

职员:不客气。助理先生之前是管理部的吧?还是很在意?

中川正午:对不起,现在明明是技术部的人……

职员:呵呵,这件事在社内也很轰动呢。我也很在意呢。

中川正午:呵呵。

 

冈崎一:技术部是什么样子的?要穿白衣么?

中川正午:不是,我们是作业服,我因为在办公课,穿的是西装。

冈崎一:啊,那个零件今天五十岚先生也拿过来……啊!他不让我说的!

中川正午:啊,在找下一个制造商吧。

冈崎一:诶?啊,你知道啊。

中川正午:嗯。

冈崎一:啊嘞?这个和我看到的样本颜色好像不一样……

中川正午:诶?

冈崎一:光泽的程度,是酸化膜么?总觉得有点黑。

中川正午:那是怎么……

[电话]

冈崎一:等我一下。

[接电话]

冈崎一:冈崎工业。啊,山田先生!怎么了?……诶?倒闭?为什么?那里明明有很多大单的工作?……以次充好?为了降低成本和省事,把便宜的软金属混进去?……正午先生,你知道高畑车床么?

中川正午:诶?

 

中川正午:我们公司的零件也是用同样的东西混的么?

冈崎一:用高畑车床的零件做的制品出现故障,回收的时候才发现的。正午先生公司也危险了呢。

中川正午:课长,跟我说一声不就好了啊。唉,已经是外人了呢。

冈崎一:五十岚先生也觉得正午先生是在紧要的时候,不想让你担心罢了。因为他摆着那样的脸嘛。

中川正午:干吗用那么讨厌的口气啊。

冈崎一:因为正午先生高兴的原因是五十岚先生啊!

中川正午:那你不说不就好了。

冈崎一:那个虽然不情愿,我更不想看到正午先生没有精神。

中川正午:已经好了啦。

冈崎一:但是,那个是因为五十岚先生吧?

中川正午:不是的。因为你很有趣。

冈崎一:那个完全不是值得依赖的事情啊!

中川正午:chu~

冈崎一:啊。

中川正午:你可能不相信,如果你不在的话我是不行的。不相信也好,在遇到你之前,我可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和谁像这样的在一起。

冈崎一:哈,我相信。我相信你。

[kiss]

冈崎一:正午先生……

中川正午:嗯?

冈崎一:我决定去拜访正午先生的父亲……

中川正午:为啥现在要说这种事情啊,我都没精神了。那种事情要看准机会的。

冈崎一:啊,不是说那种总有一天的事情。

中川正午:不是的。之前回家的时候,被泼了水。

冈崎一:诶?

中川正午:夏天要带着沙滩鞋去啊。

冈崎一:喔!求之不得呢!

 

 

Track 06

 

日野聪:嗨,我是出演中川正午的日野聪。大家辛苦了。

大家:辛苦了。

日野聪:呃,中川正午这个角色呢既有原来是恋父癖的一面,也原本就是喜欢男性的人,还有很纤细的部分,虽然是有点困难的角色,但经过多方揣摩,还是演出了自己所表现的正午吧,请大家愉快地收听到最后我也会很高兴,大家辛苦了。

大家:辛苦了。

日野聪:那下一个。

鸟海浩辅:嗨,大家好,我是出演冈崎一的鸟海浩辅。大家辛苦了。

大家:辛苦了。

鸟海浩辅:嗯,冈崎先生呢,虽然是纤细的有点困难的角色,但经过多方揣摩……

日野聪:前辈,不要抄袭啊……

鸟海浩辅:嘛,不知道有没有演出我自己风格的冈崎呢。这作品呢,想要看到这俩人之后……

日野聪:前辈你只是抄袭,调整了一下我说的话吧……

鸟海浩辅:这么想的。如果大家能够支持的话,这之后的他们还有五十岚部长,还有父亲他们……想要看到他们之后的发展……今天的这个时候。今天真的谢谢大家。再见。

高瀬右光:呃,我是出演五十岚课长的高瀬右光,大家今天辛苦了。

大家:辛苦了。

高瀬右光:呃,接到这个工作的时候呢,因为说要说感言,但是我很少会有床戏,所以稍微想象了一下。拿到台本之后,看的时候一直觉得‘会有点什么的吧’,‘会有点什么的吧’,结果这么看下去就是个普通的人。结果就是个普通的人,嗯,就是我一直演出的那种角色。哈哈。嘛,虽然说是被憧憬的角色,但是是没办法啊,是大叔嘛,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想着我怎样来表现呢?我虽然觉得以我的能力来展现了,如果大家能够愉快的欣赏的话就最好了。呃,还有这之后,五十岚课长的私生活能够提及的话,嘛,好像是有一个女儿。

鸟海浩辅:必须得快点升到部长。

高瀬右光:是呢,同期都是部长了,不升迁的话,或许会……(鸟海:和同期的部长有点什么)嗯,嗯,有点什么。呐?虽然和这个CD的主线没关吧。嘛,辛苦了,谢谢了。突然就结束了~哈哈,谢谢。

 

Track 07

 

[泼水声]

中川爸爸:不要再来了!

中川&冈崎:呃……

中川妈妈:正午先生,冈崎先生也是,对不起。他是顽固的人,不用勉强。

冈崎一:啊,没事。这才第三次,而且我也带了替换的衣服。啊,对了,这个是腌菜。

中川妈妈:哎呀,多谢。我收下了。

中川正午:是千枚漬,虽然不是时节,但是父亲喜欢吧?

中川妈妈:嗯。

中川正午:但是,妈妈,对不起。

中川妈妈:呵呵,你说什么呢。只要正午先生好好的健健康康地,那就行了。

中川正午:嗯。

 

中川妈妈:来,你们都冻坏了吧,来暖和一下吧。

冈崎一:非常感谢!我喝了。

中川妈妈:请慢坐。

中川正午:非常感谢您今天给我们时间。

冈崎一:非常感谢!

中川爸爸:咳!于是……怎么样?

中川正午:啊?呃,……我是受……

中川爸爸:啥?!

[摔盘子]

中川妈妈:诶?正午先生?

中川爸爸:滚出去!!!

中川正午:对不起,先走了!

冈崎一:呀……正午先生!

中川妈妈:怎么了?

冈崎一:对不起,正午先生有点……

中川妈妈:那个孩子从以前开始就考虑的太多了。

冈崎一:哈哈,我知道……

中川妈妈:没事的,那个人从以前就不会打人的。

冈崎一:呵呵,是。我会再来的。

 

 

Free talk CD

 

鸟海浩辅:《正午之恋》——Fifth Avenue通贩订购者特典talk CD!!

日野  聪:YEAH——!

鸟海浩辅:YEAH——!哈哈,于是,现在这个点太销魂了。

日野  聪:说的是啊。

鸟海浩辅:这个时间太销魂了。

日野  聪:没错。手边没有酒实在太缺憾了。

鸟海浩辅:真的是啊。现在正是酒好喝的时间呢。于是,由日野君开始,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的角色名以及,嘛,我刚刚说出来日野君来了啊,以及自己的名字。

日野  聪:好的。这次的这部作品,《正午之恋》。我是饰演了中川正午的,日野聪。

鸟海浩辅:辛苦啦!

日野  聪:接下来!

鸟海浩辅:我是饰演冈崎一的……我•饰•演•了•冈崎一。我说的正好是一秒一个假名。我是鸟海浩辅。

日野  聪: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感觉怎么样?这次的录制。

日野  聪:哎呀,很不容易啊。怎么说呢,感觉上,正午也好一也好,都有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纤细的地方。

鸟海浩辅:意外的纤细啊。

日野  聪:我这次开始的时候是比较直白的来演绎的。

鸟海浩辅:啊啊,是吗。

日野  聪:被导演,T桑……

鸟海浩辅:T桑。

日野  聪:T屋桑。不对!喂喂!喂喂!我说你!这里不该是这么演的吧?!

鸟海浩辅:应该演的更时髦些嘛。

日野  聪:哈哈哈。嘛,不过没有这样子指正我啦。总之是修改了很多地方而完成的。中川正午君这个角色呢,说君好像有点不合适啊。毕竟已经30岁了。

鸟海浩辅:30岁。是的。

日野  聪:是一个上班族。原本就有一些gay的倾向。

鸟海浩辅:说白了他就是个gay啦。

日野  聪:说出来了!

鸟海浩辅:他是个gay

日野  聪:没错,是gay。是gay,而且还有些恋父情结。所以对他的顶头上司,五十岚课长。

鸟海浩辅:他的课长。

日野  聪:有点Dandy的一个人。

鸟海浩辅:混一辈子都只是个课长。

日野  聪:说的是啊。对他怀有一种接近于恋情的情感。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日野  聪:所以在和这位五十岚课长接触的时候,有些心跳。不过尽可能的去装出一副很淡定地样子,很努力地去工作的这样一个人。

鸟海浩辅:是这样的啊。

日野  聪:那么接下来?

鸟海浩辅:冈崎呢,为了继承父亲的,非常之大的公司?必须得要继承的。

日野  聪:大公司?是那个很有名的冈崎工业吗?

鸟海浩辅:没错。可以说是世界级的冈崎工业啊。

日野  聪:相当有名啊。

鸟海浩辅:是的。所以为了继承公司,特意去别的公司锻炼。成为一个出色的人才凯旋而归之后,就来继承公司。父亲!由我来继承!就是这样的内容。

日野  聪:这就是冈崎一的成功故事。

鸟海浩辅:是的。从那里渐渐爬上顶峰。

日野  聪:正好映照了这个作品的题目。

鸟海浩辅:是的。于是在那里,和公司里的人们的交往过程中,认识了正午。其实,过去这两个人也曾经。

日野  聪:是啊,曾经遇到过。

鸟海浩辅:从父辈开始就有来往,于是那个时侯一见钟情了。

日野  聪: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鸟海浩辅:然后,鄙人也是个——gay

日野  聪:那就是说,双方都是有gay的倾向。

鸟海浩辅:是啊。都是gay

日野  聪:是gay啊。

鸟海浩辅:是的。所以说,怎么说呢。命中注定有缘千里来相会了?

日野  聪:是啊。果然这世上是有命运啊。

鸟海浩辅:大家能够相信命运吗?

日野  聪:我相信——!

鸟海浩辅:很好!于是就是这样。

日野  聪:嘛,不过录制本身还是很开心的啊。

鸟海浩辅:是的。很严肃的情节的话,语气立刻就会变得很正经。而在,那种比较搞笑的地方?这两者之间平衡虽然很难掌握。

日野  聪:不过转变的很快呢。这种时候,自己的感情的调整也很难呢。

鸟海浩辅:是的。在番外轨里面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压力的感觉啊。而且还喊了很大声音来着啊。

日野  聪:我超级喜欢在试演的时候,鸟海桑的抱紧对方哭泣的那个场景。

鸟海浩辅:啊啊,本篇里面的。

日野  聪:本篇里的。

鸟海浩辅:有点哭过头了的。

日野  聪:是啊。不过听这个CD的朋友们肯定是听不到的啦。

鸟海浩辅:嗯嗯。那场戏啊……

日野  聪:录制现场的成员们……

鸟海浩辅:是啊。那场戏可以说是,我干声优这一行已经有16年了。那场戏可以说是在我这16年的职业生涯中数一数二的了。我是这么觉得的。

日野  聪:哈哈,怪不得呢。身后的Staff们也都大声喝彩来着。

鸟海浩辅:不过呢,稍微,稍微有些偏离原作的氛围了啊。

日野  聪:因为导演T屋桑。也是听了鸟海桑的之后说,鸟海桑!刚才的简直太赞了!

鸟海浩辅:只不过……!

日野  聪:只是。

鸟海浩辅:可惜说了只不过啊。

日野  聪:只不过,虽然很可惜,不过有些不太一样啊。

鸟海浩辅:所以啊,大家去听一听我究竟拿出了什么样的演技。堵上我16年的声优人生!

日野  聪:数一数二的。

鸟海浩辅:所以请大家想象一下吧。真的很了不得的!

日野  聪:要这么说的话,我果然也有一个自己和自己斗争的地方啊。

鸟海浩辅:啊啊,那里啊。

日野  聪:嘛。就是那里。鸟海桑是立刻就理解了我的感受。

鸟海浩辅:嗯嗯,全都传达到我这里了。

日野  聪:那里果然是很震撼的吧。

鸟海浩辅:我那个时侯真的是,因为在话筒前,所以不可以出声音的。不过真的快流泪了,我很努力的忍住了。

日野  聪:鸟海桑忍住泪水的心情也传到到我这里了。

鸟海浩辅:真的吗?

日野  聪:是的。

鸟海浩辅:就是这么好。

日野  聪:真的是。我在话筒前都快失神了。

鸟海浩辅:那个真的是太厉害了。我当时就想,竟然有这么投入角色的人啊!太厉害了!

日野  聪:就是那个场景啦。

鸟海浩辅:是啊。

日野  聪:最后的,那里。

鸟海浩辅:是啊,那里可以说是集结了我们的全部啊。

日野  聪:是的!那个走廊里包含了全部。

鸟海浩辅:不过不过,我觉得也能传达给大家的。

日野  聪:肯定听了这个的朋友们听到那里也会失声哭泣的。呜呜呜!

鸟海浩辅:正午……我爸爸死掉了……

日野  聪:肯定大家也会泣不成声的。

鸟海浩辅:会的会的。那个地方请大家自行寻找。就是这样,大概这就是录制的感想了。

日野  聪:很开心。

鸟海浩辅:很开心啊。那么接下来呢,这里有几个问题。下面我想围绕着这些问题来展开。

日野  聪: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首先第一问,在冈崎家呢,正月里捣年糕是必行惯例。两位的家里有没有正月里独有的惯例呢?

日野  聪:这个?

鸟海浩辅:例子比如说和亲戚一直打麻将啊什么的。

日野  聪:啊。

鸟海浩辅:不是吃荞麦面,而是吃乌冬。

日野  聪: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嗯。

日野  聪:最近正月,啊,与其说正月,可以说基本上没怎么回过家了。

鸟海浩辅:嗯。

日野  聪:之前回家的时候,首先,肯定是要看红白歌会。

鸟海浩辅:啊,这样啊!

日野  聪:一家团圆地一起看。

鸟海浩辅:钻到桌炉里。

日野  聪:是的。我爸爸是九州人。所以会有九州寄来的橘子。

鸟海浩辅:橘子?!

日野  聪:桌炉和橘子。橘子也是放到冰箱里,啊,不是冰箱,放到阳台上冰镇过了的。

鸟海浩辅:真不错啊。

日野  聪:大家一边吃着橘子,一边看红白。

鸟海浩辅:这可以说是全国性的活动了啊。

日野  聪:是的。然后除夕夜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去附近的神社。

鸟海浩辅:会去神社的吗?

日野  聪:要去的。一边喝着甜酒。

鸟海浩辅:那个喝了会很暖和的。

日野  聪:是的。然后初拜。就是这样的新年。

鸟海浩辅:真厉害啊。

日野  聪:每次都会因为是要看红白的除夕钟声还是看杰尼*家的倒计时,和妹妹争抢啊。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妹妹当然是想要看&*#啦。

日野  聪:是啊。

鸟海浩辅:跨年演唱会。

日野  聪:就是这样的一个家庭。

鸟海浩辅:啊,原来如此。不过看完这个之后大家会一起去神社。

日野  聪:是的。

鸟海浩辅:这样啊。我家是什么样的来着。我家,现在祖父母已经过世了,所以是父母和弟弟们,嘛,还有其他的家人什么的过来。我家不吃煮年糕。

日野  聪:啊!完全不吃吗?

鸟海浩辅:我们家就根本没有年糕!鸟海家!

日野  聪:为什么呢?

鸟海浩辅:大家都不喜欢吃吧。

日野  聪:因为这种原因吗?

鸟海浩辅:估计是因为我母亲不怎么喜欢吃。

日野  聪:那就是说鸟海桑小的时候也不怎么吃吗?

鸟海浩辅:小的时候有吃。不过那是因为祖父母在。去世了之后,真的就再没有吃过年糕!虽然我原本就不太喜欢吧。不吃煮年糕也完全没问题。还有就是御节料理也不怎么吃。正月里面,亲戚会聚到一起来的,父母的兄弟姐妹啊,和他们的孩子什么的,还有孩子们的孩子们。因为会聚到一起,所以我们家的御节料理就只是备在这个时候吃而已。

日野  聪:话说御节料理意外的吃了也不见少啊。

鸟海浩辅:没错。然后,只有固定的那几样会减少吧?

日野  聪:确实。只有受欢迎的东西。不过里面放的很平均,每一道菜都是有自己的意义的吧。

鸟海浩辅:是的。我们家,主要是母亲,貌似不怎么喜欢御节料理。

日野  聪:诶~

鸟海浩辅:不过生鱼片什么的还是会吃的。为大家准备的东西剩下了的话还是会吃的。不过基本上不会是因为正月了就必须吃御节料理的。基本上是吃想吃的东西。

日野  聪:啊,不过这样也很好啊。

鸟海浩辅:肉什么的。

日野  聪:不过不是有这么一个说法吗?

鸟海浩辅:嗯。

日野  聪:过完新年,隔了三天之后吃的牛肉火锅。

鸟海浩辅:很好吃!

日野  聪:很好吃的。还有拉面啊什么的。

鸟海浩辅:会想吃那些呢。

日野  聪:是会想吃那些呢。

鸟海浩辅:是的是的。所以说,与其说我们家在正月里有独有的惯例,不如说在干着一些与世人相反的事情呢。

日野  聪:和平时一样。

鸟海浩辅:反而和平时一样。我们家就是这种感觉。

日野  聪: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大家都过着什么样的正月呢?那么第二问。在故事里,有比目鱼和葡萄酒的一餐。两位有没有推荐的某种酒配某种料理这样的组合呢?如果有喜欢的喝酒的方式等,请务必介绍给大家。就是传说中的完美搭配。

日野  聪:Mariage!是啊。鸟海桑会经常给我推荐一些不错的店或者好喝的酒。不过最近我没怎么在外面喝酒。在家里喝的时候比较多。在便利店里经常会有有的,一种卤蛋?

鸟海浩辅:啊,确实有这个。真空包装的那种吧。

日野  聪:是的。我最近迷上吃那个了。然后再配上些烧酒。

鸟海浩辅:烧酒怎么个喝法呢?

日野  聪:有时直接喝,有时兑水喝。

鸟海浩辅:配蛋吗?一个劲的吃卤蛋?

日野  聪:之前确实怀疑过它们两个的属性。不过意外地相性很合呢。

鸟海浩辅:就只吃这个吗?

日野  聪:是的。基本上是2个装的。吃多了也不太好。

鸟海浩辅:不过鸡蛋吃两个好像就会很饱了。

日野  聪:是的。最近迷上这种喝法了。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啊,真不错啊。

日野  聪:在家里喝。

鸟海浩辅:啊,我相比最近在家里喝的时候也变多了呢。去外面喝的话会累的。最近……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我都已经38了。酒量我觉得应该也变少了些。外面喝的话会去想去的地方啦。在家里喝的话,有时候会做饭,不过觉得麻烦的时候,我就会吃一些火腿。

日野  聪:啊,那个很好呢。

鸟海浩辅:里脊火腿。很好吃的。

日野  聪:我也很喜欢培根呢。

鸟海浩辅:啊,培根也很不错。

日野  聪:最近在我的排行榜里上升的还有那个,硬的那种,牛肉干。

鸟海浩辅:牛肉干啊。一直嚼。

日野  聪:一直嚼。其实我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吃这个。因为我老爹很喜欢。有个叫天狗的。

鸟海浩辅:天狗?牌子吗?

日野  聪:牌子。我小的时候,老爸吃这个的话偶尔会给我点。

鸟海浩辅:诶,牛肉干啊。

日野  聪:牛肉干最近又开始吃了。

鸟海浩辅:我没有吃牛肉干啊。果然还是得火腿。火腿也有很多种类的吧?超市里面。,每次都在想,究竟哪一种直接吃起来会比较好吃啊。不是还有很高级的那种吗?偶尔会买一次两次的。贵的火腿,真的是超级贵的。

日野  聪:诶?是那种成块的火腿肉吗?

鸟海浩辅:不是的。

日野  聪:还是切成片的那种?

鸟海浩辅:那种大块的我自己切不了的,在家里的话。所以,就只放一点洋葱,稍微洗一下,然后浇上一些酱汁。

日野  聪:做一些简单的下酒菜。

鸟海浩辅:是的。

日野  聪:啊,话说鸟海桑确实是会自己做饭吃的。

鸟海浩辅:是的是的。所以这样的会做的。不用锅做的,要洗的东西会比较少的这种类型。

日野  聪:真不错啊。

鸟海浩辅:基本上就是这种状态啦。喝酒的时候。

日野  聪:这之后真的很期待呢。回家之后,确认了剧本。

鸟海浩辅:我基本上是一边看一边喝的。

日野  聪:稍微做一些运动,喝点小酒。

鸟海浩辅:然后稍作休息,睡觉。

日野  聪:就睡了。

鸟海浩辅:不过,果然还是得喝一次,然后reset。我不喝些酒的话,好像就不能重新调整。是不喝醉的状态边喝边确认剧本的。最终工作会结束的吧。那之后的一个小时,就只想喝点酒。

日野  聪:啊,悠悠闲闲的。

鸟海浩辅:什么都不去想。很想要这样的时间啊。想要换一个心情。

日野  聪:是啊。

鸟海浩辅:大家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改变日常生活的呢?于是,Fifth Avenue通贩订购者特典talk CD,在这里就要结束了。那么最后,日野君,对大家说一句美式笑话。

日野  聪:出现了乱来的发言,什么美式笑话啊。什么样的算是美式笑话啊?这比大叔的冷笑话还要难,怎么办啊。美式笑话是什么样的啊……

鸟海浩辅:没关系的。你肯定能抓住精髓的。

日野  聪:美、美式……刚才我卡住了!

鸟海浩辅:再见!

日野  聪:美式、美式笑话!Ui~

【11/07/27新作在線翻譯】真昼の恋

作者   草間さかえ
発売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発売日   2011/07/27

キャスト   日野聡 鳥海浩輔

内容   ◆ストーリー
できる営業のつもりでいた中川正午が新しく任された取引先―――
そこは経営経験ゼロの天真爛漫な青年?岡崎一が営む、どう考えても潰れそうな町工場だった。
リストラの前触れかと落ち込む正午をよそに、一は腹が立つほど前向きに仕事をこなしていく。

年下の男は嫌いで、自分の名前も嫌いだった。
それなのに、「まひるさん」とうれしそうに呼んで懐いてくる一が、次第に特別な存在になってきて―――。

下载地址:
http://www.megaupload.com/?d=J7Z523OW
http://ifile.it/du7ybm1
http://dl.dbank.com/c0sw7efgmi
http://u.115.com/file/dn3v9xdu
http://www.rayfile.com/files/6ed ... -a554-0015c55db73d/
http://www.box.net/shared/u8rendnxeg8i9j6zvrm8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mahirunokoi6=1100727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