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世異聞 ~狐の嫁入り~

この世 異聞 ~狐の嫁入り~

 

翻译:シュシュ LuLu 肉馒头DADA

特典CDtiao688

校译:南山碧

 

 

Track 01

 

[下雨声]

藏依大人:(晴天下起雨来,重要的那一天即将来临。)唔,咳……(到现在还是无法习惯自己身体慢慢形成的过程,从神经敏锐的部分开始慢慢成形。与破碎支离成一块块的感觉完全相反,疼痛从远处聚集而来。这样……就能痛着死去了吧。)啊……

白田纺:你,没事吧?

藏依大人:唔……(在我那刚刚形成不久的双眼中映出的是一位有些不安的女童。)哈……唔……(啊,就是你把我唤醒的啊。我没事哦。别害怕。我就是为了让你能获得幸福,才在这一家中的。)

 

BE×BOY CD COLLECTION 铃木蔦原作 现世异闻~狐狸的出嫁~

 

 [铃声]

白田纺:嗯,做好了。扣子缝得很紧,应该不会再掉了。

友人1:哦,不好意思啦。帮大忙了。

友人2:诶?白田君原来还擅长做这种事啊。

友人1:随时都可以出嫁呢。

白田纺:诶?

友人3:喂我说你啊,怎么可以男人说“出嫁”啊什么的啊。

友人1:啊,可是就是这样嘛。他便当都是自己做的,又爱干净,还很擅长裁缝呢。

友人2:我想要像白田君那么能干的女婿。

友人1:我不是说过了吗,白田的话是“儿媳”。

白田纺:哈哈哈……

友人1:啊,对了白田,今天是你生日吧?

友人2:诶,真的啊?要庆祝下吧?要不请你去唱卡拉OK吧。

白田纺:啊,不好意思。今天家里人让我放学后直接回家。

友人1:这样啊……那也没办法了。

友人2:真遗憾,下次再庆祝吧?

白田纺:嗯,谢谢。(今天,满16岁。)

 

[鸟鸣]

友人:嗯?纺,你长高了?

白田纺:我……不想长的太高呢。

友人:真奇怪啊你,普通都是高一点更好吧?

白田纺:嗯……虽说是这样,但做家务的时候会不习惯厨房的高度,蹲下来的话腰又会很不舒服。还有……还是个子小点更可爱,对吧?

友人:咳咳……哈哈,什么啊,你难道想朝可爱这个方向发展啊?

白田纺:嗯……这个好像没办法按自己的喜好决定呢。

友人:谁知道呢。啊,我一会儿有补习班,明天见。

白田纺:嗯,BYEBYE

 

[脚步声]

白田纺:(接下来。)

(白田菊乃:今天,有客人要来见你哦。)

白田纺:(奶奶对我这样说过了,今天客人要来,要晚饭要怎么烧呢?炊事,打扫卫生,洗衣,缝纫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家务,都是由我来做的。)

[雨声]

白田纺:啊,下雨了。明明是晴天……(这现象是怎么称呼的来着?嗯……啊!是叫做“狐狸的出嫁”!)

 

 

Track 02

 

白田纺:我回来了。

白田由美:啊,他回来了。纺!纺!

白田纺:嗯?

白田由美:快来救救我!妈妈已经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讲些什么了!

白田纺:嗯……出什么事了啊?啊,鞋子。客人已经来了啊?

白田由美:那个是小启的鞋子!

白田纺:爸爸来了啊?

白田由美:先别谈小启了。你快想想办法对付一下客人吧!

白田纺:对付……我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啊,妈妈……

白田由美:对,对呢……茶我已经端上去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关门声]

白田纺:妈妈?

 

白田纺:打扰了。我是纺。(说起来,客人好像是来见我的吧?)那个……要不要再来一杯茶?

南浦启一郎:啊!纺君!欢迎回家。好久不见了呢。

白田菊乃:啊。

白田纺:爸爸也来了啊。

南浦启一郎:嗯,因为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白田菊乃:嗯……藏依大人,这就我的孙子,纺。纺,快和客人打声招呼。

南浦启一郎&白田纺:诶?

白田纺:(狐狸的耳朵?)

藏依大人:等一下,你……看上去像是男人啊。

白田纺:是……我是男的……

白田菊乃:唔!!

白田纺:(这个人……长着像狐狸一样的耳朵和尾巴。)

藏依大人: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菊乃!啊……你一直都在骗我啊!

白田菊乃:哎呀,别说那么难听的话啊。我家没有孙女,所以没办法才……

藏依大人:你这家伙……

白田菊乃:因为传说这只是形式上的婚姻,所以我就觉得孙辈是男的应该也没关系。呵呵,为了不给藏依大人您出丑,我从他5岁开始起就开始让他修学各种身为新娘所需的技能了。

藏依大人:别开玩笑了!

[炸裂声]

白田菊乃:唔……

藏依大人: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娶的妻子是男人啊!你竟然愚弄我!这种人家,我直接毁掉算了!竟然敢欺骗家中的保护神,这算什么啊!

白田纺:那个……男人就不行吗?我不能成为您的新娘吗?

藏依大人:就是啊,你也来一起说说她。碰到这种倒霉事,对你来说也是个灾难吧。

白田纺:啊……不是的。我完全没觉得不好。

藏依大人:什,什,什么!?

白田纺:那个,我虽是个粗人,但请多多指教……

 

[乌鸦叫]

白田纺:呼……

白田纺:(嗯,能不能别生气了啊。)

白田纺:呵呵呵,晚饭马上就烧好了。

藏依大人:哼。

白田纺:(还在闹别扭。)

南浦启一郎:据我看藏依大人长得就像狐狸一样,应该喜欢吃油炸豆腐吧?

白田菊乃:唔!你也看一看场合气氛啊!我们家可是多亏了藏依大人才得以维持生计的啊,你别再说一些刺激他的刺耳话了!

南浦启一郎:明明是你惹他生气的。

白田纺:啊,饭烧好了。我先失礼了。爸爸你也留下来吃晚饭吗?

南浦启一郎:可以吗?烧了些什么啊?

白田纺:啊……油炸豆腐寿司和油炸豆腐味增汤……

白田菊乃:啊!

南浦启一郎:啊,果然……

 

白田纺:(我的亲生父亲据说是在我出身后不久便去世了。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后吃了很多苦,我两岁的时候,妈妈和爸爸再婚,那时生活还算勉强,但很快又离婚了。到现在妈妈不时还会抱怨。)

(白田由美:不管我再怎么喜欢他,他看上去也是不适合结婚的男人呢。最后他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和我结婚的。)

白田纺:(似乎仍是喜欢对方,但最后却分开了。我还不是很明白这种事……爸爸和妈妈分开后立刻,亲生父亲在生前欠下一笔巨债突然袭来,保证人来到家中……奶奶当时非常痛苦悲伤,不愿将爷爷留下来的家就这么放手交给他人。就在那时,他们想起了爷爷生前说过的话,“我们家有保护神”。那位神灵只有女孩才能操控。但当时我们家只有我一个男孩子。)

(白田纺:奶奶,为什么我不得不穿裙子啊?

白田菊乃:我们家就只有你一个孩子啊,纺,你记住了,就今天一天你都是女孩子了哦。我也就是试试是真是假。

白田纺:嗯……)

白田纺:(奶奶当时也认为这只是宽慰人的玩笑话。但是,我们家,真的有一位神灵。)

白田由美:纺,我也来帮忙吧。

白田纺:啊,已经差不多了。

白田由美:嗯?你们怎么了?那位奇怪的人呢?

白田菊乃:他说要和纺独处一会儿。

白田纺:诶?

白田纺:(所以从小开始的新娘修学全都是为了他,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果然啊。

白田纺:诶?

藏依大人:以前的油炸豆腐寿司都是你做的吧?不是一直都送到仓库里的神社来的吗?听说你从小就开始新娘修学后,我就猜是不是你做的了……嗯,美味。

白田纺:奶奶说这寿司做好后是要当做贡品的……原来您一直以来全都吃掉了啊。

藏依大人:嗯,一直。一开始还有一段难吃得难以下咽的时期呢。

白田纺:啊……对不起。

藏依大人: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为了我从小就开始做贡品了吧。辛苦你了。真的很美味。

白田纺:啊……

藏依大人:可是真伤脑筋啊,菊乃那家伙轻视传统,把我当什么了啊。

白田纺:唔……

藏依大人:你,你怎么了?

白田纺:没什么,就是觉得到现在的努力都没白费,眼泪一下子就……

藏依大人:哎,你也忍受了很久了吧?我懂的。因为你被祖母骗到现在啊。

白田纺:诶?不是这样的……

藏依大人:过来。

白田纺:啊!

藏依大人:个子长这么大了,但也还是个孩子呢……

白田纺:啊……(线香?不对……身上的味道好香)

藏依大人:你一直以来就这样努力过来了呢。嗯……没办法,看在你的份上,我就保护这个家吧。虽说怎么也没办法把你当妻子看,不过,等你长大成为一名男子汉后一定能支撑起这个家的。

白田纺:唔……

藏依大人:在那之前就让我来抚养你们吧。你要继续给我做油炸豆腐寿司哦。呵呵。

白田纺:唔……

藏依大人:喂,哭了就不像男子汉了。对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也哭了呢。乖孩子……乖孩子……

白田纺:唔……唔……(不是这样的。)

(藏依大人:虽说怎么也没办法把你当妻子看……)

白田纺:(放心下来也只有短短的一瞬间,藏依大人一句无心之言深深地伤了我的心。)

 

白田菊乃:真是……

白田由美:啊……

南浦启一郎:纺君……

白田菊乃:被藏依大人……

白田由美:欺负了吗!?

藏依大人:怎么可能会欺负他!你们这些无礼之人!看在这孩子的份上,我决定继续保护这座家宅。等他长大成人,有能力扶持起一家的话,也就没我的事了吧。呵,就是说了这样一些话。一定是太感激所以才落泪的吧。哎,根据惯例,从现在开始我就在这里生活了。就把我当主人对待吧。本来现在应该是女孩为我取名,签下契约。但因纺不是新娘,所以不用为我取名了。听好了,在他成人之前可千万别得罪我哦。

 

[开门声]

白田由美:小启,今天谢谢了。

南浦启一郎:不客气,不客气。我可是乐在其中哦。

白田由美:哎,不论什么事都当做乐子,这是坏习惯哦。

南浦启一郎:哈哈哈,话说回来纺真是长大了呢。孩子的成长起来真是飞快啊。

白田由美:是啊,不过他刚才竟然哭了……

南浦启一郎:嗯?

白田由美:那孩子既能干又稳重,放着他不管也能把所有的事全部处理好。从来没看到他那样哭过,真的没被欺负吗?

南浦启一郎:哎呀,算了。是你想太多了!纺他一定没关系,没关系的。

白田由美:喂,为什么那孩子和小启你都那么平静啊。比起有血缘关系的我,纺还是更像小启呢。

南浦启一郎:是吗?大概是因为我已经经历过类似于这种的事了。

白田由美:小启身边总是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呢。哎……

南浦启一郎:呵呵呵……

白田纺:爸爸!现在就要回去吗?

南浦启一郎:因为明天一早就有工作啊,我会再来的。

白田纺:嗯!

南浦启一郎:对了,下次有机会的话,我把我朋友也带过来吧。那么,晚安!

白田纺:晚安!

白田由美:估计会带一些相当难以想象的奇怪朋友来吧。

白田纺:为什么这么说?

白田由美:和他相处这么长时间的第六感!

 

白田菊乃:藏依大人,真的决定住在这间房里吗?家里还有更宽敞的房间呢……

藏依大人:就这样没关系。和住到现在的仓库相差不多。而且我依旧还是会赐予你天启。要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身的生意,别自寻死路哦。

白田菊乃:是!当然当然。

藏依大人:嗯。我相信你,都从商10年了应该没问题吧。不过除此之外我是不会再相信你了!菊乃!

白田菊乃:哎呀……

 

[脚步声]

白田菊乃:哎,真是的。

白田由美:怎么了?妈妈?

白田菊乃:我好像彻彻底底被讨厌了啊。嘿咻。

[倒茶声]

白田由美:不过这种情况下被讨厌也不奇怪啊。我从没想过您是真的打算把纺嫁出去所以才培养他的,一直以来都以为是您为了让他做家务的借口呢。

白田菊乃:正如你所说,男孩子怎么可能嫁出去啊。我反而觉得纺还好是男孩,因为完全不用担心出意外情况。我和你都很忙,从小让他学会做家务我们也能轻松一下。[喝茶声]呵呵,如今事态发展还算顺利,这样就很好了。

白田由美:妈妈……

白田菊乃:[喝茶声]嗯?

白田由美:啊没什么。妈妈您炒股,一大部分的欠款都还掉了这也是多亏了怪人吗?

白田菊乃:你也是时候该称呼他为藏依大人了吧?[喝茶声]是的。

白田由美:证券公司的人还夸您能干呢。原来是这样啊……

白田菊乃:据说藏依大人他以前是有名的占卜师呢。而且他还是个可爱的好孩子呢呵呵。

 

白田菊乃:呵呵呵。

白田由美:妈妈,会被听到的哦。

藏依大人:(我都听到了哦,菊乃这家伙。呼……时间过得真快啊。就算接下来我把这家给毁了,变回白骨也只是徒劳一场。哎……我只是想保护她的血缘啊。)

(茅野:藏依大人,虽说这是妖怪,但他和我们一样都活着啊。

藏依大人:但是他会作怪,招祸于人。

茅野:同样都活着岂有善恶之分。

藏依大人:他可是不通人情的哦。

茅野:那么妖怪肯定也因为妖的情理在人类间不通而烦恼着吧。)

藏依大人:(是你抓住我的。坚强,而又仁慈的女人。嗯……那孩子是叫作纺吧?身上有令人怀念的气息呢。我该为他做些事呢。)

 

 

Track 03

 

 [鸟鸣]

白田由美:纺!我的手帕洗完了吗?

白田纺:我已经熨好一套放在鞋柜上了。

白田由美:嗯。

白田菊乃:哎呀,茶叶没有了哦,纺。

白田纺:橱柜第三层里有备用的。

白田由美:纺!便当!便当!

白田纺:嗯嗯,拿着。

白田由美:那我先走了。

白田纺:请走好。

白田纺:奶奶,热水已经烧好了。

白田菊乃:啊,谢谢。

白田纺:那我先去学校了,午饭的话冰箱里有煮好的菜,还有记得给把油炸豆腐端给藏依大人哦,我昨天已经做好放在冰箱里了。

白田菊乃:知道了。

白田纺:那,我走了。

白田菊乃:走好。

[开门声]

藏依大人:这几天看他每天早上5点就起床开始做家务,真是是个能干的孩子。比之前看到的任何一位姑娘都要勤快。如果他是女孩的话,肯定是一名不论到哪儿都是让人自豪的新娘……哎……

 

[铃声]

友人:怎么了?纺?最近很没精神啊。

白田纺:哎……

友人:喂喂到底怎么了啊?有什么烦恼吗?

白田纺:烦恼……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普通的男人……

友人:诶……

白田纺:我说不定一直以来都想成为新娘,哎……

友人:这样啊……对象不是我吧?

白田纺:嗯。

友人:虽然如此……你直接这么说还真是够打击人的。

白田纺:(虽然是模糊的记忆,但我还是记得……那一天发生的事。)

 

白田纺:(记得有一位十分美丽的人在哭泣,我觉得自己应该要帮帮他,但却什么都没做成。看上去似乎很痛苦的他为了缓解我的恐惧,不停得抚摸着我的头。)

(白田菊乃:听好了,纺。为了能帮那位神明,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做很多事。因为等纺到了16岁,就有可能要开始照料他身边的一切繁琐的杂事了哦。

白田纺:我以后能帮到他吗?

白田菊乃:嗯,所以从今以后要不断学习哦。

白田纺:啊,知道了!)

白田纺:(我能帮到那个人。痛得流泪的那个美丽的人。有可能他就是我最早的……)

 

藏依大人:你回来啦,纺。

白田纺:诶?!

藏依大人:干嘛这么惊讶,能快点进来吗?好冷。

白田纺:哦……我回来了。

藏依大人:嗯。

白田纺:(吓了我一跳。一直都关在房间里的,怎么突然出来接我。)

藏依大人:我肚子饿了,弄点东西给我吃。

白田纺:(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白田纺:请吃。

藏依大人:炸豆腐怎么混到饭里了?

白田纺:因为醋有点不够了,所以就拌在一起了。

藏依大人:嗯,真好吃。

白田纺:(原来他不一定是油炸豆腐,其他什么都能吃啊……)

藏依大人:嗯……

白田纺:(啊,耳朵垂下来了。是不喜欢吃胡萝卜吗?下次切碎了偷偷掺进去。)

藏依大人:怎么了?别光看着你也吃啊。

白田纺:好的。

藏依大人:难得咱们夫妇独处啊。哈哈哈。

白田纺:哈……

藏依大人:这一家本来是女人更会赚钱。女婿是从别家过来的。我成为这家守护神时,定了个规矩。首先是举行使用女童的血让我复活的仪式,然后让明目上已是我新娘的女童从小开始修学,这是为了将来能有一户好人家能来提亲,因为有一好女人在的人家,不论在哪个时代都能招来幸福呢。

白田纺:这样啊……

藏依大人:让能够招福的女人待在家中,她觉得满足后,渐渐就变得不再需要我了。然后我就变回白骨。就是这样的规定。虽然不是每次都那么成功,但大致就是这样的。你在神社看到了吧?。

白田纺:奶奶带着我去过的小棚深处的神社里,放着小小的白骨的碎片。那个……是这个人的……

藏依大人:也就是说,之前一直是由女童把我唤醒的。男人会变得越来越贪得无厌,使整个家失去平衡,所以不行。

白田纺:哦……

藏依大人:在女童到能出嫁的年龄之前不见一次面,固守在神社里使家兴盛。等到见面时,我就移住到家中,看着她真正嫁为人妇。

藏依大人:其实我心境就和姑娘的父亲一样啊。没办法,因为我就是一老头子和狐妖结合起来的。

白田纺:……你是说?

藏依大人:再来一碗。

白田纺:好的。

藏依大人:盛得满一点哦。

白田纺:好。

藏依大人:还有茶也别忘了倒。

白田纺:好!

藏依大人:等你成人了我还想和你在晚饭时一起喝上几杯呢。不过前提是我到时还没消失的话哦……

白田纺:请别动不动就说这种话……

藏依大人:什么?

白田纺:好不容易才见到对方,为什么总是要说什么消失啦,变回白骨啦这种话?

藏依大人:怎,怎么了啊你……你又要哭了吗?

白田纺:我才不会哭!但是我……从小时候碰到你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想着哪一天能帮你做些什么才努力到现在的。

藏依大人:纺?

白田纺:呼……

藏依大人:嗯!?

白田纺:饭盛好了!一大碗!茶现在立刻就为您倒上!

藏依大人:哦…哦……

藏依大人:(刚才那一大声叹气,很明显是硬忍下了一些什么啊……)

藏依大人:纺……

白田纺:我去做泡澡的准备了!

藏依大人:泡澡……现在明明还是大白天。那家伙……

(白田纺:从那天开始就……为了你……)

藏依大人: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这不就像是一直等我到现在吗……

 

白田纺:(不行,不行了不行了!哎……这是什么感觉啊。我从来没变成这样过啊。竟然还没想好就忍不住先开口了,还被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搞的脑子一团糟,最后还差点哭了出来……。为什么我会自以为是地忍不住想要去指责他?完全不知道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白田菊乃:绝对不能说任性的话哦!

白田纺:是的。

白田菊乃:要时刻考虑对方的想法,要想好你是不是真的想做这件事,等考虑好之后在开口。

白田纺:好。

白田菊乃:丈夫一定会喜欢这样懂事的人的。)

白田纺:(怎么办啊……之前我都能好好办到的。只有在藏依大人的面前会控制不住自己……)

 

 

Track 04

 

[鸟鸣]

白田纺:哈……啊。

藏依大人:周末的话至少多休息一会儿吧。

白田纺:诶?啊。早上好

藏依大人:嗯。早上好。

藏依大人:我亲自给你泡早茶吧。

白田纺:嗯?

藏依大人:要心存感激哦。这可是主人亲自泡的。

白田纺:啊哈……谢谢。

藏依大人:喂,除了为我尽心尽力的妻子,我可是不会为别人泡茶的啊。

白田纺:嗯?

藏依大人:哎……快察觉到啊,真迟钝。

白田纺:那个……

藏依大人:对方如果是你的话,娶个男人为妻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白田纺:诶!?

藏依大人:如果你愿意的话,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妻子了,纺。

 

白田纺:(嫁给我家的守护神之后过了一年。)

 

藏依大人:喂!喂,纺!不在吗?哎……嗯,是不是出去买东西了?嗯,是在准备午饭啊。估计很快就回来了吧。我来吃吃看,唔……

白田纺:嗯?怎么了?在吃点心吗,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这个白色的是什么东西啊,太难吃了。

白田纺:啊,是芹菜。还刚烧到一半呢。

藏依大人:你最近有没有总是会加一点我讨厌的食物啊?经常会吃到胡萝卜哦。

白田纺:有些还是多吃点对身体好。如果真的这么讨厌,剩下来也可以。

藏依大人:这种事我做不到,太对不起农民了。茶。

白田纺:好的。放在那边的馒头也可以吃哦。

藏依大人:嗯。

[倒茶]

藏依大人:对了,你学习方面怎么样了?现在是高中两年级了吧?学得开心吗?

白田纺:啊……还算可以……

藏依大人:你不是还要去比高中更高一级的学校去吗?菊乃说要为这个存钱什么的。

白田纺:啊……我还没想好到底去不去大学。

藏依大人:什么啊,你不去啊。

白田纺:距离太远了……附近要是有大学就好了。

藏依大人:你是在顾虑我吗?

白田纺:路上花太长时间晚饭什么的就没时间做了……

藏依大人:这种事没必要担心,总会有办法的。热水我还是会烧的。

白田纺:哈……

[喝茶]

藏依大人:你真是没有私欲的人啊。勤劳服务固然好,但多少也要顺从自己的意识任性一下。

白田纺:哈……

藏依大人:嗯,身为你的丈夫,至少对我说一些任性的话吧,什么事都可以哦。

白田纺:嗯,啊……不,不用了。

藏依大人:什么啊,真无聊。

白田纺:(有没有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啊……虽然名义上的确是夫妇,但总感觉像是在被人耍着过家家啊。)

白田纺:尾巴……

藏依大人:嗯?怎么了?

白田纺:尾巴很舒服吧?

藏依大人:想要摸啊?

白田纺:诶!

藏依大人:摸一摸也没事哦,我尾巴一直以来都很有人气啊。

白田纺:人气?

藏依大人:嗯,历代的妻子都用这个午睡,可是好评如潮啊。过一会儿你去午睡吧。对了,我陪你一起睡吧。

白田纺:哈……知道了。

藏依大人:真是的,反应真冷淡啊。

白田纺:陪睡……尾巴在陪睡的时候起什么作用啊……呜啊……想不出啊。

藏依大人:今天菊乃和由美要到晚上才回来,所以不必害羞。一起好好相处哦。

白田纺:唔……

[盘子碎]

藏依大人:啊怎么了?盘子碎了啊……

白田纺:没关系的,你先到那边等我吧。

藏依大人:凭什么啊!你是觉得我碍手碍脚的吗?

白田纺:不是这样的……

 

 

Track 05

 

白田纺:(啊~天气真好,洗完的衣服也会干地很快。真是一个好星期天。)

(藏依大人:一起睡吧。)

白田纺:唔。(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应该不知道吧。比起妻子,他对我的态度更像是对孙子吧。被藏依大人当做……)哎。

藏依大人:哦,完了啊?

白田纺:诶?

藏依大人:我等好久了哦。来我身边,来我身边。

白田纺:诶!?诶!?诶!?

藏依大人:嘿嘿。我在想至少在休息的时候慰劳一下你。来,就拿坐垫当枕头吧。

白田纺:啊,呜哇。

藏依大人:怎么了,你不午睡吗?

白田纺:拜,拜托了。

藏依大人:嗯,来吧,来吧。

白田纺:(什么回事啊,这个。我是那么色的人吗?说穿了,我只不过是区区的男子高中生……)

藏依大人:唔。

白田纺:啊。

藏依大人:好慢啊,笨蛋。

白田纺:唔,这,这个也许是幸福吧。啊~

藏依大人:哦?

白田纺:松松软软的好舒服。这个确实很适合用来相依而睡呢。

藏依大人:嗯。话说,你还没想到吗?我的名字。

白田纺:啊,还没,是的。

藏依大人:你真是拖拖拉拉的。按照惯例,是第一天就能决定好的。

白田纺: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想到任何恰当的名字。你不告诉我之前的名字吧?

藏依大人:不会告诉你。不要做出超越界限的行为。契约上已经订好了一个人起一个名字。

白田纺:马上就说惯例、契约之类的。没有过吗?没有按照惯例进展的发展之类的。

藏依大人:嗯?

白田纺:比如说,最糟糕的情况之类的。真的是作为丈夫的那种喜欢上藏依大人之类的。

藏依大人:唔,也不是没有。对方是我的话,也只能放弃吧?尤其是对于为男子身的你,完全没关系吧?

白田纺:唔。

藏依大人:唔,什么啊,突然间起来了。怎么了?

白田纺:就算是我……那个……

藏依大人:什么?

白田纺:说,说不出口。(真的,完全不能独自说出这番话。)

藏依大人:真是一个吵闹的家伙。

[电话响起]

藏依大人:那个,有什么在响哦。

白田纺:啊,电话。

藏依大人:真是个困扰的年龄呢。被这幅外表所迷惑。内里可是老爷爷啊。唉。(可是,还真的变得很男人呢。长的很可爱。)哈哈。(真是个好孩子。)

白田纺:藏依大人,记得我的父亲吗?

藏依大人:啊,记得啊,是没有血缘的父亲吧?

白田纺:那个父亲说,他会带朋友一起来玩。

藏依大人:现在吗?

白田纺:是的。之前就说过。比起我,似乎更想让他的朋友跟你见面。

藏依大人:哦?为什么?

白田纺:因为刚刚是手机打来的。我估计马上就会到了。

藏依大人:是车的声音吧。

白田纺:我稍微出去看一下。

藏依大人:来见我的客人啊,变成狐狸之后,就没有来过要见我的客人呢。

南浦启一郎:突然间来了,不好意思呢,忙吗?

白田纺:没关系哦。

藏依大人:看看是谁。

 

藏依大人:纺。

白田纺:啊,果然是父亲他们哦。

南浦启一郎:啊,真是非常感谢,儿子受您的照顾了。前阵子,找到了好酒,作为礼物带来了。

藏依大人:是一个人吗?

南浦启一郎:不,还有两个人。喂,昭君你们,进来吧。

山根昭雄:可以进来吗?

南浦启一郎:就是为了这个才带你们来的。啊,節把耳朵露出来,耳朵。在这里面没关系的。

節:啊?虽然这个没关系。

白田纺:爸爸,耳朵是指?

南浦启一郎:啊,其实呢,想让跟藏依大人见面的人是他啊。

藏依大人:感觉很糟啊。我知道哦,这种分外生气的感觉。

白田纺:怎、怎么了?藏依大人。

節:嗯?你刚刚说了藏依?

藏依大人:你,你这家伙,该不会是!?

節:嗯?嗯!?

藏依大人:万象啊!

南浦启一郎:嗯?你们认识吗?

藏依大人:唔,给我站住,万象。

節:真的是藏依爷爷啊。你这家伙为什么?

藏依大人:[殴打]

節:唔,你这家伙。

白田纺:啊,玄关……

山根昭雄:節,停手。

節:唔,就算我停手。爷爷才起劲呢……

藏依大人:不动声色地就消失了,我还以为你死在路边了!

節:喂喂,藏依爷爷才是啊,怎么回事啊,这身打扮。吃了一惊呢。清廉洁白的爷爷,跟我是同类啊。

藏依大人: 无礼的家伙!别把我跟野狗相提并论。

節:完全没变呢。你说谁是野狗啊?

白田纺:啊!

藏依大人: 你没有死在路边的话,我现在来杀了……

白田纺:啊!啊!

藏依大人: 呜哇。

白田纺:藏依大人,脸上,血!血!

藏依大人: 别惊慌失措的!这样一个伤口而已……我要收拾那条野狗。

山根昭雄:節!明明我都说了停手了。

節:唔。

山根昭雄:[殴打]你在做什么啊,突然间。[哭泣]

節:诶?你看到了吧。那家伙突然间打我。

藏依大人:什么人啊?那个小鬼。

白田纺:谁,谁知道呢……

藏依大人:万象,在迟疑。

山根昭雄:吵死了,你这个笨蛋,快点道歉!

節:哈?你没听清楚吗?是对方先……

山根昭雄:这一点我也会让对方道歉。

藏依大人:唔,你说什么!?小鬼!

山根昭雄:但是,让他人受伤了的你是最差劲的。道歉!

節:诶!?

藏依大人:喂,小鬼,你听到吗?为什么我向这条臭狗低头。

白田纺:你不道歉的话,我不会再给你做炸豆腐寿司哦。

藏依大人:说,说谎的吧。

白田纺:我是说真的。

藏依大人:快点说你是说谎的。快点,纺。

節:噗,什么啊,那家伙,被食物吊住了啊。

山根昭雄:我也不会再买啤酒给節。

節:诶?你是说真的吗?

藏依大人:回答我啊,纺!

 

節:唔,不好意思哦。哈,哈哈……

藏依大人:不,不,我也是,不好意思呢。哈,哈哈……

南浦启一郎:他们说,在你们两个打扫完玄关之前不可以进来。加油哦!我会准备好茶和点心等着哦。

節:唔。哦。

南浦启一郎:不可以吵架哦。

節:我都说了不要啊。我真的不能跟爷爷再打架了。

藏依大人:哼。还变得真圆滑呢。况且,那是什么啊,这幅模样。现在,你这样在模仿人类什么的,真的无法相信。该不是有什么企图吧?

節:没有啊,这样的事。即使是吵架,现在也没有吵架的对象,已经没有那种脑子坏掉了来找我比较能力的人。出于兴趣来观察我的,都是这样的家伙。不过,正好呢。爷爷,很了解咒禁道吧?有吗?不是回归骨骸,而是变回人类的方法。

藏依大人:你想变回去吗?

節:嗯,与其说是有了死的觉悟……啊,我刚刚,说了很让你心动的话吧?

藏依大人:你……茅野,我的徒弟所学会的咒禁,出色到连作为师傅的我也不能比拟。茅野是天才。

(茅野: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用来照顾通人性的怪物的咒术什么的,虽然因为危险太大,没有任何人去做。茅野非常热心地研究。那时候,咒禁道已经衰落,但是,茅野的名气如同那美丽的容貌,马上就流传遍整个京城,而招来不幸。这……

節:所以,我都好好地解释了啊。只是暂时去而已。

藏依大人:用恐吓来拐骗我的爱徒,结果,生了孩子回来的我的心情,你懂吗!

節:这个……

藏依大人:真的不是你的孩子吧?

節:你问过本人吧?不是我,是我的朋友的。有个一直在寻找治疗眼睛的方法男人,听说了茅野的名声,他说无论如何都想一见,运用我的能力,我让他见茅野了。那家伙绝对不是坏家伙,放心吧。

藏依大人:不是坏人的话,为什么只有茅野一个回来。让一个生怀六甲的女人回京城什么的。

節:啊,是怎么样来的呢?有一种让孩子死去的流行病吧?因为那个病在村里盛行,就让她回京城了。因为我朋友是在邻近的村庄都小有名气的药郎。也不能弃之不顾,去京城。话说,我不是送她去了吗?然而因为激动而把我赶出去的是爷爷哦。

藏依大人:唔。

節:而且,茅野是个优秀聪明的咒禁师吧?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样,经常会在村里出现的哦。也会跟我商量人生。嗯,什么呢?虽然两个人都早死。这样也有这样的幸福吧?

藏依大人:是,是啊。

節:是吧?没有打我的理由吧?和好吧,爷爷。

藏依大人:我无法喜欢你这样的家伙。

節:切,真是个过分的老头呢。

藏依大人:(是么。茅野曾经很幸福呢。)

 

白田纺:啊,总觉得今天很吵闹呢。唉~

藏依大人:唔……

白田纺:因为茶和糕点,让气氛很高涨呢。再加上酒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呢。据说那些人是酒友。我也还不能喝酒。(注:日本法律规定,要成年(20岁)才能喝酒。)(藏依大人,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在发呆。也受了伤,是不是累了。快点做晚饭,准备泡澡水吧。)藏依大人,没关系吗?伤。

藏依大人:啊,这样的伤……[撕掉]

白田纺:啊,还不能把胶布撕……诶?嗯?没有伤口。

藏依大人:这是不足以担心的东西。我,有一半是怪物。

白田纺:嗯?很厉害呢。话说,叫做節的人,那个人也跟藏依一样呢,是保护神。从骨骸回归原点什么的,其他的家庭也有呢。要是寻找的话,意外地会有这样的神灵呢。

藏依大人:真是的。我也是个大笨蛋呢。

白田纺:什么?

藏依大人:白活了一大把年纪,擅自独断认为,喜欢的女人跟其他男人生儿育女,一定是不幸的。以为她能依靠的只有我一个。

(茅野:藏依大人,那个孩子,拜托了。)

藏依大人:留下来的孩子,至少将他视为己出。我想一直保护茅野的孩子。

(藏依大人: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茅野:谢谢,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那是什么啊。我只是无法承认茅野曾经是幸福的吧!?很无趣吧!一切都很无趣!什么保护神啊!我已经不要了!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我想消失,变老!吃掉怪物,我连人都不是了……

白田纺: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纺,你觉得我没有用处吧!让我回到骨骸里吧。无论是哪里,丢掉就行了。我已经不会保护任何东西。

白田纺: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呢?明明我不会认为你没有用处。因为,我,喜欢藏依大人。

 

 

Track 06

 

白田纺:(藏依大人开始闭门不出。)真是的……(已经第三天了。)饭也没有吃。

(藏依大人:我想消失,变老!回到骨骸里!)

白田纺:(唉~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他所说的故事发展。总觉得,感觉像是失恋一样的……一个人独自在房间里面。在想什么呢。)明明我也说了挺重要的东西。

(白田纺:我喜欢藏依大人。)

白田纺:(也没有回应。就那样摇摇晃晃地回房间了。虽然不是说那种事的时机。)

(藏依大人:认为我是无用的吧,无论是哪里,扔掉就行了!)

白田纺:(怎么可能做到啊!所以,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藏依大人:我已经不会保护任何东西。)

白田纺:(总觉得,藏依大人,比想象中孩子气。虽然我觉得他是非常非常成熟的人。难道,他意外地是个很单纯很懦弱的人。而且,茅野是谁啊。也许把门踢坏,强硬地把他拽出去会比较轻松吧。比起在思念已经不在这里的人好。可以好好地看着就在眼前的我吗?我大概之前就知道,藏依大人温柔地笑着的时候的眼睛,是透过我在看着谁。藏依大人以前的妻子们,肯定也感觉到同样的事吧。所以,突然间冒出其他人的名字,把我丢在一旁,也完全不足为奇。而且,这件事跟我的心意,完全是两回事。不会改变的,我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所以,他马上出来就好了,即使用食物引诱也不会出来呢。唉~

 

藏依大人:(已经过了过久,不想做任何事情。虽然我以为只要不吃东西就会死,意外地,什么事都没有呢。话说,因为我,是怪物啊。我到底要愚蠢到什么程度……)

(茅野: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茅野那家伙,是因为使用了超过身体负荷的法术回来,所以早死。笨蛋。年纪轻轻的,竟然抛下师傅先走,真是不幸。)

(婴儿:呜呜呜。)

藏依大人:(接下托孤的双手,已经垂垂老矣。我变得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死去,留下这个幼小的孩子。不老不死的方法,并不是容易找到的。)

(藏依大人:眼睛已看不清,体力和集中力也都衰退了。)

藏依大人:(然后,我在茅野的药方中,知道了似乎是最后的咒语。)

(藏依大人:人类吃掉怪物,变成新的怪物的方法啊。虽然这个并不罕见,这之后使用的方法非常罕见。)

藏依大人:(变成怪物许久的男人,也就得到了重生的方法。)

(藏依大人:这个男人,是万象啊。但是,这个是……)

藏依大人:(变成怪物的人的寿命,寿命会跟原本的怪物一样。幼小短命的怪物,寿命就短。有灵力长命的怪物,寿命就长。即便如此,如论是哪一方都寿命也会有尽头。这样的话,最初就会抑制能力沉睡,只是在需要的时候醒来,如何?这个,就是那个方法的内容。)

(藏依大人:从沉睡中醒来的奇迹,就只有尘世赋予的因素。是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思醒来啊?)

藏依大人:(在那里的,是一只狐狸的怪物。)

(藏依大人:你依然在这里吗?

狐狸:你在那里干什么?

藏依大人:为了保护茅野的孩子,我在想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

狐狸:茅野……茅野怎么了?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了。有一段时间没有抚摸我了。

藏依大人:茅野因为病而死去了。你也总有一天会得到解放的。

狐狸:是啊。)

藏依大人:(那只狐狸,就是我吃掉的怪物。其实本应该是一种魅惑人类,强大的野兽。不知道为什么,在茅野面前却能被轻易捕获。不断地调查,终于不敌焦虑,在终于对怪物出手的时候……之后想起来,狐狸非常老实地呆着。同化需要时间,在很长的一段痛苦的时间后,同化成功。我知道。)

(藏依大人:唔……)

藏依大人:(混合着怪物的感觉,既是我,又不是我的怪物。双方过去的记忆,都变成我过去的记忆。茅野抚摸我的温柔的手。)

(茅野:没关系哦。没关系。疼痛什么的,马上就会痊愈的。

藏依大人:[哭泣]茅野,这样就能保护茅野的孩子。)

藏依大人:(现在想起来,我已经变得不知道,对茅野的心意,到底是谁的?)

 

藏依大人:(一直在想阴暗的事情,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呢。不能继续。唉~这样一直生存下去的话,也许任何事情都会变得无所谓吧?话说,那条臭狗,在说想变回人类什么的。明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去,看上去也非常喜欢现在的世界。那家伙跟我使用了一样的方法的话,大概是想保护什么吧?)

 

 

Track 07

 

白田菊乃:纺,藏依大人还是不出来吗?

白田紡:嗯……

白田菊乃:真头疼啊,再得不到神谕的话咱们家就要流落街头了,这段时间来虽然一直是我一个人在管理着,不过要是没有藏依大人的建议的话,我就只是个外行。那位大人到底是怎么了?

白田紡:我也不知道。

白田菊乃:这样啊,不知道他能不能早日恢复心情啊。都是那个破坏了玄关还大吵了一架的以前的朋友的错吧?

白田紡:可能……吧……好像都是半斤八两……

白田由美:我回来了。

白田菊乃:啊,欢迎回来。

白田紡:欢迎回来,妈妈。

白田由美:这是小启的朋友送来的玄关的修理费,我和他说好了我家出一半。

白田紡:嗯,我觉得这样就好。

白田由美:那位朋友超级有男人味哦。

白田菊乃:你见到了?

白田由美:我下班回来顺便去了小启工作的地方,在那里碰到的。

白田菊乃:哦,那么有男人味吗?

白田由美:呵呵,个子又高声音又好听,有点像外国人哦。

白田菊乃:不过既然是藏依大人以前的朋友,果然还是有耳朵和尾巴吧?

白田由美:咦?没有啊。

白田紡:那个人好像既可以把它们露出来,也可以藏起来,我见过他的尾巴和耳朵。

白田由美:咦!妈妈稍微有点受打击……

白田菊乃:你还真是个抓不住要点的人,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咱们家的那位是不是也能把尾巴和耳朵藏起来啊?

白田紡:说的也是。

白田菊乃:自从从骨头变成人形,就再没出过咱家门一步,只要把尾巴和耳朵藏起来,去外面散一次心就好了。

白田紡:(是吗……说的也是。)

白田菊乃:可是为什么他更加宅在家里了呢?嘛~难得能吃到油炸豆腐包寿司以外的东西,也不错啊,呵呵呵~

白田由美:说不准之后就会被食物引诱着出来了呢?

白田菊乃:呵呵呵,食饵最有效呢。

白田由美:做点味道很浓的食物就行了吧。

白田菊乃:全部做煮菜吧。

白田紡:你们俩……(不过说不准出门走走真的对他比较好,等他从房间里出来了就劝劝他吧。)

白田由美:纺,比起桔酢酱油我更喜欢芝麻。

白田菊乃:涮猪肉我想沾着这两种一起吃。

 

白田菊乃:哈哈,讨厌啦~

藏依大人:(有饭的味道,已经没什么要想的事了。唉……向不了解情况的小孩子乱发脾气,让我怎么拉下这张脸走出去啊?)

[白田紡:因为我喜欢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那是真的吗?该怎么说好呢……纺太直率了,真让人头疼啊。)

[敲门]

藏依大人:啊!

白田紡:藏依大人,我送饭过来了。

藏依大人:(紡……)

白田紡:你再不吃点东西的话,身体真的会受不了的,你不回答我也没关系,总之请你吃点东西。

藏依大人:(真是好孩子。)

白田紡:不然的话,外婆那边说就要强行把门弄开。

藏依大人:什么?!

白田紡:我也……我也想那么做,不过我会忍着。不管我怎么想,都觉得我不可能会不需要藏依大人,我也不想你那么看待我。

藏依大人:(我总是说出纺不想听的话,伤害到他。)

白田紡:所以那个……我会等着的。

藏依大人:(但是他每次都会原谅我。)

白田紡:饭我还是放在这里。啊……

藏依大人:有茶吗?你进屋里来吧,看着我吃,你就放心吧。

白田紡: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你、你干什么?

白田紡:太好了,我还在担心你是不是倒在屋里了。

藏依大人:(这家伙,个子有这么大吗?)放开我,混账东西!

白田紡:啊……藏依大人你的脸色很不好啊!面容都这么憔悴了……

藏依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白田紡:啊啊~

藏依大人:(被这种小孩子……)

白田紡:还不如直接把门踢开呢……

藏依大人:(只不过是纺而已……)纺、纺……纺!

白田紡:啊……

藏依大人:你差不多该给我放手了!你已经充分知道我瘦了吧?

白田紡:啊……对不起……

藏依大人:唉……真是的,趁此机会,我要和你说清楚。

白田紡:咦?

藏依大人:我本来就是个衰弱的六十岁的老人。

白田紡:哈……

藏依大人:哈什么哈,给我听好了!你听着,虽然我现在和狐狸合体了变成了这副样子,可是我依然自知是个六十岁的老人。

白田紡:哈。

藏依大人:……所以说,哈什么哈!所以说什么情啊爱啊早就和我无缘了,你难道想和六十岁的老人成为恋人吗?

白田紡:可是,你现在是这个样子不是吗?

藏依大人:……虽然是的。

白田紡:你觉得人类会仅凭外表喜欢上一个人吗?

藏依大人:啊?

白田紡:我从没喜欢上除了藏依大人以外的别的什么人,所以我不知道。

藏依大人:啊……

白田紡:当然藏依大人确实很漂亮,但是我大概也不是只喜欢这一点,而且……

藏依大人:嗯?什么?

白田紡:没、没什么……(就算你说内在已经六十岁了,可是在我看来还挺孩子气的。)嗯……难道你想说我不能喜欢你吗?

藏依大人:就、就是这样,这样是徒劳的,是无结果的。

白田紡:为什么?

藏依大人:呃……你问为什么……是因为,你早晚有一天要娶妻的……

白田紡:好奇怪,我是藏依大人的妻子不是吗?

藏依大人:那是因为你……没办法嘛,这是老规矩……

白田紡:规矩不是藏依大人你定的吗?况且妻子要不是因为喜欢丈夫,也不会做家事和做饭的吧?

藏依大人:是啊,虽然是这样……

白田紡:我姑且还是问一下,你和至今为止的妻子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吗?

藏依大人:呃……唉……你还真会自寻烦恼。

白田紡:那是……因为读历史小说的时候貌似以前那种都比较开放……

藏依大人: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我是抱着作为新娘的父亲的心情,让这个家中的女孩进行新娘修行的,才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事!再说你,不过就是个光个子长大了的小孩子嘛!快给我站好,来!你看还是我比较高吧?而且我还有耳朵。

白田紡:藏依大人,该说你没有危机感呢……我明明都说了喜欢你,你还不明白吗?

藏依大人:嗯……咦?[KISS]你刚才……做了什么……

白田紡:……都是因为不做到这样你就不明白所以我才做的!藏依大人太迟钝了!

藏依大人:呃……什、什么?为什么你要生气?

白田紡: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不是,对不起……为什么我只要面对藏依大人,就会变成坏人呢……

藏依大人:(啊……说起来,我也对你做了同样的事……)

白田紡:明明不想这样做的,可是脑子总是不能好好工作。

藏依大人:(明明想要平和的对待你……)

白田紡:变得不知道该怎么办,马上脑子就乱成一团。

藏依大人:(如果能心意相通,就不会像这样争吵了吧?这个孩子就会笑吧?怎么做?我应该怎么做才好?)纺![咕噜]

白田紡:咦?

藏依大人:啊……呃……都是因为你说话太罗嗦了!

白田紡:啊……咦?

藏依大人:没办法,都是因为说太长时间了,你给我出去,混账东西!我什么都不知道!和我无关!

白田紡:咦?!咦?!

藏依大人:一定都是因为我饿了罢了,你去给我上茶来!

白田紡:咦——

藏依大人:(无趣……无趣无趣,被这种小孩子搞得团团转,我到底在干什么?)

白田紡: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干什么?快去上茶!

白田紡:我已经是藏依大人的妻子了,就算你说让我不要喜欢你我也已经最喜欢你了你明白了吗!

藏依大人:呃……哪有你这样义正言辞说这种话的家伙!

白田紡:可是已经没办法了嘛!

藏依大人:结果不还是跟原来一样嘛!

 

 

Track 08

 

白田菊乃:啊拉啦~早上好,真是好久不见了,状态恢复了吗?我可是担心死了。

藏依大人:啰嗦,你太假了。我也是有很多情况的。抱歉,为了补回这几天,我已经准备好了很多神谕,一会儿你来我房间吧。

白田菊乃:啊拉,这么直率。藏依大人……

藏依大人:什么?

白田菊乃:一定就是那个,您需要换换心情。

藏依大人:嗯?

白田菊乃:听说前几天和您一起毁坏玄关的那位客人……

藏依大人:呃……

白田菊乃:把耳朵和尾巴藏了起来,在外面活动呢。

藏依大人:啊。

白田菊乃:藏依大人也像那样,出去散散心吧!一定就是因为总是宅在家里才会郁闷嘛。

藏依大人:是吗?

白田菊乃:是啊!

藏依大人:是吗?那我就去附近散散步。

 

同学:调味……啊,纺,你有在听我刚才说的话吗?今天你真的很没精神啊,好像一直心不在焉的,昨天没有好好睡觉吧?

白田紡:嗯……

同学:发生了什么?你没事吧?你可以说给我听哦。

白田紡:谢谢。(可是说不出口,虽然也有自我厌恶,不过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一直,一次又一次的……)

[KISS]

白田紡:(像个傻瓜一样,只是拼命的回想着和藏依大人的吻,绝对说不出口!不过,好软啊,他的嘴唇……)呵呵……

同学:什么……难道你在哭?

白田紡:咦?没有哭啊!

同学:怎么了啊?别勉强自己啊!

藏依大人:什么啊,你现在要回去了吗,纺?和同学在一起啊。

白田紡:咦?(难道是……)

藏依大人:正好,我也正要回去。

白田紡:藏………

同学:什、什么?是谁?

藏依大人:你干嘛露出一副蠢样?我不认识路,给我带路。

白田紡:(藏依大人?!头发变短了。)那、那是我的运动服?

藏依大人:哦,这个吗?听说穿和服会很奇怪,我就擅自借来了,合适吗?

白田紡:啊……是的。

同学:纺,这个人好像演员啊……他是谁?

白田紡:啊……(我家的神仙大人……我的……)

藏依大人:偶尔到外面走走也不错啊。

白田紡:(我的……丈夫。)

藏依大人:这位同学,我家纺受你多关照了,你们要好好相处啊。

同学:到底是谁啊?哥哥?

白田紡:(这个,果然还是说不出口。

 

 

FT CD

 

日野聪:《现世异闻~狐狸的出嫁~》网购和コミコミ初回特典,谈话CD~耶~

鸟海浩辅:耶~

日野聪:这张CD啊~只有在Movic网上预订。

鸟海浩辅:哦!

日野聪:或是在中央书店コミコミStudio购买才能得到的特典哦。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日野聪:首先啊。

鸟海浩辅:嗯~

日野聪:先来介绍自己的角色吧。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日野聪:我是藏依的扮演者日野聪。

鸟海浩辅:很精简嘛~哈哈!

日野聪:[]然后是。

鸟海浩辅:大家好,我是……白……白……哎~白田……嘶……白田……

日野聪:[大笑]哈哈哈哈……鸟海你肯定记得吧。

鸟海浩辅:记得……我正拿着剧本在看呢。

日野聪:[]哈哈哈……

鸟海浩辅:这段八成会被剪掉,我是白田纺的扮演者,鸟海浩辅。

鸟海浩辅:好~!

日野聪:请多关照。

鸟海浩辅:请多关照。

日野聪:我是这次担当主持大任的……

鸟海浩辅:哦?明明只有两个人。

日野聪:我想努力当一回主持。

鸟海浩辅:嗯嗯,净含量十分多钟的。

日野聪:对,请大家陪我们听到最后吧,请多多关照。

鸟海浩辅:了解。

日野聪:这次啊,准备了很多话题。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日野聪:我们就来对这些话题做一番回答吧。

鸟海浩辅:这就要看情况了~

日野聪:[]务必拜托您。

鸟海浩辅:你说真的?

日野聪:无论如何也要请你回答一下。

鸟海浩辅:在能回答的范围内我尽量。

日野聪:好,那首先我们开始第一问吧。

鸟海浩辅:嗯!

日野聪:第一问,请说些收录结束后……的感想和收录期间的趣闻轶事,很常见的模式吧。

鸟海浩辅:是啊,果然这种固定模式还是无法破坏的。

日野聪:就是啊。

鸟海浩辅:不能打破吧。

日野聪:收录结束后的感想。

鸟海浩辅:感想啊……没什么特别的感想。

日野聪:不过我们……还是很努力的。

鸟海浩辅:是啊,很……感觉很漫长,这张CD的量很足。

日野聪:是啊,剧本是六十几页,分量十足。

鸟海浩辅:嗯~

日野聪:我想各位听众应该都很尽兴。

鸟海浩辅:这些全都收录在一张CD里对吧。

日野聪:就是~

鸟海浩辅:哎呀~

日野聪:量满分。

鸟海浩辅:好厉害,但相比这么大的量……整个收录还是进行得很顺利。

日野聪:是啊。

鸟海浩辅:后面再说,那个捏他现在我还得保留。

日野聪:要保留吗?

鸟海浩辅:现在还不说。

日野聪:先压箱底吧。

鸟海浩辅:压箱底。

日野聪:那段很重要吧。

鸟海浩辅:是啊,它是本次的核心。

日野聪:关键部分对吧。

鸟海浩辅:就是~

日野聪:那我们把它拉到最后,待会儿再来谈论那个话题吧。

鸟海浩辅:是啊。

日野聪:那个话题啊。

鸟海浩辅:那个话题啊。

日野聪:大家敬请期待吧。

鸟海浩辅:或许到最后都不会说。

日野聪:[]啊哈哈哈。

鸟海浩辅:[]啊哈哈哈。

日野聪:不过我觉得……现在对藏依的印象和最初收录的正相反。

鸟海浩辅:是啊。

日野聪:在最初塑造角色这点上,那个……给各位工作人员添了不少的麻烦。

鸟海浩辅:不,才没这回事呢,演的非常到位。

日野聪:[]不过真的从他们那儿得到了很多建议。

鸟海浩辅:是啊。

日野聪:每次都会释然“啊!原来如此,是那样演啊~”

鸟海浩辅:“是那么回事啊!”

日野聪:“是那么回事啊!”

鸟海浩辅:嗯!这个过一会儿会明了的。

日野聪:[]啊哈哈,是啊。不过虽然有些磕磕碰碰,但最后收录还是开心、顺利地完成了。

鸟海浩辅:是啊,真是太好了。

日野聪:是啊。

鸟海浩辅:而且这系列已经出了很多。

日野聪:好像出了满多了。

鸟海浩辅:已经到……这是第三部……还是第四部?是三?三吧。

日野聪:是第三部。

鸟海浩辅:从一二一直持续到现在。

日野聪:上回是……

鸟海浩辅:这回也是飞田和和彦还有大辅出演。

日野聪:对。

鸟海浩辅:前几部主要是围绕他们展开的。

日野聪:是啊。

鸟海浩辅:这次轮到我们了。

日野聪:待望的新系列。

鸟海浩辅:是啊。以后将会有什么样的发展呢?

日野聪:是啊,令人期待。

鸟海浩辅:要是在这里就结束的话,大家会不会把责任都推在我们身上呢?

日野聪:哇~受重创了,感觉身上负担一下子重了。

鸟海浩辅:突然有压力了。

日野聪:是啊,感受到压力了。

鸟海浩辅:所以还要请大家多多关照。

日野聪:务必请大家多多关照。那我们进入第二问吧。

鸟海浩辅:好好。

日野聪:对方演的角色有何感想?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日野聪:那我日野,就是谈对纺的感想。

鸟海浩辅:嗯嗯。

日野聪:鸟海你来谈谈对藏依的感想。

鸟海浩辅:是这样啊。

日野聪:那从日野我先开始吧。要说纺啊,感觉……非常……怎么说呢……像贤妻良母一样。

鸟海浩辅:正是如此,真是个好孩子。

日野聪:很乖……甚至让人怀疑他怎么会变得这么乖的。

鸟海浩辅:就是啊。

日野聪:那个……明明奶奶管着管那的。

鸟海浩辅:就是,从小就在家教很严的坏境下生长。

日野聪:[]但那个……飞田演得爸爸真的很温柔。

鸟海浩辅:纺的爸爸,感觉有点随便。

日野聪:[]哈哈哈哈。

鸟海浩辅:我很喜欢这角色,第一声特别有趣。

日野聪:感觉大大咧咧的。

鸟海浩辅:“哇~大家好啊”像是这样的,很厉害,不禁让人惊讶“原来是他是这样嗒”,同时我也读了原作,“他准备这么来啊”不过,真不愧是……

日野聪:真不愧是……

鸟海浩辅:真不愧是飞田大前辈。

日野聪:好,那……

鸟海浩辅:是啊,说到藏依啊,他已经活了很久了。

日野聪:是啊,活了很长的岁月。

鸟海浩辅:虽然活了很久但外表还是很年轻,很美丽。

日野聪:很美丽。

鸟海浩辅:依旧容貌美丽,还有就是那高雅的品格。

日野聪:嗯。

鸟海浩辅:诸如此类,在他身上充分地发挥出来了。那些招式和高难度的台词,亏你能不咬舌地读下来呢。

日野聪:[]那里啊……但在我心里就觉得他是个六十岁老爷爷,这种意识非常强烈。

鸟海浩辅:嗯嗯嗯。

日野聪:刚开始就这么想……要怎么说才好呢,毫无修正之意……

鸟海浩辅:完全就是老爷爷。

日野聪:内心……认为他就是个上了年纪的老爷爷。

鸟海浩辅:感觉像是生命快走到尽头了。

日野聪:总之一个劲地散发着这种气息。

鸟海浩辅:嗯嗯。

日野聪:不过,多半向另一个方向突进了。

鸟海浩辅:[]哈哈哈哈,反倒给人一种很妩媚的感觉,越发像狐狸了。

日野聪:对的。

鸟海浩辅:不过很有趣。

日野聪:大致就是这样一个感觉。

鸟海浩辅:但真心话不能说。

日野聪:[]哈哈哈,就是。

鸟海浩辅: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

日野聪:有自己的想法。

鸟海浩辅:但现在不能说。

日野聪:但……在不久将来肯定……

鸟海浩辅:或许会有能说的话,你说对吧。

日野聪:对。还有原作。

鸟海浩辅:嗯。

日野聪:如果大家多读读原作的话,就会了解很多。

鸟海浩辅:对。

日野聪:接下来第三问,作品中可否有令你印象最深的台词或场景,有请结合理由说明一下。

鸟海浩辅:还要结合理由吗?是什么呢……战斗场景吧。

日野聪:[喷笑]你是指和彦……

鸟海浩辅:和日野君你的壮观的战斗场景。

日野聪:很精彩的战斗场景。

鸟海浩辅:估计光这段就有……二十多分钟吧。

日野聪:就是,那段……打斗动作很厉害。

鸟海浩辅:描绘的很细致,花了很多功夫对吧。

日野聪:加了很多细节。

鸟海浩辅:在这里加一击,那里避开。

日野聪:躲开,就是这样。

鸟海浩辅:稍微在那里留出一些空隙后再……

日野聪:从那方向飞又来个横沟踢。

鸟海浩辅:但在这基础上还能躲闪。

日野聪:躲开。

鸟海浩辅:在广播剧中很少会有那么严密的策划。

日野聪:很罕见。

鸟海浩辅:那段战斗场景真的是……

日野聪:强烈希望能够添加画面。

鸟海浩辅:真的。

日野聪:在电影院里观赏的话……

鸟海浩辅:做成动画的话很不得了哦。

日野聪:说不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鸟海浩辅:嗯。

日野聪:那段场景简直是……

鸟海浩辅:正是因为动作很多,所以要加的声音也很多。

日野聪:就是。而且纺也参战了。

鸟海浩辅:对,来救场的。

日野聪:是啊,来救场的。

鸟海浩辅:那个……就像是打电玩时狂按X健就会跳出来的那种。

日野聪:[]纺身上还是很多装备呢。

鸟海浩辅:就是,还会变身的呢,变身英雄。

日野聪:[]哈哈哈。

鸟海浩辅:“藏依大人!”边喊着边冲出来了。

日野聪:但这些都只存在于我们的幻想中。

鸟海浩辅:不过这的确是印象最深的场景。

日野聪:但有动作戏是事实嘛。

鸟海浩辅:对,是有点。嗯,总之……我们这次才刚刚开始,但其实和前两部的主角们还是有些因缘的。

日野聪:是啊。

鸟海浩辅:由此思考方式也有不同。

日野聪:对对,会产生变化。

鸟海浩辅:大家能多关注一下这里。

日野聪:对。

鸟海浩辅:我是这样想的。

日野聪:那我印象深刻的台词有哪些呢?

鸟海浩辅:嗯。

日野聪:印象深刻的台词……哪些呢?果然还是那个……藏依原来的爷爷。

鸟海浩辅:嗯嗯。

日野聪:和我的妩媚是完全不同风格,但能看到各样的藏依还是很不错的。

鸟海浩辅:是啊,不过藏依还参入了些狐狸的成分。

日野聪:是啊,但我是人和狐狸合体嘛。

鸟海浩辅:我觉得合体很不错诶。

日野聪:[]哈哈哈。

鸟海浩辅:我也好想做个合体英雄哦~

日野聪:就是啊,很多人都会向往的。

鸟海浩辅:对,男人们都憧憬。

日野聪:男人们的憧憬是合体英雄。

鸟海浩辅:对~机器人也成。

日野聪:[]哈哈哈!就是这样,讲东讲西的,就到这时间了。

鸟海浩辅:已经这个时候啦。

日野聪:就是,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

鸟海浩辅:本来准备了八道题呢。

日野聪:结果只讲了三个。

鸟海浩辅:到第三个就结束了。

日野聪:最多只能讲三个问题了。

鸟海浩辅:这里该收尾了。

日野聪:《现世异闻~狐狸的出嫁~》网购和コミコミ初回特典谈话CD,不知大家可否尽兴呢?

鸟海浩辅:希望大家能够尽兴。

日野聪:是啊,同时原作故事也在不间断的发展

鸟海浩辅:嗯。

日野聪:非常希望这部Drama CD能在制作续篇。

鸟海浩辅:是啊!因为我们……现在算是出场了,那今后会怎么样发展呢?这很令人在意。

日野聪:是啊,很想知道后续发展。

鸟海浩辅:现在还只是个朦胧的轮廓,不过就这样也行。

日野聪:真正的事件还没有发生呢。

鸟海浩辅:就是,之后还会有什么不幸……

日野聪:[]哈哈哈哈!

鸟海浩辅:或者惨事发生,其他帅哥角色登场也有可能。

日野聪:是啊,可能会有牵动整个故事发展的重要角色出现呢。

鸟海浩辅:就是,说不定到后面还会有“哇~!藏依大人~!”“纺~!”这样感人肺腑的场景。

日野聪:可能会有。

鸟海浩辅:今后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知道,所以敬请大家连同原作,期待后续吧。

日野聪:好,就是这样,期待着能在续篇中再次和大家相见,拜拜~

鸟海浩辅:再见。

【11/08/24新作在線翻譯】この世異聞 ~狐の嫁入り~

作者   鈴木ツタ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11/08/24

キャスト  
クラヨリ様:日野聡
白田紡:鳥海浩輔
南浦啓一郎:飛田展男
セツ:井上和彦
山根昭雄:岸尾だいすけ …他

内容   白田 紡は、格好良くて優しくて、何故か家事全般が得意な…普通にモテちゃう男子高校生。
そんな彼が16歳の誕生日を迎えた日に驚くべき客人が家に訪れた。なんと客人は家の守り神「クラヨリ様」で、しかも紡の婚約者…!? 良妻賢母な花嫁候補の男子高校生と守り神様の恋の行方は!?
大人気「この世」シリーズ待望の新章・クラヨリ様&紡編がついにドラマCD化!!

★封入特典:キャストサイン+一言コメント+写真付きブックレット
★外付け特典CD:おしゃべりCD付き(出演:日野聡・鳥海浩輔)
※特典おしゃべりCDは、発売元メーカー・ムービック様の通販での特典と同じものです

下载地址:
http://www.box.net/shared/3mnj5z8ssmsgzyorihtb
http://ifile.it/zu58924
http://dl.dbank.com/c0rlpg0t78
http://www.megaupload.com/?d=2SPDN77O
http://u.115.com/file/dneg1n1b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yiwenhu=1100824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