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ZE- FINAL

ZEFINAL

 

翻译:蜻蛉绮蝶 砂漠の雪 cmio  ysagigi  LuLu kimihiro 猫咪5462

校译:HikaruSuki / kida

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女性向作品汉化不易,请和平友好共同爱护和珍惜我们的劳动。

 

 

Disc1 Track01  世外桃源

 

和记:(那是宛如在漫长孤独的尽头所做的黄粱一梦……)

 

[门铃声]

近卫:……你来干什么啊?

阿沙力:什么嘛,你好歹露出点高兴的表情嘛,近卫,阿沙力大人可回来了哦。

近卫:还真的是和原来一模一样啊。

阿沙力:你也很高兴吧。

雷藏:啊,阿沙力先生,欢迎你来。

阿沙力:那个酒和下酒菜是为和记准备的?

雷藏:是的!

阿沙力:大白天的就这样真是没救的大叔啊。

近卫:而且还在闹别扭迁怒于人。

阿沙力:哎……

近卫:他们也真是可怜。

和记:一度变成白纸的纸人,再生后居然还能恢复记忆,至今还没有过呢。忘记一切后再重生,正因为如此才是所谓的白纸。但是阿沙力却和原来一样,没有失去记忆的回来了。你却不行呢,冰见。彰伊知道了阿沙力还和原来一样的那时候的开心可真无法形容啊。你很羡慕吧,玄间。你最宝贝的冰见复活了之后可是变成了另一个人,成了冒牌货了呢。

冰见:……!

玄间:你就是为了说这些无聊的东西把我们留下来的吗?可恶的人偶师!

冰见:……!

玄间:起来!冰见,我们回去了!

冰见:玄间……!

玄间:我们已经按照他的期望把长形衣箱运过来了,没我们的事了。

冰见:呃……!

玄间:我看你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我就再和你说一次,和记。

冰见:啊!

玄间:这就是我的冰见!不管你怎么在那翻旧账怎么贬低现在的冰见,对我来说没有比他更好的纸人。和其他纸人比起来也一点都不比他们差的,最完美的纸人!话说回来,就算你心情不好也不要随便把别人的东西拿来出气。能让这家伙露出困扰的表情的只有我!

冰见:啊……!

玄间:……?

阿沙力:你最后那句话让人听了也不是很舒服呢,不过呢,以小鬼的回答来说,算很不错了。

玄间:哼!

 

阿沙力:什么嘛,还在闹别扭啊,你就适合而止吧,和记。

和记:阿沙力……

阿沙力:嗯?

和记:为什么?为什么你能不失去记忆而再生呢?

阿沙力:我也不知道啊,真的要说的话,应该说是所谓的爱的力量那种东西吧。

和记:呵呵,爱?没想到从你的口里听到那种话。

阿沙力: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是脱胎换骨了呀……所谓奇迹,并不是指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你不觉得正因为偶尔会发生一两次才是所谓的奇迹吗,和记!

 

冰见:……玄间,可以靠过来一下吗?

玄间:嗯?

[kiss]

冰见:对不起,因为听了你刚才的话我很高兴,所以变得很想要吻你一下。

玄间:啧,你真是的!

冰见,玄间:嗯嗯……唔唔……嗯嗯……

玄间:可恶,在这种地方想做更多但叫我怎么做啊!

冰见:回去后……请您尽情地疼爱我吧……

 

[敲门声]

雷藏:和记先生我可以进来吗?我是来收碗的。

和记:请进吧……

雷藏:吃光了啊。

和记:雷藏君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容光焕发呢。

雷藏:啊哈哈,因为我的头发是金色的啊。

和记:绀他到底喜欢你哪里呢?果然还是被你容光焕发的地方吸引了?

雷藏:哎?啊、啊……

和记:(就像飞虫在黑暗中渴求光芒,无论是谁都会选择光明的一方……[真铁:和记!力一!]真铁,力一……)

 

 

Disc1 Track02  生神

 

和记:(在很久之前,孤独与绝望,随波逐流最后漂泊到的世外桃源……在那里遇到的,我唯一愿意交心认同的男人,三刀力一……)

 

和记:……

力一:哦,还活着,你没事吧?

和记:(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的头发颜色……)你啊,从你裤裆布的缝隙里我看到了你重要的宝贝了。

力一:没办法谁叫这家伙大呢,哈哈哈!

和记:(这就是我和力一的相遇,现在想起来可真是从一开始就很令人头疼。)

力一:既然你还有力气调侃,那肚子上的伤看起来也没什么大碍吧。

和记:啊。

力一:……

和记:又没有死掉……

力一:你是因为想死才掉到这来的吗?这条瀑布时不时会有像你这样的人掉下来,这是鉴别的瀑布。

和记:鉴别?

力一:这条瀑布会选择他所吞噬的东西啊,掉到这的尸体要是沉下去了就完了,永远不会再浮起来。相反的,没死掉的,注定要活下去的人,不管怎么做都无法沉下去。也就是告诉你“去那个世界还早了点”,把你从冥河退回来了。

和记:你是说要我再多活一点?

力一:意思是你在这个世间还有什么要成就的事情,在完成之前你是不会死的。

和记:你省省吧,你说这话可真让人笑不出来。

力一:哈哈哈,为什么这么认为?

和记:因为我能看得到啊。(在这双眼睛里,能映出人看不到的,非人的东西。)

力一:你说能看到我的什么?

和记:(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紧紧围绕着的罪孽之焰,可是,本应充斥着不详与罪孽的气息,不可思议地没有一丝浑浊。不如说……)你好像不动明王一样呢,但是已经偏离了人的道路。你用你那声音杀了多少人了?你的言灵太强大了,对耳朵不好。

力一:我的天啊!

和记:……

力一:你好厉害呀!何方神圣?叫啥名?

和记:叫和记。

力一:和记!在这数十年间,除了我的家人以外,还是头一次遇到你这样的人!来我家吧!反正你也需要换衣服,我也想让你见见宇多。

和记:宇多?

力一:我妹妹!

和记:(树木之间系着注连绳,这里被张开了结界吗?)

力一:和记,那里就是家了。

 

[拉门声]

力一:宇多!宇多!快过来看看!我在瀑布那捡到了稀奇的玩意了!

和记:哈哈,真是大嗓门啊。

宇多:哥哥,叫的太大声会吵醒千乃的。

力一:和记,这就是我妹妹宇多,宇多抱着的婴儿就是我的女儿千乃,两个都是大美人对吧!

宇多:哥哥……

和记:(横跨脸孔的狰狞伤痕。)宇多和千乃啊。很不错的名字呢,难怪你哥哥会拿来这么炫耀呢。

宇多:……!

力一:宇多!今天的晚饭就拜托你准备三人份的咯!

和记:(与来历不寻常的陌生人扯上关系意味着麻烦事的开始,平时的话我都会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过去的,但那时的我内心实在是太过空虚了,所以心灵的枷锁才松懈了吧。[力一:你是因为想死才掉到这来的吗?]在绝望和放弃的尽头,遇到的不可思议的男人。)

 

力一:这里能看到的,只有山了吧。以前在山脚下曾经有个村落,现在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和记:一个人都没有?

力一:是啊,因为全部被我一个不剩地杀掉了啊。

和记:想必当时一定是阿鼻地狱,哀嚎惨状吧。

力一:什么啊!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就去把坟墓挖出来给你看啊!

和记:不,这就不必了。(阴森黑暗的罪孽之火,从脚下开始爬上来。)你把尸体就埋在这下面了吧?因为我从刚才开始就看到了。居然能若无其事的让别人站在这种地方,看来你果然也没什么人性。

力一:别夸我了!别夸我了!

和记:不,我没有在赞赏你。

力一:那,别迷上我了?

和记:说什么傻话!你是白痴吗!

力一:我经常被人这么说。哈哈哈哈哈哈。

和记:(算了,反正我也不讨厌那样的白痴)

 

和记:(深山里的小村落——纸村。四面环山,与附近的村庄隔绝。那里住着叫做三刀的一族。他们以造纸为生,过着清贫的生活。)

力一:哎……嘛,不过那只是表面而已。暗地里真正的工作是使用言灵咒杀人。只不过是杀人的家业罢了。出于某种因缘,流着三刀家血的人,与生俱来就拥有能使说出的话变成完全相同的事实的能力。我,还有宇多和千乃都继承了那种力量。

和记:很方便的能力啊,不是挺好的吗?

力一:这也并非如此啊。现实中能实现的话尽是恶言恶语。而且,越是使用狠毒的言灵,就如同诅咒的反噬,对自己的伤害也越深。你也看到了吧?宇多的脸。拥有着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的我和宇多,一族所有的人,最后甚至连我们的亲生父母,都把我们当作是妖怪对待。有一天晚上,我睡着喘不过气了,惊醒一看,发现我妈正一边哭着一边掐着我的脖子。那还真是恶梦啊。哈哈哈哈哈。

和记:哈哈哈哈哈。

力一:但是有一年,久旱不雨。这样下去的话,人和村子都会完蛋的。就在那时,崩溃的我用言灵杀人赚回了一大笔钱,也救回了村子里的人。自那之后,和之前截然不同,村子里的人把我当成了生神大人(活神仙)。村子也因此富裕起来了。那帮家伙尝到甜头后,就常强迫我使用言灵。但是如果仅此而已的话,就好了。只要我忍耐痛苦,大家就会好好对待宇多。可是那帮家伙说让我和宇多,发生肉体关系生下孩子,制造出力量更强大的孩子。我们明明是亲兄妹。当然,我拒绝了。可你猜那帮家伙干了什么?

(村民:力一不愿意的话,那就让其他人和宇多发生关系生下孩子就好。宇多的力量也非常强大,一定能生下力量强大的孩子,这也是为了村子。谁都可以,只要能让她怀孕!

宇多:不要过来……不要……哥哥……救我哥哥……不要……不要!)

力一:一瞬间宇多用言灵守住了贞操,但她的脸和心都变的残破不堪。所以我才把所有人都给杀了。

(宇多:啊……

力一:宇多,宇多,没关系了。

宇多:……

力一:伤害你的人,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宇多,没关系的……)

力一:嘛,虽然我是说全都杀光了,但事实上也并没有把全族都灭了。比如那时候不在村里的人现在还在外边逍遥快活的活着。

和记:逍遥快活吗……

力一:所以说你是我除了百代在这里遇见的第一个外面来的人。

和记:百代?

力一:就是千乃的妈妈,我老婆。百代和你一样,也是从那个鉴别的瀑布上跳下来的。

和记:我就算了,你不管什么都会捡回来的吗。

力一:我只捡我中意的东西。人的生命就像是个幻影,百代生下千乃不到一年就死了。所以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句话是真的。

和记:那我不是必须得活很久吗。

力一:什么呀,你就那么想死吗?

和记:别看我这样,我已经活了很久了。

力一:哈哈,那我们算是个奇遇了。我这几十年,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变老的样子。果然你也是同类,你和我一样不是人。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这么想了。

和记:哈哈哈……当着我的面说我不是人。你才不是人吧!

力一,和记:哈哈哈……

宇多:哥哥。

力一:啊,吓我一跳!宇多,什么事?

宇多:动静太大的话千乃会被吵醒的。

和记:啊,真对不起。为表歉意,能让我帮把你脸上的伤给移除了吗?

宇多:啊……

力一:移除?

和记:能给我一张和纸吗?

 

力一:只用这张纸,你要干什么?

和记:很简单的事情……用纸做替代品,把伤痕转移过来。

力一:这种事情能办到吗??

和记:当然!用血和头发之类的身体的一部分,接着借助你们的那种力量,只要用言灵,让这张纸作为代替品,伤痕就能转移,完全根除了。这是宇多的代替品——纸做的宇多。

力一:试试吧。宇多!

宇多:哥哥……神啊,求你,把伤痕,转移到纸人偶身上。把所有的伤痕,转移到纸人偶身上!啊!

力一:宇多!喂!

宇多:嗯……

力一:宇多,你没事吧?啊!宇多……

宇多:哥哥?

力一:治好了!你脸上的伤痕已经完全没有了!

宇多:真的吗?啊……呜呜……

力一:和记,我看上你了,快娶了吧!

和记:我怎么可能娶你呢?

力一:不是我,是宇多!

和记:谢谢你的好意,我对女人已经没兴趣了。

力一:喜欢独身啊,那样也无所谓啊。和记,你要不一直留在这里吧。反正你也没地方去了。如果你已经活腻了的话,就把你送我好了。我会还你十二分欢乐的人生的!

和记:(别说了,对我说这种花言巧语的话,小心我起色心哦。我已经活的很累了,明明觉得死也无所谓了……[力一:你去那的世界还早了点呢!]

和记:真是呢。你的言灵真的是对耳朵不好呢!

力一:呵呵!

 

 

Disc1 Track03  羽翼

 

[拉门]

力一:真早啊,已经醒了?

和记:你才是,这一大早的到哪里去了。

力一:我去帮千乃挤山羊奶来着,顺便捕了点早餐要吃的鱼回来……然后,那个瀑布旁边,又漂来了稀罕的东西呢。

和记:啊……

力一:是狼。本来还想剥了它的皮,然后把尸体沉到瀑布里的。但是看到有人为它处理过伤口的痕迹,而且最初捡到你的时候,你的和服上有类似兽毛一样的东西吧……我在想那会不会就是这家伙的。如果这是你重要的伙伴的话……

和记:还以为,它绝对已经沉到河底去了呢。

 

力一:……好了,这样就行了吧。

和记:虽然承蒙你费心埋了它……皮毛呢,不剥了?

力一:山里的野兽就这样原原本本地归还自然比较好嘛。

 

[脚步]

和记:呐,生神大人。

力一:嗯?

和记:与寻常的生存轨迹相异的东西,是否不会枯朽也不会消亡呢。

力一:谁知道呢,那种事只有死了才知道吧。

和记:我倒是几乎死过几次呢……昨天腹部的伤口也像这样,完美地消失掉了。也不会变老,一直这样,不停重复着相同的年龄而生活下去。

力一:传说中的不老不死吗?我和宇多是因为血缘和罪业才变成这样,你呢?莫非是吃了人鱼肉之类的?

和记:哈哈,怎么可能。我吃过的,只是人而已……虽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这是我一直做那些被世人称为恶行的、丧心病狂的事的后果吧。等我注意到时,身体已经变成这副样子了。

(那里是与这里不同的深山,被山岩包围着的,聚集了众多修验者的山谷……自己是谁,是谁的子女,双亲的面孔、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只是为了得到一碗饭,什么都不多想,一门心思地修炼邪术,在那里活着而已。)似乎在懂事之前就一直过着那样的生活呢。出了山谷第一次来到外面的时候,可真是吃了一惊。

力一:我也没走出过这里,连现在是何年何月都不知道。

和记:人大量聚集的地方,就会聚集有各种各样的东西。金钱、欲望,说到底这世界就是罪孽的集结。背着佛龛加持祈祷,最后连咒杀都做;就算做着观音化缘,其实背地里也是一身罪业。

力一:观音化缘?

和记:跟和尚化缘差不多,把放了观音像的盒子——佛龛放到住家或者道路前面,诵经,然后收取诵经的报酬。大体来说就是这么回事。我的话,更多是从对方那里得到快乐作为报酬的呢。哈哈……

力一:喂喂,在炫耀你的风流史吗?

和记:真是,做了很多事呢……什么事都做尽了。

(我发现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会从身体内部开始腐烂。我对任何事物都感到了厌倦。既然如此,让一切都消失不就好了吗……对啊,我还被什么束缚着呢。我已经有了力量,想做什么,想怎么生活下去,都是我的自由吧。然后,所有的障碍,至今为止牵扯到我的东西,都被我随心所欲地杀掉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得到的解放感。)

从那以后,每天都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随风而动,随心所欲,连在花街柳巷里,边做妓女的调教师边做保镖什么的都干过呢。有时也会碰到会流血的境况,两三天就完全好了。金刚不坏又不需要请医生,我可是相当受重用啊。我当时也单纯地以为我只是比别人生得结实一点而已。人不管是谁,都有老去死去的一天,我以为我也是那样。但是有一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终于发现了。明明自己早该已经过了五十岁,居然还是年轻时候的面容。过了六十岁,之后就因为嫌麻烦而懒得记自己究竟多少岁了。虽然之后也有几次濒死,结果还是没死成继续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我以杀人为生的报应吗,我还将一生这样生活下去吗。也曾想着试试刺穿心脏……

力一:因为太痛而停手了?

和记:只是觉得白白地挨痛这种事很傻。

力一:我倒是试过!但是过程实在太痛苦,感觉快死了于是停手了。

和记:哈哈哈……你果然是个笨蛋。哈哈……啊,我笑了。是因为跟你在一起扬声大笑的缘故吗,肚子好痛。

力一:笑吧笑吧!快乐地笑才是最重要的。

和记:真的,笑得很帅呢。(能悠闲地大笑,这里是世外桃源。)呐,你能想象吗,这个村子的外边,其他的村子、城镇,现在处于怎样的惨状。

[火声,惊呼]

和记:(家和家人都被烧尽,那副样子简直就是,罗生门。)

(村民:快逃,快逃!!……赶快!……喂,不要紧吧!)

和记:(过着地狱般的日子,然而人还是会饥饿。变得如同废墟一般的村庄里,就连远离村落中心的村民,也因为饥荒而失去了笑容。而我在漂到这里之前,因为和人的交往已经变得厌烦,在一间偶然发现的破败房屋里悄无声息地生活。)

 

(和记:[……狗?不,是狼?]受伤了?

狼:呜……

和记:[撕布料]这样就好了。[我真的只是兴致所致,给这匹狼处理了伤口。]想报恩的话给我只兔子就行了……开玩笑的,快点回山里吧。……你……真的叼来一只兔子啊。

狼:呜——)

 

和记:那以后的每一天都能饱食兔肉呢。后来吃厌了跟它说不必再叼兔子来了,次日它就叼着鱼跑来。

力一:连野兽都会给你进贡,真是厉害啊!怪不得我会迷上你!

和记:多谢厚爱。

 

(和记:好好,今天也谢谢了……真是比人类忠心多了呢,到底你看上我这种人哪一点了呢。[它总会不言不语主动贴近我,而我则渐渐习惯于和它接触的温度。]

狼:……

和记:怎么了?[村子角落偏僻的房屋里住着可疑的男人和野兽,这件事终于被村里的人发现了。]

村民甲:就因为你们擅自捕食山里的动物,害我们的猎物变少了!不想被杀的话,现在马上就从这里滚出去!

村民乙:是啊,滚出去!

[村民和狼起冲突]

和记:啊……

村民甲:活该!

村民乙:混账!我要把这家伙炖在锅里吃了!

和记:(啊……人类的愚蠢,真是连野兽都不如。)

村民:啊!!

和记:伤口已经……处理完了哟,不醒来吗?这次也会向我报恩吗……呐,你啊,原来有这么僵硬吗。

[水声]

 

和记:一切都觉得麻烦,甚至连走路都懒得走了。把脚一滑,就那么抱着那家伙的尸体掉进了河里。怎样都无所谓了,就这么死去也不错。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但却漂到了你面前。到头来,还是没能渡过冥河。

力一:那种东西不渡也行。

和记:……

力一:最初见到你的时候就说了吧,在世间还有没完成的事情的话就死不了。为了我和宇多,还有千乃,我无比迫切地需要你的力量。

和记:这不便宜哟。

力一:你想要什么?

和记:娱乐和希望。你若是能给我这两样东西,我就为你和你所想保护的东西倾尽全力。你做得到吗?力一。

力一:好的!直到此身腐朽成灰,我会一直努力实现你的愿望。这么一来你就是我的东西了!

和记:别让我无聊哟。

力一:嗯!每天会让你笑到烦的。那么首先要赚够你的酒钱……用言灵来发大财,狠狠地赚一大笔钱!

 

 

Disk1 Track04  春意盎然

 

[脚步声]

力一:呼……

和记:真像个男子汉呢,力一。

力一:呀……对不起!和记。我大概有点使劲过头,用太多言灵了。可以再帮我多做些人形的纸神吗?

宇多:唉。

和记:我应该已经帮你准备了很多的人形纸神了,你说,我该怎么做呢?

力一:要赚钱的话,最快的方法当然是咒杀啦!与此相应,反弹的伤势也很强烈。只不过要稍稍赌上性命呢。哈哈。

宇多:哥哥,衣服即使破成怎样都可以修补,可是生命是无法补救的。

力一:不用这么担心啦。因为和记下次一定会给我做出更厉害、更结实的人形的。

和记:哈哈。你打算全部推给别人吗?

力一:你会帮我做吧?和记。

和记:好的!

 

[乌鸦叫]

和记:所以,首先要收集材料。

力一:到墓地收集的话就是……

和记:人骨。

力一:果然。

和记:难道说即使是你,对挖坟也会心存愧疚吗?

力一:完全不会。放着的话终有一天也会变成泥土的。而且无论打算怎么用,死人也无话可说吧。能用的东西就要好好利用!

和记: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那么就不用客气了——要用哪一个好呢,那就遵从神的旨意吧。这里。

力一:只要是骨头的话什么都可以吗?

和记:要作为人形来使用的话,就要选罪孽深重的——对今生充满迷恋和执着的人,那会比较容易成形。新的人形要把骨头磨成粉,然后在抄纸的时候把骨头混进去。力一,你有真名或乳名吗?为了让他更接近人,我需要给他真名来束缚他的灵魂。

 

力一:啊,做好了吗?咦,这次的纸神真的是人形呢!呀,真是帮大忙了。这样我就可以放心使用言灵了——

和记:真遗憾,现在这样子还没有完成呢。

力一:咦?

和记:因此,从现在开始就要做最后的工序了。

力一:后面的仓库怎么变成了这么古怪的地方?什么时候的事?

和记:[开门]在我工作的时候请绝对不要偷窥啊,如果你悄悄地偷窥了的话……[关门]

力一:(要是我偷窥了的话……就会变成鹤飞走之类吗?)没办法,和记是我重要的新娘子呢,要是飞走了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力一:[受伤气喘]呼……呼……唉……(可是这也花太长时间了吧!)唉,和记,还没有好吗?和记,我使用言灵了,又流血了![敲门]和记,我流了好多血啊!唉,没办法了,打开!

 

[破门而入]

力一:呦,真是不好意思,我怎样都无法等下去了,所以就开门进来了。

和记:真拿你没办法。男人无法忍耐是不行的啊,力一。不过算了,你来的正好。我做好了,最高级、最出色的纸人。伤得真重呢,力一。

力一:啊?

和记:不过,纸人会因为你的血液和声音而觉醒。只要用这个新的纸人阿沙利,就能够立刻把你所有的伤都治好了吧。

力一:阿沙?

和记:阿沙利。这个纸人的名字。

力一:咦——阿沙利。男人?

和记:你吃惊的地方是那个啊?居然不是“纸人偶要怎样才能成为人的呢?”、“不愧是和记,真是个天才啊!”之类的?

力一:啊……不过要听说明的话好像要花很久,总之我想先止血。

和记:那么赶紧让阿沙利吻你吧。

力一:呀,那个……为什么要接吻?

和记:因为是我制作成这样的。新纸人的使用方法:1.轻伤的话用言灵把伤口转移到纸人身上就可以了。2.不过,危及生命的伤势请直接接触纸人体内。能够再生,而且很耐用。如你所愿,是非常经用的结实的人形。怎么样?力一,高兴吧?

力一:唔,对呢,挺高兴的。如果长得这么漂亮,即使是男人也……唔,不过呢……

和记:力一,你考虑一下,如果做成异性纸人的话,要是有什么事发生的话,虽说是纸人,但是宇多要跟男人接吻,不,或许要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力一:不行!那个肯定不行的吧!

和记:我也有好好的考虑过啊。

力一:不过,你也觉得很有趣的吧。

和记:哈哈。

阿沙利:够了!磨磨蹭蹭的!然后呢?要治伤吗?还是不治伤?你要哪一边!

力一:这个口音,你是关西人?

阿沙利:我也不知道。

和记:哈哈,真是意料之外呢。哈哈。

阿沙利:你在笑什么!

 

宇多:新的纸人?

力一:呀,真是的,为了让他给我治伤,都不知道拜托了他多久呢!

阿沙利:这是因为你磨磨蹭蹭吧。

力一:当然,和记好像也给你做了新的纸人,太好了,宇多。

 

宇多:和记大人。

和记:唔——你来拿新的纸人吗?

宇多:那个……为什么新的纸人要制作成跟人一模一样的形态呢?我不认为能把他当替身看。

和记:正因如此,如果是物品的话,无论怎样破坏都不会有内疚之情,如果把纸人制作成人形的话,让他受伤的话多少会唤起罪恶感吧,你不认为这样或许能够防止力一胡乱使用言灵吗?不过效果怎样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人形纸人与目前为止的人形纸神相比,拥有数百倍的力量,可以保护力一,修补的衣服、担心的事一定可以减少了吧。如果有必要的话,也可以拜托他帮忙做家事或照顾千乃啊。

宇多:这怎么说呢,我觉得刚刚见过的那一位就不能抱有太大期待。

力一:哈哈,阿沙利或许是这样。不过这个纸人的话,一定可以帮你的忙。名字是白波濑,是我为了你和千乃而做的纸人。

 

力一:那么,既然不用再担心受伤的事了,那就无所顾忌地使用言灵吧!去死!去死!去死!

 

力一:宇多,和记,你们看看这座钞票山!

阿沙利:你都让人伤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能赚不到钱?

白波濑:结果修补衣服的工作一点都没有减少呢,宇多大人。

宇多:是呢,白波濑。

力一:啊……和记!

和记:最近我有点选择性耳背呢!

 

力一:求求你了!就像这样!帮我多做一个纸人吧!

和记:帮你做也可以,不过很贵的啊。

力一:要什么?

和记:我想喝美味的酒,想到可以用酒来沐浴的程度呢。

力一:酒吗?好!交给我吧!

和记:那就拜托你给我一座酒窖分量的美酒。

 

阿沙利:啊。

近卫:咦?

阿沙利:这就是用一座酒窖换来的纸人啊?

近卫:(这是谁?我被彻底的轻视……鄙视了?)

阿沙利:乍看之下,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呢。名字呢?总有吧?

和记:近卫。

阿沙利:哈,近卫,可别输给自己的名字,努力让我轻松轻松吧!

力一:就是这样。

近卫:血?脸靠的好近![被强吻]咦?![伤口转移]

 

和记:(在这之后也是,用言灵赚钱,[力一:去死!去死!] 制作式神作为工作人手,来把土地和村落培育,滋润……)

力一:[耕作]呼……呼……这样就可以了吧!近卫,把幼苗放进坑里去!

近卫:来了。

力一:阿沙利,浇水。

阿沙利:是是。

力一:呼……这样和记要求的,在盛开的樱花树下喝赏花酒就能办到了。

阿沙利:真的按照和记的要求做呢。

和记:以这个树苗的大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实现呢。

力一:哈哈,无所谓吧,反正有的是时间啊。

和记:说的也是呢。(不久,春天满溢在了这个世界。)

 

力一:真是赏花的好天气呢。

宇多:真美。

白波濑:是。

力一:和记,先来一杯吧。

和记:好。[干杯]唔……好喝。

近卫:来,千乃,吃团子吗?也有萩饼啊。

千乃:唔。

近卫:啊?要玩沙包吗?好,来给我。

阿沙利:照顾小孩也像模像样了呢。

力一:千乃,千乃,过来爸爸的膝盖上,我抱你。

千乃:不要。

力一:呜。

阿沙利:哈哈哈!被讨厌了,肯定是因为酒臭吧!

力一:宇多,给我水!水!

宇多:哥哥。呵呵。

阿沙利:哈哈!

力一:有什么好笑的啊!

 

力一:啊。这是世外桃源。

和记:(一片的樱花,平和的时光,在飘落的樱花中,我不经意的想起,那天我跟力一一起埋葬的存在。)

[狼哀鸣]

 

和记:[锄地]有了。遗骨和牙。这可能太锋利了,或许用不上呢。

 

 

Disk1 Track05  真铁

 

和记:(小小的犬齿。)

近卫:阿沙利,你在哪里?给我出来!呜哇![跌倒,打翻器具]好痛……

力一:近卫,别逃走啊,陪我到最后吧!

近卫:不要,已经不行了,光是用言灵转移伤口已经不行了,你没有再流血了,已经可以了吧!治疗剩下的伤痕应该是阿沙利的工作吧?

力一:那个阿沙利不在也没有办法吧!如果留下伤痕的话,宇多会担心的。就这样,虽然很对不起你,可是请让我做吧。呵呵。

近卫:胡子好扎人啊。唔——[伤口转移]

 

和记:那么,这个房间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力一:和记对不起啦,我们会收拾的。

和记:那是当然的,房间都被你们弄得一团糟了。

 

近卫:唔……到处都是骨头呢。

力一:这是成为你们纸人根源的重要骨头啊,要好好收拾啊,一件也不能剩下,和记生起气来很恐怖的呢!

近卫:知道了知道了。话说这也太多了吧。唔?犬齿?不管了,一个不剩好好地……[放到骨头里去]

 

阿沙利:呀,只要把这个戴在身上的话,真的能够隐身呢。

和记:喜欢吗?阿沙利。

阿沙利:只要戴上这个狐狸面具和穿上白衣,就可以尽情地恶作剧了呢。

和记:可是我都看得到啊。这个装扮只对纸人和拥有三刀家血脉的人有效而已。

阿沙利:足够了足够了。

力一:和记,收拾好了。

近卫:阿沙利你这个混蛋,刚才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宇多:哥哥,午饭准备好了。

和记:(即使是我自己本人,我也觉得自己做了有趣的东西,由人和纸做成的纸人跟以普通纸张制作出来的仆役不同,会笑,会生气,按照自己的意思,像人类般行动,每天进化。)

 

力一:和记,明天就是夏至的祈福会了,夜晚让仆役们聚在一起开祭典吧!

和记:酒呢?

力一:当然啦!我会为你准备很多酒的。

和记:真是个勤快的男人呢。

力一:其实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和记:不便宜的啊。

 

力一:因为在村子外住的分家里,有两三个年轻人也可以使用言灵,我想试试让他们做言灵的工作。

和记:养手下替你做事吗?

力一:喂喂,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啊,呵呵,不过大致就是这样呢。

和记:然后呢?

力一:然后呢——请你务必制作新的纸人!拜托你了!和记。

和记:我早就料到你会这样说。话说这里有多少年没有看到烟火了呢,用六尺大小的烟火弹丸,用在夜空中盛放的花朵做下酒菜,再喝一杯冷酒,对喝酒来说实在是最佳的娱乐呢。

力一:好,交给我吧!一百也好,二百也好,我会让你看到最精彩的烟火的!

和记:不过首先要为你多做一个纸人呢。如果再把房间弄乱的话,那就头疼了。老实说,一直看着你和近卫接吻的场面就觉得很伤眼睛呢。

力一:喂,你怎么这样说。你也站在我的立场上想想,每次都要把那么高大的近卫按倒有什么感觉啊,和记。

和记:如果阿沙利能够更容易使唤就好了,灾厄的伤势如果从一开始就分三份转移的话,即使不用接吻,仅仅是使用言灵就能治好了吧。

力一:好,那就拜托你了,人偶师大人!

和记:那是什么称呼啊。

 

和记:(阿沙利虽然很擅长治伤,可是脾气反复无常,又欠缺耐久性。近卫虽然很结实,可是力一的言灵威力太强,近卫不能承受所有的伤口。第三个纸人必须更加结实,然后能够坦率的听主人的话,像狗一样顺从。就用这个吧。焟烛烧尽了吗?今晚的月光很明亮,反正只是把骨头磨碎而已,马上就要天亮了。月光就足够了。在铁色的夜晚中诞生,像钢铁般坚强,顺从的纸人。)

 

力一:和记,我想今天差不多应该做好了吧!

和记:真遗憾呢,力一。很不巧,现在还是人偶的样子。

力一:那么,这次就让我看看纸人偶变成人形的过程吧!

和记:你就那么想看吗?算了,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

力一:真的吗?

和记:其他人就不行,如果是你拜托我的话,给我蒲烧鳗鱼就可以通融一下。

力一:是是,一切都如你所愿。

和记:哈哈。

 

力一:这个好厉害啊,这就是那个吧,就是那个抄纸时用的抄纸船吧?(注:手工造纸中的抄纸工序使用的器具)

和记:你什么都忽略了,就只对这个有兴趣啊。你就不问“仓库最深处怎么还有门”、“为什么只有这里是石屋”之类的话啊。

力一:然后呢,在这里要做什么啊?

和记:你是小孩子啊。算了,看吧。首先把人偶沉到水里,预计他快沉到水底时就把血液混进去。之后等四半刻左右,人形就会浮上来了。

力一:啊……和记,我好像看到影子啊,不是已经浮上来了吗?

和记:怎么会……(太快了!)[到水中寻找]啊……

力一:怎么了?这次的纸人是野兽吗?狼吗?

和记:不,我有好好的做成人形的,连真铁这个名字都取好了。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个姿态?

力一:算了,无论如何,难得已经成型了,总之,先试试叫醒他吧!

和记:力一!

力一:起来,真铁,真铁。

[狼变成人形]

和记:啊……

力一:喂喂,野兽变成人形了,和记。

和记:第一次被自己一手创作的对象夺去心神,在铁色的夜晚中诞生,如钢铁般坚强,顺从的纸人,真铁。

 

 

Disc1 Track06  本能

 

和记:(用怀纸包起来的牙齿不见了,果然是做真铁的时候混进去了吗?)

近卫:真铁!给我站住!

真铁:和记!我穿上衣服了,很厉害吗?

和记:嗯,不过袖子有点长呢。

近卫:用来遮爪子刚刚好,真是的,一开始还死活不愿意穿。拜其所赐,没用言灵我就已经弄得遍体鳞伤了。

阿沙利:你不是很擅长带孩子嘛。

力一:是因为真铁的原型是狼吧,对穿衣服觉得别扭也是正常的。反正过不了多久就会习惯了。

真铁:力一!

和记:……

力一:好痒啊。

和记:(坦率的听主人的话,像狗一样顺从……吗?)

力一:和记,喝一杯吧。

真铁:喝一杯吧!

和记:嗯。

 

真铁:宇多!

宇多:嗯?

真铁:千乃!

千乃:干嘛?

真铁:你们俩都好香,真好闻~

宇多:那个……

白波濑:请立刻从宇多大人身边离开。坐下!

真铁:唉~……力一~

力一:哎呀,怎么了?被白波濑骂了么?哈哈哈。

近卫:都怪他调戏宇多,白波濑发起火来很可怕哦。

真铁:呜呜呜。

近卫:只要不去调戏宇多和千乃就没关系。比起她来,你可千万别得罪阿沙利哟,他可真的……

阿沙利:真的什么?

近卫:啊……力一,酒够吗?看起来没多少了,好嘞,我去取。

真铁:近卫,我也去~

和记:(他也很容易和孩童与动物打成一边。转眼之间,真铁已经作为力一的第三个纸人,融入这里。)

 

真铁:和记,我要在这里跟你一起睡。

和记:你要陪睡吗?

真铁:嗯,陪你睡。

和记:真铁。

真铁:嗯?

和记:为什么想跟我睡?

真铁:因为你的味道。宇多和千乃散发着着甜美温柔如同鲜花一般的味道;白波濑虽然漂亮,但散发着微冷如同融雪一般的味道;近卫是热乎乎的太阳公公,温暖而又愉快;阿沙利如同夜樱一般,虽然俊美却有点吓人,力一是森林、天空、泥土以及芳草,散发着清澈蓝天一般的味道,和他在一起就会有种很开心的感觉。

和记:嗯,确实可能是这样。

真铁:然后啊,不知为何和记散发着一股寂寞的味道。面带微笑内心寂寞,有着孑然一身的味道,和我一样的味道。所以非要陪在你身边的心情蠢蠢欲动,让我坐立不安。

和记:你会留在我身边吗?

真铁:嗯。

和记:永远?

真铁:嗯。

和记:你会和我结为伴侣吗?

真铁:都是雄性也可以吗?

和记:可以。

真铁:那我要。结为伴侣,永远和你在一起。然后和力一一起,也由我来保护和记。高兴吗?

和记:真铁。

真铁:怎么了?呵呵,竟然咬我的脖子,和记跟狼一样……唔啊……和记?

和记:怎么了?同为雄性要结为伴侣的话,需要用这里哦。

真铁:唔……嗯啊……和记?

和记:哈哈哈,小狼的耳朵冒出来了。(连自己都觉得真是没有人性。)真铁(因为哪怕真铁就这样化为兽型,我也丝毫没有停止的念头。)

真铁:和记?唔……嗯唔……

 

力一:喂!喂!和记!

真铁:力一!力一!

力一:天亮啦!

真铁:力一!力一~早!

力一:哈哈,大清早的真有精神啊,真铁。

真铁:嗯!

和记:你也是,力一。

力一:早餐做好了,快来主屋吧。

和记:嗯。

力一:你的衣服呢?

真铁:我光着身子睡的。

(真铁:结为伴侣,永远和你在一起。然后和力一一起,也由我来保护和记。)

和记:(昨晚说进我心的话有两句,真铁。)

力一:和记!

和记:嗯,这就去。

 

白波濑:千乃大人,这边的篮子几乎装满了,差不多该和宇多大人会合了吧?

千乃:白波濑,那边。

白波濑:那是人吗?千乃大人!

千乃:还活着。

 

 

Disc1 Track07 波纹

 

宇多:呀……尸体?脸上的伤口好严重。

穗积:嗯……

宇多:啊,他还活着!

穗积:啊……

宇多:啊!

穗积:咳咳咳!

宇多:哎?那个,怎么办!有谁……哥哥,哥哥!

真铁:(宇多:哥哥!)诶?……

和记:怎么了,真铁?

真铁:宇多,声音好像很慌张。[]

和记:!?

真铁:哈!

和记:真铁!?

 

[飒飒飒……刷刷刷……落地]

宇多:呀!

真铁:宇多,你怎么了?为什么在哭啊?

宇多:真铁,这个人好像是漂到这里来的,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脸上还有这么严重的伤口,而且……但是,他还有一丝的呼吸,现在替他治疗伤口的话或许还来得及。真铁你能救他的吧?拜托了,真铁,救救这个人吧!

真铁:恩。啾……不要哭了,好吗?哎![把刀拔出,喀嚓…治疗]

和记:啊……

真铁:啊,和记![]

和记:那个男人是谁?

真铁:不知道。

和记:不知道他是谁你还替他治疗伤口了啊?

真铁:因为宇多难过的都哭了。宇多哭了的话力一会伤心的。我是力一的纸人,力一要保护的人我也会保护的!

和记:……

真铁:和记?

宇多:伤口……消失得毫无踪迹,太好了。

穗积:呃!

宇多:你醒来了啊?

穗积:呃……请问,这是哪里?

 

白波濑:还需要么?

贵光:不用了,谢谢。

穗积:什么啊,你也还活着啊,贵光。

贵光:穗积!脸上的伤口……居然消失了!?为什么?

力一:哦!真铁治疗伤势的男人就是你吗?原来如此,的确长得挺不错。

宇多:哥哥……

力一:那么,那边那位是千乃捡回来的小哥啊。我是三刀力一,是这个家的主人,也是三刀家的当家。实际上这个纸村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有一些不方便让世人知道的秘密。虽然人偶师说要杀人灭口,但你们捡回一条性命也不容易。根据你们的回复,让你们活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怎么样,要谈谈吗?

 

真铁:和记,和记……

和记:嗯?

狼(真铁):呜……

和记:(变回狼的模样了)真铁。

真铁:哎……

和记:呵,虽然变回成人样了,耳朵和尾巴都没变回去哦~

真铁:和记!你总算笑了!阿嚏!

和记:哈哈,全裸的狼要是感冒了可就糟了。

真铁:除了力一之外我是不是不可以给别人疗伤?我和阿沙利说和记一副可怕的表情,他说是因为我为别人疗伤了。

和记:我把你们纸人制作出来只是为了守护言灵师。只要力一还是你的主人,你就绝对不可以为其他的男人疗伤。(没错,只有力一。只因为是力一,我才……)

真铁:和记?

 

力一:那两个年轻人,我决定把他们留在村子里了。

和记:(我就猜到你是一定会这么做的。)

(贵光:拜托了!请让我留在这里!如果这个村子是一个不容外人进入的地方的话,我就更不能离开这里了!求你了!请让我留下来吧!)

和记:一个是双手被剥去指甲的男人,另一个腹部还清晰的留有被刺的痕迹。这种一看就是麻烦缠身的男人,你居然把他们俩一起留下来了啊……

力一:反正他们想泄密的话就用言灵搞定他们咯~而且千乃她……

(千乃:和记不就是爸爸从瀑布下捡回来,然后就成了爸爸的人了吗?那么这个人是我捡回来的,他就是我的人了。

白波濑:千乃大人!?

宇多:千乃?

阿沙利:我可不觉得捡回这么个不起眼的普通人会有什么好处。

近卫:别胡闹,千乃!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力一:嗯……

千乃:嗯……)

和记:所以,你就决定收留他们了?

力一:因为这是平时从来不向我撒娇,不会任性的千乃所希望的嘛~

和记:要是你这个可爱的独生女被坏男人盯上了怎么办?

力一:没关系啦,我可是找到了你这种好男人呢,我的眼光不会差的。

和记:你可真会收拢人心啊。

力一:过奖过奖。

和记:我可不是在夸你。

力一:好了,话就说到这儿吧,喝酒喝酒!

和记:(这个男人总是这样摇动着我的心神,说出些让我无法离开他的话。那一天,给了我活下去的意义和活下去的勇气的这个男人——力一。若这就是你的决定,我便将盘踞于心中的苦闷与这杯酒一起饮尽,却不知道有一天自己会为这一天的选择而后悔不已。)

 

 

Disc2 Track01  礼金

 

穗积:说请我们自便。这是什么地方,大杂院?这都什么时代了居然都没有电?话说这不是在做梦吧?没准其实我们在落下悬崖的那一刹那就已经穿越时空了,又或者我们早就渡过冥河到达那个世界了。我说你在不在听啊,贵光!贵光?

贵光:别直接叫我的名字,叫哥哥!

穗积:啊?

贵光:我的双手疼痛入骨,这怎么会是在做梦!伤口被完全治愈了的你是无法体会这种真实感的吧!

穗积:又不是我让他们给我治疗的。你在闹什么别扭啊,因为他们没有给你治疗吗!不过还好这次你那个丢脸至极的请求起到作用了!(贵光:拜托了!请让我留在这里!请帮帮我!我什么都会做的!)我也不希望你再给我的肚子来上一刀了呢!

贵光:你这个人渣!别装的人模狗样的!

穗积:哈!你自己干的好事倒闭口不谈啊!

贵光:闭嘴!

穗积:感觉不错吧?你刺我的时候一点犹豫都没有呢!不过到头来你自己还不是被干掉了。真是遗憾啊贵光。

贵光:闭嘴!

 

(在遥远的夏日,母亲离开了家,只带走了弟弟穗积,抛下了酗酒的父亲和另一个儿子。这种事世上偶尔也会发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不幸。这就是堕落的开始。和父亲两人的生活真的是相当凄惨,就像画出来的那种贫困生活。只会喝的酩酊大醉的话还不如死掉干净。我有过这种念头,五年后,他真的死了。虽然我因此被送进了孤儿院,但内心松了一口气。绝对不要变成像父亲那样的大人!所以我拼命地学习,就算没有钱,只要头脑好的话,多高的位置都能爬得上去。努力再努力,然后进入了一家还不错的公司就职。尽管过得平凡,但生活安定,直到与穗积重逢的那一天……

贵光:呃……

穗积:好痛!你给我小心一点!

贵光:对不起。

穗积:你……

贵光:穗积?

过着不同生活的十几年间,穗积长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人渣。

贵光:还钱就能随便用别人的存款去还了吗!?

穗积:啊……债真的催得很紧嘛,稍微借一下而已,马上加倍还给你啦!其实我手上有一个能赚大钱的机会呢!

贵光:别开玩笑!

男人1:远藤!远藤穗积!死过来开门!

贵光:啊!

穗积:啧!

 

穗积:啊!

贵光:啊!

男人1:真吵!

贵光:咳咳!咳咳咳…

男人2:有个不干正经事的弟弟运气可真差啊…这位哥哥!

贵光:请饶了我,我什么都做!请放过我!

男人2:那就给可怜的哥哥一个机会吧。杀了你弟弟!你用这把刀刺死他的话,你代他背负的那些债务也可以一笔勾销。你要怎么做?

贵光:(呵……那些钱是我作为结婚资金攒下的,周末本来是要去看结婚戒指的。我尽量过着节俭的生活,总算可以求婚了……)

穗积: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那种轻浮的女人…结婚…要和那种若无其事地骑在男友弟弟身上的女人结婚啊,真是太可喜可贺了。

贵光:咳…啊啊啊啊!)

 

贵光:我明明是一路努力认真地走过来,为什么偏偏要遭到这种横祸!全部都是你的错!我也是克服了一大堆艰难险阻才活过来的啊!成长环境恶劣!?没有享受到亲情!?所以就堕落了吗!?这只是个借口,你只是在撒娇而已吧!破坏别人的生活,让别人的人生变得一团糟……丢脸至极?祈求饶命?不管谁说都行,我唯独不想被你说!你去死吧!为什么要活着啊!去死!去死啊!

穗积:啊,好好,不好意思,我真不该活着啊。我说啊你一把年纪的大男人了哭什么啊。难看死了!超级碍眼!

贵光:呜呜……

宇多:啊……

穗积:你是……

宇多:那个,换洗的衣服……

穗积:哼……

宇多:那个,你要去哪里?你一个人是出不了这个村子的。

穗积:哈?

 

穗积:真的是出不去啊……

宇多:四周的结界会拒绝血族以外的人,出入必须有族人的同行或者带领。

穗积:那是什么啊?这地方有多魔幻啊!

宇多:魔幻?

穗积:啊…你也是什么所谓的言灵使吧?说的话会成真什么的虽然我完全信不了,但真的能做到杀人之类的吗?

宇多:你害怕吗?

穗积:有什么好怕的.

宇多:啊……

穗积:再说了,虽然只要动动嘴巴就能发出攻击,确实有种天下无敌的感觉。可是要防守的话其实超级简单不是吗?

宇多:诶?

穗积:啾。看,这样做就用不了了。

宇多:怎…么…

穗积:我赢了。

宇多:哎……

穗积:不要走,你丢下我一个人的话我会感到寂寞的。借我下膝盖。

宇多:哎?

穗积: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头就一直在疼。

宇多: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回去躺着比较好。

穗积:你没有听见刚才的争吵么?

宇多:啊……

 

宇多:你的头痛怎么样了?

穗积:多亏了你一直在揉,现在好多了。

宇多:我叫宇多。

穗积:啊?

宇多:这是我的名字,请叫我宇多。

穗积:宇多?

宇多:是的。

穗积:呵,你的声音很好听,很温和。

宇多:是会杀人的声音。

穗积:有什么不好的?我还是挺喜欢像你这种类型的声音的。

宇多:类型?你说的话有时候就是一个谜。

穗积:不是“你”,叫我的名字。我叫穗积。

宇多:穗积。(穗积……)

穗积:呵呵呵。

宇多:哎?

穗积:你还真是毫无戒心啊。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宇多:是这样的吗?

穗积:啊。

 

宇多:白波濑,这些饭菜是小屋那边的份吗?

白波濑:我会送过去的,宇多大人请先去用餐吧。

宇多:我过一会再吃,他们可能饿着肚子等着呢。

千乃:千乃也去,贵光的那份让千乃来拿。

力一:千乃,明明连一次饭都没给爸爸盛过……

阿沙利:别哭,也没办法啊。

近卫:就是。

真铁:;力一没精神吗?

和记:哧溜……(虽然没说出口,但宇多和千乃对新加入的两兄弟透出的好意,大家都暗暗地感觉到了。)

 

穗积:哇,好好吃的感觉!这里除了吃就没有其他的乐趣了啊。你不吃么?

贵光:等一会儿再吃。和你面对面坐着,让我没有想进食的欲望。

穗积:啧。

 

白波濑:宇多大人!啊,千乃大人,请问有看到宇多大人么?从刚才开始就没看见她的身影了。

千乃:宇多姐姐的话,还在那边。

白波濑:在村子边缘的亭子吗?

千乃:是的。

白波濑:(宇多大人……)

 

穗积: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从这个村子出去?

宇多:诶?从村子里出去吗?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我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走出过这个村子。但是我很想看一次昨天你告诉我的“大海”。那里的水真的是咸的吧?啊,那个……我想今天的晚饭做鱼,你喜欢红点鲑吗?

穗积:我说,我果然还是没办法乖乖呆在这里。

宇多:哎?

穗积:再说和贵光一起生活也很痛苦,我想走出这个村子回到原本的生活中去。

宇多:你有回去的地方吗?回去会不会又遇到那种危险的事?

穗积:可能吧,但是人渣也有人渣该去的地方。

宇多:怎么这么说……

穗积:像你这样的在深闺中长大的千金大小姐是不会明白的吧。

宇多:那是……我确实对世间不太了解,但是……

穗积:那个,我有一个请求。

 

宇多:天亮了的话,穗积就要离开了。

白波濑:宇多大人。

 

穗积:真的耶!和你一起的话就能走出村子了。

宇多:顺着这条小路走到底,再沿着河走,下了山就是村子的出口了。还有这个,如果路上肚子饿的话……

穗积:哇,好棒!用荷叶包着!就像以前故事里那种便当一样,我还是第一次在时代剧以外的地方看到。

宇多:只能准备这样的东西,对不起。

穗积:没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做便当,我超开心的!多谢啦!你不回去吗?快回去吧。分别的时候你还露出这种表情,会让我想带你一起走的。宇多……

宇多:那么,请带我一起走。

白波濑:宇多大人。

宇多:白波濑!白波濑求求你,不要对哥哥……

白波濑:宇多大人,这个是力一大人给您准备的。他说能够让你暂时不用过的很拮据。

宇多:哥哥……

白波濑:还有这个是人偶师和记给的,似乎是鸟型的式神。他说时不时让它们飞回来,把近况告知给力一大人。

 

力一:宇多,宇多……呼!【雨啊,停止吧!给我停止下雨!】宇多,宇多……得到幸福吧。你一定要幸福!

宇多:哥哥……

 

和记:真是晴朗的天空啊!干得漂亮,不愧是生神大人,我都要迷上你了呢!

力一:和记!呜呜呜呜!

和记:哈哈哈!别哭别哭!晚上我陪你通宵喝酒。

真铁:哇啊啊啊啊啊,宇多!打起精神来,力一!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

力一:真铁,虽然我很高兴,但这样我很难受哦。

和记:真是太好了呢,力一!哈哈哈哈哈哈。

力一:好啦,那么今晚你就陪我睡吧。

真铁:好啊,只要力一能打起精神来,我什么都会做的。

和记:呃……

力一:可以吗,和记?

和记:那是你的纸人,只要真铁希望我就没意见。

阿沙利:力一,近卫来给你治伤了。

近卫:啊?又是只有我啊?你也干活啊,阿沙利!

和记:(为了填补那份多出的空缺,现在需要的是笑容。就这样,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很多事情开始改变了。不管是希望发生的,亦或是不愿发生的)

 

千乃:贵光,穗积和宇多姐姐离开村子了。

贵光:是这样的啊。那个家伙一点都没有考虑留下来的人的心情!

千乃:贵光,贵光你还有千乃我陪着你!

 

 

Disc2 Track02  事与愿违

 

真铁:啊嚏,啊嚏,总觉得鼻子痒痒的……

近卫:哈哈哈,有人在念叨真铁吧。打两个喷嚏表示说坏话是吧?

真铁:那是什么?

近卫:你不知道吗?一个喷嚏表示有人说你好话,连续两个喷嚏表示你被人说坏话,连续三个就说明你感冒了。

真铁:文鸟!是和记的式神,叼着宇多的信。

近卫:光往上看会摔跤的哦……根本没听到嘛。啊啊,力一今晚又要喝的比平时多了。

 

和记:守夜和竹纪离开村子了吗,你穿着隐身装束都跟着看到了吧,阿沙利?

阿沙利:“既然有着人类的形态,那么坏掉了只要靠自己的力量去修好不就行了。”

(竹纪:只不过是掉了一两条胳膊,又死不了,为什么身为主人的我非要特意把你带到这种深山里来,我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反正也接到了新的咒杀工作,从今天晚上开始继续替我承受伤害吧,守夜。)

阿沙利:他这样说的。跟力一相比力量根本就是垃圾级别,架子还不小,总觉得自己是个多厉害的言灵师似的,真让人火大。

和记:和力一相比任何人都是连垃圾都不如的,如果将竹纪比作渔夫养的鸬鹚的话,他倒是个尽职的鸬鹚。

阿沙利:话是如此,可是他使唤守夜的方式也太过分了吧?你作为人偶师难道就不生气吗,和记?

和记:代替主人受伤是你们纸人的使命,也是存在理由。

阿沙利:虽然我隐约猜到你会这么说,不过你还真不是人,所以我就说不要给我们留下痛觉了。

和记:我好歹还是有慈悲之心的哦,为了起到保护作用和增强力量,我给了守夜护身符哦。

阿沙利:那才不叫慈悲。

贵光:和记,关于今后工作的分配。

和记:五成给力一,剩下的平分给竹纪和成间。

贵光:可是成间……

和记:啊,最开始他也还是算能用的,不过后来冰见变成白纸,他好像受了很大打击。听说现在已经变成完全派不上用场的窝囊废了。去问问力一,有没有其他能用的言灵师吧。在那之前让竹纪和力一三七开吧。

贵光:我知道了。

阿沙利:增加人手就表示麻烦也相应的增加了吧?

和记:村子更加富裕,力一的负担也能减轻,你也不用再承受多余的痛苦,这不是有利无害吗?

阿沙利:你真的觉得这都是好事吗?呐……

 

力一:啊……

白波濑:唉……

真铁:呜……

和记:真是的……怎么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怎么了,力一?宇多的来信上写了什么不好的消息吗?

力一:她说今年正月又不能回来了,也是,她现在怀着身孕,要跋山涉水来这种深山里太困难了。只要她能健康的和喜欢的男人好好过日子,就再好不过了,对我来说这也是最大的幸福。

和记:(自从宇多离开村子,今年已经是第四个冬天,时而到来的宇多的信,对力一来说是最期待的事,也是他的希望。)

(宇多的信:前略,哥哥,你还好吗?村里的大家都没有变化吗?穗积最近开始了新的工作,两个人开始一起生活的家非常明亮、宽敞、漂亮。这边人很多,而且惊人的是晚上也灯火通明。前几天我第一次穿了叫做连衣裙的衣服。不工作的日子,穗积会带我去各种各样的地方。他对我非常温柔,非常珍爱我。哥哥,你会为我高兴吗?其实我……

力一:和记!和记!她怀孕了!宇多怀孕了!

和记:那真是大喜事。

力一:大喜事啊!喝个痛快吧,和记!)

和记:(力一从没有那么高兴过,喝到连千乃都嫌他酒气冲天的程度,喝了三天三夜。从那天开始,宇多她那因罪业停止的时间,又开始前进了。)

(力一:女性言灵师只要生下孩子,力量就会转移给孩子,自己就会失去言灵之力。宇多也终于可以作为一个人,迎来生命结束的那一天了。

和记:连你都会寂寞吗?

力一:说实话,一点都不寂寞是不可能的,不过我还有和记你这个珍贵的同伴。不过既然你可以“生”出纸人,果然你才是老婆吗?还是伴侣?

和记:你真是笨蛋啊。

力一:你是喜欢我的吧?

两人:哈哈哈……)

和记:(不会腐朽,不会改变,直到永远。)

 

和记:等到春天孩子就会出生了吧?等到樱花盛开的时候,宇多一定会为了赏花顺便让你看看孩子而回来的。

力一:和记,是啊……

近卫:来,酒。反正今晚你们也会喝的吧?

力一:好!那今晚也喝个痛快吧!你偶尔也喝点吧!近卫!

近卫:纸人怎么喝啊?!

真铁:我想喝!

近卫:喂,真铁,你也不能喝!

 

贵光:千乃小姐?

千乃:饭。

贵光:您又帮我送过来了吗?谢谢您的关照,不过我自己会去取的。

千乃:还在害怕吗?

贵光:咦?

千乃:已经再也没有人会伤害贵光了,即使有,千乃也会帮你杀掉他,千乃会保护你。所以,请你笑笑吧。

贵光:千乃小姐……

(千乃:害怕吗?)

贵光:感到害怕,是因为预感到有什么即将改变,仅此而已。

 

阿沙利:最近你都一个人在这种地方,不觉得冷吗,白波濑?

白波濑:阿沙利。

阿沙利:你还在担心宇多吗?

白波濑:还在村里的时候,宇多大人和穗积先生经常两个人在这里度过。虽然我注意到了,不过也只能远远的守望着他们。写给力一大人的信里,总是只写些“我很好”“很幸福”之类的好事,可是那是宇多大人的温柔,对于男人来说可能不会注意到,在无依无靠的陌生土地,而且还是第一次生孩子,我想她一定心里非常不安吧?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陪在她身边。可是……

(宇多:白波濑,千乃就拜托你了。对哥哥而言,千乃是他妻子留给他的最重要的骨肉。请一定要连我那份一起陪在千乃身边,好好保护那孩子。这是作为你的主人的我最后的请求。)

白波濑:宇多大人……

阿沙利:唉……

 

真铁:呜……

和记:真铁?你今天不是要去力一那里睡吗?

真铁:我要在……这里睡……和和记在一起最……安心……

和记:真铁?……只管说完自己想说的,就一个人睡了吗?(不管睡在哪里,和谁一起,最后总会在无意识中回到我这里睡觉,他曾经是我的小狼,而现在是力一的……纸人。)真铁,对于在三更半夜故意跑来打扰人家睡觉的家伙,不惩罚一下可不行啊,真铁。

真铁:嗯……嗯……

和记:再这样继续做下去,你也该醒来了吧?……你说呢?阿沙利。

阿沙利:你真够恶趣味。

和记:我可不想被偷窥狂教训呢。

阿沙利:明明是你自己给我看的,谁会特意偷窥你啊?我是有事找你才来的,不过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和记:是吗?

阿沙利:那么,晚安。

(和记:代替主人受伤是你们纸人的使命,也是存在理由。)

阿沙利:可是实际上,你明明就在祈求这之上的东西。

(和记:村子更加富裕,力一的负担也能减轻,这不是有利无害吗?)

阿沙利: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不愧是非人的老妖怪。(真正重要的东西只有一个,只要能守护他,别人怎样都无所谓,全都无所谓。)

 

和记:(然后,春天到了,宇多送来消息,说她平安的生下了一个男孩。根据宇多的愿望,力一为他取名为“彰伊”,那个孩子本该成为对于力一,对于所有人来说的希望和宝物。)

 

 

Disc2 Track 03 殒命

 

近卫:嘿……呃,那是什么啊!

 

贵光:这算是非法丢弃吧。里面还混杂着废材和建材。只是不知道,这是拆卸公司为了省下处理费偷偷扔在这里的,还是那些以非法丢弃为业的家伙们干的好事。

和记:(这个纸人村庄,四方都被结界牢固地保护了起来,是一个隐秘的村子。尽管这里是村子的外缘,但是能够穿过这个只允许三刀家族人所通过的结界,还是必须要有三刀家血亲的同行或指引……)

和记:力一?

力一:嗯?……啊

 

阿沙利:这件事不管怎么看都是自己人干的吧。虽然不知道是因为私人恩怨还是利益驱使,但是胆敢向本家的当家挑衅的蠢货,就应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力一:阿沙利长的那么好看,但没想到是主战派啊。

阿沙利:现在是悠闲地说笑的时候吗?!力一。

力一:没事的,没事的,别那么担心。危害村子的人,就算是自己人,我也绝对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的。一旦出了什么事,我会干净利落地用一句话,把他们赶尽杀绝的。

阿沙利:说得好!不愧是我的言灵师!

力一:爱上我了吗,爱上我了吧!

白波濑:哎……

和记:一般这种时候就会听见近卫的吐槽了,不过……。

阿沙利:话说,近卫不在呢,这种时候那个呆子跑哪里去闲逛了?

和记:谁知道呢……真铁说去找找看有没有别的地方也被扔了东西,就跑了出去,近卫去追真铁,结果也一直没回来。

阿沙利:已经是晚上了啊……

 

近卫:真铁,真铁,差不多该回去了。天色那么暗,你也看不清什么吧。

真铁:我看得清。

近卫:(那是因为你半人半狼吧……)

真铁:唔……有什么声音。

近卫:声音?什么声音?

[奔走]

近卫:真铁!

 

同行者:还没好吗?

穗积:这是最后一个了。

真铁:找到你们了,坏家伙们!

穗积:呃……你是……

近卫:真铁!

[电击]

真铁:啊……

近卫:真铁!

穗积:快开车!

同行者:喂!你带了什么人回来啊!

穗积:别废话了快开车!

近卫:等等!可恶!

 

近卫:力一!和记!真铁被人带走了!

力一&和记:……!

阿沙利:怎么回事?

近卫:在东边那条河边,过了东小桥的话,就是村子的外面了。

和记:力一,用言灵毁了那座桥!

力一:嗯!东小桥断毁吧!

 

[碎裂声]

同行者:好危险,差一点点就……唔……!

穗积:喂!你怎么了?!

 

力一:和记!……穗积?

和记:真铁?真铁!

真铁:穗积……他……

和记:别逞强说话了……

真铁:宇多……

 

[拷打声]

同行者:求你了……救救我吧!我全部都告诉你,都说出来!所以请不要杀我!我只是听从上面的指示,负责开车而已。都是那个家伙不好,那个叫远藤穗积的家伙!

和记:是吗?是穗积吗……

[断气声]

 

力一:白波濑。你可以现在赶去宇多那儿吗。

白波濑:好的。

力一:贵光,这是白波濑第一次出村子,你陪她一起。

贵光:是。

千乃:父亲……

 

力一:真铁怎么样了?

阿沙利:还是没醒……

近卫:我当时要是能阻止他们就好了……

和记:力一……杀了穗积……就算是自己人也不会手软的吧。

力一:嗯……

 

穗积:哈……可恶,可恶,本来时间就不够了!哈……

 

白波濑:真的是这里吗。

贵光:根据住址来看,应该是这里没错。虽然看起来是很老的公寓了。

白波濑:啊……[敲门]没人在家吧……

贵光:似乎门是开着的。[推门]打扰了。

宇多:谁?

白波濑:宇多大人?失礼了。是我,白波濑。[拉门]……宇多大人。

宇多:白波濑……真的是你吗?……到这边来。

白波濑:宇多大人……您脸上的伤口好严重,还有,怎么瘦成这样……

宇多:让我好好看看你,白波濑。

白波濑:啊……

宇多: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能见到你真好。

白波濑:我也是。我也一直想见宇多大人。一直……想见您。

宇多:(前略。兄长大人,最近好吗?穗积最近开始了一份新的工作。)

贵光:一大堆求职资讯杂志……

宇多:(开始我们两人生活的房间明亮而宽敞,非常漂亮。节假日的时候,穗积会带我去各种地方,相当温柔体贴,很珍视我。)

贵光:阴暗,狭小又老旧的公寓……穗积!

宇多:开始的时候相当顺利,用哥哥给我们的钱还清了债,穗积还开了一家小店。但是明明已经还了钱,那些人还是来纠缠不清……店也很快就倒闭了。穗积又借了不少钱,手头还是很紧。日子变得很拮据……所以我,使用了言灵。用言灵杀人来赚钱。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有言灵的能力真好。就算这是能够杀人的力量,但能够拯救穗积……脸上留下的那些伤痕,明明以前讨厌得不得了,但是现在因为有穗积对我那么温柔,所以一点也不在意了。我每次一受伤,穗积就会更加温柔地对我。怀上孩子,平安地生下来……我真的非常幸福。但是呢……似乎因为太过幸福,遭到报应了。我啊,就快死了。

白波濑:宇多大人,您在说什么!

宇多:我知道的……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啊,穗积还是不肯放弃,说一定要治好我。他说,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治好我……真的……真的好高兴。

白波濑:宇多大人……

宇多:咳咳……

白波濑:宇多大人,没事吧……

宇多:[吐血]

白波濑:宇多大人?

宇多:(兄长大人会惊讶我居然傻到这个程度吗?惊讶,生气,但是最后还会原谅我吗?夸我“做得好,这才是我的妹妹”吗?)

白波濑:啊,宇多大人!

宇多:彰伊……(好想让兄长大人也好好看看彰伊。)彰……伊……(从今往后,会降临到你身上的一切不幸和灾难,我都会为你带走。所以……请一定要让那个孩子……幸福地……幸福地……)

www.3n5b.info

千乃:父亲大人,纸鸟带来的信,是白波濑写的吗?宇多姐姐她……

力一:……

千乃:宇多姐姐……

 

真铁:……宇多?

 

 

Disc2  Track 04

 

近卫:哟——真是让我好等啊,穗积。

力一:穗积。

穗积:和我一起的男人去哪儿了?

和记:这个嘛……或许在什么地方被野兽当餐点享用了吧。

穗积:……唔!可恶! 那家伙不在的话,我就拿不到钱了……!

力一: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穗积:这还用问?当然是因为钱,反正我很需要钱!

力一:你为了钱而污染这个村子,我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啊,将宇多的孩子当作进入村子的道具,这点我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容忍的。你的包里装着的是——彰伊吧。

[婴儿哭声]

力一:放下彰伊,现在立刻滚出村子,看在宇多的份上,我饶你一命。

 

阿沙利:真铁?你去哪里了?——怎么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力一?!我得去告诉和记。

 

穗积:我需要钱啊……我们约好的,不惜一切代价,我一定要治好她。

[拔刀声]

穗积:别动!不准开口!想救彰伊的话,就给我钱!

近卫:嘁!你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人质吗?!

穗积:你们通过杀人赚了不少钱吧,快给我拿过来!她在等我啊……

宇多:请带我一起走吧……

穗积:(为了我而伤痕累累,为了我而濒临死亡的女人。)只要有钱的话,我就能治好宇多了!我们约好了的!我一定要治好她!

      (我和那个奇迹般美丽而又温柔的女人约好了的……)

力一:宇多已经死了。

穗积:呃……

力一:虽然我派白波濑赶去了,但已经太迟了。

穗积:你骗我。

力一:是真的。她求我饶你一命,托我保护彰伊,然后就这么走了。

穗积:别开玩笑了!!

 

力一:真铁?

真铁:力一!我拿到包了!

穗积:还给我!!

[刺入声]

真铁:呃……

和记:(吸气)……!

[拔刀砍人]

和记:穗积!!

穗积:啊!……[倒地]

近卫:糟糕!包要掉下去了!!(从那么高的崖上掉下去就完了!)

力一:彰伊!

[]

近卫:力一!

阿沙利:力一!

近卫:阿沙利,追!

阿沙利:嗯!

 

真铁:力一……

和记:真铁!

[拔出刀子]

和记:啊!

真铁:力一……我得去救他……

和记:别再动了!真铁!

真铁:我也要……陪在力一的身边……

和记:你想用伤成这样的身体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吗!?会粉身碎骨的!

真铁:但是……从这里下去是最快的……必须……快点去救力一。

和记:(别去——别去——别去——别去!)真铁,别去……

真铁:呃……

和记:你要扔下身为伴侣的我吗?我们不是要成为伴侣,永远在一起的吗?

真铁:和记……[]永远……在一起……,和力一一起,由我来保护和记。因为,我是力一的纸人,必须去力一那里。

[眼泪滴落]

和记:(眼泪……)

(力一:人形的纸人也是有寿命的吗?

和记:如果中核被破坏的话,纸人的形体就会消散,然后变成白纸。白纸之花,绚烂飞舞。那是最最美丽的散落模样。)

和记:(纸人的眼泪是终焉的标志。啊……真铁,别去。不要扔下我)真铁!!!

          

穗积:啊……哈……宇多……等我,宇多……宇多……

 

力一:花……?纸人的人形……呵,搞什么啊,真铁……连你也到这里来了啊。由你们三个纸人给我送别的话,就算是我这种人,大概也会一不留神就走错路,到极乐世界去了吧。

阿沙利:唔……蠢货!闭嘴!你把这种话说出来了,不就会变成真的了吗!为什么!治不好!为什么……这样太奇怪了……

[脚步声]

力一:哟……和记。

和记:原来你不是不死之身?生神大人……

力一:我本来也以为是呢……虽然近卫跟阿沙利都很卖力帮我了,不过再怎么说肚子里的东西少了这么多的话,好像就不行了呢……虽然已经很衰弱了,但好歹还是保住了彰伊……宇多也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看来我在现世该做的事,这样一来就都了却了。

和记:你也要弃我而去吗?

力一:和记…… 阿沙利!

阿沙利:……!

力一:近卫!

近卫:……!

力一:这是我作为主人最后的命令。就算我死了,你们也不准消失!直到你们的身体灰飞烟灭的那一天为止,都给我活下去!活着守护下一代的言灵师和纸人……还有人形师和记。

阿沙利&近卫:唔……

和记:[叹气]

力一:和记……

和记:呃……

力一:你要答应我,和记……就算这身体朽烂成泥,继承了我血统的后人们,也一定会继续实现你的愿望。所以,在你老死之前,活着守护他们,只要能活下去,你就不会是一个人……

和记:力……力一……

阿沙利:力一……骗人的吧……睁开眼睛啊。

近卫:力一……

阿沙利:力一!!

 

伴随着黎明的到来,桃源乡,消失了……我的手中,只剩下了真铁的人形。

www.3n5b.info

千乃:你想要自我了断吗?

贵光:呃……千乃大人。早知道会变成这样,那天我要是杀了穗积就好了!我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千乃:贵光难道不是千乃的人吗?你就算死了也不足以谢罪,如果你抱着以死谢罪的决心,还不如和我一起将彰伊当做儿子抚养成人。贵光由千乃来守护,所以,贵光,请成为千乃的丈夫。

贵光:唔……是的……千乃大人。是。(我这一生都将献给你以及三刀家……)

 

和记:(随后,千乃成为了下一任的当家,并且和贵光结了婚,把彰伊作为养子来抚育。不久又怀了琴叶,然后生下他……现在在本家的匣子中,安静地沉睡着……和力一、贵光一起。)

 

 

Disc2  Track 05 谢幕

 

雷藏:和记先生?和记先生!

和记:黄粱一梦……

雷藏:咦?……那个……和记先生,现在再郑重地说这话,也许会显得很奇怪,但我还是要说,真的非常感谢您制作出了绀。

和记:为什么雷藏君要道谢呢?

雷藏:我自从奶奶去世以后,就突然变成孤身一人了,老实说真的非常不安,又害怕又寂寞……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我遇到了绀……

(绀:幸亏我是纸人,这样我就不会比你先死,不会留下你独自一人……)

雷藏:恋人或是兄弟,抑或是亲人,他的存在超越了这所有一切的总和,因为你我才能够得到这样的他。玄间先生也对我说过,让我好好珍惜他。维护期间见面的时候,我们稍微谈了一会。

(绀:雷藏要是死了的话,我大概会哭吧……)

雷藏:(绀说那句话的意思,还有心情,我直到那时才真正了解……)

和记:和玄间聊天了啊……

雷藏:他说了让我受益匪浅的话。

和记:咦~什么话?

雷藏:无论失去家还是亲人,就算将来还会失去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最后纸人一定会留在你身边。好好地珍惜他……

 

和记:虽然再生了已经变成白纸的真铁,却没有唤醒他。就算唤醒了,那也不再是过去的真铁了。在那遥远的过去,依偎在我身边的,野兽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真铁:因为我是力一的纸人……)

和记:我是人形师,无论我倾注了多少心力创造出他们,纸人还是会选择主人。

(彰伊:盖子都不去掀开,为什么就那么肯定不会成功呢?!不管结果会怎么样,首先要尝试去做,然后才会知道在前方等着你的是什么吧!)

和记:做梦也该有个分寸吧……奇迹什么的,才不会发生呢。

(阿沙利:所谓的奇迹,不是因为绝对不会发生才叫奇迹,而是因为偶尔会发生,才会被称作奇迹的哦,和记。)

和记:是爱是恋还是情,或者说只是单纯的执着?……我对真铁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就连这点都已经模糊得无从知晓了……

(开棺声……)

和记:是这样啊……恋人或是兄弟,抑或是亲人,超越了这所有一切总和的重要的存在啊……我说力一,我被你的言灵束缚着,为了你想要守护的东西,鞠躬尽瘁……但是说实话,没有你的这个世界,无聊透顶。娱乐和希望,你不是说都会给我的吗?如果那些给不了的话,至少,给我见识一次奇迹啊,力一……

力一:是!

和记:力一……

 

(力一:你答应我,和记。就算这身体已经朽烂成泥,继承了我血统的后人们,也一定会继续实现你的愿望。)

和记:力一……

近卫:你真慢啊,和记。让我们等得不耐烦了。

阿沙利:真是的,再怎么悠闲也得有个度吧。

和记:阿沙利,近卫……

近卫:琴叶和彰伊已经在里面准备好等着你了。随时都可以唤醒真铁。

阿沙利:这样一来,力一的纸人总算全部凑齐了。真铁……

和记:(我的愿望……)

(力一:只要继续活下去,你就不会是一个人。)

和记:(力一……)

[开门]

和记:力一,自从你走后,纸人和言灵师都增加了。阿沙利和近卫,还有今天要唤醒的真铁。现在彰伊和琴叶接替了宇多和千乃。正如你所说,我不是独自一人。可是,你却不在了。我说,力一。总有一天终会再次与你相见的吧……我会一边祈祷着这一天的到来,一边与你所守护之人,及所留下之物,共同度过这无聊的日子。你能实现我的这个愿望吗?力一。

力一:是!

 

 

Disc2 Track 06 说出爱的日子 报幕

 

玄间:从这里开始,是讲我跟冰见两个人亲热的附送DRAMA部分,想陶醉于回味本篇的家伙,现在可以关掉CD了,以后再重新回来听。

冰见:玄间……那么,现在开始了。说出爱的日子。

 

 

Disc2 Track 07 说出爱的日子

 

冰见:(知道阿沙利化为白纸并再生,是过完新年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阿沙利是现存纸神中资历最老,从以前起不知为何就对我很关照的温柔纸神。阿沙利会化为白纸,让我受到很大的打击。而更令我深受打击的是,他保留着原有的全部记忆被再生了。然后,对于会为此而受到打击地自己感到厌恶。纸神一旦化为白纸,就会失去生前所有记忆,再生之时,不会带着过去的任何记忆而重获生命。就算是与愿为其舍命的重要主人之间的回忆,也毫无例外。我也是这样,十三年前,为保护玄间而被刺,化为白纸。就连这件事我也不记得,再生后的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有的只是对面前的主人——玄间的忠诚和尊敬,以及敬爱的心情。化为白纸前与玄间共度之岁月的记忆,丝毫不记得。但阿沙利却不是的,我和阿沙利有什么不同呢?是用来创造我们的纸本身的不同?能力的差别?再生之初,我和玄间都曾不知所措,心意不通。即便如此,玄间却说如今的我才是真正的冰见,他的纸神。我很高兴,他也如同所说一般珍惜着我。即便如此,在内心的某个角落,还是有一点点的在意,这一点因为阿沙利的再生而变得更为强烈。我真的可以吗?如同看透了我的心思,玄间说了那样的话。)玄间,这里不是左转,而是该向右吧?

玄间:就去那个宾馆吧,怎么等得到家啊。

冰见:从这里到家只剩十分钟不到的路程了啊。而且宾馆那种地方,总觉得有点定不下心来。

玄间:哼,你想定下心来被我好好疼爱么?

冰见:是的……

玄间:果然还是去宾馆。

冰见:玄间……我和你一样,想要赶紧回去。

玄间:明白了。

 

[拉来柜橱]

冰见:玄间,被褥的话,我来……唔……

玄间:冰见,不想被射在脸上的话,就立刻撤开。

冰见:唔……嗯啊……

玄间:冰见。

冰见:玄间……请给我……你的……更多……更好地……

 

冰见:玄间……玄间……唔……啊(玄间……玄间……)

(玄间:这就是我的冰见。对我而言,没有纸人更胜于他。不论跟其他任何纸人比,都无所不及,是至高无上的纸人。)

冰见:(你一定不会想象到,那句话对我而言是多大的救赎和回报。傲慢却温柔的,我的主人。)玄间,我爱你。我爱你。玄间?

玄间:别摆出那副表情说什么爱我,从你口中听到从未吐露过的告白,心中就会忐忑不安地觉得会有不祥的事情发生。

冰见:对不起。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想要说。(我可爱的主人。)玄间。(哦,这样啊。)

玄间:怎么了?

冰见:就算哪天我再化作白纸。

玄间:冰见。

冰见:我是假设啦。就算哪天再化作白纸,这次我大概不会忘记了。

玄间:冰见……

冰见:想要永远永远和你在一起,想爱着你,被你爱着。因为你的宽容,我才会如此任性奢求。我再也不想和你分开了。

玄间:冰见。

冰见:就算消失的那天再次来临,我也会像阿沙利那样回来。(如若你此般期求,我定能如阿沙利一般。)

玄间:别开玩笑了。在此之前,我不会再让你化为白纸了。

冰见:是,玄间。(我爱你。)

【11/08/31新作在線翻譯】是 -ZE- FINAL



作者   志水ゆき
発売  新書館  
発売日   2011/08/31

キャスト  
吉原和記: 一条和矢
三刀力一: 小西克幸
真鉄: 下野 紘
阿沙利: 千葉進歩
近衛: 中井和哉
穂積: 谷山紀章
貴光: 前野智昭 … ほか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は、『志水ゆき先生描き下ろしペーパー』です!!
※ご予約のお客様には、必ずお付けいたします。
※特典終了時には【●●付♪】という文字を消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 すべての始まりの、最終章 ─

紙様を創り、言霊師の上に君臨してきた和記。
しかし、和記にも対等に付き合った言霊使いがいた。和記が初めて紙様を捧げた三刀家史上最強の男・力一。
ふたりの出会いは、和記が落ちた滝の下で、力一が和記を拾った所から始まった……。
和記の大切にしていた箱に眠る真鉄も登場!!

★初回特典は描き下ろしプチコミックス

下载地址:
http://www.box.net/shared/v61v7b7bc9gmvoglhnlo
http://ifile.it/uy5h3tz
http://dl.dbank.com/c0r6a12gpz
http://www.xwtop.com/file/104905-ze-final-rar.html
http://www.megaupload.com/?d=DXBAK89B
http://u.115.com/file/bhuqi7ra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zefinal=110831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