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条理で甘い囁き

不条理で甘い囁き

 

翻译:肉馒头DADA 蜻蛉绮蝶  鞥森 浮遊惑星 砂漠の雪  wxzr 

特典CDiSkipp3r

校译:oshiato

 

 

DISC 01

 

Track 01

 

羽室谦也:(倔强。)

三桥飒生:什么!?

 

三桥飒生:(在某个休假日的下午,我——三桥飒生和恋人小谦——羽室谦也,在只有两个人的房间。而且,还是在我家,背对背地坐着,发着毫无意义的短信吵嘴。)

 

三桥飒生:(你没其他话好说了吗?又不是小鬼!)

羽室谦也:(真不好意思呢,比你小!)

三桥飒生:(我又没有说不好!你干嘛那么在意啊!)

羽室谦也:(你为什么总是说话那么难听呢!)

三桥飒生:(抱歉本人性格就是这样!)

羽室谦也:(你别将错就错!别吵了吧!)

三桥飒生:(那你先住嘴啊?)

 

三桥飒生:(虽然觉得吵这样子的架实在很愚蠢,但我无法停手,只能继续发短信。)

 

 

 

Track 02

 

羽室谦也:(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一个小时左右之前。久违到访飒生的家的我,发现了掉在地上的一本相薄。)嗯?飒生,这是什么?好像很旧啊,相薄吗?

三桥飒生:啊,昨天把资料拽出来的时候,从书柜里面掉出来了。

羽室谦也:你又通宵?没有勉强自己吧?

三桥飒生:没有哦。

羽室谦也:真的吗?因为这个人,对勉强的定义异于常人。(作为珠宝设计师的飒生,虽然现在是某珠宝公司的契约社员,但也同时兼顾一些在独立设计师时代接下来的工作。变得更加忙,都不能够好好地约会。话虽如此,他很喜欢工作,没有办法呢。唉~)

 

羽室谦也:那个,我可以看看相薄吗?

三桥飒生:诶?可以啊,不过真的很久以前的了哦,因为是高中时期的。

羽室谦也:啊,哈哈,是中山装的校服啊,感觉比现在淘气。

三桥飒生:哇,果然不好意思啊。不要看了吧?

羽室谦也:不要。不是说了可以看吗?哈哈,果然飒生从以前开始就很漂亮呢。

三桥飒生:哪里有。我说,还是别看了吧。

羽室谦也:为什么,不是挺好的吗?很可爱啊。

三桥飒生:都说不可爱了。

羽室谦也:嗯?(总觉得,拍照的时候一直都是同一个人在飒生的旁边。这个……)呐,这个高个的帅哥,一直都一起拍照呢?

三桥飒生:啊,嗯。关系最好。虽然毕业之后,都没有见过面。

羽室谦也:曾经喜欢过?

三桥飒生:哈,不是坏的回忆哦。

羽室谦也:(坏的回忆是指……是指明智吧?飒生的前男友明智伸行,我也曾经见过。虽然他讽刺的口味和傲慢的态度令人十分不愉快,但老实说,连跟他说话都觉得是浪费时间。再说,都过去了的事情还在意那么多干什么。但是,这次好像有点不同。)是你单恋他吗?还是说曾经交往过?

三桥飒生:诶?什么?你这么在意吗?

羽室谦也:不,我在想当时是怎么样的感觉呢,很在意。

三桥飒生:哈哈,那个,这家伙叫幸田,一年级的时候是同班,所以经常一起玩。在这之后关系都很好。

羽室谦也:(和这个叫幸田的,好像进展得不错嘛。是美好的回忆的话,当然是件好事。虽然是件好事……)

三桥飒生:是个好家伙哦。是那种大家都喜欢的类型。话说,这一点跟小谦很像呢。

羽室谦也:跟我?哪一点?

三桥飒生:哪一点?很沉稳,又温柔,即便是对着我这种说话毒辣的人,也会笑着原谅。

羽室谦也:然后呢?

三桥飒生:然后?就是这样了啊?

羽室谦也:诶?就这样?

三桥飒生:哈哈,这样还真的会不好意思啊。已经是十几年之前的事情了。饶了我吧。

羽室谦也:这样的话我完全不知道你们当时是怎么样的啊!交往了吗?怎么样喜欢他?

三桥飒生:那,那个啊,小谦。我说你到底想问什么啊?

羽室谦也:为什么分手了呢?明智先生的话我还多少能够理解。啊……

三桥飒生:这种时候你要提起明智吗。

羽室谦也:对不起。(为什么变成这样啊。明知道我一追究起来就肯定没好事的!)算了,不说了吧,这个话题。

三桥飒生:不是你自己甩出这个话题的吗!要是途中不说的话,一开始就别说啊。

羽室谦也:因为你说像我啊。还要是以前和你交往过的人,谁都会在意吧?

三桥飒生:为什么会在意啊。都是以前的事了,还是十多年前的事!

羽室谦也:飒生不在意吗?

三桥飒生:不在意!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了嘛!

羽室谦也:那么比如说我第一个女朋友的事情之类的,不知道也没关系吗?

三桥飒生:不如说,我才不想知道那种事情!什么啊!小谦,你太烦人了吧!

羽室谦也:烦人?要说到这种地步吗!果然还是有点什么很难说出口的事情吧!

三桥飒生:才没有!是你在死缠难打而已吧!

羽室谦也:不是因为飒生不够直率吗!

三桥飒生:我本来就是这样啊!

两人:哼!

三桥飒生:够了,我不想跟你说话!

羽室谦也:我才是!

 

羽室谦也:(之后,我们就开始无聊的短信吵架,一直吵到没电为止……)

 

 

 

Track 03

 

三桥飒生:(那晚,怎么也不想一起睡,我在床上,小谦则在旁边打了地铺。真没想到,居然因为那种程度的事情生那么大气!况且,幸田的事情,时间太久,我都忘记了。而且……)

(羽室谦也:比如说我第一个女朋友的事情之类的,不知道也没关系吗?)

三桥飒生:(我怎么会想知道那种事啊!要是他说,是个又可爱胸又大的孩子,我要怎么办啊。)

羽室谦也:已经睡了?

三桥飒生:嗯?

羽室谦也:飒生。

三桥飒生:(呜哇。)

羽室谦也:还在生气?

三桥飒生:(糟了,呼吸……等会啊!就这样什么都不说,然后做爱,当做没有吵架吗?别开玩笑了!)

羽室谦也:啊,飒……

三桥飒生:好困。别碰我。

羽室谦也:等会,飒生,适可而止吧?

三桥飒生:适可而止?什么啊!在这种时候,打算用做来蒙混过关吗?

羽室谦也:你这什么话?我不是这个意思……

三桥飒生:是不是这个意思也好,一开始出手的就是你吧!

羽室谦也:……

三桥飒生:你要想做就随便做。不过别太烦人了。我明天可还有工作,要是给你无限制地乱来,辛苦的可是我!

羽室谦也:唔,嗯。是啊,我知道了。算了,晚安。明天早上,开出第一班电车的时候,我就回去。

三桥飒生:(呃?什么?真的生气了?是说,我说得太过分了?)

 

 

 

Track 04

 

三桥飒生:(等那个尴尬的争吵的晚上过去,早上起来时小谦已经不在房间里了。那之后过了两个星期,总是很勤奋联络的小谦没有发过一条短信给我。)

神津宗俊:三桥,这次开展的华煌会,我拿下展位了!

三桥飒生:是真的吗?神津先生。新成立的公司很难拿到的啊!华煌会的竞争率不是很高吗?(我的新职场,office MK,是我曾经的上司神津先生所开设的小公司。华煌会,是老字号的大型百货公司主办展览加促销活动的,所以新开的公司很难得到机会。)

神津宗俊:主办方也因为我们是新人所以犹豫了很久啊。我稍微加油了一下。因为这次三桥设计的商品很好哦。

三桥飒生:谢谢,不过如果要在华煌会展览的话,要把现在的设计稍微改变一下,增加一些低定价的款式比较好吧?

神津宗俊:那不如试试之前提过的,同一设计加入不同的有色宝石的方案怎么样?

三桥飒生:好的。那么,我马上……

神津宗俊:是不是最近其他的工作太辛苦了?请不要勉强自己哦。

三桥飒生:啊,没有啊。非常抱歉,没关系的。

神津宗俊:你给人感觉很容易勉强自己啊,虽然还年轻,也不能太辛苦哦。那我今天先去跟工房商量。有色宝石的设计指示书就拜托你了。

三桥飒生:是的。不好意思。(我向桌子走去,开始做神津先生让我做的指示书。然而,不能完全集中精神,想起了那个晚上的事情。)

(三桥飒生:你打算在这个时候用做来蒙混过关吗!)

(羽室谦也:你这什么话?我不是这个意思……)

(三桥飒生:是不是这个意思也好,一开始出手的就是你吧!)

三桥飒生:(那些话是不能说的。明明小谦非常在意,之前我责备过他以身体为目的这一点。)

(羽室谦也:因为被认为是以身体为目的的话,我觉得自己真无用。我会为我恶劣的态度道歉。请不要说出贬低自己的话。)

三桥飒生:(踩地雷了啊。小谦,是不是厌烦我了呢?)

女社员:不好意思,三桥先生,您的电话。

三桥飒生:啊,是的,是哪一位呢?

女社员:是十字玫瑰公司打来的。

三桥飒生:(十字玫瑰?是小谦的公司。难道……)我接过电话了。我是三桥。

野川:哦?三桥美人~辛苦了。

三桥飒生:(电话中的这一位,是十字玫瑰的营业员,也是小谦的前辈野川先生。)野川先生,怎么了?

野川:不,那个啊,这次的新作,似乎评价很好啊。我们公司也想拿来售卖。开始业务来往之前先和设计师大人大声招呼嘛~

三桥飒生:哈哈。非常感谢。

野川:之前你为我们公司设计的fleche行情还是很好啊~要是那边不行的话就回来啊。

三桥飒生:哈,又在说这样的话。天下无敌的十字玫瑰公司在说什么呢。

野川:不不,是真的。羽室那家伙也跟你合作得挺好的嘛。要是还有什么的话,就拜托你了。你们经常一起去喝酒的吧?

三桥飒生:唔,不,最近没有见面呢。羽室先生好吗?

野川:嗯?嗯~我想应该好吧?

三桥飒生:想?

野川:嗯,你知道嘛,最近是促销活动的旺季啊,那家伙不是要陪部长,就是在跑活动,完全做不了本职的工作啊。我也是飞来飞去搞这搞那的,时间都错开了。在公司里面也没有见到面啊。

三桥飒生:啊,是啊。那么,羽室先生还没回来?

野川:不,那个,我想今天应该是会从名古屋直接回来哦。明天要开会。下次也和我去喝一杯吧~那刚刚说的,拜托了。

三桥飒生:啊,好的。谢谢。(一直在出差啊,那没有联络也不奇怪?不,不是的。迄今为止,他在出差的时候也会给我发短信。也多次在出差的空隙中抽空来见我。)

(羽室谦也:现在,在大阪出差中!)

(羽室谦也:飒生,这周有空吗?)

(羽室谦也:工作顺利的话,就好了呢。)

(羽室谦也:总觉得飒生呢,一直都积极向前,真的很帅气。)

三桥飒生:(一直都是小谦主动,一直在照顾我的感受,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因为是我的错,要我先低头才行。就算小谦态度冷淡,直到他原谅我为止,好好地道歉吧。)

 

 

 

Track 05

 

三桥飒生:这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我鼓起勇气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果然小谦的语气还是犹犹豫豫的……

羽室谦也:想见面?你说今天吗?

三桥飒生:哎?你不方便吗?

羽室谦也:可以,只是现在还在名古屋,等我到东京大概要到九点了,会很晚哦,工作日搞到这么晚,你会困扰吧。

三桥飒生:但是……我今天……想见你……

羽室谦也:飒生……

三桥飒生:如果小谦不愿意就算了。我想见你!我去东京站等你,可以吗?

羽室谦也:现在你还在新桥吧,那我去你那里。

三桥飒生:……?

羽室谦也:我也想见你的呀!

三桥飒生:嗯……那,就在车站旁边的咖啡馆,嗯,我就在那等你。

 

三桥飒生:(这样的话题在咖啡馆也不太好讨论,于是定了宾馆。和小谦去宾馆,事实上自从第一次做过之后,就再也没去过了。彼此都不太喜欢出去,做那种事也基本上是在彼此的家里。)

羽室谦也: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呢。

三桥飒生:啊,嗯……(突然约他来,不知道小谦他是不是有点吓到呢。在约好的咖啡馆碰面后,我就立马约他来宾馆了,对我突然的邀约,小谦虽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还是跟着我来了。但是一路上没什么交谈,现在也还是有点尴尬。)那个,前几天……

羽室谦也:抱歉!

三桥飒生:……

羽室谦也,三桥飒生:那是……

羽室谦也:我想我问的可能确实有点多了,后来我反省了。

三桥飒生:没有那种事,我才是不应该说那种话。

羽室谦也,三桥飒生:……呵呵……呵呵。

羽室谦也:怎么了?

三桥飒生:呵呵,总觉得,你看我们两人一起低头赔不是,不是挺奇怪的嘛。

羽室谦也:哎?啊,呵呵,确实有点呢。

三桥飒生:要喝点啤酒吗?

羽室谦也:哎?飒生你今天不用回去吗?我有带换的衣服,倒是没关系。

三桥飒生:我不回去哦,所以我才订双人房的呀。

羽室谦也:但是……

三桥飒生:咕嘟……咕嘟……你不希望我留下来吗?

羽室谦也:也不是不希望啦……

三桥飒生:之前说了不该说的话,真的抱歉,我想一笔勾销重新开始,不行吗?

羽室谦也:飒生……

三桥飒生:(亲吻,好温柔。)

羽室谦也:嗯嗯……嗯嗯……

三桥飒生:(小谦,他只是在亲吻……要是以往的话应该快要有更多……)啊,累了吗?还是你还在意之气的事吗?

羽室谦也:……啊……嗯,我没事。

三桥飒生:果然你还是在生气?

羽室谦也:我没有生气哦。好了,往这来点。

三桥飒生:但是……啊啊……

羽室谦也:我没在生气哦,真的。别在意。

三桥飒生:但是,我说了那种话,我想会被你讨厌的。

羽室谦也:我不会讨厌你的哦。我喜欢你。

三桥飒生:……啊……嗯……(他的抚摸也很温柔,但是,总觉得有点奇怪,咦?还没有站起来?)那个,小谦!

羽室谦也:嗯……嗯……

三桥飒生:啊……不行……不要!

羽室谦也:……!

三桥飒生:哎?怎么了?

羽室谦也:抱歉,果然今天我还是回去吧。飒生,抱歉,宾馆钱我放这了。

三桥飒生:哎?等、什么?为什么?我做了什么吗?

羽室谦也:不是的。不是这样……不是飒生你的问题,但是,我今天要回去了,抱歉!

三桥飒生:等、小谦、等下啊!什么?为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别开玩笑了!如果不是我的问题到底是为什么啊!……才抚摸过我的身体就停下了……说抱歉算什么嘛!该不会要告诉我现在才意识到我是个男人吧!骗人的吧……难道现在要被他甩了?不会有这种事的吧……

 

 

 

Track 06

 

羽室谦也:太糟糕了。(和飒生堵气吵架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我在出差地大阪的饭店里,,为了这件事絮絮叨叨地烦恼着。)真是太糟糕了,我真是差劲。飒生,肯定被我弄哭了吧。(他很少见地主动过来找我,可我像是要甩开他一样,把他留在了宾馆甩手而去,那之后已经过了两周。)

(三桥飒生:唉?等?什么??为什么??我做了什么?小谦,等一下!)

羽室谦也:(也不是生气,他来找我我很高兴的;也不是不想抱他,只是被他那种好像只以身体为目的的说法打击到了。现在的我处于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境地,而且连对飒生坦白的的勇气也还没有。)好想听他的声音啊!应该是说,好想和飒生做啊!那个时候真是可爱啊!哎……

(三桥飒生:小谦……啊嗯……)

羽室谦也:飒生,这里,可以吗?

三桥飒生:要是这么做的话……呃啊……不行,不行啦——)

羽室谦也:诶?好像可以哦?莫非真的可以?!

三桥飒生:呃……呀……好大好大……小谦……

羽室谦也:飒生,我已经——

三桥飒生:已经叫你别这样了吧,别这么难缠!)

三桥飒生:哇啊……不行!不可能!不可能!啊!

 

 

 

Track 07

 

三桥飒生:(小谦已经两个月没和我联系了。不知该如何打发打发空闲的时间,我开始设计男生戴的戒指,这不是工作,本想完成了,就送给小谦的……)啊,今天也没有短信啊。

(羽室谦也:不是飒生的原因。但今天我得回去了。对不起!)

三桥飒生:果然还是在生气了啊!因为我逼的太紧了他才退缩了吗?但是,小谦那么温柔肯定说不出口,才只能选择逃避了吧。哎……!

(羽室谦也: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分手呢?和明智先生的分手原因我或多或少能猜到……)

三桥飒生:(我不想一一解释分手原因啊!和恋人分手的原因都是相似的,不是因为吵架而分手,就是因为感情用事而口不择言,于是就这样疏远了。即使是和幸田,分手的时候也是很不愉快的。)

(幸田:我想果然那只是一时昏了头吧,找到了女朋友,终于清醒了。

三桥飒生:呵呵,说的也是呢。

幸田:嗯。还有就是,和飒生你我想今后也一直都做好朋友。

三桥飒生:……)

三桥飒生:(虽然我说是美好的回忆,但和明智比起来,幸田已经好很多了。我想这么去想的。和小谦的交往,是和从前所有人都不一样的,那种幸福,和以前不能相提并论。所以,我不想告诉他我以前的那些丢人事。)呜呜……

(羽室谦也:比你小真是对不起了!

三桥飒生:我可没说不好呀!

羽室谦也:为什么总是用这种方式说话呢!适可而止吧!)

三桥飒生:(“停止这没意义的争吵吧”,小谦的短信大概是这个意思吧,但我开始觉得这是暗示着我们关系的结束。……!肯定又是广告短信什么的。哎?)

羽室谦也:今晚有话和你说,能到我家来吗。

三桥飒生:了解。(明明只是回个短信,但手都颤抖了。心开始疼了,到底要说什么呢。要对我说什么呢。真不想分手……。)

 

 

 

Track 08

 

羽室谦也:进来吧。

三桥飒生:打扰了。

羽室谦也:(很久没见到飒生了,他脸色苍白,显得非常不安地垂下眼睛,让人都想不起来他平时要强的表情。而且,全身散发着战战兢兢的气息。)飒生,你要喝些什么吗?

三桥飒生:不需要。

羽室谦也:一直没和你联络,对不起。

三桥飒生:没关系了。你要和我说的话……是什么?

羽室谦也:(他连看都不肯看我一眼,这也是当然的吧。)我想了很多,但是果然我还是必须和你谈谈!

三桥飒生:哎?所以……

羽室谦也:呵呵……

三桥飒生:那你就快点……

羽室谦也:并不是要和你分手哦。

三桥飒生:哎?

羽室谦也:嘛,你听完之后要是想分的话,我会和你分的。

三桥飒生:小谦……

羽室谦也:把你一个人丢在宾馆里,抱歉。还有,之前说了不该说的话,抱歉。

三桥飒生:那个的话,已经没关系了。

羽室谦也:但是,那个时候我就真的是有想用身体敷衍过去的意思。……你把外套脱掉坐下来,好好听我的话吧。

三桥飒生:嗯。

羽室谦也:……

三桥飒生:为什么不联络我呢?

羽室谦也:那个,我说这些话需要一些决心的,还有我也想确认一下,所以才没有联络你。

三桥飒生:决心?什么的决心?

羽室谦也:嗯……那个,我变得站不起来了。

三桥飒生:哈?

羽室谦也:是该去医院,还是该怎么办,我也很迷茫,虽然也检查了一下,说是因为心理因素。之前丢下你一个人回去也是因为这个。

三桥飒生:因为这个?

羽室谦也:因为你说了“不要”,我就不行了。早上醒来倒是能站起来,但是我想让它站起来的时候就不行了。

三桥飒生:那、是因为我吗?

羽室谦也:不,我自己也不清楚……

三桥飒生:但你不是说,一想到我就不行了吗?!

羽室谦也:飒生……

三桥飒生:难道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这样了吗?我说你“太难缠”了之后就一直这样了吗?都已经多少个月了啊!

羽室谦也:我一开始想等恢复了才联络你的,但是情况似乎没有好转,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起来,这样的话就一直见不了面临,现在才终于下了决心。

三桥飒生:小谦……

羽室谦也:飒生……(眼眶红红的,啊,他要哭了吧。)嘛,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变成这样子了,你还愿意和我交……

三桥飒生:太好了!

羽室谦也:哎?啊啊……那个,飒生?

三桥飒生:对不起,小谦,我知道你真的很苦恼,但是对不起,太好了,并不是被你讨厌了,太好了!

羽室谦也:呵呵……我不会讨厌你的哦。

三桥飒生:但是,你一定很害怕吧,还要去医院什么的,让你一个人为此苦恼,真的很抱歉。

羽室谦也:嗯,嘛,但是我觉得这样不错。

三桥飒生:哎?

羽室谦也:那个,这样一来你也许就能相信我并不是因为你的身体了才喜欢你的了。

三桥飒生:……对不起,让你这么想,对不起。居然让你烦恼到身体出现问题,对不起。

羽室谦也:不,那个,其实也并不影响日常生活的。

三桥飒生:怎么可能对生活没有影响嘛,很明显不是吗,不能做爱了怎么办?

羽室谦也:那个,你看,最坏的情况只要飒生你愿意抱我不就好了吗?

三桥飒生:哎、哎?

羽室谦也:仔细想想这一招也不是完全不行的说。呵呵。

三桥飒生:啊……我抱你?

羽室谦也:飒生?

三桥飒生:……我倒是愿意的……你愿意吗?

羽室谦也:啥?

三桥飒生:小谦你要是愿意的话,我愿意抱你。真的可以吗?

羽室谦也:……

 

 

 

Track 09

 

三桥飒生:唔……嗯……

羽室谦也:嗯……

三桥飒生:什么都……不用做。全部都由我来,不用抚摸我。小谦,不要动。

羽室谦也:嗯,明白了。

三桥飒生:什么感觉?

羽室谦也:嗯,嘛,有触感,不过……

三桥飒生:对不起,我努力试试。唔……

羽室谦也:嗯……哈……

三桥飒生:(即使是接吻和温柔的抚摩,却仍旧是下垂的状态。倒不如说,由于我的触碰反而感觉更加萎缩了。)哈……那个,小谦,把腿张开。

羽室谦也:诶?!要插进去吗?不会太早吗?

三桥飒生:不是立刻就做哦,按摩前列腺据说有效果,你试过吗?

羽室谦也:没,去医院也只是看了门诊而已,那种事还没试。

三桥飒生:那么,那个……放轻松。

羽室谦也:那个……嗯。啊!

三桥飒生:啊抱歉!疼吗?

羽室谦也:等……不,相当疼。

三桥飒生:小、小谦,放松,手指会断的。

羽室谦也:我有在努力,啊……哈……

三桥飒生:那个,不行的话

羽室谦也:不是的!抱歉。哈……真的是很疼啊,原来飒生一直是这种感觉。

三桥飒生:诶?啊,也不总是这样。

羽室谦也:但是啊,第一次做的时候,你很疼吧?对不起,我做了这么疼的事。

三桥飒生:没这回事。

羽室谦也:至今为止都肯让我做,谢谢你。

三桥飒生:不要道歉,该道歉的是我才对

羽室谦也:诶,飒生?怎、怎么了?别哭啊。

三桥飒生:难缠什么的我真的没有想过!你说喜欢我,肯跟我做爱,光是这样我就很高兴了。

羽室谦也:我不能做了,真对不起啊。

三桥飒生:不是啊!明明是我说得太过分,才变成这样。对不起,呜……

羽室谦也:“跟我做”什么的,没必要说这种话,是我想做的啊。因为我太喜欢你了,迄今为止都没有像这样地喜欢某个人,所以不懂得把握好分寸,于是就想知道一切变得很缠人,所以才超过了飒生的忍耐程度。

三桥飒生:不是的!

羽室谦也:虽然不是很清楚,也许是我太急躁了,是我太厚脸皮了,你不用哭哦。

三桥飒生:小谦不能做的话,我一辈子不做爱也没关系。

羽室谦也:呵,果然抱不了我吗?不想做?

三桥飒生:没有不想。不过,我不想弄疼你。

羽室谦也:说得也是。

三桥飒生:唔嗯……

羽室谦也:嗯……

三桥飒生:嗯……只是接吻也行,多亲亲吧。我也会说“喜欢”的。最喜欢你了,小谦。

羽室谦也:啊哈哈,果然,听你说我很高兴呢。但是我会得意忘形的,还是不用多说了。

三桥飒生:不要,我要说。超级喜欢!真心喜欢!

羽室谦也:嗯,那么,我提个要求。

三桥飒生:什么?

羽室谦也:对我说,“我爱你”。

三桥飒生:唔!嗯……嗯,我爱你。

羽室谦也:诶!呜啊。

三桥飒生:什么啊,不是你让我说的么,为什么吃惊啊。

羽室谦也:啊啊,嗯。我也能说吗?

三桥飒生:不要,不需要。

羽室谦也:竟然说不需要,太过分了。你不需要我的爱吗?

三桥飒生:需要啊,但是不用说出来!会死的。

羽室谦也:啊?哈哈!为、为什么会死?因为害羞吗?

三桥飒生:你要是说那种话的话,我会高兴得死掉。

羽室谦也:诶?

三桥飒生:然后,会哭。

羽室谦也:我爱你,非常爱。

三桥飒生:我下次做小谦的戒指。

羽室谦也:诶?

三桥飒生:看起来像流行戒指的那种,我会从原型开始一手包办,你收下吧?平时戴中指也没关系,但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如果戴其他手指的话我会很高兴。

羽室谦也:那意思是说?

三桥飒生:嗯。

羽室谦也:怎么办,我好高兴!真的,我也想哭了。

三桥飒生:饶了我吧。(嗯?好像,腰部有点违和感,很熟悉的感觉……诶!难道是!?)啊!

羽室谦也:飒生?怎么了?

三桥飒生:小、小谦!那个!

羽室谦也:诶?啊,勃、勃起了!为什么?

三桥飒生:呃啊,那个、那个!摸它也不疼吗?没关系吗?

羽室谦也:从另外的意味上来说,可能、有点疼,这都几个月的量了?!

三桥飒生:我可以吃掉它吧,唔嗯……唔……

羽室谦也:等等等等!飒、飒生!

三桥飒生:唔嗯……什么?讨厌吗?

羽室谦也:呃!啊!不,并不讨厌。

三桥飒生:要射了吗?射在嘴里也没关系。唔嗯……

羽室谦也:啊……等!所以说,忍不住了。嗯!呃啊!我说!我说,那我能摸飒生吗?还是说仍然不行?

三桥飒生:诶?

羽室谦也:我不想做飒生你讨厌的事,但是,你这样做的话我真的忍不住。

三桥飒生:(“全部由我来做,不要动”,他在遵守我说的话啊。)小谦,不要退缩哦。

羽室谦也:退缩是指,什、什么?

三桥飒生:嗯,嗯……

羽室谦也:等,飒生,把腿张得这么开用手指自己做……唔啊。

三桥飒生:小…………已经可以了……

羽室谦也:可以吗?可以插进去吗?

三桥飒生:可以……等……

羽室谦也:啊……

三桥飒生:呃啊!啊……

羽室谦也:哈!飒生的里边,好热。

三桥飒生:啊……啊……哈啊……

羽室谦也:对不起。

三桥飒生:什么?

羽室谦也:我只要碰飒生,就真的会变得疯狂,变得只想做下流的事情。

三桥飒生:不用道歉,没关系,我很高兴。

羽室谦也:诶?

三桥飒生:我不是说了吗,你肯跟我做爱我就很开心了。我什么都会做,让你非常舒服。

羽室谦也:飒生!

三桥飒生:呃啊!啊……啊……不要……

羽室谦也:对不起,今天即使你说不要,我也可能停不下来。

三桥飒生:不是的,不是不要,我很高兴,不停下也行。

羽室谦也:哈啊,糟糕,非常舒服。

三桥飒生:我也是,嗯……唔嗯……啊……已经不行了!

羽室谦也:啊……啊……要射了……啊……

三桥飒生:啊……哈……

羽室谦也:哈……

三桥飒生:啊!哈啊……啊……还要、还要做吗?啊……

羽室谦也:好像,停不下来……对不起。

三桥飒生:啊……不用道歉,再多做一点,把之前没做的份全都……

羽室谦也:那就,尽情做……

三桥飒生:嗯……尽情地……做……唔嗯……

 

 

 

Track 10

 

三桥飒生:那个,关于幸田的事。

羽室谦也:没关系哦,不用勉强说出来。

三桥飒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说跟小谦很像,仅仅是指我所喜欢的类型大都很相似,这种程度而已。

羽室谦也:那明智呢?

三桥飒生:那是个例外,基本上我喜欢温和的人。但是……小谦是最好的。

羽室谦也:是吗?

三桥飒生:嗯。我不是说过吗,是我先喜欢上你的。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心里想着“糟了,该怎么办”。脸和声音都很喜欢,我都没自信能不能若无其事地和你工作。

羽室谦也:呵呵。

三桥飒生:嗯……(明明就是这么点小事,却因为不够坦率,弄成那么大的吵架。)对不起。

羽室谦也:嗯,已经没关系了。那个,飒生~

三桥飒生:嗯?

羽室谦也:让我们多吵吵些无聊的架吧,然后再好好地和解。

三桥飒生:呵呵,嗯。

羽室谦也:一个个地记住,把握距离的方法啦,不能做的事情等等,一点点地互相学习就行。

三桥飒生:我也会记住的,关于小谦的事。然后,即使是一点点,我也会努力让跟我在一起的小谦过得很快乐。

羽室谦也:那样的话我很高兴,但是……

三桥飒生:但是什么?

羽室谦也:但是,让你来抱我还是等下回吧。

三桥飒生:哈哈。

羽室谦也:哈哈。

 

 

 

Track 11

 

羽室谦也:(新年过后,1月中旬的周末,在东京市内的某个高级酒店的一角,我所任职的手表装饰公司十字玫瑰主办的新春珠宝展开展了。)

田岛:这不是川边女士吗,非常感谢您的光临!

川边:好久不见,田岛先生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所以我就过来逛逛。

田岛:您请慢慢看,啊请帖我先收下。你。

羽室谦也:啊,欢迎光临!不好意思,请您在此处签上姓名。

女职员:请用这支笔。

川边:真麻烦,你能替我写上吗?

羽室谦也:诶?啊哈哈……恐、恐怕不行。

川边:真是麻烦。写在这儿就行了吗?

田岛:啊,麻烦您了。

羽室谦也:(啊啊,名流真可怕,这种人我真不擅长应对。还是修改企划书、确认库存这种活儿更适合我啊,真紧张。)

田岛:那么,请往这边走。

大岛裕恵:辛苦啦,羽室先生,不休息一会儿不要紧吗?

羽室谦也:啊,大岛太太,辛苦了,我没关系。(大岛太太是珠宝装饰品牌“Jewelry环”公司的职员,平常是在关西的百货店的租店里工作,今天因为总公司有展位,于是过来出差。)

大岛裕恵:你也是,该吃的东西不吃的话可不行哦,体格这么大不吃肉的话会撑不住的吧。

羽室谦也:呵呵,谢谢您的关心!不过没关系,我身体还蛮健壮的哦。

大岛裕恵:真是年轻呐,我这上了年纪的可是累得不行啊。

羽室谦也:不,哪里的事,大岛太太还很年轻呢。

大岛裕恵:又说这种漂亮话,也没什么用的哦~不过看到帅气的羽室感觉还能延长寿命呢,哈哈哈哈!

羽室谦也:啊哈哈……

大岛裕恵:话说回来,泽田商会的客人奥村夫人已经来了吗?还有一起的孙女小池小姐。

羽室谦也:呃,不,貌似名册也上没有名字,看来是还没到场吧。

大岛裕恵:不行吗,最近经济不景气,邀请的客人有一半没来呢。说起不景气,听说最近经常丢失东西,你知道吗?

羽室谦也:是吗?还是第一次听说,我基本上是内勤。

大岛裕恵:像这种开放式会场尤其多啊,我们公司前一阵子也被子公司的职员给盗了,啊啊可怕、可怕!

羽室谦也:是很可怕呢。(真是头疼啊,闲话八卦我不怎么擅长,啊!)大岛太太你看,那边好像有人在叫你哦。

大岛裕恵:唉呀,你好!那我过去了,经济不景气还得靠其他的客人赚钱呢。再见啦,羽室先生。

羽室谦也:请加油!(虽然不是坏人,那么缠人还是很累人啊。)

女职员:那个,羽室先生,休息一会儿也没关系哦。

羽室谦也:诶?但是。

女职员:客人们大体都来齐了,现在不去的话,恐怕会吃不上饭哦,快去吧。

羽室谦也: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女职员:啊,不好意思,能顺便买点笔来吗?有一支快没墨水了,从正门口出去后右拐应该有个便利店。

羽室谦也:知道了。

 

羽室谦也:嗯,是出正门口往右来着吧。(嗯?那个是?在入口前的出租车乘车处,有位穿着带有毛皮领的奢华和服的老妇人,和一位穿着毛皮大衣里边是聚会礼服的大约20岁左右的女性在环顾四周。那个穿着一定是展会的客人没错,可是为什么没有陪同的营业员呢,难道是大岛太太所说的奥村夫人和小池小姐?)不好意思,请问是奥村夫人和小池小姐吗?

奥村:没错,你是?

羽室谦也:实在失礼了,我是十字玫瑰公司的,名叫羽室谦也,欢迎您今天的光临。

奥村:我听说来到这里会有带路的人,可却一个人都没有,从刚才起已经白白等了20分钟,这是怎么一回事?

羽室谦也:(啊,该不会是太生气了所以故意在这里等吗?)这么冷的天真的是非常抱歉!可以的话,请由我带领前往会场。

奥村:为什么道歉?说到底为什么是你来带路,你不是泽田商会的职员不是吗?

小池笑美理:祖母,有什么不好的,就让他带我们去吧,好冷啊。

奥村:好吧。

羽室谦也:请往这边。(生气了,赔礼估计得费一番功夫吧。)

小池笑美理:那个,谢谢了。

羽室谦也:诶?

小池笑美理:我祖母很顽固,明明知道会场的位置,不听我劝非得在那里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羽室先生你恰好路过实在是太好了。

羽室谦也:这也是弊公司主办的展会,给您带来这些不愉快我才是非常抱歉,今天若能尽兴的话就最好不过了。

小池笑美理:您人真好呢。

羽室谦也:哪里!啊,就、就快到了。(哈啊,都说了我不是管接待客人的啊,都不知怎样接话题好了。)

 

羽室谦也:会场在这边。

田岛:奥村夫人、小池小姐,非常对不起,没前去迎接!

奥村:田岛先生,我们可是听说到了后会有人来迎接的啊。

田岛:啊哈哈……请、请先来这边!

小池笑美理:那个,谢谢你!

羽室谦也:不用谢,请您慢慢看。呼——

野川:羽室!抱歉,能过来一下吗?

羽室谦也:野川先生?好的,什么事?

野川:今天你是担任招待的吧?我这边有点事想拜托你。

羽室谦也:拜托我?

神津宗俊:你好,是羽室先生吧,初次见面。

羽室谦也:啊!神津社长!那个,初次见面,一直承蒙您的关照,久仰大名。

神津宗俊:哪里的事,我才是承蒙您的关照。

野川:那我就呆在接待那儿。

羽室谦也:啊,好的。话说回来,拜托的事是?

神津宗俊:请到这边来好吗?东西百货店外销部的人员会带着客人过来,到时候要是有名叫做水野仁绘的人来的话,能请您转达我说有从长野企划的田中先生打来的电话吗?

羽室谦也:没问题,不过为什么?

神津宗俊:她是东西百货店的外销部的大宗交易客户,但是个需格外注意的人物,就是说,她有盗窃癖。

羽室谦也:诶?!

(大岛裕恵:说起不景气,听说最近经常丢失东西。)

羽室谦也:我明白了,那就在她到场的时候用手机邮件之类通知您。

神津宗俊:不,请到场内来叫我,用能让周围听到的程度的声音把刚才的话跟我说,那是委婉地传达给应对的展台所有人的暗号。

羽室谦也: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神津宗俊:那就拜托了。哈哈,第一次对话竟是这种内容真是有点过意不去,下次再好好聊。

羽室谦也:谢谢,一定的。

野川:噢,已经听说了吗?

羽室谦也:嗯。

野川:水野女士是特别级别的黑名单顾客,今后也要记住哦。

羽室谦也:明明是黑名单的顾客,为什么是VIP顾客的待遇呢?

野川:因为实际上她就是VIP客人。你知道SG制药公司吧?她是那家公司董事部长的夫人。

羽室谦也:诶?!

野川:声音太大了,注意点!

羽室谦也:对不起!但是,那种人为什么会?

野川:名流太太中还挺多的,嘛,就是一种病吧。而且在这种情况下要是发生了盗窃事件,只有当场抓住犯人,但是,也不能引起骚动,给其他的客人带来不愉快吧。

羽室谦也:那,有抓到过吗?

野川:一次也没有,不过情况证据就多得有余,不管怎么说,只要是水野女士来的时候一定会有丢失的商品,而且频度还不是一般的高。

羽室谦也:但是,为什么神津先生要特地这么做?现在的神津先生不是担任销售的营业员,而是以品牌社长的身份到这儿来的吧?

野川:因为只有神津先生招待她能够既牵制到她不偷东西,还不得罪她的心情,据说是之前公司有来往。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儿,拜托了!

羽室谦也:病吗……(如果可以的话,今天那位问题客人水野女士不来就好了,我只能消极地祈祷。)

 

 

DISC 02

 

Track 01

 

羽室谦也:新春珠宝展结束的这天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了颯生的家。

三桥飒生:欢迎回来,小谦,辛苦……哇啊——

羽室谦也:我回来了,颯生累死我了~~

三桥飒生:一股脑儿靠在我身上,重死了……嗯嗯……嗯。

羽室谦也:嗯……啊……

三桥飒生:笨蛋!刚回来你就做什么啊!

羽室谦也:是欢迎回来的亲亲呀,颯生你不主动献吻么?嗯……

三桥飒生:嗯……呵呵,晚饭吃了吗?要做些什么吗?

羽室谦也:诶!你给我做饭?

三桥飒生:我不像小谦那么擅长,可做不来那么好吃的。趁现在去换身衣服吧?

羽室谦也:是~~(去年,我们连着几个月吵了个天大的架,都深刻感受到不能没有对方,所以反而变得更相亲相爱了。)

 

羽室谦也:看起来超级美味的样子!我开动了!

三桥飒生:还要忙好一阵子吗?

羽室谦也:嗯……上头已经跟我说到春季的决算之前,不可能准时回家的了。而且这些促销活动,大多是在周日或者节假日举行的,虽然是没办法的事……

三桥飒生:怎么了?

羽室谦也:不……稍微有点在意的事……今天的促销活动,神津社长也来会场了。

三桥飒生:啊!嗯,社长促销活动结束后就直接回家了,所以我也没能跟他说上话。

羽室谦也:我和他见了面,说了一会儿话——(我说了今天在促销活动上发生的事,颯生只是偶尔微微随声附和,直到听完我的话都没有开口。)

三桥飒生:嗯,原来如此,结果水野女士来了吗?

羽室谦也:来了,和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呢。

三桥飒生:啊……的确。那个人又漂亮,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感觉像是完全不会干坏事的人呢。

羽室谦也:诶?莫非颯生认识水野女士

三桥飒生:在之前的公司的促销活动上有打过招呼。订购起东西来,出手阔绰,她什么都不缺的。只是,听说去到那种地方就会忍不住……。

羽室谦也:哎,是么。

三桥飒生:怎么了,小谦。

羽室谦也:总感觉有点讨厌呢。又不是为金钱所困,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三桥飒生:嗯,也是呢,话说,今天的偷盗事件怎样了?

羽室谦也:神津社长防卫严密,好像没发生。我因为是负责接待,没有去现场看,但他一脸笑容却无懈可击,好强悍啊。

三桥飒生:呵呵,甚至有传闻他背上都长有眼睛呢。但是,有偷盗嗜好还算是小意思了,因为来订购的客人里,会有些很厉害的。

羽室谦也:诶~怎样的?

三桥飒生:听占卜说蜗牛是自己的幸运物件,所以要求我们用蜗牛来做主题。和真正的蜗牛一样大小的戒指,大小3厘米高。

羽室谦也:诶?

三桥飒生:并且指定用纯金的,里面不能是镂空的。立体感要足够真实。

羽室谦也:纯金的蜗牛压在手上?

三桥飒生:呵呵,很重吧,估算的话,要用大概500g18K金,是要锻炼肌肉么。

羽室谦也:诶,那个,是不是用来做纪念装饰品的……?

三桥飒生:不,他说要随身带着做护身符~

羽室谦也:戴着那东西怎么过活啊。那么显眼的戒指……哈哈……

三桥飒生:哈哈……

羽室谦也:结果,那个蜗牛按时交货了吗?

三桥飒生:那客人最后抱怨设计不满意,不了了之。但其实是,一报出估算费用好像付不起的样子。

羽室谦也:嘛,也是。500g纯金的话……哈哈……

三桥飒生:嘛,这样那样的,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人啊。

羽室谦也:我是正常人真是太好了。

三桥飒生:哈哈……

羽室谦也:什么嘛,不要笑啊~我真的很正常啊。

三桥飒生:哼~是是,我知道我知道,嗯嗯……嗯……你不是很累么?

羽室谦也:有其它的肚子呢其它的肚子~

三桥飒生:该说你意思不一样好呢,还是使用方法不一样好呢,嗯……嗯嗯……

羽室谦也:颯生

三桥飒生:嗯?

羽室谦也:谢谢。

三桥飒生:谢什么

 

 

 

Track 02

 

三桥飒生:(度过了甜蜜的周末,带着愉快的心情工作的我,午休的时候,神津先生邀请我一起吃午餐。平时话,神津先生会自带爱妻便当,但今天,神津夫人好像得了感冒。)听说夫人得了感冒还好吗?

神津宗俊:不,感冒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惹她不高兴了。

三桥飒生:诶,为什么?

神津宗俊:嗯,我跟她说“你已经是禁不起折腾的年纪了偶尔也休息下”,我是关心她,居然被她怒吼道“我还没到这个年纪”,轻微地罢工不给我做饭了。

三桥飒生:呵呵,女性的心理很复杂啊。啊……说起女性……

神津宗俊:什么?

三桥飒生:前些日子,关于新春珠宝展的事,稍微有些耳闻,关于水野女士的事……

神津宗俊:情报来源是羽室先生吧。

三桥飒生:诶!你怎么会知道!

神津宗俊:呵呵,你以前不是和十字玫瑰公司签订了合约吗?我还从野川那听说,你和羽室先生是朋友呢!这个业界很狭小嘛。

三桥飒生:呃……是这样。(糟了,正因为和小谦的关系不寻常,一提到我就会过度反应。)这样……那个,水野女士没事么,我也很久以前就听到那个传闻了……

神津宗俊:嗯……那个人的话,只要心情好,坏毛病就不会跑出来。她那是用来消除压力之类的吧,真让人困扰呢。

三桥飒生: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从设计师同事那听说,最近环老师那里,好像持续发生纠纷呢。

神津宗俊:环老师是……“jewelry环”公司的?

三桥飒生:嗯,听说有社员偷盗结果辞掉了,名字也上了黑名单通知了其他公司。

神津宗俊:是这样啊,但环老师还真是倒霉啊,厄运接二连三的。

三桥飒生:诶?

神津宗俊:不,没什么。

三桥飒生:呃……哦。(是不是有不方便说的事呢,这个业界本来就很多大人的事情。)

神津宗俊:话说回来,三桥先生和羽室先生很要好吗?

三桥飒生:啊……哈……倒是经常一起玩,有什么不合适的吗?

神津宗俊:啊,不,没什么不合适的。只是,想谈谈有关羽室先生的事。

三桥飒生:是什么事?

神津宗俊:羽室先生……那个……有在交往的女性吗?

三桥飒生:呃?为什么这么问?
神津宗俊:其实呢,在新春珠宝展上,泽田商会的田岛先生爽约没有去迎接
VIP奥村夫人和孙女小池笑美理小姐……

三桥飒生:诶?怎么回事,这不是很糟糕吗。

神津宗俊:刚好出去跑腿的羽室先生发现这一事,奥村夫人本来固执地说一定要等到泽田商会的人来接,但羽室先生居然很轻易地就把她带到会场去了。听说笑美理小姐好像对此很佩服呢。

三桥飒生:是这样啊。(不愧是小谦啊。但怎么有不好的预感。)

神津宗俊:奥村夫人是位难以对付的人,能够使奥村夫人心情愉悦,我很好奇羽室先生到底用了怎么的魔法,听说笑美理小姐很热情地诉说了那个魔法。

三桥飒生:啊……那个……这和他正在和怎样的人交往有什么关系呢?

神津宗俊:嘛,怎么说呢,正处在困境时候,对于来解救自己的英俊的年轻人,千金小姐被迷得七荤八素了。

三桥飒生:那这件事为什么会去到神津先生那里了

神津宗俊:会场上我和羽室先生说关于水野女士的事的时候,奥村夫人好像看到了

三桥飒生:(原来如此,是那种意思吗。疼爱孙女的祖母,想撮合孙女的恋爱,目标对象是小谦,因为是VIP客人指名,谁也不能简单拒绝了事。)

神津宗俊:不过呢,这个……比直接向十字玫瑰公司提起这件事,现在已经要好得多了,你能明白吗?

三桥飒生:嗯,能先向我打听这件事,作为朋友我也非常感谢。(要是变成公司下命令和大小姐交往什么的,站在小谦的立场,是绝对反抗不了的。)

神津宗俊:我不打算做媒,奥村夫人也不是蛮横不讲理的人,她还说那样的好青年是不会没有对象的,所以想快点知道结果早点劝她放弃。

三桥飒生:这样的啊,这样的话,就稍微安了心。那个,羽室先生,有认真在交往的恋人,他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改变心意的人。

神津宗俊:是这样啊……果然如此。虽然大小姐很可怜,我还是会好好传达的。

三桥飒生:拜托你了。啊,对了,这件事由我告诉给羽室先生怎么样?

神津宗俊:不用了,因为是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骚动,不告诉他也没关系吧。

当然,作为友人的三桥先生还是想要传达的话,我是没所谓的。

三桥飒生:哈……是这样呢,我会好好考虑的。

 

羽室谦也:(在颯生为神津社长的话抱头烦恼的同时,我因为周末进行的促销活动的报告整理,牺牲了午休,一直对着电脑。)

野川:羽室,处理一下这些收据。之后还有促销活动的每日报告也要提交出来。

羽室谦也:我说野川先生,收据请自己整理好交给经理!

野川:我之后又要出差呢!呐~拜托了~帮我交一下嘛。

羽室谦也:不行,自己的工作请自己完成。每日报告的数据输入我会做,剩余的请自己好好做吧!

野川:切

羽室谦也:(嗯?三十五万八千的亏损,这数字怎么回事!明细也是空白没填,要是退货的话也没有卖出的记录……)野川先生,这个,为什么是当亏损计算?

野川:咦,你不知道吗,啊,这样……新春珠宝展你只有第一天在

羽室谦也:嗯……

野川:这次的营业会议会提出做话题的,第二天,发生偷盗事件了。

羽室谦也:诶?

野川:这次被偷的,不只是我们公司,连Krónika公司也被盗了。环老师那边,听说工作人员的钱包里的钱和装着经费的袋子都不翼而飞了。

羽室谦也:呃?难道是水野女士吗?

野川:很难说,水野女士这次没有靠近Krónika展摊,是说,要偷工作人员的钱包的话,不进入工作人员休息室是不可能的。

羽室谦也:难道是内部犯吗?

野川:就是如此。

羽室谦也:哈……

野川:你不在现场,肯定不会被当做犯人的,不要太在意了!弄不好只是弄错了也不一定,嘛,就是因为这样,我要去京都检查从新春珠宝展直接运到那里的商品。

羽室谦也:要能找到就好了。

野川:呵,别垂头丧气的!所以说,你最近也会被借用到促销活动去哦。

羽室谦也:诶。为、为什么?

野川:缺少能担当警卫的年轻男人啊,暂时会面临被呼来唤去的窘境呐。

羽室谦也:啊……

野川:呵呵,加油哦!

 

 

 

Track 03

 

羽室谦也:(如野川先生所说的一样,我作为警备要员,被命令站在展示摊位上,马上面临要奔赴这个周末在田园调布的会员制餐厅开催的展示会的窘境。)

野川:推荐这一款哦,是平时也能使用的休闲设计,请看,戒指还能拆分开来,搭配的乐趣也大大增加。

羽室谦也:(野川先生那可是密密麻麻镶嵌着钻石价值三百万的三环戒指,还说平时使用……平时是什么?)

小池笑美理:诶呀,请问,是羽室先生吗?

羽室谦也:诶?您是小池小姐?欢迎光临。今天也和奥村夫人共同前来的吗?

小池笑美理:是的,是祖母带我来的。

羽室谦也:啊,是这样啊。

小池笑美理:呵呵。

羽室谦也:啊……(怎么,原本以为打个招呼就完事的,为什么一直在这里?啊……怎么办,总之不接过话茬的话……那个,小池小姐好像还是女大学生,刚满二十岁……啊。)这么说来,您好像迎来了生日呢。生日快乐。

小池笑美理:谢谢。你知道我的事情吗?

羽室谦也:诶……呃,算是吧。(事先看了顾客的数据资料真是太好了……!)

小池笑美理:羽室先生不打算送点礼物作为贺礼吗?

羽室谦也:唉,不是这样的……像我这样的泛泛之辈,符合小池小姐心意的礼物恐怕……(这是玩笑吗?还是说是天然的索求?啊……怎么办,有没什么办法……啊,无意中想起的,是在展位上看到的可以送给顾客的小礼物——流线型上附着心型的挂饰的银制钥匙圈。这种物品,就算二十岁的女孩子持有也不奇怪呢。)野川先生,不好意思,我可以要一个这个吗?

野川:哦,你拿吧!

羽室谦也:小池小姐,这是来自我们敝社的微薄之礼,请收下!

小池笑美理:啊,可以收下吗?好像是我强求来的。

羽室谦也:(还好像什么的……明明就是索要的吧。)

小池笑美理:好高兴,能收到来自羽室先生的礼物……

羽室谦也:不……这是代表敝社——

小池笑美理:我会好好珍惜它的!

接待人员:小池小姐,原来您在这里。奥村夫人正在找您。

小池笑美理:我知道了。那么,羽室先生……再见!

羽室谦也:(再见?还再见?)呵呵……

部长:羽室,刚刚的那位是小池小姐吧。为什么你会认识?

羽室谦也:在之前的新春珠宝展上有打过一次照面。

部长:啊,是这样啊,收拾了爽约的烂摊子的是你啊!很好!羽室,今天你来负责接待小池小姐!

羽室谦也:诶?但是……她不是泽田商会的客人吗?

部长:泽田商会负责接待的是奥村女士,小池小姐不过是附带的!不趁这时推销还等什么时候!

羽室谦也:那个,我本来就不太擅长接待——

部长:虽然紧握着钱包的是奥村夫人,但她对孙女可是相当疼爱呢~呵呵……很好!很好!很好!加油干,羽室!

羽室谦也:那个,部长,你有听我说的话吗?(结果我的抗议一律驳回,岂止如此,之后,连奥村夫人也来访了我所在的展摊对我送的礼物道谢。趁热打铁,我连商品都临阵磨枪地进行了说明。)就是如此,我认为这边的很适合您……

奥村:是呢,是羽室先生推荐的话,这个就买下了!很适合笑美理吧!

小池笑美理:谢谢祖母

羽室谦也:(心情微妙大好的奥村夫人说着阔气慷慨的话的同时,设计朴素却价格不菲的——顺带一提,有60的戒指和耳环的组合终于卖出了。)

小池笑美理:尺寸的修改就拜托你们了!修改好了的话请羽室先生联系我

羽室谦也:哈……好的。(在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负责接待小池笑美理小姐的职位更加牢固了。)

 

 

 

Track 04

 

羽室谦也:(那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的我,洗好澡后打了个电话给颯生。总觉得精神上疲惫不堪,便不可抑制地抱怨起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我都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变成负责大小姐的接待了。

三桥飒生:哈……

羽室谦也:对不起,让你听了无聊的话。

三桥飒生:啊,不,没有觉得无聊呢,只是和平常的工作不同很辛苦吧,没事吧?

羽室谦也:辛苦是辛苦,一直到初春促销活动都特别多,周六日全都泡汤了。

三桥飒生:啊,最根本的原因……怎么样了?

羽室谦也:这次暂时没发生什么偷盗事件。

三桥飒生:我说,不雇佣警备公司的人吗?

羽室谦也:不可能啊,展销即卖会要兼顾接待工作,一脸严肃的保安会带来压力,给VIP的客人带来了不快的话就本末倒置了。总之,似乎只能增加各社的社员来监视了。

三桥飒生:真是戒备森严啊。这么严重的事态,我至今都没怎么听说呢。

羽室谦也:我也是,总之,因为如此,好像暂时无法见面。

三桥飒生:啊,没办法嘛,因为是工作。

羽室谦也:诶~什么嘛,颯生不觉得寂寞吗?暂时无法见面哦。

三桥飒生:不要撒娇了~现在不是说寂寞的时候吧。

羽室谦也:我……很寂寞呢。比起接待名流夫人呀大小姐之类的,我更想和颯生见面呢。

三桥飒生:说什么愚蠢的……

羽室谦也:怎么了?颯生。

三桥飒生:嗯,没什么。我说,小谦……

羽室谦也:什么

三桥飒生:就算大小姐追到身边,你也不许花心哦!

羽室谦也:呵呵,这是什么话?

三桥飒生:要是不谙世事的大小姐迷上你的话,会很棘手的哦!

羽室谦也:怎么可能嘛~就算她迷上了也没办法啊,我有飒生嘛!

三桥飒生:我知道了。嘛,也是这样呢。小谦……是我的男朋友嘛。

羽室谦也:是是。

三桥飒生:好好干!

羽室谦也:嗯,我会努力的。(总觉得颯生有点不对劲呢,时不时心不在焉的……啊,我一个劲地在讲自己的事情呢,发个短信的吧。诶呀,颯生发来的短信?)

三桥飒生:(忘记说了,下次见面之前,我会稍微再练习下料理。)

羽室谦也:啊,为什么又发来这种……可恶,回信!(谢谢你,我很开心,还有,我最喜欢颯生了。)

三桥飒生:(笨蛋!)

羽室谦也:唔~~好可爱~颯生超可爱的~~(发着花痴的我,对于飒生声调微微下降的事,还有他所说的话的含义,都从我的意识中消失得一干二净。而几天后,就演变成了对于这件事打从心底后悔的局面。)

 

 

 

Track 05

 

野川:羽室,辛苦你了。

羽室谦也:野川先生,辛苦您了。今天也很热闹呢。(从我被迫担任了警戒工作人员以来过了三周,其中共举办了三次促销活动,无论哪一次都没有发生盗窃事件。然后,今天是第四次展览会了。)

野川:话说,有关上次那件事,现在开始有传闻说怀疑是专业的盗窃犯干的。

羽室谦也:专业的……但是在招待性质的促销活动上,怎么混进来啊?

野川:那种事,只要扮成人体模特或者像我们一样的工作人员,就混得进来了。到处都是穿着西装走来走去的男人,别的公司的人、还有来帮忙的那些人的长相,不可能都记得住吧。你还不是一样。

羽室谦也:……嘛,的确如此。但是,如果到了这种水准的话,光凭我们是做什么都阻止不了的吧。

野川:是吧。必须和和警察或者保安公司交涉一下,把警戒水平提高点才行。但是,这种程度的事情,上头那些人不可能不明白的。

羽室谦也:也就是说,有能证明是内部人员所为的证据之类的东西了?

野川:大概。

羽室谦也:这种状态要持续多久啊……工作还积了一大堆呢,连假期都没有。话说,我是营业策划部的人,根本不是推销员诶!

野川:嘛……看这样子,再持续个两三天安全无事就能解放了吧。似乎部长也在考虑是不是可以适当放松警戒。再加把劲吧!

羽室谦也:完成之后我绝对要休带薪假,把这段时间的份一起弄成连休好了。(周末和节日是促销活动,工作日则统统加班到深夜。这三周里只有一天的休息,这么久不能回家,换洗衣物和清扫工作之类的理应堆积成山,然而那个飒生居然肯帮我管理家务。)

(三桥飒生:之前我很忙的时候,你不是有帮过我吗。这是报恩。)

羽室谦也:(虽然很感激,但和他的联络只有靠电话和邮件还是觉得寂寞。没休假就完全见不着他,干脆……试着跟他说说同居吧?早晚能见面,能互道早晚安的话,在我看来就相当满足了。)

野川:来了,喂!

羽室谦也:……啊,来了呢……

小池笑美理:晚上好,羽室先生。

羽室谦也:呃,您好,小小姐,欢迎光临。

小池笑美理:呵呵,呐,刚刚我看到一个好可爱的包包。羽室先生要不要一起来看看,选一个最适合笑美理的?

羽室谦也:呃那个……我主要负责的是这边的区域……

野川:羽室……部长在瞪这边……

羽室谦也:……请允许我跟您一起去。

小池笑美理:谢谢!这边哟。

野川:慢走……

羽室谦也:(烦恼的理由不只是盗窃事件,还有这个我走到哪里都会遇到的女人的问题。不知道是怎么调查到的,我每次参加促销活动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央求我当她的护驾。)

小池笑美理:呐呐羽室先生,这个包包怎么样?这个呢?

羽室谦也:哪一个都很适合您哟。(我不是作为警戒工作人员而来的吗……话说,要让我怎么办啊这种情况!想温婉地拒绝吧她又看不出来,想干脆地说明吧又会把她弄哭。)

小池笑美理:羽室先生,有好好地看吗?笑美理最适合哪一个包包,在问你啦……约会的时候,用羽室先生喜欢的包包比较好嘛。

羽室谦也:这个……要问小小姐的男友才好……

小池笑美理:讨厌,所以我才问羽室先生的嘛。

羽室谦也:(喂,我绝对不会跟你约会的!话说我根本就没跟你交往吧!话说我已经有男友了!飒生救我啊——!)

大岛裕惠:哦呀小小姐,您在这里呀。

小池笑美理:啊啦,大岛太太。

大岛裕惠:奥村夫人在那边找您呢,我和您一起过去吧,请请,还有店家推荐的商品哟。

小池笑美理:呃……啊……嗯。

大岛裕惠:你也真难做呢。嘛,先卖你个人情了。

羽室谦也:(谢谢,大岛太太,超——感谢!)

我回来了……小小姐现在由大岛太太在接待。

野川:一下子消瘦了不少啊。觉不觉得小姐的攻势一天天强烈起来了?虽然不知道部长怎么想,干脆拒绝掉不是更好?

羽室谦也:……实际上,我已经拒绝过了。

野川:诶?什么时候,在会场上吗?

羽室谦也:不是。在野川先生去大阪的时候,她跑到公司等我了。

野川:不是吧!

 

羽室谦也:(事情发生在三天前,我整理完一些堆积的工作,终于久违地在九点之前离开了公司,累到不行地穿过办公大楼入口的时候。)

小池笑美理:羽室先生!

羽室谦也:诶?……呃……

小池笑美理:呵呵,晚上好。

羽室谦也:小小姐!究竟为什么在这里……

小池笑美理:想见羽室先生,笑美理就在这里等啦。

羽室谦也:要、要是有事的话,只要和我联络……

小池笑美理:啊啦,因为是突然到访嘛,不能打扰您工作吧。所以也跟这里的保卫人员说了不必在意我。

羽室谦也:(谁来救救我,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好快来管管这位大小姐!)……总之,已经很晚了,请您回去吧。

小池笑美理:但是,好不容易等了这么久……对了,您还没吃饭吧!我知道有家不错的饭店,一起去吧!

羽室谦也:(开玩笑!要是把这种事变成既成事实,她妄想的男友身份不就更加确实了吗!不行了,虽然之后可能会被部长埋怨,但再这样任她胡作非为就麻烦了!)唉,那个,小小姐。我和您只是工作上的关系而已,其他什么都不是。

小池笑美理:现在只是这样呢。

羽室谦也:现在是,今后也是。总之,我并不打算和您有除了工作之外的牵扯。我现在有在交往着的人。

小池笑美理:呵呵,羽室先生和那个人想要结婚吗?

羽室谦也:诶?呃……那个,没有。

小池笑美理:那不就行了吗。我听说,男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是会游戏人生一番的。这种事只要不太过分,笑美理决定睁只眼闭只眼。

羽室谦也:哈?

小池笑美理:反正总有一天要入赘到小池家的话,就行了。

羽室谦也:呃等等,为什么要入赘!?

小池笑美理:啊,当然了,结婚要等到笑美理大学毕业之后了。再说本来就和羽室先生相交尚浅。

羽室谦也:所以说!我一点都不想和你结婚,而且也没打算和你交往!

 

羽室谦也:那之后的事情已经记不清了,只是不停地被迫听她滔滔不绝地诉说自我人生计划,好不容易等到的士把她塞上车,我到家的时间,已经超过深夜十一点了。

 

羽室谦也:……就是这样,已经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野川:哈……那个女人,电波女吗……

羽室谦也:呃,那个,该说有点微妙的不同吧,真的是不谙世事的天然大小姐呢。

野川:但是你没关系吗?甩了她的话。

羽室谦也:啊,那个不必担心。那件事第二天我有接到奥村夫人打来的道歉电话。好像因为小小姐回家很晚,所以奥村夫人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奥村:非常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本来想让她接触世面,以便今后不做出不得体的行为才带她来的,没想到她竟然对无此心思的男性穷追不舍。)

羽室谦也:……道歉道得连我都不好意思了。不过,好像不管奥村夫人怎么规劝,小小姐都不听。

野川:非要死粘着不放吗?嘛……平时看着还是挺可爱的大小姐呐。

羽室谦也:不管怎样,都只能请她放弃了。

野川:啊?你没想过麻雀变凤凰吗?

羽室谦也:我啊,已经有一个迷得神魂颠倒的恋人了。除了那个人,谁都不要。

野川:啊不是吧!!我都不知道……谁啊谁啊,我认识的女孩子?

羽室谦也:……无可奉告。

野川:嘁……那是怎样的人?可爱吗?告诉我嘛!

羽室谦也:都说了无可奉告。喂野川先生,有客人来了,客人!

野川:啊你这家伙……下次去喝酒吧,我一定会问出来!橘先生,好久不见了……

羽室谦也:(唉……反正都是迟早的事,就不能快点抓到犯人吗,真是的……以发生盗窃事件为前提的这种轻率的愿望也落空了,那一天的促销活动也一帆风顺地结束了。)

 

 

 

Track 06

 

部长:那么,开始晨会。

羽室谦也:(十天后,第五次促销活动当日。晨会上,部长声明了在这次促销活动上解除保安警戒的决定。)

部长:这次结束之后,暂时在东京就不会再有促销活动了。应该不会有问题吧。只是,今天水野女士会到场,不可以放松警惕。

众人:是!

野川:平安无事就好了……

羽室谦也:(这次的活动是华煌会,和至今为止小规模的活动不同,和前几天的新春珠宝展店一样,在酒店宴会厅里举办的、来场人数两千左右的大型促销活动。)那个,只是确认一下,今天的促销,奥村夫人不会来吧?和泽田商会没有关系嘛。

野川:但她还是来啊……你知道奥村夫人不止在泽田商会,在帝铁百货也是VIP吗?

羽室谦也:今天也……会来啊……

野川:节哀吧。

羽室谦也:(然而,与我的预想相反,展览会开始之后过了几个小时,都一直没有看到笑美理的身影。)那个,奥村夫人,今天没有出席吗?

野川:不,刚刚我还看到她了,还听说刚完成了几笔大手笔购物。想想的话,今天是工作日吧。大小姐再怎么说还是个学生,应该还在大学吧。

羽室谦也:对哦。说得对!

野川:哈哈……你的脸一下子就明朗起来了哟。真是现实的家伙。

 

羽室谦也:(下午三点之后,好不容易有了休息时间。留在有两个房间的工作人员专用等候室里的,只有我和大岛太太。我开心地汇报了笑美理今天不会来的事,大岛太太说了可怕的话。)

大岛裕惠:但是,活动要一直进行到晚上九点吧,她可能会傍晚的时候忽然出现哦?

羽室谦也:呃……请别说了……明明好不容易才有点解放的感觉。

大岛裕惠:羽室先生,受了不少罪呢。最近这段时间关于小池小姐,我们这边也很多传闻呢。

羽室谦也:传闻……大家都知道了吗?

大岛裕惠:哈哈哈,因为那位大小姐诶看不出来是怎么麻烦的人嘛。这就是所谓的,恋爱使人疯狂嘛。这种传闻,大家都最~喜欢了呢!

羽室谦也:唉,我想赌她不来。

野川:羽室,你被指名了。大小姐来袭。

羽室谦也:办不到,办不到办不到办不到!!

野川:死心吧。部长把你卖掉了,“羽室现在正在休息”。

羽室谦也:我想杀了他……可以杀了他吗?

野川:只要不给我添麻烦,随时都可以动手哟。

羽室谦也:……

大岛裕惠:呵呵……你还是乖乖认命去做接待吧!

羽室谦也:我去了……

 

小池笑美理:羽室先生!真是的,你到哪里去了嘛。笑美理明明一放学就急着赶过来了。

羽室谦也:呃……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那个,奥村夫人没有和您在一起?

小池笑美理:因为我没有跟祖母说嘛。一个人来的。

羽室谦也:诶?

小池笑美理:祖母说,最近笑美理太浪费钱,暂时先不带笑美理到这种地方来了。真是搞不懂她在说什么对吧。笑美理有乖乖用零花钱买东西,明明除了想要的东西之外什么都没买,才不是浪费钱呢!

羽室谦也:(零花钱……似乎之前买的鳄鱼皮的包花了六十万,鸵鸟皮的花了九十万。除此之外好像还买了不少东西来着?……啊真是,生活的世界相差太远了。)……一般来说,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是不会这么阔气地买东西的吧。

小池笑美理:是吗?我朋友们都是这样子的啊……

羽室谦也:(万岁!大小姐们!)

小池笑美理:啊,说起来,高中的时候也有人跟我说,一般的家庭是不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买东西的。

羽室谦也:是的,因为太奢侈了!

小池笑美理:啊……难道说,您在训斥我么?

羽室谦也:不,没有那回事……我并没有那种立场……

小池笑美理:祖母说过,会训斥我的,都是真心为笑美理好的人。

羽室谦也:诶?

小池笑美理:好开心。

羽室谦也:(所以说等等!)那个,虽然说了很多遍,我只是负责小小姐的接待而已,本来……

小池笑美理:啊,羽室先生,快看快看!好可爱的戒指!

羽室谦也:呃等等……(无法沟通……真的,要怎么做才好啊这种情况!)

销售员:这一款有葡萄和藤蔓连在一起的花纹。葡萄、藤蔓在一起,是子孙繁荣的象征。作为祈求长久幸福的含义,这款戒指也经常被用作订婚戒指。

小池笑美理:订婚……好想要呐。

羽室谦也:!(不行了,已经不行了。总之,不管怎样都不行了。绝对,不行了!!)小小姐,能稍微占用一下您的时间吗?

小池笑美理:诶,诶等等……

 

羽室谦也:(我就这么带着笑美理,离开会场,朝工作人员休息室走去。所幸相连的两个房间里都没有人,我就这样催促着她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小池笑美理:怎么了?把我带到这种……没人的地方。

羽室谦也:有话对您说。

小池笑美理:嗯。什么?

羽室谦也:刚才的戒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绝不可能送给您的。

小池笑美理:呃……

羽室谦也:之前也说过了,现在我有在交往的人。很抱歉,但您的心意我既无法回应,像这样的事情也会让我感到困扰。

小池笑美理:会困扰吗?

羽室谦也:非常困扰。

小池笑美理:没有关系,我会等你的。

羽室谦也:诶?

小池笑美理:我会一直等到你和女朋友分开的。这样的话,不是就有机会了吗?

羽室谦也:……分开……

小池笑美理:因为,你都不打算和她结婚吧。那样的感情,不是认真的。

羽室谦也:(不是……认真的……?她在说什么,那算什么啊!)请您不要等。

小池笑美理:诶?

羽室谦也:没有听到么。请不要等待那种事情。话说,您还真能把那么失礼的话说得出口呢。

小池笑美理:为什么这么说……我只是说了要等你而已……

羽室谦也:就算你等,我也……我也不会跟那个人分开的。还有,都说到这地步了我就直说吧,我会对您亲切,只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不含一点个人的好意。或者说,你自身的举动,对我来说只是在添麻烦,很困扰。

小池笑美理:……麻烦,笑美理吗?

羽室谦也:是的。很麻烦。

小池笑美理:好过分,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我明明说了喜欢你。

羽室谦也:唉,很简单的。因为我不喜欢你。

小池笑美理:为什么嘛!

羽室谦也:刚刚你说了吧,“会一直等到你和女朋友分开”。这种话,就是在说希望我失去幸福啊。

小池笑美理:诶?

羽室谦也:如果和那个人分开,我一定会失落到人生的最低谷。请不要想安慰我什么的,到那时候才是,直到那个人回来为止,我会一直等待下去。如果你成为我们分开的原因,我才不会管是不是女人,是不是VIP,会真心地讨厌你。我一旦喜欢上就绝少会变得讨厌,反过来也是。

小池笑美理:你说不喜欢我……那,就是讨厌了?

羽室谦也:所以说,既不喜欢,也不讨厌。我对你没兴趣。

小池笑美理:好过分!过分!过分!

羽室谦也:等……(饶了我吧……要是让人看到那种状态的她的话,会引起大骚乱的。)请您等等,小小姐!

小池笑美理:不要,不要!

羽室谦也:(要是不在下一间房间之前抓住她,后果不堪设想……).

小池笑美理:啊!!

羽室谦也:小小姐!

小池笑美理:痛……

羽室谦也:……啊……(本应没有人的休息室里,笑美理摔倒在地上,抚摸着膝盖。在她旁边,某人保持着想要从钱包里取出纸币的姿势,僵硬住了。那个有着华丽装饰的钱包的牌子,相当受二十多岁女性的欢迎,实在无法想象会是这个人的所有物。)

羽室谦也:……你在干什么啊,在这种地方……

大岛裕惠:……什么……羽室先生才是,在干什么啊。

羽室谦也:请回答我,你在干什么啊,大岛太太!

大岛裕惠:……唉。

羽室谦也:(从惨白着脸的大岛太太的手里滑下来一个包,那里面滚出来的是带着标价的钻石戒指和胸针。)

 

 

 

Track 07

 

桥飒:你回来了,小谦?

羽室:咳……

桥飒:辛苦了。呵呵,小谦,我知道你累了,不过先把鞋子脱掉吧。

羽室:……啾。

桥飒:呵呵,别这样,先脱鞋,还有外套。要喝茶吗?

羽室:不用。

桥飒:不用?反正你肯定没怎么吃晚饭吧,要吃点什么吗?我去帮你做点吃的吧。

羽室:我要你。

桥飒:别闹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羽室:又发生失窃事件了。

桥飒:哎?

羽室:犯人不是水野女士,是大岛太太。

桥飒:啊……你怎么知道犯人是大岛太太?

羽室:是我发现的,现行犯。我亲眼看到她从工作人员休息室桌子下面工作人员的包里把钱包掏出来。还有在会场偷的戒指……

桥飒:所以你就回来晚了?

羽室:嗯……(在那之后,我加入了清理会场的工作,还被要求向公司的上司和现场的责任人神津先生对失窃事件进行说明。)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大岛……她对我倒是很热情,我一直觉得她是个好人……

(大岛裕惠:该吃的东西不吃的话可不行哦,体格这么大不吃肉的话会撑不住的吧。

羽室:她根本就不像会偷东西的人,就连亲眼看到她作案的时候,我也只是觉得不敢相信。但是她被我发现的时候,好像看敌人那样直瞪着我。

(大岛裕惠:说起不景气,听说最近经常丢失东西,你知道吗?

羽室:回想起来,觉得她当时说那样的话,是不是也是故意主动找这样的话题来试探我。这么一想,就不禁觉得大岛太太说过的话好像全都是谎言似的……

桥飒:大岛太太会被怎么样?

羽室:神津先生出面处理了,但是他说估计大岛太太会被解雇吧。她偷的只是契约员工的模特的钱包,如果不是的话更严重一点说不定还会被送交警方。

(神津宗俊:好像她丈夫经营失败,很缺钱。)

羽室:(跟水野女士比起来,大岛太太的情况还好理解,但我还是无法释怀。而我现在情绪低落的原因不只是失窃事件,还因为另外一件事……)飒生,莫非你早知道小池小姐的事了?

桥飒:嗯……你听神津先生说了?

羽室: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桥飒:你不是也没告诉我吗?

羽室:你就不担心我吗?

桥飒:嗯。

羽室:为什么?

桥飒:因为我相信你。如果你真的心意动摇,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你一定会好好地跟我分手的吧。但是你一直这样回到这里来,所以我打算不跟你啰嗦那些事。

羽室:但是你那样……(我对飒生这种冷静过头的态度感到生气,抬头一看,顿时哑口无言——)

桥飒:因为……我能做到的只有这样而已……

羽室:飒生……

桥飒:我好庆幸你没有被公司命令被迫跟大小姐交往。也很感激神津先生。但是……但是很难说将来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

羽室:飒生,那是……

桥飒:我不想因为嫉妒跟你大吵大闹的,上次吵过已经受够了。当然还是尽量让你觉得呆在我身边很舒服更好一些,所以我尽我所能的……

羽室:飒生……

桥飒:所以……怎么说来着?占据优势让自己更加有胜算一点——

羽室:你真是……

桥飒:好痛!

羽室:飒生,喜欢你!

桥飒:现在不是在说这个……不是在说失窃事件、还有小池小姐——

羽室:我爱你。

桥飒:爱……

羽室:爱到恨不得把你娶进门。

桥飒:娶……

羽室:(好喜欢他……好可爱。要是可以的话,真的想跟他结婚。)还哪有什么有不有利啊,总是飒生不战而胜的啊!你好歹要明白这一点。

桥飒:但是……

羽室:我沮丧得差点就再也无法信任他人了,现在却高兴到上天,都是你害的。

(名流太太偷窃成癖,待我很热情的大岛太太也是小偷,原以为老实温顺的小姐是个跟踪狂,却还被上司要求去讨好她,真是好多次心里都要撑不住了。心里想“人什么的最讨厌了”,但是现在背后却感觉轻飘飘的。)

羽室:飒生,你喜欢我吗?

桥飒:这种事即使不说也……

羽室:说给我听。今天你就宠宠我嘛。喜欢我吗?

桥飒:你这样好狡猾……喜欢……再说了,如果不喜欢的话,才不会这么勤劳地做这做那。

羽室:嗯、嗯。

桥飒:其实我在你要来的日子里都有好好地准备晚饭哦!因为我一直在给你添麻烦,所以想要给你一些回报……

羽室:嗯。等事情过去,再来吃我做的饭吧。

桥飒:我不像你那样会做饭,所以做出来的饭菜大概也不好吃……

羽室:还是很好吃的啦。但是我喜欢宠着你。(那是因为飒生是一个值得我去宠爱的人。越是珍视他,他就会想着要回报我。成熟又善解人意,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羽室:小池小姐说会等到我跟女朋友分手的。我对她说“别等,你这是要我变得不幸吗?”

桥飒:小、小谦……?

羽室:“要是我跟那个人分手的话,绝对会陷入绝望之中的。”在你回来之前,我都会一直等着你的。所以,只要有你在我就会幸福。

桥飒:真是的……知道了,我会让你幸福的。

羽室:说得真帅气,真想嫁给你,飒生。

桥飒:呵呵,嫁给我吧。

 

 

 

Track 08

 

桥飒:呆着别动。

羽室:怎么?你要为我做什么吗?

桥飒:不告诉你。

羽室:今天我会被你上吗?

桥飒:不会啦。不过你别动,因为今天你特别努力,所以为你做些舒服的事。

羽室:咦,飒生?怎么了?别停下来……

桥飒:希望我插进去吗?

羽室:拜、拜托你……

桥飒:那么想要吗?

羽室:嗯,别让我着急了。真的,求你了。

桥飒:那你说“快插进来”。

羽室:快插进来,飒生。

桥飒:唔……

羽室:飒生、飒生,我好想进去。别折腾我了,让我进去。快,快进去。

桥飒:唔……

羽室:好棒,夹得好紧,飒生。

桥飒:别说出来,笨蛋。

羽室:为什么?明明是你先让我说色色的话的。

桥飒:啊!不、不要……

羽室:你不是要为我做舒服的事吗?多动一动。

桥飒:真是的……怎么样?舒服吗?

羽室:嗯,超舒服,最棒了!

桥飒:我也不输给你。

羽室:什么?

(羽室:我喜欢宠着你。)

桥飒:我也超喜欢你。

羽室:飒生……

桥飒:我要让你变成……没有我……就不行的身体。啊……啊……

羽室:唔……

桥飒:啊……等、等一下!我来做!啊……

羽室:让我做,飒生,我忍不住了。求你了,好吗?

桥飒:唔……啊……

羽室:非你不可。

桥飒:哎?

羽室:这么可爱,漂亮,又宠着我。让我有这么棒的体验的人,除了你……还能有谁呢?你要负起责任来哦,飒生。

桥飒:不、不要……

羽室:不要吗?告诉我,你不想负起责任来吗?

桥飒:不、不是那边……舔、舔我……

羽室:不要。

桥飒:不要?啊!唔……不行了……快射,小谦、你快射吧!

羽室:那我射了。唔……啊!

桥飒:(咦?我还没……)

羽室:好爽……

桥飒:是、是吗?(小谦自己先射了,好少见啊。)

羽室:对不起,我先射了。

桥飒:没关系。你累了吧?

羽室:我是想让你更舒服来着,但是那个样子我很难控制住。

桥飒:哎?

羽室:下面轮到我让你舒服了。

桥飒:等、等一下……

羽室:不要紧,我还可以继续做。

桥飒:咦?那个、稍微做一下就好了。

羽室:不用担心,我做得到。

桥飒:不是,我比较担心自己的腰啦……哇……唔……小谦!

羽室:要射了?你射吧,没关系哦。但是我不会停下来哦。

桥飒:哇,小谦……!啊……啊……(啊,那个小姐真的能受到了他这种体力吗?不过话说回来,看来我真的要负起责任来啊……)

 

 

 

Track 09

 

桥飒:(我们反复肌肤交缠,但是小谦的肚子让我们不得不停下来。)

羽室:不好意思,我肚子饿了。

桥飒:我现在做不动饭。(我让他另一个方面得到了满足,所以小谦好像也不打算勉强我。他很高兴地做了两人份的夜宵,而我也时隔许久地尝到了他做的饭。)

桥飒:咳……

羽室:怎么了?

桥飒:小池小姐那边真的没事吧?不会影响你在公司的立场吗?

羽室:那个没问题,小池小姐的事情不用担心。好在奥村夫人好像能够理解我,她那个时候还责备了小池小姐呢。

桥飒:责备?

羽室:奥村夫人虽然很难对付,但是好像还蛮通情达理的。

(奥村:笑美理,众目睽睽之下,你那是在干什么?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像那样哭哭啼啼的可不行哦。被羽室先生拒绝也是理所当然的。

小池笑美理:但、但是……祖母,我……

奥村:你要是再这样,今后我暂时不带你到这种地方来了。

小池笑美理:哇……)

羽室:而且万一公司真的要对我怎样的话,我就反抗他们说那是威逼外加性骚扰。

桥飒:哎?那样说好吗?

羽室: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不正是这样吗?啊,你要是吃完了的话,我收拾了哦。啊,对了,我一直想跟你说这件事情——飒生,我们同居吧。

桥飒:哎?等一下,同居?!你是说我们住到一起吗?

羽室:嗯,一起住吧。啊,不过现在的租约还没到期,等到合适的时间再搬也没关系。

桥飒:为、为什么突然提出这种事?

羽室:嗯……因为我想要个新娘?呵呵,新郎也可以。

桥飒:啊?

羽室:我喜欢你,飒生。你对我那么温柔,真的谢谢你。

桥飒:小谦……

羽室:所以我想要更多地和你在一起,想一直在一起。我爱你,飒生。

桥飒:唔……

羽室:然后呢?你什么时候入赘我家?

桥飒:什么时候都可以哦。

 

 

 

Track 10

 

高桥广树:『不条理で甘い囁き』大家觉得怎么样?我是扮演羽室谦也的高桥广树。

铃木达央:我是扮演三桥%$&^的铃木^&#$#

高桥广树:咬螺丝了,连达央都没说完整。

铃木达央:呵呵,我已经什么都说不了了。

高桥广树:那么收录结束了,真愉快啊。

铃木达央:嗯,确实是……哇,呵呵……

高桥广树:咦?怎么了?

铃木达央:呵呵,你眼睛好像笼着一层雾气啊。

高桥广树:雾、雾气什么的……没有啦。

铃木达央:呵呵呵。

高桥广树:这次……嘛,上次也是啦。

铃木达央:嗯。

高桥广树:说的是珠宝行业的人的事情。

铃木达央:是啊,而且这次人物又增多了。

高桥广树:人物增多了呢。多了个性格超级强烈的人。

铃木达央:是啊。而且这次完全是羽室的戏份……

高桥广树:是啊,后半部分完全是我……怎么说?好像、好像完全变成了我的东西一样。

铃木达央:哈哈哈……

高桥广树:说错了吗?呵呵,我的故事一样。

铃木达央:很厉害啊。

高桥广树:很厉害啊。那个……实际上怎么样呢?实际上真的有这种不谙世事的人吗?

铃木达央:是啊……有的吧。但是……

高桥广树:有人物原型吗,这个……

铃木达央:有吗?啊,有啊!

高桥广树:有啊!老师在拼命点头。

铃木达央:这种时候一般说“这是我朋友的事~”的其实都是自己的事,不过我们还是不要吐槽好了。

高桥广树:是啊,不要乱吐槽为好。

铃木达央:呵呵呵……啊,不是的,不是的啊?

高桥广树:不是那样的哦!

铃木达央:不是那样哦。

高桥广树:“是有好好地取材然后写出来的人物哦”。

铃木达央:呵呵呵。

高桥广树:嗯,这次的故事中虽然发生了事件,但是随后也平复了。

铃木达央:很甜蜜哦。

高桥广树:很甜蜜哦,这两个人。甚至让人觉得“到底怎么了”。

铃木达央:很厉害哦。

高桥广树:一瞬间虽然也发生了点小摩擦,但是仔细想想其实不过是小俩口在调情罢了。

铃木达央:只不过是这样而已,真的,呵呵呵。

高桥广树:夫妇吵架、各不相理罢了。

铃木达央:是的。

高桥广树:但是这俩人能够幸福,真是太好了——我衷心地这样想。

铃木达央:而且这次跟前作一样,还是双碟装,超大容量。

高桥广树:超大容量。

铃木达央:为大家送上。

高桥广树:是啊。

铃木达央:希望大家能够好好享用。

高桥广树:是的。

铃木达央:听到这里的听众们,不如设定一下从第一张碟再听一遍好了。

高桥广树:嗯,是啊。

铃木达央:上篇什么的。

高桥广树:或者试着回顾一下前作的下篇好了。

铃木达央:前作的下篇吗?不是上篇吗?

高桥广树:呵呵呵,不、不是,回到前一部什么的……哎呀呀、那个嘛……

铃木达央:呵呵呵……

高桥广树:4CD都收齐了嘛,这个算是one box了吧?

铃木达央:呵呵,我明白了。广树先生你FT完全没做计划吧?

高桥广树:没有计划!

铃木达央:哈哈哈……

高桥广树:完全忘记还有FT了。这种事无所谓啦。

铃木达央:是啊。

高桥广树:大家能够愉快地听下来,我就觉得很荣幸了。

铃木达央:是啊,就觉得很高兴了。

高桥广树:虽然今后谦也和飒生也会相亲相爱的……

铃木达央:是啊。

高桥广树:但是如果大家想到会有什么事件发生的话,请务必与Atis collection联系。

铃木达央:还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呢?

高桥广树:这可说不准。比如说那个大小姐再次登场之类的。

铃木达央:啊……像明智复活那样?

高桥广树:类似那样的,明智怎么怎么样……

铃木达央:呵呵呵……

高桥广树:或者是谁都想不到的幸田唱主角之类的!

铃木达央:真的吗?

高桥广树:说不定会有这样的剧情哦。

铃木达央:说不定哦。

高桥广树:总之要是有机会的话,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期待。

铃木达央:是啊。不过首先呢,希望大家能够更充分地相……享受这部作品。

高桥广树:请无数次地重听。

铃木达央:对。

高桥广树:请大家细细品味这种甜甜蜜蜜的气氛吧。

铃木达央:是的。

高桥广树:那么谢谢各位。我是扮演羽室谦也的高桥广树。

铃木达央:我是扮演三桥飒生的铃木达央。

 

 

 

 

FreeTalk

 

高桥广树:听完「不条理甘い囁き」后感觉如何呢?我是饰演羽室谦也的高桥广树。 

铃木达央:我是饰演三桥飒生的铃木达央。

高桥广树:现在大家在收听的是特典FT CD

铃木达央:嗯。

高桥广树:那也就是说正篇卷尾的FT也收听了吧。

铃木达央:是哦。

高桥广树:开场一模一样。

铃木达央:啊。

高桥广树:失败~

铃木达央:啊啦啦~

高桥广树:啊啦啦~但是能把三桥飒生完整地说出来了,可以说是养育了,啊不对,是成长了。

铃木达央:太好了。

高桥广树:这个成长。

铃木达央:干的好!

高桥广树:请大家通过本篇以外的CD来体会。多么划时代的开场方式!

铃木达央:好,我发现了,你果然一点都计划都没有。

高桥广树:那是当然的啦。但是在这个单元,也就是在特典CD里,还是有各种各样的话题要谈的。先谈一下收录的感想吧。怎么样?

铃木达央:是呢,上次收录正好差不多是一年之前。

高桥广树:上次好像也是这种气候时节。

铃木达央:没错。

高桥广树:好像稍微冷一点。

铃木达央:稍微冷一点。记得好像穿了套衫。

高桥广树:啊~你还烫了头发。

铃木达央:啊没错没错。

高桥广树:录完上卷隔了一段时间才录下卷的,结果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变成卷发了。

铃木达央:是啊,是记得有这么回事。我对当时诠释的角色印象深刻,到现在还记得,感觉演的角色波动出人意料的大。

高桥广树:是啊是啊。

铃木达央:和小谦在两人世界的时候挺孩子气的。

高桥广树:嗯。

铃木达央:但在工作上又很能干。

高桥广树:是这样的。

铃木达央:有时如果被太过纠缠的话,会变得很毛躁。

高桥广树:会很毛躁呢。

铃木达央:而且说话的腔调很冷淡。

高桥广树:很冷淡呢。

铃木达央:之前是这样的。本来打算这次也如实表现这方面,没想到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变得越来越LOVELOVE了,啊,感觉都无法阻止他们了。

高桥广树:是啊。

铃木达央:已经托付终身了,给小谦。

高桥广树:啊,托付给小谦我了。

铃木达央:所以就变成那样了。

高桥广树:变成那样了呢。那也正常啊,因为那么LOVELOVE的说。

铃木达央:是吧。

高桥广树:是啊。怎么说,感觉很真实地体现了什么叫傲娇。

铃木达央:是啊。

高桥广树:对于三桥这个角色。

铃木达央:通过两部作品来表现。

高桥广树:真的呢。嗯,那个……

铃木达央:但是这次好像和外面的人没什么交集呢。

高桥广树:是是是。

铃木达央:就只和神津交谈过。

高桥广树:是只和神津,因为基本上都不在公司里,这次除了家里哪都没去。

铃木达央:宅在家里。

高桥广树:居家的三桥。

铃木达央:还做了料理哦!

高桥广树:是做了呢,但是到底做了什么啊?

铃木达央:做了什么呢……说是回到家后很努力做的。

高桥广树:做什么?

铃木达央:汉堡吧?

高桥广树:哦,呵呵,汉堡?

铃木达央:嗯,很用心做的。

高桥广树:小娇妻啊。

铃木达央:人家就是小娇妻嘛。

高桥广树:是没错啦。

铃木达央:没错。

高桥广树:没错。谦也最后做了意粉之类的呢。

铃木达央:是吧。

高桥广树:是吧。

铃木达央:很麻利地做了。

高桥广树:很麻利地做了。

铃木达央:用美味的意粉将胃俘获。

高桥广树:将胃俘获?

铃木达央:没错,人如果胃被掌控住了就没辙了。

高桥广树:啊,原来如此。

铃木达央:觉得只要是能做一手好菜的人就很棒。

高桥广树:这点我能理解。单纯因为会做好吃的料理,就会喜欢上那个人。

铃木达央:很快就会喜欢上哦。

高桥广树:马上就喜欢上了。

铃木达央:可以哦,真的。那么这次和各种各样的人接触过的小谦感觉如何?

高桥广树:啊,人家吗?居然说了“人家”, 一不小心进入小娇妻模式了。

铃木达央:哈哈哈。

高桥广树:我也……刚才达子也提到过,在外面以及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也感受到了性格的落差很大。

铃木达央:是有的哦。

高桥广树:就想这是怎么回事呢。在公司的话一般就是要工作,那是当然的啦,肯定是要工作的嘛。

铃木达央:那是要工作的咯。

高桥广树:就是这次有点累趴下了。

铃木达央:哪有哪有。

高桥广树:哪有哪有。

铃木达央:那是因为太辛苦了,干了非平时义务范围内的活。

高桥广树:没错,被公司强硬分配了任务。 做了保安。

铃木达央:保安。

高桥广树: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越来越像撒娇的孩子,这是自然流露,不是故意要演成这样的。

铃木达央:嗯。

高桥广树:就是很自然而然的演成这个样子的。但没有“你是不是撒娇过头了啦”的NG,说明这样演没错的,

铃木达央:没错。

高桥广树:就觉得好厉害啊。能自然而然的演变成这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身为演员说这样的话不好,不过这次真的没在“演戏”的感觉。

铃木达央:啊,我也一样。

高桥广树:非常自然地。

铃木达央:我今天演到一半的时候强烈感觉到好象在做平时的自己。

高桥广树:没错,今天是演的很平常。

铃木达央:其实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苗头,我大概就处在一纸之隔的纸的位置。

高桥广树:一纸之隔的纸?

铃木达央:好像哪边都不是的感觉。

高桥广树:是吗,就是在很薄的地方。

铃木达央:在很薄的地方,最危险的边缘的部分。

高桥广树:在边缘上,原来如此。

铃木达央:就想着这么自然没问题吧。看来我们都觉得配得很随意。

高桥广树:没错,所以说这部作品和我们相性很好。

铃木达央:啊,那应该说很牛啊。

高桥广树:没错,很牛啊。选角选得好啊!

铃木达央:干的好!

高桥广树:好了。

铃木达央:我们多伟大啊,这样赞别人。

高桥广树:我也不知道。真不好意思。

 

高桥广树:有没有什么比较印象深刻的场景呢?

铃木达央:印象深刻的场景?我好像有挺多的。

高桥广树:那个,谦也和名流夫人不是有一场戏嘛,被夫人说了“难道还要我亲自在来宾签到簿上签名吗?”

铃木达央:是有这么一出。

高桥广树:那场戏剧本指示上有写要稍稍装做吓了一跳的样子。于是就想着要演出这种感觉,在彩排的时候我真的被吓了一大跳,觉得好恐怖,真的很紧张。

铃木达央:哈哈哈。

高桥广树:忠于剧本地演出了。超怕怕的。奥村夫人也真是很有魄力。

铃木达央:的确有魄力。

高桥广树:好出……

铃木达央:众哦~真的。

高桥广树:好出……

铃木达央:众哦~

高桥广树:是吧。

铃木达央:真的。我比较印象深刻的戏是哪一场呢?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个人而言经常感觉不到是在演戏。

高桥广树:是是。

铃木达央:那几场戏演得很开心。在靠近结尾的地方有一场戏,谦也回到家,靠在飒生身上,飒生跟他说,先把鞋脱了吧。那场戏真的超有日常生活感呢。

高桥广树:极赋日常生活感呢。

铃木达央:真的是这样,我是用很平常的语气说的。

高桥广树:真是这样哦。

铃木达央:然后就觉得这没问题吧,这个好像是一般都会跟朋友或者恋人说的话,我就带着那种感觉说了。

高桥广树:真的是这样的。回到家的时候,要是真的累坏了,也会像操劳了一整天的谦也那样说……

铃木达央:是啊。

高桥广树:倒在某个人身上,然后长叹一口气“诶~”, 不是经常会这样嘛。

铃木达央:是啊。但那个时候大概会被要求,先做这做那的。

高桥广树:没错,先要做什么呢,把袜子给脱了,脱了以后放到洗衣机里,类似的。

铃木达央:要是脱了随地乱扔,可饶不了你。

高桥广树:类似的。

铃木达央:是会有呢。

高桥广树:尽记得这种戏。

铃木达央:但是这几场戏是印象比较深刻的。

高桥广树:也是啊。我还比较喜欢开头的短信吵架。

铃木达央:啊~完全就是典型的笨蛋情侣……

高桥广树:没错,是笨蛋情侣。

铃木达央:真有种随你们闹好了的感觉

高桥广树:真的。居然会说“适可而止了吧”。在恋爱drama里面还挺少见男生,嘛,虽然是BL……会说“适可而止”这种台词。

铃木达央:然后回复居然是“那你先住嘴啊”。

高桥广树:好平常。啊不是,怎么说呢,超真实,真的很自然。

铃木达央:我们完全是带着那种感觉来演的。

 

高桥广树:接下来的问题是关于共演的感受,好像已经在之前的谈话中了已经总结过了,平常。

铃木达央:平常。

高桥广树:自然。

铃木达央:自然。

高桥广树:嗯。

铃木达央:natural

高桥广树:natural

铃木达央:neutral

高桥广树:neutral

铃木达央:在正中央。

高桥广树:正正正中央。

铃木达央:真的。

高桥广树:正中红心。

铃木达央: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在演戏。

高桥广树:真是的。

铃木达央:没错。

高桥广树:和达子合作……在录上一部的时候,好像说过,我们还真是少碰面。偶尔一起工作也是打个照面说上两句而已,于是说“我们还真是少碰面呢”。刚说完不久就是录这个的第一部了,之后从那开始就常常能碰面。要碰面的时候还真是经常碰面。

铃木达央:总能碰上。

高桥广树:以这部作品为中心的节奏果然是存在的。

铃木达央:是有的呢。真的是从这部作品开始的呢,演了以后发生种种事。

高桥广树:这种总能相遇的气场或者说能量收缩了之后,真的就变的不常碰面了。

铃木达央:是啊。

高桥广树:所以这次也是很久不见了。

铃木达央:是啊。

高桥广树:真不可思议啊,这作品肯定有什么神奇的影响力。能够给我们这种影响,

这作品肯定有什么神奇的力量,估计在收听这部作品的大家也会被影响到。

铃木达央:真的,估计在自动贩售机上摇一下把手后,能在找零处发现10100元什么的。

高桥广树:不是,不是这种程度的啦。

铃木达央:是吗?

高桥广树:在自动售饭机上买了罐装果汁后,能够集到四个7

铃木达央:真的吗?

高桥广树:集到四个7哦。

铃木达央:会响起中大奖的铃声,然后连续掉出来好多罐装果汁是吗?

高桥广树:这也有可能哦。

铃木达央:真的吗?

高桥广树:然后在超市里买东西的时候,柜台显示正好要付777元。

铃木达央:碰到这种事真开心。

高桥广树:然后还有就是要付一千几百几十几元的时候,看到钱包里正好有这些钱。

铃木达央: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高桥广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铃木达央:而且都是零钱加起来的。

高桥广树:这样就能把零钱全部花完。

铃木达央:“干的好!”的感觉。

高桥广树:类似的。总觉得好开心。

铃木达央:有可能会遇到哦。

高桥广树:没错。平时走在马路上的时候,到了十字路口,正好遇到红灯转绿灯。

铃木达央:并且这之后一路绿灯到目的地为止。

高桥广树:一路绿灯。nonstop

铃木达央:有可能哦。

高桥广树:直通上学路。

铃木达央:是啊。

高桥广树:上学?

铃木达央:上学?

高桥广树:上……

铃木达央:上班。

高桥广树:上班。

铃木达央:散步。

高桥广树:好牛啊。

铃木达央:有可能哦。

高桥广树:不愧是不条理。

铃木达央:哈哈。

 

高桥广树:在正篇中飒生和谦也因为一些小事而吵起架来。的确是吵了。那么两位和朋友吵架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然后又是如何和解的呢?如果不介意的话,请两位谈一下。

铃木达央:吵架,你会吵吗?

高桥广树:我不会,我基本就不喜欢和人争论。

铃木达央:刚才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什么都想不起来。

高桥广树:可能是太微不足道了。因为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别人看起来才觉得这两个人在吵过架的样子。

铃木达央:没有啊。

高桥广树:是吗?实在太鸡毛蒜皮了自己都没注意到。不过还真是没有嗯。

铃木达央:不是,是真的没有吵过。

高桥广树:从来没有吵过架。

铃木达央:没有演化成口角或争吵。

高桥广树:没有吗?

铃木达央:没有呢。

高桥广树:那怎么办呢,我们是不是将愤怒给遗忘了呢。

铃木达央:那也没有。

高桥广树:那也没有啊。还是会生气的咯。

铃木达央:生气的时候还是挺多的。但是好像不会和朋友吵架。

高桥广树:没有呢,那不是因为没有朋友吧。

铃木达央:不是不是。

高桥广树:那就好。

铃木达央:朋友是有的哦~

高桥广树:是有的~

铃木达央:有好多朋友呢~

高桥广树:有一大帮friend~那太好了。

铃木达央:朋友明明是有的啦~

高桥广树:真的吗,那就好。

铃木达央:广树你呢?

高桥广树:我比较少呢。

铃木达央:是说吵架还是说朋友?

高桥广树:从种种意义上来说,种种意义上。

铃木达央:但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高桥广树:没错,唉,这个问题有点那个,我们是不吵架的。不做那么野蛮的事。

铃木达央:没错,要吵架之前为对方想一想,想过头了。

高桥广树:我们在要吵架之前尽为了对方着想了。这个人可能是因为太寂寞才搞成这样的吧。

铃木达央:去理解他。

高桥广树:是不是有什么难处,积累了太大的压力。

铃木达央:去了解包容那个人。

高桥广树:绝对不会发展到激烈论战的地步。不太可能一不小心吵起来。

铃木达央:对方一张口说“阿”马上就回以“吽”结尾了。(注:日语中阿被视为言语的开头,吽则为结尾。)

高桥广树:阿吽~阿吽~

铃木达央:干嘛要用这种语调说啊。

高桥广树:不知道。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想进入下一个话题,在作品中谦也被会错意的笑美理折腾得够呛。两位有没有遇到过因为误解而造成的尴尬局面呢,比方说有没有“啊,我好像一直都误解了这个呢”。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谈一下。

铃木达央:我遇到过很多次这种情况。

高桥广树:确实遇到过很多。但现在就是想不起来呢。

铃木达央:就是啊,完全想不起来。

高桥广树:那个,关于汉字的读法。我们不是一直在做读包括汉字在内的日语的工作嘛,总觉得如果被别人指出错误的话。会很不好意思不是吗?

铃木达央:的确是这样。我长到很大了才知道月極(注:语义为包月,比如包月制停车场;读音是【つきぎめ】)的读法,之前一直不知道怎么读。

高桥广树:读成げっきょく?

铃木达央:げっきょく。

高桥广树:说成“这个做げっきょく的人在停车场里一定赚了不少吧”。

铃木达央:但是为什么要写成月極呢,完全不能够理解,所以一直觉得好笨啊。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不好意思了。

高桥广树:月極里的極这个字容易造成误解呢。

铃木达央:不知道为什么用这个字。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高桥广树:没错,写成月占,或者月付什么的不就好了嘛,通俗易懂。月極里的極字……

铃木达央:为什么要用極?

高桥广树:还真是一个谜。

铃木达央:就是啊。

高桥广树:我要说的不是因为被指摘而不好意思的事。这次拿到台本来读,里面有慮る(注:语义为考虑,忧虑;读音是【おもんぱかる】 )。

铃木达央:的确有。

高桥广树:在最后的地方,虽然只有一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读。于是去查了大辞林,后来知道我之前一直读的是おもんばかる。但是老的正确的读法是おもんぱかる(注:两者有一音之差,前者是ba,后者是pa)。

铃木达央:诶~

高桥广树:好像是这个样子的。而且解释上也没有说因为那个是老的读法所以就是对的,但是ぱかる是写在前面的。

铃木达央:おもんぱかる

高桥广树:大辞林上的写法是おもんぱかる,又作おもんばかる。啊~是这样啊的感觉。

铃木达央:诶~

高桥广树:有不是ば而是ぱ这种的情况哦。

铃木达央:原来也有带圈的这种啊。(注:正确读法中的ぱ带有浊音圈而非浊音点)

高桥广树:有的哦,真的有哦。

铃木达央:我还真不知道呢。

高桥广树:然后还有氛围(读音是【ふんいき】),平时读的不是ふいんき嘛。

铃木达央:ふいんき。

高桥广树:但是正确读法应该是ふんいき。(注:两者的平假名顺序不同)

铃木达央:是啊。

高桥广树:但总是会说“好棒的氛围(ふいんき)哦”,为什么谁都不会指摘这个错误呢?

两人:氛围,氛围,氛围,氛围……

高桥广树:你没觉得很不可思议吗?

铃木达央:没错。

高桥广树:播音员也这么说哦。

铃木达央:没错,的确如此。

高桥广树:居然也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呢。

铃木达央:那个单词我一眼看下去完全念不出来。

高桥广树:おもんぱかる?但是有这个读法哦。的确是挺难的。

铃木达央:不是有个楚楚的吗。

高桥广树:楚楚的?

铃木达央:楚楚的到底是神马意思…

高桥广树:啊,是四面楚歌的楚。

铃木达央:没错。

高桥广树:的确有。

铃木达央:那个词也令我挺惊讶的,居然还有那样的表达方式,感觉学到了新知识。

高桥广树:的确是学到了。每次演演BL都能长见识。

铃木达央:不是啊,就这个作品。   

高桥广树:这个作品果然有料。

铃木达央:平时很少见的说。

高桥广树:平时不常见到的,在这里能够遇到。真的很厉害啊,太好了呢,大家,把平时不常见的知识都学到手了呢。那接下来……

铃木达央:我们俩这次聊的好凌乱啊。

高桥广树:太过粗率了。

铃木达央:是吧。

高桥广树:那是因为在作品中就已经自然过头了,一旦到了FT就更加自然。

铃木达央:感觉好像在家的样子。

高桥广树:有在家的感觉。

铃木达央:超有家的感觉。

高桥广树:也不是说在家喝酒的感觉,怎么说,就是像在家里很平常地聊天的感觉。

铃木达央:没错。像是蜷在沙发里的感觉。如果还有电视机,打开以后传出来综艺节目“哈哈哈”的笑声就完美了。

高桥广树:是啊。

铃木达央:就是在家里。

高桥广树:居家的感觉。好像是在拍很平常的客厅里的场景。

铃木达央:很少能听到这种talk啊。

高桥广树:没错,大家没问题吗。

铃木达央:没问题的吧。偶尔也会有这样子的也可以吧,我们就承蒙大家的好意继续自然下去好了。

高桥广树:没错,那么我们就不客气地让大家继续放纵我们吧。

铃木达央:不客气了。

 

高桥广树:接下来的话题,谦也被笑美理搞得很心烦,那么两位在工作中,或者私底下遇到过什么烦心事吗?

铃木达央:烦心事?

高桥广树:最近好像没有因为钱而发愁了。如果有什么令人头疼的小插曲,不介意的话,真的好有礼貌哦。全部的问题都是说,“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谈一下。”真有教养。

铃木达央:真是的,就算介意,我们也会全部回答。

高桥广树:就是啊,一点也没有对我们造成困扰反而变得不那么有意思了。

铃木达央:说的好直接。

高桥广树:没有啦。

铃木达央:怎么说呢,我最近好像从早到晚,很有幸一直有工作做。这样一来,比方说我家的热水器最近有点不太好使……

高桥广树:热水器?

铃木达央:就是洗澡用的那个……

高桥广树:好潮啊~

铃木达央:少来啦。

高桥广树:不好意思,说的是我家的那个。

铃木达央:就是这样的,热水器有点不太好使,总是搞不清楚水烧开了没有。

高桥广树:那还真讨厌啊。

铃木达央:没错,所以我就想去修一下吧,虽然已经打了电话过去问,但每次我回家的时间已经是营业时间以外了。

高桥广树:啊,好头疼啊。

铃木达央:所以一直没修好。

高桥广树:真麻烦啊,忙起来的确是一件好事,但是很遗憾我们的工作时间经常都是一整天的,好像很多人都知道是从从早上10点开始录音,但其实也经常要录到晚上。

铃木达央:没错,大家可能不知道,有的时候晚上会搞到很晚。

高桥广树:经常搞到很晚,所以呢,那个快递的收货通知单。

铃木达央:啊,我收到过很多个。

高桥广树:积攒成堆了呢。

铃木达央:积累了好多,有的时候还被取消投递,退回原地。对方发邮件说“那个快递好像没人接收啊”,只好说“啊,实在是不好意思。能麻烦您再重新邮寄一遍吗。”我昨天才发了……

高桥广树:真遗憾,是会有这种事的。

铃木达央:太合时的话题了。

高桥广树:真令人头疼,这真是方便说出口的为难事呢。

铃木达央:为了这个事好头疼。已经有好几次都收不到了。

高桥广树:送快递的司机不是留了手机号码嘛,有时候有些东西非收到不可,比如说像资料什么的,很要紧的。心说这下糟了,于是就想快递最晚送到几点,到10点左右?

铃木达央:大概是9点吧。

高桥广树:是9点吗?反正那时已经9点多了,虽然差不多下班了,但还是打过去问一下,说不定能给我送过来,这样想着就打电话过去说:“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是高桥,能不能请您通融一下送过来”。“啊,那行吧,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

铃木达央:好人呐~

高桥广树:然后送到了一看,居然穿着运动衫,只能和他陪不是,“对不起!实在是很对不起!”

铃木达央:要不是资料绝不这样麻烦你~

高桥广树:“你已经回家了啊?”居然还有过这种事。真的是给别人添了很大的麻烦。

铃木达央:是啊,真的经常给快递员们添很大的麻烦。

高桥广树:经常呢,真讨厌啊。

铃木达央:真讨厌呢~

高桥广树:就是这样。也不知道受沒受到困扰的谦也把跟踪狂大小姐弄哭了,但在那之后,出演的各位都笑着说,那女孩绝对不会就此悔改。

铃木达央:啊,不会呢,我认为一定不会。那女孩可能还要反反复复来上三次。

高桥广树:没错。

铃木达央:然后要被谁狠狠的斥责一番才可能醒悟。

高桥广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爸爸,或者爷爷。她的奶奶是奥村女士。

铃木达央:我觉得像她那样的,要朋友的劝戒估计才有用。

高桥广树:朋友?是这样呢,朋友的忠告是很重要的。

铃木达央:说不定父母亲反而会溺爱子女。

高桥广树:没错是这样。重要的朋友的话语是很有分量的。

铃木达央:那家伙应该被狠狠的揍上一顿才好。

高桥广树:请大家在心中狠狠的揍她一顿吧。

铃木达央:那我们差不多可以收尾了吧。

高桥广树:就是这样。非常愉快的放送了这张特典CD

铃木达央:一下子又回复“演戏”的劲头了。

高桥广树:没有没有啦 。这已经算是第二次了,或者也可以说是第二弹。如果能在别处相会,那又是一种缘分。

铃木达央:是啊。

高桥广树:这都是靠大家的热烈支持才能出第二部。

铃木达央:真的很开心。

高桥广树:我们前面也说到过真的演的很自然,换句话来说演起来很轻松,这样欢乐的现场真的很少见,如果能再相会就好了。为了能有再相会的契机,首先希望大家能好好欣赏这张双CD的碟,然后如果有机会,能在耳中与我们相会……嗯?怎么说,能让我们的声音进入你的耳朵……好像也不是哦。能和我们相会在耳中,#¥…&×…@*#,用耳朵相会…….到时还请多关照。

铃木达央:没错。

高桥广树:好乱啊。说得真乱。

铃木达央:嘛,今天我们在承蒙大家的好意嘛。

高桥广树:是啊,我们不客气了。

铃木达央:没关系的。

高桥广树:那我也要跟达子撒个娇,你来结尾。

铃木达央:我吗,那么和大家有缘在别处再会,再见了。

高桥广树:再见。

【11/08/28新作在線翻譯】不条理で甘い囁き



作者   崎谷はるひ
イラストレータ   小椋ムク
発売  Atis collection
発売日   2011/08/28

キャスト  
三橋颯生 : 鈴木達央
羽室謙也 : 高橋広樹
野川 : 利根健太朗
神津宗俊 : 隈本吉成
小池笑美理 : 河原木志穂
大島裕恵 : 片貝 薫  …ほか

内容   【ストーリー】
大手時計宝飾会社勤務の羽室謙也は、デザイナー・三橋颯生と勢いで体を繋いだが、相思相愛だったことがわかり、晴れて恋人同士に。
ある日、颯生の古いアルバムを見ていて喧嘩になるふたり。
意地っ張りな颯生は、それでも歩み寄りのためベッドをともにするが、
なぜか謙也は途中で帰ってしまう。落ち込む颯生だが……!?

下载地址:
http://ifile.it/3vp15eg
http://dl.dbank.com/c0xu1x7fr1
http://www.box.net/shared/5qo8pf12hybrpj20tpr6
http://www.megaupload.com/?d=9GL5F1L4
http://u.115.com/file/bhuf908a
http://ge.tt/9WW1OI7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fukigen2fuchyoli=110828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