バスルームより愛を込めて~目眩く受難は蜜の味~

バスルームより愛を込めて~目眩く受難は蜜の味~

(暂译:爱意满载的浴室~苦难让人头晕目眩却又甘之如饴~

 

翻译:鞥森 

特典CD:肉馒头DADA

校译:CD

 

 

Track01

 

水野繁:悟。

水野悟:什么事,爸爸?

水野繁:你第一学期的成绩跟之前比下降了呐。

水野悟:没有啊,有几门科目提高了。

水野繁:总之,我给你找了一位家庭教师。

水野悟:诶——!?

 

水野悟:《爱意满载的浴室~苦难让人头晕目眩却又甘之如饴~

 

篠原和征:我叫篠原和征,请多指教。

水野真由子:嘛,太客气了。这孩子就是悟。

水野悟:那个,初次见面,我叫水野悟。

篠原和征:一起好好相处吧。

水野悟:嗯。(感觉是个很不错的人呢,太好了!而且还很帅!)

 

 

Track02

 

[下课铃]

早坂昇太郎:喂,悟。接下来去哪儿?去麦当劳吗?

水野悟:比起那个,明天放假,今晚我想好好玩一下呐!

早坂昇太郎:今天不是有家庭教师要来么?六点前不回去很不妙吧?

水野悟:平常是的啦,今天老师有事所以不用了。

早坂昇太郎:真的吗?

水野悟:嗯!所以完全没问题!(但是,说真的我很失落。跟早坂一起玩虽然很快乐,但是和篠原先生更开心。他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又成熟,不管做什么都有模有样,超级有型,仅仅在他身边就会感觉很幸福。)

(篠原和征:已经做完了?真快呐。欸,全部都答对了,很厉害嘛。

水野悟:都是篠原老师您的功劳。

篠原和征:不对,这是你的实力哦~比起那个,是时候把你的那称呼改下吧。

水野悟:可是,老师终究是老师啊。

篠原和征:我只是比你多活了几年,把提前学到的知识教给你而已,算不上什么老师,倒不如说是朋友吧。

水野悟:朋友?

篠原和征:对,所以今后咱们互相用名字称呼对方吧。我也叫你悟,可以吧?)

早坂昇太郎:喂,悟!你怎么样啊?

水野悟:啊,什么?

早坂昇太郎:我在问你去不去卡拉OK,都不给个回答。

水野悟:啊抱歉抱歉,当然去啊。然后再去你家一起玩游戏对战吧!

早坂昇太郎:好啊,求之不得!

水野悟:我跟香奈她们在出入口处碰头,也一起叫上吧,卡拉OK的话她们也会去的。

早坂昇太郎:好的。

女学生1:悟!

水野悟:嗯。

女学生1:好慢啊,干什么去了?

水野悟:别生气嘛。话说,一起去涉谷唱K吧。

女学生1:赞成!

早坂昇太郎:我这有打折券。

女学生2:我也有哦,中心街那块儿的。

水野悟:太棒了!

女学生2:我最近学会了几首歌刚好想要唱呢。

女学生1:不错诶,我想听!

水野悟:我也是!

 

 

Track03

 

水野悟:哈啊——早上好。

水野繁:早,昨天貌似玩得很晚呐。

水野悟:并没有啊。

水野繁:不要让你妈太担心哦。

水野悟:对不起。

水野真由子:没关系的,悟。偶尔是想要放松一下嘛。只要打电话跟我说一声就行。对了,要来杯茶吗?我刚刚泡好的。

水野悟:那就不客气啦。爸爸,今天不去打高尔夫吗?

水野繁:对啊,偶尔也得为家人服务下。晚上三个人一起去吃好吃的吧。

水野悟:真的吗?该不会是去老爸公司的餐厅吧。

水野繁:瞧你这说的什么话,搞得好像我经营的店味道很差一样。

水野悟:也不是啦,如果是家庭餐厅的话我可以跟早坂他们一起去啊。

水野真由子:我想吃法式料理,刚买的香奈儿套装我也想穿一穿。

水野繁:你呢,悟?

水野悟:好啊。

水野繁:那么,待会我就去订好座位。

水野真由子:好久没一起吃了,真是期待呢,呵呵。

水野繁:对了,悟,学习方面怎么样?

水野悟:我有在好好学哦。

水野繁:和篠原相处得还好吧?

水野悟:嗯!

水野真由子:要是在意的话,你也偶尔早点回来看看他们的学习怎么样?

水野繁:我也很想这么做,可是太忙了,目前恐怕不行。

水野真由子:说什么目前,可结婚以来你一直都这样。

水野繁:那也是想让你们的生活过得好啊。

水野真由子:真的只是为了这个吗?

水野繁:你什么意思?

水野真由子:所以我说!

水野悟:啊那个!我肚子饿了!虽然有点早,要不要吃午饭?

水野真由子:悟……

水野悟:我帮忙打下手,怎么样,妈妈?

水野真由子:知道啦,那一起去厨房吧。

水野悟:嗯!(危险危险,最近总是这样,要吵的话真希望不要在我面前吵。)

 

 

Track04

 

篠原和征:下一道题,以整数坐标为顶点的三角形ABC的边ABAC各自的上面……怎么了?

水野悟:那部分大家早就会了,我数学和物理都很拿手的。

篠原和征:也是,我也觉得你都很明白。但是你爸爸拜托我主要给你补数学和物理。

水野悟:爸爸一天到晚只知道工作,我的事情都扔给妈妈管,他什么都不了解。

篠原和征:也就是说,我没有什么用处啊。

水野悟:不是的!没有这回事!跟和征先生在一起很快乐,可以的话还想做学习以外的事情。

篠原和征:学习以外的?那是指什么?

水野悟:呃……我不是很明白,那个……

篠原和征:哈哈!嘛算了,先休息一下吧。

水野悟:好极了!和征先生,吃巧克力吗?我记得你不讨厌甜食吧?

篠原和征:谈不上喜欢,不过还是收下吧。糖分是大脑的能量之源,用脑的时候吃这个比较好。

水野悟:是吗?

篠原和征:大脑一天消耗的葡萄糖和能量大约是500卡路里,这跟肌肉消耗的热量几乎差不多,这样你明白大脑需要多少能量了吧。

水野悟:那接下来我就多吃些甜点。

篠原和征:那样就起反效果了。血糖值的突然升高有时候会引发低血糖进而降低思考能力,也就是说适度的糖分最好。

水野悟:诶,好专业啊。和征先生是医学部来着吗?

篠原和征:不,是工学部。

水野悟:真是博学呢。什么专业?

篠原和征:建筑学专业。

水野悟:诶,建筑学也属于工学部啊,真是意外。

篠原和征:有吗?

水野悟:我印象中,一说起工学部就会想到电子工程、机器人工程之类的。

篠原和征:机器人工程的话,我哥哥曾经是那个专业。

水野悟:和征先生你有哥哥啊!

篠原和征:他在美国研究所,比起那个。

水野悟:什么?

篠原和征:抽屉里那个,蓝色封皮的。

水野悟:这个吗?

篠原和征:是相册么?

水野悟:嗯。

篠原和征:能看看吗?

水野悟:可以哦。

篠原和征:这个是,同班同学?

水野悟:没错,我旁边的叫早坂,是我关系最好的朋友,后边的虽然没有早坂那么好,也是经常一起玩的朋友。

篠原和征:你长得最帅呐。

水野悟:诶?

篠原和征:肯定很受欢迎吧。

水野悟:完全没有啦,早坂的人气倒是很高。

篠原和征:是吗,不管怎么看都觉得你比较受欢迎,会不会只是你没有察觉到而已呢?你这张脸蛋即使放到演艺圈里也显眼的很啊。

水野悟:哈哈,怎么可能。和征先生才是,看上去很受欢迎不是吗?个子又高,头也小,轮廓也很深,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混血呢,一定受欢迎的不得了吧?

篠原和征:哈哈。

水野悟:看你这样笑着搪塞过去,实际是很受欢迎吧。

篠原和征:嘛,一点点而已。

水野悟:恋人是怎样的人?

篠原和征:没有哦。

水野悟:骗人!

篠原和征:是真的,恋人什么的有了也只是麻烦而已。

水野悟:会吗,我倒觉得有的话比较快乐。

篠原和征:你有?

水野悟:只不过是女性朋友而已。

篠原和征:呵呵。这张相片里的年轻人是?

水野悟:我哥哥。

篠原和征:诶,完全不像呐。

水野悟:因为没有血缘关系。

篠原和征:原来如此。

水野悟:嗯,是我现在的妈妈带来的孩子。我不是独生子么,虽然刚开始很期待有个哥哥,怎么说呢,两人性情不怎么合,之后他又去英国留学,基本上就像陌生人一样了。

篠原和征:但是,你跟妈妈相处得很好不是吗。

水野悟:嗯?

篠原和征:怎么了?我问了什么不好回答的问题吗?

水野悟:因为是和征先生我才说的,稍微有点棘手。

篠原和征:看起来不像啊。

水野悟:我自己的妈妈身体不好,在我幼儿园的时候就去世了。之后是妈妈的妹妹羽美阿姨照顾我,但是三年前她结婚了,爸爸说要再婚就是在那不久之后,所以我想一定是为了我才选择再婚的,我不想让爸爸再过多地担心,所以就装出跟妈妈相处得很好的样子。

篠原和征:不累吗?

水野悟:没那么累啦,那个人只管自己享乐,不怎么管我,所以我可能反而更轻松,也不会对我管头管脚。

篠原和征:但是,那样持续不了多久吧,跟你爸爸好好谈一谈怎么样?

水野悟:比起那个……

篠原和征:怎么?

水野悟:最近他们关系很不好,夫妻俩经常吵架,更不会管我的事吧。

篠原和征:但是,也有越吵越恩爱的说法,不能一概而论吧。

水野悟:不对,不是那样的。

篠原和征:怎么了?

水野悟:妈妈她……可能在搞外遇。

篠原和征:不妥吧,不确信的事情还是别瞎说比较好哦。

水野悟:因为是和征先生你我才说的啊!这种事我都没能跟早坂说。

篠原和征: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水野悟:因为她经常不在家里,我有事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基本上不在,手机也打不通,前几天也是的。

篠原和征:发生什么了吗?

水野悟:妈妈去收快递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正准备代接的时候,她突然跑过来一下子从我手中抢过电话,这样很奇怪不是吗?是不能让我接听的对象,这样的除了外遇还会是什么啊!

篠原和征:的确,就算不是外遇对象,那也是不想让你知道的人打来的。

水野悟:而且,来电显示也是字母,如果是朋友的话应该用姓名存的才对。

篠原和征:的确如此啊,这就是跟你爸爸吵架的原因吧。

水野悟:恐怕是的,但是最先生气的总是妈妈。

篠原和征:是倒打一耙么。

水野悟:谁知道呢。

 

[摔东西声]

水野悟:怎么了?!那个声音。

[下楼声]

水野真由子:你这卑鄙的家伙!

水野繁:真由子!

水野真由子:总是瞒着我为所欲为!

水野繁:还不停吗!真由子,冷静下来。

水野真由子:啊——![嚎啕大哭]

水野繁:悟,抱歉,把你吵醒。

水野悟:没关系……那个。

水野繁:已经没事了,快回房间去。

水野悟:但是……

水野繁:只是一点误会而已,让你担心真是对不住。

水野悟:(吵架的原因,至少不像是妈妈外遇的事情暴露了,要是的话应该爸爸发火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到底……然后,第二天醒来后,妈妈就不在了。)

 

 

Track05

 

[门铃声]

[开门声]

水野悟:请进,和征先生。

篠原和征:呀,真稀奇啊,是你来开门。

水野悟:稍微发生了点事……总之先进来。不好意思,今天不能用茶招待你了,用罐装咖啡将就一下吧。

篠原和征:我没关系,你妈妈不在家吗?

水野悟:呃……

篠原和征:怎么了?

水野悟:不见了,我想她肯定回老家了,前天晚上大吵了一架,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

篠原和征:你爸爸怎么说的?

水野悟:他说不用担心。

篠原和征:仅仅这样吗?

水野悟:因为爸爸工作忙没回家,他说妈妈只是赌气离开家而已,气消了就会恢复原状,意外地很是淡定。

篠原和征:你爸爸这么说的话也只有相信了吧。

水野悟: 嘛,也是。

篠原和征:虽说是这种时候,还是把教科书打开吧。既然我以家庭教师的身份来到这里,总不能什么都不教就回去。

水野悟:但是,你看!

篠原和征:期中考试答卷吗?已经发下来了啊。

水野悟:还只有数学和古文而已,考得不赖吧!

篠原和征:两门都是90多分,很厉害呐!

水野悟:所以说!今天不学习也行吧?

篠原和征:可是。

水野悟:别这么死板,偶尔宽容一次嘛。

篠原和征:嗯,好吧,只限今天哦。

水野悟:太棒了!那么,晚饭也一起吃吧,可以吗?

篠原和征:那好,今天请你吃你喜欢的东西,想吃什么?

水野悟:比起我来,我更想一起吃和征先生你喜欢的东西!我爸说最近大概都得在外边吃饭,所以给了我很多零花钱,所以尽管说吧。

篠原和征:这样不行。

水野悟:没关系啦,反正是我先约的你。

篠原和征:不行,不能不给年长者面子。

水野悟:有这种道理?

篠原和征:啊没错。

水野悟:我知道了,那就让和征先生你请客。

篠原和征:乖孩子。想吃些什么?不用客气哦。

水野悟:这个嘛,嗯……

篠原和征:烤肉吗?还是牛排?其他呢?

水野悟:我想吃烤鸡!

篠原和征:诶?

水野悟:之前爸爸有带我去吃过一次,非常好吃,我还想再去一次,能带我去吗?

篠原和征:可以啊~我记得车站反方向有一家挺整洁的烤串店来着,去那儿看看吧。

水野悟:嗯!

 

水野悟:我吃饱了~啊啊太好吃了!

篠原和征:没想到你这么能吃。

水野悟:有吗?

篠原和征:究竟装在这小身板儿的哪里去了。

水野悟:嘿嘿。啊!

[电话声]

水野繁:你现在在哪儿?

水野悟:诶。

水野繁:我给家里打电话没人接,是在外边吗?

水野悟:啊!嗯……刚在麦当劳吃完晚饭。

水野繁:篠原也一起吗?

水野悟:已、已经回去了。

水野繁:是吗。其实,发生了点麻烦,我必须立即赶去大阪。

水野悟:现在去?

水野繁:我快到东京站了,大概得耗上明天一整天吧。这个时候也许你一个人会很寂寞,能帮忙看家吗?

水野悟:没问题,不用担心。

篠原和征:是你爸爸打来的吗?

水野悟:嗯。

篠原和征:为什么不说是跟我在一起?

水野悟:因为你请我吃饭了,我怕爸爸会生气说我给你添了麻烦,所以没能说出来。我并不是特意要隐瞒的,只是……

篠原和征:这是帮了我哦。我才是,差点要被你爸骂一顿,给未成年人喝了酒。

水野悟:啊!我只喝了几口而已嘛,而且还是我缠着求你的。

篠原和征:所以说,今天的事就当做咱们两人的秘密吧。

水野悟:和征先生……谢谢你。

篠原和征:那就到这儿吧,我坐地铁回去。

水野悟:等等!

篠原和征:怎么了?要我送你吗?

水野悟:不是的……今晚去住我家吗?

篠原和征:诶?

水野悟:那个,不用勉强的……

篠原和征:一个人很寂寞吗?

水野悟:唔嗯,我想跟你一起,不行吗?

篠原和征:可是,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管哦。

水野悟:诶?什么意思?

篠原和征:哈哈,谁知道呢。

水野悟:我想知道,别让我着急嘛,快告诉我。

篠原和征: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想说说看而已。

水野悟:我很在意诶。

篠原和征:那么,待会儿我再慢慢告诉你的。

水野悟:说真的哦!

篠原和征:嗯。

 

 

Track06

 

水野悟:沙发上随便坐吧,我去拿水来。

篠原和征:不用了,没必要这么客气。

水野悟:洗澡吗?

篠原和征:没关系,又没出汗。

水野悟:那我去客房铺好被子。

篠原和征:不用,我睡沙发。

水野悟:这哪行啊。

篠原和征:为什么拿出两床被子?

水野悟:因为我也要在旁边睡啊。

篠原和征:诶?

水野悟:可以的吧~铺完了。啊对了,还有替换衣服。

篠原和征:我穿着衬衫睡就行。

水野悟:可是。

篠原和征:比起那个,看来你很高兴呢。

水野悟:嗯!因为像这样跟别人一起并排睡觉,大多是修学旅行或者去朋友家留宿的时候。我是独生子,所以跟别人在一起就会觉得很快乐,聊些平常不怎么说的事,一直畅谈到半夜。

篠原和征:你总是很寂寞吗?

水野悟:诶……嗯,也没有,反正已经习惯了。

篠原和征:别说谎了,很寂寞吧。

水野悟:嗯……

篠原和征:再靠过来一点,一起睡吧。

水野悟:可以吗?到和征先生你那边。

篠原和征:嗯。

水野悟:哈哈,就像亲哥哥一样。

篠原和征:悟。

水野悟:什么?[被吻]嗯……诶?什么?

篠原和征:Kiss。应该有做过吧?

水野悟:那个,有是有。

篠原和征:那就,吻得再激烈一点。

水野悟:嗯……等……嗯……啊嗯……啊!啊……

篠原和征:怎么样?

水野悟:哈……为、为什么这么做?

篠原和征:因为你太可爱,我想吃掉你了。

水野悟:但是,我们俩都是男人不是吗?

篠原和征:对方是男人就很讨厌吗?

水野悟:那个……

篠原和征:回答我,讨厌吗?被我亲吻。

水野悟:……讨厌……

篠原和征:听不到哦。

水野悟:我也,不清楚,但是篠原先生的吻我不讨厌。

篠原和征:那就没问题了吧。

水野悟:但是,果然!

篠原和征:我来教你跟我共渡良宵的方法吧。

水野悟:诶?啊,你的意思是?什……什么,摸那个地方!

篠原和征:很舒服吧?

水野悟:不是这个问题,啊!

篠原和征:你有女朋友,肯定有过sex的经验吧。

水野悟:没有!

篠原和征:说实话。

水野悟:是真的,她都不肯让我做,立刻问我是不是为了身体才交往的,我明明没那么想过。

篠原和征:因为女人都是麻烦的生物。

水野悟:有时我也这么觉得,但是这个跟那个不是一件事!

篠原和征:都一样。

水野悟:可是……我……啊……和征先生!真是的,你在干什……

篠原和征:脱你的衣服。

水野悟:所以我说……啊!……真是,好难为情啊。

篠原和征:不能遮住哦。

水野悟:但是……

篠原和征:给我看看。

水野悟:嗯?

篠原和征:诶,形状很不错嘛。

水野悟:是吗?

篠原和征:无可挑剔,没什么包皮。

水野悟:真的?我稍微有点担心来着,太好了。

篠原和征:自己做过?

水野悟:也有让女人做过,篠原先生你呢?

篠原和征:我也差不多,要看看吗?

水野悟:可以吗?

篠原和征:当然,但是在那之前。

水野悟:什么?

篠原和征:让你先舒服一下。

水野悟:诶?什么?啊!(总觉得,真的很不妙!怎么办?)啊……啊……嗯……

篠原和征:已经湿了。

水野悟:不要说,啊……嗯……啊!

篠原和征:好棒呐,已经湿透了。

水野悟:不,不要,别那样,啊……啊……

篠原和征:舒服吗?

水野悟:唔嗯……哈啊……我,已经……

篠原和征:悟。

水野悟:已经……不行了……啊……啊!

篠原和征:舒服吗?

水野悟:哈……嗯……

篠原和征:还没有结束哦。

水野悟:这次,要做什么?

篠原和征:这里,我要进去。

水野悟:诶?!

篠原和征:害怕吗?

水野悟:不行的,怎么可能进得去。

篠原和征:你在颤抖吗?我会花时间好好扩张的,放心。

水野悟:但是,感觉会很疼。

篠原和征:乖,不要动。我不会做不好的事情的。

水野悟:真的吗?

篠原和征:当然,你相信我的吧。

水野悟:知道了,我相信你。

篠原和征:乖孩子。

水野悟:啊…………手指……

篠原和征:感觉到了吗?手指的进入。

水野悟:奇怪的感觉……嗯!

篠原和征:待会儿就会舒服了。

水野悟:啊……啊!和征先生。

篠原和征:怎么了?

水野悟:那里很热,非常……嗯……

篠原和征:明明是第一次,这里就已经有感觉了吗,真是淫乱的身体。

水野悟:才没有……那回事!

篠原和征:但是,已经感觉很舒服了吧?

水野悟:我不知道!

篠原和征:别装了,才刚刚释放了而已,就又勃起了,这是有感觉的证据。

水野悟:可是……啊!进得那么深,不要……

篠原和征:开始变软了,喏。

水野悟:不行,不要翻弄了!

篠原和征:但是,这里吸了上来。

水野悟:啊,不要!手指,别欺负我了。

篠原和征:怎么会呢,这种叫做疼爱哦。

水野悟:不是的!

篠原和征:要让我舔吗。

水野悟:别开玩笑……

篠原和征:把脚再张开一些。

水野悟:啊……等、等一下!呜啊……不要……嗯……啊……

篠原和征:差不多了,我进去了哦。

水野悟:啊……好疼!

篠原和征:没事的,放轻松。

水野悟:这样吗?

篠原和征:没错,喏,前端已经进去了。

水野悟:好、好可怕,和征先生。

篠原和征:没什么好怕的。

水野悟:啊……

篠原和征:逐渐深入进去了。

水野悟:啊……好棒。

篠原和征:已经不疼了吧?

水野悟:勉强……还行。

篠原和征:我要动了哦。

水野悟:嗯……嗯……好……有感觉……啊……嗯……

篠原和征:怎样?

水野悟:填满了……啊……好像又要去了……

篠原和征:我也是。

水野悟:啊……啊!…………

篠原和征:嗯……

水野悟:已经……好像不行了……

篠原和征:这么有感觉,我很开心,很有开发的价值。

水野悟:和征先生。

篠原和征:我会好好疼爱你直到早上的,悟。

 

水野悟:唔哈……我什么时候睡着了。

篠原和征:与其说是睡着,倒不如说是太有感觉以至于失去意识了更为准确。

水野悟:不是吧?

篠原和征:是的。

水野悟:好难为情,但我不记得有那么舒服的说。

篠原和征:看看床单,到处都是你的精液。

水野悟:的确……

篠原和征:昨天晚上高潮了几次?

水野悟:那个……诶……

篠原和征:是4次,还是5次来着?

水野悟:真是的,篠原先生总是欺负我。

篠原和征:跟男人做也很舒服对吧?

水野悟:比之前想象的好。

篠原和征:话说,这个床单还是处理下比较好吧。

水野悟:嗯,要用这个的话肯定不妙。

篠原和征:今后还是选择下场所比较好呐。

水野悟:场所?

篠原和征:也就是说要在不会留下证据的地方做。

水野悟:有那种地方吗?

篠原和征:浴室。

 

 

Track07

 

早坂昇太郎:果然,说是有摄影会,你怎么办?

水野悟:不去是不行的,我还欠小椋先生人情。但是,为什么是两天一晚呢?如果当天就回的话女生们也能参加的说。

早坂昇太郎:因为是以自然景色的拍摄方法为主题的原因吧。

水野悟:不用去小椋先生那儿的别墅,在附近的公园就够了啊。

早坂昇太郎:小椋先生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吧,毕竟是在比赛中获得特等奖的水平,一定有我们无法理解的理由吧。

宮沢香奈:悟!

水野悟:啊,香奈。

宮沢香奈:我们约好去涉谷的吧?

水野悟:啊!那个……我腾不出时间。

宮沢香奈:为什么啊?今天没有家教不是吗?

水野悟:现在我妈住院了,所以家里的事都得我来干。

宮沢香奈:诶,是吗?

水野悟:嗯,抱歉。

宮沢香奈:这样的话,我也得去探望一下。

水野悟:不用啦,没必要担心。总之就是这样,走吧,早坂。

早坂昇太郎:诶?啊……嗯。

宮沢香奈:悟……

水野悟:回头见。

早坂昇太郎:我才知道,住院的事。

水野悟:假的。

早坂昇太郎:诶?!

水野悟:最近有点不太想和香奈打交道,所以就……

早坂昇太郎:为什么?有其他喜欢的人了吗

水野悟:诶?!

早坂昇太郎:果然是这样啊。

水野悟:还不知道啦!我也在苦恼。(再怎么说是好朋友,也不可能说喜欢的人是男性啊。)

早坂昇太郎:要我陪你商量下吗?

水野悟:不用了!比起那个,一起去游戏厅吧。

早坂昇太郎:岔开话题看来是有情况咯。

水野悟:没有那回事!总之游戏厅游戏厅!

早坂昇太郎:等下啦,别走这么前啊。

水野悟:快跟上啦!

早坂昇太郎:喂,叫你等一下啦!

水野悟:(原以为同性恋没那么多的,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同性恋。第一次H以来一个月,我的脑子里已经全都是征先生的事情了。)

 

 

Track08

 

[开抽屉声]

水野悟:你看这个,和征先生。

篠原和征:考了小测验啊?

水野悟:嗯!100分哦!

篠原和征:噢,你很努力嘛。

水野悟:上一次你指出来的地方我全都预习了,你确认一下吧。

篠原和征:最近很不错呢。

水野悟:嘿嘿。(我想跟和征先生一起度过愉快的时光,也想做学习之外的事情,所以见不到的期间,我都有在努力。)

篠原和征:这下难办了,今天没事可做了。不过,这学期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干脆来做个总结吧。

水野悟:真是的,这么敬业。

篠原和征:当然啊,我是以你的家庭教师的身份来这儿的。

水野悟:明明还教会了我学习以外的事情。

篠原和征:那个是课外课程。

水野悟:那就,今天上课外课程不行嘛。

篠原和征:“今天也是”才对吧。最近一直在做那个呐。

水野悟:讨厌吗?

篠原和征:不讨厌,但是该做的事情不做的话,感觉像在欺骗你的爸爸,这样没脸见他。

水野悟:不用在意那个啦,恐怕爸爸也是为了我才给我找的家庭教师。

篠原和征:什么意思?

水野悟:我读的是附属高中,不用参加大学入学考试,成绩也一直是在年级前五,根本没有找家教的理由。

篠原和征:的确是这样。

水野悟:爸爸他可能察觉到我跟妈妈相处的不好吧,肯定是觉得我很可怜,为了给我解闷就以家庭教师的名义给我找个玩伴到家里来。

篠原和征:这算什么啊,真是有够任性的想法。

水野悟:但是,也很符合逻辑哦,嘿嘿。

篠原和征:不要太强词夺理,完全说不通。

水野悟:别那么刻薄嘛,我想跟和征先生一起做快乐的事情,也想得到你的宠溺,为此我也有好好地预习,所以……行吗?

篠原和征:真是,赢不过你。

水野悟:讨厌了?

篠原和征:嗯,真不该教你那些不好的游戏。

水野悟:不是吧。

篠原和征:所以,今天我要欺负你。

水野悟:诶?

篠原和征:在浴室里~

 

[开关门声]

篠原和征:身体,我给你洗。

水野悟:不用了,我自己会洗。

篠原和征:别客气了,真不像你。

水野悟:因为,感觉气氛好奇怪,所以……

篠原和征:还是说,你想要我现在就插进去?

水野悟:诶?不是!

篠原和征:其实已经开始疼了吧?

水野悟:怎么会?!

篠原和征:勃起了哦。

水野悟:糟糕。

篠原和征:光靠想象就已经兴奋了吗?

水野悟:并没有……那个……

篠原和征:很想要吧?呵呵,已经这么湿了。

水野悟:啊……

篠原和征:想要我插入进去吧,一直顶到最深处。

水野悟:啊……饶了我吧和征先生。

篠原和征:饶了你什么呢?

水野悟:总感觉,快要变得不正常了。

篠原和征:明明什么都没做就这样了?

水野悟:和征先生!不要欺负我嘛。

篠原和征:想让我疼爱你的话,给我趴在地上。

水野悟:诶?

篠原和征:放低肩膀,把腰抬高。

水野悟:这……这样吗?

篠原和征:真是好景致。

水野悟:不要……好害羞啊。

篠原和征:里面也给你洗干净。

水野悟:啊!哈……好痒,啊!嗯……不要。

篠原和征:想要我停下来吗?

水野悟:不是的!因为那样搅弄的话……会有感觉。

篠原和征:手指,知道插入了几根吗?

水野悟:不知道,那个……嗯!啊……

篠原和征:猜不对的话就不做了哦。

水野悟:啊,不要,别抽出来。

篠原和征:那就快点回答吧。

水野悟:嗯!

篠原和征:这是几根手指?

水野悟:哈啊……嗯,比刚刚还要棒。啊……三根左右?

篠原和征:答对了。

水野悟:太好了。能给我奖励吗?

篠原和征:等着。

水野悟:啊……啊……嗯……嗯啊……啊……

篠原和征:不要,吸得那么紧……

水野悟:可是……很有感觉嘛。

篠原和征:这样的话,怎么样?

水野悟:啊!

篠原和征:舒服吗?

水野悟:已经……舒服得……不行了。

篠原和征:嗯……

水野悟:啊……啊……要……去了……

篠原和征:我也是。

水野悟:啊……啊!哈……

篠原和征:啊……你的里边,还在抽动。

水野悟:啊……连我自己也都不清楚了。

篠原和征:悟!悟!

水野悟:啊……

 

 

Track09

 

[跑步声]

水野悟:(糟糕了!没想到会睡过头,果然是昨天那个的影响吗。竟然做到昏过去真是羞死人了,而且还让和征先生照顾我,太糟糕了!还有社团合宿活动,迟到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篠原和征:这可为难了啊,哈哈。

水野悟:诶?!那个声音!

篠原和征:还有时间,要不要喝杯茶?

水野悟:是和征先生!为什么会在东京车站?诶?!和征先生的旁边……为什么是妈妈?

水野真由子:刚好我也渴了。

篠原和征:地下街里有一家很不错的店,一起去那里吧。

水野真由子:好的。

篠原和征:那么,从那边的楼梯下去。

水野真由子:像这个样子,我们俩不管怎么看都像一对恋人呢,呵呵。

水野悟:(妈妈,看上去好开心,和征先生也笑得那么爽朗。为什么啊!到底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在东京站啊!)

 

[开关车门声]

部员1:噢噢,好大!

部员2:小椋先生!一点都不旧嘛!超级漂亮的别墅啊!

小椋智彦:去年改造了一下,多少漂亮了几分。

部员3:哪里是几分,简直就像是新建的一样嘛!

早坂昇太郎:怎么了悟?从早上起就一直没有精神。

水野悟:是、是吗?

早坂昇太郎:在电车上也几乎没有说话。

水野悟:稍微,头有点疼,所以……

早坂昇太郎:身体不舒服的话休息一下比较好哦。

水野悟:已经没事了,谢谢你为我担心。

早坂昇太郎:哦……总觉得有点奇怪呐。

小椋智彦:你们俩,在说悄悄话吗?

早坂昇太郎:没有!

小椋智彦:行李放好后要去高原,那里景色很美,珍奇的植物到处都是,可以拍到好照片哦。

水野悟:好期待。

小椋智彦:房间各自都是单间,喏,钥匙。

水野悟:啊,明白了。

早坂昇太郎:不好意思。

水野悟:那么,过会儿见!

早坂昇太郎:哦。

 

 

Track10

 

水野悟:(真是的,为什么不接电话啊!妈妈也一样……两个人都怎么了啊,刚才起都拨了好几遍了!)

早坂昇太郎:好了,棒极了!

小椋智彦:即使构图很好……

部员1:看得真是敏锐呢,不知为什么很多都拍晃了……

小椋智彦:用力按下快门……那个时候,画面自身……

水野悟:(完全集中不了,唉……周末在东京车站有一对拿着行李箱的男女愉快地交谈,我能想到的是……)

(篠原和征:地下街道里有一家很不错的店,一起去那里吧。

水野真由子:像这个样子,我们俩不管怎么看都像一对恋人呢,呵呵。)

水野悟:(妈妈像是再次确认一般说出“恋人”这话,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开始变成那种关系的?是他来做家庭教师之前吗?诶,之后吗?如果是的话那是在哪儿?啊!莫非是那个时候?)

[电话铃声]

水野悟:妈妈,电话!啊对了,有快递来了,怎么办,接了比较好吗。话说是谁啊,叫SK的。

水野真由子:悟!把电话还给我!)

水野悟:(那个时候完全没有在意,来电显示的首字母是SKS……K……篠原和征。难道,是这么一回事吗?)

 

[关门声]

水野悟:再拨一次电话试试。

[电话声]

水野悟:果然没人接!(跟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一切是新鲜的,非常兴奋,总是很快乐。但是,我不是那个人的恋人,私生活也一点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完全没有我插手的份,却偏偏……跟妈妈脚踩两只船,太差劲了!)

[开门声]

水野悟:什?!

小椋智彦:呀,醒着呢。

水野悟:为什么?明明我锁门了。

小椋智彦:因为我有主钥匙,不管哪个房间都能打开。

水野悟:但是,即使这样,为什么到这……

小椋智彦:为了把你变成我的人。

水野悟:诶?!

小椋智彦:从很久之前,我就对很你有兴趣。虽然一直都在若无其事地约你,可该说你冷淡呢,或者是没有注意到呢。我已经忍受不了了,所以选择转向实际行动。

水野悟:啊,诶,是……吗。

小椋智彦: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精神,怎么了?

水野悟:没有啊!那个,没什么……

小椋智彦:我来安慰你吧,直到早上慢慢地花费时间。

水野悟:不用麻烦了。

小椋智彦:用不着害怕,我不会粗暴地对待你的。

水野悟:呃!啊,停下!

小椋智彦:皮肤好光滑。

水野悟:不要摸那种地方。

小椋智彦:真可爱,呵呵,越来越符合我的味口了。

水野悟:不要!

小椋智彦:这里也……

水野悟:不要,呃啊!

[警铃声]

水野悟:什么?

小椋智彦:是紧急铃声,发生了什么事。真是的,坏我好事。

水野悟:啊,我也不能这么待着,得赶紧过去!

 

 

Track11

 

水野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早坂昇太郎:上厕所回来的路上,我看到外边有两个可疑的影子,感觉快要来不及了,就连忙按下那边的紧急按钮。

部员:好像已经不在了。

小椋智彦:从窗户看即使看不到,也有可能藏在树丛中,再过几分钟保安服务人员就会过来了,在那之前大家都待在这里吧。

早坂昇太郎:对不起,惊扰了大家。

小椋智彦:不,你帮了大忙,要是等小偷进来之后就迟了。

水野悟:(暂时得救了,虽然对不起大家,真是得感谢小偷。发生了这样的事,小椋前辈应该不会再来我房间了吧。唉……)

 

[开门声]

早坂昇太郎:小椋先生。

小椋智彦:啊,早坂。

早坂昇太郎:我以为你已经睡下了,还醒着真是太好了。

小椋智彦:为什么你会有主钥匙?

早坂昇太郎:刚刚,从你的口袋中借来的。

小椋智彦:诶?

早坂昇太郎:保安人员意外地很粗心呢,但是多亏如此我才拿到了钥匙,真应该感谢他们。

小椋智彦:这么说来,莫非那个紧急按钮……

早坂昇太郎:是我故意按响的,因为我看到你偷偷进入了悟的房间。

小椋智彦:你……

早坂昇太郎:你对悟抱有好感的事我隐约感觉到了,恐怕这次合宿的目的也是为了得到他吧。

小椋智彦:你的直觉很准嘛。

早坂昇太郎:跟你有关的话貌似就会非常好。

小椋智彦:你喜欢我么?

早坂昇太郎:是的。我不能代替悟吗?请抱我吧。

 

 

Track12

 

水野繁:是悟啊。

水野悟:爸爸。

水野繁:欢迎回家。合宿过得愉快吗?

水野悟:嗯,还行。话说回来没想到你竟然在家,吓了我一跳。

水野繁:经过了和真由子的事,我考虑了很多。我决定至少周日要待在家里。

水野悟:既然忙的话就不用勉强了,还是工作优先吧。

水野繁:你很体谅我嘛,还是说已经不需要我了。

水野悟:怎么会,我的意思是说一个人也没关系,即使妈妈这样一直不回来。

水野繁:关于那件事,前几天我跟真由子见面了。似乎是因为我没有遵守跟她的几个约定,导致她的不满越来越多。但是好好解释之后她也谅解我了,最后说想要回来,我也安心了。

水野悟:是吗,很好呢。

水野繁:怎么了?你看上去不怎么高兴啊。

水野悟:怎么会呢,没有这回事啦。

水野繁:之前我跟篠原打了招呼说妻子暂时住院了会带来不便,他有说什么吗?

水野悟:没有。(妈妈跟和征先生在交往,可是不知道那件事的爸爸还努力把妈妈劝回家,我如果不把事实说出来的话,爸爸就会一直这样被骗下去,这样不行,必须得说!我看到他俩一起去旅行这件事,不说不行!)那个,星期六的时候……

水野繁:嗯?

水野悟:呃……没什么。(果然说不出口,这种事情。)我能回房间吗?

水野繁:可以啊,不过怎么了?话说到一半。

水野悟:好像突然有点累了,我想休息一会。

水野繁:晚饭吃什么?

水野悟:今天不用了,抱歉。(对着想要重归于好的爸爸我无法说出事实,但是隐瞒更痛苦,恐怕暂时没办法跟爸爸说话了。)

 

 

Track13

 

水野悟:早坂,等下可以去你家吗?

早坂昇太郎:可以……可今天家庭教师要来的不是吗?

水野悟:因为老师有事所以不上课了。

早坂昇太郎:真是有够敷衍的啊,记得上次也说中止来着的吧?

水野悟:嘛,多亏如此增加了玩的时间我很高兴呢。

早坂昇太郎:那么,跟平常一样打游戏吧!

水野悟:嗯。(和征先生照常有来,但是我没有见他的勇气,到昨天为止我还想要确认事实,今天却光想着逃避,因为我害怕从那个人的口中听到真相。)

 

 

Track14

 

水野悟:(九点半吗……意外地待到好晚呐,给早坂的妈妈也添了麻烦,我真是太差劲了。

篠原和征:真是有够晚的嘛

水野悟:咦!?

篠原和征:这个时间你到哪里去了?

水野悟:和、和征先生!为什么在这?!

篠原和征:今天不是我来的日子吗。

水野悟:但是,已经九点半了?

篠原和征:我在等你,因为很担心。

水野悟:担心?

篠原和征:手机来电中有你打来的15多个未接电话。

水野悟:因为有一些在意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啊?

篠原和征:抱歉,工作用和私人用的手机分开使用,周末因为工作的缘故,关掉了私人用手机的电源。

水野悟:别说假话了!

篠原和征:是真的,昨晚回到家看到来电后连忙给你打了电话,今天也给你打了几次电话,可你一个都没接,我很在意所以就提前过来看看,结果家里没人,我怕你遇上了什么事故很是不安。但是,要是那样的话你爸爸应该会联络我所以我想应该不是,于是决定暂且等到你回来。

水野悟:三个半小时?

篠原和征:更准确的说是四个小时。

水野悟:难以置信……

篠原和征:没有这样回答的吧,给我好好解释,直到我接受为止。

水野悟:你问问自己的心吧。

篠原和征:呃?

水野悟:我看到了……

篠原和征:什么?

水野悟:所以说!周六早上在东京车站和征先生跟妈妈一起的事情!

篠原和征:我没有发现,你来跟我搭话不就好了。

水野悟:竟然厚着脸皮说这种话。

篠原和征:我的大学前辈开一家旅游服务公司,那天有个导游因为急病没能来,所以我代为陪同,那个团体游客的其中一人,就是你的妈妈。

水野悟:别装了,怎么可能有这种偶然!

篠原和征:什么意思?

水野悟:你跟妈妈没有在交往吗!假装是我的家庭教师,实际上是来见我妈妈的吧!我说起妈妈有外遇的时候,你那意外的表情,全部都是演戏吧!

篠原和征:少说蠢话!

水野悟:话说团体游的话,周围应该有很多游客才对,可一个人都没有不是么!

篠原和征:在集合巴士到达之前,我跟你妈妈见了面。

水野悟:越来越可疑了,我也是有证据的。

篠原和征:什么证据?

水野悟:我想起来了,给妈妈打电话的人,名字首字母是“SK”。

篠原和征:所以就是我吗?

水野悟:没错!

篠原和征:真是有够武断的。你听好,如果全世界首字母简写为“SK”的只有一个人的话,说是我倒可以理解,但是并非如此吧。

水野悟:但是身边的人当中只有你是的。

篠原和征:给我适可而止!那个时候我脖子上挂着导游证,胸前也戴了旅行社的徽章,你没看到吗?

水野悟:我在你后边怎么可能看得到前面!

篠原和征:唉真是的,那我给你看证据吧。

水野悟:你干什么啊。

篠原和征:旅游服务公司的主页上有写旅行的详细信息,在这里,你好好看看。

水野悟:嗯,“在秋天的傍晚享用豪华晚餐的同时,珠宝设计师的最新作品……”

篠原和征:不是那里,在最底下。

水野悟:“陪同人员:坂井雅彦、篠原和征……”,是真的,有你的名字。

篠原和征:我在车站跟你妈妈偶然碰到,问了才知道原来是我做陪同的旅游团,因为很久不见又有时间,于是就约她去喝杯茶。啊、阿嚏!

水野悟:啊对不起!很冷吧,我这就开门!

篠原和征:冷得快要冻死了,不管怎么说我等了4个小时呐。

水野悟:因为我想家里没人的话你会马上回去的啊。

篠原和征:怎么可能。

[关门声]

 

水野悟:这是速泡茶,不介意的话请用。

篠原和征:谢谢,暖和点了。

水野悟:我完全不知道和征先生打来了电话,我看看手机。啊……

篠原和征:怎么了?

水野悟:没电了。

篠原和征:什么?

水野悟:真的很抱歉!

篠原和征:真是的,不像话,太任性了。

水野悟:不要因为电池没电这种事生气嘛。

篠原和征:是你没有好好的确认,所以在关键的时候联系不到人不是么。

水野悟:我疏忽了嘛。

篠原和征:而且,粗心也该有个限度。我是gay这件事你最清楚的不是吗?

水野悟:我以为你是双性恋啊。

篠原和征:要是的话,不好意思,我会选择更年轻的。你的妈妈的确是个美人,但跟我相差两倍以上,太年长了。

水野悟:虽然是这样没错。

篠原和征:你承认了吧。

水野悟:嗯对不起……是我有点误会了。

篠原和征:“有点”吗?你也好歹想想被怀疑的我。

水野悟:嗯,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脑子里都是和征先生,但是和征先生的事情我不怎么清楚,而且妈妈也好像有外遇,所以,反射性地就这么想了。

篠原和征:等一下。

水野悟:什么?

篠原和征:脑子里都是我这件事,不是谎话吧?

水野悟:是真的!我喜欢和征先生,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篠原和征:我很高兴,我对你也快要认真起来了。

水野悟:真的吗?

篠原和征:嗯。

水野悟:啊……

篠原和征:怎么了?

水野悟:因为,在客厅里接吻什么的……

篠原和征:有什么关系。

水野悟:嗯……嗯……啊嗯……

篠原和征:再过不久,我打算搬出家里。

水野悟:是的吗?

篠原和征:因为找到了合适的公寓,定下来后会告诉你的。

水野悟:嗯,好期待啊,虽说是为了不留下证据,可只有在浴室里才能做也有点吃力,太好了。

篠原和征:你的脑子里光想着这种事吗?

水野悟:没有这回事啦,只是呢,果然……嘿嘿。

篠原和征:真是的,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沉迷。

水野悟:因为是和征先生啊,不要那么说嘛。

[开门声]

水野繁:我回来了。

水野悟:爸爸,好早啊。

水野繁:嗯。哦,篠原也在啊。

篠原和征:不好意思,待这么久。

水野繁:没关系,你能陪悟我很高兴。

水野真由子:啊,晚上好。

水野悟:妈妈!

水野悟:上次真是辛苦你了。

水野真由子:非常感谢,说了那件事之后,我先生他也说想要表示感谢。

水野繁:听说在旅行时受到了你很多关照,谢谢。

篠原和征:不用谢。

水野繁:你妈妈的身子也已经恢复了,从明天起还是跟往常一样。

水野真由子:让你担心了真是抱歉,悟。

水野悟:妈妈才是,我深切体会到了果然没有妈妈是不行的。

水野真由子:真的吗?我好高兴。

水野繁:安心下来后肚子饿了呢。

水野悟:嗯,我也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水野繁:篠原,你晚饭呢?

篠原和征:还没吃,不过不用在意。

水野真由子:没关系啦,我也想感谢你之前的照顾,一起吃吧。

水野繁:点些寿司什么的吧。

水野悟:太棒了!

篠原和征:真不好意思。

水野悟:(似乎是顺利解决了,虽然有争吵却简单地平息了,平息之后也就这样子了吧。可是,感觉每个人都说的不是心里话是我的错觉吗……嘛无所谓了,反正我跟和征先生互相确认了对方的心意。)

 

 

Track15

 

水野繁:到这边来,和征。

篠原和征:好的。

水野繁:约定好的三个月已经过了,当悟的家庭教师这件事随时结束都没关系哦。这是追加的报酬。

篠原和征:出手很阔绰啊。

水野繁:在旅行中你作为陪同人员抚慰真由子这件事,也是促进和解的原因之一。

篠原和征:碰巧而已,不过这个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三个月之前,你说让我做侦探模仿游戏的时候我还很吃惊,呵,比想象的好玩得多。

 

(水野繁:我的妻子有外遇了。我并不想责难她,但是最近外出很多,我担心她有没有照顾悟,也不知道

照顾得好不好,当然,关系太好也很不妙。

篠原和征:直接问你的儿子怎么样。

水野繁:我问过好几次了,每次问的时候他总是回答“相处得很好,对妈妈没有任何不满”,所以反而让我很担心。因能请你每周三次,以悟的家庭教师的身份来我家吗?我想让你打探下我儿子和妻子的情况,三个月左右就行。

篠原和征:给我等一下,你家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水野繁:我会准备好报酬的。

篠原和征:像侦探一样的工作我不擅长,我拒绝。

水野繁:你先确认支票的金额怎样?

篠原和征:诶,这么多?

水野繁:私家侦探的调查有限,家里儿子跟妻子相处的怎么样,儿子是怎样看待妻子的,我想知道的是这些。

篠原和征:总之,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但我真是怀疑你的神经。

水野繁:为什么?

篠原和征:让自己的情人去调查家里的事情这种事亏你做得出来。

水野繁:因为是你所以能够查清楚。

篠原和征:也就是说你信任我?

水野繁:与其这么说,应该是因为我们的利害相一致。我们在禁忌的场所相遇,建立了这样的关系,我现在也作为那儿的会员贪求享乐,你是介绍买春的工作人员,互相有着必须严守的秘密。

篠原和征:的确如此。

水野繁:有着违背道德的关系,就意味着需要信赖关系之上的信赖。

篠原和征:所以你判断我可以胜任?

水野繁:没错。)

 

水野繁:我想暗中给那个男人一笔钱,试图让他离开,他狮子大开口,费了我不少功夫。最初真由子责备过我,但最后还是来谢罪了,我已经不想再有麻烦了。

篠原和征:这么说,今后你会好好地疼爱老婆了。

水野繁:要是能做到的话就不会辛苦了,不管怎么说只是个名义上的结婚而已。

篠原和征:手机响了。

水野繁:别管它,先来取悦我。

篠原和征:你还是很强硬啊。

水野繁:你是在知道的情况下跟我交往的不是吗。

篠原和征:啊,没错。

 

水野悟:(是不是很忙啊和征先生……不接电话呢,我还想听听他的声音呢。算了,明天能见到也没关系吧。呵呵,能不能快点到明天啊,嘿嘿。)

 

 

Track16

 

篠原和征:呃啊……啊……

水野繁:唔……

篠原和征:啊……水野先生……今天为什么?嗯……

水野繁:偶尔也有这样的时候,比起自己更想让你有感觉。被我舔舐的地方是哪里?

篠原和征:嗯……啊嗯……

水野繁:你对悟也做这种事吗?

篠原和征:诶?

水野繁:当初我应该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对我儿子出手。

篠原和征:啊,怎么可能,我什么都……

水野繁:别说谎了,不老实说的话,我就把这里咬碎哦。

篠原和征:啊!不要!停下!别咬……疼……不要!说,我说!停下!

水野繁:你跟我儿子睡过了吧?

篠原和征:是的。

水野繁:把我和我儿子双方都拿在一起衡量,你胆子还真大。

篠原和征:你尽管斥责我吧。

水野繁:你想将错就错吗,该不会是对悟这种孩子产生感情了吧。

篠原和征:谁知道呢……

水野繁:到底怎么样?

篠原和征:至少比跟你在一起更能感觉到爱。

水野繁:没想到你会对我说出这种狠话,真有胆量。

篠原和征:我只是不想再自我欺骗下去而已。

水野繁:原来如此,看来是我太惯着你了,让你反省今晚我就好好的欺负你。

篠原和征:怎么做?一直被我疼爱乐此不疲的你做得到么,哼。

 

(水野繁:啊……啊……那里……那里还要……

篠原和征:还要,想我怎么做?

水野繁:啊……顶入到……里边……

篠原和征:这样吗?

水野繁:啊……嗯……好棒……啊……)

 

水野繁:当然能做到,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篠原和征:诶?

水野繁:呵呵。[响指]

篠原和征:那些男人是谁?

水野繁:我雇的那条道上的专家,你将一晚上持续被他们三人玩弄,如何?似乎很有趣啊。

篠原和征:别开玩笑了!我要回去。

水野繁:他们的武艺也很高强,你能逃出去的几率是零。

篠原和征:怎么能!

男子1:来吧,把手给铐起来。

男子2:道具和药也都备齐了哦。

水野繁:先从乳头开始做,那是这家伙的性感带。

篠原和征:你说什么呢!住手!

男子3:哼,看上去很美味。

篠原和征:啊!不要!别摸!啊!不要摸那里!滚开!啊!停下!啊……

水野繁:哈哈,这就是小看我的代价,被侵犯的同时好好反省吧。我就一边喝着白兰地一边在旁欣赏好了。

 

 

Track17

 

早坂昇太郎:我不能代替悟吗?

小椋智彦:唔?

早坂昇太郎:请抱我吧。

小椋智彦:没想到你是这么大胆的男人。

早坂昇太郎:很意外吗?

小椋智彦:啊,说实话我很犹豫。

早坂昇太郎:让你为难了吗?

小椋智彦:倒也没有。

早坂昇太郎:那么,请摸我……这里……

小椋智彦:很棒嘛,已经成这样了。

早坂昇太郎:啊……光是期待就已经让我变得不正常了。

小椋智彦: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我就不客气的开动了。

早坂昇太郎:小椋先生……嗯……

小椋智彦:好热情啊。

早坂昇太郎:哈……我一直期待着这个时刻的到来。

小椋智彦:想要我怎么做?

早坂昇太郎:什、什么都可以,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小椋智彦:这样的话我可不知道,说清楚想让我怎么做。

早坂昇太郎:胸部这里……舔它……

小椋智彦:这样吗?

早坂昇太郎:啊……嗯啊……啊……不行,不要咬……

小椋智彦:但是,这里似乎想要我咬它。

早坂昇太郎:呃啊……疼……

小椋智彦:要我住手吗?

早坂昇太郎:我不知道……

小椋智彦:不诚实地说出来的话,我就停手了哦。

早坂昇太郎:啊……啊……嗯……舒服……再、激烈一点……

小椋智彦:你似乎很有M的潜质嘛。

早坂昇太郎:那种……事情……

小椋智彦: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可是很S哦。我会好好欺负你的。

早坂昇太郎:啊……

小椋智彦:如何?你很高兴吧。

早坂昇太郎:怎么会……

小椋智彦:已经变得通红了,真是淫荡的身体。

早坂昇太郎:另一边也……咬它……啊……啊……嗯!啊……这次想,做什么?

小椋智彦:所以我不是说了么,做你所期待的事。

早坂昇太郎:哈啊……

小椋智彦:想我怎么做?

早坂昇太郎:嗯哈……乱七八糟……

小椋智彦:嗯?

早坂昇太郎:把我弄得乱七八糟……做很多下流的事情……

小椋智彦:那么,把腿再张开一些。

早坂昇太郎:这样?

小椋智彦:再张开点!

早坂昇太郎:啊!怎么那么粗鲁……

小椋智彦:呵呵,是你说想要我把你弄得乱七八糟的。

早坂昇太郎:哈……

小椋智彦:你的脸上写着“再欺负我一些”。

早坂昇太郎:啊……那里……抚摩它……

小椋智彦:想要射么?

早坂昇太郎:我想在你的手里高潮。

小椋智彦:还不行。

早坂昇太郎:为什么?

小椋智彦:因为我是个S啊,我想看到你更多挣扎的样子。

早坂昇太郎:哈啊……

小椋智彦:这里怎么样。

早坂昇太郎:诶……呃啊!啊……

小椋智彦:还真是粘滑。

早坂昇太郎:啊!

小椋智彦:里边也是,自己涂过润滑剂了么。

早坂昇太郎:是的。

小椋智彦:准备得很充分嘛,这么想做吗。

早坂昇太郎:啊……

小椋智彦:想我像这样……搅弄么。

早坂昇太郎:啊!啊……不要!不要……

小椋智彦:只靠手指并不能满足你对吧,把我的插入好了。嗯……

早坂昇太郎:啊……

小椋智彦:射了吗?没想到在刚插入就……呵呵。

早坂昇太郎:不要笑话我。

小椋智彦:不是笑话你,我觉得你很可爱。

早坂昇太郎:真的吗?

小椋智彦:嗯。

早坂昇太郎:我好高兴!更加……疼爱我……

小椋智彦:不,我要欺负你,那样你才会有感觉不是吗?

早坂昇太郎:对……有感觉……

小椋智彦:呵呵,那么,开始接下来的吧。

早坂昇太郎:啊……啊……啊……

 

 

FREE TALK

铃木达央:《爱意满载的浴室~头晕目眩的受难却甘之如饴~》特典TALK CD

[众人鼓掌]

森川智之:这个是特典哦。

铃木达央:那么我们开始吧。这张CD呢,是让购买了正篇CD的各位来听我们对谈的特典CD。因此作为这次的主持,受各位关照了,我是出演水野悟的铃木达央和……

森川智之:啊?我也是主持吗?

铃木达央:是哦。

森川智之:好的,我知道了。我是出演篠原和征的森川智之,请多多指教。

铃木达央:请多多指教。那么,这部作品……

森川智之:都有谁在呢?

铃木达央:今天呢……今天都有些谁?

立花慎之介:我们是ABC

森川智之:男人ABC

铃木达央:男人ABC。嗯嗯,这个话题呢先放一放,关于这个,等下的对谈真的会有很深刻的话题的哦。这次的这张CD《爱意满载的浴室》,是我跟森川前辈在大约十年前,曾经合作出演过一次的。

森川智之:十年前啊……是我还只有二十几岁的时候啊。

铃木达央:哈哈哈。哎呦!要是这样算起来,我还没出生呢。

森川智之:哎呦!诶,是吗?

铃木达央:就是啊!

森川智之:大概十年前呢。

铃木达央:是的。那个时候我正好……哎呀,这件事回想起来还真是苦涩呢,真是不好意思,出道之后……那个,正式的来说,真的很正式哦,出道之后的第三份工作就是这个。

立花慎之介:诶?第三份工作就是BL了?

铃木达央:第三份呢。

森川智之:很厉害呢,难度很高呢。

铃木达央:难度很高呢。还有顺带一提,那时候我还未成年,还只有19岁。

森川智之:19!?

铃木达央:嗯,是我第三份工作。然后就正好接到了这份工作,之前我肯定先要问事务所“BL是什么?”,对方就说“嗯,总之你先听听这个”就给了我桧山和宫田对手戏的CD。听了这个之后,我越来越茫然了。

森川智之:这个,选作品选错了呢。

立花慎之介:哈哈哈哈。

森川智之:选作品错误了呢。选择错误。

铃木达央:嗯嗯,是印象那么深刻的作品呢,那次呢,是短篇合集中的一个小故事。

森川智之:之前的,十年前左右的叫什么来找?叫《喂、田中君……》什么来着?

铃木达央:是呢,“十番胜负”之类的?是的,这样的一个名字。

立花慎之介:、田中君?

森川智之:嗯,是的哦。

立花慎之介:诶~

铃木达央:那之中的……

森川智之:慎之介咬住那里不放了,“喂、田中君”?

立花慎之介:我在想什么样的BL CD会叫这种名字啊……

铃木达央:真的有哦~

森川智之:嗯,有呢。的确如此。

铃木达央:作为其中一个故事,在那张碟中那篇的题目的确就是《爱意满载的浴室》。这次这个故事,可以说是后续,但是比起之前的故事更加饱满。

森川智之:更加饱满呢。

铃木达央:嗯,当初受您照顾了,那时候的事情印象还是非常深刻。

森川智之:还有印象哦。

铃木达央:那次不管是哪方面都是第一次体会。嗯,说真的,现在还记得是在涉谷的录音室。

森川智之:很厉害呢。

铃木达央:西武百货的附近呢。

森川智之:诶?

铃木达央:那里的西武百货附近的,那个在堂吉诃德超市附近的录音室,虽然最近似乎不怎么用了。

立花慎之介:你好厉害哦。

铃木达央:我很怀念的。

森川智之: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铃木达央:哈哈哈,没有啦,是因为太有冲击力了,所以我一直记得。当时在free talk里面说过的话我也都记得呢。

森川智之:你记得啊!?

铃木达央:是的,和征他呢……

森川智之:[打断]这个会讲很久吗?

铃木达央:呃,我还是来总结一下吧。

众人:哈哈哈哈。

铃木达央:总而言之,这次受各位照顾了呢。嗯……想想当年还那么缩手缩脚,结果十年的时光过去了,回想起来在这些年中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森川智之:现在已经很游刃有余吧?

铃木达央:哪里哪里。

森川智之:你看现在多游刃有余。

铃木达央:啊,谢谢,这么夸我。

森川智之:得心应手了。在这十年当中,是有多……是吧?是吧?

[众人大笑]

铃木达央:嗯,但是这么说也没错啦,在某种意义上的确做到了。我自己觉得,这样就好像是还了一个人情,也松了口气。森川前辈你觉得如何呢?

森川智之:你客气了,说真的,还真是怀念呢,和征什么的……

铃木达央:刚刚还脱口而出说不记得了。

森川智之:不不不。

铃木达央:嗯嗯嗯,不同的人立场是不同的呢。

森川智之:嗯,但是我查过了哦,今天来录音室之前。那个,之前到底是怎么样的感觉呢?啊!说起来,那个声优阵容非常豪华。大家出演了短篇合集,不过我倒是记得free talk非常愉快。

铃木达央:哈哈哈,的确如此呢。

森川智之:嗯,经过了十年的时光,再一次这样出演,是吧,成长了,大家都成长了,作为一个演员也成长了。能够这样再一次一起出演,我觉得非常厉害呢。十年哦!

铃木达央:是的。

森川智之:是呢,一个不小心就十年了。当然,不用不小心也是十年啦。

铃木达央:嗯嗯嗯,就跟交养老金一样不知不觉就交了十年了。

森川智之:经过了十年,比如说,我吧,也有不做演员的可能性。

铃木达央:是呢,无论谁都有可能呢,也许做了其他的职业。

森川智之:能够出演真好呢,继续做真的太好了。

铃木达央:正所谓坚持就是胜利。

森川智之:嗯,但是像这样挖掘《爱意满载的浴室》这个故事的内容,出演的感觉非常新鲜,也非常愉快。嗯,感觉像是新的故事一样。

铃木达央:完全就是个新的故事呢。

森川智之:吓了一跳呢。

铃木达央:吓了一跳。是那么有冲击力的一部作品。也让其他炒热这个气氛的各位登场。

立花慎之介:终于到我们了啊?

铃木达央:终于哦!

众人:太久了啦!

立花慎之介:开始就应该介绍啊。

铃木达央:不不不,不能这样做。这里的……

森川智之:大家都不知道这里有谁在吧?

铃木达央:不知道,都不知道这CD里有谁。不过作为补偿,现在开始我们就不说话了。

立花慎之介:说啊!

铃木达央:我想在场的各位听了我们刚才的谈话后,大概都应该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了吧?那么首先有请立花。

立花慎之介:为什么?既然是谈话,大家要一起聊啊。

森川智之:怎么样,久违的十年。

立花慎之介:搞什么啦,我才没有十年呢。我跟之前的那部作品完全没有关系。

铃木达央:啊,久违呢。

立花慎之介:你们让我先自报家门啦。哈哈。我是出演早坂昇太郎的立花慎之介。大家辛苦了。

众人:辛苦了。

立花慎之介:不过,想起了十年前呢……骗你的,我当时没有出演啦。诶,说起来十年前我还没有进入这个业界呢。

森川智之&铃木达央:哦哦~

立花慎之介:嗯,因为我是加入BAOBAB事务所之后正式作为声优出道。大概是八年前的事情。所以说真的,那个时候,是什么来着?是日本舞蹈和哑剧流行的时代呢。

森川智之:诶~

立花慎之介:嗯,因为处在那个时代,也不知道BL CD的存在。但是没想到,这样的十年后,经过了十年,居然可以出演这部作品什么的。但是,因为早坂这个角色在十年前的合集里完全没出过场,第一次拿到剧本的时候看了看角色表,只写了“与悟是同班同学,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森川智之:也不知道是谁。

立花慎之介:对,对的。真的很简单。

森川智之:就只有十个字左右,不会太少了吗?其他的人呢,都会有五六行。

立花慎之介:所以,要塑造怎么样的角色才好呢?

森川智之:随意。

立花慎之介:随意?

森川智之:自己喜欢怎么塑造就怎么塑造。

立花慎之介:真的吗?嗯,总之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塑造角色了。嗯,但是怎么说呢,因为是篠原和悟两个人的故事,一方面帮助他们顺利进展……当然了早坂也是有在尽自己的本分,怎么说呢?那个,番外篇是收录在同一张CD里面的吗?啊,是放在同一张CD里面。听了番外篇的呢,早坂其实是在背后思考了各种事情、心里很清楚的角色。有点,怎么说呢?虽然不能说是腹黑,但我觉得他也是有点心计的,所以演的也很开心。十年后,再十年后还会再来吗?这个。

森川智之:再十年后。

立花慎之介:嗯,十年后。后续……

森川智之:请稍等,我都过了五十了。

[众人大笑]

立花慎之介:十年后大家还在这里再会。我想再出演呢。好的,谢谢。

铃木达央:那么,我们继续。接下来呢,水野繁,我的父亲呢。这个果然是……

立花慎之介:是吗?

铃木达央:嗯,这个是今天的主要节目。

立花慎之介:我懂了。

铃木达央:好的,稍微问一下吧,有请竹内。

竹内良太:来了,不好意思,我是出演水野繁的竹内良太。谢谢,今天真受关照了。

森川智之:啊,辛苦了。

竹内良太:说真的,今天读剧本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认为这个水野繁绝对是个普通的角色。读到最后的时候,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今天我第一次把森川,很HIGH地哔了。(原文:盛り盛り,和森川的森发音一样

[众人大爆笑、鼓掌]

竹内良太:第一次把森川……

立花慎之介:新的梗!真的……

铃木达央:这个太棒了!

森川智之:不,刚刚吓了一跳。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说MORIMORI了。是吧?

立花慎之介:把森川给……

众人:很HIGH地哔了(MORIMORI)。

竹内良太:一直……

森川智之:被这样了呢,真的。

铃木达央:就是啊,这个级别的对话才对嘛,这才是男人ABC的对话啊!

森川智之:会觉得这角色到底是怎么样的老手呢。

竹内良太:不不不。

森川智之:最后也是,一手拿着白兰地,是吧?

竹内良太:看到了呢。一边拿着一边想。不~还特地雇了人。但是真的能够愉快地出演,真的非常开心。真的,我想从今以后都想跟各位一起出演。能够很HIGH地哔了就好了。经验尚浅。

森川智之:好的。

竹内良太:我务必想再出演。谢谢。听到的全部都是那边的声音。全部。无可非议吧?按照感想的趋势来说。

森川智之:来BL的录音现场的时候,请把胡子剃掉。

竹内良太:啊,我知道了。

铃木达央:很厉害呢,那显眼的胡子。

立花慎之介:真的很显眼呢。

森川智之:嗯嗯嗯,是个人标志呢。

竹内良太:是个人标志呢。谢谢。

铃木达央:那么,虽然很愉快,但是我们要继续进行了。这次要说的是,我也有后辈了,这个后辈啊。

森川智之:我可能是第一次和他合作哦。

立花慎之介:我也是第一次。

森川智之:是吧?

铃木达央:因此,有请松冈。

松冈祯丞:好的。好的,好的。那个,那个呢,我是出演了小掠智彦22岁、摄影部OB的松冈祯丞。真的,大家辛苦了。

众人:辛苦了。

铃木达央:前辈。

森川智之:摄影部的呢。

松冈祯丞:啊,是的,是的。是OB,虽然这次做了攻,这次是我第一次出演BL作品。一开始编辑问我说“松冈,能做攻吗?”还用一副非常认真的神情问我。说真的,之后回到家里,买书来看,还有……

森川智之:是关于BL的书吗?

松冈祯丞:嗯,是呢。

森川智之:嗯,研究这个吗?

松冈祯丞:是、是的。还买广播剧之类的。

铃木达央:你买了!?

森川智之:跟我说就好了嘛,我那里都堆成山了。

[众人爆笑]

松冈祯丞:做了各种准备,才来到了这个现场。

森川智之:嗯。

松冈祯丞:是的。

森川智之:很认真呢。

铃木达央:他非常认真的。刚好前几天松冈来了嘛,我们事务所就办了个像是新人欢迎会一样的聚餐。那次吃的,是稍微有点像火锅一样的,不过是在居酒屋里面办的。

森川智之:火锅?

铃木达央:是的,火锅。

森川智之:火锅料理?

铃木达央:火锅料理。是的,是有这样的料理店。他真的像是武士一样的,一边背挺得直直的一边用筷子夹东西,身体都不晃一下的。一直这么站着夹东西,结果大多都洒出来了。

[众人爆笑]

立花慎之介:不行啊,这样。

森川智之:换副眼镜会比较好。

铃木达央:超级认真,这一点很厉害呢。

森川智之:很安心呢。

铃木达央:是啊。我就一直看着他,心想他什么时候会弯腰呢,结果却一直这样不认输地这么夹菜呢。

森川智之:很有趣呢。

铃木达央:是的。

森川智之:很有趣的角色呢。

铃木达央:是呢。有点武士感觉的角色。

森川智之:不,武士感觉,武士感觉。

松冈祯丞:那位新人,是比我还小刚加入事务所的后辈。那位真的已经正坐了,所以我想我也必须要正坐吧,就一直都正坐着,没想到别人是这么看我的。

立花慎之介:很认真。

森川智之:很认真呢。看一下书再说话的呢。至少对着麦克风……

松冈祯丞:啊,不好意思。

铃木达央:请说话。

立花慎之介:在收录,收录。

铃木达央:那么,和这样的松冈演对手戏的小慎……

立花慎之介:啊,在!

铃木达央:感觉怎么样?

立花慎之介:啊,那个啊。怎么说呢,在吻戏的时候迷惑了一下很可爱呢。

铃木达央:啊~

森川智之:吻戏的时候迷惑。

立花慎之介:在本篇里面亲吻的声音似乎很难呢。

铃木达央:在悟的额头上亲吻的时候呢。

立花慎之介:对对对对。

铃木达央:那个时候的。

立花慎之介:那个重复录了好几次呢。一边在想我大概也是这样吧?怎么样呢,十年前。十年前,我第一次出演BL的时候。

铃木达央:第一次,第一次怎么样?

立花慎之介:唔,第一次啊……

铃木达央:还记得吗?

立花慎之介:但是……总觉得,某一天一口气开始向边界踏出一步。然后,唔,一边在想哪里是开始呢?但是,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出演BL向的PC游戏,这个印象非常深刻,虽然那次的合作对象这次没有出演。那次我是受,攻是黑田崇矢前辈。

森川智之:哦。

立花慎之介:然后是非常……重口的形式。各种意义上……各种意义上都很重口的一位。尤其是PC GAME的哔场景是逐个单独地收录的,这个很难。

森川智之:很难呢。

立花慎之介:因为这个原因,我不知道表现的方法。不是去听BL CD之类的。我就想反着来做吧。那个,我想就做个异文化的交流。我想加入了GAL GAME的元素。因此,以GAL GAME里面女性的角度来出演受。

铃木达央:啊~

立花慎之介:我一边在想如果将这一点还原在男人身上,会变成什么样呢?我记得我做过这样的事情呢。

森川智之:很厉害呢,很厉害呢,还有这样的训练方法呢。

铃木达央:真的是很普通地在研究的感觉呢。

立花慎之介:当时,最开始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想即兴加入的是情趣道具。

森川智之:在GAL GAME里面是必定有道具的呢。

立花慎之介:必定的。虽然在最后会有。

森川智之:顺带一问,道具要在什么时候呢?

立花慎之介:所以,想深一层,在BL里面很少有这样的场景吧?

森川智之:道具。

立花慎之介:我想这个能不能加进去呢,我记得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呢。这个异文化的交流很有趣呢。

铃木达央:不过说起来,我倒稍微有点想问一下森川前辈。

立花慎之介:嗯,森川前辈的……

铃木达央:第一次。

森川智之:啊~我的第一次,第一次的时候呢,是没有“BL”这个词的。

立花慎之介:叫什么?

森川智之:YAOI之类的。

立花慎之介:诶~

森川智之:嗯,杂志的名字,某某系之类的。

立花慎之介:啊,是的。

森川智之:当初是这样的。一开始他们会问“你能接受这样类型的工作吗?”然后事先会给我们看剧本、大纲之类的东西,是先给我们看的哦。 “请你好好看一下。可以出演吗?”

铃木达央:是的,是的。

森川智之:因为也有讨厌的人呢。

立花慎之介:嗯。

森川智之:就我来说,其实出演也没关系,但请不要把名字写上,最初是这样的时代。

立花慎之介:诶~

森川智之:而且,最早是磁带形式的。

铃木达央:盒式磁带!

立花慎之介:诶~原来如此。

铃木达央:啊,是啊。

森川智之:对,是盒式磁带。

铃木达央:诶~

森川智之:是的,所以听太多了就会“咻”地~(注:是指磁带卡住了。)

铃木达央:是呢,磁带会拉长呢。

竹内良太:很珍贵的。

森川智之:是啊,很珍贵的,要正坐着听。

立花慎之介:但是,从那时开始,就有这样的作品呢。

森川智之:有的。嗯,有很多比我更加早出演的人哦。

立花慎之介:诶~

森川智之:大前辈也出演过。很厉害呢。

铃木达央:这个真的很有历史呢。但是随着出演的作品越来越多,遇到第一次经历的事情就会变少吧。这样各种作品重叠起来。

森川智之:基本上对手都是第一次,对手那一方是第一次哦。

铃木达央:是呢。

森川智之:总觉得只要一说“第一次合作的对手是森川哦”,大家就会感叹“太好了”。

[众人爆笑]

铃木达央:我也记得被这样说过呢。十年前,正好被这样说过。“可以跟森川一起做,会见到曙光哦”

[众人爆笑]

森川智之:什么光啊,那是。

铃木达央:朝着这个方向去,就会看到曙光哦。被这样说了呢。我还记得是谁说的呢,名字就不透露了。

森川智之:我最初的时候,对方是当时所在事务所的大前辈。

铃木达央:啊,是啊。

森川智之:在BL剧本里那个“点点点(注:指H戏)”不是很多吗?但是我当时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出演这些部分,我就只会“啊~~”地呻吟,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到剧本的哪里了。然后,大前辈也处于被卡住了的状态。结果前辈拍拍我的肩膀,说“已经结束了哦”。当然不是了,总觉得,这样,“啊~好厉害呢~。”剧本果然还是要读出字里行间的含义才行呢。“点点点”不是仅仅用来凑篇幅的,那时我明白了这点呢。反过来说,正因为明白了这一点,我知道除了BL的其他作品,“点点点”和“字里行间”也是很重要的。BL真是了不起呢!

[众人爆笑]

铃木达央:总结了呢。嗯,是个好事情呢。

立花慎之介:但是,第一次的……

铃木达央:是吧,在这当中。

立花慎之介:感觉如何。

铃木达央:经历之后,感觉如何?

立花慎之介:很难吗?

松冈祯丞:不,说实话,一开始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森川智之:剧本

铃木达央:合起来了哦。

松冈祯丞:不好意思。

立花慎之介:到那边去。

森川智之:为什么是合着的啊,到房间的那边……

松冈祯丞:嗯,是呢,真的,那个亲吻的声音之类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做呢。那个,即使听了CD,这个真的是用嘴巴发出来的声音呢?还是说,制作出来的效果音呢?完全不知道。嗯。虽然练习过,还是非常难呢。

立花慎之介:去BL的录制现场,这件事本身就是第一次吗?

松冈祯丞:是呢。

立花慎之介:啊,这样啊。这个可能非常难呢。

松冈祯丞:是的。

森川智之:那么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非常珍贵的场合呢。

立花慎之介:最低限度。嗯,先做个游戏之类的。然后,分开来ABC之类的人进去。稍微看一下这样的……

森川智之:要记得我们这些人哦。经过了十年之后,是吧?也许会用的到。会有这样的时刻的是吧?被人问起“松冈前辈啊,十年之前是怎样的啊?第一次的工作。”这样被问起的时候,嗯,“有前辈在哦”这样的感觉。

[众人爆笑]

铃木达央:虽然完全不记得有谁在了。

森川智之:虽然忘掉了。

松冈祯丞:是的是的是的。

森川智之:一定要说哦。要记得我们哦。

[众人爆笑]

森川智之:那家伙不记得了。

铃木达央:嗯,第一次的回忆,说起来十年前的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呢。

森川智之:很不容易呢。因为你看,虽说是第一次,角色性格却非常认真,是前辈吧?

铃木达央:没错,是很娴熟的感觉呢。

森川智之:其他人呢,从演员的立场来说,明明周围的都是前辈,自己倒是出演前辈的角色,这很难呢。

铃木达央:年龄上来说,我的角色也是后辈呢。

立花慎之介:啊,对对对,是的呢。

铃木达央:也有这样一点。

松冈祯丞:真的是一段非常珍贵的经验。

铃木达央:哈哈哈。

松冈祯丞:为什么笑啊?

铃木达央:没有啦。

立花慎之介:很认真呢。

铃木达央:真的,很认真呢。

森川智之:很厉害呢。

铃木达央:那么,因此,就这样了。

森川智之:是的。

铃木达央:《爱意满载的浴室》就到此为止了。那么最后,请逐一说两句,并说说感想。

森川智之:没错,给正在倾听的饭们,给大家说几句感想。

铃木达央:那么,首先从松冈开始。

松冈祯丞:啊,好。首先,感谢这次有幸能够出演。说真的,因为是第一次,总觉得不能偷工减料,用尽全力地专心出演了。那个呢,说真的,虽然是第一次来BL的现场,但我真的认为很有趣。今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想继续出演下去。还有,这部《爱意满载的浴室》,今后也是,我觉得这是一部靠在座各位的力量来进展的作品,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够再次继续出演小掠君,我是这样想的。那个,那个,真的……那个,那个,真的,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众人鼓掌]

立花慎之介:真的很认真呢。

森川智之:很认真。真的。

铃木达央:真的。

森川智之:很厉害。

铃木达央:真的是个好孩子。

森川智之:因为年轻呢。19岁?

松冈祯丞:不是的。

铃木达央:那是当时的我啦!那么,下一个。那个,竹内。

竹内良太:是的。

铃木达央:父亲。

竹内良太:是的。那个,感谢各位的倾听。那个,从今以后,我也是,虽然还经验不足,我想用尽全力去出演给予我这个的角色,还请多多指教。我还想继续MORIMORI,谢谢。

铃木达央:那么,下一个,小慎。

立花慎之介:来了,我是出演早坂的立花慎之介。

铃木达央:好随便的出场!

立花慎之介:不不不、没关系没关系,就当是3D的声效好了。说真的呢,听了这个声优谈话后,我想大家都能够了解这是部满载着各位爱的作品。我想有听了谈话后再听本篇的,也有听了作品本篇再来听这个的。如果大家能再次把这部作品从头开始听到最后,反复听反复享受其中的话,我会非常高兴的。那么十年后再见吧。

铃木达央:好的,那么接着有请森川前辈。

森川智之:好的。我是出演篠原和征的森川智之。大家感觉如何呢?呃,嗯,是个很荒唐的故事呢。虽然非常厉害。嗯,意料之外的展开。这个,也非常厉害呢。这就是所谓的“有栖川魔术”,“啊!你也是啊!”一样的感觉。“还有,你也是啊!”一样的感觉。这样的BL作品,作为一部娱乐性质的作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受到其中的乐趣呢?嗯,今后,我和繁爸爸会有怎么样的展开呢?虽然我很在意,但是很害怕下一次的出演。我很怕再碰到这位演员。暂时忘了这个,度过和平的时间,记住今天这个时刻,希望让大家暂时能够享受这部作品。好的,那么,最后——

铃木达央:在!

森川智之:请收尾。

铃木达央:我是出演水野悟的铃木达央。这次出演了这部作品,经历了十年,大约十年,能够继续参与这部作品。最初的时候是在短篇合集里出演了一个故事,然后像现在这样将故事扩大,发展成一部完整作品。虽然真的花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在这当中,能够再次这样相遇,我觉得这是非常厉害的事情。真的非常感谢。各位的要求之类的,大家“想听听看”这样的想法,我想也会从中看出来其强烈的意愿吧。从这一点来说,真的非常感谢所有支持我们的各位。时隔多年又出演了悟这个角色,我想能够通过这张CD让各位享受于其中。因为故事的展开也是变得非常骇人惊闻。作为娱乐,能够让大家感到快乐就好了。

森川智之:娱乐。

铃木达央:我没说!我没说!

立花慎之介:对原作老师很失礼的哦。

铃木达央:嗯,但是我真的被竹内的那句话戳到了。真的,这次也是,这次,真的和森川MORIMORI了。下次再见面,可能会是十年后,那时候请再次多多指教。总之,《爱意满载的浴室》的特典谈话CD就到此为止了。大家有缘再见,请享受这部作品,爱着这部作品。那么,再见吧。BYE BYE

众人:BYE BYE

【11/07/20新作在線翻譯】バスルームより愛を込めて~目眩く受難は蜜の味~



作者   シナリオ:有栖川ケイ
発売  ワンダーファーム
発売日   2011/07/20

イラストレータ   緒田涼歌
キャスト   鈴木達央 森川智之 立花慎之介 松岡禎丞 竹内良太 ほか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有栖川ケイのボーイズラブ作品をドラマCD化するMuse Collection第11弾『バスルームより愛をこめて』の続編となるシリーズ第2作目!!
※本作品は2003年8月に発売した有栖川ケイ原作?脚本の**ドラマCD『おい!田中くんv十番勝負~みんなケダモノ☆今宵私を狂わせて~』に収録されていた短編『バスルームより愛をこめて』を新規に書き下ろしたストーリーにてドラマCD化するものです。

◆ストーリー◆
悟は私立高校に通う明るくて活発な少年だ。
けれど家の中では継母の真由子に馴染めないせいか、大人しくて真面目ないい子を装っていた。その反動から外ではいっそう自由奔放になる。週末は友だちと繁華街で遊び回り、羽目を外すことも少なくなかった。
そんな悟は二ヶ月前、突如「成績が下がったから」という理由で家庭教師を付けられてしまう。
家庭教師は篠原和征といい、国立港南大学で物理を専攻し常にトップクラスの成績を修める秀才だった。しかも超イケメンで性格も悪くない。最初は嫌々だった悟も、今ではすっかり篠原に懐いていた。
ある日のこと。ひとりで留守番をすることになった悟は寂しさのあまり、篠原に「今晩泊まっていかない?」と尋ねてみる。
篠原はかねてより悟に関心を持っており、チャンスとばかり悟を襲う。
最初はショックに打ち拉がれていた悟だが、篠原の手練手管もあってか日増しに男同士のセックスに溺れてゆく。
ガールフレンドとも別れた悟は、いつしか篠原を本気で好きになり始めていた。
だが、とある出来事をきっかけに別居中の母の浮気相手が篠原ではないかという疑惑が生じて………。

下载地址:
http://ifile.it/o5lbyhi
http://www.box.net/shared/5d6cjrqj36ibtcm1jpfi
http://u.115.com/file/e6m2bgg5
http://ge.tt/9JVR2D7
http://www.xwtop.com/file/104483 ... -----------rar.html
http://www.megaupload.com/?d=Y4WZI1WY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1100720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