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キョ!2

カテキョ!2

 

翻译:cmio bianfang #17 蜻蛉绮蝶

特典CDtiao688

校译:HikaruSuki

 

 

Track01

 

墨染枫:(本来我就喜欢会起反应的东西,即使是做实验,想到事物由自己赋予变化,就有难以言说的快感。可是,这仅仅是对化学的探求心而已,对人并不适用。(前女友:我们是在交往中吧,墨染君你真的喜欢我吗?)总是被这么说就结束了,反正丝毫不感兴趣,不如干脆放弃,我一直相信自己不会有对人感兴趣的一日,直到遇到他为止。)

[开门]

墨染枫:伦太郎君,课本拿反了啊,还有,衣服还挂着价牌呢!

野江伦太郎:呃!呜哇……[努力把价牌弄走]

墨染枫:(就反应来说,这也是其中一种吧。)呵呵,帮你拿下来吧。

[kiss]

野江伦太郎:啊……呜……

墨染枫:(只要戏弄他,他的双颊就会马上红起来,只要一碰触,他的身体就会僵硬起来,这就是我赋予的变化,让我产生一种像麻痹般的陶醉感。逗弄他每一个地方,像要融化一般宠爱他,如果可以让他没有我就活不下去的话就好了。)

 

Fifth Avenue 萌木ゆう原作 カテキュ!2

 

女同学:墨染君,还是那么忙呢,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墨染枫:也不是那么忙啦,坐吧。

女同学:又是这样呢。对了,刚才筱原教授找你呢,他非常喜欢你呢。他让你来念研究院的事是真的吗?

墨染枫:就算他不说,我本来也打算去念的。

女同学:优秀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呢!竞争很激烈的啊……

墨染枫:然后呢?有什么事吗?

女同学:没什么,只是想知道伦太郎君过的好不好而已。

墨染枫:哼……

女同学:讨厌,不是啦,我又没有看上他,不要瞪我啦!再说我已经交到男朋友了。

墨染枫:真的?

女同学:真的啦真的啦!没想到墨染同学也会吃醋呢,本来以为你会更冷淡的呢。

墨染枫: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会强烈地执着于特定的对象,那就表示我的身体里也隐藏着人性的贪婪)因为伦太郎君就像断了线的气球啊。

女同学:气球?

墨染枫:只要一不留神就不知道他会飞到哪里去了,真的让人冷静不下来。

女同学:哈哈。那么往后不就更头痛了吗?伦太郎君不是要上不同的大学吗?

墨染枫:是啊。

女同学:真好啊!花一般的大学一年级生,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相比之下,我们大四生就有繁忙的研究等着我们做啊。我的男朋友也比我小,才刚刚开始交往,就已经因为没有交集而不安了。[墨染枫站起离开]等等,墨染君!墨染君就不会感到不安吗?

墨染枫:直到现在为止,我从来都没有安心过。回头见。

 

墨染枫:这里,虽然伦太郎君是这样解出来的,可是这个方程式X3=X2+1/4x-1/4的解为a

野江伦太郎:原来如此,那么就是将这个方程式变形?

墨染枫:对,然后就三道方程式联立。

野江伦太郎:那样……

墨染枫:对,这就是正确答案。只要找到一个能够满足条件的数列就是答案,这个你要记住啊。

野江伦太郎:是。唉……

墨染枫:累了?

野江伦太郎:呃?

墨染枫:那就稍作休息吧。不用那么勉强自己也可以啊,你的成绩在慢慢进步呢。没问题的。

野江伦太郎:唔……枫先生呢……

墨染枫:唔?

野江伦太郎:考试结束后,你就不当我的家庭教师了吧?

墨染枫:是啊。

野江伦太郎:那就是说明年就要收别的新学生了吗?

墨染枫:不是的,明年我就不当家庭教师了。

野江伦太郎:诶!为什么?!

墨染枫:接下来我也大四了,会连续做研究很忙,我又打算念研究院,就没有时间打工了。

野江伦太郎:是吗,你会忙起来啊……

墨染枫:没有时间和枫先生见面了,不要啊不要啊!之类的?

野江伦太郎:不是的不是的!也不是……不是的……

墨染枫:不要摆出这种样子啦。

野江伦太郎:呜……

墨染枫: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法的啦。

野江伦太郎:咦?什么什么?

墨染枫:第一, 伦太郎君跟我上同一所大学,念同一个系。

野江伦太郎:考一百次也不会考上。

墨染枫:第二,伦太郎君嫁给我做新娘子。

野江伦太郎:我……是男孩子啊!

墨染枫:第三,趁现在尽情约会,直到不会因为见不到面而感到寂寞的程度。

野江伦太郎:唔……咦?

墨染枫:我在邀请你,下次放假时要不要去约会啦。伦太郎君很努力,就当是去透透气好了。不管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都会带你去啊。怎么样?要去吗?

野江伦太郎:要去要去!

墨染枫:真好,那就说定了。想到哪里去?

野江伦太郎:嗯,我……

 

[公园里]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那里那里,我想去水池那边!

墨染枫:(没想到他想去的地方是公园,是说他无欲无求好呢?还是说这是伦太郎君的风格好呢?)

野江伦太郎:[走到池子边看鸭子]呵呵……

墨染枫:来,饵食,你想喂鸭子吧,在那边卖的。

野江伦太郎:啊,谢谢枫先生![喂鸭子]喂,你们来吃饭啰!

墨染枫:(我从来没有在白天就到公园闲逛呢,外面是这么明亮的吗?)

野江伦太郎:呵呵,都聚集过来了。

墨染枫:(还是说,因为和他在一起,世界就看起来有所不同了呢?)喂鸭子就那么好玩吗?也给我一个吧。

野江伦太郎:嗯,很好玩啊。因为枫先生也在一起嘛。

墨染枫:说那么可爱的话,小心被我推倒啊。

野江伦太郎:呃!?

友人:啊!那不是枫吗?好久不见了!

墨染枫:啊……你是谁?

友人:你真的很过分啊,我可是你的酒友啊!

墨染枫:开玩笑的。

友人:你本来就是这种人啊,最近你都没有到店里露面,我还在担心呢……今天不是跟女人在一起啊!真难得,你弟弟吗?

野江伦太郎:不是的

墨染枫:喂!你给我闭嘴……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那么会玩吗?

墨染枫:伦……

友人:就是啊。每次看到他都带着不同的女生呢,哈哈!

野江伦太郎:啊……是这样啊……

墨染枫:(糟了……)

友人:对啊对啊,说起来这小子啊……

墨染枫: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虽然很久不见,可是很抱歉,我们还有事。下次见!(不要再说多余的事,快给我滚!下次再见时你给我记住!)

友人:啊……那么我先走了……偶尔也到店里来吧!

墨染枫:(真是的。)

野江伦太郎:原来你只在大学里老老实实啊!

墨染枫:生气了?

野江伦太郎:没有生气,只是有点闹别扭。哇!

墨染枫: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已经没有再做了,真的!

野江伦太郎:哈哈!

墨染枫:唔?

野江伦太郎:难得看到枫先生焦急的样子,跟平时完全相反呢!

墨染枫:我那么拼命真的对不起啦!

野江伦太郎:怎么枫先生也闹别扭啦!

墨染枫:没有闹别扭。

野江伦太郎:明明就在闹别扭。来,接着去那边。有个大喷水池呢![拉住枫的手]

墨染枫:(仅仅是牵着手,心情就好转了)我也是个简单的男人呢。

野江伦太郎:什么?

墨染枫:没什么。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今天谢谢你了。我玩得非常开心呢。

墨染枫:那就太好了。我也很久没有那么尽兴了。不把你送到家门口可以吗?

野江伦太郎:嗯,我要到便利店一趟,把履……

墨染枫:履?

野江伦太郎:履……苹果?

墨染枫:(谎撒的超烂……)是去买对我难以启齿的东西吗?

野江伦太郎:也不是……

墨染枫:是吗?是H的东西吗?所以说不出口吧?

野江伦太郎:不是……

墨染枫:那是什么?用这张可爱的小嘴说来听听吧。

野江伦太郎:呃……

墨染枫:(还差最后一步……)

野江伦太郎:唔……Stop!今天不行,对不起,晚安!

墨染枫:(我吗?难道说我刚才被拒绝了?不是的……冷静的好好思考一下,那个容易随波逐流的伦太郎居然会明确的表明自己的意志,那不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吗?这跟刚才的谎言有关吗?还是……(野江伦太郎:原来你只在大学里老老实实啊?)果然是因为这个而生气了吗?那个时候,我只是为了弄清楚自己会不会对人感兴趣而去做实验,因为我随便又任性,一定伤害到不少人吧?终于得到报应了吗?明年我就不当家庭教师了,上的大学又不同,问题也来的太快了吧。)

 

[电话声:这个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在哔一声后……]

墨染枫:[挂断]唔……(又是这样吗?已经是应该回家的时间了啊!自从那次以后就很难跟他联络,特别是傍晚时分。(野江伦太郎:抱歉!我睡着了。今天刚巧在洗澡……)很明显是在说谎,比起这个来说问题是说谎的理由……难道……伦太郎君劈腿了?)这种事……绝对不允许!

 

Track02

 

墨染枫:这个要在下次上课前做完。

野江伦太郎:知道了。

墨染枫: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野江伦太郎:谢谢老师。

墨染枫:(距离那天去公园后被神秘拒绝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从那天之后,伦太郎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学习态度也没有什么问题,除了到现在还是很难联系上之外。)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好像很没有精神呢?发生什么事了吗?

墨染枫:啊……就是有人不管我打电话还是发短讯都不理我?

野江伦太郎:对不起!只是时间不合持续了一段时间,那个……

墨染枫:唔?

野江伦太郎:呜……

墨染枫:(移开视线是伦太郎君有事隐瞒时的习惯)那么吻我。

野江伦太郎:咦?

墨染枫:这样的话我的心情可能会变好。(这不过是泄愤而已。为难他,让他困扰,都是为了引起伦太郎君的关心而已。)

野江伦太郎:唔……[kiss]好了吗?

墨染枫:(就像得不到关心而任性的孩子一样。如果追究起陈年旧事的话,明明麻烦的就是我。)嗯,好了。

野江伦太郎:呵呵。

墨染枫:咦?伦太郎君,这个手上的淤青是什么一回事?

野江伦太郎:大概是体育课的时候撞到的吧?[被咬]好痛!什么?为什么?!

墨染枫:宣告。

野江伦太郎:咦?

墨染枫:(只有我可以在这个身体上留下痕迹!)

野江伦太郎:啊……枫先生,难道你肚子饿了?

墨染枫:为什么?

野江伦太郎:因为你咬个不停,是不是想吃东西?

墨染枫:唉……(迟钝!实在是太迟钝了!)

野江伦太郎:对了,枫先生要跟我一起吃晚饭吗?今天大家都会晚回来,所以我自己做饭。虽然我只会做简单的东西。

墨染枫:那就谢谢你招待了。

野江伦太郎:那么就下楼去吧!

墨染枫:(不快感完全消失了,伦太郎君感觉游刃有余呢。难道耿耿于怀的只有我一个?真难看啊。)

 

墨染枫:感冒吗?这样啊,不,我这边没关系。请替我转告信彦君让他保重身体。打扰了。[挂断电话](授课取消了,周末的预约空下来了。有疑问就要搞清楚,最近这个时间段都联系不上,他到底会不会接电话呢?)

[电话声]

野江伦太郎:喂?枫先生?怎么了?

墨染枫:(接了!)就是这个周末的预约取消了,我之前说过要把用过的参考书给你,你要来我家吗?

野江伦太郎:真的吗?好!要去!

墨染枫:(声音那么高兴)我还要教你使用方法,你来玩的时候顺便过夜吧。

女:那个,这个手……

野江伦太郎:啊……等一下!枫先生,我待会再打电话给你![挂断]

墨染枫:诶?(不得不突然挂断我的电话,有什么事情那么重要吗?呵呵……我怎么像个女人似的……)

女同学:呵呵……被耍得团团转呢!

墨染枫:偷听别人说话很不好啊!

女同学:我只是刚巧听到而已。可以让墨染君露出这种表情,不愧是伦太郎君呢,真有手段!

墨染枫:祝你也能跟新男友吵架。

女同学:稍微吵吵架有什么不好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情绪起伏的墨染君呢,新鲜新鲜。你丰富的表情真有趣呢,加油啦!

墨染枫:就这样吧……如果是伦太郎君的话,被耍也不是一件坏事。

 

[关门]

墨染枫:虽说不是件坏事,可是呢……这个和那个是不同的事吧!

野江伦太郎:什什么?什么事?不是说我可以来你家过夜吗?

墨染枫:我是那么说过啊,那么进来吧。

野江伦太郎:啊!

墨染枫:已经忍耐了很久了呢,我已经忍不住了。

野江伦太郎:呜哇!

墨染枫:伦太郎君,你对我撒谎了吧。为什么突然很难联系到你?手上的淤青又是什么?上次给你打电话时听到的女人的声音是谁?

野江伦太郎:那个是……

墨染枫:你如果不说的话,就扒光你的衣服,从头顶到脚趾甲查个一清二楚。

野江伦太郎:等等!这个![拿出礼物]

墨染枫:这是什么?

野江伦太郎:礼物。生日快乐!虽然晚了一点。

墨染枫:这个是?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要确认时间的话都是看手机的吧?以前你都戴手表,现在却没有在戴,我就在想是不是坏了。

墨染枫:(被他说中了。)

野江伦太郎:虽然是便宜货,可是为了筹钱就开始打短期工,傍晚时不能接电话,淤青应该是搬纸箱时撞到的。

墨染枫:那么突然挂电话是……

野江伦太郎:那个时候正在选手表,旁边的店员向我搭话,我怕露馅就不知不觉地……对不起……

墨染枫:上次约会的时候,你不也撒谎了吗?

野江伦太郎:因为……差点把履历书说出来了啊!

墨染枫:(顺口说出的原来是这个啊!)你的举动实在太误导人了!

野江伦太郎:所以说对不起啦!枫先生?

墨染枫:(直到现时为止的举动都是为了我?我从没有为这些事烦恼的经验啊!一个人不知所措,最后自己跟纸箱吃醋?简直就像小丑一样。不行了,我再也不能掩饰了!)谢谢你!我很高兴。(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吗?)

野江伦太郎:呵呵。[kiss]

墨染枫:这也是礼物?

野江伦太郎:也算吧……

墨染枫:是吗?真是最棒的礼物呢!

 

野江伦太郎:唔唔……

墨染枫:(真是拼命呢!好可爱)唔……伦太郎君,可以了。

野江伦太郎:呼……啊……不舒服吗?

墨染枫:不是的,很舒服啊。我不是站起来了吗?

野江伦太郎:站……

墨染枫:我今天从伦太郎君那里得到许多东西呢。

野江伦太郎:呜哇!

墨染枫:作为回礼,我会做很棒的事来让你高兴——

野江伦太郎:不好的预感……哇!好冰!那是什么?

墨染枫:经皮吸收型的催淫剂。

野江伦太郎:催……

墨染枫:媚药。如果说是会让你想H的药,你就会懂了吗?

野江伦太郎:咦!?

墨染枫:安全性和效果都非常棒,因为说到底都是我自制的。

野江伦太郎:你做的?

墨染枫:因为是速效型的马上就会见效了。

野江伦太郎:啊……等等……啊……不要……啊……枫先生……

墨染枫:怎么样?阵阵刺痛让你心痒难搔了吧?

野江伦太郎:啊……

墨染枫:这里也是……吧?

野江伦太郎:啊……啊啊……哈……哈……已经……

墨染枫:不能自己去摸啊。

野江伦太郎:为什么?

墨染枫:去摸的话不就马上射出来了吗?

野江伦太郎:啊……啊……

墨染枫:今天要你就试着只靠后面高潮吧。

野江伦太郎:呜……哈……啊……啊……

墨染枫:一进去就射了呢!没有什么改变呢。

野江伦太郎:呜呜……为什么枫先生总是那么坏心眼呢?

墨染枫:是哭的那么可爱的伦太郎君不对。

野江伦太郎:怎么会这样……

墨染枫:而且,我这边的药力也快要生效了。伦太郎君不再好好努力的话……

野江伦太郎:咦?

墨染枫:经皮吸收……我说过的吧?你懂这个意思吗?

野江伦太郎:难道……枫先生也受到媚药的……

墨染枫:让我们一起做快乐的事吧!

野江伦太郎:呜哇!这不是真的!

 

野江伦太郎:啊!有我的号码啊!枫先生!

墨染枫:太好了太好了。恭喜你合格,伦太郎君。其实只要你有多一点挑战精神的话,把等级提高,就可以跟我上同一所大学了。

野江伦太郎:我说过这是不可能的……

墨染枫:那么,要回去向你母亲报告了。今天也是我当家庭教师的最后一天了,要去打个招呼……唔?(这孩子真是的,到底要让我自我感觉好到什么程度啊。)这么值得庆贺的日子不应该摆出这种表情啊!

野江伦太郎:因为……

墨染枫:真拿你没办法。本来想晚一点再给你的,把手伸出来。

野江伦太郎:手?

[锵当……]

墨染枫:这是我家的备份钥匙。你很在意我们见面的时间变少了对吧?我考虑了很久,这是最好的……应该说是我只想到这个办法。

野江伦太郎:啊……

墨染枫:就是这样,你可以随时过来跟我私会啊,伦……

野江伦太郎:呜……

墨染枫:啊……(像做实验一样,麻痹般的陶醉感……不,不是一样的。不是你的话,我无法得到满足!(我希望让你没有我就活不下去。)你不在就不行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呢。)

野江伦太郎:呜呜……

墨染枫:即使后悔已经太迟了。

野江伦太郎:咦?

墨染枫:我已经……绝对不会再放开你了。

野江伦太郎:啊……

 

Track03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又变成这个姿势了。(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发现枫先生是抱着我睡着的。虽然住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到现在我还觉得这种场景很不可思议……)

 

(野江伦太郎:终于……今天一定要用上备份钥匙。要不就是因为枫先生在家,要不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把钥匙总是没机会使。稍微有点紧张。诶……?话说,我说过今天会来枫先生家吧?要是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过来,会给他添麻烦吧。唉,该怎么办啊?

墨染枫:到底要不要进来啊?你不进去的话,我就先进去了啊。

野江伦太郎:啊……(又没能用上。)啊……!

[接吻声]

墨染枫:想试试钥匙吗?

野江伦太郎: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

墨染枫:因为我喜欢看伦太郎君困惑的表情。得到备份钥匙后,喜极而泣的表情,或者是像这样被凝视的时候心跳不已的表情。我全都喜欢。

野江伦太郎:呃……

墨染枫:啊,对了对了,你不提前跟我打招呼,也可以用备份钥匙的。

野江伦太郎:啊……嗯。(果然还是应该用的啊。)

墨染枫:等等,要不干脆我们同居算了。这样的话,伦太郎君也可以毫不介意地住下了。好主意,就这么定了!

野江伦太郎:嗯……啥?

墨染枫:好了,去跟你父母打声招呼吧~

野江伦太郎:啥……?!)

 

野江伦太郎:(相遇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我们会像这样住在一起,还变成这种可以向枫先生撒娇的关系。)嘿……

墨染枫:嗯……

野江伦太郎:呜哇!枫先生,你已经醒了吗?为什么要咬我啊?

墨染枫:眼前的锁骨看起来很美味,不知不觉就……看着别人睡觉,你笑什么啊?

野江伦太郎:不……没什么,我不是有意的……你看,虽说今天是休息日,也该起床了。想吃什么早饭?

墨染枫:嗯……

野江伦太郎:啊!干……干什么?

墨染枫:早安吻呢?

野江伦太郎:又开始任性了……

墨染枫:不吻的话,我是不会起床的,绝对不会起的~

野江伦太郎:真是的……我只会吻一下哦。

[门铃声]

墨染枫:真不会挑时候!

[——]

野江伦太郎:呃……(好羞……我什么时候才会习惯这种事呢?)

墨染枫:那么,您有何贵干呢?

野江千太郎:我不是说了吗,让我和伦太郎见面啊!

墨染枫:在那之前,您是哪位啊?我有他被寄放在这里的监督责任,不可以让他和身份不明的人见面。

野江千太郎:他被寄放在你这里才是莫名其妙!快把伦太郎叫出来!

野江伦太郎:出什么事了,枫先生?

墨染枫:没什么……虽然我认为他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还是确认一下吧。你认识这个男人吗?

野江伦太郎:千……千太郎哥哥?!

墨染枫:哥哥是指……哥哥?谁的哥哥?

野江伦太郎:是我哥哥啊……

墨染枫:哈哈……怎么会呢?根本就没有共同点吧。无论怎么看都像个小流氓。难道说,你们没有血缘关系?抱歉……

野江伦太郎:抱歉让你费心了,不过我们是同父同母的兄弟。

墨染枫:诶?

野江千太郎:伦!

野江伦太郎:啊……!

野江千太郎:为什么我好不容易回一趟家,你却不在啊?

野江伦太郎:对……对不起……

野江千太郎:总之,听说你住在这我就赶快跑来了,怎么也不问问我的意见啊,我很担心的。

野江伦太郎:啊呵呵……

墨染枫:哼哼……

野江伦太郎:哥……哥哥,在这种地方不方便说话,进来说吧,好吗?

野江千太郎:哦!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这位是我哥哥,野江……

野江千太郎:千太郎。你好。

墨染枫: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墨染枫。我不知道是您,刚刚真是太失礼了。

野江千太郎:不,别在意,我才是一开始不说明身份,像是可疑分子似的。非常抱歉。伦,你不介绍一下吗?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他……

墨染枫:我是他上高中时聘请的家庭教师。

野江千太郎:家庭教师?伦,你怎么不找我呢?

野江伦太郎:我跟爸爸妈妈都谈过了,大家一致认为,最好不要找哥哥。

墨染枫:怎么回事?

野江伦太郎:啊,别看哥哥现在是这幅打扮,他的正职可是家庭教师哦。工作的时候,会整齐地穿上西装的。虽然穿上便装就有点儿像小流氓……

野江千太郎:我说,最好别找我是什么意思?

野江伦太郎:因为哥哥太宠我了,把所有的答案都告诉我了,这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野江千太郎:算数?交给哥哥吧~暑假的图画手工作业?哥哥给你做个很厉害的~

野江千太郎:呃……说这个干什么啊,伦真是的……我跟以前可不一样了,现在是专职的,专业的教师啊,专业的~

野江伦太郎:那,这个,大学的题目,我解不出来。教教我吧。

野江千太郎:什么啊伦,这个都解不出来吗?真没办法啊……

野江伦太郎:你看吧……

野江千太郎:嗯,应该从这里……所以,得到这个……看吧,做完了!啊……

野江伦太郎:看吧……

野江千太郎:那种眼神,什么意思嘛?我一不留神就,一不留神……可恶!啊……话题说偏了。然后呢,你也是专职的家庭教师吗?

墨染枫:不,我到去年为止是打工做家教,我还是学生。

野江伦太郎:您还是学生吗?那伦住在这不是会给你添麻烦吗?墨染先生的父母……

墨染枫:不用担心这个,我已经独立了,不再接受父母的金钱援助了。

野江千太郎:那,正是因为这样,更是会给墨染先生增加负担了吗?

野江伦太郎:(要是我自己能跟哥哥解释就好了。但是我笨嘴拙舌的,要是给枫先生帮倒忙就不好了。)

墨染枫:不会的,关于生活费,因为伦太郎君帮我做了不少的家务,也就抵消了。而且本来就没有房租。

野江千太郎:这是为什么?

墨染枫:因为这间公寓的所有人就是我。

野江伦太郎、野江千太郎:啥?

野江千太郎:为什么你也会吃惊?

野江伦太郎:因为我也没听说过所有人的事啊……

野江千太郎:真是的,你啊……墨染先生还这么年轻就已经这么了不起了。这孩子要是也能多跟您学习,有所成长就好了呢。

墨染枫:不,哪里的话。我才是,有很多地方要向他学习呢。而且,伦太郎君是个非常好的孩子。不会给我添麻烦的,对吧?

野江千太郎:这样啊……总之,伦能好好地生活,我也就放心了。

野江伦太郎:哥哥……

野江千太郎:啊,对了……我怎么才刚想起来啊,我给你带的礼物还在车里呢。

墨染枫:啊……请别这么费心了。

野江千太郎:不不,我都带来了。伦,能帮我拿过来吗?

野江伦太郎:嗯,好的。

野江千太郎:不好意思啊,拜托了。

野江伦太郎:你把车停在哪了?

野江千太郎:停在后边的停车场了。东西就放在副驾驶座上。

野江伦太郎:知道了。

野江千太郎:作为一个好哥哥,我合格了吗?

墨染枫:只能说还算过得去呢。

野江千太郎:哈!你也还不坏呢,老师。咱们进入正题吧,你是怎么糊弄我父母,允许你们同居的?

墨染枫:这话说的可真是……传到外面不好听呢。

 

野江伦太郎:我实在是太喜欢前场堂的铜锣烧了!千太郎哥哥是因为知道我喜欢吃这个,才买的吧。刚刚喝的是咖啡,等下换上绿茶,大家一起吃吧~

[开门声]

野江伦太郎:我回来了!呃……(这种凝重的气氛,是怎么回事?明明刚才还很和睦呢……为什么?)啊……你们这是怎么了……

野江千太郎:那就先这样吧。我们走,伦。

野江伦太郎:喂……等……千太郎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啊?

野江千太郎:当然是回家了。

野江伦太郎:啊?枫先生……(枫先生……要是平时的话,一定会阻止的,为什么?)

 

野江伦太郎:千哥哥,给你茶。

野江千太郎:啊,多谢。(作为哥哥,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认同。何况对方是那样的家伙,就更加不行了!)

 

(墨染枫:您还真是说了惹外人误会的话呢。

野江千太郎:事实就是如此吧。会让我父母同意原家庭教师和原学生同居,除非你用花言巧语蒙骗他们,否则我想不出其他理由。

墨染枫:不,我真诚地跟您父母说明了同居的必要性,他们非常理解,于是愉快地答应了。就是这么回事。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了。

野江千太郎:让他们平静柔和地接受这件事,你是一开始就算计好了吧,真是可怕的家伙啊,到现在为止,所以事情都是按照你的计划发展的吧。但是,你可别以为我也这么好糊弄。看你的气场就知道,你太沉重了,你是打算一直依赖着伦太郎直到把他压垮为止吗?别开玩笑了。我才不会把伦太郎交给你呢。

墨染枫:我丝毫没打算要丧失理性到那种地步。事实上,他还是有家可回的,在他面前还有其他选项。但是,如果你打算从我这里夺走伦太郎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手段要多少有多少,只是我还没用出来,这全是为他着想。如果连他都失去的话,我控制理性也就没有意义了。我这么说,你能懂吗?太绕弯子的话,比较不容易理解吧?是吧,哥哥~

野江千太郎:那么……)

 

野江伦太郎:哥哥从刚才起就很奇怪,是因为跟枫先生谈了什么吗?

野江千太郎:才没有,什么都没说~

野江伦太郎:你的声音已经把你卖了啊……果然……那,也就是说对他的印象非常坏了?

野江千太郎:没错。你啊,真的知道那家伙的本性吗?

野江伦太郎:我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非常了解哥哥的心情。

[咣当]

野江伦太郎:这是什么声音?

野江千太郎:是妈妈吧?是不是已经买完东西回来了啊?总之,不管对象是女人还是男人,虽然还是女人好些,只要能让你得到幸福,我都不会有半句怨言的!但是,那家伙算哪根葱?知道他的本性之后就更不行了!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真的是那种很容易被人误会的类型呢。但是哥哥看到的态度,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哦。

野江千太郎:那,其实是怎样的?

野江伦太郎:嗯……虽然枫先生乍一看比实际年龄要成熟,但是其实正好相反,其实……说不定挺孩子气的。

野江千太郎:啊?哪个世界会有那么阴险腹黑的孩子啊?我说才不会把伦交给你,那家伙可是还威胁我呢!

野江伦太郎:你们是因为这个才发生争执的吗?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野江千太郎:他说要想夺回你,手段要多少有多少。他可是在想恐怖的事情呢!

野江伦太郎:嗯,所以千万别把我从他身边分开。

野江千太郎:你是开玩笑的吧。

野江伦太郎:哈哈,是不是很可爱。枫先生的睡眠时间很少,也就是三小时吧。但他原本不是只需要睡这么少的。

野江千太郎:啊?

野江伦太郎:从他和我一起睡,最近都和我睡的时间差不多了。

野江千太郎:你刚刚是在给我炫耀你们的恋情吗?

野江伦太郎:才不是!我在想是不是到现在为止,枫先生都没有找到能让他安心的地方和让他安心的人呢。(枫先生并不太相信人说的话,他不是在听我说的话,而是一直在观察话语背面的我的态度。啊……是这样啊……我终于明白了,他仿佛是能看透人心。枫先生一直处在不得不这样做的环境中呢。)虽然说这么自恋的话确实有点令人害羞,但是要是枫先生需要我,我还是很高兴的。要是有我在枫先生就能安心的话,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真希望枫先生能知道我的心声。虽然有时候会被他欺负,但是就算这样也很快乐,快乐得不得了。索求与被索求,就会觉得无比幸福。因为在离他最近的地方,所以想要一直注视着他。)啊,但是刚刚我被带走时,枫先生都没有阻止呢。(果然,是我太自恋了吧……)

野江千太郎:呜……

野江伦太郎:怎么了?突然站起来。

野江千太郎:可恶,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发展啊!真是的,我绝对要给他穿小鞋。

野江伦太郎:你到底怎么了啊,千哥哥?

野江千太郎:我绝对要给你穿小鞋穿到死……

墨染枫:啊……

野江千太郎:你……也能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野江伦太郎:喔……啊?枫先生!为什么?!

墨染枫:你哥说,要是想知道伦太郎君的真心的话,等下就跟上来。刚刚你说那些话的时候……

野江千太郎:我跟他说的!我是想要是这家伙在场的话,你一定不会说出真心话。

野江伦太郎:所以才没有留我啊……(那么,刚刚巨大的动静都是枫先生弄出来的?)

墨染枫:那,千太郎先生,我把他带走了,没问题吧?

野江千太郎:快回去!快回去!话说回来,应该是你一个人走才对!你果然很讨厌!笨蛋!笨蛋!欢迎伦随时回来哦~不如就这样赶快吵一架分手算了。

墨染枫:我听到了哦……

野江伦太郎:(好像,千哥哥才是最孩子气的一个。)

野江千太郎:我要到你家里去,用手指在角落里摸一圈,然后说:到处都是灰尘!

墨染枫:反正打扫的人是伦太郎君。

野江千太郎:可恶!

野江伦太郎:真是的……

 

野江伦太郎:(哇,气氛真是够僵的。回途的车上一点交流也没有,难道说枫先生是在为千哥哥的事而生气吗?还是因为我说了枫先生孩子气?呃……两个都是吧……)

[关门声]

野江伦太郎:那个……枫先生,我……

[Kiss]

野江伦太郎:啊……等……等一下!你不是在生气吗?

墨染枫:你怎么会这样想?

野江伦太郎:因为你回程的时候一直都不说话。

墨染枫:啊,那只是我在忍耐啊。你让我听到那样的爱的告白,我哪还能这么容易保持自制力啊?还是说,我在车里把你推倒比较好吗?

野江伦太郎:才……才没有那回事!

墨染枫:反正,我就是这么孩子气。只能用这种方式找平衡了~

野江伦太郎:(果然还是在生气啊!)啊……[喘息]不行,这里是玄关。

墨染枫:嘴上这么说着,这里却已经这么硬了,都渗出来了。

野江伦太郎:嗯……

墨染枫:伦太郎君,你也摸摸我的。

野江伦太郎:啊!(好烫……)啊……[喘息]枫先生……

墨染枫:嗯?

野江伦太郎:……已经……要出来了……要出来了……啊……

墨染枫:你先出来了呢……你也这样摸我的……[喘息]我沉重吗?

野江伦太郎: 嗯?

墨染枫:能遇到你,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幸运了。对你来说,遇到我可能是不幸呢。只要不我放手,你就回不到一般人的道路上去。我从没对什么人有过这样的执着,今后会怎么样呢?

野江伦太郎:[]

墨染枫:啊……干什么啊?

野江伦太郎:这是今早的回礼。枫先生幸福的话,我也就幸福;枫先生悲伤的话,我也悲伤。现在,枫先生是怎样的心情呢?

墨染枫:好开心。

野江伦太郎:嗯,我也是。

墨染枫:你啊,真是让我得意忘形的天才呢,伦太郎君。

野江伦太郎:嘿嘿~

墨染枫:对我来说,你和其他人都不一样。虽然我都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你不许笑我哦~这是我的初恋。你知道吗?

 

墨染枫:话说回来,伦太郎君,我有点在意啊。

野江伦太郎:嗯?在意什么?

墨染枫:你只有千太郎先生一位哥哥吧?

野江伦太郎:不是啊,还有其他两位哥哥,千哥哥是老三。只有我跟他们的年龄差距大。

墨染枫:嗯……还有两个回合吗……

野江伦太郎:怎么了吗?突然看向远方。

 

Track04

 

[打字]

墨染枫:(《野江伦太郎观察记录》:与他,野江伦太郎同居起已经过数月,他有点脱线的地方,即便是与担任他家庭教师之时相比,也并未有任何改变。)

野江伦太郎:[哼歌]

墨染枫:伦太郎君,你穿的那双拖鞋不是我的吗?

野江伦太郎:咦?啊!

墨染枫:话说左右两边袜子的颜色也不一样,那个算时尚?

野江伦太郎:呃!不是……

墨染枫:(我新晋了解到一件事,就是他无论受到怎样的对待都不会生气。虽然我能理解这是不可能的,依然时常会怀疑他是不是缺少生气这一感情。那是因为和他根本没办法有所争吵。)

野江伦太郎:啊,我又犯老毛病了。枫先生,我做了巧克力布丁,你要不要吃?

墨染枫:啊,尝一下吧。伦太郎君,啊——

野江伦太郎:唔,啊——

墨染枫:嘿嘿,好吃吗?

野江伦太郎:嗯。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墨染枫:是吗。真的呢,很好吃。

野江伦太郎:啊。

墨染枫:(嗯,好可爱。以前所交往的对象连家门都没让进过,所以无法进行比较,可是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应该多少会出现一两个不满或者争执吧。倒不如说自己想看他生气的样子。对他那强烈的占有欲连自己都感到吃惊。对于他的喜怒哀乐要是不能全部对向我就觉得不甘心。如果他对谁都气不起来倒还好。不过,一旦让我知道他还有哪一面只给除我之外的人看到,那我估计会用嫉妒把伦太郎君和对方都烧焦吧。无意考验他,要不要试一下呢?这是为了不让我的嫉妒对伦太郎君下手,才迫不得已的下策。嗯。)

 

墨染枫:(实验一:无理取闹。)

野江伦太郎:早上好,枫先生,再不起床的话要迟到了哦。

墨染枫:唔……

野江伦太郎:唔,怎么了?

墨染枫:你不吻我就不起来、不给我穿衣服我就不起来、不喂我吃饭我就不起来。

野江伦太郎:怎么觉得今天比平时要求更多呢。这些也没问题啊。

 

[手机铃]

野江伦太郎:喂?枫先生?

墨染枫:你现在是在午休吗?

野江伦太郎:嗯,怎么了?

墨染枫:周围有朋友之类的人在吗?

野江伦太郎:嗯,有哦。

墨染枫:是吗,那我要你说我最喜欢枫先生了,我爱你。

野江伦太郎:诶?在这里有点不妥,我等下会打给你的。

墨染枫:就现在,就在那里,就叫你说。

野江伦太郎:呃……我、我最喜欢枫先生了,我爱你。

墨染枫:我也爱你。再见哦。

野江伦太郎:诶?啊、等……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

墨染枫:嗯?

野江伦太郎:我的枕头什么时候变成YES·NO枕头(朝日电视台新婚さんいらっしゃい节目里面的赠品,枕头的一面上写着“YES”表示晚上可以做,一面上写着“NO”,表示晚上不行着。)了?

墨染枫:你要失望了,翻过去看看背面吧。两面都是YES

野江伦太郎:咦?是YES·YES枕头?

 

墨染枫:(于是,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一般人应该都会受不了的吧,他完全没反应呢。来换个手段试试吧。)

 

墨染枫:(由于收效甚微,我决定改变战略方针。实验二:采取重口情趣进行试验。)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

墨染枫:嗯?

野江伦太郎:今天收到的网购纸箱,里面不会装的就是我现在戴的兔子Cosplay道具吧?

墨染枫:正是哦。你还挺清楚的嘛。

野江伦太郎:我,不要戴这个。要是女孩子,或者再小巧一点的人说不定会很适合,但是我……

墨染枫:伦太郎君,这种东西啊,不是适不适合的问题,欣赏你露出羞耻的表情才是情趣所在哦。顺便一说你相当地适合,大可不必担心。

野江伦太郎:可是……

墨染枫:软软的耳朵还有带尾巴的短裤,真是太可爱了。

野江伦太郎:啊……啊……

墨染枫:还有,看,给你带上了手铐,手不能活动了哦。因为不知道会被我怎样调戏,你应该担心那个才对。[]

野江伦太郎:啊、啊……

墨染枫:[]

野江伦太郎:啊!唔……啊……啊……啊……枫先生……

墨染枫:[]

野江伦太郎:啊……嗯……

墨染枫:哦对了,这个短裤上还有拉链哦。你知道吗?

野江伦太郎:啊……唔……啊……不要……

墨染枫:要不要拉开看看?

野江伦太郎:诶?啊……

墨染枫:呵呵呵。从白色的皮毛中直接能看到皮肤,真下流呢。

野江伦太郎:啊……啊……啊……

墨染枫:啊……

野江伦太郎:啊!啊……啊……

墨染枫:[]

野江伦太郎:啊……啊……啊……不要……枫先生……

墨染枫:是吗?你这里看上去很享受的样子。

野江伦太郎:啊……啊……

墨染枫:[]

野江伦太郎:啊……啊……啊……哈……哈……

墨染枫:[]

野江伦太郎:哈……哈……枫先生……解开我的手……

墨染枫:呵呵,为什么?这样不是更有感觉吗?

野江伦太郎:怎么能这样……求求你……

墨染枫:不行。反正你是要把戴的耳朵什么的摘下来吧?

野江伦太郎:啊……不要……唔……啊……

墨染枫:[]

野江伦太郎: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墨染枫:那又是为什么呢?

野江伦太郎:因为……没有办法抱着枫先生……

墨染枫:哎,你讲这么可爱的话只会让我更想欺负你。你该不会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野江伦太郎:啊,咦?不是的!哇——

 

墨染枫:糟了。(将本意抛之脑后,不能自拔了,是彻底的失败。不过,回头想想,和平时做的事没什么两样呢。其他能想到的事,比如我装作花心了?不,与其是生气,一定会哭的,伦太郎君他。虽然我很清楚,我重新体会到的,他大眼看去像是一个有点脱线,随处可见的普通男人。无法用语言表达呢。那个孩子是超出常识的,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明明在他身边能让我似睡非睡般地沉静,可越是了解他就越使我动摇而感到不安,难道是因为还没有得到他的一切吗?是因为还无法掌握他的内涵吗?)

 

[开门]

墨染枫:我回来了。

野江伦太郎:欢迎回来。

墨染枫:唔。(这个……他是在生气吗?到底是为哪件事生气呢?之前的兔子Cosplay吗?)怎么了,今天看上去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野江伦太郎:啊、没什么呀。我把枫先生的包拿去房间哦。

墨染枫:(还以为会对我抱怨什么,他却瞒着我。也就是说不是针对我的怒气。)话说,是跟谁怎么吵得架才变成有这幅表情呀?

野江伦太郎:为、为什么会知道的?

墨染枫:(果然如此啊。)因为你全写在脸上了呀。然后到底是和谁吵架的?

野江伦太郎:那个,是和千哥哥……

墨染枫:千太郎先生?这样啊。(又是那家伙吗!)你们不是看上去关系不错吗,真少见呢。是什么原因?

野江伦太郎:那个,没什么啦。

墨染枫:真没什么的话,怎么会吵架呢?

野江伦太郎:什么都没有。

墨染枫:啊,是吗,原来是不能对我说的事啊。

野江伦太郎:也不是那样的。

墨染枫:我就不懂了,既然不是的话就能说出来吧。

野江伦太郎:我不想说。

墨染枫:算了。

[走开 关门]

 

墨染枫:(都两点了,他已经睡了吧。从那之后我就关在房间里,连面都没见过。)哎——(虽然想过要惹伦太郎君生气然后和他吵架,可我动气的话毫无意义啊。太本末倒置了吧。不过,他对千太郎先生就能生气了吗?说到底我和千太郎先生到底有什么不同?因为是亲兄弟,会比对我更无条件地敞开心胸吗?要这么说的话,我岂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起身 开门]

墨染枫:(睡得一脸幸福的样子,我可是拜你所赐剪不断理还乱啊。)哎——(嗯?我的枕头不见了?难道是在用不愿意和我一起睡做无声的抵抗吗?)

野江伦太郎:呼————

墨染枫:(啊,原来他在抱着我的枕头睡觉吗?)

野江伦太郎:呼————

墨染枫:(他所给予我的一切,舒适到让我将身心都委身与他。然而,一想到那还并非是他的全部,就让我想要寻求更多。这份感情究竟是爱还是依赖,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楚了。还有,在尝过这份幸运之后,我开始担心什么时候会失去他,在那一天有可能到来之前只能提心吊胆地度日。明明可以触动你内心的只要我一人就够了。我变弱了。)伦太郎君。[]

 

Track05

 

墨染枫:咳咳咳……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你喉咙疼吗?

墨染枫:不,只是香烟稍微抽的有点多了。

野江伦太郎:……

墨染枫:(既然露出这样的表情,别在我面前隐藏了不就好了。平时明明非常的迟钝,却偏偏对这种事情很敏锐。他的这份温柔让人非常心疼。虽然在生气,但是,对有这样想法的自己,和让自己产生这样想法的他,感到非常地火大。)

[kiss]

墨染枫:今天也会回来的比较晚,你不用等我了。

野江伦太郎:……

墨染枫:(不安的表情,他大概完全不明白我在想什么吧,这也很正常,我是故意这么做的。希望他可以原谅我这种程度的刁难,在我的世界你就是中心,无论我如何挣扎都无计可施。)哎……

 

墨染枫:所以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呢?

野江千太郎:哎,伦都不理我了,请你帮我说说好话吧。

墨染枫:你们是血肉相连的亲兄弟,你自己想想办法做些什么怎么样?

野江千太郎:我就是没办法了才来拜托你的呀!他不接电话,也不回我短信,去大学找他,他也避而不见啊!

墨染枫:(……可恶,话说回来,我和伦太郎君之所以会发生奇怪的争执,正是拜眼前这位所赐。真想欺负他直到他哭着向我道歉为止。)我若是多管闲事,让事态变得更糟,可是负不了这个责任的,不是吗?

野江千太郎:我知道你在生气,恶意……我确实有点,但是这件事也和你有关系呀,虽然是间接关系,拜……

墨染枫:你说什么?我和这件事哪里扯上关系了?

野江千太郎:哈?你不是听伦说了之后才生气的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生哪门子的气啊?

墨染枫:我没听他说啊,不过你要是真的想让我做调解的话,就请你老实地回答吧,你们吵架的原因到底是?

野江千太郎:呜呜,我说了十个左右讨厌你的地方,于是伦就说:我最讨厌说这样话的哥哥了。

墨染枫:……呵呵,(我竟然因为这种事情萎靡不振的。)于是,你跑来哭着求这个你最讨厌的我,倒是很省事呀。

野江千太郎:我自己也知道呀!

墨染枫:那个,你就没有什么别的话应该对我说的了吗?

野江千太郎:不、不好意思啊。

墨染枫:你这个是向人道歉的态度吗?

野江千太郎:真的很抱歉……

墨染枫:好了,不过,免费为你做事也说不过去呀,被无辜地卷入你们的吵架中,最后还要来帮你打圆场,我可不是这种烂好人呢。

野江千太郎:你这个家伙,你在和我提条件吗,抓住别人的弱点落井下石!

墨染枫:我倒是无所谓喔。你和伦太郎君就这样感情破裂了,对我是完全没有任何损失的,不如说倒正合我意呢。

野江千太郎:……可恶呀,请您一定要为我说说话呀,拜托您了!

墨染枫:那就这样吧。

野江千太郎:[小声]我绝对要拆散你们!

墨染枫:你说什么?

野江千太郎:没有呀。

墨染枫:(不过,这种事伦太郎君和我直说不就好了,我可不会因为这种事就生气了,又不是小孩子了。(野江伦太郎:我不想说……)原来如此,他是不想说关于我的坏话。他并不是在和我生气,而是为我的事情在生气。我老老实实地为此感到开心不就好了,我的内心深处还真是扭曲呢。)

 

墨染枫:我回来了。你还没睡吗,已经一点钟了哦。

野江伦太郎:啊,欢迎回来。

墨染枫:你不快点睡的话,早上要起不来了哦。

野江伦太郎:明天没有必修课,而且是从第二节课开始,所以没关系。

墨染枫:这样啊。

野江伦太郎:那个,枫先生……

墨染枫:千太郎先生向我道歉了哦。

野江伦太郎:唉?你和千哥哥见面了?

墨染枫:见了一小会,我又不在意这个,你就原谅他吧。

野江伦太郎:但是,我……

墨染枫:不,不对呀,稍等一下。

野江伦太郎:唉?

墨染枫:知道你是为我的事情生气,我非常的开心。但是该怎么说,我不是很能理解,我自己也清楚这很矛盾。

野江伦太郎:……?

墨染枫:为什么你会为我的事情那么地生气呢?(我真正在意的是……)伦太郎君,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一直以来我都很有自信,并且也知道理由。这来源于我的外表、学历、家庭、财富,靠近我的人目的都很明显。但是,他却……)我知道你不是个聪明到认为有利可图才来接近我的孩子,所以我才更想知道。(怎么视线开始摇晃了,思路也变得混乱了,我故意做很多事想看他生气的样子,按照自己的心情随意捉弄他,即便如此他还是全盘接受,所以我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以为你或许连我如此扭曲的心灵也深爱着。)

野江伦太郎:对不起,因为有太多喜欢的地方了,所以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墨染枫:那,你就从头按顺序说吧。

野江伦太郎:全部吗?

墨染枫:全部……

野江伦太郎:……嗯,虽然很任性,但是最后还是会让步配合我,这样的地方。

墨染枫:是这样吗?

野江伦太郎:是的哦,还有,你的坏心眼刁难人,其实只是因为你希望我在乎你的表里不一的表现。你看,就像你现在这样向我撒娇的样子。

墨染枫:(我想一直听着你的声音。)

野江伦太郎:哎呀?枫先生,你不觉得你的头很烫吗?

墨染枫:(我想一直呆在你的身边。)

野江伦太郎:唔噢……没事吧,枫先生,你怎么啦?!

[体温计声]

野江伦太郎:啊,38.7度,好高呀。

墨染枫:咳咳咳……

野江伦太郎:你早上咳嗽我就想该不会是感冒了吧,要是明天烧还不退的话,就一定要去医院哦。

墨染枫:早上吻了你,说不定已经传染给伦太郎君了。

野江伦太郎:我现在没有任何不适感,我很健壮的,我去拿些冷敷的东西,你稍微等一下。

墨染枫:……

野江伦太郎:啊,啊啊……

墨染枫:伦太郎君……

野江伦太郎:不行啦,不让身体休息一下的话,烧是不会退的。

墨染枫:……没关系,一般不都说感冒了的话性欲会减退嘛,现在我还有性欲,我还有余力。

野江伦太郎:你这样有气无力地说是完全没有说服力哦。

墨染枫:拜托了,我现在……就想要伦太郎君……

野江伦太郎:……怎么……

墨染枫:……

野江伦太郎:……那做完后你能保证好好休息吗?

墨染枫:嗯……

野江伦太郎:一言为定哦!

墨染枫:一言为定。我保证。

野江伦太郎:我知道了,枫先生你就这样躺着。

墨染枫:……唉?

野江伦太郎:今天我来做。

墨染枫:(这是在我意料之外的,关于他的事情,就算不是全部,我也自认为掌握了几乎所有的,但似乎是我想错了。)

野江伦太郎:如果你难受的话,我就会停止,你要和我说哦。

墨染枫:那我就一定不会说的。

野江伦太郎:真是的。

[kiss]

墨染枫:(我完全不知道他还有如此能激起人情欲的一面,他明明是如此一心一意地爱着我,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确认,因为我完全没有发现他对我的这份爱,我对他的事情应该已经可以说不迟钝的吧。)

野江伦太郎:嗯……嗯……

墨染枫:啊…………

野江伦太郎:嗯嗯……啊、啊……

墨染枫:啊啊…………

野江伦太郎:啊……啊……嗯嗯嗯……枫先生……你舒服吗……

墨染枫:没问题……非常的……舒服哦……

墨染枫:太好了……

[kiss]

野江伦太郎,墨染枫: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墨染枫:啊……啊……啊啊……

野江伦太郎:……呵呵,枫先生,你先射了呢。

墨染枫:今天,身体完全不听控制呀。

野江伦太郎:呵呵,你发着烧,虽然有点可怜,但是这样我好像也觉得有点开心呢。

[kiss]

墨染枫:(爱恋肯定说的就是这个感觉吧。)

 

野江伦太郎:枫先生,千哥哥交给我一个信封。

墨染枫:哦,是那个吧,谢谢。

野江伦太郎:应该不是信吧。那个是什么?

墨染枫:这个吗,这是让伦太郎君和千太郎先生和好的报酬。某人小时候的照片。

野江伦太郎:啊!还、还给我!

墨染枫:不行,我还要扫描后设置成电脑的壁纸呢。

野江伦太郎:不要闹了呀!

墨染枫:哇,你看看这个,冰激凌全部掉了,在哭呢,好可爱呀。

野江伦太郎:……嗯嗯……

[kiss]

墨染枫:哎呀……嗯嗯……哦!

野江伦太郎:嘿,拿到了!

墨染枫:……你现在对付我越来越拿手了呢。

野江伦太郎:嘿嘿,和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呀。

墨染枫:那么接下来我要一百倍地还给你。

野江伦太郎:唉?啊、啊、等、等一下,啊、啊……

[打字声]

墨染枫:(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充实满足地仿佛过了头,今天,我又一次明白了幸福的含义。)

 

 

Track06

 

寺岛拓笃:我是出演野江伦太郎一角的寺岛拓笃。这次从伦太郎的视角来看枫先生的许多慌慌张张的侧面,还有,作为演员可以窥视到到伦太郎看不到的枫先生的内心独白什么的,感到非常的幸福,谢谢大家。

 

平川大辅:我是出演墨染枫一角的平川大辅。隔了很久又再次得以出演《家庭教师》,前一次演的是一心一意、一心一意摆布伦太郎君的枫先生,这次演的是反过来完全被伦太郎君摆布的枫先生。出演的时候总觉得好像是,啊,被相当地报复了一下。又再一次感到他们是一对非常棒的情侣、组合之类的呢,非常愉快,谢谢大家。

 

花轮英司:我是出演野江千太郎的花轮英司。我是这次从第二部首次参演的。我在录音棚里非常开心地听了,这个故事还有两人是如何走到今天的一个来龙去脉。对于初次登场的这个角色,在大家听来到底会是怎样的感觉,我既感到期待也有不安。出演的时候一直希望可以将哥哥演成一个像小狗一样可爱的哥哥,并且对弟弟像对小狗一样地疼爱哥哥,大家要是能听出这样的感觉的话就太好了,谢谢大家。

 

FTCD

 

寺岛拓笃:《家庭教师2》网购预约特典谈话CD

三人:好~

寺岛拓笃:就是这样,谈话环节开始了,大家工作辛苦了。

平川大辅:辛苦了~

花轮英司:辛苦了~

寺岛拓笃:同时感谢各位的购买。

平川大辅:谢谢!

寺岛拓笃:这张CD,就是《家庭教师2》这部作品的特典谈话CD,如果还有没听过本篇的请立刻打住,返回先听本篇吧,请见谅。

花轮英司:[]哈哈哈!

平川大辅:就是!这里可能会有爆料哦。

花轮英司:说的一点都没错哦。

寺岛拓笃:要待本篇都听完后才能享受的哦。这张CD由我,野江伦太郎的扮演者寺岛拓笃。

平川大辅:好!还有墨染枫的扮演者我,平川大辅。

花轮英司:然后是野江千太郎的扮演者我,花轮英司。

寺岛拓笃:由我们这三位来进行,请多多关照~

平川大辅:请多多关照~

花轮英司:请多多关照~

寺岛拓笃:首先啊,刚才我们已经自报姓名了,那现在请各位就自己演的角色发表点感想吧。

平川大辅:好~!

花轮英司:好~!

寺岛拓笃:那,最先从我……赶紧开始吧。这次《家庭教师》已经到了第二部。

平川大辅:是啊。

寺岛拓笃:而且这部花轮是首次……

平川大辅:正是!

花轮英司:这部里我是初登场。

寺岛拓笃:是不是最初会感到疑惑哇~!这是啥作品啊?

花轮英司:是啊,哇!地蛮惊讶的。

寺岛拓笃:不过1里我们也并不是那么地亲热,第一部主要描述我们相遇到成为恋人的过程。

平川大辅:是啊。

寺岛拓笃:这次2是在我们是恋人的基础上发展的。我饰演的伦太郎君,沉浸在幸福中,整体来说过得悠哉悠哉的,看着枫那慌张烦恼的样子以及内心独白中的苦闷,作为伦太郎君的饰演者我真的是边听边偷笑,非常开心。

平川大辅:不过伦太郎君这个也是听不到,不知道的吧。

寺岛拓笃:就是啊~所以对于我和伦太郎君之间的这个差别非常的开心。

平川大辅:[]哈哈哈!

寺岛拓笃:伦太郎啥都不知道,必须保持一副毫不知情的表情。

平川大辅:原来是这样啊~

寺岛拓笃:所以整篇心情非常愉悦。

平川大辅:[]哈哈。

寺岛拓笃:然后和哥哥之间的对手戏比较多。

花轮英司:是啊,和首次登场的哥哥。

平川大辅:那在这里我们来听听哥哥的感想吧。

寺岛拓笃:就是。

花轮英司:不过果然我是初登场,这时你们差不多已经建立了恋人关系。

寺岛拓笃:是啊。

平川大辅:嗯嗯。

花轮英司:就现在的故事我听下来觉得啊,原来如此,两人的新鲜感是在这里啊

寺岛拓笃:嗯嗯嗯嗯。

花轮英司:2是开始交往后的故事,前一部是认识到交往……

平川大辅:到交往这里,开始交往后一点点。

花轮英司:然后这次是……

寺岛拓笃:后面发展是什么样的还不知道。

花轮英司:原来如此,还留有很多未知的部分,啊,两人的关系就是这样的很开心地观赏到了。不过我这个哥哥的角色,老实说明知道你们的关系还刻意从中搅局,这有点……

平川大辅:[]哈哈哈哈!

花轮英司:要说一样的话真的是没啥区别。

寺岛拓笃:真的,搅局气势十足。

平川大辅:总之……先上了再说对吧。

花轮英司: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大声训斥两下。

平川大辅:[]哈哈哈。

花轮英司:这种地方有点二,有点这样的感觉。作为哥哥来说。

平川大辅:但是……他是职业家教吧。

花轮英司:应该是的哦,我相信他不是自封的。

寺岛拓笃:但我读了漫画,在后半部分他都是正装的。

花轮英司:是的。

平川大辅:穿的严肃,都是西装革履,连被我欺负时也是。

寺岛拓笃:对的对的。

平川大辅:穿了穿了。

花轮英司:感觉西装就是为这而穿的,这种可能性极其之高。

寺岛拓笃:这必须要严肃点。

花轮英司:有事求别人必须严肃点。

平川大辅:原作里也这样写到,正好工作结束回家所以很老实。

花轮英司:[]哈哈哈,下班回家啊。

寺岛拓笃:工作还是得好好做。

花轮英司:工作中(穿成那样的话)……说不定就不会雇你了。

寺岛拓笃:[]因为是工作嘛。

花轮英司:毕竟你是家教嘛,那样的着装上人家家里,也要顾虑一下对方的立场嘛。

寺岛拓笃:是啊是啊。

平川大辅:若是在补习学校的话,感觉能成为特色老师了。

寺岛拓笃:啊~很有可能。

平川大辅:但就家教那私服的样子等级高了点。

花轮英司:就其他方面来说会被热议的。

寺岛拓笃:哇,那个家里老是有个流氓出入很可能会给别人这样的感觉。

花轮英司:但本质是很善良的。

平川大辅:人很不错的哦,拉他做同伴是最好的选择。

寺岛拓笃:呀~真的,很强。

花轮英司:是很强,但有时也会很紧张。

寺岛拓笃:肯定是在担心会不会被拉着往前冲呢。

花轮英司:不过……肯定只对弟弟才会这样,只对伦太郎才会这样。

寺岛拓笃:[]哈哈,就是这样一个非常棒的哥哥。

花轮英司:这次我演艺了一个很会照顾人的哥哥。

平川大辅:是啊~

寺岛拓笃:接下来是枫先生。

平川大辅:好!是啊,距离上一部家教有一年半……两年了吧。

寺岛拓笃:过了满久了。

平川大辅:正是隔了这么久……

花轮英司:隔了满长时间了。

平川大辅:是啊,所以这次有种久违的感觉,那个……还特地把1重新听了一遍。然后今天是正式录音,但回想1真的是一个劲地在玩弄伦太郎君?像是把人玩弄于手掌中的角色?

寺岛拓笃:是啊。

花轮英司:这次也让我略见一斑,不要说是一斑了……

平川大辅:他其实内心是抱有疑惑的,那个……怎么说呢?几乎没什么恋爱……的经验。

寺岛拓笃:啊~

平川大辅:不知道恋爱为何物的人开始恋爱,那个……反而显露出自己脆弱部分。

寺岛拓笃:嗯嗯。

平川大辅:脆弱的种子开始萌芽了,所以这次感觉……一个劲地在被伦太郎玩弄着。

寺岛拓笃:嗯嗯。

平川大辅:含有些这样的成分,自己内心中啊!这次的枫……和上一部可不一样哦

寺岛拓笃:变得有人情味咯。

平川大辅:像这样的印象非常深刻。

花轮英司:会不会有内心的声音很惹人怜爱的想法?

平川大辅:[大笑]哈哈!

寺岛拓笃:感觉气量很小。

平川大辅:是啊,平时给人的感觉非常冷,其实内心并不是这样的,这我也是第一次感觉到。

花轮英司:[]哈哈。

平川大辅:什么嘛,没想到他还满小孩子气的嘛有这样的想法。

寺岛拓笃:[]哈哈哈!

花轮英司:还想啥战略。

平川大辅:没错!就是这样从1演过来的。不过上一部我的远亲有在故事中出场。

寺岛拓笃:是啊。

平川大辅:这次是伦太郎的哥哥,就是花轮演的,还剩下两位哥哥。

寺岛拓笃:是啊,很令人在意。

花轮英司:哎?是这样吗?

平川大辅:有还有两回合之类的台词,如有还有第三第四部的话……

寺岛拓笃:说不定次男和长男都会蹦出来。

平川大辅:下回说不定真会出来。到那时次男会有怎样的反应呢?说不定次男对千太郎……对伦太郎都是宠爱有加。

寺岛拓笃:想象不出来呢,不过……

平川大辅:感觉长男应该是厉害的。

寺岛拓笃:估计他是最严厉的,对周围的人很严厉但对家人很温柔。

平川大辅:不妙~枫能赢这家伙吗?

寺岛拓笃:[]好想见识一下超级S之间的战斗哦。

平川大辅:[]哇~哈哈!

寺岛拓笃:这个貌似很有趣,我很想看看。

平川大辅:这之后会有怎样的发展……

花轮英司:很值得期待。

平川大辅:很值得期待。

寺岛拓笃:希望大家能继续关注期待。那这里呢,准备了一些话题,让我们就这些话题发表一些感想吧。

平川大辅:好,请多多关照~

花轮英司:好。

寺岛拓笃:[咳嗽]

平川大辅:你没事吧。

寺岛拓笃:没事。首先第一个话题,让伦太郎只要变成没有我就无法存活就好了这样想的枫,那各位可否有什么,离开它就无法存活呢?就是这样一个问题。

平川大辅:啊~

花轮英司:啊~

寺岛拓笃:我想各位会有自己情有独钟的东西,在这之中也是特别的,离开它就……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的东西吗?有的话请你们在这里发表一下。

平川大辅:啊~

花轮英司:啊,原来如此。

寺岛拓笃:是的是的,兴趣什么也可以。我是没了眼镜就不能活。

平川大辅:啊~是的。

寺岛拓笃:就我个人的形象来说也是这样。

平川大辅:是这样的。

寺岛拓笃:一直被大家这样说,摘了就不知道这人是谁了。

平川大辅:[]哈哈哈!

花轮英司:这可是个很深刻的问题哦。

平川大辅:但其实你的视力并不是……很好吧。

寺岛拓笃:不过……的确是挺差的,而且隐形眼镜也戴不惯。我在很多地方都说过,隐形眼镜一直在眼睛里转,撑不了一整天。

平川大辅:原来如此。

寺岛拓笃:所以我仅剩的一条路就是戴眼镜了。

平川大辅:嗯嗯。

寺岛拓笃:不过现在有LASIK(注:全名“ Laser-Assisted in Situ Keratomileusis”,是一种透过雷射改变眼角膜的弧度,以改善视力的手术。)

平川大辅:是啊是啊,有的。

寺岛拓笃:对我来说这是最后的手段了。

平川大辅:啊~

寺岛拓笃:我尽量避开不走那条路。

花轮英司:但听那些做过的人说……效果很不错哦。

寺岛拓笃:嗯,大家都那么说的。

花轮英司:做完后马上就能看清了。

寺岛拓笃:对对,早上特别幸福,一睁开眼就能看见。

平川大辅:啊,确实确实,的确如此。

寺岛拓笃:还有这样一种幸福,还有就我个人形象来说也是一直戴着眼镜的。

平川大辅:[]哈哈哈。

寺岛拓笃:若摘掉的话,或许大家在读杂志就会疑惑的咦?明明有寺岛出演为什么不见他人呢?

平川大辅:[]哈!有这么……有这么严重吗?

寺岛拓笃:或许没这么严重,但我是没了眼镜就没法活的。

平川大辅:原来如此。

花轮英司:原来如此。

寺岛拓笃:平川有没有什么东西没了它不能活的?

平川大辅:我啊……我啊,那个……就离开它真的不能活的意思来说,我觉得是水。

寺岛拓笃:哦!真的……真是这样呢。

平川大辅:但就平川你个人来说……

花轮英司:这之外还有其他什么东西?

平川大辅:工作也是,没有水我是不行的。

寺岛拓笃:啊,收录时的饮料之类的东西。

平川大辅:是的。

寺岛拓笃:那也有些人是喝咖啡的吧。

平川大辅:当然,我会喝其他饮料,但没了水我就……不行。

花轮英司:啊,茶啊咖啡类……不能满足。

平川大辅:喝这些……无法把状态发挥到最好,舌头上留着味的话自己心里感觉就不一样了。

花轮英司:啊,嗯嗯嗯。

寺岛拓笃:感觉嘴巴里粘糊糊的对吧。

平川大辅:对对对,总之就是不行。其他收录工作我也是这样的,比如为外国电影中的人物配音,那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配这种角色如果我午饭吃的是酱油乌冬的话,下午嘴巴里就全是酱油味。

寺岛拓笃:[]哈哈哈哈。

花轮英司:变成日式的了。

平川大辅:全身心都变成日式的了,照这种心境叫凯瑟琳这种外国人名的话,总觉得不太对味。

寺岛拓笃:那就要吃意大利面了。

平川大辅:所以配意大利电影就必须吃意大利料理,配中国电影就得吃些中国料理。

花轮英司:[]啊,这么讲究啊。

平川大辅:或许正式配时心境会有所不同,但前面吃的东西还是会影响后面的发挥的。不过有时间的话我会刷刷牙,但一般如果没有让口腔回归清新状态的水的话……

寺岛拓笃:必须要无味的饮料。

平川大辅:没有味道的饮料,还有我一天真的需要大量的水。

寺岛拓笃:这对身体有益。

平川大辅:但有时想想喝太多也不是件好事。

寺岛拓笃:不不,绝对是好的。

平川大辅:三升水很自然地喝下去了。

花轮英司:这量是挺大的。

寺岛拓笃:要是……两升的话是比较适合的感觉。

平川大辅:但两升完全不够!

花轮英司:好厉害哦。

平川大辅:我喝势可是很猛的。

寺岛拓笃:喝势很猛……

花轮英司:啊,所以你今天来也是带来两瓶水。

寺岛拓笃:啊,真是这样。

平川大辅:本以为两瓶应该够了但完全不够,后来……急忙再跑到自动贩卖机那买。

寺岛拓笃:这实际上是一升对吧。

平川大辅:是啊,一升。

寺岛拓笃:哈~真的很会喝,不过这有益于身体健康。

平川大辅:不过喝了水马上要去厕所是这份工作的痛苦之处。

寺岛拓笃:是啊,不能轻易从录音棚里出去。

花轮英司:规定不允许。

平川大辅:是啊,感觉大致就是这样。

寺岛拓笃:平川没了水不能活啊。那花轮呢?

花轮英司:我啊……基本上……要是别人问我什么没了活不下去……我觉得有很多东西都是必不可少,没了不能活的,但同时也有很多东西是有没有都无所谓的。

平川大辅:哇~!大人啊!

花轮英司:但……要说我存活的动力的话……是夏天。

寺岛拓笃:啊,是季节!

平川大辅:哦!往这方面去啦。

花轮英司:是的,季节……不是会有冷夏吗?

平川大辅:有的有的。

花轮英司:要是遇到冷夏……我会无精打采。

寺岛拓笃:情绪低迷。

花轮英司:高涨不起来。

平川大辅:今年状态不好啊像是这样的。

花轮英司:是啊,去年特别炎热。

平川大辅:是啊。

花轮英司:不过特别热也没办法。

寺岛拓笃:很热。

花轮英司:但夏季就是天热嘛。

寺岛拓笃:[]哈哈!

花轮英司:虽然和我小时候比起来感觉又往上升了十度。

寺岛拓笃:温度有这么高吗?

平川大辅:真的比人的体温还要高。

寺岛拓笃:确实是挺热的。

花轮英司:有时会想这里真的是日本吗?虽然很热,但我喜欢夏天那蔚蓝的天空,大片的云朵。

寺岛拓笃:啊,是啊。

平川大辅:这个我也赞同。

花轮英司:差不多这样的季节开车去外面兜风时,看着云感慨啊~气压越来越低,云越变越大啦,这种我很享受。

平川大辅:原来如此。

寺岛拓笃:好有型。

平川大辅:好有型~

花轮英司:这之后会越来越热咯,但事与愿违时的失落感……

二人[]哈哈哈。

平川大辅:来咯,今天会迎来一个炎热的夏天。

花轮英司:正当这样时……哎?就准备一直这样下去了?

寺岛拓笃:出于意料过了一个很平凡的夏天。

平川大辅:哎哎,就这样进入秋天了?

花轮英司:不是按我所想的越来越热吗?

寺岛拓笃:没有变化是很无趣,但既然住在日本能感受到四季的变化还是不错的。

平川大辅:果然还是想感觉到季节到的变化。

花轮英司:所以在我比较喜欢去南边……尽量能在国内,比如冲绳啊,群岛那样的地方。

平川大辅:啊~好有型。

寺岛拓笃:诶~

花轮英司:去感受一下夏天,之后正好赶上台风。

寺岛拓笃:受重创了。

平川大辅:真是重创啊。

花轮英司:观赏到了非常漂亮的波涛起伏。

二人:[]哈哈。

寺岛拓笃:而且是在现场目击的。

花轮英司:那样的海浪的波涛起伏。

平川大辅:在日常生活中波涛起伏这词真的不太听到。

寺岛拓笃:还有台风来时不太会有人去海边的,这太危险了。

平川大辅:真的。

花轮英司:爬上岛上最高的高地的那一瞬间,眼前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平川大辅:啊,是嘛。

寺岛拓笃:能亲眼目睹一下,波涛汹涌的大海。

平川大辅:如果是天气晴朗的夏日,那一定是最美的风景了。

花轮英司:最棒的美景了。

寺岛拓笃:喜欢夏日的大人真是有型。

平川大辅:是啊,好有型哦。

花轮英司:没夏天是很痛苦的,没穿的东西了。

寺岛拓笃:穿的东西……

花轮英司:我一般会买一些适合在夏季穿的服装。

平川大辅:啊~

寺岛拓笃:啊~比如短袖衣服,轻而薄的衣服。

花轮英司:长袖轻薄的衣服也买,那种夏天也可以穿的外套,我会一整套一起买。但如果夏天一直不来的话,我将会见不到日光就这样结束了。

二人:[]

花轮英司:这种情况偶尔会有。

平川大辅:今年买了但没有机会穿就结束了。

寺岛拓笃:而且进入秋天后气温不太会回升了。

平川大辅:啊啊,对啊。

寺岛拓笃:所以想赶在夏天多穿穿。原来如此,夏天可是很重要的。

花轮英司:很重要。

平川大辅:好有型哦~

寺岛拓笃:好有型哦~

花轮英司:这并不少见吧。

寺岛拓笃:你是说喜欢夏天的人?

花轮英司:我的心还是停留在小孩时代嘛,小学时最期待的果然还是暑假。

寺岛拓笃:啊~

平川大辅:对对!

花轮英司:这种想法延续到现在,不过那时只知道抓虫子……没有任何目的。

平川大辅:[]哈哈。

寺岛拓笃:大家小时候都是这样的吧。

平川大辅:抓虫子大家都玩的。

花轮英司:我主要抓些小龙虾和蜥蜴。

寺岛拓笃:蜥蜴?!

平川大辅:蜥蜴?!

寺岛拓笃:连蜥蜴都抓吗?

花轮英司:是的,蜥蜴。

寺岛拓笃:还有河虾……一般不都是抓蝉嘛。

花轮英司:附近没有爬着蝉之类的树,明明是山梨县。

平川大辅:哎~

寺岛拓笃:感觉会漫山遍野都有的啊。

花轮英司:蜥蜴密密麻麻爬满地,绕田地旁猛跑就能看见成堆的蜥蜴。

寺岛拓笃:[喷笑]

花轮英司:好厉害哦~过来咯叫好后就哇~地跳进去抓。

寺岛拓笃:它们喜欢呆在沟里,小龙虾也是的。

平川大辅:对对,它们喜欢呆在狭窄的地方。

寺岛拓笃:原来花轮是专攻这方面嗒。

花轮英司:小时候夏天玩得挺疯的。

平川大辅:以上是花轮少年时代……夏日的回忆。

寺岛拓笃:呀~我已经能想象到了。

花轮英司:拖鞋不知道丢了几双了。

寺岛拓笃:被河水冲走了。

花轮英司:[]淹没在田地里就找不到了。

平川大辅:我很能理解,脚从泥里拔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找不到了。

寺岛拓笃:只好赤着脚回家了。

平川大辅:这我深有体会,超有体会。

寺岛拓笃:因为都是生在乡下的,所以一说大家都懂。最后提醒大家夏天天气很热,玩耍时不要忘记补充水分。

平川大辅:是啊,补水是很重要的哦。

寺岛拓笃:喝好水后请尽情玩耍吧。好,那让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吧。

花轮英司:好。

平川大辅:好。

寺岛拓笃:枫的内心很像小孩子,那各位没有没觉得自己哪部分还很孩子气呢?孩子气啊……估计也只有自己看得见了。

花轮英司:我喜欢抓动物比较显眼的部位这点……

平川大辅:[]这是什么意思。

寺岛拓笃:动物比较部位是哪里,举个例子。

花轮英司:比如山羊不是有长胡子嘛。

寺岛拓笃:于是你就地一把抓了。

花轮英司:就在前几天,嘎!地抓过两次。

平川大辅:[]哈!

寺岛拓笃:会被它咬的哦!

平川大辅:那山羊是怎么样的反应呢?

花轮英司:不要啦像是这样的感觉……

寺岛拓笃:[]哈哈。

平川大辅:没想到它反应很小嘛。

花轮英司:稍微……

平川大辅:不要啦就一点点反应。

寺岛拓笃:被它迅速地甩开了。

花轮英司:被它迅速地甩开了后我再抓了一次,它就无所谓没反应了。

寺岛拓笃:它已经放弃啦!

平川大辅:哦!放弃的真快。

花轮英司:还有就是去摸躲在袋鼠肚袋里的宝宝。

寺岛拓笃:会被踢的哦!

花轮英司:宝宝……那是一只非常亲近人的袋鼠。

寺岛拓笃:诶~

花轮英司:肚袋里装着的宝宝,躺在地上给大家摸,然后我走到那边去啊~宝宝……好想摸一下哦谁都会这样想吧。

寺岛拓笃:嗯嗯,很可爱嘛。

花轮英司:我伸手去摸了。

平川大辅:诶~~那……

花轮英司:与其说摸了不如说是每当我伸手,妈妈就去!地……

寺岛拓笃:[]啊~哈哈!

花轮英司:把我的手甩掉了。

平川大辅:啪!”“啪!地甩掉了。

花轮英司:轻轻地甩开。

寺岛拓笃:真不愧是父母。

花轮英司:让我不能出手的程度。

平川大辅:这个嘛,是本能反应。

花轮英司:像这样重复了三次左右,我终于放弃了。

寺岛拓笃:这是正确的判断。

平川大辅:正确的判断。

寺岛拓笃:再锲而不舍的话说不定袋鼠妈妈的野性,要发挥动物的本能了。

花轮英司:还有是岛上抓野生的……满天飞舞的蕨菜。

寺岛拓笃:蕨菜……

花轮英司:蕨菜……边高声怪叫边到处追着抓。

寺岛拓笃:你到底在干嘛啊。

平川大辅:[]觉得你好厉害哦。

寺岛拓笃:花轮……顺便问一下花轮你到底去哪儿了?

花轮英司:那是一个叫哈密尔顿的岛。

寺岛拓笃平川大辅:哈密尔顿岛?

花轮英司: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州的南部。

寺岛拓笃:诶~

平川大辅:那里果然是夏季吧。

花轮英司:那时啊……这里是夏季。

平川大辅:那不就是冬季了嘛!

花轮英司:就是!但当时想去时应该能勉强还暖和吧。去旅游代理处问了后,其实我是新婚度蜜月时去的,那里是个不错的地方哦,房间窗外就会有鸟飞过来。服务员是这样告诉我的,但我到那里后超级的冷。

二人:[喷笑]

花轮英司:希望以后代理处能把气温也一起告诉我。

寺岛拓笃:[]啊~哈哈!

平川大辅:啊~这是很重要的。

花轮英司:整个岛上的游客……都挤在岛上唯一间很小的观光用的店,很便宜的店。大家都穿着那家店的运动衫。

平川大辅:[]啊哈哈。

寺岛拓笃:好像大家都约好穿同样的衣服似地。

花轮英司:大家都很冷。

平川大辅:这个……要是听到能去,而且是去澳大利亚的话,我想很多人都会穿的很轻薄的。

花轮英司:是啊,因为去那里要到处追,到处摸动物的。

平川大辅:你好厉害哦~

花轮英司:于是被同游的人说了又不是小孩子!

寺岛拓笃:要适可而止。小心被鸽子什么的丢粪。

平川大辅:呀~当时就在疑惑,能摸到袋鼠宝宝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啊~

花轮英司:[]哈哈哈!

寺岛拓笃:原来是澳大利亚去了。

平川大辅:没想到竟然跑到澳大利亚去了。

寺岛拓笃:但果然还是没忘记自己的那颗少年时代的心。

平川大辅:真的。

花轮英司:果然还是想去温暖的地方。

寺岛拓笃:去温暖的地方。

花轮英司:不过当时去时太冷了。

寺岛拓笃:那下次天暖时再去吧。那平川呢?

平川大辅:小孩气的地方啊……我是全部!

寺岛拓笃:全部?!

花轮英司:全部?!

平川大辅:真的,我这个叫平川大辅的人全部……真的……不行。

花轮英司:原来是消极的方向啊。

寺岛拓笃:写作平川读作小孩之类的?

平川大辅:对对对。

寺岛拓笃:他真的很像小孩子。

平川大辅:比如背影啊。

寺岛拓笃:但在我们印象里你是个很棒的哥哥。

平川大辅:孩子……写着孩子。

花轮英司:你整个人的构成就是小孩子一样。

平川大辅:啊,还有早上起不来,首先。

花轮英司:哦~

寺岛拓笃:啊啊啊。

平川大辅:闹钟闹之后,手机的闹铃响之后还是……嘴里胡嘟哝,赖着不想起,与睡魔作斗争。然后“tick tick”(指贪睡功能)。

寺岛拓笃:“tick tick”地,还有两分钟之类的。

平川大辅:与睡魔作斗争,不过最后与其说我输了……不如说努力起来了。

花轮英司:这点就很像大人嘛。

寺岛拓笃:必须要工作嘛。

平川大辅:但起来后还是在被子上嗯~嗯~地……还是起不来。

花轮英司:这还是没起来的状态嘛。

平川大辅:这种情况时常会有,直到妈妈快!给我起床!来催时……

寺岛拓笃:快起来快起来!

平川大辅:现在只是听不到快起来的这个声音,从小时起就一直按着这节奏度日。

花轮英司:原来如此,从这点来说和小孩子一样,一点都没变对吧。

寺岛拓笃:生活节奏没变,真是厉害。

平川大辅:其实早点睡,把生活节奏调好就可以了,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熬夜。

寺岛拓笃:不知不觉就熬到很晚了。

平川大辅:不知不觉就到凌晨了。

寺岛拓笃:啊~这点很可爱。

平川大辅:还会偷偷地看深夜节目。

寺岛拓笃:偷偷地……不必偷偷地看,正大光明看也可以啊,你已经成年了。

花轮英司:可以看了。

平川大辅:真的是~被发现又要惹妈妈生气了,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啊!

寺岛拓笃:始终都很在意妈妈。

花轮英司:那就戴副耳机吧。

寺岛拓笃:[大笑]哈哈哈哈!

平川大辅:对对,干过干过。

寺岛拓笃:这往事很深入人心。

平川大辅:电视屏很亮,看的偷偷地,要不盖条被子。

寺岛拓笃:啊~!各位,这就是所谓的男孩子间的谈话。

花轮英司:[]很有趣。

平川大辅:真是不行呢。

寺岛拓笃:不过也有些是无法忘记的,不是时常说男人无论几岁都是小孩子嘛

平川大辅:啊,接的好,真不愧是……

寺岛拓笃:没有没有。

平川大辅:圆场技巧真高啊,那寺岛你呢?

寺岛拓笃:我小孩子的一面是想把自己的兴趣分享别人。

平川大辅:啊~~

花轮英司:啊~~

寺岛拓笃:这个我很喜欢的,你们来看啊看啊!像这样宣传。

平川大辅:嗯嗯。

寺岛拓笃:不禁开始发表热血演讲了,不管对方是否感兴趣这个你看看,很厉害哦!这里是这样的气势很足,对方连听都没听过我就在那儿说明。

平川大辅:这个能动哦!像是这样的。

寺岛拓笃:对对很厉害吧!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但对方的反应就是哦哦

平川大辅:哦!

花轮英司:哦!

寺岛拓笃:像是这样的事后都会反省啊~又干了~但反之其他人满怀热情向我推荐的话,我也会好厉害哦~!马上被笼络的。

花轮英司:这就是你的优点。

平川大辅:对任何事抱有好奇心是最重要的。

寺岛拓笃:是啊,虽然不是说热的快,冷的也很快,但哇~!起劲的那一瞬间。

平川大辅:嗯嗯。

寺岛拓笃:但我觉得突然起劲这点还是很孩子气的。

平川大辅:啊~原来如此。

花轮英司:不过关于身边的话题,男孩子们不禁都会热议的。

平川大辅:会很兴奋的。

寺岛拓笃:还有自己特别喜好的东西。

花轮英司:当找到志同道合的那一瞬间。

寺岛拓笃:一下子就变成好友了。这点是很小孩子气的,我相信各位身上也留有孩子气的地方,所以无论几岁请大家不要忘记保持一颗童心。

平川大辅:是啊。

寺岛拓笃:待夏季来临了,再到处玩耍吧。

平川大辅:[]哈哈哈!

寺岛拓笃:好,就是这样,特典谈话CD到这里全部结束了。非常感谢各位收听《家庭教师2》,今后如果还有第三部,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以上内容由我寺岛拓笃。

平川大辅:和平川大辅。

花轮英司:还有花轮英司为你放送。

寺岛拓笃:谢谢各位的收听~

平川大辅:谢谢~

花轮英司:谢谢~

【11/08/24新作在線翻譯】カテキョ!2



作者   萌木ゆう
発売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発売日   2011/08/24

キャスト  
野江倫太郎:寺島拓篤
墨染楓:平川大輔
野江千太郎:花輪英司  

内容   【ストーリー】
楓と倫太郎の家庭教師と生徒という関係もあとわずか。
倫太郎が大学生になったら距離ができるかも…と、不安な楓のもとに、倫太郎の浮気疑惑が!?
更に倫太郎の兄・千太郎がやってきて何やら楓と険悪ムードに!
2人の恋、そして倫太郎の受験の行方は!?
大人気シリーズ、待望のドラマCD第2弾!

下载地址:
http://ifile.it/lqiy89x
http://www.box.net/shared/tatd0ttzqo5vt5j6v5g7
http://u.115.com/file/dnes7r5o
http://ge.tt/9eDO2D7
http://www.xwtop.com/file/104482--------------------rar.html
http://www.megaupload.com/?d=YP1R7EY7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katekyo2=1100824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