オトコ心

オトコ心

 

翻译:cmio  conan8799  鞥森

特典CD&校对:Hikarusuki

 

 

Track 01

崎寻康:(好热,好冷,神志不清了。糟糕,这下真的要昏倒了。还要走15分钟才能到家,这真的是……)

筱宫准:那个,你身体不舒服吗?那个……

崎寻康:大概是不行了……

筱宫准:呃……

 

Vague Lable 神田猫原作 《男人心》

 

崎寻康:(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记得自己因为发烧所以倒下了。)

筱宫准:那个,你没事吧?

崎寻康:(他是谁?)你……是你在照顾我吗?

筱宫准:是的,你已经睡了将近两天了。这里是我的公寓。

崎寻康:两天?(两天都是让别人,而且还是这个看来只有十多岁的孩子照顾我吗?总之,是休假实在太好了。)给你添麻烦了,我叫崎寻康。你呢?

筱宫准:准。筱宫准。

崎寻康:准君吗?谢谢你,帮大忙了。我想给你一点谢礼,五万会不会太少?

筱宫准:咦?

崎寻康:十万够不够?

筱宫准:不,我不要钱。我是因为想帮忙所以才做的。

崎寻康:可是我给你添麻烦了。就让我给你一点谢礼吧。为什么那么不愿意?

筱宫准:请不要放在心上。

崎寻康:那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筱宫准:那个……总之,可以一起吃晚饭吗?

崎寻康:什么?

 

筱宫准:我吃饱了。谢礼这样就够了。

崎寻康:由你准备晚饭,一边聊天一边吃饭,这样就足够了吗?

筱宫准:是的。

崎寻康:等等。这样的话根本就不能称之为谢礼吧。

筱宫准:不是的,这样就真的足够了。

崎寻康:(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筱宫准:上大学后开始了独立生活,很久没有跟人一起吃过晚饭了,我很高兴,这样就足够了。

崎寻康:我怎会接受?什么都别说了,这些你就收下吧,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情。

筱宫准:不用了。

崎寻康:你这个人啊。咦?

[隔壁正在H]

女人:呀,不行啦,会被隔壁听到的,啊啊……

崎寻康:真是的。[敲打墙壁]真是不会为他人设想的邻居呢。

筱宫准:啊……

崎寻康:(怎么啦。脸全都红了。太刺激了吗?真是生涩的反应。)我来让你爽一下吧。

筱宫准:什么?

崎寻康:想变轻松吗?

筱宫准:啊,是。那个?[被拉开拉链]啊,崎先生?

崎寻康:就当作是谢礼。你就接受吧。

筱宫准:崎先生?不是吧。啊……

崎寻康:没事吧。不是不愿意的话就继续啰。

筱宫准:好。啊……

崎寻康:(第一次用手帮男人做。没想到可以那么镇静。反应真不错,因为年轻的缘故吗?)

筱宫准:呀,会弄脏崎先生的手。

崎寻康:不用介意。要是觉得舒服就坦率地接受吧。

筱宫准:要出来了……啊……哈……

崎寻康:喂。舒服吗?满足了吗?唔?

筱宫准:嗯。

崎寻康:是吗?

筱宫准:你要回去了吗?

崎寻康:嗯,承蒙关照。

筱宫准:请不要忘记去医院。

崎寻康:知道了。

筱宫准:那个……

崎寻康:[摸摸筱宫准的头]呵呵,真是帮大忙了。再见。

 

(筱宫准:那个……你没事吧?)

崎寻康:(真可爱。很坦率的样子。不,不对,那家伙是男人啊,我要清醒一点。)

 

崎寻康:刚跟客人商谈完毕,我还在平常常去的那家咖啡店,喝一杯咖啡就回去了。(说起来,忘了吃药。)(筱宫准:请不要忘记去医院。)(本来还以为是个朴素的孩子。)(筱宫准:崎先生,手,会弄脏。)(那个反差是犯规吧。那种性感是怎么来的,而且还像个笨蛋一样坦率,那到底是什么生物啊!第一次遇见的?)

筱宫准:失礼了,这杯水是新的。

崎寻康:谢谢。(看见我把药拿出来所以给我一杯新的水吗?真机灵呢。说起来,准的体型也差不多呢。不会太瘦,有一种柔韧的感觉。)

 

筱宫准:啊。

崎寻康:哟,我能进来吗?

筱宫准:请进。

崎寻康:这是礼物。

筱宫准:谢谢。

崎寻康:(要是想到这家伙的话,男人也好,小孩子也好,比起这些事来……)

筱宫准:啊,肉包子。

崎寻康:准。

筱宫准:什么?啊!

崎寻康:(非常想触摸他。)脖子有感觉吗?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不愿意的话就抵抗啊。

筱宫准:唔……崎先生?

崎寻康:怎么了?想继续吗?

筱宫准:哈……不知道……因为崎先生的手,很舒服。就这样结束的话,有点遗憾。

崎寻康:你……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你想被触摸什么地方?只要你喜欢的话我就让你舒服。

筱宫准:不要,崎先生。哈……

崎寻康:真是的。你太没有戒心了。你听到我的话吗?

筱宫准:气息,气息喷在我身上……已经不行了。

崎寻康:可恶,太可爱了。

筱宫准:崎先生……崎先生……

崎寻康:不要让不怎么认识的大叔那么得意忘形啊。

筱宫准:啊……

崎寻康:没事吧?

筱宫准:以前就认识了。

崎寻康:什么?在哪里认识的?

筱宫准:秘密。

崎寻康:什么?

 

Track 02

筱宫准:啊……崎先生……明明还是早上……

崎寻康:正因为是早上,不是吗?

筱宫准:啊……

崎寻康:准,今天的打工几点下班?

筱宫准:今天要工作到六点。因为是星期六。

崎寻康:明天休息吗?

筱宫准:是的。

崎寻康:那么你今晚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我要做到最后啰。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唔?不要说不要啊。

筱宫准:男人之间也可以做吗?该怎么做?

崎寻康:唔……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从相识以来已经过了一个月,准也慢慢习惯了被抚摸。我还以为已经差不多了……推倒一个连男人之间的做法也不懂的孩子可以吗?不,虽说是个孩子,那家伙都已经十八岁了。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树井:崎。星期六也来上班?辛苦啦。

崎寻康:树井。最近的十八岁会纯情得不知道污秽,是一张纯纯的白纸吗?

树井:像你这种渡过了纯黑色青春的人,问这什么好笑的问题啊?啊,也有这样的孩子不是吗?崎不知怎么的真有趣。

崎寻康:到那边去。

树井:是。

崎寻康:(还是再花一点时间吧,现在还是太急进了吗?说起来……)(筱宫准:从以前就认识了)(一直忘了问他为什么会知道的了。算了。哼,一想到谁就产生出这种心情之类的……过了五点了,准还没有回去吧?直到时间到了为止,就像平常一样喝杯咖啡吧。)

女:谢谢招待。

筱宫准:谢谢惠顾。

崎寻康:嗯?(之前也见到过呢,那个店员,背影有什么地方跟准好像,不论怎么说,我都以准为中心想太多了。真的很像准。)

男:筱宫,过来这里帮一下忙。

筱宫准:是!

崎寻康:你在这里啊?准。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没想到你就在我常去的店工作呢,侍者的打扮不是也很适合你吗?

筱宫准:啊……

崎寻康:准?怎么了?

筱宫准:我一直在偷看你。被你发现了吗?

崎寻康:呵呵,准,打工快要下班了吧?

筱宫准:是,对了,不回去的话……

崎寻康:我等你,下班后快点过来。

筱宫准:是。

 

筱宫准:唔……崎先生。你今天会做到最后吗?

崎寻康:你想做到最后吗?

筱宫准:因为崎先生都那么说了,打工的时候一直很在意,忐忑不安……

崎寻康:(为什么他会那么擅长去动摇别人的理性?)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我的那个要进去这里。

筱宫准:诶?崎先生的?

崎寻康:紧闭的这里,让我用手指来放松,使他习惯,只是一根手指也很痛苦吧?所以慢慢来就可以了,我会一点一点让你习惯。很痛吧?对不起。

筱宫准:我也是男人。想跟崎先生做到最后。崎先生?呀……啊……

崎寻康:准……准……

 

崎寻康:大致上已经习惯了吧。

筱宫准:崎先生,啊……

崎寻康:已经进去三根手指了,知道吗?

筱宫准:不知道……

崎寻康:痛吗?

筱宫准:不痛。

崎寻康:已经不害怕了吧?

筱宫准:崎先生,崎先生。已经……

崎寻康:知道了,放松身体。

筱宫准:啊……崎先生……

崎寻康:今天之内就让你能用后面解放吧。

筱宫准:为什么那么突然?

崎寻康:(结果,无论怎么摆着大人的架子,面对深受吸引的对象,我也只是个男人而已。)

筱宫准:啊……

崎寻康:不过先开始,这边也照顾上……

筱宫准:不行……

崎寻康:感觉好吗?

筱宫准:很舒服。崎先生呢?

崎寻康:我也很舒服啊。准。

筱宫准:已经……啊……

崎寻康:准。现在才开始呢。做好心理准备啊。

筱宫准:是。

 

Track 03

中村:筱宫。

筱宫准:唔?

中村:休息中也做作业?明天是星期天,在家里慢慢做也可以啊。

筱宫准:因为今天晚上有事。

中村:可恶,居然抢先交女朋友了,真羡慕啊,你这个混蛋。

筱宫准:对不起。

中村:偶尔也要跟我们一起去玩啊。

筱宫准:嗯。

中村:说起来,你喜欢的那个客人来了。

筱宫准:诶?已经点过餐了……好想给他点餐……

中村:只有那个客人你会一马当先去服务呢。你是他的粉丝吗?

店长:筱宫!挺直身体!

筱宫准:店长。

店长:严肃一点的话,看上去成熟一点卖相会更好看。希望你能保持。

筱宫准:是。

店长:麻烦把这个送到五号桌。

筱宫准:(是崎先生那里的。)

店长:严肃点!

筱宫准:是!让您久等了。

崎寻康:准,怎么了。

筱宫准:什么?

崎寻康:面颊红了。

筱宫准:(刚才被拉扯过吧……)没事的。

崎寻康:这样就好了。

筱宫准:(不严肃点不行。崎先生……呵呵……不行,难得我严肃起来了。)

崎寻康:呵呵,今天会很晚吧?我会做晚饭,不要吃饭过来啊。

筱宫准:可是,崎先生工作之后也很累吧……我会买东西过来。

崎寻康:没关系。就像孩子一样撒娇吧。

筱宫准:是。

 

店长:合共六百四十日圆。

崎寻康:我还想要一包蓝山咖啡。

店长:没问题,请问要几公克?

筱宫准:啊……

中村:你真的很喜欢那位客人呢。

筱宫准:唔……

中村:真让人憧憬呢。只是跟店长站在一起,就像一幅画,有一种大人的氛围,真帅气。

筱宫准:大人……

中村:我们还远远配不上他们呢。

筱宫准:(配得上?我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事……因为一直憧憬着的崎先生,现在跟他在一起这件事本身就像做梦一样。)

 

崎寻康:准,你把蛋白剥掉准备怎么办?

筱宫准:那个……

崎寻康:把蛋白剥掉,只剩下蛋黄,你到底有多笨拙啊。

筱宫准:其他的都有好好地……

崎寻康:哪个?让我看看。哈哈,不是全都破破烂烂吗?就像个孩子一样。在我做好饭之前,你去写作业吧。

筱宫准:我也要帮忙。

崎寻康:学生就要努力学习。

筱宫准:是。(我不讨厌他把我当做小孩子对待。不过,直到目前为止我都不在乎的,可是总是会浮现他跟店长在一起的场景。)

 

崎寻康:你在玩什么?头部很容易充血的啊。怎么了?

筱宫准:(往上梳的刘海,结实的身体,很性感,跟我完全不同。初次见面时也是,听到他的声音时也是……)

(崎寻康:不,那个就交给那边去对应吧。明天会在会议中报告。就这样。

筱宫准:这是你点的混合咖啡。

崎寻康:谢谢。)

筱宫准:(无论什么时候,都成熟得让人憧憬,我知道我们之间存在着填补不了的差距。)我想快点成为大人。(即使只是一点点,如果能接近他就好了。)崎先生?

崎寻康:单就身体而言的话,早就已经是大人了。

筱宫准:这也是拜崎先生所赐……

崎寻康:拜我所赐?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人总会有想快点成熟的时候,努力试试看就好了。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不过,有些学习和想法都是只有年轻的时候才能拥有的,有了这些经历后,当日后成为大人后就有更真实的体会了。不要忘记这一点啊。

筱宫准:啊……是。

 

筱宫准:啊……热水灌进去了……

崎寻康:没关系的……把脚搭在这边来试试看。

筱宫准:诶?是。啊……崎先生。

崎寻康:别昏倒啊。

筱宫准:啊……(虽然他的背影还是遥不可及。)啊……崎先生,已经……

崎寻康:不行,还不能解放。

筱宫准:(终有一天,总会有一天)啊……(我想追上你。)

 

筱宫准:崎先生,你不想我快点长大吗?

崎寻康:我会耐心等待的。在我干枯前成熟起来就可以了。

筱宫准:干枯?这是什么?

崎寻康:你离大人还是很遥远呢。

 

Track 04

筱宫准:呼……呼……

崎寻康:准,起床了,已经1点了,你还要打工吧。

筱宫准:呼……呼……

崎寻康:(不起啊。不过,这也没办法啊,难得他周日要打工,我却不知道,不由得……而且全身被他紧紧抱住时,就停不下来了。最近,感觉自制力好像变差了。)

筱宫准:唔……嗯……

崎寻康:你在干什么?

筱宫准:……有崎先生的味道……

崎寻康:唔!

筱宫准:咦?唔……嗯……

崎寻康:醒了吗?

筱宫准:是。

崎寻康:去吃饭了。

筱宫准:是。

崎寻康:今天你是替谁的班?原先应该没有排班的吧。

筱宫准:同事说有朋友从老家过来,所以就拜托我。

崎寻康:那应该是恋人吧。

筱宫准:恋人?

崎寻康:对了,今天晚上好像会下雨,别忘记带伞哦。准?

筱宫准:啊……是……糖,糖吗?我喜欢黑糖。(糖和雨同音词)

崎寻康:是吗。

 

崎寻康:准,要是雨下大了,你就联系我,我开车去接你。

筱宫准:好的。崎先生,那个……

崎寻康:嗯?

筱宫准:我,我走了。

崎寻康:啊?哦,路上小心。

筱宫准:是!

崎寻康:唉。(那是什么啊,可爱过头了吧!只是说路上小心就那么开心,我真该早点说啊。独居太久了,没养成习惯啊。交往三个月了,按理说应该平静下来了,但是一点也不像我这个年龄的人做的事,有越陷越深的感觉,可以说是无法自拔了。这种现象是第一次,有个小15岁的同性恋人啊,前途还真坎坷啊。如果真的到了不得不放手的时候,我能那么轻易地放手吗?话说回来,准有自觉我们是恋人吗?不,不会的吧。)

 

崎寻康:啊……(准好晚啊,已经10点了,平常这时候早就回来了。)啊?什么啊,这场雨!(室内隔音,一点都没察觉到)真是的,为什么不联系我啊,那家伙。

[打电话]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准,你现在在哪?

筱宫准:现在,刚好在……

崎寻康:啊,喂!可恶。(刚好在哪啊?)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准,我现在去接你,告诉我你在哪。

筱宫准:啊,没关系的,现在已经到……啊!

崎寻康:啊!准!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喂,你全身都湿透了!

筱宫准:啊,弄湿你的衣服了,对不起,怎么办啊?

崎寻康:笨蛋,你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感冒了怎么办?

筱宫准:对不起。

 

崎寻康:有人开车送你到这附近吗?

筱宫准:是的,在车站一直等不到车,打工的同事就让我搭顺风车了。

崎寻康:这还真是帮大忙了,但是……这种时候应该先找我,因为我们是恋人啊。

筱宫准:恋,恋人?!

崎寻康:(不会吧,这个反应……)别告诉我说你不认为我们是恋人啊!

筱宫准:咦,不是的,我是觉得是恋人,但是每次一想到就觉得的,然后心里一紧,那种满满的感觉,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泪……

崎寻康:(这个,败给他了)我知道了,别哭了。

筱宫准:唔,崎先生……

崎寻康:什么?

筱宫准:幸福的……快要……死掉了。

崎寻康:呵呵,准。

筱宫准:啊……

崎寻康:唔……

筱宫准:唔……哈……

崎寻康:幸福的快死掉这种话,我希望你能在床上说。

筱宫准:为什么?

崎寻康:下次慢慢告诉你。

筱宫准:今天不行吗……

崎寻康:别动摇我的自制力,明天你有课吧?(总之,等准踏上社会了,再去拜访他父母吧。)

 

Track 05

树井:崎,你最近周末很难约哦。

崎寻康:啊?

树井:像今天这样的平日,你还会像往常一样喝酒。

崎寻康:你多心了。

树井:别想骗我了,终于,你也有恋人了!过去一直没有固定对象的你终于……

崎寻康:吵死了,醉鬼。

树井:是什么样的人,让如此挑剔的你沉迷啊?美女?可爱型的?

崎寻康:谁会告诉你啊。

树井:果然是有吧,下次记着介绍给我哦~

崎寻康:行了,出租车来了,再见。

树井:你就别敷衍我了。

崎寻康:(介绍啊……把准的事情告诉树井应该没问题,但是他一定会以此来开我玩笑。)咦?

筱宫准:啊,崎先生。

崎寻康:你,你在干什么,笨蛋!这么晚还在外面,你什么时候坐在这儿的?

筱宫准:对不起!

崎寻康:公寓发生小火灾了?而且还是隔壁?

筱宫准:是的,然后家里浸水了。

崎寻康:没受伤吧?

筱宫准:啊,我去打工了,没事的。

崎寻康:是吗……虽然如此,我不是说过这种时候要和我联系吧,竟然不用备用钥匙,在外面等……

筱宫准:我觉得……不能给你添麻烦……

崎寻康:说什么添麻烦,你这样更让我担心。

筱宫准:啊,崎先生,这里是走廊……

崎寻康:不要介意啦。

[kiss]

筱宫准:有酒的味道。

崎寻康:嗯,喝完酒回来的,你讨厌酒味吗?

筱宫准:不,没关系,但是,感觉快醉了……

崎寻康:那就不要客气,尽管醉吧。

筱宫准:啊,崎……唔……

崎寻康:唔……

筱宫准:唔,啊……

崎寻康:哎呀。

筱宫准:崎先生,你好坏……

崎寻康:我已经很克制了,你对这种事一直习惯不起来……啊?你!

树井:哟,刚才忘记把资料给你了……我只是送东西来的。

崎寻康:是吗,那就把东西给我,你快回去吧!

树井:嗯嗯~那么,这孩子的介绍呢?

崎寻康:谁会告诉你啊。

树井:我特意给你送过来的,至少请我喝个茶啊。

崎寻康:准,你快进屋子去。

筱宫准:啊,呃,那个,我是哥哥。

崎寻康:至少说是弟弟吧!

树井:哈哈哈哈!

 

树井:诶,你叫准君啊,叫我树井就行了,我和崎是孽缘。

筱宫准:初次见面。

树井:顺便问一下,你是个带把儿的吧?

崎寻康:你在说什么?

树井:我只是确认一下。

崎寻康:行了,快回去吧,这里可没有给你喝的东西。给,准,喝咖啡。

树井:我对同性恋没有偏见,但是……犯罪是不行的!

崎寻康:他既不是高中生也不是援助交际!

树井:是吗,那我就放心了,那么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吧~

崎寻康:我拒绝!

树井:真小气啊,崎。

崎寻康:闭嘴!

筱宫准:好烫!

树井:没事吧?

筱宫准:啊,没事的。

崎寻康:准,给。

筱宫准:好。

崎寻康:牛奶加这点儿够吗?

筱宫准:啊,谢谢。

树井:哇,好温柔啊,温柔到让人恶心……

崎寻康:你快滚啦!

 

树井:你之前说的18岁什么的就是那孩子啊。

崎寻康:现在已经19岁了。

树井:第一次看到你那么温柔,你是认真的吗?

崎寻康:我不会开玩笑随便对男人出手的。

树井:同性交往的风险,还有难以告人的恋爱,你都做好觉悟啦?

崎寻康:当然了,我是真心爱他啊。

树井:你这是晒幸福啊。真是的,就算你无所谓,也要好好问问那孩子的意见哦,必须一直秘密谈的恋爱是很沉重的啊。

崎寻康:我知道。

树井:不过,知道这么个好情报,我很开心哦~

崎寻康:果然是这样!

树井:够玩你3个月了,拜拜~

崎寻康:真是的。

筱宫准:崎先生,洗澡水放好了。

崎寻康:哦,麻烦你了。

筱宫准:咦?

崎寻康:(沉重是吗?)准……

筱宫准:咦?是。

崎寻康:你喜欢秘密吗?

筱宫准:秘密?我不擅长隐瞒秘密,也没有一次隐瞒成功过。

崎寻康:(说的也是啊,嘛……)这也是你的优点啊。

筱宫准:为什么说秘密呢?

崎寻康:不,没什么。话说你房子状况怎么样了?你可以待在这儿,直到收拾好为止哦。

筱宫准:给你添麻烦了。

崎寻康:没关系,想呆多久都行。要不然……干脆和我住一起算了。

筱宫准:不不不,不行了!会紧张的死掉的!

崎寻康:那是什么意思啊!

 

Track 06

树井:呀,准君还真年轻哦~

崎寻康:不要在公司提他的名字。

树井:我们25岁时候,他才10岁哦,10岁!

崎寻康:10岁……

树井:刚才你想象了吧,这个犯罪者。

崎寻康:你这家伙,把牙咬紧!

树井:不过,还真没想到你会遇到那种纯朴的孩子。

崎寻康:我自己也很意外,他的这点真的很可爱哦。

树井:又在晒幸福了……

崎寻康:(像个孩子一样,一点没有心机的地方也……)

 

筱宫准:欢迎回来。

崎寻康:我回来了。

筱宫准:今天,关于崎先生说的秘密,我想了一整天。

崎寻康:(我可没有让他想这个问题的意思啊……)啊。

筱宫准:但是,到底是什么秘密,我实在是不清楚,而且一想到这件事,一整天都只会想崎先生的事情,上课完全听不进去……

崎寻康:(这家伙……)

筱宫准:唔……

崎寻康:我在想关于我们的事啦,男人之间的恋情是没法公之于众的,不光是现在,以后也是如此,无论对谁,要保密的事情会很多。(说实在的,让准背负这个重担还太早了。)

筱宫准:一直吗?

崎寻康:对,沉重吗?

筱宫准:一直……

崎寻康:(虽然这么说,我还是不会放手的。)

筱宫准:崎先生,我……

崎寻康:即使这样,你还是会呆在我身边的对吧?

筱宫准:唔!

崎寻康:准。

筱宫准:我……如果能待在崎先生身边的话,无论什么秘密,无论多久,哪怕永远我都愿意承担!

崎寻康:……(败给他了,原本以为还是个孩子,和准在一起,目前为止没有察觉到的东西都会觉察到了,目前为止没有体会到的感觉都涌上来了。)呵,唔……

筱宫准:唔,嗯……

崎寻康:准,两个人一起承担吧?

 

筱宫准:啊……啊……崎先生……

崎寻康:已经……很柔软了。

筱宫准:崎……崎先生,手指……不要了……

崎寻康:嗯……

筱宫准:啊……

崎寻康:稍微等我一下。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嗯?

筱宫准:我,给你带上,行吗?

崎寻康:呵,说的也是呢,用嘴试试怎么样呢?

筱宫准:嘴?

崎寻康:来……

筱宫准:哦,唔……唔……啊,破掉了。

崎寻康:也是啊。

筱宫准:再来一次。

崎寻康:小心牙齿,用嘴唇,也可以用手指哦。

筱宫准:嗯……嗯……唔……

崎寻康:然后就这样慢慢的……没错。

筱宫准:唔……嗯……哈……

崎寻康:很好,做得很好哦。

筱宫准:是。

崎寻康:就这样坐上这里来。

筱宫准:好的……啊……

崎寻康:难受吗?

筱宫准:没关系……啊……啊……

崎寻康:自己也动动看。

筱宫准:那样……啊……啊……

崎寻康:像这样再激烈点。

筱宫准:啊……不要……啊……

崎寻康:唔……嗯……

筱宫准:啊……啊……啊……

崎寻康:准,没事吧?

筱宫准:崎先生的还很大啊……崎先生……

崎寻康:嗯?

筱宫准:还要……想要做更多……

崎寻康:唔,真是的,你啊……明天你要是没法去上课和打工,我可不管哦。

筱宫准:咦?

 

Track 07

崎寻康:准,准备好了吗?

筱宫准:好了。啊……

崎寻康:昨天稍微做过头了。

[kiss]

崎寻康:见不到的期间让身体好好休息下吧。但是,不要忘记我的触感哦。

筱宫准:好的!

崎寻康:啊,还有,要是感到寂寞了就给我打电话。

筱宫准:好。

 

筱宫准:(崎先生出差2星期,今天是第3天。)哈……

木元:筱宫~

中村:嗨~

木元:这个给你!

筱宫准:啊?

木元:抱枕,一不小心在电玩中心夹太多了。

中村:我也被迫收下了哦,大男人用一对抱枕什么的。

筱宫准:谢谢你,木元。

木元:不客气不客气,就拿这个消除下独自一人睡觉的寂寞吧。话说回来,怎么一直盯着手机看?

中村:在等恋人的电话么?

木元:诶?筱宫你有女朋友?

筱宫准:啊?唔……

木元:话说,为什么中村你会知道啊?

中村:因为我和筱宫在同一个地方打工啊。

木元:原来是这样啊,是个怎样的人?

筱宫准:呃,是个很成熟的人。

木元:喔,年纪比你大啊,真有你的。

筱宫准:个子很高。

木元:嗯~

筱宫准:手脚都很长。

木元:喔~

筱宫准:像模特一样,非常有型。

木元:诶!感觉是个大美人呐!

筱宫准:嗯!

木元:呃啊,筱宫用力点头了!

筱宫准:光是手就十分性感了,倒不如说整个人都很性感,特别是眼睛和声音……

木元:停!我已经明白了,啊~~连我都觉得害羞了~

中村:这么甜蜜不错嘛。

筱宫准:但是,现在出差中,都没有听到声音。

中村:啊,所以才会看手机啊。

木元:你打电话不就行了。

筱宫准:唔……我从来没主动打过电话。

木元(中村):诶!?

筱宫准:因为是个工作很忙的人,一直都是对方给我打电话。

木元:但是,一般像打电话这种事。

筱宫准:不过,打电话的时候我会紧张,不能说太久。

木元(中村):为什么?

筱宫准:因为,在耳边这么近的距离听到声音的话,我会保持不了冷静……

木元(中村):唉,你迷得神魂颠倒呐。

 

[开门声]

筱宫准:我回来了。哈……(是因为最近在崎先生那儿过夜每天都能见面的关系么,明明只过了3天,就已经想要听到他的声音。)打个电话看看吧。

[短信音]

筱宫准:啊!(是崎先生发来的短信,自从出差之后,平常即使是小事都会打电话的崎先生,变成发短信了。)

(崎寻康:不要熬夜,早点睡觉。)

筱宫准:(是说已经忙到只能发短信的地步了吗……果然要忍着不打电话!)

 

筱宫准:(崎先生出差过了1个星期,很想听他的声音,可是他好像很忙,我又不擅长打电话,不过……打一下应该没关系吧,既不会给崎先生带来麻烦,又能在自己能忍受的范围之内的话……)

[接通中]

筱宫准:(啊啊,果然还是不行!)

[挂断]

筱宫准:(明天再试一次。)

[铃声]

筱宫准:诶!崎先生?

崎寻康:真是的,刚想着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别只响3下就挂断啊,也太短了吧。

筱宫准:崎先生,崎先生!崎先生!

崎寻康:嗯?什么?

筱宫准:即使不能每天,哪怕一点也好,我想听到你的声音,能再打电话给你吗?

崎寻康:当然可以啊,你以为我等多久了,不是跟你说过可以打电话的么。

(崎寻康:要是感到寂寞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筱宫准:啊……(他在等我打电话。)让、让你久等了真是抱歉。

崎寻康:真是的。

筱宫准:我也会等崎先生回来的。

崎寻康:啊,公寓的钥匙已经给你了吧。你保管的不是预备钥匙,是我的那把哦。

筱宫准:咦?

崎寻康:你就先进屋子等着我吧。

筱宫准:好的。

崎寻康:准,我想见你这句话,不说吗?

筱宫准:我、我想……见你……(果然,电话是凶器。)

 

筱宫准:(刚才用门上的通话机开了外边的大门,差不多应该到了。)

[门铃声]

筱宫准:崎先生!嗯……唔嗯……

崎寻康:嗯……

筱宫准:嗯啊……

崎寻康:我回来了,准。

筱宫准:(是崎先生!崎先生!是崎先生!)欢、欢……

崎寻康:怎么了?脸通红的。

筱宫准:欢迎、回家!

崎寻康:准,你怎么了?

筱宫准:唔……(对崎先生的免疫力,用光了。)

 

Track 08

树井:喔,辛苦了。

崎寻康:啊,辛苦了。

树井:啊,也给我倒一杯咖啡。

崎寻康:自己动手。

树井:唉,不行,完全不能想象。

崎寻康:啊?想象什么?

树井:我实在没办法想象你对那孩子说喜欢你的样子,像你这种人。

崎寻康:不用你多管闲事,那就别想。

树井:什么啊,你每天晚上都会在他耳旁说很多情话吧。

崎寻康:从来没说过。

树井:诶?!一次都没有?明明稍稍出差一下就会心情不好。

崎寻康:啰嗦,我才不是那种性格。

树井:嘛,的确我也觉得好恶心没有办法想象,嗯嗯。

崎寻康:让我揍你一下。

树井:不过呢,崎,用话语来表达也是很重要的哦。

崎寻康:(的确,我从来没有明确地说过,因为感觉没有说的必要,话说,准也没有说过吧。)

 

筱宫准:嗯……嗯?崎、先生?

崎寻康:醒了?

筱宫准:是的。

崎寻康:准,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筱宫准:诶?呃、啊,喜……喜……喜……欢……

崎寻康:(虽然没有完全说出来,不能一口气说出来这一点也很可爱。但是,准的心情传达给我了。嘛,也就是说只要心意相通的话,那就足够了。)

筱宫准:啊,对不起!紧紧抱住你,很热吧。

崎寻康:不,没关系。

筱宫准:最近,因为一直都和抱枕一起睡觉,抱着东西成了习惯。

崎寻康:你那样做才是,不会热吗?

筱宫准:是夏季专用的材料做的,摸上去很干爽,非常舒服。

崎寻康:这样啊,喏,把睡衣穿上。

筱宫准:啊,我自己、可以穿。

崎寻康:嗯,说得没错。

筱宫准:之前过夜的时候崎先生总在我的身旁,我就习惯了,不知怎么睡的时候一个人就会静不下来。

崎寻康:(也就是说)是代替我的意思吗?

筱宫准:啊……是的。

崎寻康:(真是太可爱了!)是你特地去买的吗?

筱宫准:不,是朋友送的。

崎寻康:(哈?)

筱宫准:崎先生?

崎寻康:呵呵,准,我们去买东西去。

筱宫准:诶?

 

崎寻康:不要迷路哦。

筱宫准:嗯。啊!抱歉!啊,啊!

崎寻康:准。

筱宫准:对不起。

崎寻康:拿着这个。

筱宫准:皮带环。对、对不起。

崎寻康:没关系。准。

筱宫准:是。

崎寻康:你看。

筱宫准:抱枕?

崎寻康:选个喜欢的,我买给你。

筱宫准:诶?

崎寻康:有时还会让你一个人在我家睡觉,一个放你的公寓里一个我家共2个,所以说要是代替我的话就用我送你的,知道吗?

筱宫准:好、好的。

崎寻康:(真是的,因为是朋友送的抱枕所以就不爽,我是小孩子么。)

筱宫准:崎先生,这只羊软软地很舒服哦。

崎寻康:(为什么大学男生跟那东西这么般配,太可爱了!)

(筱宫准:一个人的话就会静不下来。)

崎寻康:(干脆,现在立刻把他抢过来,让他搬过来一起住的话……我真是孩子气。)哈……

筱宫准:崎先生?怎么了?

崎寻康:(一会儿因为些小事就吃醋,一会儿又觉得他可爱得不行,为他痴迷得丧失理智)我想这就是爱吧。

筱宫准:唔!

崎寻康:准,喂。

筱宫准:啊……

崎寻康:没反应。

[kiss]

筱宫准:啊!爱……那、那个……

崎寻康:准,我爱你。

筱宫准:啊、哈啊!已经,不行了,快承受不了了,太困扰了。

崎寻康:呵呵,不是很好嘛,那就被我爱到不知所措吧。

筱宫准:真是的,又来了。

 

筱宫准:嗯啊!啊!呃啊……

崎寻康:哈……

筱宫准:啊……

崎寻康:(原本以为只要心意传达到了,那就就够了。)

筱宫准:呃……哈啊……

崎寻康:准……

筱宫准:唔嗯……嗯……

崎寻康:嗯……

筱宫准:嗯啊……哈……哈啊……崎……先生,那个!

崎寻康:嗯?

筱宫准:那个……呃,从……从以前起一直……那个,很、很喜欢……你!

崎寻康:呵呵。

筱宫准:哈,说出来了……

崎寻康:(我明白了包含心意的话语比任何东西都更让人高兴。)终于说出来了呢。

筱宫准:是的。

崎寻康:嗯。

筱宫准:嗯……唔……

 

Track 09

水岛大宙:我是饰演筱宫准的水岛大宙。这次由我来演绎的筱宫准,这个孩子是个不怎么擅长把各种感情表现出来,实际上做事也很笨拙,很多地方都有些扭扭捏捏的男孩子。大概是因为我最近的工作大都倾向于哇!啊!这种很使劲儿喊的角色吧,像这种扭捏的角色,要表现他那微妙的语气还有感情之类,我是好难啊,但这块儿非常重要,怎样做才好这样子一边思考一边尝试演绎到这里,不知道大家听后感觉如何呢?非常感谢!

森川智之:我是饰演崎寻康的森川智之。感觉如何呢,关于崎这个角色。诶……那个啊,嘛我演的是一个公司职员,稳重又成熟的男性。似乎喜欢非常可爱的东西,这样子的一位男性。工作上应该是很能干的人,但是不会自我管理,出场就摇摇晃晃地倒下了,嘛也因为那样两人才相遇了,哈哈,是个非常有趣的角色。没错呢,所谓老实听话就是成熟了。嘛不过一点不老实,哈哈那个,有着很多的心,这部所说的男人心,对你来说男人心是怎样的心呢?诶,我还没有拥有。以上,我是森川智之。

 

FT

水岛大宙:《男人心》,Fifth Avenue通贩预订者特典Talk CD~~~~于是,这次的收录刚刚完成,Drama CD《男人心》。

森川智之:是的,《男人心》。

水岛大宙:是《男人心》。

森川智之:Men's heart

水岛大宙:是Men's heart呢。我只是在重复你说的话而已,没有什么意义。这是通贩预订者特典Talk CD,首先,我,水岛大宙,然后

森川智之:由我,森川智之,两个人来为你送上的Free talk

水岛大宙:是这样的。这里有些问题需要回答。

森川智之:啊,有问题啊?我最喜欢问题了。

水岛大宙:是这样的呢。在回答问题之前,这个作品也录完的这个时候,来稍微说一下关于作品的感想。我,水岛大宙饰演的叫筱宫准的男孩子。

森川智之:准!是个好名字。

水岛大宙:是准呢,一直森川桑这样准,准!的叫,觉得挺奇怪的。(和福山润的润同音)

森川智之:哈哈哈,挺奇怪的?

水岛大宙:在我听来是这样的。我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

森川智之:大宙来扮演准,会有奇怪的感觉。

水岛大宙:是的,会有各种错觉。这个话题就先这样,我饰演的准,嘛,大学生,平时在咖啡厅打工的时候,有点这个,其实……有点在意

森川智之:崎,悄悄的,在憧憬着呢。

水岛大宙:是的呢。和这样的崎先生出现了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怎样相遇的契机。

森川智之:嘛,绝对是在跟踪。

水岛大宙:哈哈哈。嘛,我也这么想。

森川智之:真是好时机。

水岛大宙:就是的。在马路上崎先生身体不适的时候,及时的赶上去。

森川智之:普通来说,如果严重到要睡两天的话,怎么样?大家有连续睡两天的经验吗?

水岛大宙:哈哈,没有吧。

森川智之:没有的吧?绝对会起来的,感觉像被下药了。

水岛大宙:如果真的那么严重了,要是我就会叫救护车了。

森川智之:会叫的吧?因为两天呢……

水岛大宙:根本不是我能处理的情况嘛。

森川智之:放到自己的家里,两天都不醒过来,都不认识的男人,嘛,虽然不是不认识的男人。这样很糟糕的。

水岛大宙:是这样的。但是对于准来说,说不定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机会。在这种情况,要由我来照看他!于是两天都勤劳的照看着崎先生。

森川智之:两天一直都是穿着同样的衣服吗?

水岛大宙:到底是怎样的呢?

森川智之:应该是这样的吧。是准嘛。

水岛大宙:是的呢,虽然汉字不同,纯情的纯(和准发音相同)

森川智之:是的,是很pure的。

水岛大宙:是很多事情都不擅于表达的类型的青年。嘛,对于我来说很困难,台词的一句一句。

森川智之:偶尔会有这种,怎么说,脸红的状态。脚本上写着嘭的一下脸红了,这个很困难的。用台词来表现嘭的一下脸红……

水岛大宙:真的是,我们来说就是用气息等来表现。真的是很多呢,因为很多,所以不想用相同的手法来表现,想着每个场景都要有不同来饰演,总是会想起来前一次的演法,努力不要演成一样的,想各种各样的方法,结果不能很好的来表现。相反的,如果能表现出准的笨拙的地方就好啦,这样的感觉来饰演的。森川桑怎么样?崎。

森川智之:崎,

水岛大宙:感觉像名字而不是姓。

森川智之:寻康。寻康崎。

水岛大宙:哈哈哈。

森川智之:嘛嘛,怎么能在这个地方费时间。

水岛大宙:寻崎康。

森川智之:哈哈,他是个上班族,在公司的部所里是在一个领队一样的位置。比较能干的人,在常去的咖啡厅也能用手机来指挥工作。不在公司里干。

水岛大宙:这个很帅。

森川智之:嗯,很帅的。

水岛大宙:我是在外面的人这样的感觉。

森川智之:是这样的,然后的去精干的完成工作的样子,被准注视着,憧憬着。因为异常的繁忙,所以才累倒下了。

水岛大宙:就是这样的。

森川智之:就在这时,(指准去救他)。我作为崎来说,觉得之后的展开有点太快了的感觉。

水岛大宙:就是说,作为谢礼来说。

森川智之:虽然说是成年人了,但是怎么说呢,他肯定是原本就有这种属性的角色。

水岛大宙:是这样的吗。

森川智之:怎么说,谢礼……首先他笨拙的地方,是和人交往的地方,虽然工作很能干,但是和人交往的时候有比较笨拙的感觉。

水岛大宙:是的,如果是工作的话,就会很擅长。

森川智之:唯一的友人树井,由川岛来饰演的。只有他一个人是吧?出场的。怎么说呢,对照顾,应该说是救他的人说要五万?还是十万?

水岛大宙:哈哈,用钱来做谢礼。

森川智之:用钱来解决问题的角色。不要那些,和我一起吃饭被这么说了,然后就普通的没有任何异议的一起吃饭的崎。

水岛大宙:哈哈。但是从这个意义来说,一开始的崎就是这种男人,一直都是俯视人的,因为是年下的年轻男人,所以觉得这样也就可以了。然后从那里开始了变化。

森川智之:是的,稍微照顾了一下,然后就渐渐被准的pure吸引,等回过神来就已经一两年后了。一直都在交往。

水岛大宙:一下就忘我的投入进去了,然后就一直继续下去了。

森川智之:也不考虑一下后果什么的。

水岛大宙:但是就这样也没有什么问题的一直能顺利交往下去,真是让人羡慕。

森川智之:两个人决定一起背负着沉重的东西走下去。那就让他们走自己的路去吧,这种充满恩爱的感觉。

水岛大宙:虽然现在说有点晚,但是请不要先听这个Talk CD。哈哈哈,还是比较剧透的。

森川智之:才没有人从这个Talk CD开始听呢。

水岛大宙:哈哈哈哈,是这样的吗?

森川智之:嗯,没有的,没有问题。

水岛大宙:一开始就想听。

森川智之:这方面我是没有问题,我明白的。

水岛大宙:首先就想听morimori的普通说话的声音~”这样想法的听众……

森川智之:没有的。

水岛大宙:啊,没有的吗?

森川智之:首先先听了本篇的内容之后,才听这个的。

水岛大宙:那就暂且当是这么回事了。

森川智之:才不会有先听Talk CD的人呢,是吧?

水岛大宙:哈哈哈,我想应该是没有的。

森川智之:是有问题需要回答的吧?

水岛大宙:是的,让我们来回答问题吧。准很笨拙,崎很灵巧,这是指他工作方面的吧,两位是笨拙还是灵巧呢?如果有关于这个的故事也请分享。

森川智之:真是个笼统的问题。

水岛大宙:嗯,是的。

森川智之:是灵巧还是笨拙,这是对于某件事来说灵巧,对于某件事来说笨拙,整体来说,那大宙属于很笨拙的类型什么的,没这么说的。

水岛大宙:是没这么说的,这样的话我就变成什么都做不成的人了。像是这种开个家门都要花十分钟,说啊,进不去,进不去这样。

森川智之:就是就是,像连线都穿不过针鼻这样。

水岛大宙:穿不过。连摩托车都打不着火,要这样的话都活不下去了。

森川智之:就是,像在十字路口都拐不了弯之类的,哈哈哈。有这种情况呢。

水岛大宙:那反过来,我们把范围缩小。

森川智之:那你灵巧的地方和笨拙的地方是什么?

水岛大宙:笨拙的地方……嘛,我整体来说是比较笨拙的,特别是对人,怎么说呢,从以前就面对喜欢的人,能不能很好的表达,不能很好的吸引住对方。这点来说,那范围缩小后的灵巧笨拙你如何呢?

森川智之:诶……嘛,如果喜欢上了就会变成喜欢模式。会变成非常积极的感觉。

水岛大宙:那会巧妙的说很多好话?

森川智之:巧这个汉字很难的。

水岛大宙:哈哈哈,是的。

森川智之:我很喜欢那个汉字。巧很棒。

水岛大宙:但是用书道,毛笔很难写好,笔画的平衡。

森川智之:啊,平衡啊。我是左撇子,所以笔画顺序上来说……嘛,这个就不说了。所以说如果喜欢上的人就会一直喜欢。

水岛大宙:会很长时间的去喜欢一个人。那是很棒的一件事啊,那会把自己的感情告诉对方吗?

森川智之:会告诉对方。

水岛大宙:那这么说到底是灵巧还是笨拙呢。

森川智之:啊,应该是笨拙的吧。

水岛大宙:因为笨拙,所以很直接。我是因为笨拙,所以说不出来。

森川智之:说不出来的笨拙。

水岛大宙:说不出来的笨拙。应该怎样表达出来,我如果真的去在意的话,就会和平常连接触的方式都会改变,不知道,如果觉得被发现了,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森川智之:所以说不出来,不能告白呢。

水岛大宙:是的,不能告白。然后就这样拖拖拉拉的,fade out

森川智之:如果这样的话,就会从对方的左边就这么穿到右边过去了。

水岛大宙:就是的,如果能说出来的话,说不定现在就是不同的结局了。连这么想都办不到,就这么结束了。

森川智之:啊,真是笨拙呢。有个能在背后推你一把的朋友就好了。

水岛大宙:啊,是这样的。

森川智之:然后就是有像仲裁公司那样的,哈哈哈。

水岛大宙:哈哈哈,我可不想依靠那种地方。我的周围有很多该说是笨拙呢,就是像森川桑这样直接的人,能给人这样做就对了之类的建议的人是没有的。

森川智之:那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如果被说按照你说的去做了还是不行也挺……

水岛大宙:啊,很不愿意那样被说的。我也是因为这样,所以不能给人建议。

森川智之:正因为这种情况,如果我说:大宙,去告白吧。然后你说果然还是不行的话,不是很糟糕吗?

水岛大宙:是这样的。重要的是关键时刻不要靠别人。

森川智之:勇敢的去被发卡吧!

水岛大宙:勇敢的去被发卡吧!于是,下一个……哈哈哈,啊咧,灵巧笨拙的话题还是没说明白就完了。诶,进行下一个问题。准很不擅长讲电话,是这样的。两位有什么一直都很不擅长的事情吗?总觉得老是出负面的话题啊。

森川智之:哈哈哈,不擅长的事情。不擅长的事情啊……

水岛大宙:害怕的事情什么的。

森川智之:害怕的事情啊……啊,不擅长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空出自己的私人时间。这可以说是不擅长吗?

水岛大宙:大概是可以这么说的吧。那个大半是因为我们职业的关系吧。

森川智之:嗯。总是,自己空不出来呢。那个,你看,这个工作已经做了25年了,我自己定不了自己的行程。全部都是事务所给安排的,到现在的25年的人生,像是全部都由事务所决定的感觉。

水岛大宙:啊,但是,我想在某天某个时间干某件事,请帮我空出来之类的,完全(没有吗)?

森川智之:一年大概只有一次。

水岛大宙:诶?这可是真厉害。

森川智之:比如说喜欢的歌手要开演唱会,这个人可能以后不会再来日本了,如果是这样的演唱会的话,会说在这个时间想去,帮我空出来。

水岛大宙:即使这样,也几乎不会发生的吗?

森川智之:几乎不会发生的。

水岛大宙:好厉害,我羞耻的说不出来,我行程这方面的情况。如果是每季都会开演唱会的话……

森川智之:那个就算了。那样才是……怎么说呢,聪明灵巧的做法。虽然变成灵巧笨拙的话题了。

水岛大宙:我的话,就算是这样,也想保持着心情上的充实感去做下一个工作。

森川智之:那也是的,我认为这样才是理想的情况。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嘛,这是我不好的地方,真的挺糟糕的。

水岛大宙:诶~但是怎么说,就算是这样也一直没有输给工作。

森川智之:完全不会输给工作呢。

水岛大宙:啊……果然是因为某种程度来说,工作是第一位,已经被工作所满足了,是这样的吗?

森川智之:到底是怎样的呢?但是,我也想去玩的。

水岛大宙:真的吗?

森川智之:真的啊。

水岛大宙:完全看不出来啊。

森川智之:想开车去非常远的地方什么的。

水岛大宙:总觉得你像是有一堆兴趣爱好的人。

森川智之:有道具。虽然有一堆道具,但是不会去用。

水岛大宙:哈哈,不会去用。那车只是用来代步的工具。

森川智之:残念,是的。基本上来说车只在东京23区内使用。

水岛大宙:真是浪费啊。果然车的话,我也是这样,如果有车的话,总是会想往远处走的。

森川智之:是想去的吧。那下次你来我们事务所。

水岛大宙:诶?我,来稍微把社长的行程这里空出来。

森川智之:被我拖过来签合同了。哈哈。

水岛大宙:哈哈哈,要说多久以后的事情了啊,如果是那样的话。那,稍微把社长的行程表让我看一下这样的。

森川智之:那样的话,把我带走什么的。我会请你吃饭的。

水岛大宙:啊,真好!那我就期待着你带我去好地方吃饭了。怎么办,还有一个问题。

森川智之:赶快进行完。

水岛大宙:好的。说想快点长大的准,反过来说,有没有想过想回到儿童时代呢?这个问题怎么说呢?现在的状态,如果以现在的状态,知识量,脑容量的情况回去的话,可能会想回去。如果被清零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森川智之:就是的。大概就算能回去,还是会走上同一条路的。

水岛大宙:大概是会成为这样的。就算是偶然发生的事情,感觉结果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嘛,但是单纯来说后悔的事,如果有那个时候这样做就好了的事情,还是会有想回去的心情。这个人人都会有的吧。

森川智之:嗯。以同样的想法就算是变年轻了,大概会对那个年轻的时代觉得厌倦。果然还是现在是最重要的。

水岛大宙:是这样的。

森川智之:就算是回去了,再不会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了,因为是在以前的时代。大概在那个时代,当时用尽全力去生活着了。

水岛大宙:是这样的。但是对过去的自己说,这里这样做就好了。我有这种想法。更加强势的活着什么的。

森川智之:有的,这是有的。

水岛大宙:比如说,这不是什么好话题,小学的时候就算打架了,也并不会受什么伤就完了。如果那个时候不打架,长大了以后就会变得害怕了,一点小事就会变得害怕什么的,如果那个时候变了,人生说不定也会有所变化,自己说不定会变得更加有勇气。这和刚才的话题有所连接,为什么不能更加堂堂正正的去做之类的,有很多。所以我回顾过去看,想回去的地方还是有的。但是从那里再重新活十年二十年的,就有点……

森川智之:会厌烦的。

水岛大宙:是会厌烦的。

森川智之:可能会觉得想快点回到现在的时候。

水岛大宙:果然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才开始享受的事情也是有的。如果这些都没有了,也会让人觉得不愿意的。

森川智之:是吧?那还是现在是最好的。

水岛大宙:现在是最好的。是的。那就是两个人都不想回到童年!哈哈哈,说了这么一堆,结果是不想回去。于是,问题谈话就是以上这么多了。

森川智之:是的。然后就是把无聊的地方当下酒菜,应该正好是十五分钟。哈哈哈。

水岛大宙:是的。被要求说十五分钟以上。

森川智之:说了很多话呢。

水岛大宙:真的说了很多话呢,感觉已经说了四十五分钟话了。

森川智之:说到了,现在已经说了三小时十九分八秒,九秒了。

水岛大宙:已经说了三个小时了?啊,真的啊。哈哈哈,时间过得真快啊。

森川智之:过得真快呢。

水岛大宙:真是的,已经快要到第二天了,在这里就结束吧。请也多多听本篇的故事,希望能享受到。

森川智之:是的呢。

水岛大宙:那么,非常感谢!

森川智之:非常感谢!

【11/10/26新作在線翻譯】オトコ心



作者   神田猫

キャスト   篠宮準:水島大宙
崎尋康:森川智之

発売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発売日   2011/10/26

内容   サラリーマンの崎は、ある日、帰宅途中に倒れてしまう。そんな崎を助けたのは、純真無垢な青年・準だった。
ほんの出来心から準に手を出した崎だったが、準の無自覚な色気にやられて、どんどん深みにハマってしまい…!?
イケメンオヤジ×純情青年のアダルト&ピュアラブ

コミックス「オトコ心」、「コイビト心」の内容を収録!

下载地址:
http://115.com/file/be8poy47#
http://ifile.it/uwh3yki
http://dl.dbank.com/c0u2u9yk9z
http://www.megaupload.com/?d=ISHPOEIW
http://www.gokuai.com/f/X8LbO8gS42S35pA7
http://ge.tt/8TeIvj9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otokokokoro=111026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