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華客船で恋は始まる7

豪华客船上恋爱开始7

 

翻译:蜻蛉绮蝶 bianfang shazj laimu

校对:laimu

 

 

Disc

 

Track 01 炽热的再会

仓原凑:……brochette due de jeff?这是什么样的料理啊?(我的名字叫仓原凑。是私立西北大学的一名十分普通的大学生。)

安佐:啊,那是瘤牛的烤肉串哦。旁边的是肉类杂煮将鸡肉放在番茄里煮的家庭料理哦。这都是在加拉帕戈斯的餐馆经常会有的菜哦。

仓原凑:(在我的边上,为我解释菜名的人,就是我的恋人安佐,他是我们所乘坐的这艘豪华客船“威尼斯公主号Ⅱ”船的船长。)哇,每个看上去都好好吃,但是一大早可能吃不下这么多呀。

安佐:那要不换成更适合早餐的菜单呢?过来!

仓原凑:嗯,谢谢你,安佐!(手上传来的体温让我心动不已,彷若真正的王子一般的安佐和平凡的大学生的我成为恋人关系,事实上我到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只是庶民的我可以几次回到这豪华客船上,也不敢置信。但是,(安佐:欢迎回来,小凑,我们两人浪漫的航海要开始了哦。)我想起安佐昨晚的话,还有在我的眼前微笑着的安佐,嗯,没错,我们的航海这就要开始了!)

 

樱井孝宏:Cue Egg Label水上类原作,豪华客船上恋爱开始7.

 

仓原凑:(昨天我非常的沮丧。)

(仓原凑:沙发明明是双人坐的,安佐果然是很忙呀。)

仓原凑:(现在是10月,请了9天休假的我本来是打算和安佐在电影院约会之后,直接上“威尼斯公主号Ⅱ”度假的。但是……(安佐:突然有个重要的会议,我可能无法去日本接你了,我会再和你联络的。)其实是百忙之中抽空给我打电话的吧。安佐不仅是“威尼斯公主号Ⅱ”的船长,他也是巴尔吉尼海运公司的董事之一,而且是大富豪巴尔吉尼家族的下任总帅,所以很忙也是当然的。安佐的叔叔,生物学家的布鲁诺巴尔吉尼协作拍摄的电影“雄伟的海洋”好不容易等到上映了,好像和安佐一起看呀。)

【电影声】

(阿尔贝:下面请让我为大家引导走进这片平时看不到的深深的大海。)

仓原凑:(电影拍摄的是世界各地的海洋生物的生态的纪录片。编辑这部电影的海洋学家阿尔贝扩库特的解说十分易懂,主题和影像都很棒。)

(阿尔贝:我们乘坐着探查艇向神秘的深海行进。)

仓原凑:(啊,觉得好紧张哇。)

男:这里空着吗?

仓原凑:那个,这里应该是指定席的吧。

男:呐,你是被恋人丢下了吧?

仓原凑:……!

男: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安慰你哦。

仓原凑:不,没关系的,我想要好好看电影。

男:看完要到我的公寓去吗?

仓原凑:我拒绝!

男:……!喂,别逃呀!

仓原凑:……!(安佐,救救我!)

安佐:把你的手从我的小凑身上拿开!

男:……啊啊……

仓原凑:啊!安佐!

安佐:因为我的迟到,让你受到惊吓了,抱歉!

仓原凑:因为那个男人的原因,好心情都泡汤了,我们要不要去看下一场的电影?将约会重新来过。

安佐:呵呵,赞成。我很想你,小凑!

仓原凑:我也想你,安佐!

Kiss

安佐:约会结束后我会把你掠到“威尼斯公主号Ⅱ”上去,我爱你,小凑!

 

仓原凑:(看完电影之后,我们坐着巴尔吉尼家专用的喷气机和私家直升飞机,直接登上了正在加拉帕戈斯海上航行中的“威尼斯公主号Ⅱ”,迎接我们的是弗兰兹,黄和吉普拉,开心的重逢之后,我们回到了安佐的皇家套房里。)

仓原凑:啊,好香啊。(安佐的古龙水味加上一缕淡淡的甜甜的香气,感觉有点性感的香味。)窗边有个盆栽,是那个花的香味吗?

安佐:啊,那是依兰花的味道哦,它的功效是解除压力和促进性欲……

仓原凑:啊……

安佐:依兰花的香气发挥作用了吗?

kiss

仓原凑:不行,安佐!

安佐:不行?为什么?我已经一刻都忍不了了。

仓原凑:安佐,我也想被你抱。

安佐:我爱你,小凑。

仓原凑:……啊……

安佐:好可爱呀,见不到你的时候我梦见你好多次。我想真切地感受到你的肌肤。

仓原凑:……恩恩……啊……不行……安佐……

安佐:坏孩子,你发出这么可爱的声音,害我想粗暴地对你了。

仓原凑:恩恩……

安佐:这是依兰花的香油,听说可以作为媚药使用,不知道是否如此。

仓原凑:恩恩……安佐……

安佐:小凑……

仓原凑:嗯嗯……拜托了……我想要你……

安佐:坦白的好孩子,还是说依兰花起作用了呢?

仓原凑:恩恩……安佐……

安佐:啊,听到你这么娇艳的声音,我要疯狂了。

仓原凑:啊啊……安佐……安佐……

安佐:啊……小凑……我今晚也无法从容了……

仓原凑:啊啊……啊啊……安佐……不行了……

安佐:啊啊……恩恩……我也是的

仓原凑,安佐:啊啊……啊啊……

 

Track 02 喧闹的来访者

仓原凑:(吃饭的姿态都这么性感,真是犯规呀。但是昨晚的安佐更性感……槽糕,我又想起昨晚的事了。)

安佐:小凑,烤香蕉的华夫饼不合口吗?

仓原凑:不是的,非常好吃。

安佐:呵呵,难不成你是想起昨晚的事了?

仓原凑:……!不是的呀!

安佐:你不用遮遮掩掩的,我也回想起昨晚的事,昨晚你的特别的可爱。

仓原凑:……!是你不好……用依兰花什么的那种强力的媚药……

安佐:下次我会一直到天亮都抱你的,做好觉悟吧。

仓原凑:(被他这么说,感觉要想入非非了。)

安佐:小凑,脸上沾到奶油了哦。

仓原凑:哎?哪里?

安佐:我其实想用吻帮你舔掉的,别动。

仓原凑:嗯……谢谢。(仅仅是被安佐盯着看,我就……)

布鲁诺:哈哈,哟,新婚夫妇还是一如既往的甜蜜啊。

仓原凑:啊,布鲁诺先生!(和安佐很像的英俊的脸庞,带点卷的黑发,下半个脸长着了不修边幅的胡子,布鲁诺先生是安佐的叔叔,巴尔吉尼家的当家,塞尔吉奥先生的弟弟。)布鲁诺先生!好久不见!(布鲁诺先生和普通的动物学家不同,仿佛就像寻宝猎人的电影一样不断冒险,还发现了好几种新的爬虫类,和他第一次见面还是暑假在厄瓜多尔群岛乘观光船周游的时候,嘛,那个时候被卷入了麻烦的事件。)

布鲁诺:恩,不过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啊。还多了几分娇媚呢,哈哈,你该不会昨晚也和安佐睡了……

安佐:布鲁诺叔叔。

布鲁诺:哦,安佐啊,好久不见,你不要这么气我打扰了你们甜蜜的时间嘛。

安佐:哎……

安佐:呵呵……(布鲁诺先生虽然有点大大咧咧的,但其实是个很有内涵很温柔的人。)

阿尔贝:巴尔吉尼博士,你果然还是打扰了他们两个人吧。

布鲁诺:阿尔贝!

安佐:(啊,是真人!站在布鲁诺先生边上的是金发碧眼超级美型的,昨天和安佐一起看的那个电影的主编的阿尔贝扩库特先生。)

布鲁诺: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阿尔贝,著名的海洋学家,我亲爱的恋人。啊!

阿尔贝:……!

布鲁诺:阿尔贝,你干嘛踩我啊,不过,你的这种冷淡的地方也让我痴狂。你现在马上就和我……

阿尔贝:我和布鲁诺只不过是一起工作过而已。

安佐:初次见面,先不说布鲁诺了,我是“威尼斯公主安佐号”的船长,我叫安佐法兰契斯巴尔吉尼,叔叔总是给您添麻烦,真的很抱歉。

阿尔贝:初次见面,我是海洋学家阿尔贝扩库特。您旁边这位是?

仓原凑:初次见面,我是仓原凑,日本的大学生,您主编的电影我看过了,真的很棒!

阿尔贝:谢谢,我这次乘船就是想继续拍摄续篇的,巴尔吉尼船长,谢谢你的协作。

安佐:我对您的自然保护意识从心底赞同,请让我全方位地协作您吧。恩?他是?

阿尔贝:啊,抱歉,我来介绍。他是在我的研究室做助手的。

克雷蒙:我是麦克克雷蒙。请多指教。

仓原凑:请多指教。(是一个很有礼貌很稳重的人啊。)

克雷蒙:扩库特博士,巴尔吉尼博士,请用咖啡。

阿尔贝:谢谢,昨晚熬夜写论文,正想喝咖啡呢。

克雷蒙:那正是太好了。

布鲁诺:咦,克雷蒙你还真是体贴啊。

克雷蒙:……!

布鲁诺:我不是一直说我不喜欢苦涩的黑咖啡要加很多奶的嘛。

克雷蒙:很抱歉,我马上去换。

阿尔贝:不需要,对还没睡醒的人来说黑咖啡比较适合。

布鲁诺:哎……!

阿尔贝:……

仓原凑:(克雷蒙先生和布鲁诺先生就像是在争夺美貌主人宠爱的大型忠犬和凶猛的狼一样。)那个,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坐在一起吗,安佐?

安佐:当然了,作为交换那些下流话就不可以说了哦。

克雷蒙:哎?你在说我吗?哈哈哈,我家侄子还真是古板。

阿尔贝:那我就打扰了。巴尔吉尼船长,凑先生。

克雷蒙:打扰了。

仓原凑:啊,那个,阿尔贝先生,我很喜欢大海,看了您的电影后对大海越来越感兴趣了。

阿尔贝:是吗,那真是太高兴了。

仓原凑:电影里也也会介绍深海的样子的吧,会发光的虾子呀,长着奇怪的脸的深海鱼之类的。这次的拍摄,难道是要去更深的地方吗?啊,如果拍摄地是秘密的话就算了。

阿尔贝:这次主要的部分是生活在比上次更深的地方的生物,明天早上深海探查艇就会装上船。

仓原凑:深海探查艇!可以亲眼见到那种不可思议的生物,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安佐:呵呵,小凑,你想不想潜到深海看看?

仓原凑:那当然!(安佐非常温柔地对着我微笑。总觉得有些害羞。)啊,那个,那是从明天开始拍摄吗?

安佐:不,和拍摄对会合后,今天就开始海中洞穴的拍摄。凑先生你们马上要潜水吗?

仓原凑:是的,我才拿到执照,想去一些适合初学者的地点。

阿尔贝:你愿意的话,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仓原凑:哎?但是,洞穴什么的。

阿尔贝:是没什么危险的地方,所以初学者也不要紧。还有,我很想拜托凑先生也参加这次电影的拍摄。

仓原凑:哈?

克雷蒙:小凑的话,和像女神一样美丽的阿尔贝站在一起也相得益彰。

仓原凑:哎?这就是说我的脸也会出现在大屏幕上吧?

安佐:这我可无法赞同。凑王子是世界级的VIP,安保上面也会有各种问题。

仓原凑:那个,我在日本很平凡地生活着,不想太引人注目了。(虽然我对深海很有兴趣也很想能帮上阿尔贝先生的忙,但是世界级VIP的安佐和身为男人的我是恋人关系,这件事要是暴露了,似乎会成为很麻烦的事。)

阿尔贝:那么只拍摄潜水的时候如何?带着面罩和调节器就拍不到脸了。

安佐:要是你能保证绝对不会拍到小凑的脸的话。

阿尔贝:那是当然的。

克雷蒙:我也会嘱咐工作人员让他们不要迷上凑王子的,哈哈。

安佐:小凑,你怎么说。

仓原凑:请一定让我参加,啊,我参加拍摄的话不就是说必须和安佐分开来潜水了吗?

阿尔贝:不,事实上,导演说想要拜托巴尔吉尼船长也参加拍摄。

安佐:啊……,我会在水中和凑王子一起行动,你们就拍吧。

阿尔贝:谢谢您,请多指教,凑先生,你也是拍摄队的一员了。

仓原凑:这是我的荣幸。真的很开心,请多指教!(啊,真的好期待呀。)

 

Track 03 潜水

 

安佐:(我和小凑,阿尔贝和叔叔布鲁诺,以及拍摄队的人来到巴尔吉尼家所有的无人岛的“沉睡之岛”,在岛北边的潜水区“睡鲨的洞穴”中进行拍摄。虽然海中的洞穴多为只有潜水高手才能潜的危险地段,但是这个“睡鲨的洞穴”不用担心迷路,因为只有一条路,而且上方也有空间,即使是初学者的小凑也能很安心地潜水。)

仓原凑:那是蝴蝶鱼?

安佐:是哦,对面是拿破仑鱼。

仓原凑:啊!是这样啊,好厉害!

安佐:(在海里游泳的小凑像美丽的海洋生物一样优雅,有很棒的运动神经的他,十分享受这第一次的潜水。从我们头上横穿过去的是蝠鲼,非常的漂亮,仿若划过天空的隐形战斗机。)

仓原凑:好帅呀,好像隐形战斗机啊。

安佐:竟然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啊。

仓原凑:啊……

安佐:(小凑好像很害怕在布鲁诺他们旁边的鲨鱼,上次在无人岛被鲨鱼攻击的事情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了吧。)那是南深睡鲨,它们很老实的,不过你要是害怕的话不要勉强的哦。

仓原凑:没关系哦,我们去摸摸它吧。

安佐:(小凑向鲨鱼靠近后,学着阿尔贝先生抱着鲨鱼,感觉很舒服似地闭着眼睛,然后慢慢睁开眼睛,望着我眯起眼睛,一定是在朝我微笑吧。啊,我的小凑多么可爱啊,可以和他共赏海底景美景,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体验。)

 

布鲁诺:下午四点啊,这个时间也来不及再潜一次了,回到“威尼斯公主号Ⅱ”上吃晚饭也太早了,真是个尴尬的时间啊。哎……

克雷蒙:这样的话,我们要不要去传说中沉船所在的区域呢?有一种说法认为那可能巴尔吉尼家所有的帆船。

仓原凑:哎?!巴尔吉尼家的?

布鲁诺:哎,这个传闻我也听说过,我记得好像是说一共有两艘船,一艘是护卫船另一艘装载着价值连城的宝藏。

安佐:确实有资料记载说我们族的帆船曾经在印度洋沉过,但是很难想象以前的木制帆船能在海底保留这么久。

克雷蒙:但是在这片海域也有目击的报道,在当地的报纸上登载过,巴尔吉尼家族的各位应该也听说过吧?

安佐:哎,曾经派出过搜查队但是什么发现都没有,我想还是看错了吧。

布鲁诺:真是的,你总是这么现实。

仓原凑:但是,你的先祖们乘坐的帆船要是在这里的话,我好想亲眼看看啊!

安佐:……小凑,确切的航海图和可信的报道可都没有啊。

仓原凑:恩,确实如此呢。

布鲁诺:有什么不好,梦想呀梦想。我们这就去寻找巴尔吉尼家沉没的帆船,好嘞,出发!

仓原凑:太棒了!

安佐:(要是能找到沉船的话的确是关系到威尼斯历史的发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不好的预感。)

吉普拉:躲过了暴风雨的直击,平安无事比什么都好。

安佐:(这大概就是我心慌的原因了,竟然被卷入突发的热带低气压。)啊,但是为了避开暴风雨,我稍微绕的有点远了,快艇的燃料有点不足了。补不上的话没法回去。

吉普拉:我想开高速艇前去救援的,我们这里暴风雨的影响也很大,暂时无法行动。真的很抱歉。

安佐:为了你们的安全,救援就等明日吧,等海面稳定下来也不迟。

吉普拉:我知道了,请一定要小心。有什么事请立刻联系我。

安佐:没问题的,你们也要小心。“威尼斯公主号Ⅱ”就拜托你了。

吉普拉:交给我吧。

安佐:嗯,感谢你。

 

Track 04 黄金钥匙

仓原凑:嗯…………啊…………哇,好晴朗,和昨晚完全不一样了。

安佐:恩恩…………呼呼…………

仓原凑:(安佐他肯定很累了吧,因为昨晚他……)

 

(安佐:小凑,我不是叫你睡觉了嘛。

 仓原凑:露馅了啊,啊哈哈。

 安佐:不听话乖乖上床的坏孩子。

 仓原凑:对不起,但是我想起了遇到你之后的第一次航海。

 安佐:那次的风暴真的很厉害,不过我们还是平安度过去了不是吗,这次肯定也一样,我不会让你觉得害怕的,没关系的。

 仓原凑:嗯……安佐,我不是害怕,我是觉得你在责备,认为燃料不足是你自己的责任。

 安佐:你都看出来了啊。

 仓原凑:这不是谁的责任,不如说,正因为有你,我们才能避开暴风雨的袭击,所以,【kiss】,不要这样闷闷不乐的了,好吗?

 安佐:谢谢,多亏了你,我又有精神了。

 仓原凑:嗯,驾驶加油哦。)

 

【kiss】

仓原凑:让你那么晚才睡,辛苦了,我爱你,安佐。嗯嗯……真的是个好天气,哇,好像都能望见海底似的,多么的美妙啊,(哎?在20米前方好像能看到帆船的桅杆一样的东西,是幻影吗?啊,啊!)

布鲁诺:哦,公主殿下,早呀。

仓原凑:布鲁诺先生,你看那里,看那里!

布鲁诺:什么,海豚在和你打招呼啥的吗?

仓原凑:是帆船!

布鲁诺:恩?

仓原凑:你能看见那帆船吗?

布鲁诺:恩?哪里?

仓原凑:在大概20米前方!

布鲁诺:喔!可不能这么置之不管,阿尔贝!阿尔贝!

仓原凑:(好像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吉普拉:有记录显示,两年前由于海底火山喷发这里的海底隆起,因为这个关系沉没的船又再次出现了,这么想大概是没问题的。

安佐:因为沉睡在深海冰冷的海水中,所以几百年之前沉没的船才能没有腐朽一直保存到现在啊。

布鲁诺:总之这就是一种缘分,我们要不要好好享受一下沉船中的潜水呀。

仓原凑:(布鲁诺先生和阿尔贝先生,与吉普拉先生一同前来的拍摄队一起立刻潜入海中,而且我似乎也被允许一同参加拍摄,好像做梦一样。)

阿尔贝:凑先生。

仓原凑:阿尔贝先生。

阿尔贝:沉船的内部十分的危险,初学者的凑先生还是不要潜入沉船深处会比较好。请不要离开同伴巴尔吉尼船长的身边哦。

仓原凑:好的,我知道了。(第一次的沉船潜水让我兴奋不已,但是我必须冷静下来,不能拉大家的后腿。)

 

仓原凑:哇,好漂亮。(沉在海底的是一艘有五层楼那么高的大帆船,被白沙掩埋着。船体上长满了珊瑚,五颜六色的热带鱼在船边游来游去,因为水的透明度很高,帆船的细部可以看得非常清楚,简直像在做一个不可思议的梦。写在船尾的船名是“东方王子号”,果然这是巴尔吉尼海运的船啊。啊,刚刚沙子里好像有什么在发光,是海绵或者海藻的团块吗,不过看上去很有分量,啊,海藻脱落的部分在发光,好漂亮,还有巴尔吉尼的图案,这是某个物件钥匙。要告诉安佐!)

 

仓原凑:安佐,就是这个。

安佐:这个是……!

仓原凑:在沉船的白沙中发现的,捡起来的时候还附着着海藻,用纯水洗过这后变成非常漂亮的金色了。这个钥匙肯定是你的祖先们的东西!

安佐:这种独特的颜色和柔软度,还有这个分量,搞不好这是24k金的呢。

仓原凑:好像是很贵重的东西啊。

克雷蒙:哦哦!这真是太了不起了,这是一个也许是一个大发现,我很想来研究一下这个!

仓原凑:(从年代来考虑,可能是十分珍贵的东西呀。)

克雷蒙:当然,我绝对不是说免费的,我们研究室来出钱……

安佐:这是我的先祖留下来的东西,很抱歉。这是你的东西哦。

仓原凑:哎?可以吗?

安佐:当然。

克雷蒙:要好好珍惜比较好哦,这肯定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仓原凑:谢谢,我会很珍惜的,安佐。(我握着钥匙,心跳越来越快,得到了巴尔吉尼先祖们留下来的东西就是好像是被承认为是家族成员之一。)我一定要好好珍惜。

 

仓原凑:你说想要购物的店是这里?

安佐:啊啊。

仓原凑:(我和安佐结束了沉船潜水之后回到了“威尼斯公主号Ⅱ”内的珠宝店,安佐很稀奇地说想要买东西,我就跟着来了。)你说是要买东西本身就够少见的了,要买宝石什么的就更稀奇了、是谁要过生日了吗?

安佐:我想给某人买个小礼物,我之前给店里打了电话了。进去吧。

店员:欢迎光临。

仓原凑:(某人?是谁呢?)

店员:欢迎光临,巴尔吉尼船长,仓原先生,请这边走,刚才您在电话里说是要找24k金的链子是吧。我们为您准备了很多种类的,粗细要在什么程度呢?

安佐:我想把和这个画中一样的钥匙作为挂坠用项链挂起来,你能为我挑选一条合适的项链吗?

店员:是这个钥匙啊,啊,多么细致的透珑镂刻啊,真是杰作呀。我明白了,请您稍等片刻。

仓原凑:好像是有50年以上历史的书呀,哎?啊,这是刚才那个钥匙的图画?

安佐:这是整理了有关于巴尔吉尼家历史资料的书。

仓原凑:好厉害,让我看看!巴尔吉尼当家命令宝石师制作的,打开宝藏箱的钥匙,被认为放在了沉没于印度洋的“东方王子号”一船上。哎?为了打开宝藏箱的钥匙?

安佐:就像书上写的一样。

仓原凑:(难道说我捡到了一个和巴尔吉尼家历史有着重大关联的东西?)那个……安佐,这么有历史价值的东西我收下会不会不太好呀……啊……

安佐:为什么?

仓原凑:不,威尼斯博物馆来收藏它或许更好。

安佐:小凑……

店员:让您久等了,这条链子您觉得怎么样?

安佐:恩……和钥匙很配,就要这个了。

店员:谢谢。

仓原凑:啊……安佐,为什么要在这里揭开我衬衫的纽扣啊……

安佐:不用担心,我不会在这里袭击你的哦。

店员:……那我就先告辞了。

仓原凑:(哎?穿过钥匙的项链戴在我的脖子上?)

安佐:比起放在博物馆的盒子里,还是戴在你的脖子上更闪耀,非常漂亮。

仓原凑:安佐……

安佐:你是巴尔吉尼下任当家的新娘,没有人比你很适合拥有这个。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收下这个钥匙吗?

仓原凑:恩!谢谢!安佐!(啊……心跳不已,收到结婚戒指时也是这样的心情吗?)

 

Track 05

 

仓原凑:啊,明明是水母,却没有脚,而且还会发光,好厉害啊!(发现“东方王子号”的两天后,我和安佐、布鲁诺先生、阿尔贝先生、克雷蒙先生一起,乘上了深海探测艇。另外一支探测艇上是摄影队,他们负责拍摄深海的景象和我们这艘探测艇的活动。)啊,海雪!明明是浮游生物的尸骸,却仿佛是降落在黑暗中的细雪。真美啊!(祖母绿色的海,颜色逐渐变深,而后转为无尽的黑暗。伴随着那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又身处于无数的深海生物中间,我难以抑制地兴奋起来。)嗯?刚刚那个是什么呢?好像有个像是和服的腰带一样的东西飘飘荡荡地穿了过来。啊!长颈龙向我冲过来了!

阿尔贝:没关系的,那是皱鳃鲨。不会袭击你的。

布鲁诺:你说皱鳃鲨……是指那个吗?皱鳃鲨最长也就是2米吧,但是那个怎么也……

安佐:有10米长吧。

阿尔贝:是啊,没想到能发现那样巨大的个体,而且……居然是雌雄一对……

仓原凑:啊……真的啊。(皱鳃鲨是非常不可思议的生物。在像虾一样的三角形的巨大的头上,有像鲨鱼那样的无表情的眼睛、粉红色的腮,而且身体就好像是海鰻一样身体又粗又长,简直就像是巨大的长颈龙的颈部以上在游动。像是用最新CG技术制作出来的一样。虽然有点可怕,可是我总觉得这个好有型啊!)安佐,我们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了呢。

安佐:能和你分享这段宝贵的经历,真是太幸福了。

仓原凑:嗯,我好感动!深海真是太神奇了。

 

工作人员:我们拍到了非常精彩的影像,一定又能制作成一部好电影了。

阿尔贝:是啊,非常感谢。

工作人员:那我们就先上浮了。海面上见。

克雷蒙:我知道了,我们这边也会跟着上浮。

仓原凑:嗯?克雷蒙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克雷蒙:是啊,在上浮之前,我还有一些想做的事情。

安佐:凑!

克雷蒙:可能的话,我也不想杀人的。但是我觉得为了崇高的目标,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阿尔贝:克雷蒙,你到底想干什么?

克雷蒙:成为你的助手以来,我一直一直在期待着今天。啊,不要妨碍我……这个也很碍事!

仓原凑:(通信装置……这样以来,想呼叫救援都不可能了……)

布鲁诺:你想怎么样?

克雷蒙:我有个想去的地方。

 

仓原凑:(被尼龙绳绑住的双手好疼。这个探测艇下潜的限度是1000米,但是深度计已经指到了900米,我们会怎么样呢……)你打算到哪里去?

克雷蒙:巴尔吉尼家的另外一艘帆船沉落的地点。

仓原凑:哈?

克雷蒙:我在进入大学的研究室之前,就一直对巴尔吉尼家的帆船上装载的大量的金币很感兴趣。

阿尔贝:难道你做我的助手就是为了寻宝?

仓原凑:当然了。我运气好,偶然中找到了其中一艘帆船,而且这小子连藏宝箱的钥匙都替我找到了……

克雷蒙:嗯……

克雷蒙,别用你的手碰凑!

克雷蒙:别命令我,船长。

【衣服撕裂声】

克雷蒙:多么美丽的钥匙啊……这绝对是神的指引,指引我得到财宝!

仓原凑:这个男人的眼神好疯狂……

克雷蒙,氧气很快就要用完了,你不知道吗?

确实。不过这是按照5人份来计算的,不想被杀的话,就尽量老老实实呆着。

仓原凑:啊……

克雷蒙:你发现了什么吗?

仓原凑:不……我只是被深海鱼吓了一跳而已。(刚刚,我看到了巴尔吉尼家的徽章了,而且还有一艘张着帆的巨大的帆船。但是,要是被这家伙发现的话,安佐的祖先的宝物就会被破坏了。但我要是不说的话,氧气就快……啊,安佐在看着我,他一定是跟我看到了一样的东西。)

克雷蒙:找不着啊……还要潜得更深吗?

仓原凑:我找到了,在更右边。

克雷蒙:什么?!哇!这就是……

仓原凑:(一艘比“东方王子号”还要巨大的帆船,在深海的海底,完美地保持着原样。船尾刻着“亚得里亚王子“的字样,从窗子可以看到内部装饰和“威尼斯公主Ⅱ号”惊人地相似。)

克雷蒙:终于找到了……找到了,是藏宝箱,而且竟然有那么多……

阿尔贝:啊,那是空棘鱼,而且都是身长2米以上的大家伙!

仓原凑:骗人吧!

阿尔贝:不会错的,而且现在数得出来的就有三十条,它们是住在船里的。

克雷蒙:可恶!明明就快要拿到宝物了……

仓原凑:不可能的,装着那么沉的东西,是不可能浮上海面的!

克雷蒙:烦人!闭嘴!

【耳光声】

仓原凑:克雷蒙的刀子掉到船板上了,要是这把刀让安佐他们捡起的话……

【抽紧绳子声】

仓原凑:疼死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克雷蒙:你是亚洲某国身份高贵的人吧,凑王子……这样一看,你还真是性感。

仓原凑:别碰我,我的一切都是属于安佐的!

克雷蒙:凑王子,你要是想保护那三个人的话,就请乖乖地听话吧。你就要变成我的了。

仓原凑:我竟在安佐的眼前被其他的男人侵犯……但是,要是这样就能救他们三人的话……

安佐:离凑远点!

克雷蒙:可恶!别妨碍我!

仓原凑:安佐!

【坏人倒地声】

 

布鲁诺:我倒是注意到刀子是由阿尔贝捡起来的了,但是,比起我竟然是先把安佐的绳子给割断了啊。

安佐:凑,真是可怜。很疼吧?

仓原凑:安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布鲁诺:那个……能不能麻烦把我的绳子也割断呢?

阿尔贝:抱歉……我当时的瞬间反应是,比起你还是巴尔吉尼船长更靠得住。

布鲁诺:呼……是吗?

阿尔贝:总之,要是不快点上浮就糟了。但是这艘探测艇就只有克雷蒙会操纵。

安佐:等我修好了通信装置,用它来沟通操纵方法,由我来操纵。

 

基普拉:请回复,请回复!

安佐:这里是巴尔吉尼。

基普拉:船长!

基普拉:您已经上浮到我们去接应的地点了吗?

安佐:没有,我们几个还在深海900米的地点,接下来将由我驾船来进行上浮。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派出会操纵探测艇的人来接应。

基普拉:我明白了。

 

安佐:因为这是艘我不熟悉的船,操纵可能会很糟糕,系好安全带!

仓原凑:我知道了。

布鲁诺:其实应该把这家伙丢在甲板上不管的……喂,快起来!

【捆绑声】

克雷蒙:呜……

布鲁诺:走吧,尽情放手去做吧!

安佐:嗯。

【撞击声】

仓原凑:一定是藏宝箱。机械臂还在抓着它吧。

【蜂鸣警告声】

仓原凑:这是怎么了?头好疼啊……

安佐:这是因为缺少氧气,出现了缺氧症的症状。凑,我的包里有浓缩氧气喷雾。

【翻找声】

仓原凑:那,先从安佐开始,你要是不吸的话,我们是不会吸的。

克雷蒙:不,我要先来!我头好疼,好难过,快让我吸一口。

【狂吸声】

布鲁诺:喂,别贪得无厌!来吧,安佐,快吸吧。

仓原凑:嗯,吸吧。

安佐:我知道了。

【吸氧声】

安佐:凑,下一个该你了,深吸一口吧。头疼一定会好的。

仓原凑:谢谢。

【吸氧声】

布鲁诺:接下来,阿尔贝。

【吸氧声】

阿尔贝:你也来。

布鲁诺:啊。谢谢

【吸氧声】

安佐:机械臂松开了。

仓原凑:慢慢地开始上浮了!

阿尔贝:太好了……

仓原凑:啊,阿尔贝先生,快看!空棘鱼……明明是鱼类,却在生孩子!鱼类不是应该产卵吗?

阿尔贝:空棘鱼是在母体内孵化的,等长大了再由雌鱼产出。但是,没想到……居然能亲眼见到……

仓原凑:(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沉于深海的不可思议的帆船和住在这里的生物……这一定是再也不会见到的景象。随着探测艇逐渐地上浮,帆船和空棘鱼一点点地远去,最终消失在了黑暗中……)

 

【浮出水面】

布鲁诺:得救了呢。快艇就快到了。

仓原凑:啊,我们活下来了!谢谢你,安佐。

安佐:嗯……啊,啊……

仓原凑:安佐?不好了,安佐他……

阿尔贝:他似乎是因为低氧症而窒息了。要是快艇再不到的话……

仓原凑:怎么会这样?明明氧气都分给大家了……安佐,你为了救我们,刚刚是在假装吸氧……

 

Track 06

 

医生:他已经恢复知觉了,现在只是在睡觉,已经没有大碍了。

仓原凑:真的吗?太好了……谢谢您,医生。

【关门声】

仓原凑:安佐……

安佐:嗯……

仓原凑:安佐……

安佐:凑,我不要紧的。

仓原凑:安佐……

安佐:你呢,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仓原凑:为什么还在担心我啊,安佐这个大笨蛋!你到底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阿尔贝:巴尔吉尼船长,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安佐:让你们担心了,非常抱歉。

阿尔贝:你会倒下,是为了不让我们难过才刻意忍耐的吧。我们都没有发觉,真是抱歉了。

布鲁诺:真是的,一个人在那里扮酷。

安佐:因为凑也在场,所以我才会想表现一下。

布鲁诺:真是的,真是个好胜的侄子。行了,打扰到恋人们就不好了。我们出去吧。

仓原凑:呜呜……

安佐:凑,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可以抬起头来了。

仓原凑:呜呜……

安佐:我爱你。凑,你呢?

仓原凑:我不知道!要是死了,你打算怎么办啊?

安佐:只要你平安无事,就算我死了也没什么……

仓原凑:安佐!要是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啊?

安佐:对我来说,确保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事。

仓原凑:那样是不行的!我们之前说好了吧,不光是要救我,你自己也要得救,然后两个人一起活下去。但是你又……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

安佐:对不起,像这样让你哭泣……

仓原凑:安佐……

安佐:我爱你,凑。

仓原凑:我也爱你啊,这是肯定的吧。安佐,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安佐:凑,我爱你。

KISS

安佐:我爱你……

仓原凑:嗯,我也是……(我爱你。)

 

安佐:来,让我们干杯吧。

仓原凑:(这种香甜的味道……啊,是熟透的苹果芒。)

安佐:来,凑。

仓原凑:那,为了你的康复干杯。

安佐:那么,为我温柔的恋人干杯。

【饮酒声】

仓原凑:啊,太好喝了。你什么时候连榨汁机都准备了?

安佐:你想知道吗?其实你更想问“为什么准备了芒果”吧?

仓原凑:啊……

安佐:当然是……为了让你动情啊。你动情了吗?

仓原凑:(啊……好想投降了,浑身像是要融化了一般,好热……但是……)

安佐:回答我,凑。

仓原凑:在这之前,你先答应我以后不再乱来了。

安佐:我知道了。但是如果是为了保护你的生命,我什么都会做的。因为我是你的伴侣。

仓原凑:安佐……

安佐:凑……

KISS

仓原凑:安佐,我闻到了依兰花香。

安佐:这是为了防止芒果不能让你动情的双保险。我好想抱你,已经忍不了了。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爱抚】

安佐:依兰的花香对你的身体真的很有效。

仓原凑:啊……啊……不行……

安佐:怎么?这样轻轻的爱抚,你就要投降了?

仓原凑:因为,你让我动情了,安佐,我……啊……

安佐:看来你已经到极限了,要是不让你射一次的话会很难受吧。

仓原凑:唔唔……不行,安佐……我……嗯嗯……不,不要……下面,我会害羞的……啊……安佐,不要……要出来了啊……啊……

安佐:我爱你。你是我一个人的。

仓原凑:(在安佐的紫色瞳孔的深处,简直像是饥饿的野兽一般,纯粹而热烈,摇曳着欲望之火,仅仅是看着这样的眼睛,我就……)我……想要你……

安佐:好孩子,凑,我也想要你啊。

仓原凑:嗯……啊……啊……

安佐:嗯……嗯……

仓原凑:啊……啊……

安佐:凑……

仓原凑:啊……安佐……安佐……啊……

安佐:啊……啊……

仓原凑:嗯……啊……安佐……不行……

安佐:嗯……

仓原凑:不行了……要去了……

安佐:啊……好啊,一起去吧,我也已经……到了极限了

仓原凑:啊……啊……

安佐:嗯……嗯……

仓原凑:(我爱你,安佐……)

 

客人:恭喜您。

(电影,平安无事地拍摄完了,真是太好了!庆功宴会也相当盛大。)

塞尔吉奥:安佐!凑!

爸爸。

塞尔吉奥:我从布鲁诺那里听说了,听说你们找到了巴尔吉尼家沉落的帆船?

安佐:是的,是跟巴尔吉尼家的资料吻合的两艘帆船。

塞尔吉奥:哎呀,我的祖先们找了几百年的东西,令人感慨的是这项工作竟由你……

安佐:这全是拜凑的幸运所赐。

塞尔吉奥:那些财宝是要送给巴尔吉尼家的新娘的东西。在它们沉落之后,巴尔吉尼家决定金币将由找到沉船时候的家主的妻子接收。

仓原凑:那也就是说……

塞尔吉奥:现任家主的我的妻子已经去世了,也就是说,金币的正当持有人是下任家主的妻子,也就是你。

仓原凑:啥?

塞尔吉奥:沉船里应该有折合成日元价值700亿的金币。你要把那艘沉船打捞上来吗?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就让专业人员把它打捞上来,这也是可能的。

仓原凑:打捞上来?

布鲁诺:塞尔吉奥哥哥,好久不见了呢。

塞尔吉奥:布鲁诺。

阿尔贝:凑和巴尔吉尼船长也在吗?

仓原凑:布鲁诺先生,阿尔贝先生,听说那艘沉睡在深海中的帆船,是有可能打捞上来的。

阿尔贝:真的吗?

仓原凑:是的。(但是,我……)那艘船里住着许多空棘鱼,要是打捞那艘帆船的话,它们就会被卷入打捞作业中,说不定还有可能会受伤甚至死亡,好不容易才生了小孩……

安佐:凑……

仓原凑:塞尔吉奥先生,请让那艘帆船保持原状吧。我拥有这把漂亮的钥匙就已经满足了。而且,藏宝箱由空棘鱼和各种生物守护着,更加浪漫。

布鲁诺:我也赞成。对研究者而言,比起钱财和名誉,更重要的是,哪怕能多保护一个生物的生命。

阿尔贝:你偶尔也能说出好话嘛。

布鲁诺:对我刮目相看了吗?那一会就到我的房间来吧,让我们在床上,我来给你讲解一下关于物种保存的特别课程。

【家暴声】

布鲁诺:好疼……

塞尔吉奥:是么……我知道凑的心意了。那么,打扰新婚的二人就不好了。好了,我们到那边去享受宴会吧。唔,说起来,发现的那两艘帆船似乎就是装饰在皇家套房里的那副画——《亚得里亚海的电影》里面描绘的船。

仓原凑:是这样吗?

塞尔吉奥:好了,我们几个撤吧。快走快走……

安佐:不把那艘船打捞上来真的好吗?

仓原凑:嗯。那种不可思议的景象,已经牢牢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了。那就已经足够了。

 

仓原凑:《亚得里亚海的电影》里面描绘的男性,越看越像你啊。果然,他无论怎么看都是你的祖先大人啊。

安佐:呵,和他在一起的青年,越看越觉得和你一模一样呢。

仓原凑:啊,我才不可能像那种美青年呢。但是,这幅画中描绘的帆船居然就是我们发现的沉船,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安佐:确实,桅杆的建造方法,还有船的构造都非常相似,我觉得它们至少是一个时代的船。

仓原凑:是啊。我在海底看到那艘帆船的内部的时候也觉得,简直就像是你亲自做的内部装修一样,似曾相识

安佐:是么。

仓原凑:那幅画中的两人,在帆船沉落的时候也在船上吗?

安佐:谁知到呢。由于没有找到资料,他们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已经成谜了。

仓原凑:我,如果我乘坐的船沉落了的话,要是能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和你在一起的话,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我都不会害怕。

安佐:是啊,我也是的。(在他闪耀这着的眼睛中,我可以看到,我的恋人是美丽的、凛然的,而且这样子真的很性感。)

 

 

DISK 02

 

Track 01

 

安佐:《亚得里亚海的电影》里面描绘的那两个人,我觉得他们是一对恋人。

仓原凑:要是那样的话,大概是一段痛苦又隐秘的恋情吧。(这幅画所描绘的时代,男性之间,而且是意大利贵族和异国的青年相恋,应该是惊世骇俗的事情吧。我利用大学的暑假,登上了豪华客船“威尼斯公主号Ⅱ”和安佐一起度假。不久之前还在加勒比海上航行的这艘船,现在正驶向位于南太平洋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安佐:即使是不能被宽恕的恋情,那位意大利贵族也会把一颗心完整地奉献给身旁的亚裔青年吧。

仓原凑:意大利贵族冷静而面无表情,说不定那两个人只是并肩而立而已。

安佐:这幅画上所描绘的贵族是我的祖先,也就是说,我完美地继承了他的基因,那样的他,和与你一模一样的美青年邂逅,是不可能不坠入爱河的。

仓原凑:如果他和我的性格也相近的话,我觉得他一定也会对英俊的意大利贵族一见钟情的。

安佐:凑。

KISS

仓原凑:安佐……不行啊,安佐。

安佐:为什么?

仓原凑:你明天一大早就要开始工作了吧?但是,要是我就这样被拥抱的话,到早上为止一定都不想停下来。

安佐:啊……真是个诚实的好孩子,今夜凭你这句话,我就先暂且满足了。

【压倒亲吻声】

安佐:相对的,到了假期的话,我是不会饶过你的,做好心理准备吧。

仓原凑:呵……嗯,我会做好心理准备的。

安佐:真是平静的夜啊,但是……明天开始就要稍微有点不消停了。

仓原凑:要发生什么事吗?

安佐:明天,我叔叔要登船了。

仓原凑:叔叔?

安佐:是爸爸最小的弟弟,现在43岁,和爸爸差了不少年纪呢。

仓原凑:唉?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安佐:20岁的时候,放弃财产继承,离开家,成为了从动物学学者。

仓原凑:真是有型啊。

安佐:谁知道呢?巴尔吉尼家净出怪胎,虽然我觉得爸爸才是最怪的那个。

仓原凑:哈哈。总之,我期待和他见面。接下来,在睡觉之前,先做做课题吧。说起来,我现在在读动物学学者的论文,你的叔叔是,布鲁诺 巴尔吉尼先生吗?

安佐:没错。

仓原凑:果然是这样!布鲁诺 巴尔吉尼先生的论文相当有趣呢。那个人竟然是你的亲戚,而且明天居然就能见到,真是感慨万千啊。

安佐:叔叔是很喜欢与人肢体接触的人,你要是太黏他的话,你的恋人会嫉妒的。

仓原凑:哈哈……是啊,因为我的恋人虽然英俊,但是相当爱嫉妒呢。

 

樱井孝宏:Cue Egg Label水上类原作,《豪华客船上恋爱开始~圣域的假日》

 

 

仓原凑:叔叔差不多该登船了吧?

安佐:是啊,可以的话我想现在就想一直躲着他。但是他的直觉简直就跟野生动物一样……

布鲁诺:哟,安佐。哈哈哈,我找到你了,我就知道绝对会在甲板上的,哈哈哈。

仓原凑:(啊……好有型……不愧是美型家族巴尔吉尼家的一员,有光泽的麦色肤色,健康的脸颊,黑色头发和黑色的眼睛,有味道的络腮胡子,晒黑的肤色野性十足。简直就像是安佐变得粗狂健壮了的感觉。)

安佐:好久不见啦,您还是一样热闹呢,布鲁诺叔叔。

布鲁诺:哈哈哈,我的大嗓门是天生的。你的冷淡也是没变呢,哈哈哈。

仓原凑:啊呃……

布鲁诺:哦~你就是凑吧,我可是从塞尔吉奥哥哥那里听说了不少。我是布鲁诺,多多指教了。

仓原凑:我是仓原凑,很高兴和您见面。

布鲁诺:嗯?太妙了,这样的人我还从没见过呢。

仓原凑:诶?

布鲁诺:应该说是完美了。不会是安佐迷恋还选为新娘的人。凛然又美丽的脸庞,带着倔强的,高贵的气质,真是……

安佐:布鲁诺叔叔,能请您把手从我的凑身上放开吗?

布鲁诺:啊,抱歉抱歉,哈哈哈。话说回来,你还真是基因的奇迹。

仓原凑:学者先生说的话,像我这样的凡人是理解不了的。

黄:早上好,巴尔吉尼船长。

弗兰兹:早上好,凑先生。

仓原凑:早安,弗兰兹,还有黄。

弗兰兹:听说船长的叔叔登船了,我们前来问候了。我是负责您房间的礼宾员修特罗海姆。

黄:我是同样身为礼宾员的黄,请多多指教。

布鲁诺:诶?由两位这样的美青年照顾我吗?真不愧是豪华客船,简直就是后宫啊。

黄:后、后宫?

安佐:弗兰兹、黄,叔叔说话有点粗鲁。他要是说了什么失礼的话,不用客气直接打耳光就行了。

黄:嗯?那个……

布鲁诺:哈哈哈,安佐,你在这一点上完全没变,我放心了。

仓原凑:呵。(热爱大自然的安佐和布鲁诺先生其实是意气相投的吧。虽然我这样认为,不过安佐却有点别扭。不过,布鲁诺确实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人,这毫无疑问。)

 

 

 

Track 02

 

安佐:第二天,我们由“威尼斯公主号Ⅱ”换乘小型船“天然公主号”,前往加拉帕戈斯岛。

船长:我是这艘船的船长维拉斯凯斯,欢迎你们。

安佐:请多关照。

船长:这位是当地的向导,克劳斯,是加拉帕戈斯岛的专业导游。

克劳斯:我是负责解说的克劳斯,请多关照。

安佐:请多关照,克劳斯先生。他是我的重要的贵宾,仓原凑。

仓原凑:请您多关照。

克劳德:请多关照。

安佐:凑身边的,依次是在我的船上担任船员的弗兰茨和黄,二等航海士吉普拉,还有我的朋友,美国海军林中尉。唉,还有不知怎么非要跟上来的,我的布鲁诺布鲁诺•巴尔吉尼。

布鲁诺:什么嘛,说的人家像是附赠品似的。

众:哈哈哈。

安佐:唉。布鲁诺不仅能够吸引野生动物,也吸引着身边的每个人,昨晚也是这样……

布鲁诺:哈哈哈。

仓原凑:哈哈哈。

安佐:布鲁诺把“威尼斯公主号Ⅱ”上的高级餐厅,变成了花街柳巷的小酒馆。

 

(布鲁诺:哈哈哈,是吧。

男:喂,再来一曲!!

黄:弗兰茨,你怎么满脸通红的?

弗兰茨:刚才布鲁诺先生唱的德语歌,歌词对女性的身体的描述非常露骨……

黄:咦?!

布鲁诺:啤酒好喝极了!凑,很开心吧!

仓原凑:恩,非常。)

 

安佐:布鲁诺所到之处总是充满了欢笑与欢呼,是个非常不可思议的人。

布鲁诺:不过我也来加拉帕戈斯岛的次数也不少了,不过,就算是只能容纳30人左右的小船,这样豪华的船我也是第一次乘,真是巴尔吉尼家族万岁啊!!

仓原凑:呵呵。好期待和布鲁诺先生一起登上加拉帕戈斯岛啊。

安佐:我是一想就心情沉重啊。

 

克劳斯:这就是“天然公主号”最好的套房了。

仓原凑:充满了缅栀花的香气,很漂亮的房间呢。

克劳斯:能和您的意是我们的荣幸。接下来我们要前往的岛,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也是格外严格地被保护的自然保护区,是很特殊的小岛,为了不让引擎声影响岛上动物的生活,我们要在这里抛锚,乘小船前往。

安佐:明白了。

克劳斯:顺便一提,加拉帕戈斯岛在西班牙语中的意思是象龟之岛的意思。今天的行程是……甚平鲨的观察和下午在嘉比奥多岛登陆。

仓原凑:能见到甚平鲨,好期待啊。

克劳斯:可以说动物们是这个小岛的主人呢。

仓原凑:说的也是,是我们打扰它们,来做客了呢。

克劳斯:那么,我们吃过早饭后马上出发。那么,我先告辞了。

仓原凑:要是很快能到的话,就在衣服底下穿上泳衣吧,还要带上浮潜管和水下护目镜。

安佐:你穿泳装的样子被布鲁诺看我可有点不情愿啊,你不会带着比基尼一样的泳装吧!

仓原凑:我都是准备了到膝盖的短裤型的了。(说这种话会害我想起以前因为我穿那样的泳装而说我是淫荡的小孩,被安佐调教的事啊)

安佐:没说谎?

仓原凑:安佐真是的!

 

安佐:为了防止呼吸声惊扰到鱼群,不能使用氧气瓶,只能使用浮潜管和水下护目镜。

仓原凑:浮潜啊,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么深的地方尝试呢。

布鲁诺:是甚平鲨!

仓原凑:咦,我完全没有看见啊。

吉普拉:就在前方,相当大啊。

弗兰茨:我也没有看到,吉普拉的视力真是名不虚传。

吉普拉:潜入海里话,你也能看清楚整体的,好好期待吧。

弗兰茨:恩。

仓原凑:(莫非我是在当电灯泡?)

安佐:凑,快看。

仓原凑:(是那个,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甚平鲨,比想象中大很多,明明那么安静,却让人感到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克劳斯:接下来大家慢慢的潜入水中,注意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安佐:怎么了?

仓原凑:呃,我好像有点害怕……甚平鲨要游走了,你快和他们一起去。

安佐:我和你在一起哦,这样一想的话,就不怕了吧?

仓原凑:说的是呢。【深呼吸】恩,抱歉,让你看到丢脸的一面,我已经没事了。(哇,透过水面的阳光下,大海闪着翡翠色光芒,像潜艇一样巨大的甚平鲨,像潜水艇似的横亘在我们眼前,太伟大了!这光景美得难以置信,能够与心爱的人分享这样体验,我是多么的幸运啊!)

布鲁诺:我要去观察海鸥群了,想和我一起去数数海鸥个体数的人请举手!

仓原凑:好像很好玩……呃?

安佐:你要是跟他去,就要在艳阳下不停地数海鸥了哟?

仓原凑:呃,我想在在沙滩上看着大海休息一会儿了。

布鲁诺:没人去吗?清点海鸥个体数,可是很有意思的哦!弗兰茨,你要去吗?

弗兰茨:呃,那个。

吉普拉:弗兰茨似乎对加拉帕戈斯企鹅比较有兴趣,已经约好和我去看了。

弗兰茨:是的,我很喜欢企鹅的,我比较想看企鹅……

布鲁诺:是么?那你怎么样,黄?

黄:那个……这个……

布鲁诺:林也一起走吧,你不是军人吗,看上去经常锻炼身体的吧?持续六个小时应该没有问题吧?

黄:六个小时?!

布鲁诺:中间偶尔休息休息也可以啊。

黄:偶尔……吗……?

林:真遗憾,黄已经和我有约了,下次再说吧。

布鲁诺:是么,那还真是遗憾啊。

克劳斯:那么,布鲁诺先生去清点海鸥行动,其他人在丛林里观察加拉帕戈斯企鹅的生态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发现象龟哦。但是它们是不断移居的群体,我上次见到它们已经是三个月以前了。

黄:这么说的话,能够找到它们的话,是非常幸运的事呢。

克劳德:是的,那真的是非常幸运。巴尔吉尼船长和凑先生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安佐:我和凑在沙滩上休息。

克劳德:好的,如果有事,请立刻使用卫星手机和我联络。那么,我们走了。

黄:出发了,找到珍稀的动物的话,我会叫你们的。

布鲁诺:我也该出发了。如果想要数海鸥就……

安佐:我知道了,您走好。

布鲁诺:什么嘛,明明很好玩的,绝对很有趣的哦。

安佐:快走吧!啊,终于可以两人独处了。

仓原凑:嘻嘻,安佐真是的。

安佐:找个阴凉地方坐下吧,累了吧?

仓原凑:可是,心情超好的。终于实现了和甚平鲨一起畅游的梦想。多亏了有你,我才能看得到那么雄伟的景色,真的多谢你。

安佐:我能拥有和你一样的体验真的很高兴,还能两个人一起谈论那雄伟的画面呢。

仓原凑:安佐。

安佐:等等,有没有什么奖励给赐予你力量的我呢?

仓原凑:奖励?(只有和我独处的时候,安佐会像这样露出真实的一面,想到这一点,就觉得喜欢他喜欢的无法承受)

仓原凑:我知道了,好丢脸的,请把眼睛闭起来。

安佐:遵听悉愿。

仓原凑:真的谢谢你,安佐。

安佐:凑,你不会打算只在脸颊上亲一下就糊弄过去吧?

仓原凑:这就好了嘛。

安佐:坏孩子!

仓原凑:呜……不行,安佐……

安佐:为什么不行?

仓原凑:因为这样亲下去的话……

安佐:亲下去的话?会想要吗?

仓原凑:恩。

安佐:真可爱,凑,我也想要了。

仓原凑:……呃,拜托了,不能继续下去了。

安佐:不行?比平时拒绝的干脆呢。

仓原凑:因为,在这种地方做爱的话,这个岛上的生态圈就太可怜了。

安佐:凑……噗。

布鲁诺:喂!动物我就不管了,人类的交尾可是禁止的哦。

仓原凑:啊,好丢人。

安佐:只是为了确定爱意而接吻而已!

仓原凑:海鸥观测已经结束了吗?

布鲁诺:找到了数也数不清的鸟巢,但是连海鸥一尾都没有看到。

仓原凑:那就是说他们集体放弃这里的巢了?

布鲁诺:这个岛上应该没有它们的天敌,首先值得怀疑的是偷猎者。

仓原凑:咦?被称之为动物的天堂的加拉帕戈斯岛也有偷猎者吗?

布鲁诺:非常遗憾,恐怕是这样的。

仓原凑:一想到动物们惶恐奔逃的模样,胸口就痛得厉害。啊,是加拉帕戈斯企鹅,还有加拉帕戈斯海豹,跃出水面了,哈哈哈,哇~~~

布鲁诺:哦,发现海鸥!我要去追他们探测栖息地,待会见!

仓原凑:这片沙滩居然聚集了这么多的生物,莫非这片沙滩是绝好的观测场?

安佐:搞不好是这样,不过也许是多亏了你的运气啊。

仓原凑:眼前的动物们悠闲的午睡,连我也变得想睡了。

安佐:游泳游累了吧,睡个午觉吧。

仓原凑:安佐温柔的声音和大海柔和的波涛,好幸福啊。

 

Track 03

 

安佐:凑,不要走得太远啊。

仓原凑:恩,我知道的,很快回来。(为了不妨碍安佐谈工作,从小睡中醒过来的我独自走向了丛林。)

安佐:这件事你要问问身为社长的父亲就好了,什么?找不到人?他没有来我这边……

仓原凑:卫星电话用起来虽说方便,不过好像很难用啊。(哇,好大的岩石,滚来滚去的,咦,好像不是岩石?是象龟啊,哇,好大哦!凹凸不平的龟壳,想仙人似的满是皱纹的脸,和家庭教师神代寺老师好像哦。)呵呵。啊,对不起。它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低头啃草皮了,好像说了句“你请便”的感觉。(那只龟怎么了?比别的龟要小一点,想是个小宝宝呢,会不会是其他的品种?虽说颜色和形状跟别的龟差不多,甲壳上有个像星星一样的花纹呢。)

仓原凑:过来,这边也有芒果哦,小龟。(啊,注意到我的声音,把脖子伸过来了)。好乖,好聪明,过来吧。哇,吃芒果了,你真是可爱啊!

安佐:凑!

仓原凑:糟糕,害安佐担心了。吓着你了?对不起哦,他是我的恋人,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哦,待会介绍给你认识。安佐!

安佐:我还担心你是不是迷路了呢。

仓原凑:抱歉,但是我有了不起的大发现哦!

安佐:找到让布鲁诺嫉妒的新物种了?

仓原凑:暂时保密,闭上眼睛,在这边哦。

 

仓原凑: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安佐:是象龟啊!

仓原凑:厉害吧,这么多象龟呢。

安佐:野生的象龟居然聚集了这么多的数量,这还真是了不起的发现啊。

仓原凑:你喜欢太好了,不过啊,我所说的大发现,是象龟的小宝宝哦。咦……去哪里了?好奇怪,刚才还在这里吃芒果呢。

安佐:是啊,芒果上还留着小小的咬痕呢。

仓原凑:恩,那只象龟宝宝,甲壳上有星星一样的花纹呢,是一只非常漂亮,非常可爱的小龟呢。

安佐:我没听说过有星星一样花纹的象龟呢。

仓原凑:壳上真的有星星一样的花纹的!

安佐:搞不好你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仓原凑:发现?

安佐:不错,也许是布鲁诺他努力找的新物种的象龟。明天再来这里的话,我也许也能见到它了吧。

仓原凑:恩,一定见得到的,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和它交上朋友了。

安佐:虽说不想离开,太阳快下山了,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仓原凑:恩,走吧。你一点也不会怀疑我所说的话呢。

安佐:我绝对不会怀疑心爱的人所说的话。

仓原凑:安佐……我真的非常喜欢你。

安佐:那还真是我的光荣,虽说以恋人的身份得到的却不是“我爱你”,我稍稍有点不满。

仓原凑:当然,作为恋人,我打心底的爱着你,但是我想说的是,不仅仅以恋人的身份,从一个人的角度,我也打心底的尊敬你,也真的喜欢你这个人。

安佐:凑,回到船上的话,又要有人打扰了……

仓原凑:(啊,我深深的认识到自己有多么的爱他。)

 

仓原凑:我看到了长着星星花纹的象龟宝宝了。

布鲁诺:又在说了,这种玩笑我才不会上当呢。

克劳斯:会不会是星龟?

仓原凑:我见过星龟的,花纹不一样。而且,我所看到的小龟呆在稍离龟群远一点的地方,似乎很想加入到龟群里面去,它一直用悲伤的表情看着龟群那边呢。

克劳斯:噗,悲伤的表情?龟吗?

仓原凑:呜!

安佐:明天我们再一起去看吧,如果真的是新品种就是大发现了。

布鲁诺,我们明天一起去吧,让身为专家我看的话就一目了然了。

克劳斯:要是真是新品种就好了。

仓原凑:……说的不错。

克劳斯:接下来我要为明天的行动做一些准备,先失陪了。

安佐:凑,亏你忍下来了。

凑,恩。我去甲板冷静一下。

安佐:凑……

布鲁诺:安佐和吉普拉,还有林三个,关于明天的预定我有话说,能不能来我的房间一下。

安佐:知道了。

吉普拉:晚安,弗兰茨。

弗兰茨:晚安。

林:黄,明天见。

黄:好的,明天见,晚安。

安佐:难得叔叔露出了认真的眼神,不知要说的是什么事。

 

布鲁诺:把你们聚起来是有点机密的事情要谈,请坐下吧。

吉普拉:谢谢。

布鲁诺:最近,南美黑手党的资金来源中有一些毒品以外的东西,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吗?

林:是国际法中禁止贩卖的受保护动物吧。

布鲁诺:不错,用象龟和其他珍稀动物进行黑市交易,这些动物漂洋过海后很快都会死亡了。

吉普拉:太残忍了,决不能放任这种事继续发生!

安佐:那么,您来到这座岛也是为了调查这个事件吗?

布鲁诺:不错。

林:盯上象龟的偷猎者有眉目吗?

布鲁诺:根据其他研究所的协助,我已经锁定了嫌疑犯。

安佐:这个人,莫非是……

 

Track 04

 

仓原凑:我果然还是太孩子气了吧……

克劳斯:凑先生。

仓原凑:克劳斯先生?什么事?

克劳斯:刚才是我太没有礼貌了。

仓原凑:咦?

克劳斯:是作为导游的我的失职,我相信你的话。

仓原凑:真的?

克劳斯:是的,所以,今晚能不能请你带我去那些龟的栖息地?

仓原凑:但是不是说好明天大家一起……

克劳斯:很遗憾,到明天就太晚了。

仓原凑:啊?什么意思……

克劳斯:我从黑手党欠了大笔的钱,所以啊,为了还钱,无论如何都需要得到新品种的象龟啊!

仓原凑:你在从事走私么!

克劳斯:真没想到居然我想要的东西会被你找到,就这样登上小艇,跟我走一趟加嘉比奥多岛。

 

克劳斯:你愿意带路的吧,要是你乖乖的带路我也不想动粗,但是转歪念头的话我可是会开枪的哦。

仓原凑:(冰冷坚硬的枪口摩擦过皮肤,令人忍不住恐惧颤抖,但是,我绝不能容忍那样可爱的动物因为人类的欲望而牺牲!我给你带路,我记得是在这边。我走在前方,向着发现象龟的地方的反方向走去。)

克劳斯:还没到吗?

仓原凑:就在前面了。

仓原凑:(体力差不多到极限了,但是,必须一直向反方向走。啊,这里是……睡在草丛里的象龟们?背上有星星花纹的的小龟也在其中!怎么会这样!我绕着小岛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

克劳斯:哦哦哦,这个花纹,真的是新品种的象龟啊!哇哈哈,这只能卖个大价钱啊!哈哈哈。

仓原凑:快放开它!

克劳斯:烦人!比起象龟,担心一下自己的处境如何?是让你在丛林里失踪,还是让你变成鱼饵,不管怎么处理,要找到尸体都不容易了。

仓原凑:(我不仅没能保护那只小龟,自己也要在这种地方被杀吗?安佐,难道我再也无法见到你,绝对不要!)

安佐:凑!

克劳斯:人在哪里?!

【咚】

克劳斯:呜,好晃眼。

安佐:凑,没事吧!

仓原凑:安佐,我没事。

安佐:你没有出事太好了,发现你不见了的时候,我差点吓死。

吉普拉:克劳斯!

林:老实点!

布鲁诺: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啊!令动物们陷入痛苦,还吓着了可爱的凑,你做好受到相应的惩罚的觉悟吧!

克劳斯:可恶!

仓原凑:对了,小龟呢?吓着了吧?已经没事了哦。

安佐:这就是你所说的……它很可爱啊。

仓原凑:我说的没错吧。

布鲁诺:这个星星一样的甲壳!毫无疑问啊,这是新品种的象龟!

仓原凑:不要说打算带回研究院研究这种话哦。

布鲁诺:我知道,不会说的。

安佐:我负责向政府报告吧。

仓原凑:谢谢。 BYE-BYE

安佐:凑,以后再来见那只小龟吧。

仓原凑:真的?好高兴哦。安佐,谢谢你。

 

仓原凑:第二天,布鲁诺先生为了押送克劳斯,从“威尼斯公主号Ⅱ”,可是……

 

(布鲁诺:那么再见了,凑!【亲】

仓原凑:呃,啊,安佐,刚才那个是……

安佐:我不打算听借口哦!)

 

安佐:嗯……

仓原凑:啊……我爱你,安佐……

安佐:我也爱你啊,凑。真是个坏孩子,居然在这样清爽的清晨,被男人压倒,做这么见不得人的事,而且还吸的这么紧……

仓原凑:呃,啊……嗯……

安佐:嗯……

仓原凑:不行……不要那么深……

安佐:不行?真的吗?真是不老实的孩子,嘴上说着不要,这里却这样紧紧的吸着我……嗯……

仓原凑:嗯……不要……我还不想射……

安佐:不想射?为什么不想射?告诉我。

仓原凑:因为,要是下了这艘船,我又要和你两地分隔了,所以,一分钟也好,我想和你紧紧相连……

安佐:说了这么可爱的话,我的全部理性会飞走的啊。

仓原凑:安佐……

安佐:凑……

仓原凑:呃……啊……

安佐:嗯……

仓原凑:啊……啊……

 

仓原凑:求你了,替我说吧。

安佐:说什么呢,这个派对的主人是你啊。

吉普拉:真是很棒的派对啊,【威尼斯公主号Ⅱ】的常客几乎全都出席了。

林:很久都没有参加这么盛大的派对了,还是在加拉帕格斯倒岸边,真的很棒。

仓原凑:那个……我之前听说是以保护加拉帕格斯岛的野生动物的名义举行的,参与人二三十个人左右的小型茶会啊……

黄:因为舰长说想看你惊喜的样子,我们秘密的策划了派对,真是抱歉。

弗兰茨:但是,不管是船长还是我们都没有进行特别的宣传哦。

安佐,你不是为了救加拉帕戈斯岛上的动物们提出了募捐的提议吗?他们都是因为赞同你的提议而聚在一起的哦。

仓原凑:(啊……总觉得事情弄得有点太大了……)

塞尔吉奥:凑!真是很精彩的派对啊。

仓原凑:啊!

安佐:好不容易送走布鲁诺,又轮到这个人啊。

仓原凑:呃,啊,见到你很高兴,但是,好难受……

塞尔吉奥:抱歉抱歉,见到你太高兴了,有点失分寸了。

仓原凑:呵呵。

塞尔吉奥:我带集款箱过来了。

仓原凑:哇啊,小小的白色小房子里有一只壳上有星星花纹的象龟的画,好可爱哦!

塞尔吉奥:看来你很中意,值得我走了一趟。

仓原凑:谢谢你!

弗兰茨:很抱歉打扰你们的谈话,凑,该给大家打个招呼了。

仓原凑:怎么办啊?

安佐:难得聚齐这么多人,必须好好的感谢人家呢。

仓原凑:恩,我知道了。晚上好,我是仓原凑。加拉帕戈斯岛的自然和动物保护事业,目前还称不上完善,尽管我只能为这份事业做一点小事,而想到了为加拉帕戈斯岛而募集,因为巴尔吉尼海运的赞助,也有了这么可爱的集款箱,等一下,我们会把集款箱安置在大厅和出入口。希望那样的自然生态能够留给下一个世纪,我相信这份心意一定能够孕育中美好的未来!希望加拉帕戈斯岛上生活的动物们,从今以后也能幸福的生活!

 

仓原凑:啊,画布的左下角的角落里用意大利语写着“爱你直到世界末日”,这个爱琴海的画上的两个人,最后有没有在一起呢?

安佐:你觉得呢?

仓原凑:我觉得他们最后在一起了,因为,和你一模一样的男主角,无法和跟我一样的少年结合这种事是不会有的,我说的对吗?

安佐:凑……呵呵。

仓原凑:(嗯……微笑着凝视着我的男人,那么英俊,那么温柔,真是非常的性感。)

 

 

FTCD

樱井孝宏:《豪华客船上恋爱开始7

子安武人:7

樱井孝宏:哇,吓我一跳。这一轨是,作为结尾的Free Talk环节~

子安武人:环节~~鼓掌鼓掌。

樱井孝宏:我是扮演仓原凑的樱井孝宏。

子安武人:然后我是扮演安佐 弗拉纳啥啥 巴尔吉尼(子安说得含糊)的子安武人

桧山修之:发音不行啊。

樱井孝宏:说什么?

桧山修之:没有说清啊。

樱井孝宏:发音不行。

子安武人:发音么?

樱井孝宏:是发音。

子安武人:额,阿部桑也总是动不动就发脾气嘛。

樱井孝宏:哈哈哈。

子安武人:说我发音不行。所以这个环节混过去就好啦。

樱井孝宏:好么?

子安武人:这里由没有NG这一说。

樱井孝宏:那倒是。

子安武人:乌拉哇啦唔啊啊

樱井孝宏:那么大家也很熟悉的碟尾的Free Talk环节了。

子安武人:是。

樱井孝宏:今天也是有主题的。

子安武人:哦。

樱井孝宏:首先是自我介绍,然后是对这部作品的饿感想。

子安武人:那是当然要说的了。

樱井孝宏:这里以对话形式进行就好。

子安武人:是。

樱井孝宏:然后接下来还有其他的话题。“这次的故事中出现了很多稀有的深海鱼,那么,如果把自己比作海洋生物的话,会是什么呢?”

子安武人:这样啊。

樱井孝宏:“也请说出理由。”

子安武人:鱼类啊……

樱井孝宏:是的。

子安武人:都没有什么好形象吧?

樱井孝宏:哈哈哈哈。

子安武人:如果把女孩儿比作鱼的话,不是感觉很失礼么?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怎么也说不出“你长得可真像金鮘啊”这种话吧?

樱井孝宏:那是什么样的女人啊?

子安武人:所以说很难嘛。

樱井孝宏:不过如果有这样的人,倒是想见见。

子安武人:呵呵。

樱井孝宏:不过,海里的不只有鱼啊,还有很多的。

子安武人:咦~~比如说呢?

樱井孝宏:如果我说出来了,大家的选择范围不就要缩小了嘛。

子安武人:我就是想让你给我缩小的嘛。

樱井孝宏:怎么感觉这么坏心眼啊。

子安武人:在岸本君之前,要把能说的都说了,他的想象力可不一般啊。

樱井孝宏:是啊,他总是能说出来让人出乎意料的。

子安武人:真是这样的。

岸尾大辅:我想尿尿。

子安武人:有人忍着厕所呢,那就快点进行吧。

樱井孝宏:好的。

子安武人:那接下来要怎么办呢?我们应该最后再说吧?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那么,按照顺序……

樱井孝宏:要叫桧山桑么?

子安武人:拿第一棒就交给桧山君吧。

樱井孝宏:嗯。

桧山修之:好的。

子安武人:拜托了~

樱井孝宏:桧山桑,请。

桧山修之:好的。大家辛苦了,我是扮演吉普拉的桧山修之。

子安武人:好的。

桧山修之:《豪华客船》这部作品,也出到了第七部了。

子安武人:是呢。加上番外都有八部了。

樱井孝宏:有八部了呢。

桧山修之:这次又是双碟。

子安武人:是啊。

桧山修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第一次出双碟的吧,这个系列?

子安武人:不对不对~~

桧山修之:不是么?

子安武人:以前有过哦。

桧山修之:哎呀,我也真是随口就胡说的人呢。

樱井孝宏:呵呵呵。

桧山修之:真是的。

樱井孝宏:没有关系啦。

子安武人:记忆就是这样啦。

桧山修之:我总觉得我的戏份是越来越少了哈。

子安武人:没有啦。

桧山修之:这次也是,虽然基普拉也有出场,身为战斗要员的基普拉虽然也有出场,但是……(没起到什么作用)

子安武人:是啊。

桧山修之:但是身为主角的船长太厉害了。

樱井孝宏:是啊。

桧山修之:没有什么必要雇佣战斗员啊。

子安武人:没有那回事啦。

桧山修之:不过这次补充说明里,基普拉的戏份倒是不少啊。“跑过来的基普拉”什么的。

子安武人:是啊。

桧山修之:还有“基普拉按住了他”之类的。

子安武人:因为他就是沉默的帅哥嘛。

樱井孝宏:不会太表现自己的那种人啦。

子安武人:作为音频表演太难啦。

桧山修之:是啊。

子安武人:就是呢。

桧山修之:所以这种方面我也有很努力的表现。

子安武人:是的。

樱井孝宏:是这样呢。

桧山修之:所以大家不要错过了为数不多的,基普拉的戏份。

樱井孝宏:很帅气的。

桧山修之:拜托大家了。

子安武人:没有啦,不是又帅气,又性感嘛。每次出来都是甜言蜜语的。

樱井孝宏:制造了浪漫气氛啊。

桧山修之:我今天说第一句台词的时候,子安君都“噗”一下笑出来了呢。我都不知道这家伙在笑什么。

子安武人:大家听了就知道我笑什么了!!

樱井孝宏:哈哈哈。

子安武人:大家都会想笑的。

樱井孝宏:大概在同一个地方。

桧山修之: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子安武人:是啊,大家都会的。

桧山修之:好吧。

子安武人:首先大典桑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会喷一次吧?

桧山修之:我知道,就是那里吧。

子安武人:然后最后若本桑的时候还会喷出来的吧?

樱井孝宏:哈哈哈。

桧山修之:嘛,也是,本来就有若本桑,这次还来了个大典。

子安武人:就是说呢。

桧山修之:简直真像是在航海似的。

子安武人:就是说呢。像身处深海似的。

桧山修之:“威尼斯公主号Ⅱ”周围的海水都变成猪骨汤了。(楠大典非常喜欢猪骨汤)

樱井孝宏:哈哈哈。

子安武人:太浓厚了。明明是海,里面却是猪骨汤是怎么回事啊。

桧山修之:啊,对了,主题是?

樱井孝宏:是海洋……

桧山修之:海的……

樱井孝宏:就是把自己比作海洋生物。

子安武人:会是什么呢?

桧山修之:这样的话,大概是以金枪鱼为代表的回游鱼。

子安武人:哦。

桧山修之:据说他们睡的时候不也是在游吗?

樱井孝宏:噢噢噢。

知道的人应该都知道,我做过报童,那时候我是边睡变送报纸的。

子安武人:呃呃呃。

桧山修之:我自己是没有意识的。

樱井孝宏:好厉害啊。

桧山修之:身体会记住怎么做。

樱井孝宏:哈~~

桧山修之:清醒的时候送报,总会有一两家忘送的。业内叫做“未到达”。但是我一旦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发现手头没有了报纸的时候,往往都100%的送到了。

子安武人:哦~~

桧山修之:所以说,我大概是在不太清醒的时候,工作会做得更好的。

子安武人:好厉害啊。那就是说,你是金枪鱼演员喽~

樱井孝宏:耶~

子安武人:那以后就叫你金枪鱼演员吧。

桧山修之:怎么听着这么难听啊?(日语俗语,在XXX的时候躺着没有回应的女人为金枪鱼)

樱井孝宏:是诶。

子安武人:那就叫金枪鱼君吧。

桧山修之:金枪鱼君??

子安武人:很好吧?

樱井孝宏:后辈很难叫诶。

子安武人:没关系,是充满好意的昵称。

樱井孝宏:好意……

桧山修之:就是这样吧,我想像回游鱼一样边睡边好好工作,以上,桧山修之说完了。

子安武人:谢谢,金枪鱼君~

桧山修之:辛苦了~

樱井孝宏:金枪鱼君……

子安武人:那么接下来是……

樱井孝宏:金枪鱼君……

子安武人:那么金枪鱼君的下一位就是岸本君?

樱井孝宏:是啊,都由桧山桑制造好气氛了。

子安武人:是啊。

岸尾大辅:能不能不要因为发音相似就叫我接啊。

子安武人:金枪鱼君之后就应该是岸本君嘛。(日语发音押韵)

樱井孝宏:岸本桑,请。

子安武人:好嘞。

岸尾大辅:大家好,我是扮演弗兰慈 吸管不知道插到哪里的了 (谐音结尾)的岸本大辅。

子安武人:那个我知道你今天不在状态,不过……还想尿尿么?

樱井孝宏:今天有点大条。

岸尾大辅:有点。

子安武人:有点想啊。

岸尾大辅:有点。

樱井孝宏:等结束了就去吧。

岸尾大辅:等结束的。感觉已经有点结束了,我这个人结束了。

子安武人:总之先说说今天的感想嘛。

樱井孝宏:怎么样呢?

岸尾大辅:是啊,明明是双碟,第一张却完全没有我的戏份啊。

樱井孝宏:啊啊。

岸尾大辅:有点不爽啊。

子安武人:那是因为……

樱井孝宏:什么啊。

子安武人:是因为这个啦。

樱井孝宏:这个啊……

子安武人:就是这个,因为只要说一句话,就要付双碟份的工资了。

岸尾大辅:其实给个别的角色也行嘛。

樱井孝宏:就说是因为那样要另给钱,所以不行嘛。

子安武人:是啊。

岸尾大辅:就不能想想办法么?这可是第七部哦?

子安武人:虽说是那样啦。

岸尾大辅:啊哩,若本桑你怎么了?

樱井孝宏:若本桑有点不耐烦了。

子安武人:若本桑不耐烦了。

岸尾大辅:对不起,我们会快点说的。

子安武人:会尽快的。

岸尾大辅:我们年轻的会少说点的。

子安武人:快快。

岸尾大辅:就这样。

子安武人:那你是什么深海鱼?

樱井孝宏:规定是深海鱼啦?

岸尾大辅:是深海鱼么?深海鱼?深海鱼都有什么啊,我不知道啊。不太清楚诶。

子安武人:岸本酱不好好规范一下的话,就会天马行空了。

樱井孝宏:是呢。

子安武人:所以,比作深海鱼的话,是什么呢?

岸尾大辅:深海鱼……我就说我不知道嘛。

子安武人:不行啊,不好好准备啊。

岸尾大辅:啊,我很抱歉。

子安武人:不提前准备是不行的。那就随便说吧。

岸尾大辅:随便说啊。

樱井孝宏:海洋生物哦。

岸尾大辅:海洋生物的话,果然还是蒲岛太郎吧。(救了乌龟,被带到海下的龙宫。)

樱井孝宏:啊……

桧山修之:那不是从陆地进海里的人嘛!

樱井孝宏:呵呵。

岸尾大辅:不是很好嘛。

樱井孝宏:最后不还变成了老爷爷吗?

岸尾大辅:人不都是这样么。

樱井孝宏:啊啊,好像。

子安武人:那以后你就是爷爷了。

岸尾大辅:那我以后会作为爷爷声优努力的。

子安武人:谢谢~~

岸尾大辅:谢谢~~

樱井孝宏:这不好吧,这可是金枪鱼和爷爷了。

子安武人:真的诶,是金枪鱼和爷爷啊。那接下来就请宫田君吧。

宫田幸季:好的。

子安武人:宫田君,拜托了。

宫田幸季:大家好,我是扮演黄的宫田幸季。辛苦了~~

子安武人:辛苦了~~

宫田幸季:我也是和岸本君一样,只在disk 2里有戏份。

子安武人:是啊。

宫田幸季:虽然有点遗憾……

子安武人:嗯。

宫田幸季:但是每次戏份也就是这些吧?

樱井孝宏:哈哈哈。

子安武人:嘛嘛嘛。

宫田幸季:也正因为他算是幸福的少年吧。

子安武人:就是啊。因为你是性感担当嘛。

宫田幸季:嘛,喘息是比较多啦。

樱井孝宏:哈哈哈。

子安武人:很厉害的啊。

宫田幸季:是啊,亲亲热热的。

樱井孝宏:亲热得很呢。

子安武人:就说是啊,混蛋。

宫田幸季:没有发生什么问题才是最好的呢。

樱井孝宏:是啊。

宫田幸季:但是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发生,我感觉以后的戏份会一直少下去。

樱井孝宏:缺乏剧情高潮呢。

宫田幸季:是啊。

樱井孝宏:一旦安定下来就是这样呢。缺乏刺激。

子安武人:嗯。

宫田幸季:要不要搞个外遇呢~

子安武人:那这就要好好说说了。

宫田幸季:是哦。

子安武人:嗯。

宫田幸季:这样以后的戏份会多点吧。

子安武人:是哦。啊,若本桑刚刚有点……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差不多了,快点进行吧。

宫田幸季:快快~~

樱井孝宏:开始制造噪音了。

子安武人:好了好了。那么,宫田君比作深海鱼的话是什么呢?

宫田幸季:深海鱼?!

桧山修之:你也真是喜欢深海鱼啊!

宫田幸季:深海鱼的话……我知道的深海鱼只有鮟鱇了。

子安武人:哦~不错嘛。

宫田幸季:额……

子安武人:但是你也不是鮟鱇的感觉啊。

宫田幸季:嗯。

子安武人:那就海洋生物吧。

樱井孝宏:是什么呢,宫田桑?

宫田幸季:是章鱼吧。因为我喜欢。

樱井孝宏:是指喜欢吃么?

子安武人:应该叫做章鱼声优么?

樱井孝宏:哈哈哈。

子安武人:好好想想比较好哦。

宫田幸季:没关系。

子安武人:没关系啊。

宫田幸季:他们不是一直呆在章鱼罐里嘛。(章鱼喜欢呆在罐装的东西中,一般利用这一点,用罐子捕章鱼。)

樱井孝宏:章鱼罐……

子安武人:啊啊。

宫田幸季:我也不喜欢出门嘛。

子安武人:啊啊。

宫田幸季:我也想一直呆在里面。

子安武人:那就是胖胖的章鱼了。

樱井孝宏:不不不。

子安武人:那就是胖章鱼了。

宫田幸季:胖章鱼不错啊。

樱井孝宏:可以么,会被误会的,没关系么?

宫田幸季:被称为胖声优也没关系的。

樱井孝宏:完全不是吧!更远了,虽然章鱼声优也不对……

桧山修之:这段对话确实是在没摄入酒精的情况下录制的。

宫田幸季:是胖章鱼也没关系。

樱井孝宏:哈哈。

宫田幸季:就这样了。

樱井孝宏:那就是章鱼声优了。

宫田幸季:以上是章鱼声优的宫田幸季。

子安武人:谢谢~~

宫田幸季:大家辛苦了~~

子安武人:那接下来……

若本规夫:就剩下我了。

子安武人:在这里就剩下若本桑了。

樱井孝宏:是这样呢。

子安武人:那,父亲大人。

樱井孝宏:父亲大人。

子安武人:有请父亲大人。

若本规夫:哎,那个我也是一如既往的只在最后稍微出来一下下呢。

樱井孝宏:久等了。

子安武人:但是观众全被你带走啦。

若本规夫:我是扮演塞尔吉奥 巴尔吉尼的若本规夫。

子安武人:好的。

若本规夫:这里提示要说说作品的感想啊。

子安武人:是的。

若本规夫:大家好像也没有怎么说嘛。

子安武人:没有那回事的。如果有事先准备的稿子可以念那个。

樱井孝宏:草稿……

桧山修之:会有那种东西么。

若本规夫:我说,我可是很认真准备了的。

子安武人:明白。我知道的。

若本规夫:凑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实啊。

子安武人:老实……

桧山修之:怎么这么说啊……

子安武人:对于你来说就是这样的剧情么……

若本规夫:剧里面不是,也是我出场的那个场面啦,不是有七百亿的宝藏么?

子安武人:是的。

若本规夫:不是为了,那个,是那生物放弃了嘛。

子安武人:是啊。

若本规夫:觉得太伟大了。

子安武人:啊,太好了。吓我一跳。(以为会说什么破格的话。)

若本规夫:所以我的草稿上记得是“充分表现出了凑对生灵万物的爱惜之情”。

子安武人:太棒了。

桧山修之:太好了。

樱井孝宏:这就是感想了。

子安武人:是什么时候写的?

若本规夫:刚刚写的。

子安武人:刚刚……

【笑】

子安武人:每次都是这样,若本桑每次都有好好写。

樱井孝宏:很厉害的。

若本规夫:我就是不写就不会说了。

子安武人:没有啦,每次说的都很好啊。

樱井孝宏:是啊。我们都比较胡闹的。

子安武人:可不是么。所以就不能闹到若本桑,应该先让若本说完。真的每次都很感谢。那么,接着来惯例的……

若本规夫:什么?主题谈话?

子安武人:是的。

樱井孝宏:比较喜欢什么呢?

若本规夫:这个主题的话,前一阵子啊……

樱井孝宏:前一阵子……

子安武人:前阵子……

若本规夫:去动物园看海豹了。这大热天的,海豹不就在水上游泳嘛。

樱井孝宏:嗯。

若本规夫:你知道它是怎么游么?是这样游的。

子安武人:啊啊~~

樱井孝宏:仰泳啊~

子安武人:嗯。

若本规夫:看起来很舒服啊。

子安武人:是啊。应该很舒服。

若本规夫:所以觉得海豹应该不错。

樱井孝宏:是。

若本规夫:但是上次看综艺节目的时候,里面有两只海豹,在海边……

子安武人:亲热?

若本规夫:亲热…又不是你们两个。

【笑】

子安武人:被训了。

樱井孝宏:亲热……

若本规夫:在嬉戏。

子安武人:不就是在亲热嘛。

若本规夫:是在嬉戏。

子安武人:亲热和嬉戏不一样么?

若本规夫:然后啊……

子安武人:嗯。

若本规夫:然后,一下子出现了小山一样的……

子安武人:是。

若本规夫:生物。

子安武人:哦哦。

若本规夫:从海里出现了。一下子吃掉了。

樱井孝宏:啊……

子安武人:是鲨鱼么?

樱井孝宏:是鯱鱼吧?

子安武人:鯱鱼?

若本规夫:应该是鯱鱼。

子安武人:鯱鱼啊。

樱井孝宏:那就是说?

子安武人:海豹呢?

若本规夫:当然是两只都被整只吞了,好可怜啊。

子安武人:呜哇……

若本规夫:真的好可怜啊。

子安武人:你就是想成为这样的海豹……?

若本规夫:所以说海豹有点……

子安武人:怎么了这是,比较喜欢鯱鱼了是么?

若本规夫:也不是啦……

子安武人:没关系,您就是鯱鱼……好狡猾啊,这个人。鯱鱼声优什么的也太帅气了点吧。

【笑】

樱井孝宏:很帅的吧?

子安武人:很帅的。

若本规夫:嗯……

子安武人:叔啊,你都算计好了这一点吧?

樱井孝宏:呵呵呵。

子安武人:什么嘛,真是的,谢谢了。

樱井孝宏:谢谢。

子安武人:明明还想趁机说坏话的。

樱井孝宏:哈哈哈。

子安武人:鯱鱼什么的也太帅。

樱井孝宏:没有可趁之机啊。

子安武人:太狡猾了。

樱井孝宏:有点觉得……

桧山修之:海报都被他吃了……

樱井孝宏:被吃掉的感觉啊。

子安武人:总之谢谢了。

樱井孝宏:谢谢。

子安武人:那么接下来是……就请那三人组吧。

樱井孝宏:好么?

子安武人:一个人一个人来吧。

樱井孝宏:从谁开始呢?

子安武人:那就……从这个木头南边的这位来?

樱井孝宏:啊,是木头南边的人。这个字念什么呢?

子安武人:我可不知道。

樱井孝宏:额……

子安武人:念kusunoki啦。

樱井孝宏:啊~

子安武人:很难的字呢。

樱井孝宏:是啊~原来不是木南桑呢。

子安武人:不是木南哦,以前我们初中的前辈也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

樱井孝宏:是么。

子安武人:是棒球部的前辈。

樱井孝宏:也是这个字么?

子安武人:这个字加上一个木不也念kusunoki嘛。

樱井孝宏:啊~

子安武人:一个字也是念kusunoki

樱井孝宏:是啊是啊。

子安武人:我认识的人是两个字念kusunoki的。

樱井孝宏:是两个字啊。

子安武人:就记得当时不会念呢。

樱井孝宏:这样啊。

若本规夫:他下面的名字是怎么念的?

子安武人:下面的名字啊。

若本规夫:叔叔我是一直念taitemu的,应该是taiten么?

子安武人:反正就是那个人啦。

若本规夫:那个人……

樱井孝宏:呐,有请那个人。

 

楠大典:嗨~我是扮演布鲁诺 巴尔吉尼的楠大典。我平时的声音是这样很普通的,没那么低沉的。啊,这次的《豪华客船上恋爱开始》真是一部很愉快的作品。我呀,该怎么说呢,作品包含了人的爱,大自然的伟大,还有财富,呵呵,真是很丰富的内容的豪华作品。收录我也进行的很愉快,大家感觉怎么样呢?大家也听得很开心吧?那么主题方面是,把自己比作住在海里的生物,自己比较像什么,这样啊,海里的生物的话,应该是企鹅。啊,像的只有体形呢……虽然不太清楚,但是皇帝企鹅不是很可爱嘛。倒不是在说自己很可爱啊,就是想如果是企鹅的话应该不错,就算是愿望吧。与其说是把自己比作什么,不如说是我的愿望。

就是这样,所以我是皇帝企鹅。就是这样,以上是楠大典。

 

樱井孝宏:好的。

子安武人:大典桑是企鹅呢。

樱井孝宏:企鹅……

子安武人:且不也有很多种么?

樱井孝宏:是呢。

子安武人:有他那样的企鹅也是可以的。

樱井孝宏:那样的企鹅……

子安武人:那种企鹅……他完全录得能听出来是个别收录的。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他不在这里呢。

樱井孝宏:是诶。

子安武人:在其他的某处。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那么接下来,请游佐君吧。

樱井孝宏:啊,游佐桑。

子安武人:游佐君,拜托了。

樱井孝宏:请。

 

游佐浩二:好的。我是扮演阿尔贝的游佐浩二。啊,因为我是在《豪华客船上恋爱开始》的第七部作品新加入的,世界观什么的都已经成熟后,我才加入进来,所以很紧张。但是,现在被大家包围着,有这么多愉快的伙伴,进行愉快的谈话,真的很开心。阿拉,大家都没什么反应啊。那个,我这次扮演的阿尔贝,对于我来说真是难得的好人角色。虽然他是很聪明的人,但是也没有故作清高,是个很温和的海洋学家,又热爱动物的人物,是这样的印象。其他方面,其实都靠主角两个人带动的。啊,这次是有指定话题的。“这次的故事中出现了很多稀有的深海鱼,那么,如果把自己比作海洋生物的话,会是什么呢?”嗯……其实也没有什么机会把自己比作海洋生物的,很难啊。如果要我说自己像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如果是问想成为什么,那就是章鱼了。理由就是它被成为“海中忍者”,忍者不是很帅么?女士可能不理解,但是男生都是很喜欢忍者啊,武士这样的人物哦。就这样,这样好么?啊,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啊。啊,那个,大家也有听得很开心吧?希望大家以后也支持这部作品。不知道我会不会继续登场呢?我会努力的,以上是游佐浩二。

 

子安武人,樱井孝宏:好的。

子安武人:是章鱼呢。重复了呢。

樱井孝宏:没有想到呢。

宫田幸季:那我可以换成鱿鱼的。

众:【笑】

子安武人:太棒了。

樱井孝宏:那宫田君就是鱿鱼了。

子安武人:那就是章鱼和鱿鱼了。

樱井孝宏:总算是过关了。

子安武人:而且鱿鱼的腿比较多嘛。

宫田幸季:是啊。多两条呢。

子安武人:是啊,多两条呢。

樱井孝宏:赢了呢。

宫田幸季:被剪掉也有八条呢。

子安武人:剪掉……

樱井孝宏:也有八条……

宫田幸季:被剪掉两条也有八条呢。

子安武人:说的是呢。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被剪掉。

樱井孝宏:哈哈哈。为什么减掉了呢。

桧山修之:我倒是不明白这是在比什么。

子安武人:啊,就这样,谢谢了~~

樱井孝宏:是的~~

子安武人:接下来……

樱井孝宏:是一条桑。

 

一条和矢:好的好的~我是一条和矢,我扮演了戴维 林。黄?黄不在么?啊,没办法。只好一个人进行了。再来一遍,我是一条和矢。这么长的时间,大家都有好好欣赏《豪华客船》么?这次收录,我个人有种很快就结束了的感觉。要不要再推特里更推呢?我最近开始玩推特了。那么,主题是,海洋的生物啊……嗯……把自己比作深海鱼的话,大概是鮟鱇吧。在深海看到光亮,好奇靠近的时候,就把你吃掉。真不错啊~~我最近就是想做这样的事啊~收录是在很热的地方进行的,大家在热的时候会怎么度过呢?我会狂开空调的,哈哈哈。一点都不环保呢,但是没有关系,只要健康就好(提示:狂开空调对健康也不好的),希望大家也健康。以上是一条和矢。

 

子安武人,樱井孝宏:好的。

樱井孝宏:鮟鱇。

子安武人:鮟鱇。

樱井孝宏:是鮟鱇呢。

子安武人:鮟鱇的话,不好好发音就会很糟糕哦。(发音和生殖器的发音接近)

樱井孝宏:突然说什么呢?

子安武人:额?

樱井孝宏:怎么了?

子安武人:发音不好的话就糟糕了啊。鮟鱇的话。

樱井孝宏:鮟鱇,确实是呢。

子安武人:是啊。

樱井孝宏:要好好的说鯱鱼

子安武人:这个就交给若本规夫比较好。

樱井孝宏:是么?

子安武人:若本桑,请off的状态下说说嘛。(off指不让麦克收录的小声说话)

樱井孝宏:off着说说。鮟鱇。

子安武人:说“鮟鱇”试试嘛。

【笑】(故意往不对的方向说,搞笑,声音很小)

子安武人:果然会这样呢~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拒绝大声说出来呢。

樱井孝宏:哈哈哈。

子安武人:就是这样。

樱井孝宏:给(一条桑的话题)整歪了。

子安武人:是啊。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一条桑谢谢了。

樱井孝宏:谢谢。

子安武人:是鮟鱇的话题呢。

樱井孝宏:啊呀呀……

子安武人:到我们了呢。

樱井孝宏:该我们说了。

子安武人:录得有点多了。

樱井孝宏:有点累了呢。

子安武人:完全疲惫了。

【笑】

子安武人:总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说这么多呢。

樱井孝宏:就算是聊投机了啊。

子安武人:那我们也说说吧,那就从我先来,把主角留到最后好了。

樱井孝宏:啊,好的。

子安武人:那个,非常感谢对《豪华客船》每一部作品的支持。现在已经出版到了第七部了。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连载的时间也非常长。

樱井孝宏:是。

子安武人:能听到我和樱井君的组合,也就只有这里了吧。

樱井孝宏:呵呵。大概是吧。

子安武人:尤其是能听到樱井君可爱的声音的,也只有这里了吧。

樱井孝宏:哈哈。

子安武人:在别的地方都说些“我会杀了你”这样的。

【笑】

子安武人:“死吧,去死吧,混蛋”

樱井孝宏:这是什么印象啊。

子安武人:“死吧,混蛋”

樱井孝宏:虽然可能接近这样的感觉……

子安武人:“快脱,给我快脱”

樱井孝宏:这个真没有……

子安武人:“脱掉不就好了么?”

樱井孝宏:这也没有……

子安武人:最近不就都配这样的了么……

樱井孝宏:这台词也太跳跃了……

子安武人:所以说,这个很珍贵啦。

樱井孝宏:也许呢。

子安武人:“啊啊啊,安佐”

【笑】

子安武人:这样的很少有了。

樱井孝宏:我是这样么?

子安武人:我的印象是这样。

【各种喘息的搞笑学舌】

子安武人:这样的,现在真的很稀有了。每次都很感谢,我都很开心的。如果把我比作海的话,那就是……

樱井孝宏:是海洋生物,为什么要比作海啊……是海洋生物啦。

子安武人:啊,是海洋生物呢。

樱井孝宏:什么呢?

子安武人:大概是海马吧?

樱井孝宏:哦!为什么呢?

子安武人:因为不想横着。

樱井孝宏:哈哈哈。

子安武人:站着比较好。

樱井孝宏:诶?

子安武人:它不是立着么。

樱井孝宏:是“S”型吧。

子安武人:其他的鱼都是横冲的状态嘛。

樱井孝宏:是呢。

子安武人:横冲的感觉。

樱井孝宏:像是流线装的。

子安武人:但是它是立着的呢。

樱井孝宏:是啊。据说会抓着海藻之类的东西睡觉呢。

子安武人:还能吃呢吧?

樱井孝宏:咦?

子安武人:好像是。

樱井孝宏:能吃啊?

宫田幸季:应该是壮阳的。

樱井孝宏:啊,是壮阳的啊。

宫田幸季:是药。

桧山修之:是中药药材。

子安武人:对对对。

樱井孝宏:你想被吃啊?

子安武人:倒不是那个意思。感觉很贵啊。

樱井孝宏:啊,是啊。

子安武人:感觉会比金枪鱼之类的要贵。

樱井孝宏:金枪鱼……金枪鱼不也很雄伟么。

子安武人:不也比章鱼鱿鱼来的贵么。

宫田幸季:(章鱼鱿鱼)不也有贵的嘛。

子安武人:但是那鯱鱼还真是不好说啊。

樱井孝宏:鯱鱼……

子安武人:还是比不过鯱鱼吧……

樱井孝宏:是啊,那可是鯱鱼啊。一下子就被吃掉了。

子安武人:就一下子就吃掉了呢,

樱井孝宏:说不定还不会被注意到呢。

子安武人:是啊,所以我不管怎么哇哇对鯱鱼叫,鯱鱼对海马可是没什么好在乎的。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我这样的小生物。

樱井孝宏:都不会被注意到呢。

子安武人:不会被注意到的话,不如紧贴着鯱鱼了。

樱井孝宏:是啊。

桧山修之:你那是䲟鱼吧?

子安武人:就这样了。那最后有请……

樱井孝宏:啊,谢谢。我是樱井孝宏。我扮演了仓原凑。这次他们两人也很和睦,真是太好了。

子安武人:真的呢。

樱井孝宏:又遇到了危险呢。

子安武人:是啊。要不是这样故事就不成立了。

樱井孝宏:就觉得他们两人的爱,不断在加深啊。

子安武人:是啊是啊。

樱井孝宏:也很好奇,他们以后会怎么样。

子安武人:嗯。

樱井孝宏:还有就是刚刚大家也说过的。也希望描绘其他角色的故事呢。

子安武人:是啊。好角色……

樱井孝宏:希望他们也很恩爱。

子安武人:有个性的角色……

樱井孝宏:嗯。

子安武人:有很多的。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就是呢。

樱井孝宏:不知道布鲁诺叔叔会怎么样。

子安武人:布鲁诺叔叔就不要出来了吧?

樱井孝宏:够了么?

子安武人:因为他太吵了。

樱井孝宏:太吵了……

子安武人:我们家已经有爹地了。

樱井孝宏:啊啊。

子安武人:角色会重叠的。重叠就不好了。

樱井孝宏:但是很有一家人的感觉嘛。

子安武人:那倒是真的。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再怎么样也是巴尔吉尼家的人。

樱井孝宏:他也是巴尔吉尼家的人嘛。

子安武人:是啊。我以后也会变成那样的。

樱井孝宏:以后……哈哈哈。

子安武人:以后也会的。

樱井孝宏:请变成鯱鱼吧。

子安武人:变成鯱鱼。

樱井孝宏:鯱鱼。

子安武人:我走向鯱鱼方向。

樱井孝宏:不是企鹅,而是鯱鱼方向。

子安武人:鯱鱼方向。

樱井孝宏:说着说着,听起来就像鯱鉾了。(谐音)

子安武人:呵呵呵,是啊。

樱井孝宏:是的。我如果是海洋生物的话……其实我是会潜水的。

子安武人:是啊,刚刚听说的。

樱井孝宏:是的。

子安武人:你还会潜水呢?

樱井孝宏:是的。我会潜水。我喜欢海蛞蝓。

子安武人:啊,海蛞蝓啊。好像有很多种吧?

樱井孝宏:我特~别喜欢找漂亮的海蛞蝓。

子安武人:好像还有海蛞蝓的爱好家吧?

樱井孝宏:是的。我也很喜欢海蛞蝓。

子安武人:果然是这样啊。

樱井孝宏:在其他人看着小鱼玩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找海蛞蝓。

子安武人:好像每一只都长得不一样吧?

樱井孝宏:不一样的。它们都很小的。

子安武人:很小啊。在电视里看的时候感觉很大啊。

樱井孝宏:看起来很大,实际上只有小拇指那么大。

子安武人:那么小啊。

樱井孝宏:是的。有的只有这么大,然后很漂亮……

子安武人:是藤壶那么大么?

樱井孝宏:咦?

【笑】

樱井孝宏:为什么要让我混乱呢?我不是说了小拇指那么大么?为什么要说藤壶?

桧山修之:为什么要说呢?

子安武人:就算说是小拇指……

樱井孝宏:啊啊……

子安武人:也是有个体差异的吧!

樱井孝宏:虽说是那样……

子安武人:藤壶的话,都是差不多大吧?

樱井孝宏:藤壶也是有藤壶差异的。

子安武人:那你见过这~么大的藤壶么!!

【笑】

岸尾大辅:社长,你太没有大人肚量了。

桧山修之:你是踩了藤壶么?

樱井孝宏:没事吧?

子安武人:不好意思,我好胜。

【笑】

子安武人:小拇指那么大,是吧?

樱井孝宏:就是觉得海蛞蝓的感觉很好。

子安武人:是这样啊。

樱井孝宏:希望别人来找我。

子安武人:啊,很不错啊。而且他们都很有个性。

樱井孝宏:那就是海蛞蝓了。

子安武人:不错嘛。你就是海蛞蝓声优了。

樱井孝宏:海蛞蝓声优~

子安武人:不错啊,海蛞蝓声优。

樱井孝宏:那就真的要请大家来找我了。

子安武人:好的。

樱井孝宏:请仔细寻找。

子安武人:那么这就算是结束了。那么请樱井君,在总结一下吧。

樱井孝宏:啊,我知道了。那个,那个,是啊,这是第七部,而且还是十周年。

子安武人:好像是呢。

樱井孝宏:是的。

子安武人:对的对的。

樱井孝宏:这是十周年了,感觉真的很好。

子安武人:嗯。

樱井孝宏:以后也会继续下去吧?

子安武人:是啊,原作还在连载的。

樱井孝宏:是的,原作还没有完结。

子安武人:是啊。

樱井孝宏:所以希望,现在在后面悠悠闲闲的家伙也有更多戏份。

子安武人:是啊,如果不让他在正剧里出场,岸尾君会很吵的。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总是在说废话。

樱井孝宏:是啊。

子安武人:总之让他多说点,累到他就好了。

樱井孝宏:希望水上老师多多增加戏份。

岸尾大辅:谢谢!!

樱井孝宏:希望所有的角色都能大活跃。期待着他们间的感情不断加深的故事。

子安武人:是的。

樱井孝宏:在那之前呢,就请欣赏这第七部的新作品,和以前的几部。

子安武人:嗯,是。谢谢。

樱井孝宏:谢谢。

子安武人:那么希望大家,以后也能继续支持我们。

樱井孝宏:请继续支持我们~谢谢~再见~

子安武人:谢谢~大家辛苦了~

樱井孝宏:辛苦了~

【11/10/19新作在線翻譯】豪華客船で恋は始まる7



作者   水上ルイ
イラストレータ   蓮川愛
発売  リブレ出版
発売日   2011/10/19

キャスト  
湊 CV:櫻井孝宏
エンツォ CV:子安武人
ブルーノ CV:楠 大典
アルベール CV:遊佐浩二
セルジオ CV:若本規夫
ジブラル CV:檜山修之
フランツ CV:岸尾だいすけ
ホアン CV:宮田幸季
リン CV:一条和矢


内容   ごくフツーの大学生なオレの恋人は、大財閥の次期総帥で、世界一の豪華客船の船長・エンツォv
久しぶりのデートで、彼の官能的に見つめる菫の瞳と獰猛なキスにオレは乱れてしまってv
ところがある海洋映画の撮影協力のためにダイビングした海底で、オレはエンツォの家に伝わる黄金の鍵を発見するが…!?
海の貴公子と情熱的な恋に堕ちる、最強メガヒットラヴv
ガラパゴス諸島でのドキドキの夏休み「聖域(サンクチュアリ)の休日」&豪華キャストトークも収録した充実のディスク2枚組!

下载地址:
http://115.com/file/e7zq9m3x#
http://ifile.it/odknr2m
http://dl.dbank.com/c0mtwgfhor
http://www.megaupload.com/?d=Q7MWB0U6
http://www.gokuai.com/f/0b5LP3WQ9AugZHY8
http://ge.tt/8coBvj9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haohua7g=111019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