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する暴君4

恋爱4

 

翻译:cmio 肉馒头DADA

特典CD:肉馒头DADA

校对:yumemi

 

 

Track 01 累积点数

森永哲博:(说真的,其实我每天都想把前辈抱在怀里。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拼命了。他红着脸对我说下周再问我,而且下周也真的为我腾出时间,我求他跟我接吻时,虽然他一面不悦,可是还是接受了。)

 

[森永哲博:只是接吻……

巽宗一:什么?

森永哲博:难得前辈真的为我腾出了周末的时间……

巽宗一:我不是已经说过不是了吗?

森永哲博:前辈,请你至少,跟我接个吻……]

 

森永哲博:(我说,前辈的这种态度,我不期待才奇怪吧!是吧!)前辈,这周可以吧!

巽宗一:什么?那种约定在你上个星期因为打工而取消的时候,就已经无效了啊!

森永哲博:诶?!

Dramatic CD collection 高永ひなこ原著 恋爱暴君4

 

森永哲博:(我叫森永哲博,是名古屋一所大学农学部的研究生。我单恋跟同学部、比我大两级的博士——巽宗一前辈已经五年了。不过前辈非常粗暴任性,简直就像个君一样。而且他最爱的弟弟巴还被同样是男人的黑川先生给夺走了,两人手拉手地去了美国,所以前辈非常讨厌同性恋。本来前辈家里母亲早逝,爸爸是学者时常周游各地,前辈在亲戚松田太太的帮助下,全心全意保护弟弟君和妹妹佳奈子,含辛茹苦地把他们拉扯大,对他们过分溺爱也是没有办法的。而我则是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追到了前辈了。虽然我是那么想的,可是前辈依然像个君一样,连一周一次H的约定也不能遵守,难得前辈为我腾出了时间,可是我的时间又不合了。啊,从今之后,我的恋情该何去何从……

 

森永哲博:那个啊……难得前辈上周腾出了时间,我却因为时间不合而取消了,可是,本来最初的约定是一个星期做一次的……

广人:唉,你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啊……

森永哲博:他上周那个尽在不言中的态度,我自然以为这周肯定没问题了嘛,呜呜呜!

广人:上周是说不定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呢……即使翘掉打工、失去朋友,也应该优先前辈这边不是吗?

森永哲博:哇呜呜呜!

广人:你太老实了,现在后悔也没办法啦……这次是你倒霉,也没有办法吧?

森永哲博:前辈也太小看我了。以为我只会忍气吞声,不过,我也不会一直这样让着他的!因为打破每周一次约定的是前辈,我也不用听他的。才不是无效了,我只是在累计点数而已!

广人:诶?小天使,你在写什么?

森永哲博:自从订立了每周一次的约定后,我都有记录,如果好好履行的应该H的次数。

广人:小天使别这样!这个我真得阻止你!广人我都要哭了……

森永哲博:在这个时代,累积点数是理所当然的!彩票和电话费都是累积计算的!

广人:你振作一点!对了!小天使你因为被放鸽子太久变得不正常了吧?真的太痛苦的话,我可以当你的对象啊!

森永哲博:看吧看吧!广人君!我已经累积超过十次了!还有一点点就够15点了,该让前辈做什么来还清点数呢!

广人:小天使?

森永哲博:15点就让前辈主动吻我,20点就要让前辈用骑乘位!哎呀,这个真好!试着做个一览表吧!50点就是前辈帮我口X!这样的话我就会积极地忍耐了!我high起来了!

广人:小天如果是用这个来保持心理平衡的话……[电话响]真是个可怜的孩子……[电话响]小天使,从刚才开始你的电话就在响……

森永哲博:累积够100点的话……这种事那种事……不行了,鼻血要流出来了……

广人:你适可而止吧!去接电话啊!

森永哲博:您好,我是森永。房东太太?嗯,哦……

 

Track 02 不守规矩

巽宗一:你要搬家?

森永哲博:是,房东太太说房子老化得太厉害,想改建一下,搞完了可以接着住的,不过姑且要搬出去一阵子。

巽宗一:是吗?祝你早日找到好房子。

森永哲博:那个,前辈,你能跟我一起去看房子吗?

巽宗一:啊?为什么?

森永哲博:前辈要来过夜的时候,舒服一点不是更好吗?

巽宗一:你是笨蛋吗?我最近都没有说要到你家过夜吧。

森永哲博:可是……[巽宗一:不能去你家过夜真是不方便。]上次不是在嘟哝吗?

巽宗一:哼……

森永哲博:我会找比现在离学校更近的房子的!

巽宗一:你要是不当同性恋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去过夜。

森永哲博:那个太不可能了,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啦……

巽宗一:我怎么会相信你?不是像笨蛋一样吗?

车内广播:巨蛋前站,巨蛋前站。下车时请小心脚下。

森永哲博:啊……

巽宗一:今天怎么了?这个时间人就多。

森永哲博:也是呢。巨蛋大概有什么活动吧。

车内广播:门要关上了。

森永哲博:啊……

巽宗一:你在干什么?脸靠得太近了!离我远一点!

森永哲博:这是不可抗力吧!没有办法的啊。

巽宗一:稍为远一点也可以吧。

森永哲博:啊,好疼好疼,在这种情况下也太勉强了……啊!(比刚刚靠得更近了。)这种情况大概要持续到下一个换乘站了,请稍稍忍耐一下。(不能想入非非,不能想……啊,不过前辈可是第一次那么安分地待在我怀里,如果一直都是这样就好了……咦?前辈的耳朵通红了,是生气了吗?不,前辈肯定也有一点点意识到我了吧?真想紧紧抱住他啊!不,我不会这样做,到底是在电车里,我要忍耐!可是要到换乘站还要多久呢?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够待久一点。)

车内广播:森山站,森山站,下车时请小心脚下。

森永哲博:真好呢,人一下子就少了呢。

巽宗一:嗯。

男:是我是我,我在今池那家不为人知的店买到了。对了对了……

巽宗一:什么嘛,连面前那个禁止电话的标语都不会读吗?那种笨蛋真是随处可见呢。嗓门还那么大。

森永哲博:是呢。

男:是呢,下次一定要……

1:不好意思,我戴着心脏起搏器,所以手机……

男:就一会儿没关系吧!我正在说重要的事啊!真啰嗦!

2:请你遵守基本的规矩!

男:对不起,有个啰嗦的家伙在,之后呢?你那边怎么了?

1:我们到别处去吧。

2:我知道了,姐姐,快走吧。

森永哲博:真过分,去联络一下车长会比较好吧。

巽宗一:什么嘛,那个家伙。

1:呜呜……

2:姐姐,没事吧?

森永哲博:怎么了,没事吧?

巽宗一:那个混蛋!

森永哲博:诶,前辈?

巽宗一:喂!

男:我的手机!你在干什么!

巽宗一:(折断手机)

森永哲博:诶!!

巽宗一:(踩踩)你这种人没有资格用手机!哼!

男:呜呜!我的限定版手办!压坏了!

巽宗一:社会的渣宰。

森永哲博:前辈,已经够了吧。

巽宗一:这个世界尽是笨蛋。

车站广播:NN大,下车时请小心脚下。

巽宗一:喂,森永,到大学了。下车了。

车站广播:因有特快通过,临时停车3分钟。

2:不好意思,刚才太感谢你了。出了一口气。

巽宗一:不用谢,是我看不过眼而已。比起那个,没事了吧?

2:吃过药之后就没事了。

巽宗一:那就太好了,请保重身体。喂,森永,走了。

 

森永哲博:前辈,无论怎样说也做得太过分了吧!那个人整个都陷入混乱状态了。

巽宗一:什么嘛,你不觉得很气愤吗?

森永哲博:虽然是很气愤,但也不至于弄坏人家手机啊……

巽宗一:这种程度没关系!怎么能让那种笨蛋用电话!

森永哲博:啊……(要是遭人怨恨的话怎么办?我很担心啊。不过,真是大快人心呢,这种事只有前辈才做得出来吧,我就是喜欢他这一点,重新爱上他了。可是数天后,就发生了事件。)

 

Track 03 遭遇跟踪狂

巽佳奈子:哥哥!

巽宗一:佳奈子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巽佳奈子:吓死我了!

巽宗一:没事吧?

巽佳奈子:对不起,今天松田太太不在家联络不上她,哥哥正在做研究吧,可是佳奈子太害怕了就给哥哥打电话。

巽宗一:笨蛋,就算松本太太在,有什么事情还是要马上联络我啊。然后呢,怎么了?

巽佳奈子:放学回家后就收到一大堆恐怖的传真,啊!又来了。

巽宗一:那是什么?

巽佳奈子:还有人打了好多遍无声电话过来。还留了一大堆奇怪的电话留言。因为太害怕了,所以不敢全部听完……

森永哲博:哇……38通留言呢。真令人毛骨悚然。全都是无声电话吧?

巽宗一:大概如此吧。传真也是一样的内容,不停反复。不过,虽然看上去都是随机排列的乱码,可是仔细一看,时不时有出现我的名字。佳奈子,不用那么害怕。

巽佳奈子:可是……

巽宗一:看来他的目标是我。真是的,这个世界怎么尽是无聊的家伙。

森永哲博:到底是谁会做出这种事。

巽宗一:我会去申请防止电话骚扰的服务,最近暂时把电话线拔掉,过段时间自然就会停止的吧。

森永哲博:前辈,不能这么不当回事啊!

巽佳奈子:可是不能用电话的话,会很不方便啊。

巽宗一:那没办法了,明天给你买一部手机。

巽佳奈子:真的!太好了!手机!手机!那么我就可以跟朋友短讯了。佳奈子终于可以有手机了!

巽宗一:别太得意忘形了。滥用的话我就马上终止服务。

巽佳奈子:知道了!好期待啊!

巽宗一:真有精神呢。刚才还害怕得直发抖,本来不想在高中前给她买电话的。

森永哲博:不是挺好吗?佳奈子心情好转了。

巽宗一: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森永哲博:诶?因为前辈说,佳奈子因为奇怪的恶作剧电话而感到害怕,觉得很担心,我就从学校跟着前辈回家了。说起来,我一直都在,为什么现在才问……

巽宗一:我没有说过让你跟我回来。你留在大学里继续做实验不就好了吗?

森永哲博:怎么可以?我因为放心不下,不能置之不理吧?

巽宗一:我是因为佳奈子觉得害怕,所以才不想让她一个人独处,其实也不过是恶作剧电话和传真而已,并不需要人帮忙,好了,你回去吧。

森永哲博:诶?!前辈你不能这么乐观!一通两通姑且不论,可是这个数目已经不是单纯的恶作剧了!以防万一,我打算今天晚上留下来过夜。

巽宗一:什么?过夜?到底是为什么?为了什么?

森永哲博:所以说啊,虽然只是微薄之力,可是我也想作为一个戒备员……

巽宗一:给我回去!你是想趁火打劫吧。也太显然易见了吧!

森永哲博:好过分!我才没有别有用心,单纯只是担心你的安危而已。

巽宗一:少骗人!下流。真是个卑劣的家伙!

森永哲博:前辈!我真的只是在担心你而已!

巽宗一:对我来说,让你住下来才更危险啊!

森永哲博:那么我回去了,前辈真的要万事小心啊,一定要小心啊……

巽宗一:真烦人!

森永哲博:前辈……(咦?刚才那个转角处有人在……没人?是我的错觉吗?)

 

森永哲博:前辈,有谁会对你做那种惹人厌的事,你心中有数吗?

巽宗一:心中有数?

森永哲博:例如有谁妒忌你,又或是心怀怨怼之类的。

巽宗一:没有。

森永哲博:(才不是!我稍微一想就有好几个了!)果然还是那个人吧?之前在电车的那个人。

巽宗一:那个手机男?他是可能对我心存怨恨,可是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根本就互不相识啊。

森永哲博:可是他看见我们在N大下车,如果有那个心的话,还是有可能查出来的吧。

巽宗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应对方法吧。真不利呢。

森永哲博:只是恶作剧电话的话,交给警察也是徒劳吧。前辈,我真想在你家暂住一阵子。

巽宗一:什么?你真的很烦人啊。

森永哲博:我都说了,我没有奇怪的意思,如果对方只是打打恶作剧电话就算了的话倒还好,假如佳奈子遇到什么事的话,那该怎么办?前辈也不可能每天都那么早回家,和我轮班的话负担也会减轻吧?对吧?

巽宗一:不行。

森永哲博:诶?!

巽宗一:只会那种恶作剧的人,肯定是面对面时就会不敢吭声、内心扭曲的胆小鬼!不用管也没关系。而且不过那种程度的恶作剧,你太大惊小怪了。

森永哲博:啊……(真顽固。对我的事情抱有奇怪警惕的,是前辈才对吧。)

 

Track 04 戒备员

巽宗一:所以说,为什么你会跟我回家!

森永哲博:不让过夜的话,至少也让我送你回家吧。

巽宗一:佳奈子的话姑且不论,我的话就不用了吧。

森永哲博:为什么?犯人的目标是前辈吧!要是真发生了什么事就为晚了。

巽宗一:你把我当笨蛋吗?我会自己保护自己!

森永哲博:人人都知道前辈很厉害,可是这种时候人多一点的话不是会更安心吗?

巽宗一:我都说过不需要了!好了到家了,已经可以了,回去吧。咦?

森永哲博:怎么了?

巽宗一:信箱开不了。

森永哲博:啊!信箱的门被人用黏着剂封住了!

巽宗一:终于开了。塞得满满的是垃圾吗?居然做这种拙劣的恶作剧!

森永哲博:前辈,这已经不仅仅是电话,人家连你的住址都知道了!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前辈,不管前辈多不愿意,我也决定要在你家住下来了!我回去收拾一下,马上搬过来!

巽宗一:别自作主张!我已经说过不需要了!

森永哲博:我知道前辈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可以我还是担心!前辈太莽撞了,如果在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的话!我太担心了,这样下去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怎样!

巽宗一:森永。

森永哲博:自己喜欢的人困扰的话,多少都会想在他身边保护他支持他啊,请让我在你身边!我虽然不是很可靠,但是我真的没有心怀不轨!求你了!

 

森永哲博:晚上好。

巽佳奈子:森永哥哥,这些行李是要……

森永哲博:反正只是迟早的事,所以我就干脆退租了,我的行李只有这些,请不用担心。大型行李我会放在出租仓库的。然后,我的行李可以放在哪里呢?

巽佳奈子:哥哥,你终于下定决心要跟森永哥哥同居了吗?

巽宗一:佳奈子,能不能不要用这种那么容易招人误会的说话方式?最近不是一直发生了吓人的事吗?我也有不能早回来的时候,只是让他在这里以防万一而已。主要是为了你。

巽佳奈子:是这样啊,那样我就放心了。

巽宗一:森永,你还记得自己来暂住的目的吧?你没有奇怪地自我陶醉吧?

森永哲博:这个当然,我到底还是有作为戒备员的自觉的!对了,请稍等。

巽佳奈子:森永哥哥怎么出去了?

森永哲博:那个,能试着为我说一下欢迎回家吗?

巽宗一:你已经在尽情地陶醉不!这个混蛋!

巽佳奈子:哥哥,佳奈子也可以一起住在这里吗?我还是暂时到松田太太家里借住好了。

巽宗一:佳奈子,你到底想哥哥变成怎样?怎么回事,这种逐步被攻陷的感觉?

 

森永哲博:诶,佳奈子很熟练呢!一直都是自己做饭吗?

巽佳奈子:平常都是松田太太做的,可是佳奈子也会做一些简单的菜式啊。森永哥哥也很擅长料理呢。

森永哲博:因为我独居了很久啊。

巽佳奈子:不过哥哥时完全不行呢。

巽宗一:(到底是什么啊,这种情景。)

 

巽佳奈子:开动了!很久没有一起吃晚饭了呢。

巽宗一:也是呢。

巽佳奈子:虽然发生了怕人的事,可是最近哥哥都提早回来了,而且吃饭果然是要人多才高兴呢。

巽宗一:是这样吗?

巽佳奈子:嗯。

森永哲博:(前辈笑了呢。)佳奈子好像很快乐呢。

巽宗一:嗯?是呢。

森永哲博:(一起吃饭后收拾,穿围裙的前辈果然很帅呢!)

巽宗一:因为我一直让那家伙感到寂寞吧。

森永哲博:我也很高兴,第一次有这种和乐融融一家团聚的感觉呢。

巽宗一:嗯?

森永哲博:那个,因为我家很严格啊。

巽宗一:反正你最近都会在这里了,就趁这个机会尽情享受吧。

森永哲博:诶?太好了,我可以在这里啊?因为我自己闯进来的,还在想前辈内心是不是很生气。

巽宗一:没关系啦。

森永哲博:前辈,谢谢你。我……

巽宗一:[拿起菜刀]你再敢靠近我的话,我就会毫不犹豫地用这把菜刀割断你的喉咙。

森永哲博:怎么会这样?

巽宗一:你之前断言自己没有别有用心的话还言犹在耳呢!原来只是这种程度吗?啊?

森永哲博: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前辈,请你冷静一点,会割到了,已经割到了……不过,刚才气氛好像很好的样子……

巽宗一:不要随意解读!

森永哲博:可是,我快要集到15点了,稍微亲一下不要紧吧。

巽宗一:什么?点数是什么话!

森永哲博:(糟了,果然是不行啊,刚才不经意脱口而出了,现实和妄想的界限太暧昧了。我完了,糟透了。)

巽宗一:什么?

森永哲博:请你忘掉刚才的事,对不起!

巽宗一:啊,还要擦盘子要怎么办!唉,还是算了。可是那到底是什么,点数这种东西。

 

森永哲博:(要说没有陶醉的话,其实是骗人的。说真的,还是有的。)

[森永哲博:前辈……

巽宗一:不行啦,会被佳奈子听见……]

森永哲博:(我有这样妄想过呢。虽然我不认为会这么顺利,可是无论如何,即使只有一点点,还是想要有点进展啊。我还是以为前辈已经把我放在心上了呢。)

 

巽宗一:早安。

森永哲博:噗!(前辈,一大清早就半裸……

巽佳奈子:哥哥,又在早上洗澡吗?煤气费又要涨了哦。

巽宗一:对不起。

 

森永哲博:(才想着他居然会这样,就看到他又毫无防备的睡在沙发上。)

巽宗一:呼呼……

森永哲博:(呀!!)

巽佳奈子:哥哥,会感冒的啊。

森永哲博:(前辈一如往常的让人害怕。)

巽宗一:佳奈子,要洗衣服的话,顺便把我的内裤也……

森永哲博:(内裤?!)噗![吐血]

巽佳奈子:我不是一直都说衣服要一起拿出来洗吗?已经开洗衣机了啊!

森永哲博:这到底是怎么个半吊子的天国啊,还是说其实是地狱?鼻血要止不住了。诶,难道我被耍着玩了?

 

Track 05 宗一的重要的东西

森永哲博:今天两个人都可以提早回家实在太好了。

巽宗一:嗯,因为今天不是那么忙。你最近是不是瘦了?

森永哲博:呵呵,你觉得是谁的错呢……大概是因为跟踪狂老是做让人讨厌的事吧。大清早就把垃圾袋放到别人的家门前。之前还在墙上贴了大量奇怪的风俗店传单。

巽宗一:真是的,这种老套琐碎又惹人厌的骚扰,亏他他做出来。尽显他个人本性啊。他也差不多该腻了吧。

森永哲博:不出所料,警察也不愿意受理呢,虽然姑且说会加强巡逻了,不过也不可能24小时都戒备吧。

巽宗一:如果能知道是谁做的就好了。

森永哲博:我们一直认为那个宅男就是犯人,不过也有可能是附近的人做的。

巽宗一:但是从第一次被骚扰的时间看到底还是他可能性最大……

森永哲博:(骚扰没有停止,前辈心情很不好,虽然不知道犯人是谁让人很不舒服,可是对我来说,我很高兴可以跟前辈一起回家,增加与前辈共处的时间,我发现自己很享受这段光阴,如果这段日子能持续下去就好了。我实在太不谨慎了。不过,现在虽然说是同居,可是什么也不能做,继续下去的话也许只有痛苦吧。)

巽宗一:我对那边去买烟。你先回去吧。

森永哲博:好的。

 

森永哲博:佳奈子,我回来了。

巽佳奈子:欢迎回来。

森永哲博:亏你知道回来的人是我呢。

巽佳奈子:刚才有人按门铃啊,咦?这种地方居然放了个包裹,是森永哥哥放的吗?

森永哲博:诶?佳奈子,不要随便碰!

巽佳奈子:诶?

[爆炸声]

巽佳奈子:啊!!

巽宗一:(刚才的叫声?佳奈子?)怎么了?佳奈子!佳奈子!

森永哲博:那个混蛋!

巽宗一:森永?森永,血……

森永哲博:前辈,之前的跟踪狂刚才又来了,现在大概还在附近,佳奈子就拜托你了!

巽宗一:森永,等等!喂!

巽佳奈子:哥哥!

巽宗一:佳奈子,没事吧?有受伤吗?

巽佳奈子:佳奈子没事,可是森永哥哥他……

巽宗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巽佳奈子:有人在玄关放了个奇怪的包裹,然后就爆炸了,森永哥哥觉得不对劲,就从佳奈子手中夺去了包裹,就在那个时候,包裹就爆炸了!

巽宗一:爆炸?我明白了,总之先报警。然后进屋锁上门,在我们回来前不要出来!

巽佳奈子:嗯!哥哥要干什么?

巽宗一:我只是去视察情况。快进屋!

巽佳奈子:哥哥要小心!

巽宗一:(那么逞强,那个笨蛋!)

 

森永哲博:(就时间上来说,应该不会走远。可恶,怎么看不清楚?啊,是血……出血比我想象还要严重,要赶快抓住他。咦?那个背影,难道是……)不好意思,我有事想问问你。

男:诶?你……啊!

森永哲博:等等!不要跑!

男:好痛,你在干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森永哲博:你果然是那个时候的……

男: 我什么也不知道,放开我!

巽宗一:森永!

森永哲博:前辈。

男:放开我!快放开我!

森永哲博:你这个……咦?(美工刀?)

男: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森永哲博:很危险啊!别这样![被刺]

巽宗一:森永,没事吧?

森永哲博:前辈,果然是那家伙做的,之前那个电车上那个宅男!再不赶紧抓住他的话,又会让他逃走了。学长,你到另一边拦截他。

巽宗一:先去看医生吧!笨蛋!

森永哲博:啊……前辈……

 

巽佳奈子:森永哥哥,没事吧?对不起,都是佳奈子的错。

森永哲博:才不是佳奈子的错呢,没有什么大碍啦。

巽佳奈子:可是流了好多血……

森永哲博:因为伤在头部,伤口很小出血也会很厉害哦。没事的,看看,伤口只有这么一点。

巽佳奈子:真的吗?

巽宗一:你在胡说什么,最严重的是被犯人直接用美工刀刺中的地方吧。还缝了四针。浑身是血还要去追犯人,你是笨蛋吗?

森永哲博:笨蛋什么的……稍稍称赞一下我嘛……最初的伤口有没什么大碍,而且也确定了犯人啊。

巽宗一:我是说自己一个人追查实在太逞强了,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万一发生了什么事要怎么办?

森永哲博:(不要逞强?真想把这句话还给平常的前辈。)

巽宗一:算了,不过知道犯人就是之前那个电车宅男就好了,可惜不知道他的底细。警方说那个包裹的爆炸装置只是骗小孩子的程度,为了增加威力,好像在里面加了钉子和琉璃碎片,没伤到眼睛实在太好了。

森永哲博:真是太恶劣了。难怪身上有那么多小伤口。

巽宗一:不过这样已经能够构成伤害罪了吧,警察应该会比现在认真处理了。

森永哲博:(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巽宗一:佳奈子,今天已经很晚了,睡吧。

巽佳奈子:可是……

巽宗一:不用担心,在你睡着前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巽宗一:终于可以睡着了。

森永哲博:太好了。

巽宗一:真头痛,最近是不是应该把佳奈子送到松田太太那边寄住比较好呢?

森永哲博:咦?

巽宗一:如果只是骚扰也就罢了,可是连人都弄伤了……

森永哲博:如果可以的话,还是送她过去比较好。

巽宗一:不仅仅是佳奈子,你也是,森永。

森永哲博:我吗?要我跟佳奈子一起过去?

巽宗一:才不是呢!本来你找好房子就会搬走吧,赶紧找房子然后搬过去啊!

森永哲博:我是想等这件事了结后再慢慢找……等等,连我都搬走了前辈自己一个人要怎么办?

巽宗一:我觉得那样比较好。

森永哲博:才不好,你知道我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做戒备员的啊!被盯上的可是前辈啊。

巽宗一:所以才让你走啊!变成这样都是我的责任,我会自己收拾残局。如果因为我的缘故而让重要的人遭到危险,还不如让我自己独自承担比较轻松!

森永哲博:什么?

巽宗一:啊,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自己都不能保护自己的话,只会给别人添麻烦,就是这样。我会等你找到房子的,快点搬出去吧。知道吧?

森永哲博:在前辈重要的人里,也包括我在内吗?

巽宗一:这家伙绝对没有听人说话,你不要只挑对自己有利的话来听。

森永哲博:听到这种话,我更不能搬出去了。我也一样,如果喜欢的人遭遇危险,要跟他共同进退我才会轻松。就像前辈不想让重要的人受伤一样,我也不想让前辈受伤。

巽宗一:你的脸靠的太近了。

森永哲博:这种小伤不算什么。

巽宗一:我不愿意啊。不是刚刚才说过吗?再说了,连自己都不懂得珍惜的家伙,能保护的了别人吗?

森永哲博:好的,我以后会多加留意。(前辈,我喜欢你。喜欢)前辈,前辈……好痛!前辈,你在做什么啊?这么用力抓我,我刚刚才缝了针啊!

巽宗一:佳奈子不是也在吗?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森永哲博:没关系的,她一定已经睡熟了。

巽宗一:不是这个问题!我要睡了。晚安。

森永哲博:佳奈子不在的话就可以了吗?

巽宗一:不知道。

森永哲博:(果然还是不行吗?)

巽宗一:谢谢你帮我保护佳奈子。

森永哲博:诶?前辈……

 

Track 06 火灾?!

森永哲博:(事件之后快十天了,警察完全没能查出犯人的底细。但是,犯人的骚扰从那之后完全停止了。也许是被目击了害怕了吧。只是,这也意味着我要结束跟前辈一起同居的生活。虽然我感觉很寂寞,不过加奈子也不用去松田那里。嗯,平安无事是最重要的。)

 

森永哲博:加奈子,我回来了。

巽加奈子:你回来了。

森永哲博:前辈说今天会晚回来。先吃饭吧?

巽加奈子:好的。

森永哲博:前辈好像要忙到半夜。我之后回去接他。加奈子有什么打算?一起去吗?

巽加奈子:嗯。我就睡觉吧,最近也没有奇怪的事情。

森永哲博:是啊。但是,要小心哦。

巽加奈子:我不会出去的啦,没关系。

 

森永哲博:[闹钟]已经到时间了啊。糟了,睡着了。得去接前辈了。(嗯?什么啊,这股味道。啊!是哪里,家里面吗?这个味道,该不会!火,火吗!骗人的吧?)

 

森永哲博:加奈子,加奈子,快点!

巽加奈子:为什么?为什么家里着火了。

森永哲博:没关系的,冷静一点。玄关那边还没关系,趁现在!没关系,来,已经到玄关了。太好了。

巽加奈子:等会,森永哥哥。

森永哲博:诶?

巽加奈子:在佛坛上,放了妈妈的牌位和相册。

森永哲博:诶?

巽加奈子:可以去拿吗?

森永哲博:不行啊,现在回去什么的,太危险了。

巽加奈子:话是这么说,但是……

森永哲博:(加奈子……佛坛啊,估计还没关系吧。)我知道了,那么我去去就回。

巽加奈子:诶?但是……

森永哲博:加奈子,拜托你帮我完成我的请求。然后,叫邻居,让他们帮忙。拜托了。要小心哦。

巽加奈子:森永哥哥!

 

森永哲博:(不是这个。这个……啊,有了。相册是指这个吧,太好了。火还没有烧过来。啊,但是,要快一点。还有牌位。诶?爆炸声?啊!)

 

邻居:烧得真旺啊!

邻居1:消防车呢?

邻居2:还没来,在做什么啊。

巽宗一:(什,什么啊,这是……

巽加奈子:哥哥,好晚啊。明明那么糟糕。

巽宗一:不好意思,森永呢?

巽加奈子:他,已经好久了,他还没回来。

巽宗一:哈?

巽加奈子:怎么办,肯定发生什么事情了。要是加奈子没说这样的话就好了。

巽宗一:冷静一点。森永怎么了。

巽宗加奈子:加奈子拜托他帮忙拿东西,去了之后到现在还没回来。

巽宗一:诶!

 

森永哲博:(嗯?我到底怎么样了?啊,为什么被压在倒下的佛坛下面。对了,刚刚有非常大的爆炸声。该不会是煤气什么的被点着了吧?糟了,得逃出去。啊,痛……不是吧,动不了。等会,冷静一点。加奈子知道我还留在这里。肯定有人来救我。但是,要是谁都没来的话……不,消防车来的话……要是来不及的话。啊,火势发展地很快,谁也不会理我。在想什么啊,要振作啊我!也许会被抛弃。不会有这样的事情!没关系,别沮丧,要想办法自救。可恶。还有差一点就能动了。啊,痛……糟了,手臂上的伤裂开了吧?)啊……咳咳咳!(可恶。我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死掉。前辈!)

巽宗一:[闯进]森永。你这个大笨蛋![]

森永哲博:前辈,突然间用鞋踩人的脸……

巽宗一: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啊!被倒下的佛坛压着,真没用!自己保护自己,我明明说了那么多次啊。[]

森永哲博:前辈,火!火啊!(啊,前辈,来救我了。)那个,之后我会慢慢地听你抱怨的啦。先把我弄出来……

巽宗一:我知道。来,你也从下面抬起来。来!

森永哲博:(能出来了,得救了。)

巽宗一:咳咳咳,真是的,你真是完全不顾前后地行动!也不顾别人的感受。

森永哲博:嗯?

巽宗一:所以我才叫你滚出去,这个笨蛋。

森永哲博:前辈。不要哭,对不起。

巽宗一:哈?你在说谁在哭啊。我这是因为淋了水再进来的。别误解了。来,能走吧?

森永哲博:是的。

巽宗一:快点逃出去。

森永哲博:(对不起,前辈。明明约好了不会让你在担心的,又做了让你哭的事情。对不起,我真是一直让前辈困扰呢。)

 

巽加奈子:森永哥哥!

邻居1:没事啊。

邻居2:太好了。

巽加奈子:呜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森永哲博:没事啦。来,我很精神哦。

巽加奈子:松田阿姨,他们两个都没事哦。

松田:太好了,你们快点去看医生吧。加奈子就住在我这里好了。

巽宗一:嗯?那家伙。

森永哲博:前辈,怎么了?

巽宗一:[跑走]

森永哲博:前辈。

巽宗一:你这个混蛋。[]你这家伙,今天我绝对不会让你逃掉的。

男:我,我做了什么啊。

森永哲博:骗人的吧?那个宅男,怎么会在这里。

巽宗一:什么啊,你这家伙!有什么理由要做到这种程度。要抱怨的话,直接对我说就好了啊。你这个阴险小人!

男:哈,谁知道呢。你自问自己,又不是我干的。

巽宗一:去死啊。你这个人渣。

森永哲博:前辈,别再。又不是百分百确认是这个人做的。

巽宗一:肯定是这家伙啊。而且还在现场兴致勃勃地围观。放开我,让我再打他。

森永哲博:不行啊。他已经晕倒了。请叫警察。

邻居3:诶?是放火的吗?

 

Track 07 来自暴君的吻

巽宗一:嗯。没关系。身体检查终于结束了。两个人都没有异常,也没有吸入过多浓烟。森永的手臂?那个也已经处理好了,不用担心也,加奈子。明天早上就要去警察那边。我也会被问很多话吧?啊?你就不用来啦。今天很晚了,我订了酒店。嗯,你那边,我明天去完警察那边回去的时候会过去的。帮我向松田太太问好。晚安,加奈子。[挂电话]……

森永哲博:那个,没关系吧?

巽宗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也许起因确实是我所做的事情,但是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要怎么样做才能制止呢?

森永哲博:对不起,要是我能够早点发觉就好了。

巽宗一:其实不是你做错吧。是我的错吗?

森永哲博:那个,我觉得前辈没有做错啊。虽然做法有点过激了。

巽宗一:唔。

森永哲博:而且,无论什么理由,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家伙比较奇怪。请不要过于自责。总之,那家伙被拘捕了。我跟加奈子也没事。虽然家被烧了,住的地方什么,再找就可以了。

巽宗一:那个家,是过世的母亲喜爱才买下的。

森永哲博:诶?

巽宗一:在世界各处奔走的爸爸,在美国的巴,都是因为这个也会回到那个家。虽然那个家只有我跟加奈子,有点过于宽敞。因为是所有家人的家,所以才一直守护着。没想到被烧毁了……

森永哲博:啊……

巽宗一:算了,反正爸爸跟巴也很少回来。加奈子迟早也会嫁出去。唉,反正早晚都要散的。

森永哲博:怎么会。没关系的。巽家各位的关系不是都很好吗?又不会因为没有家而散伙。我的家人是那样,所以我非常憧憬前辈的家人。

巽宗一:嗯。

森永哲博:(前辈居然那么沮丧什么的。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恢复精神呢。要是我们是恋人的话,就可以拥抱、亲吻、占有他。但是,我们不是这种关系。到底无法对这样的前辈乘机而入。)

巽宗一:什么啊,想做吗?

森永哲博:诶?

巽宗一:居然想在这种时间做啊?你啊,真的满脑子都是这个呢。

森永哲博:(前辈?)

巽宗一:啊,无所谓了。已经,随你喜欢就好了吧?麻烦死了。

森永哲博:我,没有这样的打算!无论如何,这个误会也太过分了。我只是想让前辈变得精神一点。没什么别的意思!

巽宗一:[靠近]

森永哲博:前辈,你在做什么?

巽宗一:你说只是想让我变得精神?

森永哲博:是啊,想支援你,想都没想就抱紧了。那么奇怪吗?即使假如对方只是朋友,我想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请不要太轻看我。

巽宗一:什么啊,为什么那么生气。

森永哲博:嗯?

巽宗一:一年到头,喊着想做想做,一直这样说的不是你吗?不管时间地点地发情。所以,我想这次也是一样的啊。

森永哲博:那个,虽然说平常做了让你误会的言行的我也有错。

巽宗一:哼,误会啊?

森永哲博:不是的。我啊,确实一直都想跟前辈做这样的事。但是,不是只有肉体就可以。我想要你的真心。所以,我不想你这样自暴自弃,把身体献出来。这样不符合前辈的作风,我会伤心的。

巽宗一:够了,我知道了。对不起啊。

森永哲博:前辈,那个,真的没关系吗?

巽宗一:什么?

森永哲博:因为,真的很奇怪啊。如果我可以的话,无论什么,我都会帮忙的。请打起精神。

巽宗一:不要无缘无辜地抱紧我。放手啊,不是什么都不会做吗?

森永哲博:我不是刚刚说明了没有企图吗?真的什么都不会做的。

巽宗一:你抱紧我的方式,会让我感觉你有企图。

森永哲博:我都说了什么都不会做的,疑心真重!前辈才是,什么嘛。明明说了随我喜欢,却因为这样的事情而生气。

巽宗一:诶!

森永哲博:刚刚如果我真的随心所欲的话,是打算哭着道歉的吧?也就是说,随口说说可以,但是觉悟为零。真逊啊。

巽宗一:你说什么?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啊。你才是,这种情况下说好听的话。能忍得住吗!明明是色狼!

森永哲博:完全没关系呢!因为我跟前辈不一样,是重视精神交流的人!

巽宗一:那么,放开我啊。别抱紧我。

森永哲博:不不,就算这样抱紧我也毫无问题啊。(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森永哲博:(我不知道前辈在想什么,还以为他突然这样自暴自弃,但是又会因为轻微的碰触而生气。)

巽宗一:喂,你打算抱紧到什么时候啊。

森永哲博:什么时候?可以的话,我想直到早晨。

巽宗一:呃。

森永哲博:我必须要让前辈明白我的真心。前辈,我啊,真的只是这样就觉得很幸福了。在着火的时候,你冲进来救我了不是吗?我真的很开心。那时候,我好害怕。一直想自己是不是被抛弃了,是不是会死掉吧?变得像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的感觉。所以,只要这样两个人在一起,我……

巽宗一:害怕的是我。

森永哲博:(诶?)

巽宗一:从加奈子那里得知,你没有回来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情吗?被抛弃,要死了,之类的,别轻易地想这样的事情。我没有抛弃你,你也没死吧?别让我回想起来啊。

森永哲博:前辈。

巽宗一:不要在发生这种事情了。

森永哲博:嗯,对不起。最喜欢你了。诶?

巽宗一:别在耳边说话。

森永哲博:嗯……对不起。(诶?前辈的耳朵,好红。嗯?什么啊?这是。也许是错觉吧?体温也……然后,心跳声也非常响,非常快。诶?怎么回事……连我的心脏也跟着……啊,不,等会等会,今晚我哪怕是怄气也要让前辈知道我的真心。啊,那个那个,冷静啊,我!这种时间,要背圆周率之类的。唔,3.14159265……

巽宗一:喂,森永。

森永哲博:嗯?

巽宗一:你,硬了吧?

森永哲博:硬,没,没硬啊。

巽宗一:撒谎,那是什么在顶着我?

森永哲博:谁,谁知道呢。

巽宗一:切,别挤过来啊。

森永哲博:不,不是故意的。是前辈在挣扎啦。啊,对,对不起。我承认,我硬了。但是,这个只是生理现象而已。

巽宗一:哈?

森永哲博:现在,我在努力平静下来。绝对不会使用。请不要在意,睡吧!3.1415926532……

巽宗一:怎么可能睡得着!

森永哲博:不不,这种情况我还是能忍住的,而且还堵上了我的自尊。

巽宗一:你在逞什么强啊。我知道的啦,快点放开我。

森永哲博:(我已经决定,今晚要忍住了。)

巽宗一:所以,我都说了别挤过来。

森永哲博:(要让前辈明白,我想要的并不是身体而已。嗯,但是这种情况。要怎么做?什么是正确的?)

巽宗一:你这个……适可而止!

森永哲博:啊……

巽宗一: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森永哲博:故意的?什么?

巽宗一:这种情况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森永哲博:诶?(前辈的体温。诶?前辈也……硬了)

巽宗一:[亲吻]

森永哲博:(诶?诶?前辈主动亲我?理性消失了。我明明决定了要忍耐的。)前辈![推到] (但是,我忍不住。因为前辈充满着情欲。)

巽宗一:可恶。

森永哲博:(他在渴求我。)

巽宗一:这个,不行。嘴……放开我。

森永哲博:没关系啦。让我做吧。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那个,把腰抬起来。(想要的话,就给你,无论多少,都给你。)前辈……

巽宗一:啊啊……

森永哲博:(更多地渴求我吧。)前辈,前辈……

巽宗一:森永。

森永哲博:前辈,怎么了?(我手臂上的伤……你就那么在意吗?)前辈,前辈。

 

Track 10 实现同居

森永哲博:(如同梦境一般的一夜过去了。)

 

松田:两位都辛苦了。那警察那边怎么说啊?果然全部都是那个被逮捕的人做的吗?

巽宗一:是的,据说全部都招供了哦,那个宅男。估计是被审问一个晚上,不得不承认吧?

松田:世界上确实有会做过分的事情的人呢。

巽加奈子:就是的。

森永哲博:(前辈还是如往常。相比之下,我却好像还在梦境中一样。啊,那个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吗?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也是……

 

[巽宗一:喂,去退房了,你打算悠闲到什么时候啊。

森永哲博:嗯?已经到时间了!?]

 

森永哲博:(在警察那里也是。)

[巽宗一:我知道了。文件就只有这些吗?]

 

森永哲博:(昨天的那个,我觉得是前辈主动的。我觉得他更加,那个……羞涩一点比较正常啊。)

巽宗一:嗯,总之犯人被抓到就太好了。但是在牢里面不能让我用双手来教训他有点……

森永哲博:啊,前辈真是的。请不要这样,想着报复什么的。又跟那些人扯上关系,要是又发生这次一样的事情,要怎么办啊。是吧?

巽宗一:我知道啦,切。

森永哲博:(嗯?前辈居然会老实地听别人说什么的。好少见。)

巽加奈子:哥哥,正如森永哥哥说的哦。

巽宗一:是的,是的。

松田:话说,你们啊,从今天晚上开始,住的地方怎么办?森永君也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跟公寓那边解约了吧?我这边,大家来也没关系哦。虽然很小,不过要是你们不介意的话。

森永哲博:啊,不了。这太麻烦您了……

巽宗一:总之,我想在大学附近寻找公寓。等老爸回来,再跟他商量房子的问题。在这之前,加奈子拜托您了。

松田:不用这么客气嘛。

巽宗一:加奈子,这样可以吗?

巽加奈子:嗯,这里就像是加奈子第二个家一样。但是,森永哥哥呢?

巽宗一:嗯?你本来就在找公寓。已经差不多有点眉目了吧?

森永哲博:诶?唔,也是呢。

巽加奈子:为什么你们两个不一起住呢?

两人:诶?

松田:啊,也是呢。现在开销这么高,两个人的话,生活费和房租都能比较节约呢。

巽加奈子:嗯嗯。

巽宗一:你说什么呢,加奈子。

森永哲博:加,加,加奈子?

巽加奈子:嗯?为什么?

巽宗一:为什么我跟森永。

森永哲博:(我和前辈?一起生活?)

巽加奈子:为什么?我听说两个人能够租到又大又便宜的地方,叫做 ROOM SHARE

巽宗一:森永,你也别沉默。说点……

森永哲博:是呢,加奈子,我也是那么想的。

巽宗一:唔。

巽加奈子:也是呢。

森永哲博:(这个也就是同居吧?加奈子,神发言,good job!)

松田:要搬家开销很大呢。

巽宗一:等会,怎么连松田也这么随便同意。我觉得一个人生活比较……

巽加奈子:那,哥哥,做饭什么的,你能好好地做到吗?

巽宗一:呃,饭?

巽加奈子:要是只有哥哥一个人,家里的事情什么都做不到。加奈子好担心。

松田:啊,是呢,两个男人的话,这方面确实让人担心呢。

森永哲博:请放心,松田太太。我,请全包在我身上。

巽加奈子:也是呢,森永做的很好呢。

松田:啊,真厉害呢。那就安心了呢。

巽宗一:喂,你们这些家伙。给我适可而止!照顾自己而已,我自己就能做到!

三个人:不可能吧?

巽宗一:切,别断言啊。你们认为我是什么啊。

巽加奈子:没办法呢。因为哥哥没有生活能力啊。

松田:是呢。

森永哲博:(诶?同居实现了?骗人的吧?真的吗?)

 

巽宗一:[吸烟]

森永哲博:前辈,你在这里啊。那个,大家都在那边商量今后的事情。

巽宗一:什么啊,我可不会同意那种事情的,全部都是敌人。

森永哲博:怎么可以……

巽宗一:况且,本来只是想暂时租房子,只是让加奈子不要感到不便就好了。才把她寄居在这里。要是知道会变成这样的话,我就不会说让她寄居在这里。就会找跟加奈子一起生活的公寓。

森永哲博:啊,这个的话,加奈子似乎也有自己在意的地方吧。你听说过吧?

 

[巽加奈子:要是在加奈子的学区找房子的话,绝对要花一个小时才能到哥哥的大学。大学那边也很忙,我想这段时间哥哥住在大学附近会比较好。

松田:加奈子,很担心君的身体呢。]

 

巽宗一:切,已经好几年都过着同样的生活了。事到如今,我也不会觉得很麻烦啊。

森永哲博:我们也都是男人,要是过于地讨厌的话,我觉得反而会不自然吧。

巽宗一:你打算利用这一点!

森永哲博:我就真没信用吗?

巽宗一:即使我独自死掉,我也不会跟你住的。

森永哲博:那个……前天之前不是才一直同居着嘛。我什么都没做吧?

巽宗一:是因为有加奈子在吧?而且,也不是完全什么都没做。

森永哲博:没有这样的事情。昨天也是,在前辈主动亲吻我之前,我……

巽宗一:那个,是你先……

森永哲博:诶?我?(啊,哈!是啊。前辈非常害羞,并不诚实,需要借口,打心底的倔强。啊,没办法呢。因为连这些我也喜欢呢。)前辈,我呢,虽然讨厌有那些事情,但是可以跟大家一起生活,我非常开心。不好意思,我太不谨慎。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突然间变成一个人,总觉得,有点感觉很寂寞呢。在家里的事情好好地整理好之前。最长也就几个月吧?只是,那段时间而已。并不是奇怪的意思,只是单纯的ROOM SHARE而已哦。好吗?前辈讨厌的事情什么的,绝对不会做哦。

巽宗一:嗯。我有个条件。

森永哲博:嗯?条件?

 

巽宗一:诶,是这里啊。

森永哲博:是吧,很好的地方吧?我努力找的哦。你绝对会喜欢的。

巽宗一:嗯,相对于租金来说,很不错呢。

森永哲博:(终于,能够跟前辈同居!啊!还不能相信呢。)

巽宗一:那么,那个呢?

森永哲博:啊,无论如何都要吗?

巽宗一:当然啊。

森永哲博:是的。[钥匙]

巽宗一:这边是我的房间啊,嗯,很好,能够锁上。喂,森永,你没有配后备钥匙吧?

森永哲博:没有配啦。又不是前辈。你还真是不相信我啊!(他也同意了一起生活。加上那个晚上的事情。更加,这样……我想他会更加接受我了呢。)明明好不容易同居了,居然在自己房间里上钥匙,这种多余的事情。我其实不喜欢的。

巽宗一:谁跟你同居啊![]SHARE吧?

森永哲博:是SHARE

巽宗一:你知道就好。[关门上锁]

森永哲博:等会!啊……(呜呜……那果然只是一晚的梦境?在非日常生活的空隙中所见到的幻想?但是,即使是心血来潮,能够得到前辈的认可是事实。即使不情愿,但是前辈答应跟我一起生活也是事实。我深信,总有一天,他也会开门锁的。)

 

Free talk CD

绿川光:恋爱4,通贩&COMI COMI初回特典谈话CD。好的,我是饰演巽宗一的绿川光。

鸟海浩辅:好的,我是饰演森永哲博的鸟海浩辅。

绿川光:那个,在本篇里面说了太多了,因为没有留下声音了。

鸟海浩辅:是呢。

绿川光:嗯,就作为谢礼一样的……(笑)

鸟海浩辅:这个更加的,那个,对喉咙造成更大的负担的说话方式啊啊。

绿川光:啊,是呢。那么,就普通地来吧?

鸟海浩辅:好的。

绿川光:好的,辛苦了。

鸟海浩辅:辛苦了!

绿川光:虽然是例行的,刚刚收录结束,我想请问一下感想之类的。有什么吗?

鸟海浩辅:是的。是呢。

绿川光:嗯,趣事之类的也可以哦。

鸟海浩辅:趣事啊。怎么样呢。那个,那个,这个已经是第四部了呢,这次。

绿川光:是的。

鸟海浩辅:嗯,每次都要说很多话呢,这一点是说真的。

绿川光:哈哈哈。是呢。

鸟海浩辅:那个,我觉得很少见呢,受和攻,也就是说,两个人一起说个不停,这一点,意外地很少见吧?总觉得。有一方呢,一直在说,有一方比较酷,我想这种情况比较多。

绿川光:是呢。

鸟海浩辅:两个人,一直哇哇说个不停。

绿川光:是呢。意外地,力量均衡上,势均力敌呢。

鸟海浩辅:不是有时候会有一方会比较轻松的嘛?这次觉得,非常平等,我觉得很好呢。当然,对前辈非常抱歉……

绿川光:不不,这个,我也是那么想的哦。果然,要是说话的那一方的话,会很寂寞的呢。

鸟海浩辅:是的。

绿川光:嗯,所以,即使自己说了很多,嗯,当然,因为对方也说了很多,才会觉得一定要努力呢。

鸟海浩辅:是的,两个人一起加油,来完成一样作品一样的感觉呢。我想这个是非常好的工作,每次都是。

绿川光:是呢,确实是呢。我也是哦。感想,虽然一直都有说,比较而言是很顺利的状态。不能说是毫无缺陷,只能说是比较而言,而比较顺利地向着目标进发。

鸟海浩辅:是呢。

绿川光:在这个过程中,说话的那一方,总感觉这样,说着说着,录到一半会变得难受起来。不过想到鸟海君也在很努力地演,而且台词很多的时候,就会想说我也要更加努力呢。因为有这样的感觉,所以录完想想,这真是个很好的作品呢,恋爱君。

鸟海浩辅:是的呢。

绿川光:总觉得,好开心呢,再次确认了呢。

鸟海浩辅:嗯,这个是一样的。总觉得很好呢。

绿川光:非常出色的趣事,谢谢。那么,接下来,在作品当中,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台词和场景,有的话……这是,如果说有的话,没有的话,其实也不必特意地……其实,即使是没有,也不代表是对这部作品没有爱哦。

鸟海浩辅:是的。因为我们无论是哪个场景都是平等的全力地去演绎。

绿川光:对对对。只是,总觉得,!这么说来……”如果有这样的感觉的话。

鸟海浩辅:是的,只是,不是会有先听这只CD的人吗?

绿川光:嗯嗯。

鸟海浩辅:本篇呢,在听本篇之前。

绿川光:嗯。那么,就是对答案呢。你所想的地方,跟鸟海所想的地方是否一致呢?

鸟海浩辅:啊,原来如此。

绿川光:在相性上的。

鸟海浩辅: 所以我才不想说呢。说哪里好呢。

绿川光:没关系,哪里都可以哦。

鸟海浩辅:是真的吗?

绿川光:嗯。

鸟海浩辅:绿川有吗?

绿川光:我啊,但是,果然呢,是那种撒娇的一点吧?

鸟海浩辅:啊,这次是呢。第一次……

绿川光:之前没有呢。

鸟海浩辅:没有到那种程度呢。

绿川光:没有呢。

鸟海浩辅:嗯,确实,确实。也许是这样呢。

绿川光:我觉得是那一点呢。

鸟海浩辅:啊,终于,终于攻陷了啊。

绿川光:我觉得,是那一点呢。

鸟海浩辅:是呢。

绿川光:嗯。

鸟海浩辅:啊,那一点是呢,心头一紧呢,终于来临了!

绿川光:那也是因为之前积累了那么多的傲气啊!

鸟海浩辅:是呢。一直都是傲气的。

绿川光:那个是非常强烈的撒娇吧?即使只有一点呢。

鸟海浩辅:每次,在最后的稍微前一部分,都会有美好的回忆。但是,比如,第一部到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那个,在新的一部开始的时候,就会回归为零。前辈一直都这样。所以,我觉得森永很不容易呢。嗯,即便如此,正是因为有那个稍微一点的,细小一点的喜悦。大概就是因为这个,他才能,五年左右是吧,一直持续地单恋。

绿川光:嗯。

鸟海浩辅:这种地方会让我觉得,年轻真好呢。

绿川光:反而也许有这样的感觉会比较好呢。

鸟海浩辅:努力的话,总会成功的。

绿川光:相比反过来的话。

鸟海浩辅:嗯。

绿川光:意外地,现在这样比较开心吧?因为平时都是很严肃的,只是因为细小的事情而喜欢,就能努力。这样的感觉。大概,要是完全相反的话,就会疲累。

鸟海浩辅:就不能努力了呢。

绿川光:不是挺好的吗?

鸟海浩辅:对年轻人的成长而言,这是非常好的,怎么说呢,很好的立场呢。

绿川光:嗯,是呢。

鸟海浩辅:他们的关系很不错呢。

绿川光:那么场景呢?

鸟海浩辅:是呢。

绿川光:不能问吗?其实没什么的。

鸟海浩辅:这次呢,非常,那个,跟妹妹,跟妹妹在一起的戏份不少,这应该是迄今为止第一次吧。

绿川光:是呢。

鸟海浩辅:一直都在同一个场景之类的。

绿川光:嗯。

鸟海浩辅:嗯,还有就是,一家人团聚的地方之类的。

绿川光:在这之前,虽然也有其他的角色,但不是家人呢。

鸟海浩辅:是的。

绿川光:所以,因为这次是从家庭的感觉的出发的,所以总会觉得气氛……

鸟海浩辅:不一样呢!

绿川光:嗯,确实不一样呢,我还挺喜欢呢,觉得暖洋洋的。

鸟海浩辅:是的。然后,那个,这次出现了一些动作戏吧?有火灾之类的。那样的地方也是,感觉迄今为止都很少呢。稍微,我觉得演到了挺好了呢,这次还有格斗之类。

绿川光:仔细想想这次挺多呢。

鸟海浩辅:是很多呢。总觉得,第四部有很多新的展开之类的。

绿川光:是呢。

鸟海浩辅:因为有跟迄今为止不同的着眼点,所以这个演绎起来异常地新鲜呢。

绿川光:是的。那么,是呢,那个,虽然有出现关于料理的事情。在这一方面,有没有什么,嗯,一定想说的。鸟海有吗?

鸟海浩辅:料理的话题,在很多的地方都说过。

绿川光:那这个算了。好的,下一个,这次有出现关于搬家的事情。关于搬家,这个也说过了吗?

鸟海浩辅:啊,不,没有说很多呢。

绿川光:那么,就在能说的范围内。

鸟海浩辅:我大概没怎么搬过家呢。

绿川光:是的,是的。

鸟海浩辅:从开始一个人生活之后,搬过几次家了呢?那个,最开始的一次,啊,但是,在第二次搬到第三个地方的时候,我只搬了距离100的地方。

绿川光:诶?很喜欢那里?

鸟海浩辅:嗯,我是非常喜欢那个地方。不过想住再稍微更大一点的地方。

绿川光:啊,因为赚到钱了吧。

鸟海浩辅:有点,怎么说呢,嗯,直截了当说的话,就是这样。我大概只搬家搬过56次。那个,在第二个住的地方搬到第三个住的地方的时候。那个,真的,距离只有100左右,直接能够见到的。那么,偶尔地在同个城市里面寻找之后,刚好有那样好的房子。离车站也很近之类的。因为是这样,因为是100的距离,都没有去找搬家公司,让当时的后辈之类的,关系好的来帮忙。

绿川光:嗯。

鸟海浩辅:之后,还有当时养过的仓鼠。

绿川光:好可爱。

鸟海浩辅:后辈开了货车来,帮忙搬重物。我抱着仓鼠住的笼子搬去了距离大概100远的新家。

绿川光:诶,很轻松呢。

鸟海浩辅:是一次非常好的搬家经历呢。

绿川光:嗯。

鸟海浩辅:那么,之后就请帮忙搬家的一起来吃点他们喜欢的动。仅此而已。

绿川光:其实也花了不少钱吧,请客吃饭什么的?

鸟海浩辅:各种……

绿川光:开发票了吗?

鸟海浩辅:嗯,个人名义,名字是鸟海,哈哈。

绿川光:原来如此。我呢,第一次搬家的时候是,井之头线的久我山(在涉谷)?在那里的住宅,四块半的榻榻米。

鸟海浩辅:啊!

绿川光:然后,因为没有浴室。

鸟海浩辅:是的,是的。

绿川光:那之中呢,不是那个房子,但是是同一个房东经营的别的小的公寓,里面有100日元的投币浴室。

鸟海浩辅:啊,投币浴室。

绿川光:嗯,稍微走一段距离,那个,去洗澡。100日元。

鸟海浩辅:多少分钟左右?

绿川光:一分钟?三分?三分钟吧?

鸟海浩辅:是吗?

绿川光:所以,不想再用多余的钱,就洗地非常快,有做过这样事情的回忆呢。

鸟海浩辅:因为,速度地洗头发,用护发素,然后洗身子,最后一下子冲掉。

绿川光:对对对。

鸟海浩辅:会不会有时候洗完身上还有泡泡的?

绿川光:嗯,但没有办法呢,只能郁闷地回家呢。不可能为了点泡泡再投100日元啊。

鸟海浩辅:是的。然后,在三伏天啥的,可辛苦啊。好不容易洗完凉快了,回家的路上又热的不行什么的。

绿川光:是呢。很怀念呢,鸟海有用过投币浴室吗?。

鸟海浩辅:没有,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有浴室。

绿川光:啊,真好呢。

鸟海浩辅:不,但是,这样的经验哦,我觉得有这种省吃俭用的这种省钱经验挺好的。

绿川光:嗯,是呢,正因为有呢。

鸟海浩辅:对,所以现在才这么努力。

绿川光:是的。接下来是,关于手机……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鸟海浩辅:我本身是不怎么玩手机的。

绿川光:那么就PASS

鸟海浩辅:好的。

绿川光:那么,那个H的累计点数的话题。。

鸟海浩辅:有呢。

绿川光:那里很有趣呢。

鸟海浩辅:是的。

绿川光:那么,关于这一点的,有什么,要是能够累计起来就好了,有这样的东西吗?

鸟海浩辅:要是能累计到下个月啊,也就是说能够一直积攒起来是吧。

绿川光:是的。是的。

鸟海浩辅:是什么呢。什么好呢?绿川桑觉得怎么样?

绿川光:我啊,我从小就有这个想法,就是想要攒时间。

鸟海浩辅:啊。

绿川光:某多啦A梦里面的,不是有时间储蓄罐吗,有一阵子我真想要那个呢。啊,现在这个时间白浪费了,想储存起来呢。

鸟海浩辅:是呢。比方,两个小时没什么事好做的。

绿川光:对对对,这种空下来的时间。

鸟海浩辅:有的话,就把这个放起来。

绿川光:储存起来。啊,在现在非常想要时间,怎么都记住不动作的时候,那种时候,拿出来用,我过去就有这个想法。

鸟海浩辅:啊,但是,确实,时间是最无可奈何的东西吧?确实会有这样的一点呢。

绿川光:嗯。

鸟海浩辅:嗯,那么,我也就要时间吧。

绿川光:时间。

鸟海浩辅:想要自动累计起来。

绿川光:那么,最后把这个问了吧。

鸟海浩辅:什么?

绿川光:是呢。那个……那里不是兴奋到肾上腺素飙升吗?就是在那个累计H点数的地方,高兴地乱叫呢。

鸟海浩辅:啊,是呢。这样呢。

绿川光:那个,最近有没有发生兴奋到肾上腺素飙升的事情?

鸟海浩辅:没有呢。

绿川光:没有呢?

鸟海浩辅:是的。

绿川光:意外地过得很平静吗?

鸟海浩辅:是的。意外地没有那么,应该是说没有那么起伏呢。有波浪吗?兴奋?

绿川光:我啊,就是那个,前阵子不是出演了某近未来的贝独乐动画【译注:这里说的是动画《メタルファイトベイブレード》,中译《爆旋陀螺钢铁战魂》,绿川在其中饰演ギル一角。

鸟海浩辅:是的。

绿川光:出演的时候呢,制作方送给我了我的角色使用的那个贝独乐【译注:贝独乐和转陀螺很像,不过顶部是平的,不像一般的陀螺有一根中轴。玩的时候是用绳子绕在贝独乐上,然后抽绳子让它转起来。】。

鸟海浩辅:啊,原来如此。就是那个贝独乐啊。

绿川光:嗯,非常开心。

鸟海浩辅:那个,我也拿到了。

绿川光:非常开心。我当时就在那里玩了,回家之后,又一个人玩了很久……

鸟海浩辅:那个,有吗?像是竞技场一样的东西。

绿川光:虽然在现场是有的,在家里没有,不过还是一直玩。不,那个呢,虽然转陀螺在小学的时候很擅长,但是贝独乐就不怎么擅长了。贝独乐是稍微前一点的时代。

鸟海浩辅:嗯。

绿川光:我爸爸那代人玩的。所以,虽然也有玩过,但是总转不好,我还是有挑战过的。

鸟海浩辅:卷的方法也很难呢。

绿川光:我也没有想过要玩好它,因为周围都没人玩这个。然后那个动画流行的时候,我还想,啊,原来如此,流行到这个地步啊。结果自己一玩,也乐得不行,因为很容易就能转起来啊。

鸟海浩辅:而且,还是大家一边叫一边一起转起来呢,有口号的。

绿川光:对对。都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家里玩了多少次。我家狗狗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我,汪汪叫。

鸟海浩辅:虽然狗会不会也想玩?

绿川光:它不玩。不过我真是觉得很开心呢。想着,我好厉害哦,现在这么简单就能转起来了呢!不知咋回事就兴致高涨了,就是这么回事。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绿川光:好的。这个会有后续的吧?

鸟海浩辅:怎么样呢?

绿川光:如果还有的话,就再像这次这样,和大家分享有趣的事情吧。

鸟海浩辅:好的。

绿川光:拜托各位继续支持恋爱君哦。那么,再见了。

鸟海浩辅:再见。

【11/11/02新作在線翻譯】恋する暴君4



作者   高永ひなこ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11/11/02

キャスト   巽宗一:緑川光、森永哲博:鳥海浩輔、ヒロト:平川大輔、他

内容   キスをせがんだら、不機嫌そうに、だけど受け入れてくれた――…
「来週、問い合わせろ」それって、先輩もHに合意ってコトですかー!? と舞い上がったのも束の間、週一の約束は反古にされ続け、森永の繰り越しポイントと欲求不満は溜まっていくばかり。そんな時、宗一がストーカー被害に!? 身辺警護を買って出た森永は、巽家居候計画を密かに目論むが…? 一途で健気な後輩・森永×ホモ嫌いで暴君な先輩・宗一の大人気カップル待望の第4弾がドラマCD化!

★封入特典: キャストサイン+一言コメント+写真付きブックレット

★外付け特典CD:おしゃべりCD(出演:緑川光・鳥海浩輔)
※特典おしゃべりCDは、発売元メーカー・ムービック様の通販での特典と同じものです

下载地址:
http://ifile.it/un2wqys
http://115.com/file/cl0e8q42#
http://www.megaupload.com/?d=3YVOQR6H
http://dl.dbank.com/c0klctlng3
http://ge.tt/9FqTCo9
http://www.box.net/shared/pc5ig9lrrch4iui1ci27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baojun34=111102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