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としの猫っ毛

いとしの猫っ毛

 

翻译:シュシュ loleunice  みゆ  山姆大叔

校译:HikaruSuki

 

Track 01

 

泽田惠一:出生后第24年的春天,我,泽田惠一,第一次离开北海道。从今天开始就要搬到东京的公寓里,和恋人一起住了。

Cue Egg Label,云田晴子原作,心爱的猫咪情人。

 

泽田惠一:唔,嗯……啊,这就是木天蓼庄。终于到了啊……(美君明明说过回来机场接我的,结果连电话都不接!到底去干什么了啊。笨蛋笨蛋笨蛋!)

蓬子:欢迎!!!

泽田惠一:嗯!??

蓬子:怎么这么慢啊,我都等得急死了。你就是房东的恋人吧。欢迎来到木天蓼庄!

泽田惠一:(轻飘飘的连衣裙?体型这么大!?人妖!?)

小暮蓉子:嗯……让我看看。什么啊,太令人失望了。真普通。

泽田惠一:(飘来飘去的睡袍,几乎就是裸体啊!女公关吗!?)

小暮蓉子:真是好久没看到过这种傻呆呆的好好青年了,真新鲜。我是蓉子,这位大块头叫蓬子,我们都住在这里,请多指教。

蓬子:请多指教。

泽田惠一:住……住在这里?那个,请问美君,啊不对……花菱美三郎先生在吗?

小暮蓉子:欸!!竟然叫他美君……

蓬子:美君的话在房间睡觉哦,昨天好像又通宵工作了。

小暮蓉子:那种没用的男人就别去管他了。进来吧……

泽田惠一:啊啊……

花菱美三郎:小惠!

泽田惠一:美君……为什么明明说好了要来机场接我的,结果连电话都不接啊!

(抱住)

泽田惠一:啊

蓬子:嘛~

小暮蓉子:哈~

花菱美三郎:对不起……

泽田惠一:没关系……

 

花菱美三郎:小惠你竟然能一个人到这边啊。

泽田惠一:不过……最后一段还是叫出租车过来的。但是到新宿为止都是我一个人来的,厉害吧。

花菱美三郎:真了不起。

蓬子:青梅竹马真好啊……美君这样宠溺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花菱美三郎:别叫我美君!

小暮蓉子:我们这边的规矩就是乱干涉别人的私事,早点习惯吧。我啊……有个孩子。叫健太,现在在学校里。不过我现在已经离婚了……现在是单身哦。

泽田惠一:哈……

小暮蓉子:哎呀,这孩子。看到我自豪的爆乳他竟然脸红了。

花菱美三郎:小惠基本上还是喜欢女人的。我是特别。

小暮蓉子:啊是这样啊。那要不就由我收下了……

蓬子:太狡猾了!我也要!

花菱美三郎:不行!知道我为什么厚着脸皮和你们说我恋人要到到这边来?就是为了保护他不被你们抢走!

蓬子:真失礼啊!

泽田惠一:美君,我有话要和你说……

泽田惠一:我,要回北海道。

花菱美三郎:诶!?喂……喂……小惠!你放弃的太快了吧。

泽田惠一:我没听你说过这里还住着那样的人啊。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人妖什么的啊!为什么白天就开始出没了啊!

花菱美三郎:他们是午夜的蝴蝶。我和你说了的话你绝对就不肯过来了。没办法啊……一直以来都受他们的照顾。

泽田惠一:照顾?你和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花菱美三郎:啊……在歌舞伎町和二町目之类的地方,知道我住的很近之后就搬过来了。

泽田惠一:二町目!?美君你怎么还去那种地方?

花菱美三郎:哎,因为工作上关系要那边取材什么的啦……

泽田惠一:美君你变了好多……以前在小樽的时候你不是这样的。被东京变成这样了啊…呜…

花菱美三郎:小惠你还是那么一板一眼,一点都没变。我好开心。

泽田惠一:对了,美君你是在出版社工作的吧?还要去那种地方取材吗?而且为什么明明今天是工作日你却半裸待在家里啊?

花菱美三郎:啊……嗯……那个……

火野正臣:喂,不好意思打扰了。

泽田惠一、花菱美三郎:啊!

火野正臣:什么啊,在家啊。

花菱美三郎:对不起……

泽田惠一:又来了一个黑道?!好可怕……

火野正臣:有好好工作吗?听好了,电话不是给你切断电源之后用的啊。知道了吗?

花菱美三郎:是……是……

火野正臣:算了,你原稿写完了吧?嗯?

花菱美三郎:那个那个,真的还只剩下三行就写完了。啊,小惠,这位先生是出版社的。一直在照顾我……

泽田惠一:是这样啊?你好。

火野正臣:这是谁啊…迷路的孩子吗?

花菱美三郎:这是今天开始住在我家的小……泽田先生。和我是同乡。

火野正臣:你朋友?真好啊……妖魔鬼怪的老巢里总算是来了个正经人。

泽田惠一:初次见面,谢谢您一直照顾美君……

火野正臣:你好,我是情色书院的火野。

泽田惠一:情色?

火野正臣:要是想去风俗场所实际体验一下的话可以随时联络我哦。这家伙,明明在写超色情的小说但可惜是个同性恋。这方面完全派不上用场。哈哈哈……

花菱美三郎:这就是我的工作……

泽田惠一:诶?

火野正臣:那么你快点给我写吧!

花菱美三郎:小惠……等我一会儿!!

泽田惠一:哈……(北海道真是个好地方啊,妈妈。)

 

蛭间宗平:你就是小惠吧?

泽田惠一:是的。

蛭间宗平:我叫蛭间,花菱君好像很忙,我带你去你房间吧。

泽田惠一:好的。(难道说终于有正常人了?)

蛭间宗平:就是这里。花菱君的隔壁。我的房间在玄关那里,顺便说一下,女性都住在二楼。

泽田惠一:啊……

泽田惠一:啊啊啊,怎么回事啊这房间!(被行李塞得满满的连踩脚的地方都没有,这就是我房间?这明明就是储物室吧!)

蛭间宗平:哈哈,行李真多啊,完全没来得及整理呢。本来一直是放我和花菱君行李的空房,本来打算最近整理的呢……要加油弄干净哦!

泽田惠一:唔啊啊啊啊!

 

花菱美三郎:哈……小惠!我工作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泽田惠一:我在睡觉呢(气)。

花菱美三郎:我也要在走廊睡午觉,啊,好困……啊,我们的事,我没和火野先生说。因为他最讨厌同性恋和人妖了,被他知道的话小惠会被欺负的。

泽田惠一:美君,我们搬家吧。我星期一才开始新工作,还剩下两天时间,这期间应该可以找新家的吧?

花菱美三郎:不行的。奶奶她委托我管理这边,我走的话她绝对不会同意的。没关系,习惯了之后那些人其实还是挺有趣的。

泽田惠一:我,活了24年,从来没这么不安过。

花菱美三郎:我的话……活了24年,从来没这么开心过哦。因为随时都能摸摸小惠的头发,软绵绵的像猫毛一样,一直摸下去也没有关系……

泽田惠一:呼……

花菱美三郎:我们俩分开有几年了?

泽田惠一:6年了。

花菱美三郎:6年都坚持下来了,这点事儿根本就不算什么,对吧?

泽田惠一:嗯。

花菱美三郎:小惠……

泽田惠一:美君……

小暮蓉子:好,快上!

蓬子:哇好害羞……

蛭间宗平:嘘!嘘!

花菱美三郎:喂!你们怎么能偷看呢!

蛭间宗平:啊,被发现了。

小暮蓉子:又没关系,看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

蓬子:快快快,亲一个。

泽田惠一:呜呜……啊啊啊快到一边去!!

蛭间宗平:啊哈哈哈哈他生气了

小暮蓉子:别害羞了真是的。

蛭间宗平:快逃啊……

 

泽田惠一:(就这样,开始了我在木天蓼庄那充满不安,波澜万丈的日子……)

 

 

Track 02

 

花菱美三郎:嗯……嗯……

泽田惠一:啊对不起。忘记取消闹钟设定了。早上好。

花菱美三郎:(哈,小惠真的住到我身边来了呢。)

泽田惠一:又在暖桌里睡着了啊?会变笨的哦。

花菱美三郎:对不起。小惠今天就开始上班了吧。真了不起。

泽田惠一:嗯……太紧张了一大早就醒过来了。虽然很近,不过我可能会迷路。所以打算早点出门。

泽田惠一:唔!

花菱美三郎:呵呵,是奈奈啊,原来它躲到暖桌里了啊。

泽田惠一:啊吓死我了,我讨厌猫!

花菱美三郎:这样啊……

泽田惠一:我从来都没摸过猫啊。到这来之后我才发现,我绝对是讨厌……阿嚏,阿嚏。

花菱美三郎:对猫过敏?

泽田惠一:嗯……好多灰啊。美君你房间没打扫过吧。

花菱美三郎:啊被发现了。

泽田惠一:快点整理!今天之内把我的房间也整理好,整理到能铺被褥的程度就可以了。

花菱美三郎:嗯,我的行李我会拿走的。

泽田惠一:那就拜托了。我要去吃早饭了……

小暮健太:小惠早上好。

泽田惠一:健太早上好,起得真早啊。要去上学吗?

小暮健太:嗯,昨天陪我一起玩,谢谢你。

泽田惠一:不客气……(被恶魔挤满的木天蓼庄中唯一的天使。蓉子的独生子,现在上小学一年级的健太君。)妈妈呢?

小暮健太:还在睡觉,她一直都这样的……小惠,能和我一起吃早饭吗?

泽田惠一:嗯。

小暮健太:以后能一直,一直都陪我一起吗?

泽田惠一:嗯,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吃早饭了,每天早上都做给你吃哦。

小暮健太:太好了!

泽田惠一:(一个正经大人都没的情况下,竟然还这么乖这么听话太好了喵。)

 

泽田惠一:美君,我要出门了哦。

花菱美三郎:嗯……好的。

泽田惠一:大概5点左右回来。

花菱美三郎:嗯……嗯……

泽田惠一:唔哦!……

花菱美三郎:出门前和回家后应该亲一下的吧?

泽田惠一:不,要,这,样!

小暮健太:小惠……好了没?

 

泽田惠一:知道了吗?

花菱美三郎:嗯……

泽田惠一:我走了。

小暮健太:走咯——

花菱美三郎:走好。(啊……拒绝的太干脆了。)

 

花菱美三郎:啊,蛭间前辈你在我房间干什么啊。

蛭间宗平:在查找东西。莎士比亚全集在哪里?

花菱美三郎:前辈,现在,我规定“从今天开始禁止随便出入他人房间!”

蛭间宗平:诶!好过分哦……太蛮横了美君。

花菱美三郎:请不要叫我美君。

蛭间宗平:我可是一直指望着能在这个房间开开宴会,搓搓麻将的。要是这个房间被封了我们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啊。

花菱美三郎:要看书的话去图书馆,宴会的话请到居酒屋去开,想搓麻将请去麻将店!为了小惠我要让这个房间洗头换面!好了……开始打扫!嘿……

蛭间宗平:大学里前辈与后辈这一铁一般的上下关系竟然输给那种东西啊……真悲哀啊。

花菱美三郎:真是的,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不像你,我可是已经毕业了!

蛭间宗平:对了,你和小惠在一起多久了?

花菱美三郎:嗯啊……从小时候开始关系就很好。交往后已经过了6年了。但是我搬来这边之后一年只能见几次面而已。

蛭间宗平:这样啊……和我情况差不多嘛。

花菱美三郎:诶!?前辈你有女朋友啊?

蛭间宗平:最近不常见面了,不过若即若离的我和她还挺顺利的。

花菱美三郎:不会不安吗?

蛭间宗平:诶?

花菱美三郎:啊我竟然和前辈在谈这种事,开始觉得有点恶心了……虽然是我主动问你的。

蛭间宗平:哈哈哈,你会不安啊?他可是专程为了你搬到东京来了啊。

花菱美三郎:当然会……接受我的告白之后我们就不得不分开了,我之后也有去小樽看他,但是仍然持续着朋友一样的关系,就算允许我亲他,但是他从来没主动亲过我。想强行进攻但又不知从何下手,就这样拖到现在迟迟都没有……

蛭间宗平:嗯?难道说……

花菱美三郎:没错……我们还没做过。

蛭间宗平:诶诶诶诶!你们太强了吧。

花菱美三郎:两个男人在一起后的情感可是很细腻的。

蛭间宗平:你们应该已经不是处男了吧?

花菱美三郎:哎……小惠他学生时代有交过女朋友,我也差不多。哎……小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我完全没有自信啊。

蛭间宗平:嘛……现在幸福不就好了吗?

花菱美三郎:正因为如此!你也体谅我们一下啊!别再像以前那样了!

蛭间宗平:嗯?我知道了……

花菱美三郎:你那表情完全不像是已经了解的表情啊。

蛭间宗平:哎呀哎呀太可怜了。来来来,喝吧。

花菱美三郎:为什么!你从哪里拿来的酒啊?

蛭间宗平:别管这些了。来,干杯——

小暮蓉子:我听到有人在喊干杯哦!

花菱美三郎:喂,蓉子姐你别随便进来啊!

小暮蓉子:都相处这么久了说什么这种话啊。嗯?下酒话题是什么啊?

蛭间宗平:美君恋爱的情况!

小暮蓉子:唔嘿!讲自己的情事的男人最差劲了——快讲给我听。

花菱美三郎:我已经不行了……

 

蛭间宗平、小暮蓉子、花菱美三郎:呼……呼……

花菱美三郎:嗯?啊!?小惠打来的电话!啊……(已经五点了,竟然睡到现在,完全没打扫过啊怎么办。而且比早上还乱!)咳AIUEO……咳……喂?

泽田惠一:美君,怎么这么晚才接啊。

花菱美三郎:对不起。

泽田惠一:我现在在大街的超市里,之后的路不知道怎么走,而且现在在下雨……你能过来接我吗?

花菱美三郎:好的,我飞过去!

泽田惠一:美君!

小暮健太:美君!

花菱美三郎:嗯?健太也在?怎么回事?

泽田惠一:我看到他一边淋着雨一边跑,就把他拦下来了。健太说他一会儿有游泳课。

花菱美三郎:啊,这样啊。

泽田惠一:美君,我的伞呢?

花菱美三郎:在这里。

泽田惠一:这一把就给你就撑去吧。

小暮健太:可以撑走吗?谢谢。我走了

花菱美三郎:别摔倒哦。

泽田惠一:我们也走吧。两个人撑一把伞有点挤,忍一下哦。

花菱美三郎:嗯。

泽田惠一:呵呵,还是学生的时候,经常这样一起回家呢。美君还经常随手偷偷拿走别人的备用伞呢啊哈。啊,看见木天蓼庄了。

花菱美三郎:离超市很近吧?再怎么样的路痴也能很快记住……

泽田惠一:美君……Chu

花菱美三郎:啊啊……

泽田惠一:那个……只有我们俩人独处的时候……就没关系哦。

花菱美三郎:嗯?……啊……你是指?

泽田惠一:不是普通出门时和回家后会亲一下的吗。

花菱美三郎:原来早上的那件事啊,没想到他竟然一整天都在在意这件事。唔啊啊啊太可爱了!萌!

泽田惠一:知道了吗?

花菱美三郎:嗯!

 

泽田惠一:美君,我想睡觉了……

花菱美三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泽田惠一:美君你房间根本没整理过。我的房间也还是和原来一样动都没动过。呼……我要回小樽……

花菱美三郎:别说这样的话!你今天也睡在我房间吧。你看,我已经把床铺好了,还换了床单睡上去很舒服哦,快快,别客气。

泽田惠一:被褥……

花菱美三郎:小惠?我有个小请求……

泽田惠一:嗯?

花菱美三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泽田惠一:什么?

花菱美三郎:那个,我们一起睡吧?(啊,我说出来了!怎么办,我要死了。)

泽田惠一:可以啊。

花菱美三郎:啊啊啊啊,谢谢。(小惠耳朵好红,萌。)

花菱美三郎:现在就睡了吗?那我关灯了。

泽田惠一:嗯……

花菱美三郎:晚安。

泽田惠一:晚安。

 

花菱美三郎:嗯……嗯?哎。(完了,现在完全睡不着了啊,因为整个白天几乎都睡过去了。而且背上传来小惠的体温,哈……今天简直就像梦境一般美好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进展!小惠竟然主动KKISS…呼呼呵呵呵。就照着这个感觉……H说不定也能……啊不对不对,不可能……不过?不过万一……)

花菱美三郎:小惠……还醒着吗?

泽田惠一:呼……呼……

花菱美三郎:果然不行啊!!!

 

 

Track03

 

泽田惠一:嘿咻,嘿咻,啊~(辛苦了一个礼拜,虽然行李还没有整理好,不过总算是把这个脏兮兮的走廊给打扫干净了。)滑溜溜的,好想睡在这里喔。

       (喀喇开门声)

花菱萱乃:你在做什么?

泽田惠一:啊,欢迎光临。抱歉让您看到难为情的地方了。您是这屋里哪位的访客吗?

花菱萱乃:你是谁啊?我是这个家的主人。美三郎呢?反正是还在睡觉吧。(提高嗓门)美三郎?

花菱美三郎:有!我没在睡觉。

花菱萱乃:别撒这种无用的谎了,真是懒散。听好,所谓健全的身心,就是每天的生活都要……

花菱美三郎:啊,奶奶,我还没向您介绍吧,这位是小惠,我的恋人……

泽田惠一:呵呵,您好,初次见面我叫泽田惠一,请多多关照。

花菱萱乃:听说我家美三郎在小樽的时候受了你不少照顾,有这样的朋友真好呀,往后也麻烦你继续照顾美三郎,作为好朋友哦。

泽田惠一:哈。

花菱萱乃:那我去打扫院子了,樱花虽然漂亮,可是到花谢的时候也很麻烦。而且这个家里的人根本没人会去打扫。

泽田惠一:美君,这算什么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有好好向她说明过吗?

花菱美三郎:有啊,而且说了好几次,不过她是绝对不会认同的。

泽田惠一:你奶奶她讨厌我……

花菱美三郎:没这种事,奶奶对谁都是那个样子的,没办法,她是个很严厉的人,毕竟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别理她,过一阵子就……

泽田惠一:不行!我可不想被你唯一的亲人所讨厌。我们不是朋友,是恋人耶。这种事得好好处理才行,是吧。

花菱美三郎:嗯,小惠。(抱住)

泽田惠一:什么,怎么了?

花菱美三郎:你还是第一次对我这么说。

泽田惠一:是这样子吗?

花菱美三郎:嗯。

       (喀喇开门声)

泽田惠一,花菱美三郎:哎呀!

花菱萱乃:我忘记了东西,扫帚。(泽田惠一,花菱美三郎:哇!)泽田先生,你要自重。

泽田惠一:好的!(被指名了……)那个,我来帮您打扫吧。

       (打扫中)

泽田惠一:唉。(她一言不发地打扫着,连看都不肯看我一眼,她果然讨厌我。)

花菱萱乃:泽田先生。

泽田惠一:在!

花菱萱乃:麻烦你帮我泡杯热茶吧,我想和你稍微聊聊。

泽田惠一:好的。

       (倒茶)

泽田惠一:请用。

花菱萱乃:谢谢。哎呀,真好喝,你很会泡茶嘛。

泽田惠一:真的吗,是我母亲教我的。

花菱萱乃:真是关系很好的母子啊。请你和美三郎分手吧,做朋友难道不行吗?

泽田惠一:这,这个,关于这件事…(一上来就直击重点)。

花菱萱乃:那颗樱花树,那是美三郎的父亲我的独生子,虽然已经死了,在他小时候种的。美三郎在3岁之前都住在这里,那时候非常的热闹。自从我儿子他们离开后,老伴也很快就去世了,我一个人实在无法管理这么大一个房子,就一直空置着。是美三郎回来后,才又给这个家注入新的生命力的。泽田先生,我们两人一直相依为命,你可以明白我的苦心吗?

泽田惠一:很抱歉,我没办法和他分手。我也是烦恼过烦恼过再烦恼过之后才选择美三郎的。也才会来到这里。我们的关系已经无法轻易地回到朋友关系了。

花菱萱乃:是吗……

泽田惠一:如果您觉得两人相依为命很孤单的话,就请您把我也当做您的孙子吧。

花菱萱乃:呵呵,都这把年纪了还多了个孙子吗?听起来也不错呢。

泽田惠一:呵呵。

花菱萱乃:呐,是你打扫了这里的玄关的吗?我好久没看到那里如此得干净了。你喜欢打扫?

泽田惠一:是的!

花菱萱乃:我也是呢。哈哈,看来我和你蛮合得来的。这个家的人全都懒散得很,真是没办法。

泽田惠一:就是说呢。

花菱萱乃:像你这样的房客我是非常的欢迎。你一定会娶到一个好老婆的。

泽田惠一:唉?

花菱萱乃:下次我给你介绍好女孩。

泽田惠一:那个,不……

花菱萱乃:这茶真好喝,话说回来,别人送了我很好的茶,下次我带过来。

泽田惠一:哈……(真难应付呀)。

      

Track04

      

花菱美三郎:我回来了。奇怪,我的房间里(喝酒吵闹声),怎么回事?

泽田惠一:美君,欢迎回家。(kiss声)

蓬子:哎呀哎呀!

小暮蓉子:很好,再多做一点!

蛭间宗平:小惠,来个湿吻!

花菱美三郎:什么,这是什么回事,这是什么恶作剧啊。

小暮蓉子:你在说什么啊,当然是小惠的欢迎会咯,你太慢了,我们就先开始了。

泽田惠一:美君你也一起来喝酒啊。

花菱美三郎:啊,小惠,你不是不能喝的吗?

小暮蓉子:他一直不肯喝的,好不容易才说服他的。

蓬子:也是,喝了一杯酒变成这样哩。

小暮蓉子:实在太有趣了,就又灌了几杯。

花菱美三郎:你们说真的吗?

蓬子:小惠醉了之后,好大胆哦。

小暮蓉子:真是的,我都吓了一跳。

花菱美三郎:……你做了什么吗?

泽田惠一:什么都没做哦。

蛭间宗平:简而言之,就是喝醉了会变身接吻魔。

花菱美三郎:你说什么!

蓬子:是的,我被亲了!

小暮蓉子:还有我哦!

蛭间宗平:我也有!

蓬子:健太也有哦!

花菱美三郎:……小惠?

泽田惠一:我只有亲脸蛋嘛,没关系吧。

花菱美三郎:不行!

泽田惠一:……不行呢(kiss声)。

花菱美三郎:哇,不行,太可爱了。

泽田惠一:哇哈~

篷子:呀~~~~~

小暮蓉子:什么嘛,美君一回来就只顾着他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得去工作了。

泽田惠一:啊,要走了吗?

小暮蓉子:(抱起健太)健太,我们回房间咯。

蛭间宗平:啊,我也要走了,别人约我去打麻将。

泽田惠一:什么嘛,大家都要走。

蛭间宗平:拜拜!

小暮蓉子:下次再喝吧!

泽田惠一:我也要去~

花菱美三郎:小惠不能去。

泽田惠一:那我要去厕所。

花菱美三郎:那你一个人可以吗?

泽田惠一:这里可是我家耶~

花菱美三郎:哈……

蓬子:没想到会喝成那样子,平常明明是那么个认真的人。

花菱美三郎:下次绝对不可以趁我不在的时候让他喝酒噢!

蓬子:嘿嘿,好可爱啊~

花菱美三郎:小蓬!

蓬子:说实话,我原来一点都不明白的,小惠的魅力到底在哪。不起眼,平凡,毫无特色是不是?可是你不是很受欢迎吗,为什么选哪他那一款呢。不过现在我稍微慢慢地明白了,他有股魔性啊。

花菱美三郎:小蓬,你绝对不会出手的吧。

蓬子:那是当然的咯。我更中意内敛沉稳型的。

花菱美三郎:哇,你果然是内行明白我的心情,要是说太多的话,好像实在炫耀一样,所以就有意识地节制了一点。他那可爱的样子真的让人受不了,真的是太萌了。那份纯真,存在感,散发出来的气场,稍微捉弄他一下就会出现自己预期中的反应。再加上他的体型,那柔软的发质,全部都萌到不行。

蓬子:果然love is blind(爱情是盲目的)。不过我很能体会那种深陷其中的感觉。我也是对废柴男没办法呢~我支持你,加油哦~要是快点能上床就更好了呢!呵呵呵!

花菱美三郎:你怎么会知道这事?话说小惠去厕所也太久了点吧?

蓬子:搞不好摔倒了哦。你去看看他嘛。

       (敲门)

花菱美三郎:小惠?(敲门)小惠?没事吧?

泽田惠一:美君~我在这里!

花菱美三郎:在哪?

       (喀喇开门声)

泽田惠一:喔……

花菱美三郎:为什么你会在泡澡?

泽田惠一:很舒服哦~

花菱美三郎:喝了酒后泡澡可是很危险的哦。

泽田惠一:我要出来了,嗯……

花菱美三郎:呜哇,等等,小惠,你的替换的衣服呢?!

泽田惠一:我不想穿衣服。光着身子舒服~

花菱美三郎:(他还有裸体癖啊,得小心)不行!还有别人在呢。过来,我帮你擦干。(擦拭声)

泽田惠一:哈哈,哈哈,你的眼镜起雾了。

花菱美三郎:帮我拿下来。

泽田惠一:好嘞,(kiss声),哇哈哈~

花菱美三郎:刚才的接吻魔还在持续当中啊。(kiss声)

泽田惠一:美君……(扑倒声)

花菱美三郎:咦?小惠,怎、怎、怎么啦?

泽田惠一:想和你做……

花菱美三郎:唉?!!!啊,啊,啊!

泽田惠一:美君,你的硬起来了。嘿嘿~

花菱美三郎:啊,不要,住手啊。

泽田惠一:你知道吗,两个男人也是可以做的据说。

花菱美三郎:我知道,非常清楚……啊啊!

泽田惠一:我可是去查过哦。你可以让我插进去试试吗?

花菱美三郎:咦?可是我,不是那……

泽田惠一:嗯?

花菱美三郎:没什么。

泽田惠一:好吗,可以的吧,做吧!

花菱美三郎:我是想做,虽然想做,但果然还是不行。因为是和小惠你的第一次,所以我想好好珍惜,不想趁着醉意,也不想在浴室这种地方。

泽田惠一:这样啊。人家都等了好久了……

花菱美三郎:小惠……(扑通扑通心跳声)啊、啊、啊(高潮)。

泽田惠一:……美君,你射了?

花菱美三郎:……嗯T-T

       (第二天)

花菱美三郎:小~~早上好!

泽田惠一:早上好!起的真早呢。

花菱美三郎:今天回来会晚吗?

泽田惠一:不会呀,就正常时间啊,怎么啦?

花菱美三郎:那个,我会做好各种准备的,该怎么说呢,就请你好好期待吧!

泽田惠一:什么?有什么要期待的吗?

花菱美三郎:唉?该不会……那个,昨天不是有说到吗?

泽田惠一:说过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好可怕呀,酒神马的。

花菱美三郎:就是说呀……好吧,我才不会后悔什么的呢!

 

 

Track 05

 

泽田惠一:我回来了。

火野正臣:哟…

泽田惠一:哇!火野先生…

火野正臣:喂…为什么那个家伙不在?

泽田惠一:对,对不起!那个家伙是指美君吗?

火野正臣:管他是叫美君还是叫什么随便啦,就是那个同志作者。

泽田惠一:不在吗?那就奇怪了,他通常这个时候都在的啊…今天是截稿日吗?

火野正臣:不是,是一些小事,有点东西想拜托他…啊啊!拜托你也可以啦。

泽田惠一:哎?

火野正臣:只是把文件整理装订而已,本来是想让那家伙做的,不过也好啦,反正你很闲吧?哎呀我会请你吃饭的啦!

泽田惠一:呃…

 

泽田惠一:(怎么办,我觉得好可怕。为什么要用像鬼一样的表情看着工口书?我该说一些什么才好?好可怕!)

火野正臣:我问你啊,你果然是那方面的人吧?

泽田惠一:哈?

火野正臣:那个家伙的这个?

泽田惠一:哎?

火野正臣:问你是不是那家伙的对象啊!

泽田惠一:(回想——花菱美三郎: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事要对火野保密啊!那个人最讨厌的就是人妖和同性恋了!要是被发现的话,说不定连你都会

被他欺负。)不是的。

火野正臣:啊是吗?真的只是朋友?

泽田惠一:是真的,没有任何不纯正的关系。

火野正臣:喔~~你叫什么名字?

泽田惠一:我叫泽田。

火野正臣:泽田先生?请多指教。

泽田惠一:(哇啊啊啊啊!为什么会有种没由来的压迫感!好可怕啊啊啊!)

火野正臣:那家伙跟我虽然只是工作上的关系,不过从以前开始我就比较照顾他,就像是我的弟弟一样。有什么事的话就先和我说一声。只要是我开

口,那家伙不管是什么都会乖乖听话。就算叫他舔我的JJ,说不定他也会不吭声照做啊。

泽田惠一:他舔过你了吗?!

火野正臣:怎么可能,我只是打个比方啊。

泽田惠一:啊,对啊…你说的对啊…

火野正臣:那家伙也真是辛苦啊。虽然有个在交往的恋人,但是住的很远不是吗?可是他却很受欢迎,真是令人火大。

泽田惠一:是这样的吗?

火野正臣:好像是真的哦,最近是不太有了,但之前经常把各种男人带来这里。对那个世界的人来说或许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不觉得自己这样做

是出轨。不过这样子很不好吧?

泽田惠一:呜…

火野正臣:咦,你还好吧?怎么面露泪光啊。哈哈哈。

泽田惠一:呜…

火野正臣: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没跟他在交往么?

泽田惠一:是的…

火野正臣:啊,这样啊。那就好,毕竟让他的男朋友知道这种事可不太好。你可别变得和他一样哦~真是的,那全都是一些不怎么样的家伙…

蓬子:讨厌啊啊啊,火野先生~~~

火野正臣:呃…

蓬子:你来了的话也说一声嘛!

火野正臣:住手,别粘着我你这个大叔!

蓬子:叫什么外送呢,我会帮你做饭的嘛!好久没见到你我好高兴啊!呼~

火野正臣:哇啊!你这家伙,不是叫你别再对我耳朵吹气了么!

蓬子:讨厌啦,那是人妖打招呼的方式啊,你差不多也该习惯了吧~

火野正臣:去把蛋蛋给我拿掉再来!

蓬子:我拿掉了的话你就会抱我了吗?

火野正臣:啊啊啊啊!这是肯定不行的嘛!

泽田惠一:(啪叽啪叽啪叽)完成了!

蓬子:小惠?

泽田惠一:我先失陪了!

蓬子:火野先生,你做了什么了吗?那孩子很纤细的哦。

火野正臣:没什么,只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哈,我也要回去了。

蓬子:不要,别走啊!

火野正臣:我叫你放手听见没有啊!

蓬子:啊啊啊啊啊….火野先生!

火野正臣:真烦人啊!

 

花菱美三郎:你还在啊…

火野正臣:啊?慢吞吞的现在才回来。喂,你的男朋友还真是有趣啊~

花菱美三郎:为什么会被你发现,而且这是什么意思…你没对他怎么样吧?

火野正臣:没什么,只是欺负了一下他。

花菱美三郎:为什么啊!

火野正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他对我说谎了吧。是你要他这么做的吧?你应该知道的吧,我可是最讨厌人说谎的了。没有人可以在我面

前说谎,明白了吗?

花菱美三郎:是。

火野正臣:拜拜!给我好好反省,要遵守截稿日啊。

花菱美三郎:真的是有股没由来的压迫感…小惠!小惠?为什么要缩在角落里卷着被子?你还好吗?在哭吗?

泽田惠一:我没哭。

花菱美三郎:火野先生和你说了什么了吧?

泽田惠一:没什么。

花菱美三郎:那你为什么情绪这么低落?让我很在意啊。啊,怎么了?

泽田惠一:我不知道,这种心情还是第一次。要是我能早些来找美君就好了。

花菱美三郎:我永远都是属于小惠的哦~

泽田惠一:(火野先生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吗?心里痒痒的…)

 

 

Track 06

 

花菱美三郎:红灯。

泽田惠一:美君!  

花菱美三郎:小惠,现在要回去了吗?

泽田惠一:对啊,美君呢?骑着摩托车,要去哪里呢?

花菱美三郎:有点事找朋友,去把借的东西还给他。

泽田惠一:朋友?男的吗?

花菱美三郎:嗯。

泽田惠一:是我认识的人吗?

花菱美三郎:嗯…不认识吧。我十点左右应该就会回来了。

泽田惠一:我也要去。

花菱美三郎:不行!

泽田惠一:为什么?

花菱美三郎:没什么好见的啦,都是一些不怎么样的家伙。

泽田惠一:不管,我要去!我想见美君的朋友。

花菱美三郎:都是一些就算你一辈子不认识也没差的人啊,不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些什么…

泽田惠一:唔…我要去要去要去!

花菱美三郎:唉,我知道了。反正总有一天会见面的,我就带你去吧。

泽田惠一:真的?

花菱美三郎:你要乖乖的哦。

 

泽田惠一:这是哪里?公园?

花菱美三郎:稍微绕来这里一下。这里有很多猫哦~

泽田惠一:你真的很喜欢猫啊…

花菱美三郎:(喵喵喵)小,小猫咪!神展开!哈哈…好小好可爱!真想带回家~

泽田惠一:家里不是已经有两只了嘛!

北原:花菱君。

花菱美三郎:啊,北原先生。

北原:那只小猫大概两个月大吧,好可爱啊!

花菱美三郎:真是可爱的让人受不了啊!啊小惠,这位是北原先生。是我在这边的猫咪同好。

泽田惠一:你好。

花菱美三郎:北原先生,这是小惠,那个,我的恋人。

北原:啊啊,我有听说过你的事,你能来真是太好了!现在是住在木天篸庄吗?

泽田惠一:是的。

北原:之前我也常去玩。那幢房子很棒吧!现在可以说是你们的爱的城堡了吧~呵呵…

泽田惠一:啊!【回想:那家伙以前常带各种男人回来】(难道说这个人是…)

晴树:这不是花菱吗,真巧!哇,发现上班族!什么,花菱的朋友?

泽田惠一:哎?我吗?

晴树:晚上好,我叫晴树,请多指教。你可以叫我阿晴~

花菱美三郎:别靠近他,你这个搭讪魔。他是我的恋人,小惠!

晴树:哦~是这样的啊。我啊,最喜欢上班族了!

泽田惠一:哇好近!

花菱美三郎:你有在听我说话吗?话说你好多汗啊黏答答的。都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晴树:练习跳舞。那家伙说要到这里来才来的。哇!猫咪,好可爱!这是什么,要养的吗?养吧,我超想养猫的。

北原:恩,可是得先问过房东才行。你会照顾有生命的东西么?

花菱美三郎:咦?你们住在在一起吗?在交往吗?

晴树:我才没和这种家伙交往呢!最近你都不叫我去你家…

泽田惠一:(这个孩子也是被带回家里的其中一个吗?)

晴树:我不得已才去这家伙的家。

北原:有点像是半同居吧,比较像是仆人的角色吧…

晴树:怎样,你有什么不满吗?

北原:没有。

花菱美三郎:那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北原:你们要去哪里吗?

花菱美三郎:我有事要找老板,顺便去吃个饭。

北原:那我们等会儿也会去露个脸。

花菱美三郎:那我们走吧小惠。

泽田惠一:嗯。

晴树:小惠,噗啾。

泽田惠一:唔呜。

晴树:待会见喽!

花菱美三郎:你这家伙,对小惠都做了什么!

晴树:讨厌~

花菱美三郎:我们走!

泽田惠一:晴君真是个美少年啊,好像艺人。

花菱美三郎:他可不是少年的年纪了。话说为什么你被亲了还一脸高兴的样子?

泽田惠一:我才没有高兴呢!

 

泽田惠一:好美味啊!

花菱美三郎:老板,谢谢招待。

老板:哎呀已经吃饱了吗?时间还有很多可以慢慢吃。为了给你们庆祝我去帮你们泡咖啡。

花菱美三郎:哇,谢谢招待。

泽田惠一:小美,老板他是人妖吗?外表看起来是男人,和小蓬不太一样吗?

花菱美三郎:我也不是很清楚…

晴树:小惠,我来喽!

北原:晚上好。

众人妖:哪个?是哪个孩子?想看想看!

晴树:我把大家都带来了。

花菱美三郎:别过来啊!

众人妖:是上班族耶!

泽田惠一:哎?

人妖1:好可爱!

人妖2:你叫什么名字?

泽田惠一:呃,我叫泽田惠一。

人妖1:小惠是吧?好棒喔,纯情上班族~

花菱美三郎:他又不是展示品。走开走开!

人妖1:什么啊真小气!

人妖2:就是就是,今天要开欢迎会啊!

众人:耶!

花菱美三郎:我们要回去了!

 

花菱美三郎:哈啊….

泽田惠一:美君你还好吧?

花菱美三郎:我喝太多了,好恶心…

泽田惠一:对不起啊,因为我不会喝酒所以都让你喝了。

花菱美三郎:总比让你变成接吻魔要好…

泽田惠一:嗯?啊,老板说摩托车可以之后再去拿。

花菱美三郎:嗯。

泽田惠一:好开心啊,我还是出生以来第一次这么受欢迎呢!

花菱美三郎:(是我太蠢了,居然让他穿着西装就带去了)

泽田惠一:美君你就是和那些人一起度过了6年吧。我问你,你有和里面的哪个人上过床了吗?

花菱美三郎:哎?这个…

泽田惠一:有吗?还是没有?

花菱美三郎:有…

泽田惠一:跟谁?

花菱美三郎:咦?

泽田惠一:跟谁?

花菱美三郎:不是…老板。

泽田惠一:这是什么意思。那是北原先生吗?还是晴君?

花菱美三郎:两…两者都有…

泽田惠一:嗯…

花菱美三郎:很久前的一段时期,我不知道你到底能不能够来而感到十分不安。所以才会发生那样的事。说实话,是真的。那个,我很抱歉。

泽田惠一:没关系,我可以了解你的心情。毕竟我也是个男人。

花菱美三郎:小惠…

泽田惠一:我也觉得为了这6年当中所发生的事情来说你有点狡猾。不过相对的,之后任何有关美君的事,都要告诉我。像今天这样,让我知道所有

我不知道的美君,请再带我到各种各样的地方去。

花菱美三郎:呵…(抱住)

泽田惠一:哇,美君?

花菱美三郎:就让我像这样待一会儿…

泽田惠一:嗯。

 

 

Track 07

 

泽田惠一:有人要吃仙贝吗?

晴树:我要~

北原:那我就不客气了。

泽田惠一:美君要吗?

花菱美三郎:我不要。

泽田惠一:真是的,怎么了嘛?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闹脾气。

花菱美三郎:我就是在闹脾气!为什么这些人也跟着来了啊?!

泽田惠一:嘻嘻,我私底下邀请了他们,想着要吓你一跳。

花菱美三郎:吓到我了,简直是惊吓过度……本来想趁着小惠难得的第一次连休,两个人一起去哪里度过的……

泽田惠一:是美君你说工作太忙,旅游的计划都交给我的啊~我对这一带不是很熟悉,你又特别交代要对木天蓼庄那些人保密……

花菱美三郎:那是因为那些人要是知道了绝对会跟着来的啊~

泽田惠一:所以我才和北原先生商量啊。北原先生很厉害哟,全部都帮我们安排好了。

北原:那个……真的很抱歉……我没想到你不知道……

花菱美三郎:房间……是二间吧?

北原:嗯,当然是的。那是个很不错的地方,食物也很美味,还有温泉哦。

泽田惠一:我们不常去旅行,还是跟大家一起比较安心,对吧?

晴树:算是吧~你们就开开心心地玩吧,我们不会当电灯泡的啦。

花菱美三郎:不,你已经当了。

 

泽田惠一:唔哇——湖泊~情绪高涨了~~

晴树:看啦,有天鹅船。

泽田惠一:美君,去乘那个船吧?

花菱美三郎:你们去吧。

 

泽田惠一:美君——

晴树:喂——

花菱美三郎:嗨,嗨。

北原:累了吗?

花菱美三郎:啊,昨晚根本没睡,工作很勉强才做完……

北原:那还真是让人同情。真的很抱歉,没想到会打扰到你们。

花菱美三郎:啊哈哈……这种事情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北原:哈……

花菱美三郎:呃,正好,北原先生……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北原:好啊,是什么事?

花菱美三郎:我啊,想在今晚行动……也就是说……和小惠做爱。

北原:啊,我想小惠应该也不会拒绝吧。

花菱美三郎:我们……还没有做过……

北原:诶?诶?!但是你们不是已经交往六年了么?

花菱美三郎:嘛啊,因为远距离恋爱,以及居住环境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最主要是因为我太胆小了,呦呦呦……

北原:你还是挺自觉的嘛。

花菱美三郎:但是,他是直的啊……你也知道吧,爱上直人的艰难……T_T

北原:还真是难为你了。但是直男掰弯了之后不应该就很顺利了吗?呵呵~

花菱美三郎:但是,就我们的情况来说,当朋友的时间太长了,在那个界限很暧昧的时候,小惠对我说过……

(泽田惠一:就算和美君交往,什么也不会变啊,H什么的绝对不行,啊哈哈。)

花菱美三郎:简直就是心理创伤吧……

北原:竟然说得那么直白啊。

花菱美三郎:不过啊,我觉得小惠的想法有所改变了……前段时间还跟我说想做来着。

北原:这不是很好吗?

花菱美三郎:他说想攻我……

北原:呃,哈,花菱君是攻吧?

花菱美三郎:是的……但是我觉得如果小惠说了想那样做的话,我也没关系……尽管我很怕疼,也一点儿不喜欢菊花被插……很恐怖啊……北原先生,请告诉我当受的诀窍吧,要怎么样才不会痛啊?

北原:原来如此。六年的岁月或许确实有些沉重,但是暂且抛开这些不谈,只看眼前不就行了嘛?

花菱美三郎:诶?

北原:想想现在对他来说你们怎么做才是幸福的呢?没关系,他不会拒绝你的,因为他是真的很喜欢你啊。

花菱美三郎:是这样吗?

北原: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泽田惠一:美君,总觉得你今天好安静啊~

花菱美三郎:嗯……

泽田惠一:我们来玩点什么呗?要不把那两个人从隔壁叫过来?

花菱美三郎:嗯……

泽田惠一:还是,再去泡一次澡?

花菱美三郎:嗯……(该怎么挑起话题才好呢?请……抱我吧?呃,会不会太奇怪了?做爱吧?那么……会不会显得太轻浮了?啊……不知道怎么办啊……)

泽田惠一:诶。

花菱美三郎:啊噗!干嘛?

泽田惠一:饭后运动,嘿嘿嘿。

花菱美三郎:什么呀!

泽田惠一:住手啦。

花菱美三郎:你才要住手呢。

泽田惠一:笨蛋!

花菱美三郎:你才是笨蛋吧。

泽田惠一:啊啊,疼疼……唔唔,美君好难受……give(放弃),对不起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呃……

花菱美三郎:(喘息声)

泽田惠一:诶?

花菱美三郎:小惠……

(被踢下床了)

花菱美三郎:啊!

泽田惠一:我……去洗个澡。

花菱美三郎:诶?小惠……

 

 

Track 8

 

泽田惠一:啊……

晴树:小惠~

泽田惠一:啊咧,晴君。

晴树:除了我没别人了哟~包场咯~

泽田惠一:北原先生呢?

晴树:说是累了已经睡下了。

泽田惠一:啊,这样啊。(美君刚刚的那个……就是所谓的那种事吧?该不会……怎么办?因为吓了一跳就把他推开了……啊啊,我要冷静下来啊……)

晴树:怎么了?一直在发呆。

泽田惠一:没什么……

晴树:嗯?喂,小惠真的和花菱先生在交往吗?

泽田惠一:诶?

晴树:我今天一直在观察你们,根本看不出那种感觉啊。果然那种气氛是能感觉出来的吧?小惠是直男吧?基本上还是比较喜欢女性吧?

泽田惠一:可能……吧。

晴树:这样的话为什么还要和他交往呢?觉得很好玩吗?

泽田惠一:诶?

晴树:无论如何都要试的话,不如选我吧?我可是绝对不会因为太累了就对你一整天置之不理哦~

泽田惠一:唔……嗯……(被扑)干什么?!

晴树:小惠,你全身上下都是空隙哦

泽田惠一:住手,你摸哪里呢?

晴树:诶嘿嘿~

泽田惠一:不要,不行啊!我没办法和男人做这种事情!

晴树:那么,就不要在我们面前露出那么毫无防备表情。就算小惠你什么都没多想,但是我们可不一样!

晴树:我先走了!

泽田惠一:(这样啊……也是呢,美君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泽田惠一:啊……(很晚了啊……美君,在生气吧?不想……回房间。也得跟晴君道个歉……先这么做吧。)

泽田惠一:晴君?睡着了吗?

北原:啊~ 阿晴,怎么了?

晴树:没怎么,安静点让我做!嗯……

北原:嗯……啊,不要……突然就那种地方……不行……

晴树:别说什么不行!

北原:嗯……啊……刚刚你说没有做的心情……啊啊……

晴树:现在想做了

北原:啊啊……唔嗯……真是的……

晴树:又怎么了啊?!

北原:没有……啊……啊啊……

泽田惠一:啊……(啊啊啊啊啊啊!)

 

泽田惠一:美君!怎么办,我已经受不了了,讨厌讨厌讨厌!!

花菱美三郎:怎么了?小惠,冷静点!

泽田惠一:诶?啊咧?你的脸怎么回事?在哭吗?

花菱美三郎:才没有在哭!请继续说吧。

泽田惠一:隔壁房间……他们在做爱。我刚刚一不小心进去了……

花菱美三郎:已经过了十一点了哦,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啊?

泽田惠一:你不要生气好好听我说,刚刚和阿晴一起泡澡……被他稍微袭击了下……

花菱美三郎:什么!?

泽田惠一:你听我说嘛。我……拒绝了。我说没办法和男人做这种事,然后惹他生气了,我就去找他道歉……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是讨厌跟美君以外的人做这种事。刚才的事,对不起。现在做什么都没关系了。

花菱美三郎:……小惠……

 

泽田惠一:嗯……美君,那个……那个变得很惊人了……

花菱美三郎:小惠也有啊~

泽田惠一:我才不会这样看自己的。

花菱美三郎:那么……也别看我的。

泽田惠一:美君,我可以跟你说件事吗?

花菱美三郎:嗯?

泽田惠一:我……还是第一次……

花菱美三郎:……哈?怎么可能……你高中的时候不是有过女朋友吗?

泽田惠一:有是有啦,但是因为各种原因……

花菱美三郎:真的假的?

泽田惠一:所以说……那个……交给你了……

花菱美三郎:……神啊!!!!

泽田惠一:嗯……美君……进来了吗?

花菱美三郎:嗯……唔……只有一点点……小惠,小惠……

泽田惠一:啊啊啊……

花菱美三郎:啊啊……哈、啊哈……又只有我射了,是第几次了?

泽田惠一:那个……这个绝对进不去的啦,而且又很痛……我这次就算了吧。

花菱美三郎:不行,我一定要让你去。

泽田惠一:唔啊……讨厌……别舔啊,那种地方……

花菱美三郎:哈啊……很舒服吧?

泽田惠一:嗯……唔……啊啊,不行……啊啊……哈啊……

花菱美三郎:小惠,成功了,快看这值得纪念的一刻。

泽田惠一:不要!脏死了!!

花菱美三郎:啊哈哈,看啦,小惠~

泽田惠一:不要不要,变态,雅~蠛~蝶~

 

晴树:早上好。

花菱美三郎:啊,好。

泽田惠一:早上好。

北原:大家早上好。

晴树:小惠,总觉得你皮肤很有光泽啊。

泽田惠一:是吗?

北原:昨晚上睡得好吗?

花菱美三郎:嗯,还行。

晴树:哼?这两个家伙,好像是做了!

北原:花菱君,恭喜你!

花菱美三郎:诶嘿~

泽田惠一:嘿嘿嘿嘿。

泽田惠一:(我会一点点、一点点地改变。)

花菱美三郎:(现在才刚刚开始,今天先到这里。)

 

 

铃木达央:CEL 心爱的猫咪情人

鸟海浩辅:Libre 网购特典,声优谈话Disk

两人:耶!哦也!

铃木达央:于是感谢您购买DRAMA CD《心爱的猫咪情人》。

鸟海浩辅:谢谢。

铃木达央:声优谈话是由出演小惠 泽田惠一的铃木达央,

鸟海浩辅:和出演美君 花菱美三郎的鸟海浩辅为您献上哦。

铃木达央:于是说刚才,收录…不对,现在,说真的就这会儿

鸟海浩辅:就是现在哦。

铃木达央:现在,是啊,就刚刚大概5秒钟之前,收录结束了。

鸟海浩辅:对。

铃木达央:鸟兄你觉得如何?

鸟海浩辅:啊,累死我了。

两人:是啊…

鸟海浩辅:马拉松啊!(同时)铃木达央:和右边相同

铃木达央:我们是从16点开始录音,现在已经过了22点了。现在已经22202215分了。

鸟海浩辅:胡子都长了哦。

铃木达央:那是努力了一天的见证啊。

鸟海浩辅:等一下我们要拍照片的。我估计是要当口罩男啦。

铃木达央:这很重要呢。

鸟海浩辅:也不能就这么裸奔我的脸啊。所以我决定拍成口罩男。

铃木达央:是啊,那我用手遮住眼睛好了。

鸟海浩辅:我要不然捂嘴吧。

铃木达央:于是就是这样啦,真的是一场马拉松呢。

鸟海浩辅:对对。

铃木达央:收录终于圆满结束了。

鸟海浩辅:是啊。

铃木达央:现在进入了声优谈话时间。这里有各种各样的话题啦。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我们就开始一一解决吧。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铃木达央:有这样一个问题:在《心爱的猫咪情人》这部作品中登场的人物都很有个性。如果可以,你想变成作品中的哪个角色,变成了那个角色之后想去试试做什么事?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比如说,举个例子说吧,变成美君写色情小说。

鸟海浩辅:美君写色情的小说啊。

铃木达央:变成蛭间先生,天天喝酒。

鸟海浩辅:因为是大学生嘛。

铃木达央:是啊。然后就是变成蓉子小姐,去当夜蝴蝶(女公关= =b)。

鸟海浩辅:对。

铃木达央:都是有可能的。

鸟海浩辅:那个怎么样,晴君,或者北原先生,基本上不是在普通地上班嘛。

铃木达央:貌似是呢。好像在练习跳舞。

鸟海浩辅:啊,是想成为舞者吧。

铃木达央:哦哦。

鸟海浩辅:北原先生是好好的在…说人家好好的也有点那个啦…

铃木达央:恩。

鸟海浩辅:他应该是普通的上班族。一般的职员,在一般的企业上班的那种吧。原来如此。

铃木达央:而且他接人待物也很柔和。

鸟海浩辅:对。

铃木达央:总觉得他是个很可靠的人。

鸟海浩辅: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觉得自己没什么文采。

铃木达央:我也没什么悬念啦。

鸟海浩辅:你会选蛭间吧?

铃木达央:不对。

鸟海浩辅:不是他?

铃木达央:我是健太啦。

鸟海浩辅:健太啊。

铃木达央:是健太。

鸟海浩辅:健太是不错。

铃木达央:健太不错哦。听完这个就想当健太了。

鸟海浩辅:我相信那孩子是潜力股。

铃木达央:变成那孩子,怎么说呢,因为他还是小学一年级对吧。

鸟海浩辅:对对。

铃木达央:所以觉得在那个年龄的话,还可以重新来过。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要重新活一次啊。

铃木达央:对对。总之就是想重塑自我啦。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啊。重塑自我啊。

铃木达央:让我再生吧。

鸟海浩辅:哦。

铃木达央:那样的话,估计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啦。(笑)也就是在这种时候忍不住做做白日梦啦。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的确如此。为什么呢。

铃木达央:鸟兄觉得谁好呢?

鸟海浩辅:嗯,怎么说呢。

铃木达央:接下来我比较在意的就是蓉子了。

鸟海浩辅:夜蝴蝶啊。

铃木达央:夜蝴蝶。

鸟海浩辅:如果完全不需要考虑将来的话,那我觉得蛭间倒是不错。

铃木达央:演话剧的,还没毕业的26岁。胆子不小啊。

鸟海浩辅:对啊。而且还有女朋友。

铃木达央:是啊。

鸟海浩辅:某种意义来说算是里面最幸福的人啦。

铃木达央:是啊。

鸟海浩辅:不过到了30岁的还这样的话就不知道还算不算啦。

铃木达央:还在大学里混着。

鸟海浩辅:能混到那时候么?最多只能念8年吧?

铃木达央:最多几年?(同时)鸟海浩辅:花钱应该能去吧。

铃木达央:规定最多只能念几年吧。啊,最多8年啊。

鸟海浩辅:对的。被大学开除,然后,最后就变成职业打工演话剧的了。

铃木达央:嗯嗯。

鸟海浩辅:他到了30岁,终于发现不知道将来应该如何是好。

铃木达央:到了那时候的确会意识到的。还发现居然向女友借了很多钱啊。

鸟海浩辅:而且可能到了那个时候女友离开了他。

铃木达央:他女友可能已经对他厌倦了。

鸟海浩辅:他那个女友应该会跟一个像样的人结婚的。

铃木达央:悲催啊。

鸟海浩辅:所以,我不要做蛭间。

铃木达央:哈哈哈。好吧,于是我们来看看第二个话题。小惠因为对猫过敏所以讨厌猫。你对什么过敏吗?

鸟海浩辅:哦,我就对猫过敏。

铃木达央:太巧了吧?

鸟海浩辅:嗯,还有花粉症。

铃木达央:哦…

鸟海浩辅:我对很多东西都过敏哦。

铃木达央:是吗?

鸟海浩辅:后天的对花粉过敏以后,也怕晒了,晒了皮肤会变成痒痒的。

铃木达央:啊。

鸟海浩辅:还有什么来着?我还有一次因为这个去看了皮肤科。还抽了血检查。我连仓鼠都会过敏。

铃木达央:哇!

鸟海浩辅:哼。

铃木达央:那种小小只的?

鸟海浩辅:对。我以前养过的,有时候把它从笼子里拿出来放在手上玩,没过多久的确会觉得眼睛什么的很痒。

铃木达央:哇,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鸟海浩辅:嗯,的确有不少过敏的。不过对吃的倒是还好。

铃木达央:对动物多一点吧?

鸟海浩辅:猫。

铃木达央:这样啊,猫不行啊。

鸟海浩辅:就连隔壁养了猫也不行,如果猫毛飞过来的话我都会觉得痒痒的。

铃木达央:真的吗?那我还真得小心了。

鸟海浩辅:你养猫了吗?

铃木达央:最近才开始养的。

鸟海浩辅:不是吧。

铃木达央:是啊,超级无敌可爱啊。

鸟海浩辅:啊。

铃木达央:说到这个,我正好今年,那个,录这个音正好是2011年啦,今年年初的时候,不知道是花粉症,还是什么,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楚。成了突发性的过敏体质。

鸟海浩辅:对什么过敏?

铃木达央:那个,应该是水果啦。

鸟海浩辅:哦。

铃木达央:说来我是怎么发现的呢,自动贩卖机里不是有混合果汁吗?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把蔬菜和水果什么的混合在一起的那种。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正好感觉那时候没有好好吃到蔬菜,于是就买了喝了。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结果喝了以后,舌头就肿起来了。

鸟海浩辅:真的啊?

铃木达央:然后出现喉咙也塞起来了。

鸟海浩辅:啊!

铃木达央:那时候正在为游戏录音,突然就不行了。

鸟海浩辅:突然就?

铃木达央:突然的。

鸟海浩辅:哇。

铃木达央:口水止不住。而且舌头上出现了像口腔溃疡一样的一粒一粒的东西,足有20个。

鸟海浩辅:哇!

铃木达央:我纳闷这是怎么了啊。不是有各种怪病嘛。我想我这是怎么了啊?

鸟海浩辅:因为太突然了吧?

铃木达央: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不过有点害怕了,于是第二天就去医院了。总之先开了点止痛药什么的处方。

鸟海浩辅:疼吗?

铃木达央:不要太疼啊!而且喉咙也塞着,呼吸困难。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气管也有点变窄了。好像随时都会进入呼吸困难的状态。所以想先吃点抗生素看看吧。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结果根本没有用。这也太奇怪了。一开始没有意识到是因为那个混合果汁。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然后回家的时候又感觉没了精神,那时候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因为我其实很喜欢果汁啦。于是那时候又喝了苹果汁。

鸟海浩辅:嗯嗯。

铃木达央:结果又肿起来了。原来罪魁祸首是这个啊!

鸟海浩辅:彻底明白了。

铃木达央:这可遭了,就算回去医院也关门了,于是就跑去家附近的耳鼻喉诊所。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开了点抗过敏的药。结果吃了以后立刻就好了。

鸟海浩辅:从那以后就没事了吗?

铃木达央:从那以后就没事了。

鸟海浩辅:那之后喝过苹果汁吗?

铃木达央: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混合果汁什么的来者不拒了。

鸟海浩辅:就那么一次啊。

铃木达央:就那次。不过我也研究了一下。据说花粉症啊,对杉树花粉有反应的人也可能会对水果产生突发性的过敏反应。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好像说是水果里也有类似的物质,叫做过敏源吧。好像也含有差不多的东西啦。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于是舌头对那种物质起了反应。

鸟海浩辅:诶…

铃木达央:那种过敏源直接吃进嘴里,就有可能肿起来。

鸟海浩辅:对啊,我也听说过。忘了是谁了,一个声优,对草莓有花粉症。

铃木达央:啊。

鸟海浩辅:对草莓的花。

铃木达央:好像那种也是花粉症性质的,应该与花粉症有关联。

鸟海浩辅:基本上变成了郁闷的话题。

铃木达央:是啊。过敏这个话题太坑爹了。(同时)鸟海浩辅:触目惊心啊。

鸟海浩辅:那就别说它了。

铃木达央:不过敏真是最好了。

鸟海浩辅:我们看下一题吧。

铃木达央:我们来看第3题。

鸟海浩辅:好。

铃木达央:美君常被小惠的言行举止萌到,且被治愈。请告诉我们对二人来说的治愈系东东,还有萌物是什么。

鸟海浩辅:我对什么都萌不起来。

铃木达央:啊。

鸟海浩辅:没什么特别的。

铃木达央:我最近也搞不清楚萌是神马啦。

鸟海浩辅:还说什么萌物。

铃木达央:说到萌物,也没什么…啊…但是萌物…啊…可是到底该怎么说啊。

鸟海浩辅:哦。

铃木达央:大概不是那个“萌”字吧。(“萌”和“燃”发音一致)

鸟海浩辅:你是说“燃”吗?

铃木达央:情绪很…

鸟海浩辅:Fire那个燃吧。

铃木达央:好像会情绪激动那种…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我很…喜欢美国的漫画。

鸟海浩辅:哦哦。

铃木达央:DC什么的,Marvel什么的。(Detective Comics简称DC,和Marvel Comics同为目前美国两家最大型的漫画公司)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我会买那些作品的手办。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最近不是出了电影版Alien嘛。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画CG什么的时候,要画战斗服什么的,必须先有实际做好的造型。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于是他们会做立体的模型。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有专门买卖这种模型复刻版的交易市场。

鸟海浩辅:哦。

铃木达央:于是我会去买啦。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再有就是最近的话,从日本传到美国,之后大热的变形金刚的…

鸟海浩辅:哦哦。

铃木达央:我买了老版变形金刚的MP Convoy(擎天柱之类)的立体模型。

鸟海浩辅:你摆在房间里了?

铃木达央:摆了,能高涨情绪呢。

鸟海浩辅:一边看着它们一边“呵呵呵呵”地傻笑吗?

铃木达央:必须的。那它下酒太给力啦。

鸟海浩辅:我就对那种(不感冒),怎么说呢,因为没有收集的嗜好…

铃木达央:啊。我光看到那种造型美就…

鸟海浩辅:诶。

铃木达央:其实很深奥的。

鸟海浩辅:诶,好厉害啊。

铃木达央:这种东西算是我的萌物吧。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再有就是猫的彩信了,现在的话。

鸟海浩辅:是啊,而且还被那个萌物给治愈了。

铃木达央:对。彻底被治愈了。

鸟海浩辅:不错嘛。

铃木达央:有这回事啦。

鸟海浩辅:不过挺占地方的吧。

铃木达央:是啊。不知不觉地空间就没了。

鸟海浩辅:可不是嘛。

铃木达央:啊,这孩子该放哪里啊。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无论如何…但是这孩子也差不多该送去给新主人了。考虑到领地有限。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我也是会跟周围的朋友商量了。像是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也把家败的差不多了。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说到这里,就有人会说那不如给我吧,我其实也很喜欢的。

鸟海浩辅:那就请那个人好好珍惜它们吧。

铃木达央:嗯,一定要好好疼爱它们啊。这孩子是好孩子哦。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每个月至少一次,要用那种鸡毛掸子把它扫干净哦。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轻轻一扫,灰尘无踪。

鸟海浩辅:啊,是这样啊。原来如此。

铃木达央:国内也有好几个手办艺术家,还有超级发烧友。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说到这个就没完没了了。

鸟海浩辅:是啊。那就这样吧。

铃木达央:于是第4个问题。木天蓼庄里养了猫。二人在养宠物吗?或者想养什么当宠物?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这个问题,我刚才说过在养猫了。

鸟海浩辅:我刚才也说了以前养过仓鼠。

铃木达央:不过如果说以后鸟兄要养的话……

鸟海浩辅:养什么啊。

铃木达央:可以现实的,也可以是非现实的。

鸟海浩辅:我最喜欢的动物是马来貘啊。

铃木达央:马来貘?

鸟海浩辅:嗯,身体有两种颜色的。

铃木达央:啊!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我知道了!

鸟海浩辅:不过很臭。去动物园时候。

铃木达央:真的吗?

鸟海浩辅:超级臭的。

铃木达央:我还真是很久没听过这个单词了。还有就是第一次在脑子里存入了那东西很臭的信息。

鸟海浩辅:很臭哦。

铃木达央:是吗?

鸟海浩辅:而且又很大。

铃木达央:印象中好像是很大。

鸟海浩辅:所以说那个不靠谱,不过有点想养比较大只的呢。

铃木达央:大的。

鸟海浩辅:老虎之类的。

铃木达央:啊,的确很帅。

鸟海浩辅:要驯服它了才帅。

铃木达央:是啊。

鸟海浩辅:还有就是,前几天…这事我已经在各种场合说过了。

铃木达央:嗯。

鸟海浩辅:有一天在一个大公园发呆,看到有人溜着一只超级大的狗。

铃木达央:有呢。

鸟海浩辅:品种叫爱尔兰猎狼犬(Irish wolfhound)。

铃木达央:嗯。

鸟海浩辅:跟人差不多大。四腿着地的状态下就跟人差不多高了。

铃木达央:啊。那个我知道!

鸟海浩辅:超级大啊。

铃木达央:啊,我应该也见过那狗。

鸟海浩辅:口水挂在嘴边。

铃木达央:那狗,我觉得它一定很温顺,眼神也很温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感觉自己会被它放倒。哇!的吓一跳。

鸟海浩辅:那狗如果站起来的话,估计有2米多高。

铃木达央:必须的。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感到生命有点小危险。

鸟海浩辅:是个大叔牵着的,根本就控制不住它啊。

铃木达央:嗯。

鸟海浩辅:大叔被强拉着的样子。

铃木达央:嗯。

鸟海浩辅:那孩子很乖。不过太厉害了,所以我有点想骑它。大到那个份上的话。

铃木达央:不仅限于驴啊,马啊是用来给人骑的,还有狗啦。

鸟海浩辅:太厉害了,比如说在养家里,室内是不行啦。

铃木达央:必须是室外了。

鸟海浩辅:不过站门口也行啊。小偷绝对不敢进来吧。

铃木达央:太吓人了。

鸟海浩辅:要是有两只的话,就算小偷进来了,发现屋里有那个,也会想说这下悲剧了。

铃木达央:啊。

鸟海浩辅:我会后悔的,如果我是那个贼的话。

铃木达央:不仅后悔吧,会想,啊,这下玩完了。

鸟海浩辅:出来混,果然是早晚要还的啊。

铃木达央:绝对会悔改的,这一下就悔改了。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进入尾声吧。

鸟海浩辅:话题也差不多没了。

铃木达央:说来奇怪,这个录音室里只有这里像是个独立空间。

鸟海浩辅:是啊。

铃木达央:我们两个站的这里…

鸟海浩辅:这个录音室的形状有点怪。

铃木达央:嗯。

鸟海浩辅:一般来说都是长方形的,就是左右两边比较宽的。

铃木达央:嗯。

鸟海浩辅:会摆着34个麦克。

铃木达央:嗯。

鸟海浩辅:这里也有这样的空间啦,摆着3个麦克。不过这里还连着里面的小屋。

铃木达央:是哦。

鸟海浩辅:通俗地说,我们来这里的时候,通俗地说叫主角麦克,这里摆着2个。

铃木达央:对。

鸟海浩辅:有种跟大家被隔离的感觉。

铃木达央:我今天是一边看着三角钢琴一边录音。

鸟海浩辅:我们是对着钢琴在说的。

铃木达央:我一直很在意下面铺着的地毯。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上面写着Mezzopiano(全音符),Mezzoforte(中强),Fortissimo(八分音符),Flat(降音記号),Mezzopiano,Mezzoforte,这到底是神马啊!

鸟海浩辅:在钢琴的琴罩上画着键盘。

铃木达央:很久没有看到音符了。感觉好怀念啊。于是很分心。

鸟海浩辅:啊。

铃木达央:超级分心。

鸟海浩辅:嗯。

铃木达央:不过是张品位的地毯罢了。我总纳闷哪里有卖这种东西的。

鸟海浩辅:所以说这里大概也可以给钢琴演奏录音。

铃木达央:是的呢,盖的严严实实的。不过可以把琴打开。你听。

鸟海浩辅:哦,原来如此。

铃木达央:乱弹¥%——%……*……—%

鸟海浩辅:呵呵。

铃木达央:键盘彻底被盖住了,哪里是哪里根本搞不清楚。

鸟海浩辅:于是时间也差不多了。

铃木达央:嗯。

鸟海浩辅:非常感谢大家听我们废话了这么久。

铃木达央:谢谢。差不多时间到了。

鸟海浩辅:对。

铃木达央:期待能再次见面…

二人:再见。

【11/08/24新作在線翻譯】いとしの猫っ毛



作者   雲田はるこ
発売  リブレ出版
発売日   2011/08/24

キャスト  
恵ちゃん/鈴木達央
みいくん/鳥海浩輔
火野/吉野裕行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幼なじみで恋人のみいくんのもとへ上京してきた天然どさんこボーイの恵ちゃん。
みいくんが管理人をする『またたび荘』が愛の巣になると思っていたのに個性的な住人たちに囲まれてなかなかラブな空気になれず。
真の恋人になるには乗り越えなくちゃいけないハードルがあるのだが…。
ほのぼのカップル「みいくん」と「恵ちゃん」のねこ系癒されボーイズラブがドラマCDにv

ジャケットは雲田はるこ描き下ろし!
CDブックレットには描き下ろしマンガも収録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は、『ポストカード』です!!
※ジャケット絵柄とは異なります。

翻译:シュシュ loleunice  蜻蛉绮蝶  山姆大叔 优
校译:HikaruSuki


下载地址:
http://www.uudisc.com/user/funnyjokes/file/4216858
http://www.megaupload.com/?d=TGBMP4O6
http://ifile.it/r18f6jd
http://dl.dbank.com/c04q6q2qiz
http://u.115.com/file/bhuju199
http://www.box.net/shared/pijhz70z3tmm3r6oxzgt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nekokei=1100824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