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SH&BLOOD特典スペシャルトークCD

FLESHBLOOD 101112三卷連動購入特典CD

FLESH&BLOOD特典スペシャルトークCD

 

翻译:tiao668 

校对:nihong

 

 

福山润:《FLESH&BLOOD》第十至十二卷,也就是第四季,收录工作全部结束,各位辛苦了~

众:辛苦了,耶~

福山润:大家好,我是担当本次主持,海斗的扮演者福山润,然后这位是。

大川透:我是文森特的扮演者大川透。

福山润:接着是这位。

三木真一郎:我是基德的扮演者三木真一郎。

福山润:最后是这位。

近藤隆:我是劳尔的扮演者近藤隆。

福山润:好~本次的座谈会CD就将由我们四人来畅谈一番,请多多关照。

大川透:请多多关照。

福山润:大致就是这样,已经第四季了。

大川透:有人正在录像。

三木真一郎:你很想把自己的现状传达给大家对不。

福山润:是啊。

近藤隆:的确。

福山润:麦克的底座处堆满了剧本……这般现状……

大川透:此景……极其罕见,其极罕见。

三木真一郎:超现实,难以想象。

福山润:是啊,待会儿拍张照登到网站首页的话,听众们就更容易理解了。好~回正题,已经第四季了,时间过得真是快。

大川透:都第四季啦~

福山润:共计第十二卷。

大川透:就是啊~

福山润:是啊,平均一年两卷的速度。

近藤隆:啊~总觉得一晃眼的事。

大川透:我们干了不少活。

福山润:是啊。

大川透:听到十二卷我就在想“有这么长吗?”

三木真一郎:迄今为止几年了?

福山润:但我们真的演了整整四年。

三木真一郎:是嘛,我们持续干了这么久啦。

福山润:是啊~

三木真一郎:好惊人哦。

福山润:不过说是十二卷,但其中有几部是两枚组的,这次后两部也都是两枚的。

大川透:是啊,还有就是……~

福山润:以往几季也有,要说碟数就更多了。

大川透:全部加起来有几张碟啦?

福山润:几张啦……十……几啊,十六张?差不多是这数了。

大川透:就看这次,一共是五张吧。

福山润:是的。

大川透:三卷。

三木真一郎:在你们刚刚提出这个疑问的瞬间,助手们,排排站在调音室里蠢蠢欲动。

大川透:[]哈哈哈!

福山润:[]哈哈哈!肯定都在数,几卷几卷几卷?

三木真一郎:怎么了,发生啥事了?

福山润:是的。

三木真一郎:就是这样一个感觉。

福山润:好。不过最初……每个角色都有出场顺序,这个系列也拖得很长了,刚刚已经说过了,于是在这里想听听各位出演后的感想,请你们稍微谈一下吧。首先是这次第四季开始……是第三季开始……

近藤隆:是第三季结束后。

福山润:第三季里有一点点。

近藤隆:戏份很少,像是露个脸的感觉。

福山润:是啊,正式活跃是从这第四季开始的。

近藤隆:正是。

福山润:那近藤先生感觉怎么样啊?

近藤隆:是啊。就我个人来说最开心的是能演劳尔这个角色,很久没这种喜悦感了,纯粹演一个坏角色。

福山润:[]哈哈哈……

近藤隆:我个人真的是……非常畅快地演绎了一个坏角。

大川透:真的是块坏料。

近藤隆:真的,在演的过程,试音和录制结束时,大家一直问我“你真的要演这个劳尔的角色?!”然后就回答“是的,我要演”,真的是……带刺的嘲讽接连不断。

大川透:[哼笑]劳尔真的是个很讨厌的家伙嘛。

福山润:托你的福,夹在杰夫利和文森特当中动摇的海斗,那部分所有不好的发展趋势都是拜劳尔所赐。

近藤隆:是啊,你能这么……作为一个坏角听了真是很欣慰。

福山润:然后,那个……基德的扮演者三木。

三木真一郎:咋啦?

福山润:这次登场的次数很多,但就台词本身来说……

三木真一郎:真的……台词数掰手指就可以数完了。

大川透:[]哈哈哈哈……

三木真一郎:场景的说明在剧本开头部分有写。

大川透:有的有的。

三木真一郎:估计……还需要脚步声,虽然剧本上有写“基德的脚步声”,但没台词,所以这场景就没我出场的份了。

大川透:就是就是就是。

福山润:[]真的,注释倒是有一大堆。

三木真一郎:时常会吃一惊“原来这场有我啊!”“哎……脚步声……但也不是我来走。”

大川透:实际出场时间很短。

三木真一郎:是啊,很短。

大川透:通过这三卷……

三木真一郎:已经等很久了,总觉得基德,诶……差不多不会再出场了。

福山润:目前为止,在来西班牙前……大多都是以马洛……歌剧作家的身份说话的,但这次完全是一个间谍……

三木真一郎:正是。

福山润:作为一个间谍在活跃。

三木真一郎:嗯,还连形象也稍作了些改变。

福山润:是啊。

三木真一郎:感觉上亲民了很多。

福山润:谢谢感想。

大川透:是。

福山润:接下来是这位,自打进入西班牙后,以往的环境设定就像浮云一样。

大川透:真的是……

福山润:滔滔不绝地说[]

大川透:那个……自第一卷起我就有幸出场。

福山润:是啊。

大川透:怎么说,始终都是在扮演一个仇敌的角色。

福山润:是啊。

大川透:对吧,一直都是敌对的立场,那种气氛沉闷的场景都是由我来挑的。几乎都是以“我是主角吗?”这样的冲劲在配音,而且连序幕里也说了一大堆。至今都只能在序幕里说两句,记得文森特是……十还是十一卷啊,几乎都是文森特主挑大梁的。

福山润:是啊,果然自从进了西班牙后,又是被灌毒啊……

大川透:就是,感觉海斗没啥台词就在“哈~哈~”喘气。

福山润:有很多场景我是不说话的,而且西班牙的固有名词真的是很绕口。

大川透:是啊,很绕口。

众:嗯~

福山润:真的是……

大川透:还有,明明都是船员……

福山润:是啊。

大川透:对吧,尽管几个主角都是海上男儿,但故事都是在陆地上展开的。

福山润:是啊,而且开头都是在法庭上。

大川透:让人不禁猜想“哎?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吗?”。

福山润:是啊~

大川透:很多人都会有这样一个感觉。

福山润:直到十二卷最后路法斯他们出来时才松了口气“啊,这个氛围才对嘛。”

大川透:对对对。没想到……没想到文森特会这么得倾心于海斗。

福山润:是啊,想必一路听过来的文森特粉丝们会有一种“终于来了!”的兴奋感。

大川透:哦~~就是。

三木真一郎:但那瞬间很多事物的好感指数都会直线上升。

福山润:是啊,哈哈哈![]

众:[]

福山润:各种事物……

大川透:各种事物。

福山润:很期待今后故事的发展。

大川透:是啊。

福山润:然后就是我这个角色,这次……怎么说都是受尽身体创伤。

大川透:就是嘛!受尽折磨。

福山润:通常高潮部分一季只有一处左右,但这次每段都像高潮。

大川透:没错!真是干了那个同时又受这个折磨。

福山润:是啊~到最后被整得吐血了。

大川透:对啊,真的是……

福山润:光是肉体还好,但他身心都在动摇。

大川透:对对对……

福山润:那么得……

大川透:(作者)准备把海斗整成什么样才肯罢手呢?

福山润:是啊,但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内心肯定是会动摇的。

大川透:[]哈哈哈……

福山润:自己那颗坚定不动摇的心。

大川透:就是啊。

福山润:真的,我很在意今后的发展。好,就是这样。从这里开始……针对《FLESH&BLOOD》中的场景,我这里有几个话题想让在座的各位一起听听。

大川透:进程好快。

福山润:这次杰夫利一行人有乔装成吉普赛人……就是季当们,也有扮过修道士。

大川透:啊~是的。

福山润:那各位有没有想要COSPLAY的形象呢?

三木真一郎:没有!

众:[]哈哈哈!

福山润:一句话了解!

三木真一郎:三木我没有!

福山润:没有啊,好的!消灭一个!那……

大川透:诶~?这个也带的?

福山润:[]但这个答案已经被用过了哦,不能再说了。

三木真一郎:耶~

福山润:此外,各位对着装可否有讲究?当然故事中杰夫利一直都会这样问“我送你的东西有没有带来?”

大川透:啊~

福山润:不过的确,在那个年代订做一件好衣服是得花重金的。

大川透:啊,就是啊。

福山润:是很珍贵的东西。

大川透:只有有钱人才花得起。

福山润:存在这种情况。那各位有没有什么特别讲究的。不过就我来说吧,总之……最近穿着是越来越朴素了,那个……两三年前是一个劲得奇装异服,奇装异服。

近藤隆:啊~~那段时期啊。

福山润:是啊,尽穿些一反常态的服饰。

大川透:啊~就是怪异的服饰对吧。

福山润:是的,不过最近努力偏向朴素风了。

大川透:不过真的以前润穿的衣服啊,看到就不禁疑问“这衣服怎么穿法……哪里进哪里出啊?”

福山润:[]哈哈哈。

近藤隆:“这是在哪里买的?”就是给人这种印象。

福山润:是啊~多半是这类服饰。不过从今往后我立志做一个成熟成年人。

大川透:不过我嘛,平时日常生活就是帽子和眼镜。

福山润:是的是的。

大川透:但那个年代的人们是戴哪种式样的帽子啊。

福山润:哦~

大川透:虽然在电影一直有看到,像那种带羽毛的帽子……

福山润:嗯嗯嗯,那种长着翅膀的。

大川透:就是那种帽子,不过有眼镜吗?眼镜……

福山润:眼镜……

大川透:眼……是不是单眼镜。

福山润:嗯~

三木真一郎:那时有眼镜吗?有!有的~

福山润:那不是时刻都戴着的,但也有一直戴着的眼镜。

大川透:哦~有嗒。

福山润:不是像现在的架在鼻梁上的,但也是有的。

大川透:哦~

三木真一郎:刚才……原作老师一直有在做戴啊脱啊的动作,我们在录音棚是明白的,但这无法传达给听众们。

众:[大笑]哈哈哈……

大川透:那倒是。

福山润:最多只能说这是一个实际存在的事实。谢谢,然后近藤先生呢?

近藤隆:我今天来这里没有戴,平时一直戴着戒指。

福山润:嗯嗯。

近藤隆:没戴感觉……今天是走得太匆忙忘戴了,感觉没戴戒指就静不下心。

福山润:啊~是啊。我平时提到的男性装饰,就是「男ギア」(注:就是佩戴首饰的男士)的一类人,经常带着的饰品,当摘下的那一瞬间突然会很心慌。

近藤隆:啊,感觉和这差不多。

福山润:我能明白,总感觉手比平时轻了不少。

近藤隆:是啊,手一轻,心就静不下来了。

三木真一郎:好像剧本的位置比平时要高。

大川透:[大笑]哈哈哈……

近藤隆:“奇怪?好像比以往要高点嘛”有这样的感觉。

三木真一郎:手好像轻了。

大川透:[]手好像轻了这说法……

福山润:[]原来戒指这么重啊。

近藤隆:不过我倒是偏向戴沉重的戒指,很肥大的那种。

大川透:你到底练就了多大的腕力啊[]

福山润:每次戴戒指就好比在锻炼肌肉。

近藤隆:那手可就举不起来了。

三木真一郎:稍微站远点就看不见手了。

福山润:谢谢感想。接下来下一个话题,“这次的系列中,乍一看很柔弱,但却是个终极施虐狂的劳尔登场了。”

近藤隆:是啊。

福山润:“和他正相反,时而会有着强健体魄的体育选手,爆自己是受虐狂。”有吗?!

大川透:有吗?!

福山润:有吗?!

近藤隆:哎~~

福山润:都练得这么健壮了还有这种感觉吗?

大川透:我啥都不知道,这谁啊?

近藤隆:这是咋回事?

福山润:“顺便问一下各位SM的比例是多少呢?”我咋知道啊!

近藤隆:不知道。

大川透:[]

福山润:问我有啥用啊?[]

三木真一郎:这个……就算要比也没个标准嘛。

大川透:就是。

福山润:再说是M还是S自己还都分不清呢。

大川透:啊,是啊~

福山润:嗯,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十足的S,但周围的人就反驳我“你自己大概没发觉,你可是个超级M哦。”

大川透:哦~

福山润:目前就是这般状态。我从没觉得自己是个M

大川透:哦~

福山润:嗯~

大川透:我嘛……不会说些很刻薄的话也不擅长把别人推向困境,所以S部分不是很强烈。

福山润:嗯嗯。

大川透:但反过来说,我也是非常怕疼痛的,所以也是个吊儿郎当的M

福山润:所以说S就是……

大川透:吊在当中两边都不着调的感觉。

三木真一郎:其实这么没什么好失落的。

福山润:反而……像你这样的才是一个最普通正常的人。

近藤隆:这样才好嘛。

大川透:时常在想“为什么我会这么得不彻底呢?”“抱歉我啊……”

三木真一郎:“抱歉!SM我吊在半当中两边都不着调!”抱有这样的想法。但这没什么好道歉的。

大川透:啊,是嘛。

三木真一郎:没关系,你很健全。

福山润:[]哈哈哈!

大川透:我深受困扰。

福山润:大家都是这样的吧。这个话题再怎么深入下去也就是讨论是S还是M的问题了。

大川透:是啊。

福山润:那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吧。

众:好。

福山润:在本次故事中,海斗和杰夫利两人决定了暗号,凭这暗号向对方传达讯息,互相鼓舞。那在关键时刻各位是怎样为自己打气的呢?啊,比如“HiHi铜锣烧,HiHi菠菜”,像是这样的。

大川透:啊~

福山润:要说的话,“就是有了这个就会有干劲。”像是这样的东西。

三木真一郎:有了菠菜就有干劲……就是大力水手了。

福山润:[]挑明说就是这样了。

三木真一郎:嘿嘿。

福山润:要这样的话真成大力水手了。

大川透:嗯~有什么呢?

三木真一郎:有什么呢?啊,我应该有酒就行。

众:哦~

三木真一郎:很现实。

福山润:嗯~

三木真一郎:感觉喝了能使精神振作。

福山润:哎?那你每晚都喝吗?

三木真一郎:我可是每晚都喝哦。

大川透:[大笑]哈哈哈!

三木真一郎:很能喝……不过年轻的时候还不行。

大川透:那倒是。

三木真一郎:酒不是能让人身体舒适嘛。

福山润:是啊。

大川透:是啊

三木真一郎:工作结束后到酒屋去喝痛快地两杯,然后回家。一般都是这样的规律,所以我觉得有酒就行了。可以转换心情。

众:啊~

福山润:是啊,不过从这观点来看,意思就是虽然不是很会喝酒,但“酒席”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大川透:原来如此。

福山润:能和各种各样的人聚在一起,互相交换意见,尽情享受。通过发表和听取意见,可以向各种方向重置自己的心情,收获很多。确实我也认为这是很重要的。

近藤隆:我……也很喜欢喝酒,但最近家里养的猫……果然必须有食物来喂它们,好好照顾它们,所以想到这里我突然就有干劲了“啊!我得努力!”

福山润:嗯!这个我能理解。我才最近……反正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我养了只狗,“只要有它在我就不会消沉”这种想法果然还是有的。

近藤隆:就是啊。

大川透:嗯~原来如此。

三木真一郎:然后那只宠物会变成人类来向你报恩的。

大川透:[]。哈哈哈!

近藤隆:呀~~

福山润:[]正巧我家那只是母的,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会欣然接受!

近藤隆:我家的那只也是母的。

福山润:是啊,务必请它变成人。

大川透:务必请它变成人……

三木真一郎:[大笑]哈哈哈!

近藤隆:这算哪门子意见啊。

大川透:好厉害!

福山润:[大笑]哈哈哈!那大川呢?可否有什么?

大川透:哎?我?关键时候拿什么给自己打气?

福山润:是的。

大川透:那个……我现在最热衷的是……美式职业摔跤。

福山润:哦~!

大川透:那个啊~当我心情低落时干啥都没用……可只要看这个就会“哇~!”地兴致大涨。

众:啊~

大川透:那个电视剧……那个犹如电视剧般的发展,可以说是运用身体的电视剧。

福山润:是啊~

大川透:很厉害的哦。

福山润:是有这样的电视剧。

大川透:与其看那些无聊的电影看这个更有劲。

三木真一郎:你一直看吗?

大川透:嗯!这人个很厉害哦。

福山润:真的,并不仅是给人们观赏,都能做成一部连续剧了,想必它的播放……比赛次数应该不少吧。

大川透:很多哦,很多哦,每周放好几集,当然是不同的节目。

福山润:是的~

大川透:放好几集,每周都会放。

三木真一郎:所以你每周都看吧。

大川透:我每周都在看。

众:[]哈哈哈哈!

近藤隆:你一集不拉都在追啊。

大川透:但不连着看的话故事接不上嘛。

近藤隆:不过确实如此,拉下一回就接不上了。

大川透:你看,虽然是不同的节目,可同一个系列故事上一定有……关联的。

近藤隆:的确,有关联的。

大川透:不全部看的话是不会明白的。

福山润:[]哈哈哈……

大川透:这可是很辛苦的哦。

三木真一郎:这真的是很辛苦诶。

大川透:是啊,很辛苦。

三木真一郎:就是嘛,但看得懂的话还是很有趣的。

大川透:嗯,所以没空时,那个……不是最后会出来站在麦克风前说些感想的嘛,类似电视剧的剧情开展,基本上只要看那部分,摔跤比赛就能跳过了。

福山润:[大笑]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嘛!

近藤隆:这样行吗?!

三木真一郎:只看感想部分。

大川透:剧情的发展才是最重要的阿,那部分就类似是全内容回放嘛,不能错过的……

三木真一郎:你真的是很喜欢。

大川透:很有趣嘛。

福山润:有趣……那个美式摔跤还是经纪人和选手那种……

大川透:根据故事不同会有。

福山润:果然还是有的。

大川透:有的,果然那里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人。

福山润:是啊~

大川透:故事都很不错。大家都是演员嘛,很厉害!各方面来说都很厉害。

福山润:在美国那边,很多有名的摔角选手会出演些动作电影。

大川透:没错没错!

近藤隆:有的吧。

福山润:有的吧,在那边是很平常的事。

大川透:有很多很多。还有些现役的摔跤队员也会在电影中出演主角,真的很厉害哦。

福山润:好~谢谢。那接下来最后一个话题,“这次第四季,第十卷到第十二卷,真的是纷争不断,最后以这种结局安定下来了。但以后的发展仍是个未知数,那作为一大要素,各位认为今后故事将会怎样发展呢?”就是这样。

三木真一郎:海斗被改造啥的会不会有啊?

福山润:[]啊哈哈哈!

大川透:往那方向去啦,改造人类,之后故事会爆出内幕“海斗实为改造人”。

众:[大笑]哈哈哈哈!

三木真一郎:然后那些船啊,都变成了机器人。

大川透:啊~巨型机器人。

三木真一郎:嗯,巨型机器人,走起路来发出“咔嚓咔嚓”声的。

福山润:巨型机器人克罗利亚号。

三木真一郎:大吼一声“我的心愿”后,给那些缠人的家伙“磅”地重击,“Gang~”地“嗙”地,像是这样的。

近藤隆:每次劳尔会不会运送些邪恶机器人啊?

三木真一郎:这种发展还是相当有趣的。

大川透:是啊。还有在巡游七大洋期间,会有各种各样的海怪出现。

三木真一郎:就是啊。

大川透:必须要有大战海怪的场景。

福山润:就是啊,像是挪威海怪啊必须得消灭一次。(注:挪威传说中的海怪克拉肯,挪威语:Kraken,是北欧神话中游离于挪威和冰岛近海的海怪。)

三木真一郎:是啊,必须打倒。

大川透:是啊。

三木真一郎:大川你还真的跟着我们的话题走了。

福山润:就是啊。

三木真一郎:自然而然地顺着我们讲的走了。

福山润:就是,以极其自然的感觉插进话题中。

大川透:不不不。

福山润:完美地实现了话题的延续。

大川透:我很喜欢这种东西。

三木真一郎:那就往这个方向吧。

福山润:是啊,这个方向,那劳尔这方向行不?

近藤隆:这样以后我可能还有出场的机会。

福山润:是啊,不过可能服饰会变得有点怪异。

三木真一郎:不过这还说不定,毕竟(间谍的)干部啊……一直都是在变的。

近藤隆:啊~!

三木真一郎:劳尔也可能会被降职。

大川透:也有被降至可能性。

福山润:啊~要是真降职了,对着电视说几句漂亮话说不定就能复活了。

近藤隆:啊,原来如此。

福山润:是啊[]

近藤隆:啊,原来如此啊。

福山润:是啊[]

近藤隆:这样完全变成那个人了,那红色的人了。

大川透:边说着“好~!很~!”的[]

近藤隆:这谁啊?

福山润:总之未来的发展是无法预想的。不过我啊……今后我真的……还会再受到肉体上的折磨吗?啊!!

大川透:[]哈哈哈,会受吗?

福山润:啊~~!刚刚老师动了动嘴,答案我已经很清楚了,但还是保持沉默吧。

大川透:[]哈哈哈……

福山润:各位,今后将会有怎样的发展,当然读过原作的或许已经知道了,以后Drama CD的故事会怎样发展还得敬请期待。好,到这里,在大家听最后的感想时,我们这里还收到了诹访部先生还有小西先生的感想,务必请大家先听一下。那有请这两位发言。

诹访部顺一:一直承蒙照顾!我是杰夫利.洛克福特的扮演者诹访部顺一。再一次说自己的全名后,感觉真的很有型哦,杰夫利……杰夫利.洛克福特,感觉……像是摇滚明星一样,对不起,说了无关紧要的话。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FLESH&BLOOD》的支持,我也是非常喜欢自己演的这个杰夫利的角色,怎么说呢?真是好汉一条!我演的也是非常舒心,同时也没想到能和这个角色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这我感到非常高兴。真的……很感谢,都是各位的功劳。每次……这部作品……都有一长串的台词,按剧本上来说,四五行的台词就是家常便饭,有时还会有六七行的,如果把它换成动画台词剧本的话,就等于一整页都是一个角色不断在说,相当于这么多的量。作为出演方来说,这部作品真的非常有演的价值,剧本也很值得一读。但是这次几乎都是……西班牙出场,每次看剧本觉得自己的台词好少哦,稍有寂寞。好不容易走到这里……海斗……应该可以说了吧,把他夺回来了,终于成功了!感觉今后就是英格兰出场了!兴致也是越发高涨,之后将会有怎样的发展呢?很期待今后新的发展。当然读过原作的听众应该已经知道了,故事基本还是沿袭原作的。哎……怎么说,也有些听众是先听Drama CD再去读原作的,想必这些听众心情应该很兴奋的。是的,今后是怎样的一个发展呢?我本人还是想把杰夫利这角色继续演下去,同时作为一名《FLESH&BLOOD》系列的粉丝,接下来的故事,我也很期待。期待各位今后一如既往的支持,大致就是这样,让我们充满干劲继续加油吧,谢谢。

小西克幸:大家好,我是那捷尔的扮演者小西克幸。首先,谢谢大家的支持,因为大家所以这部CD才能出到十二卷,真是非常感谢,请大家支持到最后吧,真的,就像这样,我也是,可以的话我想演到最后。原作老师仍然在写,故事还在继续哦,请大家多多关照。好,这次啊,这次第四系列……第十卷第十一卷第十二卷,应该都是大容量,两枚组的。让那捷尔来说的话,顺利地救出了海斗,真是觉得太好了,松了口气,就我来说是松了口气,但同是感觉几乎没怎么活跃嘛,“法庭,宫廷,没有我活跃的份的嘛”有这样的想法,这是一大不甘心。但那个……那文森特啊……好有型哦……这次收录有这样的感觉“哇!文森特,极品好男人”,还有海斗好可怜哦,因为得了肺病……所以大家都放过他了,肺病……应该活不长了吧,这到底有多痛苦我是不太了解,这也是今后的一大看点,同时还有和哉啊……感觉他也会来这个时代,因为我不太了解原作,或许大家知道,这里也是比较令人在意的。实际上也有听众是不读原作只听Drama CD的,今后怎么样……会怎么发展……请大家和我一起满怀期待等待吧。就是这样,请大家多多关照,总之争取让这部作品完结吧,拜托各位了,以上是我小西的感想。

福山润:好~谢谢两位的感言。

众:[拍手]

大川透:[拍手]真是太棒了!耶~耶!

三木真一郎:这两位真会说。

福山润:说的真是含蓄啊!

大川透:高人说的话就是不一样啊。

福山润:就是啊。

大川透:果然不同凡响。

三木真一郎:都说到那样了,我们无言以对了。

福山润:我也只能用“含蓄”这个词来形容了。

三木真一郎:出色的“演艺”。 

福山润:大致就是这样,以上就是两位……

三木真一郎:一点都感受不到真心。

大川透:啥啊?啥啊?

福山润:大家每个人都尽全力演到现在了。

三木真一郎:没有丝毫的心意呢。

大川透:才没这回事呢,没这回事的。

福山润:临近结尾,请大家向听众们做下宣传来结束这个座谈会,同时也为第四季做一个总结。那首先有请近藤先生。

近藤隆:是,对啊,为了不让劳尔这个角色就此完结,以后又能再有出场的机会,我是虎视眈眈盯着,不知是否能如愿,如果能再次出场,到时还请大家多多关照。期待今后的发展。

福山润:谢谢。接下来有请三木先生。

三木真一郎:大家好,我是三木。这个十卷到十二卷……三卷全部买的听众才会得到这个特典CD,真是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若没有你们的支持,这部作品也不会走到现在,真的很感谢大家。总之故事到现在算是一个高峰的结束,今后的发展也很令人在意,真的非常感激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今后可能还有我出场的份,也可能会有全新的发展,所以原作连同Drama CD,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谢谢。

福山润:接下来有请大川先生。

大川透:好,那个,原作小说是一部很有人气的作品,到现在也持续了很长时间了,然后CD……我能连续演到十二卷,像这样的作品真的是很少见,同一部作品我能持续演十二部,我是从没有过,真的是很感激,这都多亏了大家的支持,我本人能演到现在真的很高兴。而且到现在,我这个文森特的角色终于……作为一个角色各方各面……变得越发充实饱满,同时也演了很多表现个人的内心的戏份,对此我非常开心。然后……作为一个愿望……那个……文森特终于……

福山润:嗯。

大川透:自己斩断了这段感情,今后会怎样发展呢?我本人也是非常期待的,所以在CD系列里,请继续让我出演文森特吧,这是我的一个心愿,在这里传达给大家。

三木真一郎:刚刚还觉得你说的话很漂亮呢,但到最后竟然把拜托也搬出来了。

大川透:[]是拜托。“拜托你们了”。否则我以后就失去这份工作了。

三木真一郎:你的发言太过现实了。

众:[大笑]哈哈哈……

大川透:不过,我真的是想把文森特这个角色演到最后。真的想和大家一起,尽请享受到最后。请大家继续支持。

福山润:谢谢。到最后了。真的耗时四年,出了十二卷,论CD数更多,真的干了一份量超级多的工作,同时原作还在持续,期待能在第五季与大家再次相见。当时还在第二季时我就期待着,时不时地问老师“什么时候能和文森特,和西班牙那方有对手戏?”但等到西班牙篇的时刻到来时,故事真的是跌宕起伏,波澜壮阔,心情动摇不觉,还有接连不断的危机。让我不禁猜想“今后海斗会得到幸福……在这之前他的心会得到安宁吗?”目前这部分还不是很明朗,在这里真心期望神明能向他伸出援助之手,何种形式还不知道但希望神明能向他伸出援助之手。此外,这次终于和杰夫利以及克罗利亚号的兄弟们重聚了,我个人来说,以后还想和英国的各位再会,比如伊丽莎白啊,英国的朋友真的有很多,这令我很在意之后的发展,所以还大家多多支持。同时期待第五季能和大家再次相见。好~就是这样,非常感谢大家听完这么冗长的座谈会。在最后再一次希望大家能够配着原作听一遍Drama CD,从头到尾全听一遍这量太大了,但也是非常有趣的。以上就是座谈会的全部内容,谢谢大家,在最后,让我们在第五季再见吧!各位听众,再见~!

众:再见~!

大川透:为什么要挥着手呢?

福山润:习惯了嘛。

【11/06/25新作在線翻譯】FLESH&BLOOD 10、11、12三卷連動購入特典CD「FLESH&BLOOD特典スペシャルトークCD」

キャスト  
福山潤諏訪部順一小西克幸大川透三木眞一郎近藤隆

翻译:tiao688
校译:nihong


下载地址:
http://www.box.net/shared/2124yekcma0hbeofs4tk
http://dl.dbank.com/c0n82phh6h
http://ge.tt/8I3hrn6
http://ifile.it/j3d410a
http://u.115.com/file/aq144ifg
http://www.megaupload.com/?d=3AQATX7M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Flesh&blood101112=110625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