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する暴君3

恋する3

 

翻译:clampyukito wxzr #17

特典CD+校译:yumemi

 


Track 01
:很棒的挑衅!

森永哲博:啊……

巽宗一:啊……啊……

森永哲博:前辈……

巽宗一:啊……森永……啊……

森永哲博:(不顾一切地推倒他,强硬地亲吻他,打开他的身体,在他有感觉的地方强行进入。即使起初会痛苦挣扎,但最后也会逐渐转变成快乐,一次又一次地摆动身躯。)啊……前辈……

巽宗一:啊……啊……

森永哲博:啊……

 

森永哲博:唔……前辈……唔……诶?是梦!?

 

Dramatic CD collection,高永ひなこ原作

恋爱3

 

森永哲博:(昨天做了那样的梦而梦遗了……我森永哲博是名古屋大学的农学部研究生。竟然梦遗了,自从中学以来就没这样过了。而且那个梦的对象还是同一个学部的二年级前辈,念博士生课程的巽宗一。虽然在梦里他是那样的坦率,但实际上是非常粗暴的人,还很任性,简直就像君一样。而且他还超级讨厌同性恋!会那样,当然也因为他曾经被副教授偷袭,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最疼爱的弟弟小巴不仅被身为男人的黑川先生抢走,两人还手拉手远走高飞去了美国了。我花了五年时间,经历了无数挫折,终于将那么暴躁的前辈攻陷了,但一周做爱一次的约定也被无视。呜呜,我这场恋爱的前景到底会怎样啊?)

 

黑川贡:喂喂,磯贝?

磯贝太一郎:哦,黑川。

黑川贡:你听我说,不,是救救我啊,磯贝!

磯贝太一郎:你怎么那么慌张啊?还特地打国际电话。

黑川贡:今天你应该收到我寄去的东西吧?那东西我寄错了!

磯贝太一郎:我想也是,这些可爱的洋服到底哪里像是跳蚤市场卖的二手模型枪组合呢,我怎么看都看不出。

黑川贡:果然,那些寄到你家也就是说,本来要寄给你的模型枪寄到加奈子家里了?啊……怎么办!?

磯贝太一郎:不就只是寄错了而已?没事,我自己去交换就好了。最近刚好要到名古屋出差。

巽巴:磯先生,我是巴,那个,其实有个很严重的问题……

黑川贡:我不小心放进去了!放在寄给你的东西里!就是之前我们在洛杉矶结婚时的照片贺卡!

磯贝太一郎:你真是越来越秀逗了,为什么要做那种东西啊?

黑川贡:因为,我想送给在美国关照过我们的朋友啊,也想让你看看啊。

巽巴:对不起,磯先生,黑川先生,都是我不小心贴错了收件人名条。啊,怎么办,如果被宗一哥看到那张贺卡的话……啊!

黑川贡:啊!会被杀!

巽巴:哇呜呜,黑川先生!

磯贝太一郎:唉,我知道了,也就是说我去交换东西的时候,顺便帮你探视一下宗一的情况,对吧?

黑川贡:你愿意那样做啊?太谢谢你了!磯贝!

巽巴:谢谢你!谢谢你!

 

森永哲博:唉,什么时候才能和前辈……

巽宗一:森永!

森永哲博:啊,前辈?

巽宗一:我要去美国,快准备飞机!

森永哲博:美国?什么时候?为什么啊?而且那是什么啊?模型枪?拿着那样的东西不可以上飞机吧?

巽宗一:对,这么危险的东西竟然特地从太平洋的那边用航空邮件寄过来,还不止一支!而且你看这张明信片!

森永哲博:哦,我们结婚了?哇!这是你弟弟小巴和黑川先生吧?(真恩爱的照片……竟然有勇气寄给前辈。)

巽宗一:也就是说,将这种东西寄给我就意味着,如果心有不甘的话,就试着用这些模型枪来杀我啊,黑川贡是这么说的!不错的挑衅,真有胆量啊,我这就去美国!

森永哲博:但是前辈,那可不行啊。

巽宗一:不行是怎么回事?被人这样挑衅,我怎么能不去!

森永哲博:那个,你要去美国是你的自由,但是我说了我明天要去学会吧,到滨松三天两夜,如果连前辈都出门的话,那谁照看实验啊?

巽宗一:呃,那种学会跷掉就好了。

森永哲博:不要说那么不负责任的话啊,虽然名目上是陪教授参加,但我也要上台发表的。

巽宗一:可恶!为什么世事总是不让人如愿啊。

森永哲博:但是你弟弟他们不是本来就同居了吗?结婚这种小事……

巽宗一:小事?

森永哲博:哇啊!先把那么危险的东西收起来啊!我会陪你去喝酒解闷的啦。好吧,前辈?

 

巽宗一:赶快满上。

森永哲博:是是。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真是学不乖啊这个人……在我面前喝醉意味着什么,他到现在还不清楚。真是的,几乎不让我做,导致我做了那种梦!)

(巽宗一:啊……森永……啊……)

森永哲博:(糟了,想起梦里的事兴奋起来了。好啊,尽量多喝点吧,然后喝到不醒人事最好。今晚,今晚就要……把之前的份全都补回来!)

巽宗一:嗯?怎么了,加奈子啊?

巽加奈子:才不是怎么了啊,你那声音又去喝酒了吧?

巽宗一:是啊,不行吗?

巽加奈子:笨蛋!今天那个箱子的人来联系过你忘了吗?说是出差顺便会过来换回去的。

巽宗一:啊……

巽加奈子:我又不认识那人,但是哥哥你们见过面的吧?我早上不是还拜托你早点回来的!

巽宗一:啊,抱歉,我忘记了,对不起。我立刻就回去。的确,那种危险人物,不可以让他和加奈子单独相处。

森永哲博:前辈,怎么了?

巽宗一:我回去了。

森永哲博:诶?等,等一下!你喝了挺多的吧,我送你回去啦。

巽宗一:不用了,我今天也没喝很多。你也回去吧。

森永哲博:(诶!?啊……怎么这样……我连身心都准备好了啊……我该怎么办?)

 

 

Track 02:新的威胁

磯贝太一郎:(呃,按照地址巽家应该就在这附近的……但又没有任何路标,也没有路人……真伤脑筋啊……嗯?)

巽宗一:所以说,你不用送我了。快回去!

森永哲博:你说什么啊,从刚才开始你的脚步就一直摇摇晃晃的。

巽宗一:吵死了,我一个人就可以回去了。

磯贝太一郎:(这个声音是……似曾相识的某个怒吼声啊。啊,果然是宗一。太好了,这样就让他给我带路……嗯?)

巽宗一:你想干什么啊?放开我!

森永哲博:真是的,为什么要逞强啊!

磯贝太一郎:(在吵架吗?怎么有种奇怪的气氛?对方的男人是……啊,有听黑川说过,他就是那个爱管闲事的后辈吧?这么激动,在聊什么啊?)

森永哲博:让我送你回去有什么问题啊。明天起就有三天不能见面了,就算一下子也好,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啊。

巽宗一:你是笨蛋吗?只不过是三天而已,别说得那么娘娘腔啊。

森永哲博:我变得娘娘腔也是理所当然啊!这样被人放任不管……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不是吗?一周一次的约定也不当一回事,但却又会像这样毫不在乎地在我面前大意起来,你是在挑逗我吗?

巽宗一:你说什么啊?

森永哲博:前辈,我现在心情非常差哦,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巽宗一:呃……

森永哲博:今晚我本来打算灌醉你然后抱你的,结果却泡汤了。

巽宗一:啊……唔……嗯……

磯贝太一郎:(诶?诶……在干什么啊那两个人?)

巽宗一:别这样,你在摸哪里啊!在大街上……

森永哲博:前辈才是,声音太大的话,很容易引人过来哦。

磯贝太一郎:(不,已经有人在这里了,不过这样被别人在街角对面旁观着,他们大概是做梦也没想到吧?)

巽宗一:可恶!别开玩笑……啊……笨蛋,腿别那样……真的……啊……

森永哲博:硬起来了吗?

巽宗一:你……唔……

磯贝太一郎:(哦?那个后辈是在摸哪里呢?手可往了不得的地方伸进去了哦。如果是胡闹的话绝对做不到那一步。)

巽宗一:啊……啊……嗯……哈……

森永哲博:前辈,湿掉了呢。很不舒服吧?

巽宗一:变态!

森永哲博:你刚才很努力地压抑声音吧?果然是在这种地方无法安心地做呢。如果不想我现在继续的话,就让我送你回去,好吧?

巽宗一:继续?

森永哲博:好了,走吧。加奈子也一定很担心的。走吧走吧。

磯贝太一郎:(诶?诶诶诶诶诶!!怎么回事?刚才那到底是怎么了?真是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呃,香烟,首先要冷静下来啊。难以置信!虽然难以置信,但看到了就是看到了。原来如此啊,虽然不知道宗一君发生了什么,但是抓到好把柄了。)

 

巽宗一:可恶!可恶!衬衫弄脏了,还恶心得要命!竟然越来越大胆了,那个混蛋!

巽加奈子:哥哥,你要洗到什么时候啊?客人已经来到了啊!

巽宗一:你是磯先生吧?

磯贝太一郎:哟,宗一君,很久不见。

巽宗一:你好,让你特地跑一趟,不过其实寄回来不就好了。

巽加奈子:哥哥。

磯贝太一郎:不,我只是出差顺道过来而已。

巽宗一:反正是黑川拜托你来看看情况的吧,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啊?

巽加奈子:啊,哥哥!

磯贝太一郎:哈哈,还是这么有趣啊,宗一君。话说回来,现在有空吗?

巽宗一:你要干什么?

磯贝太一郎:好了啦,来一下。关于那箱东西,有些话想要单独谈谈。

巽宗一:喂,别随便在别人家里乱走啊。放开我!

 

磯贝太一郎:嗯,这里是宗一君的房间啊。

巽宗一: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磯贝太一郎:嘛,在这里就能好好说话了。

巽宗一:有什么话要说啊?

磯贝太一郎:其实是关于在箱子里那张明信片的事。

巽宗一:啊!我好不容易才忘记了的……我要杀了黑川!

磯贝太一郎:啊,你果然看了啊。因为是你,我还以为看到后会更加生气的说。

巽宗一:我的确很生气啊!但我也不是很清闲的,不过等着瞧吧,我马上会抽空到美国去的!你同伴的生命最多也就只剩下几天了,做好觉悟吧!

磯贝太一郎:哈哈,但是,宗一,这是什么?

巽宗一:啊,别突然脱我衣服啊!

磯贝太一郎:你好好看看吧,脖子那附近。看,衬衣的下面。留着呢,吻痕哦。

巽宗一:唔……啊!

磯贝太一郎:是刚才那个后辈弄上去的吧?很清楚哦。

巽宗一:啊……哈?你在说什么啊?

磯贝太一郎:所以你也没立场说别人啊。我看到了哦,全部。真意外啊,那么讨厌同性恋的宗一君竟然……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事真是预料不到啊。

巽宗一:(啊啊啊!真糟糕!)你说看到什么了?

磯贝太一郎:还想狡辩啊?

巽宗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一定是看错了或是认错人了。

磯贝太一郎:连吻痕都有了,这个说辞不行吧。明明还一副舒服的样子。

巽宗一:怎么可能舒服啊!在大街上……

磯贝太一郎:哈,说出来了。

巽宗一:唔……

磯贝太一郎:这真是可爱的反应啊。

巽宗一:你这个!

磯贝太一郎:喂,住手!好难受!

巽宗一:忘记它,把你刚才看到的全都忘掉!忘得一干二净!

磯贝太一郎:不要啊……这么有趣的事……才不忘掉……

巽宗一:是吗,那就这样,把你掐死吧。啊!好痛!会断的会断的!放开我的腿!

磯贝太一郎:哈哈哈,宗一君真是学不乖啊,你忘了以前也被我用锁技压倒过吗?不能小看摔跤迷啊。

巽宗一:放手放手放手……

磯贝太一郎:那也没什么啊,不管你和男人交往还是怎样,我也不会责备你。

巽宗一:才没有在交往!我又不是同性恋!而且是因为那家伙威胁我……

磯贝太一郎:威胁?

巽宗一:是啊,那是被强迫的!

磯贝太一郎:威胁啊?像宗一君这样的人,到底被他抓到什么把柄了啊?

巽宗一:那是因为……

磯贝太一郎:嘛,我是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威胁对宗一君也是有效的啊。那我也来威胁你一下吧。

巽宗一:你这家伙!

磯贝太一郎:你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吧?例如你弟弟,或是黑川。

巽宗一:唔!

磯贝太一郎:好了,这是我住的酒店地址。明天晚上八点左右工作就会结束,九点在那里的大堂会合。

巽宗一:等……

磯贝太一郎:到时我会想想让你干什么的。

巽宗一:什么?

磯贝太一郎:那么,晚安咯。

巽宗一:(变成这样全是森永的错!我要杀了他!)

 

森永哲博:(很久没参加学会虽然有点紧张,但能顺利完成发表真是太好了。咦,电话里有留言……是前辈打来的!竟然打电话给我,真稀奇啊。会是什么事呢?)

系统音:有一条新留言。是今早九点三分的留言。

巽宗一:去死!

系统音:以上就是留言。

森永哲博:啊……呜呜呜呜……前辈!

 

 

Track 03:夜晚的玩伴

巽宗一:(商务宾馆?虽然那个家伙叫我来,我就老老实实过来了,但是真的好吗?他可是那个同性恋混蛋黑川的朋友啊……而且他跟黑川不一样,狡猾得很……)

磯贝太一郎:哦,宗一君,这里这里!

巽宗一:然后呢,你要干什么?

磯贝太一郎:放心放心,别那么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跟我来。

巽宗一:(过分的事……?等、等一下!所谓的威胁……?难道……这家伙也要跟森永一样……!!)

 

磯贝太一郎:好,来唱歌吧。

巽宗一:(咦?唱K……?)

磯贝太一郎:出差的时候晚上好无聊啊。这家酒店的客人使用这间卡拉OK包厢有优惠,不用的话不就亏了吗?但是我一个人唱歌又很没劲,所以我呆在这里的一星期,就拜托你陪陪我,让我高兴高兴就好了。

巽宗一:真的只要这样就行了?

磯贝太一郎:对对,很吃惊吗?好,那么先点些喝的吧。喂,你好,先帮我上两份生啤,然后还要毛豆和……

巽宗一:(算了,唱K的话,还能忍忍吧……)

 

森永哲博:咳……(结果今天烦恼了一整天……前辈为什么留下那样的短信……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不,做了,确实做了……做了让他生气的事情……但是已经过了一个晚上,而且刚结束的时候我感觉他也没那么生气……呜……发生什么事了吗?但是要到后天才能从浜松回去……打电话!也不敢……还是觉得好恐怖。)

 

磯贝太一郎:呼。我说宗一君,你也来一首怎么样?

巽宗一:不了,我听你唱就好了。你看,我还在帮你打拍子,你尽情地唱吧。

磯贝太一郎:你要是忘了的话,我可就伤脑筋了——你可是为了让我高兴才来的吧?给我唱吧!

巽宗一:……!!我没有能唱的歌。

磯贝太一郎:怎么可能?一首总有吧?

巽宗一:真的没有啦。偶尔研究小组的人去唱歌,我也只是在旁边听而已。本来我对音乐就没兴趣,歌唱得也很难听,即使唱了也不会让你高兴的啦。

磯贝太一郎:你这么说,我反倒更想听了。好,就让磯贝哥哥帮你点一首你也能唱的歌吧。

巽宗一:等……不要啦。不会就是不会啊!

磯贝太一郎:啊,有了。没问题没问题,这首歌你一定会唱。

[音乐]

巽宗一:嗯……?这个旋律是……

磯贝太一郎:没错,《水果战队宾治超人》。这部国民动画的歌曲,就算是你也知道的吧。

巽宗一:你是白痴吗!谁会唱啊,笨蛋!

磯贝太一郎:你在说什么?这对日本人来说就像是刻在基因上一样的啊。你刚刚还不是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歌了吗?

巽宗一:就算知道也不代表一定会唱吧!

磯贝太一郎:没关系,我会帮你伴唱的。

巽宗一:白痴……!!都25岁的人还唱什么动画歌曲啊!

磯贝太一郎:什么?你瞧不起宾治超人吗?这可是翻译到全世界,上到老下到小都非常喜爱的日本的骄傲!

巽宗一:不是这个问题!

磯贝太一郎:我会一直不停地重播下去直到你唱为止!

巽宗一:不要啊!!

磯贝太一郎:好,第二遍!

 

巽宗一:水果战队宾治超人压倒性胜利,勇气与爱是比什么都要强大的武器!水果战队宾治超人,啊啊,我的最爱!水果战队宾治超人,啊啊,我的最爱!

磯贝太一郎:太棒了,太棒了!宗一君,要做的话不是做得到的嘛!动画也拍得很好。

巽宗一:摄像机……?什么时候……!!

磯贝太一郎:虽然调子不是太准,但是你的声音很好听。恩,明天再加把油吧!

巽宗一:明天也要……

磯贝太一郎:那晚安咯。

巽宗一:这个要持续一周……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咦?

 

 

Track 04:居然有约了

森永哲博:早……早上好……

巽宗一:嗯?回来了啊……

森永哲博:(好、好可怕的脸……!!)那个……这三天让你看着研究室不好意思……那个怎么样了?实验的情况……

巽宗一:谁知道。

森永哲博:谁知道……?哇!培养基已经坏掉了!!这是怎么了,前辈?

巽宗一:吵死了!我怎么知道。

森永哲博:不知道?太不像前辈的行事风格了。怎么了吗?你脸色也不太好,发生什么事了吗?

巽宗一:吵死了!!

森永哲博:哇!

巽宗一:说起来全都是因为你的错!

森永哲博:哎?我的错……?你说的是什么事?

巽宗一:(因为那个被看到而受到了威胁,落入了卡拉OK的地狱——这个我怎么说得出口?)

森永哲博:啊,对了,学会之前的饮酒会只进行到一半吧?要不我们再去喝一次吧?我请你。

巽宗一:我去不了,我跟人有约了。

森永哲博:哎?跟人有约了……?真少见啊,前辈居然……和谁?

巽宗一:跟你没关系吧,走了。

森永哲博:(怎么会这样……!这算什么?前辈居然对我有所隐瞒……而且会跟前辈有约的人之中有我不认识的人……存在吗?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下去晚上都睡不着觉了!!既然如此……)

 

森永哲博:(所以只好……跟踪看看!这么晚的时间前辈居然会在这种宾馆的休息室等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等一下,冷静一点,哲博,冷静想一想!虽说是宾馆,但这里只是商务宾馆。这种地方的休息室只不过是用来等人的场所而已。)

磯贝太一郎:哟,宗一君,辛苦了。

森永哲博:(那、那是谁!!而且是个男的!不,如果是女的更叫人讨厌,但是……完全不认识的家伙!而且还穿着西装,是上班族?到底是哪门子的熟人啊?)

巽宗一:今天真的也要做吗?你差不多也该玩腻了吧?

磯贝太一郎:不,一点儿也不腻。满脸通红的宗一君很好看啊。

巽宗一:真是恶趣味的家伙。揪住别人的弱点……

磯贝太一郎:过一阵子给你看我拍下来的视频哦。

巽宗一:不需要!

森永哲博:(做?满脸通红?视频?都是什么!)

磯贝太一郎:好,我们走吧,今天也让我好好听一听你那美妙的声音哦。

森永哲博:(美妙的声音……!!前、前辈,你为什么不回击他?快否定他啊,前辈!不要啊!现在不是心慌意乱的时候,他们要走了!啊,前辈!坐上电梯是要上哪儿去?人太多了,不知道他们要去哪一层。啊,对了,电话电话。)

[电话]

森永哲博:(啊!电话打不通!!啊,骗人、骗人的吧,前辈。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森永哲博:啊,前辈,早上好……

巽宗一:早上好……

森永哲博:(好奇怪……为什么前辈一大早就这么无精打采的……)怎、怎么了?你好像很累啊。

巽宗一:啊,昨晚几乎完全没睡,睡眠不足。

森永哲博:(几乎没睡……?)感冒了吗?声音有点怪。

巽宗一:啊?没什么,只是睡眠不足而已,身体倒没什么……哦,有点……可能是因为连续几天用嗓过度了吧。

森永哲博:(诶,又是晚上,又做了什么会“用嗓过度”的事情吗……)前、前辈,那是感冒!

巽宗一:啊?你突然说什么呢?

森永哲博:是感冒吧?快说是感冒!一定是发烧了!今天跟我一起去吃点什么暖和的东西吧!

巽宗一:啊,你干什么呢?没发烧啦!而且今天我也跟人约好了,不能跟你去啦。

森永哲博:咦?(今天也……!?不要啊!!)

 

磯贝太一郎:宗一君还没来吗?

森永哲博:那个……打扰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说。

磯贝太一郎:咦?(哎呀呀,这不是……)

 

磯贝太一郎: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你是宗一君的后辈。但是我为什么要平白告诉一个后辈我跟宗一君在这里碰头的原因呢?

森永哲博:那是……因为这几天前辈的样子很奇怪,作为后辈我很担心……

磯贝太一郎:哦?好了好了,森永君,你就别再绕弯子啦,真麻烦。说白了,你们俩有一腿吧?

森永哲博:啊!?

磯贝太一郎:对吧?

森永哲博:你……你说得这么轻描淡写的,难道你也是同样的“取向”吗?

磯贝太一郎:这个嘛。不过我确实每次都让宗一君发出“啊啊”的美妙声音。

森永哲博:美妙声音!“啊啊”!?

磯贝太一郎:原来宗一君也能发出那样的声音啊,害羞的样子也很可爱。

森永哲博:害羞!?

磯贝太一郎:是难为情吗?抓得那么紧……

森永哲博:抓……!?抓什么!?说谎!前辈怎么会做这种事!

磯贝太一郎:哎呀,宗一君真是的。明明说“不要插入(注:其实是“插歌”的“插”……囧)”,但是一旦习惯了之后,意外地很大声……

森永哲博:什、什么!?

磯贝太一郎:我忍不住插了好多遍。

森永哲博:插、插……

磯贝太一郎:恩,很多遍哦。

森永哲博:住口!!!我不相信,绝对不相信!(掐脖子)

磯贝太一郎:呃,这可全都是事实哦。

森永哲博:等、等一下……说起来,你之前确实有说过视频什么的。难道你抓住了前辈的什么把柄在威胁他?

磯贝太一郎:威胁?不过我听说你也有在威胁他啊。

森永哲博:咦?

磯贝太一郎:不是吗?

巽宗一:森永?你怎么在这儿?

森永哲博:前辈、前辈!!

巽宗一:哇!你突然这是干什么!?

森永哲博:骗人的吧?让这个人听了“美妙的声音”什么的……

巽宗一:哎!?为什么你会知道……!

森永哲博:啊!?你承认了!?怎么这样!!

巽宗一:森永……怎么了?

森永哲博:这个人、这个人说……插入了你好多次……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我都还只是插入了几次而已……

巽宗一:喂,你这家伙跟森永灌输了什么?

磯贝太一郎:哎呀呀,他好像认为我跟你已经上过床了。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前辈,你喜欢这家伙吗?他比我还好吗?你让他插入了好多次吗?

巽宗一:等等,住手,森永!冷静一点,森永!!我跟那个家伙怎么可能有什么?放手,衣服要破了!

森永哲博:呃……前辈……这是……?这不是吻痕吗!?呜呜…你果然跟那家伙……

巽宗一:啊!?这不是你弄上去的吗,大白痴!!

森永哲博:哇!

围观群众:怎么了?什么事?吵架?

巽宗一:自己做过的事情给我好好记住,你这个呆子!切,人都聚集起来了……你给我过来!

森永哲博:啊……是……

磯贝太一郎:今天不唱卡拉OK了吗?算了,反正很有趣。

 

 

Track 05:在同意的基础上

森永哲博:咦?卡拉OK

巽宗一:我说你啊,我明明经常跟你说同性恋去死,你居然这样误解我,简直是对我的侮辱。你平时都有在好好听人家说话吗?

森永哲博:但是你说你被他威胁了,所以我以为一定是……

巽宗一:真是的!那你也没必要在所有的可能性当中偏偏挑这一个吧?你脑子真的坏掉了吗?

森永哲博:但是……前辈明明只要被威胁就会做啊……

巽宗一: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因为是你,我才勉强忍耐那些事的啊!你不记得了吗?

森永哲博:啊,还记得……

巽宗一:那就给我明白点儿啊!可别再胡乱猜测啦!

森永哲博:真的跟那个人什么都没有吗?

巽宗一:真啰嗦!

森永哲博:真的只有我一个?

巽宗一:对!只有你一个!你以为我跟谁都能做那种事吗?

森永哲博:前辈……

巽宗一:什么?

森永哲博:前辈,再说一次……只有我一个,真的只有我一个?

巽宗一:啊?等……

森永哲博:只有我?

巽宗一:不、不是那个意思……

森永哲博:前辈!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拜托你,再说一遍……

巽宗一:我都说不是那个意思了……

森永哲博:那……是什么意思?(我对前辈来说,真的是特别的吗?)

巽宗一:给我住手!

森永哲博:哇!

巽宗一:你又在这种地方,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地乱发情。本来这次的事情就是因为你引起的……不吸取教训的家伙!

森永哲博:前辈……

巽宗一:你总是无视我感情!

森永哲博:没有那回事!前辈才是……总是不在乎我对你的感情!

巽宗一:啰嗦!你要是不爽的话,就去找别人!我要回家了!

森永哲博:前辈!等等,前辈!听我说……

巽宗一:烦死了!放手,你这个色狼。

森永哲博:啊……(又是这样……最后总是变成这样……我感到不安,总是很不安。总是想要去确认,想要跟前辈身体交缠……不管多少次……因为只有在身体相交的时候,才让我感觉到前辈是我的……)前辈……跟我来!

巽宗一:哎?干什么?你要把我带到哪儿去?

 

巽宗一:等、等等……我说等等!

森永哲博:[推倒]

巽宗一:你这家伙,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要干什么?

森永哲博:干什么?情人旅馆的话,你就没意见了吧?毕竟这里就是干那种事情的地方。所以就让我们堂堂正正地、不用害臊,来做吧。

巽宗一:啊?你说什么?

森永哲博:你不是叫我不要不分场合的乱发情吗?所以我这不是给你挑了个好地方吗?

巽宗一:喂,别脱我衣服!你是白痴吗?不是在哪里做的问题!我是叫你不要无视我的意见,随时随地的发飙。等……放开我!

森永哲博:前辈的意见?不管我什么时候问你,你总是说不要啊!

巽宗一:当然啦,因为我就是不要啊!

森永哲博:问你也是同样的回答,不问你又有意见。你这样子,是表示跟我做这种事情很难接受……还是说本来就没打算要接受?

巽宗一:你这不是很清楚吗?

森永哲博:(不管怎么说,这也好过分……太过分了……)要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要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接受我!?这样不是会让我有所期待吗?

巽宗一:哎?

森永哲博:为什么在我说要退学的时候你不由着我去呢?对我更绝情更冷酷一点不是更好吗?事到如今,你再跟我说我们之间的可能性是0,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停止对你的感情……

巽宗一:森永……你也用不着哭吧?

森永哲博:我没在哭。

巽宗一:想和我做想到哭吗?真是个不害臊的家伙。

森永哲博:我都说我没在哭了!前辈……虽然我说威胁你啊跟你之间是契约啊之类的,但那只是个借口而已,其实你也是知道的吧?因为前辈你总是需要借口。但是我已经打算不再这样做了。

巽宗一:哎?

森永哲博:我听说那个人威胁你什么的,气得不得了。但是因为被他说了一句“你也是一样啊”,我完全无法反驳……

巽宗一:你要是那么想做的话,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

森永哲博:我经常说啊,有什么用吗?

巽宗一:呃……你总是时机不对啊。

森永哲博:啊?是时机的问题吗?

巽宗一:是啊。你总在我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提出来,不是吗?

森永哲博:前辈没有什么时候是不忙的吧。

巽宗一:笨蛋,用心找的话总还是找得出一些时间的吧?

森永哲博:就、就算是这样……你不是总说这说那的,一边抱怨一边逃开啊。

巽宗一:你起码让我抱怨一下啊!

森永哲博:你态度改变了吗……?

巽宗一:我啊,明明一个劲儿地让步又让步,但是你完全不理解我,你想得很随便吧?

森永哲博:我有在理解啊……

巽宗一:不,完全没有!你要是理解的话,就不会有那么白痴的误会了。我可是把自己的信条扭转了420度,才做了你的对象的!

森永哲博:咦?

巽宗一:反正都要我让步了,至少我总还有抱怨的权利吧!

森永哲博:那个……但要是每次不分是非都被你抱怨的话,你是真的不愿意或者不是呢,我区分不清楚啊……

巽宗一:这点都不懂!我都和你认识几年了!?

森永哲博:(这是怎么回事?他是在说平时只是小小抱怨一下,可能性并不是为0,并不是不愿意接受我……我可以这么理解吗?)别勉强我了……那么,现在是怎么样呢?

巽宗一:呃……

森永哲博:我会问的,今后我都会好好问你的。所以也请前辈个我一个让我也能明白的暗示哦。现在怎么样?

巽宗一:……被你带到这种难为情的地方来,我火大得很!

森永哲博:原来如此……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我现在要吻你了,可以还是不可以?回答我吧。

巽宗一:唔……

森永哲博:快点,前辈,你要是没意见的话,我就这样吻下去了哦。

巽宗一:等、等一下……

森永哲博:啊,对不起对不起,可以摸你的乳头吗?

巽宗一:不是这个意思!

森永哲博:因为你叫我问你,我才问的啊。那我要摸了哦,乳头。

巽宗一:不行……

森永哲博:但是你很喜欢吧,这里。

巽宗一:才不喜欢!

森永哲博:那耳垂呢?

巽宗一:啊……等……好痒……

森永哲博:(哇,前辈这里真的很敏感呢。那么接下来就乳头和耳垂同时……)

巽宗一:啊……等……

森永哲博:摸下面……也可以吗?

巽宗一:所以说……你不要一个接一个地都问啊。

森永哲博:不是你叫我问的吗?

巽宗一: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吗?

森永哲博:嗯……

巽宗一:啊……不、不要的时候自然会跟你说的……其他时候随你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森永哲博:嗯?等……前辈……你可不能说这种没防备的话……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我还以为你是在挑逗我呢……

巽宗一:什么?

森永哲博:(算了,反正过后你一定会说不是那个意思。但是这毫无疑问表明你已经同意跟我做了……表明你只允许我一个人这么做……)这不是让我想停也停不下来吗?

巽宗一:哇……啊……

森永哲博:疼吗?

巽宗一:不是疼……那个……我不喜欢手指插进去……因为感觉怪怪的……

森永哲博:那可能是感觉舒服的前兆哦。

巽宗一:哎?

森永哲博:我要加把油了。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前辈,放松点哦……

巽宗一:哎?

森永哲博:唔……

巽宗一:啊!啊……痛……

森永哲博:啊,对不起!现在插入还是太早了吗?

巽宗一:不……没关系……

森永哲博:前辈……!(喜欢还是讨厌,虽然感情方面现在还没办法向他寻求答案,但这次并不是威胁或者契约的结果,你明白吗,前辈?)

巽宗一:啊……啊!

森永哲博:哎?啊……你已经……射了吗?

巽宗一:啰嗦……

森永哲博:难道说前辈觉得痛一点比较舒服吗?好像比平时更敏感?

巽宗一:怎么可能?

森永哲博:那么是因为做的地方跟平时不一样,还是因为体位?还是说只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而已呢?因素太多了,很难确定啊。

巽宗一:喂,你要想问题的话就先把那个拔出来啊!

森永哲博:不可能!我才不会做那么浪费的事情呢。

巽宗一:等……啊……

森永哲博:前辈……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我可不会再让你做出受害者的表情了。这之后不管你再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你再也找不出借口了哦,这样好吗,前辈?)

 

 

Track 06:秘密动画

磯贝太一郎:唷,你是森永君来着?昨天真是不得了呢,宗一君呢?

森永哲博:唉——学长他今天是不会来的哦。虽说和你的约定到今天为止,但学长的身体不好正在修养中。

磯贝太一郎:莫不是拜你霸王硬上弓所赐吧?

森永哲博:唔…

磯贝太一郎:说中了吧。谁叫被我看见你们打翻了醋坛子大吵大闹了呢,再加上之前还被我看见了不得了的事。

森永哲博:你也是靠这个威胁了学长的对吧?

磯贝太一郎:威胁不是也威胁得很有爱嘛?我们可是一起唱K哦。

森永哲博:总之,都已经陪你五天了,请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另外,今天晚上由我来陪你。

磯贝太一郎:咦?跟你一起唱K又没什么好玩的。你不是唱的还行吧。

森永哲博:我说啊!恕我直言,你再怎么觊觎学长都是没用的,就连我胁迫他也花了五年!

磯贝太一郎:喂喂,这个误会不是昨天已经解开了吗?你饶了我吧。

森永哲博:虽然我确认过学长的心意了,但是对你我依然表示怀疑!要是你不用我陪着唱K我就回去,不过请你不要再纠缠学长了!恕我告辞。

磯贝太一郎:啊、喂!呵,是不是玩的有点过火了,居然真被当成同性恋了。

 

巽宗一:呼————唔唔。

森永哲博:学长,你醒了吗?学长?

巽宗一:嗯?

森永哲博:啊,醒了啊,太好了。

巽宗一:咦?咦?这里是?

森永哲博:是情人旅馆啦。

巽宗一:情人旅馆?话说现在几点了?怎么感觉我睡了很久。

森永哲博:晚上九点多。

巽宗一:晚上?那现在是隔天了?我睡了整整一天吗?为什么不叫醒我啊!你这个缺心眼儿的!

森永哲博:我叫你呀,虽然叫过了,可是学长你熟睡如泥……

巽宗一:那种情况下把我打醒才叫为我好吧!

森永哲博:可是学长之前不是说过最近睡眠不足了吗?我觉得难得可以让你的身体放松一下
……

巽宗一:哪有放松身体啊?我全身各种疼痛呢!

森永哲博:额,那、那个,对不起,是我硬来了。

巽宗一:怎么办啊!大学翘了一整天课!实验怎么办啊!啊,而且也也没和加奈子联系!

森永哲博:加奈子的话,留宿宾馆的时候就打电话联系了。而且大学的事,也尽我所能,把该做的做了。

巽宗一:是吗?那就好了。咦?我怎么觉得还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啊,是磯贝!

森永哲博:咦、啊——那个我也去解释过了。

巽宗一:啊?说到解释,你小子不会又跟那家伙多嘴了吧!

森永哲博:没!我只是告诉他学长不能去而已!

巽宗一:凭这个那家伙会接受吗?你小子是故意不叫醒我的吧?要是被发现的话怎么办呀?可全怪你小子啊!

森永哲博:学长!被发现也没关系的吧。我可不介意,反正是事实。

巽宗一:我介意!你这个白痴!(殴打)

森永哲博:啊——

巽宗一: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忍了他五天的?不要得意忘形!你这个白痴!我去洗澡了。

森永哲博:呃,啊——我了解的啊。(对于学长来说的确是反感的事呢,违反了他的原则。但是我倒是想大声喊出来,说学长是我的人,做不会让给任何人,不会让任何人碰他地宣言。昨天的学长真的让我如愿了一样,那样地甜美,那样地热情。但是今天却又打回原形,那是不是我的错觉呢?还是无意识而已?哎,学长的真心到底在哪里啊?)

[手机铃]

森永哲博:是学长的手机啊,是加奈子打来的吧?

[翻开手机]

森永哲博:(是磯先生打来的?)喂。

磯贝太一郎:咦?这个是宗一君的手机吧?

森永哲博:你这家伙怎么会知道学长的手机号码啊?

磯贝太一郎: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不方便碰面所以告诉我的呀。话说,你擅自接听别人的电话,等下被他兴师问罪我可不管哦。

森永哲博:要你多管闲事啊!比起那个,不是叫你不要再纠缠学长了吗?

磯贝太一郎:我说你啊,都说是误会了,我可不是GAY啦。

森永哲博:你到底是不是,这种事我怎么可能放心啊!

磯贝太一郎:你这个人还真执着啊。

[开门]

巽宗一:唔、你这家伙拿别人电话干什么呀,还给我!

森永哲博:不行!

巽宗一:啊?你想做什么啊?

森永哲博:不要和这个人说话!也不能去见他!

巽宗一:是磯贝打来的吗?还给我,笨蛋!

森永哲博:不要,我就说他绝对有什么企图!

巽宗一:你小子我昨天那么多都白说了吗?烦死人了,你这家伙!

森永哲博:啊——

巽宗一:喂,磯贝!

磯贝太一郎:哦,宗一君。

森永哲博:啊……好过分!\

巽宗一: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今天可不是故意爽约哦!不过是个恶性事故而已!你不会只凭一天的缺席就打算失言吧?

磯贝太一郎:嗯,即使你这么说,可约定还是约定呀。

巽宗一:你这个混蛋!都耍了我五天了,也够本了吧!

磯贝太一郎:嗯。所以五天份的承诺我是会遵守的。不过剩下的那一天份我要追究哦。

巽宗一:追究?那算什么意思?

磯贝太一郎:等下你查看一下电子邮件就明白了哦。那再见了,我很开心哦。

[破门而入]

巽宗一:切,居然让我看电子邮件,那个混蛋!

森永哲博:前辈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慌张?

巽宗一:邮件,检查邮件。快点给我收邮件你这个混账电脑!那个混蛋到底想做什么?这个是?唱K的时候那家伙拍的录像!

森永哲博:前辈居然……在唱歌?噗……

巽宗一:不许笑森永!删掉删掉!我要灭了那个家伙!现在就去灭了他!

森永哲博:啊,请冷静一点!有什么关系嘛,我可是有点高兴哦。

巽宗一:啊?这种东西有什么好高兴的!

森永哲博:谁叫和前辈一起唱K这件事我连想都想象不出。但是确认了你在这五天里真的只做了些无伤大雅的事,让我松了一口气。而且那样的学长真的太少见了,好可爱呀,下次也请跟我一起去唱K

巽宗一:谁会去啊!大白痴!不许说我可爱!

 

巽巴:啊、哈哈哈,那个哥哥居然在唱K

黑川贡:磯、磯贝?喂!磯贝!这个视频是什么!

磯贝太一郎:正如你所见,是我和宗一君的友好视频啦。我觉得你们也想看就发给过来了呀。

黑川贡:不是吧!是合成的吧?宗一君居然会主动做这种事实在太难以置信了!你一定动了什么手脚吧?

磯贝太一郎:非也非也,就是宗一君也变得会做人了而已啦。他看上去那个样子其实也有可爱的地方吧。

黑川贡:你说宗一君他可爱?

磯贝太一郎:他也不可能永远不解人意的,估计是吧。不过,要是他再去美国说要灭了你,你可以找我撑腰哦。

黑川贡:你到底是施了什么魔法啊?

磯贝太一郎:那就恕不奉告了。就是这样,你尽管放心好了。那再见啦。(虽然视频传出去了,内幕可没有透露。那可是还能大有用途的好梗哦,怎么可以轻易就放弃?下次遇见宗一君的话,再去调戏他取乐吧。)

 

 

Track 07:暴君还是老样子

巽宗一:嗯?为什么培养基变成这种颜色了?森永,给我C培养基。

森永哲博:是!

巽宗一:让你拿你就快点给我拿过来呀!慢死了。

森永哲博:对不起,给。

巽宗一:你放这里不是碍事么,给我放到那边去。

森永哲博:(不知为何,学长的态度真的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一如既往地把我当佣人一样使唤。但是那个晚上我们之间的关系或多或少都应该有一些改变,对此深信不疑的我无论如何都想再确认一下。)学长。

巽宗一:唔?

森永哲博:那个,你今晚有空吗?

巽宗一:呃……不,没空。

森永哲博:呃…是吗,我倒咖啡去。

巽宗一:下周……

森永哲博:咦?刚刚是说下周了吗?

巽宗一:啊不,我不知道,不到下周我也不清楚。

森永哲博:下周就可以吗?

巽宗一:不都说了不到下周不清楚了吗?

森永哲博:(嘴上如此的学长染红了双颊。)

巽宗一:下周……你再去来问吧。

森永哲博:我知道了,我会询问的。[抱住]

巽宗一:不要粘着我。

森永哲博:学长!(虽然不能很快就如我所愿,不过,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感觉到我们之间正在发生着变化。)

 

 

Track 08:番外篇“下周的…”

番外篇:下周

 

森永哲博:关于星期一的事……

巽宗一:咦?山口也倒下了?山口就是那个和你关系很好的?

森永哲博:对,好像感冒严重了,拜托我替班。真是对不起,今天我可以早点回去吗?要对他研究的进行跟进,说不定还有其他别的事要花时间,我觉得两三天就好了。

巽宗一:那样的话也没办法的吧。算了,山口回来的话,就让他都补回来。

森永哲博:那当然!话说,说的不是那个啦。

巽宗一:搞什么啊,干嘛抓着我。

森永哲博:我后半周一定无论如何都要有空,也请前辈空出时间啊!

巽宗一:唔、你这个白痴!有没有空不到哪一天我怎么会知道?

森永哲博:怎么可以这样?不是约好了吗?

巽宗一:谁管你。我可没跟你约什么。我就是让你问一下而已。

森永哲博:(但是,事情并不如我所愿,山口一直没能康复。过了星期二,到了星期三,过了星期四。)啊,忙死了!忙得要死了!啊!(已经星期五了。啊,再这样下去这周就要过去了!)

研究员:森永君,这边也拜托你了。

森永哲博:是——

巽宗一:(那家伙没事吧……)

森永哲博:(然后终于……)学长!学长!呜呜呜!已经星期六了,可是我还得去打工。约定要……约定要……

巽宗一:放手!

森永哲博:不行!你把周末空出来了吗?

巽宗一:你傻啊!这是面色苍白、泪流满面着说的话吗?还有,这周被试验和打工弄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到处都奔西跑的不是你吗?一脸累坏了的表情,有时间想乱七八糟的事不如给我回去睡觉!

森永哲博:没、我只是觉得学长要是空出时间的话要道歉……

巽宗一:我可不是为了你才空出时间的。那种事情你大可不必在意。打工的话你就快点去!

森永哲博:嗯?咦?周末真的有空吗?

巽宗一:额……

森永哲博:真的为我空出周末了吗?

巽宗一:不是说不是为了你吗?

森永哲博:学长……

巽宗一:偶尔而已啦,偶尔。

森永哲博:学长,谢谢你!为了我。哇——[抱住]

巽宗一:放开我!

森永哲博:可是可是我却要打工!学长……

巽宗一:你不会是想在研究室里……放开我!

森永哲博:就亲一下……

巽宗一:额?

森永哲博:前辈真的为我空出周末。

巽宗一:都说你想多了!

森永哲博:学长……至少让我吻你一下。

巽宗一:嗯…嗯……

森永哲博:学长……哇哈哈哈,我今天打工一定精力充沛

巽宗一:啊?

森永哲博:那我去了哦,再加把劲就结束的!下周一定要哦。下周!那我走了哦!

巽宗一:又自作主张。哎,他是傻瓜吗,那个家伙。

 

 

特典FTCD

 

鸟海浩辅:《恋爱3》,通贩以及comicomi初回特典,对谈CD!就是这样,我是主持人,出演森永的鸟海浩辅。然后——

绿川  光:我是副主持人…

鸟海浩辅:副主持人?噗哈哈!

绿川  光:出演巽宗一的绿川光。

鸟海浩辅:这里全是主持人啊。

绿川  光:是的!呵呵呵!请大家多多关照。

鸟海浩辅:怎么办?我们就一直一直不断抛出问题吗?然后撑它个10分钟?

绿川  光:不不,那我就做非主持人好了。

鸟海浩辅:非主持人,噗哈哈!

绿川  光:哈哈哈!请大家多多关照。

鸟海浩辅:请多关照。嘛,这次就是一个话题对谈啦。

绿川  光:嗯。

鸟海浩辅:话题已经拿到手了。嘛,总之我们就稍微来回答一下吧。

绿川  光:好的。

鸟海浩辅:首先,那我们就开始了哦。请说说本次录音结束后的感想和录音的幕后花絮。

绿川  光:录音结束后的感想啊。

鸟海浩辅:这个感想,刚刚采访的时候也说了,没时间的话不说也行吧。

绿川  光:不不,我现在感觉特别痛快。

鸟海浩辅:哈哈哈!

绿川  光:就是有种正值青春年少的感觉?

鸟海浩辅:嗯,就是这样啊。

绿川  光:反过来,要不是青春年少,也不会这样大吼大叫啊。

鸟海浩辅:吼得很厉害呢。

绿川  光:按我们真实的年龄的话,可不能这样乱吼吧。

鸟海浩辅:是啊。

绿川  光:不过,接着演这个角色的机会,让自己的心态也年轻了一把。

鸟海浩辅:原来如此!

绿川  光:哈哈哈哈!

鸟海浩辅:嘛,这次第3弹,感觉中间隔了很久啊。

绿川  光:是的。

鸟海浩辅:离第1弹第2弹。

绿川  光:嗯。

鸟海浩辅:不过,完全没问题啊,我们演的时候感觉也是好像就在最近才演过那样呢。

绿川  光:那当然啦。怎么说呢,我很喜欢那两个角色各自的立场呢。我的角色当然也喜欢,但是我更喜欢他和鸟海君的角色作为一组的这种感觉,感觉他们在一起很和谐。

鸟海浩辅:对,他们这个组合很不错。

绿川  光:嗯!所以啊,说真的,就算是时隔45年,我们的感觉还是,诶上1弹是昨天录的吗?有这样的感觉哦。

鸟海浩辅:像这样的。

绿川  光:对,是像这样的感觉哦。

鸟海浩辅:哈哈!

绿川  光:总之我就是非常喜欢这2个角色。

鸟海浩辅:我觉得这样的作品还挺少见呢。怎么说呢,这种组合少见吧。一般的故事不是都是2个人,然后有1个角色很多台词,另外1个相对台词就会少吗?会比较无口,很酷的那种感觉的。但是这个作品里,我们是2个人一起一直一直在说个不停啊。

绿川  光:是啊。

鸟海浩辅:真是一直在吼叫啊。

绿川  光:哈哈。

鸟海浩辅:感觉真是全力使用了自己的嗓子啊。

绿川  光:确实,就是这样的感觉呢。

鸟海浩辅:真是又叫又哭又吼的。

绿川  光:还呻吟呢。

鸟海浩辅:对呢,还呻吟呢。

绿川  光:这可是很重要的哦。

鸟海浩辅:确实很重要。

绿川  光:哈哈!

鸟海浩辅:这个元素这个类型的碟里有呢。

绿川  光:好意外哦。

鸟海浩辅:哈哈哈哈!

绿川  光:嘛,就是呻吟了。

鸟海浩辅:嗯,演了很多啊。那有什么幕后花絮吗?

绿川  光:幕后花絮吗,是啊。

鸟海浩辅:反正觉得演下来挺顺利的。

绿川  光:是啊,宫田君他站我边上。

鸟海浩辅:嗯嗯。

绿川  光:嘛,他还是一如既往,笑容很可爱啊!

鸟海浩辅:一直一直。

绿川  &鸟海浩辅:哈哈哈!

鸟海浩辅:他到底为什么呢?

绿川  光:就是啊!不过是好事哦,比垂头丧气什么的可好多了啊。

鸟海浩辅:是啊,大家都是笑容满面哦!

绿川  光:总之笑容好啊,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笑的。

鸟海浩辅:是啊!

绿川  &鸟海浩辅:哈哈哈哈!

鸟海浩辅:总之就是这样的感觉。那接着下一问,请说说对方饰演的角色和本次新登场的角色磯贝,关桑,关俊彦桑演的角色磯贝的感想。绿川桑就说森永和磯贝,我的话说关于宗一和磯贝的感想。就是说说两人的对手戏吧,大概就是这样感觉。

绿川  光:是啊,森永的话刚刚也说了,我很喜欢他和我自己角色2人的组合。怎么说呢,这个难道是鸟海演的缘故吗。

鸟海浩辅:诶是吗。

绿川  光:嗯,怎能说呢,就是对森永的这种感觉,觉得不管听到怎么样的戏,都非常的安心呢。

鸟海浩辅:不过我也有地方演得太镇定了,被叫了NG呢。

绿川  光:不不,总比演不到位好吧。

鸟海浩辅:也是啊。

绿川  光:所以啊,这个角色给我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鸟海浩辅:哦,原来如此。

绿川  光:反正不管戏怎么变,一听就知道,啊,这是森永。

鸟海浩辅:嗯嗯。

绿川  光:然后关于本次新出场的磯贝,他的立场很奇怪吧。那种类型的角色虽然有,不过他真的不是同性恋吧。

鸟海浩辅:嗯,是的,不过是为了好玩。

绿川  光:是啊。虽然我不知道后面会怎么发展。

鸟海浩辅:嗯。

绿川  光:反正在今天这碟里面看,完全没什么恶意呢。没意愿拆人家,还这样纠缠,我觉得很少见哦。

鸟海浩辅:是啊,也不是要追宗一。

绿川  光:到底还是有那种因为对人家有意思才纠缠的角色的嘛。

鸟海浩辅:是的。

绿川  光:对吧,所以我觉得他很有意思呢。

鸟海浩辅:他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呢。

绿川  光:对对,但是却被他耍的团团转。之后一打听,听了会“哇……”的那种。我挺佩服他能算计到这个地步的。

鸟海浩辅:是啊,感觉是认识的人呢。

绿川  光:嗯。

鸟海浩辅:是啊,我的话,前辈当然是我一直最喜欢的那个前辈。怎么说呢,感觉会将一切都回馈给我的。感觉总有一天会用他全部的温柔去包容森永的那种感觉。

绿川  光:嗯,不过相比用温柔去包容,我是生气地吼回去呢。

鸟海浩辅:一旦骂了,就要几倍奉还。我们两人都是这么干的啦。不过我也是,这个作品的节奏感什么的,我都很喜欢。实话说,练习不是只有最开始的时候做了吗?

绿川  光:是啊。

鸟海浩辅:之后就一直是正式录音了。不过,因为我们也一起演戏很久了,所以会知道接下来对方会怎么演。

绿川  光:是呢。

鸟海浩辅:所以演起来非常顺手啊。

绿川  光:不过这是因为,嘛,这样说好像有点拍马的嫌疑,不过这是因为老师的原作厉害嘛。

鸟海浩辅:老师很会写故事。

绿川  光:我这样说可不是为了赚取老师的好感哦!

鸟海浩辅:嗯嗯。

绿川  光:不过,意外地,演戏这个事,不是完全可以靠演员解决问题的,真的真的。

鸟海浩辅:是啊。

绿川  光:要靠写故事的人分配好每个角色的戏份,把握好平衡感,让角色们对话,他们的工作做好了,我们才能演得很顺利。

鸟海浩辅:是啊。

绿川  光:关于这点,我真的很感老师。

鸟海浩辅:是啊,确实演起来很容易上手呢。

绿川  光:是啊。

鸟海浩辅:嗯。然后就是关于磯贝,不过他真的是一个无从把握的角色啊。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是搞什么呀,为了解闷吗?

绿川  光:嗯。

鸟海浩辅:真的是这样的感觉呢。

绿川  光:是啊,而且那个角色还因为是关俊彦桑演,有他才演得出来的特别味道呢。

鸟海浩辅:是啊。

绿川  光:一切应对自如。

鸟海浩辅:嗯,有一种大人的从容感。

绿川  光:是的。

鸟海浩辅:这个角色真是个不可思议的角色啊。

绿川  光:嗯嗯。

鸟海浩辅:就是到最后都没有动真心的感觉呢。是啊,诶,这个角色后面不会再出了吗?哦!还会出哦!原来如此。

绿川  光:他会变成同性恋吗?

鸟海浩辅:诶?!

绿川  光:哎呀,我也不知道啊。

鸟海浩辅:他会和谁成一对呢。嘛,总之就是之后还会登场的角色,原作还有后续的。

绿川  光:嗯,真的非常有魅力呢,好期待,不知道后面会和主角有怎样的关联。

鸟海浩辅:是啊,希望后续在第4弹里面说清楚哦,在几年后。

绿川  光:不,请尽快出吧。

鸟海浩辅:是啊。

绿川  &鸟海浩辅:哈哈哈哈!

鸟海浩辅:我们有些地方也觉得演起来有点吃力了。

绿川  光:诶,我们资源有限啊!

鸟海浩辅: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绿川  光:是啊。

鸟海浩辅:时间有限,我们的选手生涯有限哦。

绿川  光: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尽快出第4弹呢。

鸟海浩辅:是啊。不过确实,后续情节也非常让人在意呢。

绿川  光:嗯。

鸟海浩辅:我还是很期待进一步刻画磯贝这个角色的。

绿川  光:是啊。

鸟海浩辅:那么,接下来,在作品中如果给你留下最深印象的台词或者场景的话,请结合理由和大家说一说吧。

绿川  光:是啊……就是唱歌呢。哈哈哈!

鸟海浩辅:有呢,这一次!水果战队宾治超人!

绿川  光:是啊,唱了这个……那个,我唱歌绝对不算好的。

鸟海浩辅:不不,哪儿的话。

绿川  光:但是叫我像音痴那样唱也有难度啊!

鸟海浩辅:怎么说,一旦说要像音痴那样唱,就会想唱的很搞笑。

绿川  光:是啊!音痴不是天生的吗?

鸟海浩辅:是啊。

绿川  光:所以,在电视上看到音痴的人唱歌,会觉得蛮有趣的。但是,要是和我说,那个人唱得很有趣啊,就按他那个感觉来吧,我可绝对做不到啊!

鸟海浩辅:不可模仿呢。

绿川  光:所以真的是,当然说,不用唱的很正确,是让我觉得开心的要素哦。不过到底还是很难啊,要像音痴那样唱歌。

鸟海浩辅:而且还要用很帅的声音。

绿川  光:是啊……说实话,现在还没录呢。

鸟海浩辅:是啊,这个录完就录了。

绿川  光:之后能好好的,嘛,说好好地像音痴那样唱也很奇怪啦。

鸟海浩辅:哈哈!

绿川  光:我没自信好好地像个音痴一样唱歌,不过会尽力加油的。

鸟海浩辅:不是会有唱歌的音源资料吗?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他们不要给正确版啊,直接给个音痴版就不好了吗?

绿川  光:是啊!真想要音痴版啊!我这次也拿到音源的。拿到之后,到底按照平时的工作习惯,平时见面会啥的也常录歌的,还是会去听啊。

鸟海浩辅:会记住正确的曲调呢!

绿川  光:是啊,一不小心就记住了正确的调子了,那时候才后悔,要是没听就好了!

鸟海浩辅:是的。如果什么都不知道,说只要按这个唱就可以了,于是就拼命地记住了,最后变成怪而有趣的调子的话,那多轻松啊!

绿川  光:嗯……是啊……这之后我会努力的,要是最后结果不好,那就先对不起啦!哈哈哈!

鸟海浩辅:不不,不会这样的,一定会很棒的!

绿川  光:哪里哪里,会展现很棒的音痴样吗?真的好难。

鸟海浩辅:这歌在故事中也是个核心啊。

绿川  光:就是呢。

鸟海浩辅:这歌在故事也要用几次呢!

绿川  光:嗯,我会加油的。

鸟海浩辅:就是这样,时间也差不多了。怎么办呢?结束了吗?哪个话题好呢?

绿川  光:哈哈哈!

鸟海浩辅:总之,说让我们以刚才3个话题为主来说。这3个话题说完,时间已经够了呢。还有哦,关于唱K的趣闻啦。只有这件事我坚持了很久!森永单恋了5年,请大家介绍自己坚持了很久事。还有,森永被拒绝H,大家有什么被拒绝了会很伤脑筋的事吗?两人想要转换心情的时候,会做什么呢?两人有没有在宾馆玩得很开心的方法呢,请和大家说一说。

绿川  光:还有这种?

鸟海浩辅:有哦。磯贝在宾馆每天唱K找乐子,两位在去地方或者出国的时候,请告诉大家在宾馆玩得开心的方法。

绿川  光:哦哦。

鸟海浩辅:旅行或者是出见面会的时候,会住宾馆呢。

绿川  光:是啊。

鸟海浩辅:我挺喜欢去地方的,另外私人旅行的时候也是,我的话基本不会去观光旅游的,所以就会很注重酒店或者是日式旅馆。到了宾馆,进了房间,希望能过得舒服。所以宾馆的话,会选得好一点呢,希望在宾馆过得好。绿川桑呢?

绿川  光:我的话,因为见面会住宾馆的情况比较多。我会带作业(应该是指没看完的台本)去。

鸟海浩辅:嗯嗯。

绿川  光:但是,常常不会看呢。

鸟海浩辅:是啊,因为各种杂事而没看成。

绿川  光:拿去真是损失啊!其实还挺重的。拿是拿去了,但是就会想说,哎呀再确认一下明天的日程什么的,或者是玩了游戏之类的。

鸟海浩辅:哈哈哈!

绿川  光:所以啊,到头来,虽然拿去了,但是几乎没怎么看过呢。

鸟海浩辅:不过好像真的是呢,另外带书的话,会想在睡前读一下什么的。去见面会啥的时候,会想着要读,然后带去宾馆,但是最后都不会读,杂志也是。要问为啥,那是因为我们会聚集在某个房间一起喝酒。

绿川  光:哦。

鸟海浩辅:确实哦,作业啥的,有时是想做带去的,还有些时候会当场拿到,就会想在宾馆做,不过因为时间问题,最后还是做不了呢。

绿川  光:但是,不带的话,还是会不安啊。

鸟海浩辅:会有想把它做完的念头啊!

绿川  光:总会想说,说不定在某个时候会空下来什么的,才拿去的呢。一般都是这样吧。

鸟海浩辅:嗯,不过还是不会做呢。

绿川  光:不会做呢。哎呀,真难受啊。

鸟海浩辅: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想以这种遗憾的感觉来结束这次对谈。

绿川  光:是。

鸟海浩辅:总之,这次演了《恋爱3》,故事又有了新的发展。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像这样再次为大家做对谈。

绿川  光:是!

鸟海浩辅:不过,今天就先到此为止,谢谢大家!希望大家期待着下一弹作品。

绿川  光:是的。

鸟海浩辅:就是这样,以上为大家对谈的是鸟海浩辅和——

绿川  光:绿川光。

鸟海浩辅&绿川  光:再见啦!

 

【11/06/22新作在線翻譯】恋する暴君3



発売  ムービック
発売日   2011/06/22

作者   高永ひなこ

キャスト   巽宗一:緑川光、森永哲博:鳥海浩輔、巽巴:宮田幸季、黒川貢:杉田智和、磯貝太一郎:関俊彦、他

内容   今日はあんたのこと酔い潰して抱くつもりだったのに……。
「お前だから、ギリで我慢できてるんだろーが!」と特別宣言はもらったものの、1週間に1度のHの約束も、うやむやにされ煮詰まっていく森永…。酔った宗一を送る途中、往来で思わず仕掛けてしまうが、それを見ている人物がいた…! 
凶暴凶悪、史上最も手ごわい受?宗一に天敵現る!?
一途で健気な後輩?森永×ホモ嫌いで暴君な先輩?宗一の大人気カップル待望の続編?ドラマCD第3弾がいよいよ登場!

封入特典:キャストサイン+一言コメント+写真付きブックレット
外付け特典CD:おしゃべりCD(出演:緑川光・鳥海浩輔)

翻译:clampyukito wxzr #17
特典CD+校译:yumemi


下载地址:
http://ge.tt/8FAWoV5
http://u.115.com/file/clt1lsov
http://www.megaupload.com/?d=D83N2B2M
http://dl.dbank.com/c0tkdc6x6b
http://www.uudisc.com/user/funnyjokes/file/4135962
http://www.filejumbo.com/Download/37F4E6C5BF9FDB0E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baojun3=110622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