艶漢

艶漢

 

翻译:小Q  鞥森 猫咪5462

校对:midayu

 

 

Track 01

路人甲:喂,你有听说过吗?那边的新娘桥

路人乙:恩,结婚典礼时新娘走过的那座太鼓桥吧

路人甲:传说最近好像出现了一个穿着染血新娘服的疯女人

路人乙:啊!快看,桥上有个女人

路人甲:染…染着鲜血的新娘服!出现了……

女人:那…那个人在哪?

路人甲乙:啊啊啊啊啊

 

《艳汉》第一话《新娘桥》

 

光路郎:人民的和平就是国家的和平,这是最基本的

亚栗:是的,哥哥

光路郎:所以说,这种事情更是基本中的基本

亚栗:是的,哥哥,帮助背着超重货物的老人这种事情吧

老奶奶:抱歉啊,巡警大人,呵呵

光路郎:不过,肩膀快脱臼了。老奶奶,还有多久到你家呢

老奶奶:啊,一个小时

光路郎:真假?!老奶奶,你也买太多东西了?!我要是没路过,你打算怎么办啊?

老奶奶:嘿嘿,好宽阔的肩膀呀,真是个好男人啊

光路郎:等等,你在说什么?!你在蹭什么?!这个银发性骚扰!

警长:光—路—郎—你这混蛋在干什么啊?![]

光路郎:唔

老奶奶:哎呀呀[飞起]

亚栗:啊

光路郎:警…警长大人

警长:我不是叫你去侦查吗?新娘桥上的疯女人事件,花吹组的骚动,这座城市最近很不安定啊。

光路郎:啊,你没事吧,老奶奶

老奶奶:我要稳稳当当地贴到背上

光路郎:啊!!

警长:光太郎,那个老奶奶我会找别人照顾的,你跟我过来

光路郎:是!

警长:刚才被送过来的,在河岸边找到的两具女尸,从手法来看肯定是花吹组干的。

光路郎:又出现了吗?

警长: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了,眼睛被挖走,鼻子被割掉了,而且没有手脚,如此残忍的手段,这一带只有他们干得出来。

光路郎:……

警长:有新的情报哦,听说有人在商店街看到他们

 

光路郎:亚栗,我现在要去收集情报,你不要跟过来

亚栗:但是,我想帮你的忙啊

光路郎:真是的,你这个兄控,总是这样,只有今天哦

亚栗:是~

光路郎:不过,我好久没来商店街了。咦,伞屋?

亚栗:“热烈欢迎”“接踵而来”“伞的吉原家”好多旗帜哦

光路郎:装饰很华丽,但是感觉好诡异的破屋子啊,屋顶破了还有杂草长出来。恩,一看就是可疑的店铺,从这家开始搜查吧。打扰了,我是巡查!

秋月美津:啊?

诗郎:啊,美津小姐?

光路郎:一个全裸的男人身上趴着个女人…[关门]

亚栗:里面发生什么了?哥哥

光路郎:不不不不用在意,就是那个,雄性和雌性在跳贴面舞

亚栗:咦---?!虽然不太懂,但是好帅啊

[开门]

光路郎:哇

诗郎:有何贵干?

光路郎:呃,那个…视野里好像出现了一个茂密的东西

亚栗:啊,和哥哥的一样

光路郎:你…你这家伙,竟然在别人的妹妹面前,把那么羞耻的东西拿出来!

 

光路郎:我是巡查,名叫山田光路郎,这边是我妹妹…

亚栗:我叫亚栗

诗郎:是的,我是伞屋的吉原诗郎,2年前搬到这边来的,这位是邻居的秋月美津小姐。

光路郎:邻居?那么,那边那个异常巨大的婴儿,不是两位的孩子喽

诗郎:当然不是

秋月美津:真是的,巡查大人,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啦,刚才也只是想给睡觉的诗郎穿衣服而已

光路郎:衣服?

秋月美津:这个人,要是不管他的话,他可是会一天都裸着哦

光路郎:啊?

秋月美津:自己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哦

诗郎:唔

秋月美津:[抱住]一整天无所事事,总觉得没法放下他不管,偶尔过来照顾他哦

光路郎:(好一个邋遢的男人啊,就像被照顾的狗一样)是吗?那么,那个婴儿呢?

诗郎:那孩子原本是美津小姐领养的“养子”

光路郎:“养子”?最近听说很多啊,不被期待却出生的孩子,只要支付养育费,就可以请人认养,因为人民生活穷困的缘故吧,真让人难过啊……

诗郎:是的,之前美津小姐把他带来时,一看到他…

[回忆开始]

诗郎:哇,美津小姐,那个巨大婴儿是什么?

秋月美津:我领养的孩子啊,总觉得没法放着他不管

诗郎:是吗,又认养了…[咽口水]真的好大啊

[回忆结束]

诗郎:于是,不知怎么的很在意,就由我来照顾了

光路郎:啊,原来如此,人类也有这种“想看恐怖东西”的感情啊

诗郎:美津小姐很温柔哦,已经领养了五个孩子了

秋月美津:真是的,诗郎,那种…啊……

诗郎:怎么了?

秋月美津:不用在意,最近头疼比较厉害

诗郎:…那么,巡查大人有何贵干呢?

光路郎:啊,听说花吹组的那些家伙在这附近出没,你知道什么吗?

诗郎:哦哦,烧杀抢掠什么都干的那些家伙吗?

光路郎:是的,以花吹佐吉为首的犯罪集团

诗郎:啊,很遗憾,我什么不知道哦

光路郎:是吗,那么如果知道些什么,请通知我一声

诗郎:好的,知道了

光路郎:那么,我们走吧,亚栗

亚栗:好的

秋月美津:诗郎,和服又滑下来了

诗郎:咦?

秋月美津:我帮你弄好,真像个孩子一样啊

光路郎:(真是个好人啊,自己明明很贫穷,还要照顾别人)

 

光路郎:不过,他还真是个邋遢的不像话的男人啊

亚栗:美津小姐是因为喜欢才照顾他的吧

光路郎:虽说这样也不行啊,人类堕落到这种程度是…(新娘桥上…那个不会是传说中的疯女人吧,她手上抱着什么?婴儿吗?)

亚栗:哥哥,怎么了?

光路郎:亚栗,新娘桥上…

亚栗:咦?新娘桥怎么了,什么人也没有啊?

光路郎:什么?!(看错了吗?不…可是…是我太累了吗?一直在调查,而且今天起,多了一件搜查之外必须干的事情)

 

光路郎:不对!!!!菜刀不是这样用的,像这样用左手扶住…

诗郎:啊,是……

光路郎:(必须要好好教育这个男人)

诗郎:那个,巡查大人,为什么这两天要来我家开料理教室呢?

光路郎:当然是因为你太无所事事啦,既然一个人住,至少要会自己做饭吧!

诗郎:啊,是……

光路郎:真是的,给我!我来给你做示范,料理要有气势!

诗郎:气势?

 

光路郎:看,做好了!!刚好三十分钟

诗郎:哇,好香啊,好香哦

光路郎:啊,喂,不行,用筷子啦

诗郎:我不喜欢筷子

光路郎:哈?真拿你没办法,只能吃一口哦,给

诗郎:唔唔

光路郎:(真是的,真是个需要照顾的人啊)

诗郎:很美味~~

光路郎:(和服又敞开了,下面又裸着…)又…又露出来了!

诗郎:我不喜欢底裤……

光路郎:吵死了,你的兜裆布在哪?

诗郎:在,在那边的橱柜里

光路郎:有啦,快给我系上,现在就系!!!

诗郎:哎哎哎,不要往我脸上推了

 

诗郎:系好了

光路郎:系好个头!松垮垮的往一边掉,给我系好,只遮一点更恶心啊!用我的给你演示,好好看着我的![解开]

亚栗:哥哥,果然是在诗郎大人这儿…

光路郎:不对,要像这样用力拉

诗郎:用力拉是吗?

光路郎:对,像这样充满热情的用力拉

亚栗:哥哥…诗郎大人…

光路郎:亚栗?不…不是这样的,亚栗,这绝对不是喜欢兜裆布的人聚在一起玩兜裆布…

亚栗:呵呵哈哈,哥哥你们好有趣哦,哈哈哈

光路郎:咦?

诗郎:哈哈哈

 

光路郎:诗郎君,你笑起来比较好看哦,比昨天那样好多了

诗郎:哎?

光路郎:好!那么今天就到这儿了,明天我还会来教你做饭的

诗郎:明…明天还来吗?

光路郎:没错,像你这样的家伙没法置之不理。那么,我们走吧,亚栗

亚栗:好的,再见,诗郎

诗郎:现在来说,这种人真的很少见呢,偶尔也该去做点生意了。

 

 

Track 02

诗郎:美津小姐?

秋月美津:真少见呢,诗郎,拿着伞是准备去做生意吗?

诗郎:是的,美津小姐有什么事儿吗?

秋月美津:差不多该把那婴儿带回去了,一直放在你那儿挺不好意思的

诗郎:不,没关系的

秋月美津:咦?已经够了哦,而且你根本不会照顾孩子

诗郎:不,由我来照顾

秋月美津:…你,其实看到了吧,我杀婴儿的时候。之前我杀婴儿的时候,感觉到后面有人,那时候看到的人就是你吧,这样就说得通了,你突然决定把新领养的婴儿放自己身边。

诗郎:你把婴儿杀了,只留下养育费对吧。

秋月美津:没错

诗郎:之前的四个婴儿也被你杀了吗?

秋月美津:不,不是四个,是三十四个。

诗郎:啊,哈哈哈,那还真是…

花吹佐吉:那还真是谢谢了

诗郎:啊

秋月美津:正吉!

花吹佐吉:不要叫,叫的话就在你头上开个洞喽。美津,你先回家,接下来交给我来处理

秋月美津:知道了

诗郎:你是?

花吹佐吉:我是花吹组的人

 

秋月美津:(没错,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妨碍我和正吉,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啊,花吹雪!没错,2年前和正吉相遇时,正好是这花绽放的时候,那之后过了2年了,总算攒够钱了,马上就能穿上了…)哇(…我的新娘服,一直憧憬着成为能走过新娘桥的美丽新娘,对于贫穷的我来说,明明是一辈子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但是那个人不仅喜欢上了这样的我…)

[回忆]

花吹佐吉:我们在那座桥上举行仪式吧

秋月美津:正吉!(就像做梦一样,但是…)

花吹佐吉:美津,我有话要和你说

秋月美津:怎么了,正吉

花吹佐吉:其实,我是花吹组的一员…

秋月美津:咦?

花吹佐吉:当然我已经决定金盆洗手了,但是想要离开组织,需要一大笔钱,美津,你能帮我一起赚钱吗?我已经不想再在那儿呆下去了。

[回忆结束]

秋月美津:(于是,我想到了残忍的办法,在小巷的黑市里有负责养子的中介,从那儿拿到婴儿和养育费,然后杀了婴儿只留下钱,就这样不停重复。开始的时候,因罪恶感痛苦着,但是为了幸福我忍了……那个人还为我买了这件新娘服,马上就能穿着这个走上那座桥了,我已经不能回头了…说起来,新娘桥的疯女人事件是谁干的呢?呵呵,染满血的新娘,和我好像啊…)

(婴儿哭声)

秋月美津:咦?(婴儿?!)啊啊啊啊,不要!!!咦?什么也没有,幻觉?(最近是怎么了,老是出现这种幻觉,又开始头疼了…)血?!什么…但是…我的新娘服上也全是血…(冷静点,冷静点,这只是幻觉,幻觉…这种血腥的味道…这是真的血…不是幻觉?!咦?到底什么是幻觉?我到底怎么了?这些血是怎么回事?咦?)唔唔(难不成,新娘桥上的疯女人…是我?!是这样吗?说起来……我也有印象,咦?我疯了吗?不会的,怎么可能会这样…)

花吹佐吉:美津

秋月美津:正…正吉?!正吉!

花吹佐吉:呦

秋月美津:诗郎?!正吉,为什么没处理这家伙?

花吹佐吉:我怎么可能在那种大道上开枪,我要在这里处理这家伙……和你一起[开枪]

秋月美津:唔!

诗郎:美津小姐!

花吹佐吉:自己脑子不正常,还搞出骚动,都是因为你,拖了我们的后腿,我们可是很困扰哦

秋月美津:唔…唔

花吹佐吉:但是你比想象中能赚钱啊,一件偷来的新娘服就把你耍的团团转…

花吹组成员:老大,我们可以不用躲了吧

花吹佐吉:恩,可以了

秋月美津:你,难不成你是…

花吹佐吉:没错,我就是花吹佐吉。

秋月美津:?!

花吹佐吉:咦,很意外吗?像我这样看起来很弱的,告诉你吧,做坏人需要的不是力气,而是奸诈和聪明的头脑,有这些就够了。那么,接下来该你了,你的脸真漂亮啊,值得我下手哦,先从鼻子开始切么?(怎么回事,明明拿刀对着他,这眼神…他还没认清自己的现状吗?)

光路郎:快放开诗郎君!!

花吹佐吉:警察?

诗郎:巡查大人?!

光路郎:我听到枪声赶过来看看,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多亏和亚栗分开了,迷了路一个人闲逛才能发现…)

诗郎:不可以,快逃啊!

花吹佐吉:杀了这家伙

花吹组众人:是!

诗郎:巡查大人,快逃啊!

(打架声)

花吹佐吉:这家伙还挺棘手,不过对手这么多人,迟早撑不住的

诗郎:巡查大人,我没事的,你快逃啊!

光路郎:不要!!

花吹组成员:你这混蛋

光路郎:唔!

花吹佐吉:啊,打中头了,呵呵,活该啊,还逞强站起来啊,明明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诗郎:(啊,那个人即使赔上自己的性命,也要贯彻自己的理念,这种人还存在啊,这种人,呵,好有趣哦,好有趣!)

花吹佐吉:咦?你要干什么?想用伞来抵抗吗?啊?啊啊啊啊,手臂!!!我的手臂被砍了…伞里面有剑吗?

诗郎:吵死了

花吹佐吉:唔!

诗郎:虽然不想让巡查大人看到我这幅模样,但是没办法了

花吹组众人:什么?!上面有什么?!

(花吹组被砍声)

光路郎:诗…诗郎君?

花吹组众人:你…你这家伙

诗郎:嗨

光路郎:飞起来了?!

(花吹组被砍声)

花吹佐吉:那是什么?怪物吗?开玩笑的吧,我得快点逃…谁拽着我得脚…

秋月美津:正…正吉

花吹佐吉:喂…喂…你…不要…快放手

秋月美津:我…爱…你…正吉

花吹佐吉:放手,[]我可是从一无所有爬到今天的位置上的,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啊,不要,不要,不要!!!

(花吹佐吉被砍声)

花吹佐吉:呜啊,唔唔唔

光路郎: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之后会让你好好赎罪的

诗郎:巡查大人,你没事吧?

光路郎:恩,多亏了你啊

诗郎:不,本来我打算一个人解决的,把巡查大人卷进来真的很抱歉,我还以为巡查大人会逃走呢。

光路郎:我怎么可能把快被杀的人扔下,自己逃走呢!

诗郎:的确是啊……

光路郎:话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好身手啊

诗郎:我以前是干暗杀的,最近觉得剑太沉重了就不干了。我觉察到美津小姐做的事情,调查了很多发现和花吹组有关,不过,事出突然,我也好久没用剑了。

光路郎:原来如此,是你的正义感让你这么做的吗?

诗郎:不是,只是花吹这个人让我很恶心而已

光路郎:…是吗?

诗郎:话说,巡查大人,你不调查我吗?

光路郎:哈?

诗郎:原本做暗杀的人应该不会干什么正经职业吧,一般巡查不都会这么想吗?

光路郎:但是你不是已经不干了吗?

诗郎:哈哈,这种事情…有可能是骗你的哦,你相信我吗?

光路郎:哈?当然了,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诗郎:咦?……

光路郎:好了,该把这些家伙带走了

诗郎:呵呵,真的是当下难得一见的人啊

光路郎:诗郎君也来帮忙了

诗郎:好的

 

光路郎:诗郎君,你绝对很适合当警察的,你不觉得应该把你的才能用在人民身上吗?

诗郎:咦?我不要……

光路郎:这件制服一定很适合你哦,穿上看看了

诗郎:不要,不用脱了

光路郎:不用客气了,快点,快点

诗郎:不,不要

亚栗:哥哥,诗郎大人,我带特产来了…

光路郎:别废话了,快穿上这个!

诗郎:不要!

光路郎:只要穿上你就会想做警察了!!

亚栗:哥哥…诗郎大人…

光路郎:不…不是这样的,亚栗,这绝对不是喜欢制服的人聚在一起玩制服游戏啊

亚栗:噗哈哈哈,果然哥哥你们好有趣哦,哈哈哈

诗郎:哈哈哈

光路郎:……哈哈哈

 

 

Track 03

荒上三郎太:(那是在10年前,我,荒上三郎太,8岁。)

(荒上三郎太: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弟!)

荒上三郎太:山田光路郎,7岁。

(山田光路郎:小弟?)

荒上三郎太:(那时候要是没说那种话就好了。没想到后来,竟然会这么讨厌这个家伙。然后现在……)

荒上三郎太:我不要当你的大哥了!不要再跟我说话!

山田光路郎:啊……诶?……

荒上三郎太:(如果小弟在任何方面都比自己优秀的话,你会怎么想?)

 

《艳汉》 第二话 《兄弟怀歌》

 

早乙女水彦:今天的课题是在街巷中流传的狂犬骚乱,你们可能已经有所了解,被袭击过的尸体全部都损伤残破得没有留下原貌,不能轻易地认为是狗的所为哦。

众人:啊……

早乙女水彦:哦呀,大家都退缩了呢,只要不疏忽大意就没有关系哦,只要小心一点即使是土豆片也不会戳到牙龈……

咲花琉璃丸:好了,会议到此结束!

早乙女水彦:琉璃君。

咲花琉璃丸:早乙女,你举的例子会降低部下们的士气。

荒上三郎太:(啊,狂犬好可怕呐。)

同事1:喂,三郎太,知道光路郎在哪儿吗?

荒上三郎太:啊,谁知道,别问我!

同事1:因为你不是那家伙的大哥么?

荒上三郎太:哈?现在说什么大哥的也只有地痞和同志了吧。

同事1:怎么,你到现在还在无视光路郎么,已经过去3个月了吧。

荒上三郎太:啰嗦!

同事1:嘛算了,光路郎不在的话找你也没什么事。

同事2:哈哈,说的也是。

同事3:呵呵,三郎太既弱又没有胆量,一点用处都派不上呐。

荒上三郎太:说什么呢你们这些家伙!那些用处我还是有的!很有用处啊!一盒柔软的面纸我还是拿的起的!不要看不起万年倒茶男的右手啊喂!

同事2:唔哦这个家伙只有右手有肌肉,又不是网球部的。

同事3:到底倒了多少茶啊。

 

荒上三郎太:(啊!一点意思都没有!搞什么啊大伙都说光路郎、光路郎!没错那家伙从前不管做什么都非常优秀,我则是普通都不如,要说长处的话只有家里很有钱这点,但是我在工作上也很努力啊,只不过是没有那家伙突出罢了。)

副部长1:啊咧,这不是荒上么?

荒上三郎太:啊,副部长阁下。

副部长1:上次的店非常棒哦,下次再拜托你啊。

副部长2:啊,那家店很不错。

荒上三郎太:是,光荣之至。

副部长1:你的裸体猴子舞也很有趣哦,下次再拜托你,哈哈哈哈。

荒上三郎太:啊……好的。

副部长1:那先这样。

荒上三郎太:是。

同事4:喂,听到了吗?裸体跳猴子舞诶!

同事5:真是亏他做得出来。

同事4:好像是在他父母认识的酒家招待的哦。

同事5:用钱来解决啊。

同事4:为了出人头地使这种手段么,那个无能的家伙,哈哈。

同事5:哈哈哈哈。

荒上三郎太:(嘲笑的家伙就嘲笑吧!没有能力的人使用金钱的力量有什么不对!反正做了的人才会赢吧!啊!)光路郎!

山田光路郎:唷,三郎太!

荒上三郎太:哼!

山田光路郎:啊,三郎太!你到底是看我哪点不顺眼?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啊。

荒上三郎太:(像你这种家伙,总是受到大伙认同的家伙怎么会知道!)全部都是!你存在本身我就看不惯!别再烦我了!

 

1:诗郎,再喝一点。

吉原诗郎:好的。

八重姐:诗郎,好久没听你弹三味线了。来一曲吧。

吉原诗郎:八重姐。(这个香味……)八重姐,今天接了新的客人吗?

八重姐:诶呀,你发现了?大概是2小时之前吧,是个很有趣的人哦。

吉原诗郎:唔……

(吉原安里:诗郎,我从今天起就用你最讨厌的香味的这种香油,你就按着这个味道跟着我,人类这种生物,对于越是讨厌的东西就越是忘记不了。)

吉原诗郎:(那个人可能来了。)嗯!

八重姐:啊!到哪里去啊诗郎?

吉原诗郎:回去。

八重姐:诶?

 

[开门声]

吉原诗郎:啊,鼻子要撞坏了,谁在那儿……巡、巡查大人?

山田光路郎:诗郎,大白天的从花街的后门出来吗?真是有精神呢。

吉原诗郎:是的。

山田光路郎:笨蛋!大白天就跟女人玩,成何体统!稍微给我克制一点!

吉原诗郎:男人不都这样吗,只要有机会的话任何时候都是处于临阵状态哦。

山田光路郎:你战得也太多了!到时候变成跟疾病战斗的话我可不管!

吉原诗郎:巡查大人才是,在这种后巷是有何事?

山田光路郎:我、我不是的,我是来找后巷的狂犬,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啊真是的,哈……(尽是些头疼的事。)

吉原诗郎:发生什么事了?

山田光路郎:呃啊……

 

山田光路郎:就是这么一回事。

吉原诗郎: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巡查大人的大哥讨厌巡查大人,硬是要把巡查大人的手指指甲给剥下来……

山田光路郎:才没有剥,为什么我要被那么阴险地虐待啊。

吉原诗郎:啊……[吐烟]但是也没什么不好的吧,你大哥又不是小孩子。

山田光路郎:不要,非常不好!

吉原诗郎:哈……

山田光路郎:糟糕,还在搜查狂犬之中呢。那么就这样,你也小心一点哦。

吉原诗郎:好的。

山田光路郎:啊……

吉原诗郎:啊啊,晃晃悠悠的。(看来受伤不轻呢。)

 

山田光路郎:(我到底做了什么啊?是那个吗?狂犬……但是,那是狗吗?!)

[被袭击]

 

同事:喂,荒上,有客人哦。

荒上三郎太:诶?

吉原诗郎:初次见面,荒上大人,我叫吉原诗郎。

荒上三郎太:呵,原来如此。你是光路郎的朋友啊,是受他所托而来的么?

吉原诗郎:不,我是想见见巡查大人的大哥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荒上三郎太:现在已经不是了!说到底我从以前起就很讨厌那个家伙。

吉原诗郎:诶,这样啊。

荒上三郎太:认识那家伙是在10年前。(那时候附近搬来贫穷的一家子……)

 

[回忆]

山田父:呐!

荒上三郎太:诶?!

山田春太郎:你是荒上家的儿子吧?大叔我是山田春太郎,这是我儿子光路郎,比你小一岁,请多关照!

荒上三郎太:哈……(你跟我说多多关照,可这家伙死死地瞪着我啊。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臭小鬼!)

(荒上三郎太:以前那家伙就很令人讨厌了。)

山田春太郎:这是妹妹亚栗,也请多多关照!

山田亚栗:你好!

荒上三郎太:(啊!妹妹超级可爱!)请交给我吧,爸爸!

山田春太郎:爸爸?

(荒上三郎太:冲着亚栗我陪那家伙一起玩。)

荒上三郎太: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弟!高兴吧!

山田光路郎:小弟?别对我指手画脚,你这●亚人!

荒上三郎太:什么?!这、这是我的帅气发型,还有,你别小看●亚人!那是贝●塔星球的——啊?!

山田光路郎:你家有好多点心!太棒了![狂吃]

荒上三郎太:啊,那是我的点心!

山田光路郎:啊!好有型的铠甲!哈哈!

荒上三郎太:那是父亲大人的宝贝,啊!!!!别穿!

山田光路郎:好棒!很合身!

荒上三郎太:合身你个头!像个奇怪的生物一样好恐怖啊!

[破碎声]

荒上三郎太:啊——母亲大人的梳妆台!!!!!

山田光路郎:抱歉抱歉~

(荒上三郎太:那家伙一来我家就大搞破坏,而且某一天……)

山田光路郎:啊,三郎太你看!那个水果像不像小三?喏,有着一个鼻孔很大的鼻子。

荒上三郎太:你把小三想成什么了,小三的代号又不是鼻子。

山田光路郎:你不是小三的粉丝么?我摘给你。

荒上三郎太:我才不会高兴!

山田光路郎:[从树上掉下河]啊——

荒上三郎太:啊!光路郎!光路郎!

山田光路郎:我不会游泳啊!救我!三郎太!

荒上三郎太:不行啊,我也不会游泳啊!

山田光路郎:我会被冲走的!救救我,三郎太!

荒上三郎太:(怎么办?怎么办?虽然这条河的话死是死不了。)啊!啊哼——[也掉入河里]

山田光路郎:三郎太——

(荒上三郎太:这时候我发出的诡异色情叫声,刚好传到在附近的人们耳中。)

(路人1:啊哼?

路人2:啊哼吗?)

荒上三郎太:那家伙攀附在岩石上获救了,我在被冲走了很远之后得救了,被救上来后我紧紧地抱住母亲,哭得屁滚尿流失态至极。

(荒上三郎太:呜啊啊啊啊!呜啊啊!)

[回忆结束]

荒上三郎太:之后我被冠上了“从上到下大放送”这种弹珠游戏店的宣传标语似的昵称。

吉原诗郎:唔……

荒上三郎太:诶,你在笑吧?你有在笑吧!总之跟那家伙在一起就没什么好事。

同事:荒上,差不多该干活了。

荒上三郎太:好的。那么,就这样了。

吉原诗郎:啊,荒上大人——嗯……(果然,风的味道不一样。)

 

 

Track 04

山田光路郎:[]唔!(那个果然不是狗,狗的毛里好像能看到类似人的手一样的东西。)啊!(狂犬被枪刺中了!从哪里飞出来的?)

吉原安里:呀,抱歉抱歉,这家伙给您添麻烦了,找到它花了不少功夫,我会把它带回去的,可以吧?你真厉害,很强呢,还有点帅呐!

山田光路郎:喂,你是它的饲主吗?

吉原安里:诶?嗯没错,那样做的话暂时会很听话的,呵呵。

山田光路郎:那是什么!因为那个东西已经有了7位牺牲者了,你到底——

吉原安里:啊是吗,抱歉抱歉。[]

山田光路郎:唔啊!

吉原安里:你是最后一个受害者了,请原谅~

山田光路郎:(肚子,什么时候被刺中的?)呃啊!

[枪声]

山田光路郎:啊!

吉原安里:你的腿我收下了。

山田光路郎:啊!

吉原安里:什么呀,你不是警察吗?太弱了哦,再挣点气嘛。

山田光路郎:(那装在身体上的机械是什么?为什么会从手中射出子弹?)[被打]呃啊……

 

荒上三郎太:(怎、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巡查一会儿竟然碰到了这么恐怖的场面!那家伙是什么,这么厉害!竟然连光路郎都敌不过!不行,我什么也做不了,快点赶回警署叫救援队。他可能会死……跑回警署到救援队赶过来最快也要20分钟,那家伙会死的。但是就算我站出来也肯定是我们两人都死而已,会死的……谁都不能得救。)

(山田光路郎:三郎太!)

荒上三郎太:(不要!我不想死!不要,不要!)

(山田光路郎:三郎太!三郎太!)

荒上三郎太:(不想死!不想死!我不想死!反正我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胆小鬼!)

 

[回忆]

小孩1:喂,光路郎,你也别再和三郎太一起玩了。

荒上三郎太:(那些家伙!)

小孩2:那家伙明明很弱还仗着有钱装腔作势,真让人火大。

小孩3:在你来之前那家伙没有朋友哦。

小孩1:应该说是被欺负的对象吧,那个家伙。

小孩2:而且我们还听说了哦,上次那家伙被河流冲走吓得尿裤子呢。

小孩3:哈哈!脏死了!

山田光路郎:哈哈,没错啊,三太郎那个家伙尿得超级糟糕来着,很脏呐,哈哈!

荒上三郎太:(光路郎,眼睛……头晕目眩,想、想吐……)

山田光路郎:但是,超级帅气啊!那家伙明明那么害怕却还为了我跳进河里了哦!太厉害了!我想成为像三郎太那样的男人呐!我可是那家伙的小弟哦!不错吧!

荒上三郎太:呜——(不对,不是的!我那时候是不小心摔下去的,并不是自己跳下去。)

 

荒上三郎太:(但是,一直没能跟他说,那之后我努力想要做个理想的大哥,却完全不行,不能救他。长大之后越来越比不上他,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嫉恨他,本想最起码做到出人头地,却也一点都不顺利。妒忌小弟真是太逊了,真厌恶自己!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渐渐地讨厌那家伙,啊……但是实际上,我是害怕他察觉到我妒忌他这件事吧?害怕总有一天他会发现这个一无是处胸襟狭窄的真实的我。)

(山田光路郎:三郎你太不配当我的大哥。)

荒上三郎太:(害怕那一天的到来,要是真变成那样的话不如由我疏远他。)

吉原安里:哼!什么啊,昏厥过去了么,那就算了,接下来就会了断了。

荒上三郎太:(光路郎!)

(山田光路郎:救救我,三郎太!我要被冲走了!)

荒上三郎太:(至今为止我到底做过什么?)

(小孩1:笨蛋,胆小鬼。

小孩2:哈哈!)

荒上三郎太:(弱小又无能的我。)

(山田光路郎:我想成为像三郎太那样的男人呐!)

荒上三郎太:(抛掉自尊,甚至被大家当做傻瓜。)

(山田光路郎:救我,三郎太!)

荒上三郎太:(我到底有做些什么?)啊!!!——光路郎!

吉原安里:你是谁啊?

荒上三郎太:(声音……发出……声音,发出声音!)我、我让你……见识下我的特技。

吉原安里:哈?

荒上三郎太:(就是现在!快做!快做!)快来人救命啊!!!!!来人啊!!!!!!(一次也好,一次就行!我要——)

吉原安里:住口!

吉原诗郎:帮了大忙,荒上大人。虽然寻着味道到了这附近,却找不到地儿……咦,晕过去了?啊……(但是,没想到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吉原安里:喂……是诗郎吗?

吉原诗郎:是的,好久不见。[摆好阵势]

吉原安里:哈?不是吧,要跟我对战吗?还是不要吧,啊真是的。看吧,太慢了。[开枪]

吉原诗郎:啊!呃啊——

吉原安里:果然只带了一组暗器啊,怎么可能赢得过我呢,笨蛋。

吉原诗郎:别、别杀我,哥哥!

吉原安里:呵呵,我不会杀你的,毕竟是我可爱的小弟嘛,但是,竟然对哥哥出手真是个坏孩子。

吉原诗郎:对、对不起!

吉原安里:回到我身边吧,诗郎。那样的话我就原谅你。

吉原诗郎:真的吗?至今为止的事情也都原谅吗?

吉原安里:呵呵,当然。嘛,就像叛逆期……[刺中]果然是演技吗,可恶,真是不可爱!

吉原诗郎:哥哥才是,近距离的话我比较占优势。

吉原安里:掉下去也是故意的么,不过是个小弟就想杀我吗?

吉原诗郎:正是如此。啊!

警察:喂,在这里!

吉原安里:[]后会有期,诗郎。(对了,得把狗带回去。)

山田光路郎:你这混蛋!

吉原安里:(哈?那家伙怎么,应该站不起来才对。)

山田光路郎:你对三郎太和诗郎做了什么!

吉原安里:[被刺]唔!

警员们:这边!有人倒在地上!喂,你受了很重的伤。

山田光路郎:诗郎,你受伤了。

吉原诗郎:我不要紧,巡查大人,不能乱动。

山田光路郎:三郎太呢?

吉原诗郎:只是晕过去而已。

山田光路郎:是吗,太好了。谢谢你,诗郎……

吉原诗郎:巡查大人!(啊,必须赶紧解决那个人,他整个人都令人憎恶。)

(吉原安里:人类这种生物,对于越是讨厌的东西就越是无法忘记哦。)

 

男:喂安里,已经回收结束了吗?

吉原安里:嗯,干完了。今天有收获哦,找到了想找的东西了。

男:喂,你的脚受伤了啊,这是时隔多少年看到你的血了。

吉原安里:那个啊,有个很有趣的家伙,面对那只狗居然没有死哦!

男:诶?好厉害啊。所以为了收拾他而废了一番功夫吗?

吉原安里:不,还没有杀他。

男:哈?那可不妙,那只狗被看见了不是吗?

吉原安里:没问题,即使情报流出了警察也不会出动,因为有一部分的干部握着“肉之国”存在的证据。而且,那个男人看上去非常有趣,膝盖被废了还能站起来哦!厉害吧?好像还是我小弟的朋友,得稍微疼爱一番才行,哈哈。

 

荒上三郎太:我请客,尽管吃!庆祝光路郎的痊愈!

山田光路郎:喔!已经在吃了!连带三郎太的份!

吉原诗郎:(一个月就痊愈了真是惊人的恢复力。)

荒上三郎太:噢,是吗是吗,你真是一如既往地让人火大呢。虽然那个来路不明的狗和金发男子今后必须得抓获。

山田光路郎:当然!

荒上三郎太:今天就算了,来!大口吃吧!

山田光路郎:喔!

荒上三郎太:喂那是我的天麸罗!

山田光路郎:哈哈!吃到了的就算赢!

吉原诗郎:(不过,荒上大人恢复精神了。在那之后……)

[回忆]

荒上三郎太:光路郎,实际上我那时候只是脚滑掉进河里而已。

山田光路郎:哈?你在说什么啊三郎太。你可能没有自觉,在河里你努力向我游过来。

(荒上三郎太:光路郎!)

山田光路郎:我记得哦。

荒上三郎太:诶?

山田光路郎:不过,你一直介意那种事吗?说到底,我要是没有获救的话,你就不是我的大哥吗?你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总是陪着我逃走一起哭泣,我从来没有被你抛下,比如说我和诗郎是朋友,并不是因为他很强所以才成为朋友,该怎么说呢,是喜欢。三郎太也是,这样不行吗?你能一直做我的大哥吗?

荒上三郎太:啊啰嗦!闭嘴!不许再说下去了![]你说的每句话都羞死人了!

山田光路郎:讨厌得要揍我吗?!我真的要受伤了啊!

荒上三郎太:啰嗦!你太惹人生气了!

吉原诗郎:啊哈哈!

[回忆结束]

吉原诗郎:(果然这个人很有趣,不用耍任何手腕就能抓住人心。但是,那个人的攻略技巧非常高明,而且本人还毫无自觉。)

荒上三郎太:喂,诗郎。告诉你一件事。

吉原诗郎:诶?

荒上三郎太:唯独不要让光路郎喝酒,那家伙酒品超级差,他的醉法很奇怪哦,在脑里做些奇怪的设定,曾经我被当做他父母的仇人,一整晚追着我打呢。

吉原诗郎:哈……但是,他已经在喝了哦。

山田光路郎:[喝酒]

吉原诗郎:啊……

山田光路郎:你们在做什么?

荒上三郎太:哈?

山田光路郎:三郎子!你饭准备得怎样了!

荒上三郎太:三郎子?!

山田光路郎:诗郎!你也已经中学二年级了,给我学习去,你这个不良儿子!

吉原诗郎:诶?不良儿子?

荒上三郎太:看来今天的设定好像是他是顽固的老头,我是妻子,你是不良儿子。

吉原诗郎:原来如此,这真是不妙。说道演技的话,我可不会输给任何人哦。

荒上三郎太:(诶,这臭小子在说些什么?)

吉原诗郎:吵死了你这个●老头!别对我指手画脚混蛋!

荒上三郎太:你在煽风点火些什么啊!

山田光路郎:你那是什么用词啊三郎子?

荒上三郎太:啊真讨厌,我真是的,嗬嗬嗬嗬。

吉原诗郎:别冲着我妈发火你这臭●!我妈她肚子里有我的小孩啊!

荒上三郎太:啊不要再加什么奇怪的设定了!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吗?

吉原诗郎:有点噱头的内容观众们会比较高兴。

荒上三郎太:有谁在观看啊,你刚才算什么啊!

山田光路郎:你说什么混蛋!竟然敢对我的女人出手!

吉原诗郎:放马过来吧●老头!!!

荒上三郎太:啊啊!!!你们两人快住手!!!!!!!

 

 

Track 05

路人A: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呢,真想赶紧回去喝上一杯。(嗯?什么?是动物吗?)

猫女:女……猫……女……

路人A:(女人?为什么在爬行?手、手腕被砍掉了。)

猫女:猫女……救命……猫女……救命……

路人A:啊啊啊啊~[逃跑]

猫女:救命……

 

《艳汉》 第三话 《蝶眺三人》

 

荒上三郎太:锵锵!这是我们家新采购的糖果,有很多哦,尽管吃吧。

军人A:这是啥?黑黝黝的。

军人B:你总是买一些奇怪的东西呢。

军人C:好吃吗?

荒上三郎太:吃一个尝尝嘛。

军人A:没想到挺好吃的。

军人C:嗯。

咲花琉璃丸:开会了。

众人:是。

咲花琉璃丸:啊!!!!!!!!我所有部下的牙都黑了!怎么一回事?这是什么诅咒?!

早乙女水彦:冷静,琉璃君。

军人A:呜哇,这一口牙是怎么回事?

军人B:怎么全黑了!

荒上三郎太:哈哈,上当了吧,这是墨鱼汁糖。

军人A:什么?

军人B:你胆子可真够大的!

军人C:开什么玩笑,你这个墨鱼混蛋!

咲花琉璃丸:给我安静!混蛋们!!![]

众人:是……

咲花琉璃丸:那么赶紧开会。

众人:是。

咲花琉璃丸:昨晚有关于可疑人物的目击消息。光路郎,介绍下详细情况。

山田光路郎:是。可疑人物一边念叨着“猫女”,一边徘徊于夜路上。没有手腕,似乎是用四肢爬行的。在东区被目击到五次。

军人A:什么啊?猫女是妖怪吗?

军人B:谁知道啊……

山田光路郎:目前只是徘徊的样子有些奇怪,并没有出现受害者。

咲花琉璃丸:嗯,早乙女,这件事你怎么看?

早乙女水彦:嗯……是啊。

军人A:这件案子由早乙女长官负责吗?

军人B:有那么难办么?还没出现受害者呢。

早乙女水彦:现在立刻出动五分之三的队员,开始搜寻可疑人物。抓紧时间,争取毫发无伤,捉拿归案。

军人A:五分之三?

军人B:区区一个可疑人物要做到这一步?

早乙女水彦:哎呀,你们啊。要知道很多大案子都是从小案子演变而来的哟。(短时间内五次目击,行动范围的狭窄,体力缺乏,饥饿的可能性,人格分裂?受虐的可能性,对方看不透的行动,无自我伪装,冲动性,无计划,混沌,也就是说……)这里,可疑人物大概还在昨晚出没地的附近。她没体力能逃太远,藏身之地应该也很简单,多半衣冠不整。就是这些,拜托大家了!

众人:我、我知道了!

军人A:既然早乙女长官都说到这份上了。

山田光路郎:立刻开始搜寻吧!

早乙女水彦:非常感谢!那么琉璃,下达出动命令吧。

咲花琉璃丸:嗯,是啊。话说你们先去刷牙啊!!!

 

(吉原安里:诗郎,喂,诗郎!你已经把狗杀了吗?

吉原诗郎:下不了手……不要……

吉原安里:蛤?笨蛋,快杀掉!再磨蹭,你会被杀掉的!上面的大哥们说了想吃这条狗,放弃吧。

吉原诗郎:呜呜呜……

吉原安里:虽说它受了伤很可怜,也没办法保护它到最后。怪只怪你捡了它,我们生活的地方根本不正常,别随便跟外面的人事扯上关系。好啦,快杀掉!快点!

吉原诗郎:不要!)

吉原诗郎:不要!不要!(做梦?不过,说起来,哥哥真的来了这个城市。)

吉原安里:早,诗郎。

吉原诗郎:?!哥哥!!你、你还真找得到这里呢。

吉原安里:哈哈,收集情报可是我的特长啊,诗郎。

吉原诗郎:万能的哥哥你有不擅长的东西吗?

吉原安里:有啊有啊,比如管教弟弟之类的。你还真能在房间的边边角角里都藏上刀呢。你想在我来的时候杀了我吧?真是个无情的家伙。啊,今天不说这个了。我没带武器啦,只是办事顺便来看看。

吉原诗郎:顺便?

吉原安里:话说你开了家不错的店呢,吓了我一跳。虽然都是些怪玩意估计不好卖,但是我喜欢你的作品。呐,画张画什么的吧。

吉原诗郎:现在吗?

吉原安里:嗯嗯!

吉原诗郎:那……[]

吉原安里:你要在我身上画啊?

吉原诗郎:对。

吉原安里:呜哇,胸口这里……不行啦,太色情了!

吉原诗郎:闭嘴。别随便兴奋起来啊,我会集中不了精力的。

吉原安里:你成长得越来越抖S,哥哥我甚是欣慰。感觉心跳加速,这种兴奋感是怎么一回事!

吉原诗郎:闭嘴,你个抖M。……好,完成了。

吉原安里:胸口的花和蔓藤看得到,脸上的画看不到啊,镜子借我一下。

吉原诗郎:不行,不给你看。

吉原安里:哈?你没画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吉原诗郎:画的是想送你的东西。

吉原安里:什么嘛,我会很在意的。

吉原诗郎:(翩翩飞舞于花间的蝴蝶。)先不说这个,你要办的事不着急吗?

吉原安里:对哦,晚了可就糟糕了。

吉原诗郎:已经在这条街上开始工作了吗?

吉原安里:不是的,这条街上有帮派跟老头子有钱和人的流通,最近可能会被警方逮捕。为了避免今后麻烦现在先解决掉他们。啊哈哈~

吉原诗郎:(依旧是那个残酷如同孩童的人,他那口头禅,(吉原安里:我们生活的地方根本不正常。)从小就明白了一切的人。)哥哥,最近已经不唱歌了吗?

吉原安里:嗯,偶尔唱。

吉原诗郎:我喜欢哥哥唱的歌。

吉原安里:我也喜欢你的作品。不过,你大概是持续不了多久这种正经买卖了。因为,你和我一样。

吉原诗郎:快点离开这里,去个有水的地方比较好哦。那个颜料是有毒的。

吉原安里: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啊,再见。

吉原诗郎:(此花飞向彼花的蝶儿,反正不管是我还是哥哥,大概都不可能自由飞舞。不管怎么说,既然哥哥来了,我也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不适合了结哥哥。)

(山田光路郎:诗郎!)

吉原诗郎:(因为觉得有趣,不小心和那个人牵扯过多。说起来,这也许是我第一次对哥哥以外的人感兴趣。)

 

荒上三郎太:喂光路郎,这样绝对是白费力气。

山田光路郎:不,诗郎说不定知道什么消息。别看他那样,消息可是很灵通的。

荒上三郎太:咦,“空屋”是什么意思?那家伙搬家了吗?这么说来,鲤鱼旗也没了。

山田光路郎:我可没听说过。

荒上三郎太:诶,那也就是说他悄悄搬走了?

山田光路郎:贴纸的胶水还没干,他还没走太远。

 

吉原诗郎:(那么,接下来去哪里呢?)

猫女:猫女……猫女……猫女……女……猫女……救命……女……猫女……

吉原诗郎:猫女?

猫女:我是……猫女……被追杀……救命……

人贩子:找到了。

 

咲花琉璃丸:我问你,早乙女,猫女究竟是什么?妖怪吗?

早乙女水彦:这是一些恶性人贩子团体说的暗号。简单的说,就是被人贩子剁掉手脚夺去身体自由的女性。

咲花琉璃丸:什么?

早乙女水彦:出乎意料的是,似乎能卖给收藏家个高价。这次的可疑人物大概就是从人贩子那里逃出来的受害者吧。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起案子跟某个恶性人贩子团体有关系。

咲花琉璃丸:难道说可能和“被隐之国”有关?

早乙女水彦:有这个可能性。通过这次的案子,我们长年以来的调查说不定能有所进展。

 

 

Track 06

吉原诗郎:这里是废墟,可以先躲一阵子。先观察观察情况再行动吧。现在,追杀你的人应该还在附近。你念叨着猫女,是从人贩子那里逃出来的吧?我带你去警察局,让他们保护你就好。

猫女:嗯。

吉原诗郎:(没关系,这个姑娘马上就可以托付掉,不会牵扯太深。)

猫女:谢……谢……

吉原诗郎:(没办法好好说话,是受虐引起的后遗症吗?)

猫女:蝴……蝶……呵呵~

吉原诗郎:你喜欢蝴蝶吗?

猫女:嗯,喜欢……我……小时候……就被抓了……所以……一直……想像蝴蝶一样……自由,能飞的手……蝴蝶的手……好漂亮……

吉原诗郎:把手给我。

猫女:嗯?

吉原诗郎:虽说不是真正的手。

猫女:这是蝴蝶?

吉原诗郎:是漂亮的手,我做的蝶伞的一部分。

猫女:好厉害……漂亮……我的手……蝴蝶……

吉原诗郎:(啊,好漂亮。刚才脑海里浮现出了些许景象:在某处的走廊上有个逃跑的姑娘,她张开蝴蝶翅膀,飞向了天空,好像漂浮起来一样。下次的蝶伞做红色的吧,流线型伞身,加上透明的纸,肯定不错。我果然喜欢做东西,找个安静的地方做做伞、过过日子吧。)怎么了?

猫女:你……很漂亮……

吉原诗郎:多谢夸奖。

猫女:漂亮……漂亮……[]

吉原诗郎:等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等、等一下。

猫女:高价……卖掉?

吉原诗郎:诶?

猫女:你……能……高价……卖掉?

吉原诗郎:(眼神不对。)

猫女:我……钓的……猎物……

吉原诗郎:(什么?她在说什么?)

猫女:我……能……自由……钓上……五百人的话……他们……就放我自由……

[枪声]

人贩子A:喂,你没杀了她吧?

人贩子B:擦过她的肩膀而已,赶紧带她回去吧。有警察在转悠。

人贩子C:做掉那个小鬼吧。

人贩子A:对不住啦,小鬼。

吉原诗郎:你们让这姑娘嗑药了吗?

人贩子A:嗯,她看起来没什么用了。

人贩子C:小时候拐来的,让她帮帮忙,可是事出突然。

吉原诗郎:帮?帮你们?

人贩子C:负责在巷子里钓猎物。猎物一进巷子,藏在暗处的我们就上去抓人。说过要能钓到五百人就放她走。虽然起到过一些作用,突然说什么不想干了。

人贩子A:只好把她当猫女卖掉了。

吉原诗郎:(说起来,我的身边总是这般景象。活在地下的人们和被剥削的人们,总是这样。我已经厌烦了。)

人贩子A:那永别了,小鬼。[开枪]竟然打掉了子弹?!怎么回事?和服下面竟然藏着武器![被杀]

人贩子B:这个小鬼!

山田光路郎:住手!

吉原诗郎:巡查大人?

山田光路郎:三郎太,按住他!

荒上三郎太:好的!

山田光路郎:诗郎,没事吧!我们在找你呢。

荒上三郎太:光路郎,这家伙咬舌自尽了。

山田光路郎:什么?

荒上三郎太:肯定有什么事不想被我们知道。

吉原诗郎:那个男人是人贩子,是想守住秘密吧。

山田光路郎:竟然是人贩子。

吉原诗郎:刚才很抱歉,害你肩膀受伤。(那时我不小心动摇了,要是对方开枪的时候有杀心的话……)真的对不起。

猫女:钓了……你被我……钓了,是我的猎物……钓五百人……我……就能……自由。

吉原诗郎:振作些,你已经不是他们的手下了。

猫女:我……就算……你们再哭……也无所谓,我……只要能幸福……我要自由……别人的死活……我才不管!让你们好看!真不错……大家……都变得不幸就好……我更想要……幸福啊!

山田光路郎:喂,住手。

猫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要!想要!想要幸福啊!

(女人A:同样身为女人你竟然骗我!

女人B:你不是人!我诅咒你!

女人C:我还有个生病的孩子啊!

女人A:诅咒你!

女人B:你不是人!)

猫女:啊哈哈哈哈!!让你们好看!啊哈哈!

荒上三郎太:这是怎么了啊。

吉原诗郎:从人贩子那里逃出来,神经错乱了。你要是有自责之心的话,就把知道的事情告诉警察,你应该赎罪。看,你也有能飞舞的手,终于自由了,应该去做真正想做的事。

猫女:呜呜……南区……13号的下面。

吉原诗郎:诶?

山田光路郎:应该是情报。

荒上三郎太:是啊。我带这姑娘去巡查长那里,光路郎你留下来抓住诗郎!

山田光路郎:麻烦了,三郎太!诗郎,你好像很累啊。没事吧?

吉原诗郎:嗯。(我害那姑娘受伤了。像这样,根本保护不了任何人。)

山田光路郎:喂,你脸色很差啊,就这种状态你真的想离开这里吗?

吉原诗郎:对,一直以来承蒙关照。

山田光路郎:我不同意。

吉原诗郎:巡查大人你是否同意跟我没关系。

山田光路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逼迫你离开,我不会让你在这种状态下一个人离开。你一脸深受伤害的表情。

吉原诗郎: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只来往了几个月的我?

山田光路郎:就算只有几个月,你也是我的朋友。而且因为工作关系,我明白的,像你这样有强大力量的人,容易陷入孤独的深渊。就这样独自离开的话,肯定会走向不好的方向。我会成为你的力量。

吉原诗郎:不需要,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省心的人,你的力量只会让我困扰。

山田光路郎:是吗?那我就用武力不让你走。别看我这样,其实很任性的。

吉原诗郎:跟我扯上关系,不会有好事的。想和我扯上关系也没用。

山田光路郎:那你是说要是没和我扯上关系就好了吗?你能说迄今为止跟你扯上关系的人们没从你这里得到任何好处吗?你能断言一切都是徒劳吗?不管今后会怎样,我都不会后悔和你扯上关系。

吉原诗郎:我会的。要是巡查大人你有个意外,光说漂亮话可解决不了。让亚栗大人和荒上大人流泪也无所谓吗?而且我还有无法告诉你的隐情。

山田光路郎:谁都有隐情,我不会强迫你说出来。而且,我对于贯彻自己信念所为之事,不论结果怎样都不会后悔。亚栗也好三郎太也好,都会理解的。但是就这么放你一个人走,我肯定会后悔。那种事我可受不了。所以,这就是我的任性。

吉原诗郎:[]大笨蛋。

山田光路郎:哼。

吉原诗郎:笑什么啊,你是M么?

山田光路郎:才不是。

 

军人A:是这里吧,南区13号。

军人B:猛地一看,看上去只不过是个普通仓库啊。

军人A:门开着呢!进去吧。

军人C:喂,当心点。

军人A:呜哇,里面尸体成山,这是怎么一回事?

早乙女水彦:这里应该是人贩子团体的隐藏窝点,好像被人捷足先登了呢。

军人A:人贩子?那这些人都是人贩子吗?

咲花琉璃丸:可恶,都死了什么证据也拿不到了。

早乙女水彦:被那群家伙抢先了呢。但是这下也就搞清楚他们是从人贩子这里进货的。

咲花琉璃丸:是啊,还有别的调查方法。不过,南区13号的下面是指……

军人A:巡查大人,在里面发现了通往地下的门。

咲花琉璃丸:什么?!

军人A:里面有很多被人贩子抓了的人。

军人C:我们是警察。

军人B:来救大家了,请放心。

咲花琉璃丸:太好了,早乙女!我们的调查还没有进展!但是这算是大丰收啊!

早乙女水彦:嗯嗯,我们做到了,琉璃!

 

男:喂,安里,你还真不累呢,杀了那么多人。

吉原安里:哈哈,人贩子跟地痞没两样,人再多也很弱。

男:你那是什么啊?从胸口到脸上。画么?

吉原安里:嗯?啊这个?有毒颜料画的画。

男:啊?有毒?你赶紧弄掉啊。

吉原安里:为啥?这可是诗郎画的。

男:诗郎?你找到他了吗?

吉原安里:嗯,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跟一个有趣的巡查在一起。啊,我的脸上画了什么?诗郎说是想送给我的东西。

男:啊?被血溅到完全看不出,只看出你的皮肤因为毒素变了色。

吉原安里:什么嘛。切,不好玩。

男:喂,赶紧弄掉,弄掉。

吉原安里:哎呀,不要紧吗?手会烂掉的哦。

男:烦死了。

吉原安里:(那家伙画了什么呢?)

 

山田光路郎:诗郎,那个姑娘后来被慈善寺收养了,因为身份不明。

吉原诗郎:是么。

山田光路郎:那姑娘虽然好像遭遇了很复杂的情况,但就算神经错乱,也告诉了我们受害者的所在地。她自己也算受害者,心里为自己因为想逃脱而协助人贩子的事而后悔吧。

山田亚栗:好可怜。

荒上三郎太:多亏了她,其他受害者也得救了。也多亏了缠住那姑娘的诗郎。

吉原诗郎:哪里的话,我只是……

山田光路郎:不过你让我们担了好多心啊,要受罚哦。

吉原诗郎:诶……

山田光路郎:闭上眼睛,张开嘴巴。

吉原诗郎:诶?……

山田光路郎:你可没权利拒绝。

吉原诗郎:好……[塞糖]什么……这是什么!

山田光路郎:好啦,赶紧吃进嘴巴里。

吉原诗郎:住、住手!你们看着什么在笑啊?镜、镜子!牙全黑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会掉色的吧!

山田光路郎:谁知道呢~

荒上三郎太:怎么办?这样的话,你擅长的泡妞游戏也没办法进行了呢。

山田亚栗:擅长的泡妞是什么游戏啊?

吉原诗郎:亚栗大人,没什么,没什么。

山田亚栗:诗郎大人的嘴巴好奇怪。

吉原诗郎:TT|||||

山田光路郎:抱歉,诗郎,很快就会掉色的,放心吧。不过你能留下来真是太好了,我真的很担心你哦。

荒上三郎太:我说啊光路郎,这家伙好像没穿兜裆布啊?[]开什么玩笑,臭小鬼!那么秀气一张脸,下半身怎么这么不检点啊!

吉原诗郎:我讨厌内衣,要是可以的话,衣服我也不想穿。

荒上三郎太:你这已经是变态行为了,逮捕这小子吧!

山田光路郎:我都说了叫你穿着兜裆布!

山田亚栗:哈哈哈,哥哥你们好有意思~

 

吉原安里:哟,诗郎这家伙还有这么多表情呢。那个男人果然很有趣,竟然能留住那个诗郎。是个好男人,超想吃掉他。哈哈哈,今后好期待啊。

 

女人A:等等,不用走得这么急啦。

猫女:我想工作。

女人A:那姑娘总算摆脱毒品的症状了,对慈善活动也很积极。

女人B:但她的记忆很模糊,一直以来肯定很痛苦吧。

猫女:蝴蝶!

女人A:啊~~好漂亮。

猫女:我以前好像从谁那里得到过珍贵的东西。

女人A:是什么呢?

猫女:我不知道,但是能遇见那个人,真是太好了。

 

【11/11/11新作在線翻譯】艶漢



発売 新書館
発売日   2011/11/11

キャスト   詩郎 CV:福山潤光路郎 CV:前野智昭安里 CV:櫻井孝宏 … ほか

内容   ユルい着流しにノーフン(フンドシしてない)がちな妖艶系ぼんやり傘職人・詩郎と
だらしない人がゆるせない熱血正義漢な巡査殿・光路郎が、世界の果てのまぼろし
みたいな裏町でエログロ猟奇な事件に巻き込まれる!
お色気アクション・パノラマ百貨店。尚月地作品、初の劇音盤化!!

★初回特典(外付け) 
描き下ろしプチコミックス(B6サイズ小冊子)


翻译:小Q 鞥森 猫咪5462
校对:midayu


下载地址:
http://115.com/file/c24d360f#
http://ifile.it/obfx094
http://dl.dbank.com/c0rqvc5yli
http://www.megaupload.com/?d=3AO7IJMV
http://ge.tt/85xJk0B
http://www.box.com/s/e6gb2f85gj8h0ylyb0yu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yanhan=1111111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