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めぐり(下)

【11/03/28新作在線翻譯】地獄めぐり(下)



原作 : 九重シャム(幻冬舎コミックス 刊)

■ ストーリー
役所に勤務し、週三日地獄へ出向している緒野瀧群は、
地獄へ通ううちに閻魔王と惹かれ合い、いつしか体の関係をもつようになる。
しかし、閻魔が緒野の想い人であった恩師に、地獄行きの判決を下したことで、
その関係に亀裂が入り――!?
時を越えた運命の絆が明かされる、感動のクライマックス登場!!

■ キャスト
緒野瀧群 : 寺島拓篤
閻魔羅闍 : 森川智之
烏枢沙摩明王 : 三木眞一郎
烏枢沙摩明王(本来の姿) : 野島裕史
鸞(初代閻魔王) : 川原慶久

■ 商品情報
発売日 : 2011年3月28日
価格 : 3,000円 (ディスク1枚)

■ 購入特典
Atis collection公式通販・K-BOOKS系列店舗にて、2011年3月6日までにご予約頂いた方全員に、
寺島拓篤さん&森川智之さん&野島裕史さん&川原慶久さんのフリートークCDをプレゼント致します

翻译:浅香雅美 玲夜 阴天
特典CD:阴天
校译:yumemi


下载地址:
http://ge.tt/32F3E8r
http://www.filejumbo.com/Download/374C3E1B6163E7A1
https://www.sugarsync.com/pf/D119981_61_6264481124
http://u.115.com/file/f2e8c2296b
http://www.megaupload.com/?d=S47J5KX7
http://ifile.it/6kv5cye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jigokumeguri2=/110328

地狱徘徊•下

 

翻译:浅香雅美 玲夜  阴天

特典CD:阴天

校译:yumemi

 

 

Track 01

乌枢沙摩明王(原):那个小孩的尸体就是上次那个灵魂么?

鸾:嗯,刚刚才带到的,是在黄泉里彷徨着的孩子。

乌枢沙摩明王(原):但是,只要放着不管,早晚会漂到六道之一。带回来想做什么呢,阎魔王?

鸾:秘密。然后,他的前世是怎么的?乌枢,用你的一重眼来看。

乌枢沙摩明王(原):好,那我就稍微看一下。庆长五年,在繁荣的和服商行……

 

老板:寿,接下来把这个收拾一下。

寿:是,我知道了。

伽世:寿!寿!院子的梅花发出香味了!跟我一起去树下玩吧。

寿:好,可是现在还在工作中……等下次吧。

伽世:下次?那个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老板:哈哈哈哈,寿,你就去陪伽世玩吧。

伽世:太好了,寿,我们去院子里玩过家家吧。

寿:好。那么,老板,我先出去了。

老板:好,拜托你了。

[离开]

老板:那样就好像是兄弟一样啊。伽世因为身体很弱,不能常去外面玩,寿很懂事,又能干,也能放心交给他。

伽世:寿,来牵手!

寿:好!

老板:真是的,母亲沉溺赌博,孩子受罪,真是可怜啊!

     

伽世:来,吃团子吧。

寿:哇,这个看起来很好吃啊。(在这个时代,男孩子很难养,所以在7岁之前,都会打扮成女孩子的样子。伽世少爷也是因此打扮成女孩子的样子,他是老板家重要的独生子。)

伽世:诶?那带我去河边嘛,我听说有很大的花田哦。

寿:说的也是呢,如果老板允许的话……

伽世:真的?那我去跟父亲大人说。

寿:(粘人又纯真,混杂着商人腔的说话方式也特别可爱。伽世少爷对我来说就像亲弟弟一样,是很重要的人)

 

寿:我回来了。

寿母:欢迎回家。肚子饿了吧?我已经准备好饭了。

寿:给,这个月的工钱。

寿母:我真的只有你了,谢了。

寿:嗯。

寿母:那我去赢回上个月的钱。明天还要去干农活吧?早点睡觉。

寿:嗯。

寿母:啊,对了,你所在的商行是不是有个独生儿子?

寿:诶?嗯……

寿母:这样啊,那我出门了。

寿:(母亲因为被父亲抛弃,就到处去玩,虽然周围的大人都说那样子不好,但对我来说却是无法取代的家人,所以,为了保护她,什么活都努力干。)

 

伽世:寿。

寿:伽世少爷!老板!

老板:现在要回去么?

寿:是。

伽世:今天见到了寿的妈妈哦。

寿:诶?

伽世:啊!大事不好,寿的手…全是伤口……

寿:啊,工作时候伤到了。这点小伤没事的。

伽世:痛痛快点好,痛痛快点飞走!

寿:(母亲和伽世在身边的话,什么痛苦和疲劳都感觉不到)

伽世:这样就能很快好了,手上的伤口也会很快变好的。

寿:嗯。(因为我的忍耐可以换回温暖。)

 

老板:啊,寿,你有见到伽世么?

寿:没有。

老板:到了茶点的时间也没会房间啊。

寿:我去附近找找。

老板:嗯,去帮我找一下。

寿:(伽世少爷会去的地方,后面的神社,附近的栈桥。没有!别的……啊,难道,是花田?)

 

寿:伽世少爷!伽世少爷!

[跑到花田]

寿:…妈妈…

寿母:啊!寿!

寿:…妈妈,你在这种地方干…

寿母:啊!

寿:那个…那个发簪,是伽世少爷的…

寿母:寿!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知道么?寿!

寿:妈妈…你对伽世做了什么?对伽世…

寿母:那个孩子和母亲比哪个重要!

寿:呜…

 

寿:(伽世少爷失踪之后过了几天,有人向家里寄了要求赎金的信。老板虽然交了赎金,但是伽世少爷还是没有回来。我看到母亲的脸、被母亲抱都觉得很痛苦…是那双手,那双手把伽世少爷…)

(伽世:痛痛快点好,痛痛快点飞走。这样就能很快好了,手上的伤口也会很快变好的。)

寿:(嗯?家里亮着灯…这种时候真少见啊。)啊…

寿母:都是为了你才绑了那孩子的哦。现在钱也拿到了,什么时候带我走啊?

男人:你的小孩怎么办?我可不想当他爸爸。

寿母:我知道啦!我就只有你了嘛,为了这个,杀一个人或者杀两个人都一样的嘛。

寿:啊!

[推门]

寿母:啊!寿!你…

寿:啊!!!!

男人:怎么了?啊啊啊!!

寿:(不对,伽世他,伽世他的生命…)

寿母:啊啊啊!!

寿:(…应该得到更多的珍视。他本应该和更多各种各样的人相遇,看到更多的各种各样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的幸福在等着他…)

寿:[跳河](对不起,伽世,对不起…是因为遇到了我才…是我的错,是我把伽世杀死了,就算用自己的命来换,不管再做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乌枢沙摩明王(原):寿,阎魔王要你当鬼的事情,已经决定了么?

寿:呃…

乌枢沙摩明王(原):如果成为鬼,就得永远作为鬼徘徊于生死之间了。阎魔王虽不会强人所难,却也是神,但命运是自己的东西。

鸾:啊嘞?乌枢,你在干什么呢?什么?什么话题?也让我加入嘛!啊,乌枢可是很清高的哦,就算追他也没用的!

乌枢沙摩明王(原):你啊……怎么想才会说出来那种话来?

寿:阎魔王,我要成为鬼。

鸾:太好了,以后你就继承我的王座吧。然后我就可以隐居,和喜欢的人两个人静静的生活啦。呐,乌枢?

乌枢沙摩明王(原):不要开玩笑了,回去干活。

鸾:真过分!我认真的呀。

乌枢沙摩明王(原):跟我来,鬼之子。(你只要顺着嵌生死之中的鬼道走下去便好。)

寿:(接下来我要作为鬼思考,作为鬼生存。我的心和重要的东西一起死去了…)

 

乌枢沙摩明王:于是寿成了阎魔王,400年过去了。

 

阎魔罗阇: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乌枢沙摩明王:就是想着不觉间你好像已经克服了我的过错。

阎魔罗阇:到底还是之前的阎魔王更好吧?

乌枢沙摩明王:因为那家伙是野兽嘛。不说这个,你最近身体不好么?原因是泷群殿下么?

阎魔罗阇:和他没有关系。

乌枢沙摩明王:那我就跟你说了,之前遇到他的时候和他说过了,让他辞掉这份工作。你们两个还是不要再见了比较好。

阎魔罗阇:是啊。

 

 

Track 02

绪野泷群:是我让阎魔变得没用了?为什么?

乌枢沙摩明王:和人类深入接触,会唤起罗阇作为人类时的痛苦记忆。

绪野泷群:痛苦记忆?

乌枢沙摩明王:那个孩子在还是人类的时候,最重要的人被母亲杀死了。

绪野泷群:啊!

乌枢沙摩明王:之后,罗阇把母亲杀死,投水自杀了,只有这样做才能向被杀害的孩子谢罪吧。那件事情直到现在都仍然让罗阇痛苦不已。若不遇到自己,重要的人就不会死于非命。

绪野泷群:啊…

(绪野泷群:鬼又怎么会明白人心!)

绪野泷群:(阎魔的过去……什么都…什么都不明白的是我才对,就连伤害他我都没有察觉…)

 

绪野泷群:(最近三周一直得不到去地狱的许可。好像是因为阎魔的身体不好。我的名字叫绪野泷群。平时在机关工作,每周去地狱出三次外勤。在那里我遇到了阎魔,而且与他发生了身体关系。但是,从阎魔把我过去爱慕的恩师判决到地狱的那一天起,他的状态就开始变得奇怪起来。)

同僚:绪野,去吃午饭吗?哇,在折千纸鹤啊,要带去地狱吗?

绪野泷群:嗯,虽然折不了千只,但数目也不少,向一边吃一边折,所以午饭就在这解决了。

同僚:可不别太勉强啊。

绪野泷群:(希望阎魔能够快点好起来…这类的,这种话到底说不出口啊。的确,就这样不见面的话或许更好。但是,我绝对不是为了和老师见面才引诱阎魔的!)

[折纸鹤]

绪野泷群:(希望能让阎魔知道我对他的感情,就算这次见面将是最后一次。)

[开门]

阿豆:哇啊!

绪野泷群:啊,阿豆,你没事吧?

阿豆:啊!泷群大人!泷群大人来了,现在不来,不行,但是来了,不行。

绪野泷群:是呢,但是我担心阎魔,无论如何都想见他。

阿豆:泷群大人,喜欢阎魔大人吗?所以担心?阎魔大人也喜欢哦!泷群大人在的话总是笑眯眯的,有精神。阿豆好高兴。大家好高兴。笑嘻嘻。

绪野泷群:我也是,要是阎魔健康,我也高兴呢。

阿豆:阿豆带你过去。阎魔大人在呢。这边这边!

 

乌枢沙摩明王:心情不佳啊。

阎魔罗阇:当然!仅仅是站起来犯晕必要让外人回避么?你就这么不想让我和泷群见面么?让人回避是你的指使吧。

乌枢沙摩明王:我在以我的方式担心你啊,400年前,在你选择成为鬼的时候,我就觉得,如果你选择做鬼,那么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无法得到任何解决。你现在仍被当时的黑暗记忆所困,所以我赌在了泷群殿下身上。

阎魔罗阇:嗯?赌?什么意思?

乌枢沙摩明王:前几天,不是说了我劝泷群殿下放弃这份工作吗?如果即便如此他还是怀着强烈的意愿来见你的话,我想他就一定能把你从黑暗记忆中拯救出来。但是,你也必须放下迷惑才行。

阎魔罗阇:那家伙的心里不是还有别的男人在么?

乌枢沙摩明王:今天难得,我告诉你几个好消息吧。第一,你不是丢掉了心灵,只是自己将心封闭上了,请被认定自己没有心,要相信我的话。第二,更深入的看一下泷群殿下的过去吧。泷群殿下和许多人相遇了,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事物,但是却没有像你很久以前对伽世殿下许下的心愿那样得到幸福。

阎魔罗阇:啊!

乌枢沙摩明王:只要这次你让他幸福就好。

阎魔罗阇:乌枢!等一下!刚才那是什么意思?

阿豆:啊,阎魔大人!

绪野泷群:啊!

乌枢沙摩明王:有话就和他说吧,阿豆跟我过来。

绪野泷群:啊!呃,乌枢大人,那个…我…来是想好好谈谈,因此,如果…

乌枢沙摩明王:我明白的,就是为了这个才挑拨的你们。

绪野泷群:诶?

乌枢沙摩明王:阿豆也回去工作吧。

阿豆:回去了。

绪野泷群:阎魔……

阎魔罗阇:你来干什么?回去!见到那个男人,心愿了吧?工作以外不要来这里。

[纸鹤掉落•关门]

绪野泷群:啊,阎魔!等一下!听我说!阎魔…阎魔…求你了。我并不是因为想见老师才委身于你的,也没想过利用你。我只是想要对自己利用老师的温柔,达成自己的心愿道歉而已。我让老师受尽各种痛苦,我对老师的感情并不是阎魔你想的那样的……阎魔,我……

阎魔罗阇:(我在犹豫什么?其实泷群现在对那个男人的感情我多少也明白。)

(乌枢沙摩明王:你只是在逃避现实罢了,一直被那时的黑暗记忆所控制。)

阎魔罗阇:(就像被母亲背叛一样,难道我觉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泷群背叛么?明明已经如此喜欢他了。)

绪野泷群:对不起,阎魔。我说了很过分的话,说你不懂人的心情,伤害了你。我真的觉得很抱歉,以后不会再来这里了……

阎魔罗阇:(啊!这个是……纸鹤……泷群拿来的么?)

(乌枢沙摩明王:泷群殿下并没有像你很久以前对伽世殿下许下的心愿那样得到幸福。)

阎魔罗阇:我让泷群感到的悲伤远远超过他伤害我的程度。都是因为做这份工作,和我牵扯上的缘故…

(绪野泷群:又不是小孩子了,好好擦干净。)

阎魔罗阇:(我还能做什么呢?)

(乌枢沙摩明王:只要这次你让他幸福就好。)

阎魔罗阇:(说什么胡话…)

(乌枢沙摩明王:看一下泷群殿下更远的过去吧。)

阎魔罗阇:(泷群的过去?那个是什么意思?)

 

阎魔罗阇:(是让我用净琉璃之镜看他的过去么?真蠢。这种事情一点意义也……没有!)

(伽世:寿,下次也带我去吧。约好了哦!)

阎魔罗阇:诶!啊!

[追出去]

阎魔罗阇:(为什么我没有发现呢?明明就在我的身边……)

 

阎魔罗阇:哈…哈……

绪野泷群:阎魔?

阎魔罗阇:你说你对我说了很过分的话。不是的,我被你责备是理所当然的。我对你做了无法补偿的事。

绪野泷群:阎魔……?

阎魔罗阇:被我的母亲亲手杀死的……就是你!

绪野泷群:你,你在说什么……

阎魔罗阇:听乌枢说过了吧,我的母亲……不,其实那就等于是我下的狠手!而你就是他的转世。

绪野泷群:……所以,我在身边的话,阎魔…就会痛苦…

阎魔罗阇:不!一切都是我不好!

绪野泷群:阎魔!我……

阎魔罗阇:我怎么做才能赎罪呢?

绪野泷群:我只要待在你身边就够了。但是如果这样让阎魔痛苦,会唤起你过去的黑暗的话,那我就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了。

阎魔罗阇:(呆在我的身边的话,可能又会受伤。悲剧又会重复,什么都失去的世界会又一次……不,不对,还是东西好好地保留了下来!)

(伽世:嘿嘿,寿!

绪野泷群:阎魔……)

阎魔罗阇:(那就是你不论何时都向我敞开的温暖、温柔的心灵。)

[抱住]

阎魔罗阇:待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

绪野泷群:啊…呜呜……

阎魔罗阇:这是你所给我的,无论发生什么都一定不能失去的东西……

 

 

Track 03

阎魔罗阇:乌枢…

乌枢沙摩明王:啊,罗阇,怎么一脸忧郁?现在应该是和泷群殿下happy mode全开地在亲亲热热才对嘛。

阎魔罗阇:我今天第一次看了伽世是怎么死的。我因为伽世死去而痛苦,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被母亲背叛。杀掉母亲是我的罪业。我本想坠落到地狱,偿还罪业。不然就没有资格碰触泷群。

乌枢沙摩明王:你在这近400年里,担任了审判亡者的要职。其中,也看到过很多万不得已而犯下罪行的人吧?对他们你应该是给予了充满痛苦的审判吧。所以,你已经接受过惩罚了。不过,这说不定是个好机会。现在可以回到原本的轮回之中。现在这样,要和泷群殿下见面,时间非常有限。和作为人类的他在一起的时间真的非常短。但是,回到共同的轮回之中的话,总有一天能够再相遇。就算有人代替坐王座,但是却没有人能够代替你。选择现在还是相信未来,都取决于你。

 

绪野泷群:(回到原来的世界,作为人类轮回转生…)如果阎魔这样选择,我尊重他。

阎魔罗阇:我也一样不安,就算没有现在的记忆,如果有一天能作为人类再相遇的话……

[Kiss]

阎魔罗阇:我和你约定,不会再分开。(已经没什么好畏惧的了,只要我的心中有你在。)

 

绪野泷群:嗯嗯…啊啊…阎魔……

阎魔罗阇:寿…

绪野泷群:嗯?

阎魔罗阇:我的名字。

绪野泷群:寿,寿…我爱你……

阎魔罗阇:啊…我也爱你。(就算有人说这是谎言……)

阎魔罗阇:舒服么?

绪野泷群:唉唉…好…舒服……

[Kiss]

阎魔罗阇:如果你觉得幸福,那我……

 

乌枢沙摩明王:罗阇,差不多该走了。

阎魔罗阇:嗯。泷群,相信我,等着我。

绪野泷群:嗯。

 

寿:咳咳咳……我…还活着?那是做梦?不…不是!

(绪野泷群:我爱你!)

寿:是伽世啊,在来生等我!

 

 

Track 04

绪野龙群:唉……(自那之后三年过去了……)

职员A:这大清早的你怎么了?

绪野龙群:我好像把信封忘在公车上了……

职员A:哎?!难道是那些个个人档案文件?!

绪野龙群:啊,不。里面装的是画册。不过,原本是今天说好要带去地狱的……要是没拿判定说了谎,是会被拔舌头的。

职员A:哎?!!

绪野龙群:当然是骗你的。开玩笑的啦。

职员A:是……开玩笑的吗?

职员B:绪野先生,一楼大厅说有客人找你。

绪野龙群:我知道了。

 

职员C:啊!绪野君!你有东西忘在公车上了吧?这位好心人特地给送来了喔。

绪野龙群:诶?!

脇坂治鹤:那……那个……

绪野龙群:寿……

脇坂治鹤:哎?那个……

绪野龙群:啊,没什么。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职员C:来,这个给你,绪野君。

绪野龙群:谢谢您还特地给送过来。

脇坂治鹤:不,没什么的。上面也有写着名字……很好找。啊…呃…

绪野龙群:嗯?

脇坂治鹤:哎?!为……为什么眼泪会……

(绪野龙群:又不是小孩子了,好好擦干净。)

脇坂治鹤:啊!呃……刚才那是?

绪野龙群:嗯?您没事吧?

脇坂治鹤:啊,没事!

绪野龙群:哎?

脇坂治鹤:这个……把手帕给……弄脏了。我叫脇坂治鹤。手帕洗干净之后,会再还回来的。

绪野龙群:好。那我等着。

 

乌枢沙摩明王:(没问题的。只要是两个人在一起的世界,无论何时何地,看起来都是那样的耀眼动人。置身其中,必定会再次相逢。)

 

 

Track 05

乌枢沙摩明王:真是太好了,两位。

释迦:事情已经照着你所期望的方向发展,乌枢,这下你可满足了?

乌枢沙摩明王:释迦!?

释迦:即便是神明,插手他人的命运也是大罪。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了吗?

乌枢沙摩明王:是的。(作为一个神明,不管救赎了多少人类,但在我心中真正想要去救的却只有一个……)

 

乌枢沙摩明王:(那是大约一千年前的事。在我们现今所处的天道、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以及地狱道的世界刚被创造出来不久的时候……)

乌枢沙摩明王():屋子……又被弄的天翻地覆了呢。不过两个人一起收拾,很快也就能恢复原样了。

鸾:呜呜…恩……

乌枢沙摩明王:(他……鸾他是个被周围人嫉妒,是个孤立的存在。)

乌枢沙摩明王():没事的。

鸾:恩!嘿嘿……

[变成狮子]

乌枢沙摩明王():明明可以变成如此不凡的雄狮……真是爱撒娇的孩子。

乌枢沙摩明王:(在经释迦之手所创造出的众生之中,也只有鸾原本是野兽,拥有超乎众人的力量,并可以凭借自身意志任意转变成人或者野兽的面貌。而他还掌控地狱,从而激起了他人更多的反感,所以鸾总是孤身一人……我曾经想去抚平鸾的孤独和心伤……但我却要留在天界。不得已,我和鸾只能各自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那时,我察觉到鸾对我而言是特殊的存在。)

 

乌枢沙摩明王:(就这样度过了一百年,三百年不曾和鸾相见的日子后,某一天……我们神明需要去人手不足的地狱轮班工作。)

A:乌枢大人,这资料就麻烦您整理了。

乌枢沙摩明王():好。……嗯?鸾,是你在那里吗?

鸾:乌枢!!呃…啊啊

泰山府君:阎魔!可让我逮到你了啊!又是丢下工作不偷跑出来的是吧!!?

鸾:阿泰…!!

泰山府君:你每个星期逃出去都是为了来这里偷窥乌枢的吧!?那你倒是大方点打招呼啊!

鸾:可是……我怕要是打了招呼他却不记得我的话那不就……我是害怕啊。

泰山府君:受不了。一会儿把他叫你屋里去吧!

鸾:嗯!一百分地明白了助五郎。

泰山府君:说什么呢?

鸾:之前制裁的助五郎说的!

乌枢沙摩明王():呵!(一点没变,还是从前那个我熟悉的鸾。)

 

乌枢沙摩明王:(我们迎来了时隔三百年的重逢,在鸾的屋里度过了休息时间。)

乌枢沙摩明王():被你这么看着,我会浑身不自在……

鸾:不这么盯着看,我怕你会随时不见……

乌枢沙摩明王():不会不见的。

鸾:如果这是我在做梦那该怎么办?

乌枢沙摩明王():放心吧。这是真是的,不是梦。

鸾:乌枢都没有改变,我真高兴。

乌枢沙摩明王():鸾,你真是个子长了很多,身子骨也长结实了很多。但你还是你啊。

鸾:啊,因为阿泰说这个样子制裁起人类来比较方便才……

乌枢沙摩明王():你口中的阿泰就是那个地狱十王中的泰山府君是吧?虽然性格粗暴了些,不过据说他在地狱之外也拥有着很深厚的人脉关系啊。鸾你很信任他吧。

鸾:嗯!不久前他还一口气处理了100个罪人喔!

 

乌枢沙摩明王:(那天过去的数日后。)

乌枢沙摩明王():好嘞,这样亡者的衣服就该够了吧。

B:是的。

C:阎魔王大人没关系的,这些让我们做就好。

鸾:我也就是去处理场顺便而已啦。

C:可……搬死人这样的活不该是王来做的呀。

鸾:现在人手也不足不是,而且工作不分贵贱。好了,走吧。

B:在那位大人面前,我们还真是得俯首称臣啊。全都的全部是托了阎魔王大人的福啊,我们在地狱干什么样的活都可以很开心。

C:说的没错。

 

乌枢沙摩明王:(鸾被鬼众所敬仰,顺当地统治着地狱。能够有人理解鸾,我明明该是高兴的……但看着那个我所陌生的可靠的鸾,心中却生出了些许寂寞。)

 

乌枢沙摩明王:(某一天。鸾捡回了一个名叫寿的少年。)

乌枢沙摩明王():你说这是秘密,不过那孩子你究竟打算怎么办?

鸾:嘿嘿……继承人。

乌枢沙摩明王():我还有工作,就先告辞了。

鸾:啊啊啊,等一下!别当做没听到啊!

乌枢沙摩明王():那你严肃认真的回答我。

鸾:哎?我说的是认真的啊。

乌枢沙摩明王():把他作为继承人,那你自己打算要如何?

鸾:嘿……嘿嘿……我想和乌枢两个人……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乌枢沙摩明王():……

乌枢沙摩明王:(他和我……两个人……他这么想,我自然是非常开心的。但……)

鸾:啊?乌枢?

乌枢沙摩明王():可是……我们天道的神明是……

鸾:嗯,我知道。这真的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对吧?

乌枢沙摩明王:(若是不顾一切地放纵自己的欲望,就会失去救赎的力量。也可能在那之前就被造物主释迦从这世界抹去。我想,现今就好好珍惜和鸾共处的这些时日吧。)

 

[敲门声]

乌枢沙摩明王:(可是,却得知这样的时日也就仅剩几个月了。)

乌枢沙摩明王():锁着?鸾,你在吗?

吽傍:吽……

阿傍:阿……

乌枢沙摩明王():这两个孩子是谁?

寿:乌枢。

乌枢沙摩明王():寿。

泰山府君:白痴!你打算要怎么办!?

乌枢沙摩明王():唔?

泰山府君:如何!!?打算把这俩给灭了没!?

鸾:不要!!!好痛啊!!!

乌枢沙摩明王():怎么回事?

泰山府君:寿!不是说了别让任何人知道吗!?

寿:对不起。门没上锁就……

乌枢沙摩明王():这俩孩子是怎么回事?又是从黄泉捡来的?

泰山府君:是这家伙给造出来的!

乌枢沙摩明王():鸾做的?!竟然有这般的力量……

泰山府君:赶紧把他们给弄掉!让外面人知道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鸾:放手啦!!好痛的!!!

乌枢沙摩明王():泰山府君说的没错。这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又会经历和从前一样的痛苦。你是知道的吧,唯有创造者可以给予死亡。除非你动手,没有其他办法。

鸾:嗯……

乌枢沙摩明王():鸾……

寿:请不要杀了他们。这两个孩子是没有错的啊。

吽傍:吽……

阿傍:阿……

乌枢沙摩明王():寿……

鸾:放心吧。我不会杀了他们的。

泰山府君:鸾?!

寿:真的吗?

鸾:当然。放心吧。

泰山府君:喂!说什么放心吧,你是要打算怎么办?!

鸾:你就叫做阿傍,你呢就叫吽傍了。好不好?

阿傍:阿……

吽傍:吽……

鸾:总之,就说是这是阿泰和人类有染所生的孩子,怎么样?……啊痛!!因为就算阿泰偶尔干出点出格的事儿,大家也会觉得这是无可厚非的,然后就认同了嘛!

泰山府君:别搞的我好像暴君似的喂!

鸾:如果和对方也同意的话,那最多也就是个警告处分嘛。好不好?

寿:泰山府君……

泰山府君:寿!别连你们都用那种无比期待的眼神看我行不行!?可恶。总之我先和释迦报告去吧。这人情你可欠大了啊!

鸾:知道!!!

泰山府君:好了,走吧。

寿:恩。

鸾:慢走!啊,对不起啊乌枢,因为我的错让你说了些不愿说的话。

乌枢沙摩明王():你和泰山府君……关系真好啊。

鸾:因为阿泰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嘛。只要我有麻烦,他总是会来帮我。

乌枢沙摩明王:(这是我不曾认识的鸾。若我们俩就这样分离……)

鸾:嗯?乌枢你怎么了?

乌枢沙摩明王:(所以我……)

鸾:唔[Kiss]……乌枢,到底怎么了?!你这是在干什么?!

乌枢沙摩明王():再过不久在这里的帮忙也要结束了。那样的话我们就无法再见了吧?所以……我想要留下和鸾之间无法忘记的回忆。

鸾:总之你先把衣服穿起来!

乌枢沙摩明王():你对我的身体没有兴趣吗?

鸾:你乱说些什么呀?!

乌枢沙摩明王():鸾,你觉得比起我来,还是现在那些伙伴要更好?

鸾:怎么会!……这是没办法比较的啊。

乌枢沙摩明王():如果让我在你和神的力量之间做出选择,那我会选择你……

鸾:对不起,乌枢……我……

乌枢沙摩明王():骗子。

鸾:也许不是立刻马上,但只要花些时间,我相信周围的人一定会认同我所做的。所以……能不能等我到那时……

乌枢沙摩明王():周围的人?!这是我们两个人彼此心意的问题啊!没什么能够保证到我们下次再见面时……你不会变心啊。鸾……

鸾: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我也是一样啊,第一次从野兽化作人形时,最先就想要和乌枢说话啊。因为……一直就想对你说我喜欢你啊。

乌枢沙摩明王():鸾,只要是你,我这副身体便愿意随你享乐。

鸾:乌枢……那地方……

乌枢沙摩明王():唔……

鸾:乌枢。乌枢。

乌枢沙摩明王():鸾,做你想做的一切。

鸾:乌枢……

乌枢沙摩明王():嗯……鸾的……好硬好大……你喜欢怎么动都好。全部……释放在里面吧。

鸾:乌枢……。

乌枢沙摩明王:(那时我想,如果我被创造于这个世界是有着某种意义的话,那一定是为了让我来爱鸾吧。)

 

乌枢沙摩明王:(不料,我和鸾之间的事比我所预想的要更为严重。)

 

神明A:乌枢。幽禁解除,你可以出来了。

乌枢沙摩明王():额头的眼睛也被封住了。我那能看穿世间一切的能力也已经不复存在了。请让我见见鸾。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就一直在这里吧。

神明A:阎魔王被关在了地狱最底层。他已经承认一切都是他强迫你的,你并没有错。

乌枢沙摩明王():不是这样的!是我愿意的!他没有错!请帮我传达给释迦!!!

神明A:释迦是有斟酌让你们在一起!可这已经不单天道和地狱道的问题了。

乌枢沙摩明王():哎?

神明A:嫉妒阎魔王力量的人并不在少数。

乌枢沙摩明王():就算有力量……那有怎么样了?!他又该负什么责任?!自始至终他都是那个被束缚的人啊!到底要让他痛苦到什么时候……

神明A:泰山府君说,导致这场风波,其中也有你的原因。会找时机,让那个被阎魔王捡回来的少年代坐王位。在那之前要要担起责任照顾那孩子。

乌枢沙摩明王():由我来……照顾寿?

神明A:没错。啊,还有这个。阎魔王让你保管的东西。释迦说让你自己选择,是想要用痛苦来换回你的力量,继续当个神明,还是就这样被抹灭掉。

乌枢沙摩明王:(不能丢下被逼到地狱的鸾不管,就这样被抹灭。哪怕是因为苦痛让这具身体被撕裂也无妨,我要将鸾从孤身一人的世界里拯救出来。我抱着这样的念想,守护阎魔成长至今。)

乌枢沙摩明王:释迦。我只有这最后一个请求。初代阎魔王鸾被剥夺王位时,鬼众叛乱了。而二代阎魔王也从地狱消失的现如今,同样也无法避免混乱的发生。鬼众是信赖着鸾的。所以……请求您放了鸾!求您了。

释迦:想说的就这些吗?

乌枢沙摩明王:是的。

[被打]

乌枢沙摩明王:呃啊!!(让鸾孤身一人的罪分明就在我身上……而我却无法救他。)

乌枢沙摩明王(原):(他是对我而言……仅有的……最重要的人啊。)

[被舔]

乌枢沙摩明王():狮子?是……鸾吗?

释迦:得知你会被抹灭,他自己从牢里出来的。鸾他一直以来都是自愿留在牢里的,一直在心中一面想着你。但现在……鸾貌似是下了决定了。

鸾:对不起,乌枢。让你遭遇了这样的苦。不论我被如何对待,只要你还能在这六道之中,我以为我只要能够一直祈求你的幸福就足够了。

乌枢沙摩明王():鸾……

鸾:我以为只要我向周围妥协就能够保护你。可是……那样根本不行。我的力量是为了保护我最重要的人而存在的。若是为了保护你,我会奋力战斗!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了!

乌枢沙摩明王():可我却犯下了深重的罪孽。

释迦:正是如此。作为惩罚,刚才我已经消除了你的神力。同时你身体上的负担消失,你就该回到了你原本的面貌。就这样永不分离,两人一起走下去吧。鸾既已动了真格,想必也无人再能阻碍你们了吧。

乌枢沙摩明王():鸾……

鸾:乌枢……

 

泰山府君:妈的!唯独我一个被撇下了吗?!

乌枢沙摩明王():(那之后数日。)

泰山府君:那两家伙去哪了?!这可是时隔百年好不容易的重逢啊!

乌枢沙摩明王():(无论何时,让我们共乘一双翅膀,去邂逅那艳美的花儿吧。)

 

 

Track 06

绪野龙群:(在市政厅给了他手帕的第二天,他还来了洗净烫平的手帕。)

脇坂治鹤:对不起,一不小心发了呆就…… 能让我请你吃顿饭当做道歉吗?

绪野龙群:啊,不必的……

脇坂治鹤:不不,请别这么说。

绪野龙群:那好吧。

脇坂治鹤:想吃什么请随便说。

绪野龙群:(就这样,我开始了和他,脇坂治鹤之间的交往。)

 

脇坂治鹤:哎?28岁吗?和我差5岁呢。

绪野龙群:对,我比你大。

脇坂治鹤:你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呢。绪野先生是一个人生活吗?

绪野龙群:是。

脇坂治鹤:会自己下厨去做饭吃吗?

绪野龙群:偶尔会做。

脇坂治鹤:需要蔬菜吗?

绪野龙群:(蔬菜…?)

脇坂治鹤:是这样的。我从高中起就在国外生活,那时候和朋友搞了块田地,很热衷于种菜。回到这里之后也在奶奶的田里种,最近收获了不少。我和她两个人也吃不完,所以想……

绪野龙群:你喜欢种地吗?

脇坂治鹤:算是我的兴趣吧。

 

绪野龙群:(这相遇是种偶然吗?)

(脇坂治鹤:如果可以,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绪野龙群:(我在意他,是因为他长的像寿吗?还是因为他对我抱有好感?这样下去……我会将他的感情牵扯进自己的私欲之中的。可是,我却……)

 

绪野龙群:抱歉啊鹤,我坐错一站,迟到了。

脇坂治鹤:没关系的。

绪野龙群:嗯?你的伞呢?

脇坂治鹤:没带出来。没想到会下雪啊。

绪野龙群:天气预报有说的喔。

脇坂治鹤:绪野先生要是愿意让我和你同撑一把伞,那我可就高兴了。

绪野龙群:(他向我告白说喜欢我,我不曾给出回应,只是每次见面都在他的身上寻找着寿的影子。以为这样就能够找到答案的我,真是糟糕透了啊。)啊?!

脇坂治鹤:牵手……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绪野龙群:我倒是没关系,可是寿……鹤你……

脇坂治鹤:那就这样牵着吧。

 

乌枢沙摩明王():罗闍从这阎魔宫离开,已经三年了吧?

绪野龙群:是。

乌枢沙摩明王():绪野大人你是不是也差不多有了喜欢的对象了?

绪野龙群:哎?(最近好不容易才习惯了的……但,他果然是个让人看不透的人啊。)我不知道……

乌枢沙摩明王():有吧。

绪野龙群: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乌枢沙摩明王():照着你最真实的想法去做就好。

 

脇坂治鹤:那么,我就回去了。谢谢你的晚饭。

绪野龙群:(我最真实的想法?)

脇坂治鹤:嗯?那个……你抓着我袖子了。

绪野龙群:啊!……对不起。……回家路上小心……

脇坂治鹤:绪野先生……

绪野龙群:对不起……

脇坂治鹤:唔……[Kiss]

绪野龙群:啊!……寿……呃,鹤……

脇坂治鹤:绪野先生你……之前也有用别的名字来叫我吧?我长得……和他那么像吗?

绪野龙群:呃……

脇坂治鹤:那把我当做代替品也没关系。

绪野龙群:不……不是什么代替……

脇坂治鹤:没关系!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喜欢你。

绪野龙群:(不是这样的……)

 

脇坂治鹤:啊啊…

绪野龙群:啊…啊…要去了……

 

脇坂治鹤:我的名字……是孤儿院的老师给起的。被遗弃的时候,身边放了纸鹤。

绪野龙群:纸鹤?

脇坂治鹤:是啊。不知道为什么,一共653只。

绪野龙群:啊!

脇坂治鹤:老师说,这个数字肯定是有寓意的。所以给我起名字的时候,没用表示千只鹤的千鹤,而用了治鹤。虽然我不知道这数字代表了什么,但这一定联系着我和那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吧。

绪野龙群:呜呜呜……

脇坂治鹤:绪野先生?

绪野龙群:(和那天我拿去地狱的纸鹤数量相同……是我和寿相遇到分离的天数,653只。那时候落在了寿的屋子里。)

绪野龙群:别离开我。

脇坂治鹤:哎?

绪野龙群:别离开我!不要再去任何地方了!

脇坂治鹤:什么地方都不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因为……能和绪野先生邂逅真是太好了。

绪野龙群:(这份我对治鹤的这份情义,毫无疑问,正是我对至深至爱之人的情感啊。)

 

 

Track 07  Free Talk

 

寺岛拓笃:感谢大家听了《地狱徘徊•下》,我是饰演绪野泷群的寺岛拓笃。

森川智之:嗯,《下》大家觉得如何?呵呵,我是饰演阎魔罗阇的森川智之。

寺岛拓笃:辛苦了!

森川智之:地狱徘徊,咯咯咯的地狱徘徊……

寺岛拓笃:咯……【注:“咯”与“下”同音,这里捏他了《咯咯咯的鬼太郎》】唉呀,虽然我也想这样恶搞啦,因为都有阎王出场嘛。

森川智之:没错呢。

寺岛拓笃:虽然我也想这样玩,不过不是那样的故事哦,是个很凄美的故事。

森川智之:没错,很棒呢。

寺岛拓笃:这次在《下》里面,两人还经历了轮回转世。

森川智之:是的,轮回转世。感觉怎样?经历了轮回转世。

寺岛拓笃:没有,经历了的是森川桑吧,我没经历啦,只不过过了三年而已。

森川智之:是的,你没经历。那啥,也说不清楚呢。

寺岛拓笃:也确实是。

森川智之:这就是(故事的)点睛之处呢。

寺岛拓笃:就是这点出色。

森川智之:这点要是能搞清楚,就无法成为Drama了。正是因为这里说不清道不明,才有种伤感的……

寺岛拓笃:没错,而且是冥冥之中的。

森川智之:是的。各位听众应该很感动吧?

寺岛拓笃:唔,应该是吧,我希望是呢。我还在想下卷会如何发展,没想到虽然形式变掉了,但是好好地圆满大结局了,觉得真是太好了。

森川智之:是的,太好了。

寺岛拓笃:还有另一对CP

森川智之:还有另一对CP

寺岛拓笃:那一对也有其充满幻想而又有血有肉的部分,觉得他们的故事也非常棒。

森川智之:嗯,有血有肉的。

寺岛拓笃:是的,他们也算是生命的根源了。

森川智之:雄蕊和雌蕊那样的吗?

寺岛拓笃:哈哈,那真的是根源呢。正是那样。这样说让人觉得好真实啊。

森川智之:哈哈,不好意思。

寺岛拓笃:就是这种感觉的非常棒的一张CD。请大家多多欣赏这部作品。

森川智之:没错呢,请大家多听听。我对于转世之后的治鹤也拼了命地……

寺岛拓笃:拼了命?!

森川智之:努力装嫩……

寺岛拓笃:因为完全是新角色了呢。

森川智之:……地去演了。

寺岛拓笃:嗯,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亮点哦,请大家多多欣赏,非常感谢。

森川智之:请多关照,谢谢大家。

 

野岛裕史:好的,辛苦了!

川原庆久:辛苦了!

野岛裕史:那啥,我是饰演了四百年前的乌枢以及七百年前的乌枢以及一千年前的乌枢(少年)的SIGMA SEVEN的野岛裕史。以及?

川原庆久:拍手拍手拍手。以及呢,我是饰演了一千年前的鸾……

野岛裕史:哈哈,你也要来啊。

川原庆久:以及七百年前的鸾以及四百年前的鸾以及现在的鸾……

野岛裕史:哦,还有现在呢。

川原庆久:……的ACROSS ENTERTAINMENT的川原庆久。

野岛裕史:啊,辛苦了。

川原庆久:辛苦了!

野岛裕史:拍手拍手拍手。

川原庆久:哎呀,穿越了几百年的时光……

野岛裕史:没错。

川原庆久:演了下来呢。

野岛裕史:是啊,最开始的时候很困惑呢。

川原庆久:哈哈,不知该怎么演呢。

野岛裕史:对吧?时间的流逝,对于人和神而言是不一样的呢。

川原庆久:只是过了一点点时间,但一回过神来就已经过去三百年了。

野岛裕史:就是说啊。而且对于我而言,能听到川原君的少年声,真是太好了。

川原庆久:真的……野岛桑过分的地方是哦,一边说着“川原君,要演这个吧?”,然后就……

野岛裕史:就开始两眼放光了。

川原庆久:眼睛就完全笑开花了。

野岛裕史:哈哈,是的。

川原庆久:我今天最担心的呀,就是一千年前的鸾……

野岛裕史:要说那里到底有啥难点啊,逼迫自己不笑喷是难点啊!

川原庆久:哈哈,糟糕透了。

野岛裕史:哈哈哈……

川原庆久:也不考虑下人家是眼泪汪汪地来到录音室的。

野岛裕史:哎呀,很有趣。

川原庆久:很有趣吧。

野岛裕史:太好了。不过,你演少年啊,没我想象的那么有趣哦。

川原庆久:好过分……

野岛裕史:因为真的就是少年啊。

川原庆久:那我在这里也可以得意一下了吧。

野岛裕史:没错没错。

川原庆久:各位听众是不是这么认为就不好说了。

野岛裕史:不不,我觉得很好。

川原庆久:谢谢。

野岛裕史:在那之后,从一千年前一下子……

川原庆久:没错。

野岛裕史:转眼间三百年就过去了。

川原庆久:过去了。等到发觉时我已经是个成年男人了。

野岛裕史:没错没错。然后,又过了三百年。

川原庆久:过去了。感觉不管时间怎么转变,乌枢大人都是那么年轻,真好啊。

野岛裕史:唉呀,乌枢也是个很难的角色。

川原庆久:真的呢。

野岛裕史:毕竟,要把三木桑创造出来的乌枢这个角色,在不去破坏它的前提下,又不能只是单纯的拷贝,要把我所表现出的年轻的演技融入进去,这个平衡要如何掌握让我很苦恼。

川原庆久:很难呢……

野岛裕史:嗯……更加少年,从一千年前开始。

川原庆久:从一千年前开始。

野岛裕史:哈哈!

川原庆久:你真是拼命推荐这个点呢!。

野岛裕史:哎呀,很有趣,一千年前。

川原庆久:很有趣。不过说真的,因为是跨越了几百年的故事,我们演得也非常开心的。

野岛裕史:是啊,很宏大呢。听了这个的各位也请务必从上卷开始,重新听一遍,听到下卷。

川原庆久:是呢,如果能对故事情节感到愉快,我们会很高兴的。

野岛裕史:其中,我们这些今天从下卷才加入的人,如果大家觉得我们很好地融入故事里了,我们会很开心的。

川原庆久:真的呢。已经没有下次了!

野岛裕史:没有下次了!

川原庆久:没下次,呐!

野岛裕史:哈哈!

川原庆久:如果我们也能作为这个《地狱徘徊》的大家庭,跟大家一起愉快度过就好了。

野岛裕史:是的!那么,《地狱徘徊•上、下》……

川原庆久:上、下。

野岛裕史:上卷和下卷都请大家多多支持!

川原庆久:请多支持!

野岛裕史:那么,谢谢大家!

川原庆久:谢谢!

 

 

特典Talk CD

 

寺岛拓笃:感谢大家购买《地狱徘徊•下》,这里是特典CD

森川智之:谢谢大家!

寺岛拓笃:这次分成了两队……

森川智之:分两队!

寺岛拓笃:你是这种声音的吗?森川桑,那很奇怪啊。

森川智之:哈哈,分成了两队来战斗哦。

寺岛拓笃:啊,战斗,用回合战的方式,如果有兴趣的话请投票——没这回事。嗯,这次我们这边是寺岛队,于是成员就是寺岛桑和森川桑。

森川智之:呵呵,你管自己叫“桑”啊。

寺岛拓笃:哈哈。

森川智之:是的,我们是寺岛队。

寺岛拓笃:是的,就是这样。之后敬请期待野岛桑和川原桑的对谈。那么,首先请谈一下收录后的感想。

森川智之:好的。

寺岛拓笃:嗯,下卷……我还是第一次演分成上下卷的呢,在BL作品里。

森川智之:诶,真的吗?

寺岛拓笃:是的。感觉第1卷、第2卷这样的还是有的,但是分成上下卷这种的还是第一次碰到。

森川智之:哎呀,你有点跟不上时代潮流了呢。

寺岛拓笃:啊,对、对不起,我完全……

森川智之:如今在这个业界里,上下卷已经是标准模式了呢。

寺岛拓笃:哈哈,在上卷里出场过的羽多野涉君,听说他出演的上下卷超多的,还心想好厉害啊,如今我也终于顺应这个潮流了。

森川智之:不过间隔的时间有点久,上下卷收录的间隔时间。

寺岛拓笃:没错,隔了挺长时间的呢。

森川智之:所以在收录之前,要稍微听一下上次的声音。

寺岛拓笃:是的,边听边回想。

森川智之:边听边回想。感觉一边跟着念一边练习了呢。

寺岛拓笃:对,我一定要跟着念的呢。基本上都能在现场听,而我基本上都要跟着念的。

森川智之:我啊,最初听的时候,还心想出来了一个好低沉的人啊……

寺岛拓笃:哈哈,是你自己。

森川智之:结果是我自己呢,哈哈。

寺岛拓笃:心想,好厉害,这人谁啊。

森川智之:没错,还在想好低沉啊。啊,原来我是以这种风格来演啊……

寺岛拓笃:说明森川桑也有比较低沉的部分。

森川智之:对对,相当低。

寺岛拓笃:诶。

森川智之:很低沉的感觉。

寺岛拓笃:因为是阎王呢。

森川智之:因为是阎王哦。

寺岛拓笃:很少演吧。

森川智之:要说是阎王的话,那就是没演过吧。

寺岛拓笃:没演过呢。这个作品好厉害,连释迦牟尼什么的都有哎。

森川智之:哈哈,对对对。

寺岛拓笃:能演释迦牟尼的机会也很少……

森川智之:对,极端……与其说是极端,应该说大家演的都是至高无上的东西。

寺岛拓笃:至高无上的,确实。

森川智之:所以我们也努力演了。

寺岛拓笃:是的,努力了。那么,印象深刻的场面什么的。

森川智之:印象深刻的场面。

寺岛拓笃:应该说全篇给我的印象都很深刻,非常地戏剧化。因为超越了生命,甚至不惜轮回转世来再会了。

森川智之:是的,所以对于我来说,是转世之后的……治鹤?胁坂治鹤,他最初去交送遗失物品,见到(绪野)的时候,并非受自己的感情什么的驱使,而眼泪却自然而然扑簌簌地落下来了。

寺岛拓笃:啊,那是个很美的场面呢。

森川智之:嗯,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他是干眼症呢。

寺岛拓笃:哈哈,咦,那为什么眼泪……

森川智之:最近很干燥。因为我自己只因为这种事情而突然流眼泪的。

寺岛拓笃:我也没试过呢。

森川智之:前阵子我打游戏了,在家里。平时我是不打游戏的。

寺岛拓笃:是呢,你给人就是这种感觉。

森川智之:但是因为工作关系,有时也需要打游戏。

寺岛拓笃:原来如此。

森川智之:就打了,然后由于精神太集中了,都没眨眼睛。

寺岛拓笃:哈哈。

森川智之:然后,打到一个地方觉得好厉害,眼泪就自然喷出来了。

寺岛拓笃:那不就是真的干眼症了嘛。

森川智之:我想着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真这样会吓了一跳呢。

寺岛拓笃:吓了一跳。

森川智之:见到别人时,突然间落泪,大概真的是感觉到了某种命中注定的东西吧。

寺岛拓笃:啊,让他哭了的人也吓了一跳呢。

森川智之:没错呢。

寺岛拓笃:事实上泷群也相当吃惊的。我很喜欢泷群那种无意间的惊讶。

森川智之:突然间猛然遇见的时候,突然间哦,与同性还是异性无关,猛然遇见的人,对方看着自己,眼泪一下子喷出来,你会怎么想?

寺岛拓笃:哇,我大概会觉得是我的粉丝吧。

森川智之:哈哈哈,你想的是这个啊?!

寺岛拓笃:有时在手递会之类的场合,我也会害得粉丝哭的。

森川智之:那是因为有感情啊!

寺岛拓笃:啊,感情啊……

森川智之:那还是能理解的吧,因为人家感动了啊。

寺岛拓笃:你是说没感情的情况啊。

森川智之:人家感慨万千啦。猛地遇见的时候,就是那种很平常地遇见的时候,如果哇地一下飙泪了,你会怎么想?

寺岛拓笃:我会很担心呢,会想,咦,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森川智之:啊,没错呢。我和别人遇见的时候,如果别人哇地一下哭出来……

寺岛拓笃:糟糕!

森川智之:会想,诶,这人是我兄弟吗?

寺岛拓笃:哈哈哈!命中注定呢,那是。

森川智之:对对对。类似同父异母那种的。

寺岛拓笃:自幼离散。

森川智之:像是“啊,我有兄弟的吗!”那种感觉。

寺岛拓笃:脑子里会掠过很多东西呢。

森川智之:会的会的。

寺岛拓笃:脑子转起来,更加会乱七八糟想很多东西。

森川智之:会考虑很多事情。

寺岛拓笃:会想:不,难道说……不会吧……因为这样的邂逅现实生活中基本上没有的,活着的时候。

森川智之:也是呢。不过那里就是我印象深刻的地方。

寺岛拓笃:印象很深刻,我差不多也是那个地方。那个,与转世之后的治鹤之间的交流,作为泷群来说该如何去应对也是非常难把握。毕竟和乌枢大人对话的时候,也是说他很为难,不知道。

森川智之:说不定这种人与人的相遇,是受了前世很大影响的。会有影响的吧?

寺岛拓笃:确实。我听说过。

森川智之:在演完(这样的故事)之后。

寺岛拓笃:据说在前世结合了的人,一定会有缘重逢的。

森川智之:所以我和寺岛你说不定也有过什么呢。

寺岛拓笃:说不定有呢。

森川智之:对吧?说不定我们前世是同一个人养的狗啥的,哈哈。

寺岛拓笃:都是狗。

森川智之:对对对。从你的发型来看,应该是迷你贵宾犬吧。

寺岛拓笃:哈哈,迷你贵宾,今天大概是有点像。

森川智之:我因为是飘乎乎的,也许是萨摩耶犬。

寺岛拓笃:萨摩……变成萨摩耶犬了?

森川智之:对吧?

寺岛拓笃:唉呀,也确实。

森川智之:说不定我们有过这样的经历。

寺岛拓笃:我和森川桑在一万二千年前也有过这样那样的过往呢。【译注:这里捏他的是两人共同主演的《创圣》,一万两千年出自该作主题曲。】

森川智之:对对,有过呢。这歌很有名呢。

寺岛拓笃:随着时代不断的变迁,两人间的连系也许更加紧密了。

森川智之:没错呢,在那个作品里他们还合体了呢。

寺岛拓笃:哈哈哈!

森川智之:哈哈哈,对吧?

寺岛拓笃:是的,那个作品也请大家多多关照。

森川智之:好了啦。接下来……

寺岛拓笃:有很多啦,我能说一下谈话的主题么。

森川智之:可以啊。

寺岛拓笃:这部作品里,有初代阎王鸾和二代阎王寿登场,各位在声优业界里,有以这个前辈为目标,或是觉得这个后辈非常厉害的人吗?有的话请告诉大家。

森川智之:啊,前辈……

寺岛拓笃:前辈。其实感觉无论是上头还是下头都是无止境的呢。

森川智之:无止境的呢。

寺岛拓笃:说实话。连我都觉得后辈是潜力无限的,虽然我还只是年轻一辈。

森川智之:上头,上头啊……

寺岛拓笃:太无止境了。

森川智之:要说上头的人们,说白了,那可是在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活跃的人了。

寺岛拓笃:搞不好在我出生之前就开始活跃的人也有很多。

森川智之:就是说啊。全都是些这个业界的开业元老。

寺岛拓笃:是啊,我们现在就像是在他们(创造的成果)上面工作的感觉。

森川智之:一定要说的话,比如说比我早十年左右,对我而言,果然还是堀内贤雄桑他们。

寺岛拓笃:贤雄桑果然是……

森川智之:贤雄桑他……

寺岛拓笃:我一直觉得如果能成为贤雄桑那样的人一定会很开心。

森川智之:诶,你要骗人吗?

寺岛拓笃:对对,吹着牛皮……【译注:堀内贤雄的外号就是“牛皮贤雄”。】

森川智之:吹着牛皮。

寺岛拓笃:说什么老婆婆被蜘蛛网缠住了,哈哈。

森川智之:被缠住了,结果就迟到了。【译注:堀内一个有名的玩笑话:为了救被蜘蛛网缠住的老婆婆而迟到了。】

寺岛拓笃:我挺想成为那样的大叔的呢。

森川智之:啊,原来如此。

寺岛拓笃:作为一个人来说。

森川智之:对谁真的都是一视同仁地对待。

寺岛拓笃:没错呢,真的是那样呢。

森川智之:对吧?真的,怎么说呢,人非常地温柔。

寺岛拓笃:很温柔呢。

森川智之:怎么说呢,也不会表现出一副“我是前辈哦”的态度。

寺岛拓笃:但是又非常有威严。

森川智之:有威严,对对。

寺岛拓笃:在工作现场很镇得住场呢。

森川智之:很严谨呢。

寺岛拓笃:我就想成为那样的人。

森川智之:嗯。那么后辈呢?

寺岛拓笃:要说后辈……也不知能否称作后辈,贵事务所的梶君。

森川智之:梶君!

寺岛拓笃:梶君已经不知道能不能算作是我后辈了。

森川智之:觉得他挺行的?

寺岛拓笃:要说行什么的,那个人很厉害呢。

森川智之:哪些方面很厉害?

寺岛拓笃:比如如何渡过见面会难关的方法什么的。

森川智之:渡过难关的方法?渡过难关的方法是什么?

寺岛拓笃:哈哈,被欺负的时候……

森川智之:渡过难关的方法算是啥意思啊?

寺岛拓笃:哈哈,我觉得他的应变能力很厉害。

森川智之:啊,应变能力。

寺岛拓笃:对于剧本真的也是考虑再三之后才去演的。因为我们年纪差不多,也会经常一起去吃饭啥的。那个时候听他说,就觉得,哇,这个男人的前途真的不堪想象啊,或者说有很多地方需要我要好好向他学习呢。

森川智之:那我也去偷一点梶君的演技过来吧。

寺岛拓笃:感觉你们从很多意义上距离都很远了。年龄和声音的差距都太大了。

森川智之:哈哈!

寺岛拓笃:那是相当的。

森川智之:真的?

寺岛拓笃:是的。

森川智之:我跟梶君没怎么说过话呢。

寺岛拓笃:啊,是吗?很意外。很意外呢。

森川智之:很意外吧?要说事务所的话,我和前野啊、梶君他们(是一起的),是后辈来着。前野我还和他喝过几次酒,梶君没有过呢,下次和他一起喝酒吧。

寺岛拓笃:诶!那请务必跟他一起聊聊,这人挺有趣的。

森川智之:有趣?

寺岛拓笃:嗯。前野桑也很有趣。

森川智之:前野已经够有趣的了。

寺岛拓笃:前野桑要是喝醉了会更有趣。

森川智之:因为他是傻瓜来的。

寺岛拓笃:哈哈哈!我们在这说不在场的人的事情也没啥意义。

森川智之:不不,这个环节就是要说不在场的人的事。

寺岛拓笃:啊,这样啊,要说不在场的人的事啊。

森川智之:对对对。

寺岛拓笃:那也是呢。

森川智之:哎呀,只要不出什么事故。

寺岛拓笃:没错呢。要说后辈,森川桑现在应该也有很多后辈了。

森川智之:真的。

寺岛拓笃:哪个人让你印象比较深的?

森川智之:哎呀,不过大家都……反过来说,我现在工作的地方,周围基本上全是后辈。

寺岛拓笃:那你就只最年长的了咯?

森川智之:是的。所以啊,虽然我不是贤雄桑,我还是尽可能地像他那样,不要摆出前辈的脸孔,尽可能表现出“我们的世代不很接近吗?”那样的感觉,哈哈。

寺岛拓笃:很坦诚地,“觉得我怎样?”那样的。

森川智之:对对对。尽量让自己融进去,哈哈。

寺岛拓笃:融入在场的大家之中。

森川智之:对对。经常参与大家讨论的中心话题。

寺岛拓笃:啊……那个,我确实觉得森川桑是那种类型的。

森川智之:哈哈,是吧?

寺岛拓笃:对那种真的是刚入行的还非常年轻的孩子,确实也不知道去跟他们说话合不合适,即使这样,你还是非常低姿态地面对他们。

森川智之:放低姿态的哦,我的姿态放得比那还低。

寺岛拓笃:你那是放得太低了。

森川智之:因为是前辈啊。

寺岛拓笃:哈哈,演唱会的时候也说“请叫我G哥”。

森川智之:对的,G哥。

寺岛拓笃:是叫G哥么。

森川智之:就算只比我早去一次,也算是我的前辈了。我会追随你们的身影的哦

寺岛拓笃:能和这么棒的森川桑像这样一起交流我觉得非常开心。

森川智之:哪里哪里。要说尊敬,我也很尊敬寺岛你哦。

寺岛拓笃:诶?!

森川智之:我和宫田做的那个“丼メン”【译注:节目名。】

寺岛拓笃:嗯嗯,丼メン。

森川智之:对吧?第一回时。

寺岛拓笃:最开始那回,是让我去做嘉宾的呢。

森川智之:最开始那回,对吧?让你吃了那么难吃的东西。

寺岛拓笃:哈哈,吓了一跳。

森川智之:你是豁出命去吃的呢。

寺岛拓笃:吃了呢。我明明不能吃腌鳕鱼内脏的,还是吃了呢。

森川智之:从那种意义而言,我很尊敬你呢。

寺岛拓笃:哈哈……做节目拼命。

森川智之:拼命。

寺岛拓笃:哈哈!

森川智之:这个节目是不能叫前辈来的。

寺岛拓笃:哈哈,只能叫后辈来,说“这个你吃吃看”。

森川智之:对的对的,说“你吃的了的吧?”

寺岛拓笃:我还想演呢。

森川智之:那个到底还是不能让贤雄桑吃的吧?

寺岛拓笃:给前辈……贤雄桑,贤雄桑大概会吃呢。

森川智之:不,他吃了之后,如果就这么被送到医院去可就糟糕了。

寺岛拓笃:哈哈,哇,担心……森川桑这个年龄的前辈里有些人我还是有点担心的。

森川智之:对,有些人挺让人担心的。

寺岛拓笃:在我看来。

森川智之:嗯,没错没错。

寺岛拓笃:大家酒都喝得很厉害呢。

森川智之:没错呢。

寺岛拓笃:我很担心的。

森川智之:所以,从那种意义上说,和后辈们一起喝不了太多酒呢。

寺岛拓笃:啊,不过也是呢,没什么机会喝。

森川智之:对吧?以前是经常喝的,现在结束(工作)之后,你看……

寺岛拓笃:说“大家去喝酒吧~”

森川智之:不是以节目组为单位去喝,而是认识的人大家要去别的地方喝,说去某某地方啥的,那种情况很多的。

寺岛拓笃:啊……确实。

森川智之:不太会以节目组为单位去喝的。

寺岛拓笃:没错呢。

森川智之:那个……我也很为难呢。

寺岛拓笃:啊,那种节目组的团队行动……

森川智之:因为结束之后大家都跑光了。

寺岛拓笃:跑得光光的。

森川智之:年轻人都。下次我跟着年轻人走就行了吧。

寺岛拓笃:说“带我去喝酒吧”。

森川智之:说“哎,小哥”,哈哈。

寺岛拓笃:“小哥”?!哈哈。感觉迫不得已要带你去似的。

森川智之:对对对。说什么可以带我去么。

寺岛拓笃:哈哈,那很有趣呢,积极地。因为前辈和后辈的交流,在酒桌上是最好的呢。

森川智之:对吧?在那里说就行了。说“说不定我们前世是在一起的”。

寺岛拓笃:啊,怎么感觉有点儿沉重啊。

森川智之:哈哈!

寺岛拓笃:别人会想,诶,怎么突然间……不过如果能谈这样的话题,说不定也很有趣呢。希望前辈和后辈的交流能这样不断加深,让现场气氛更加热烈。好,差不多时间也到了。

森川智之:啊,真的,一眨眼工夫呢。

寺岛拓笃:一眨眼的工夫。

森川智之:应该赢了吧,寺岛队。

寺岛拓笃:应该赢了呢。

森川智之:赢了呢,赢了呢。

寺岛拓笃:其实对方的队伍也是我的两位前辈,啥都不好说。

森川智之:哈哈哈,不要紧,赢了的。

寺岛拓笃:我相信一定赢了。于是,接下来就轮到川原桑和野岛桑对谈了吧。

森川智之:是的。

寺岛拓笃:那接下来请大家继续欣赏那两位的TALK

森川智之:请欣赏,谢谢大家。

寺岛拓笃:以上就是特典CD了,谢谢大家。

 

野岛裕史:《地狱徘徊》下卷特典TALK CD,拍手拍手拍手!

川原庆久:拍手拍手拍手!

野岛裕史:我是饰演了一千年前……

川原庆久:你又要来了啊,要从这么前面开始介绍么!

野岛裕史:我是饰演乌枢的野岛裕史。

川原庆久:然后我是饰演了一千年—— 咳…鸾的川原庆久。

野岛裕史:这张特典TALK CD呢,有着以下所看到的……

川原庆久:哇,摆成了一排呢。

野岛裕史:各位听众可能不知道,有着以下看到的摆成一排的……

川原庆久:全是特典里的问题。

野岛裕史:要回答怎样的问题呢,问题摆成了一排哦,在这些纸上。

川原庆久:还是想从不得罪人的,或者说是无关紧要的话题开始呢。

野岛裕史:嗯。诶,有什么话题是有问题的吗?

川原庆久:唔……不过你看,对于我们而言,感觉这边这个问题就……

野岛裕史:这边这个,还有这边这个呢。

川原庆久:在各位听众看不见的地方。

野岛裕史:看不见的,比如从后面数起的第二问之类的。

川原庆久:对对对,这个很难。

野岛裕史:这个很难吧。

川原庆久:这个好难啊。

野岛裕史:也不知为什么呢。呵呵,哎呀,不过,收录后的感想……

川原庆久:啊,先得说这个。

野岛裕史:对吧?我比起收录后的感想,更想说印象深刻的场面。

川原庆久:哦,嗯嗯嗯。

野岛裕史:那就是川原君的少年的声音……

川原庆久:你太执着于这点了!不要再纠结这个地方了啦。

野岛裕史:如果不说这个话,就是我很喜欢鬼的台词。

川原庆久:哦!

野岛裕史:那个……虽然是在这样地狱里,却工作得很愉快。

川原庆久:啊,那里我也很喜欢。

野岛裕史:对吧?

川原庆久:我要是被问起哪里是印象深刻的场面,也打算说那里的。

野岛裕史:对的对的。在这样的地狱的世界里,还能觉得工作是有趣的,我觉得鸾好厉害。

川原庆久:他真的是天真烂漫的好孩子呢。

野岛裕史:统帅能力好厉害。真的希望他成为日本的首相。

川原庆久:哈哈,至于如此吗?

野岛裕史:没错。因为他让人觉得在地狱里工作是件乐事哦。

川原庆久:对的对的。

野岛裕史:在这不景气的时代,他一定能……

川原庆久:成为我们的首相之后,一定能创造出一个真正美好的日本。

野岛裕史:虽然跟本篇有点扯远了,非常抱歉,但这真的是我印象深刻的台词。

川原庆久:也不知道真正的心情是怎样,但我感觉那个场面就像美国的电视购物节目似的,很有趣。

野岛裕史:哈哈,什么意思?

川原庆久:[模仿节目的腔调]“真的是最棒的哦,来到地狱之后,会有如此快乐的生活等着你哦”这样的感觉。不好吗?

野岛裕史:像的像的。

川原庆久:像吧。然后,我还有一个喜欢的印象深刻的场面,这个跟本篇也没太大关系,很抱歉。那啥,不是有场在机关的戏嘛?那里有一个同事好像说了句“这个你要带到地狱里去吧?”

野岛裕史:没错没错!说得很轻快的。

川原庆久:很轻快呢。

野岛裕史:那里很有趣呢。

川原庆久:感觉那里的世界观……

野岛裕史:日常生活中突然来了个非日常的东西。

川原庆久:对对对,干脆大胆地说出来,这点我特别喜欢。

野岛裕史:很有趣吧。

川原庆久:搞不好的话就那啥了,当你真的要灭了一个人的时候,也是说同样的台词呢。

野岛裕史:哈哈……

川原庆久:接下来接下来。

野岛裕史:接下来选哪个问题好呢。

川原庆久:选哪个呢。

野岛裕史:那么,能够自由地变成兽身……

川原庆久:哦,这是鸾的能力呢。

野岛裕史:是的是的。

川原庆久:如果大家有变身或是能创造东西的能力,想变身成为什么?或是想创造出什么东西?

野岛裕史:如果无妨的话也请说出理由。

川原庆久:如果无妨的话。

野岛裕史:怎么办,如果“有妨”的话倒是有趣了呢。

川原庆久:反过来说,如果“有妨”的话,你还能变成那个东西么?

野岛裕史:对吧?变身成“有妨”的东西。

川原庆久:感觉那反倒是挺有趣的。

野岛裕史:会是什么呢……

川原庆久:就从“有妨”的东西来考虑吧。

野岛裕史:还是从无妨的角度来考虑吧。

川原庆久:哈哈,话说野岛桑你怎样?

野岛裕史:我还是很标准化的,果然还是选猫吧。

川原庆久:啊,猫,自由的。

野岛裕史:而不是狗。猫可以在自由的时候起床,自由的时候睡觉,然后在自由的时候向主人撒娇……

川原庆久:撒娇,然后……

野岛裕史:在自由的时间吃东西。这是有多任性啊。

川原庆久:哈哈哈,我们眼里的猫就是这样的呢。

野岛裕史:嗯,是的是的。

川原庆久:我会选什么呢,我想成为什么呢……

野岛裕史:不过你在工作场合很有狗的感觉呢。

川原庆久:好失礼啦!我已经像是“这里”的猫一样的存在了。

野岛裕史:哈哈,“这里”的猫吗?

川原庆久:像狗吗,感觉这是在表扬我呢。

野岛裕史:而且总觉得是大型犬的感觉。

川原庆久:啊,尾巴唰唰地摇呢。

野岛裕史:没错没错。像是“已经够了,够了”那样的。

川原庆久:这狗不是被人厌烦了吗?!

野岛裕史:哈哈哈。

川原庆久:那要我怎么办啊?

野岛裕史:而且感觉嗓门很大。

川原庆久:汪汪汪!尾巴唰唰唰地摇着。

野岛裕史:对对。看,这不是狗嘛。

川原庆久:人家渐渐觉得有点寂寞了啦。

野岛裕史:那你想变成什么嘛。

川原庆久:想变成啥啊……

野岛裕史:你给人的感觉就是像狗。

川原庆久:啊,也是呢。然后,虽然有点普通,不过我挺想成为鸟的呢。

野岛裕史:鸟?

川原庆久:充满了自由,从高处俯瞰下界,想一边说着“啊,大家都在忙忙碌碌地干活呢,凡人们”一边这样往下看。

野岛裕史:但是就算是鸟,如果是小鸟的话,翅膀得要扑腾得很厉害哦。

川原庆久:啊,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野岛裕史: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川原庆久:蜂鸟也是这样一个劲儿地拼命扑打翅膀的。

野岛裕史:没错,麻雀啥的,老是提心吊胆的,得一直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哦。

川原庆久:野岛桑,为什么你要把人家的话往这么消极的方向带啊……

野岛裕史:哈哈!

川原庆久:唔,那,下次反过来,在同一个问题里,你有什么想要做的东西吗?

野岛裕史:我?

川原庆久:想做什么东西。

野岛裕史:想做什么东西?

川原庆久:想做什么东西。

野岛裕史:我的兴趣爱好是非常现实的哦。

川原庆久:没问题没问题。

野岛裕史:关于兴趣爱好的话题,我在各种渠道都说过,我的兴趣爱好是自行车。

川原庆久:啊,是呢,很有名呢,你是自行车爱好者。

野岛裕史:我从框架的焊接开始就想自己动手做。

川原庆久:哦!

野岛裕史:我就是把零部件买回来,把框架买回来,把零部件买回来,那个,金属片,轮胎部分什么的,全部零散地买回来,能够自己动手做了。

川原庆久:原来如此。

野岛裕史:然后我想更进一步,把框架用的铁管买回来,从焊接阶段开始就自己动手做。

川原庆久:这完全就变成纯手工制作了呢。

野岛裕史:没错没错。我完全是个狂热爱好者。

川原庆久:不过,这个与其说是自由自在地创造,不如说是自己想把这个兴趣技能学到手呢。

野岛裕史:对对,完全是出于兴趣的现实原因考虑而想去制作的。这是我的梦想。

川原庆久:啊,不过这总有一天能成功的,肯定。

野岛裕史:哈哈,你有什么想创造的东西?

川原庆久:想创造的东西,是啊……我想造小孩。

野岛裕史:哈哈,你是喜欢造小孩的那个作业过程吧?

川原庆久:啊哈,作业过程当然是喜欢的……唔!

野岛裕史:哔——。

川原庆久:不过最近我们毕竟不是已经过了三十岁了嘛。

野岛裕史:是啊。

川原庆久:然后周围这种事情就增多起来了,像是“我有孩子了,生了男孩也可爱,生了女孩也可爱”这样的。可是,我连女朋友都没有。

野岛裕史:哈哈,不过这个业界里似乎结婚都比较晚呢。

川原庆久:没错呢。

野岛裕史:所以,一般同级生什么的,大家都已经结婚了。

川原庆久:就是说啊。

野岛裕史:在喝酒聚餐的时候……

川原庆久:真是的,有点讨厌起来了。

野岛裕史:被问起“还没小孩吗?”,但其实是在有小孩之前……

川原庆久:在那之前。

野岛裕史:在那之前的之前。

川原庆久:就是,会想说“我总得先有对象吧?”。

野岛裕史:是啊。想造小孩,为什么我们俩都这么现实啊,这明明是部有点梦幻的作品。

川原庆久:梦幻的。

野岛裕史:明明是在谈能自由自在地创造出什么东西的能力的问题,却这么现实……

川原庆久:变得很现实了。

野岛裕史:就算你没那种(特殊的)能力,你造人的能力还是有的吧。

川原庆久:有是有,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没有了。

野岛裕史:哈哈……

川原庆久:说到底我交女朋友的能力就相当缺乏。啊,这个话题不谈了不谈了不谈了!

野岛裕史:哈哈,感觉变得有点伤感了。

川原庆久:进入下一问吧,下一问。

野岛裕史:我呢,在故事里有过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又感觉不是初遇的经历,大家有没有经历过这种命中注定的相逢?不是有这样一个问题嘛。

川原庆久:哦,这问题挺好挺好。

野岛裕史:要说命中注定的相逢,我经常在路上偶然和认识的人碰见。

川原庆久:诶!!

野岛裕史:就感觉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遇见啊。

川原庆久:啊,不过这是很不错的能力呢。

野岛裕史:如果是从车站往录音室去的途中,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川原庆久:那倒也是。

野岛裕史:但完全是私下自己出去玩的时候,或者是在旅途中什么的。

川原庆久:哦!旅途中还挺厉害的呢。

野岛裕史:嗯,在那种地方也会和人偶然碰见。如果对方是女孩子的话,不就会觉得这是命中注定的相逢了嘛!

川原庆久:嗯!

野岛裕史:就是因为不是命中注定的,才会变成现在这个状态。

川原庆久:好寂寞!你又说回到刚才的话题去了!

野岛裕史:哈哈,咦,我明明岔开来了的。

川原庆久:我还是说点梦幻点的话题吧。

野岛裕史:有什么吗?

川原庆久:我的命中注定的吗?在这个业界,很多人是在工作场合才第一次见到的不是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

野岛裕史:嗯嗯。

川原庆久:我那啥,有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虽然是在工作现场第一次见到,但是我总觉得我跟他五年前就是朋友了。有这么个人,初次见面就超级投缘的!

野岛裕史:啊,是谁?

川原庆久:那个,一个叫#%^$&的事务所的M岛君。【译注:I'm enterprise所属的间岛淳司。】

野岛裕史:哈哈。啊,他啊。

川原庆久:就是他。

野岛裕史:不过他那种沉稳的感觉倒是挺合的。

川原庆久:没错呢,沉稳的。应该挺合的。

野岛裕史:哈哈……

川原庆久:不过我以前还未曾……

野岛裕史:这里有必要隐去信息吗?

川原庆久:但是毕竟是现在没出场的人,还是隐去比较好吧。

野岛裕史:这样啊,真的。不过我听得懂的。

川原庆久:是呢。不过听得懂的人大概是听得懂的吧。

野岛裕史:啊,这样啊。

川原庆久:不过说真的,我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路读下来,还是第一次碰到一下子就和我亲密起来的人。我吓了一跳。

野岛裕史:诶,他也喜欢打游戏的,一起打游戏。

川原庆久:很喜欢打游戏,也很喜欢胸部。

野岛裕史:啊,那你们的兴趣是一样的,游戏和胸部。

川原庆久:说兴趣是胸部很厉害呢!

野岛裕史:哈哈,兴趣是胸部。

川原庆久:胸部。

野岛裕史:但是摸不到现实的胸部哦。

川原庆久:摸不到。

野岛裕史:又说漏嘴了!

川原庆久:啊啊又重蹈覆辙了!真是的!

野岛裕史:啊啊,结束算了吧?结束吧?

川原庆久:结束了吧!结束算了!净说些寂寞的话题……

野岛裕史:那么,特典,呃,《地狱徘徊》下卷特典TALK CD……

川原庆久:我们刚刚看到地狱了。

野岛裕史:是的,见到地狱了!

川原庆久:是的。

野岛裕史:谢谢大家!

川原庆久:谢谢大家!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