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初恋4 ~吉野千秋の場合+小野寺律の場合~

【10/02/28新作在線翻譯】世界一初恋4 ~吉野千秋の場合+小野寺律の場合~[2枚组]




~小野寺律の場合~ 漫画サイド
コネで仕事をしていると思われるのが嫌で、親の会社を辞め丸川書店に転職した小野寺律。ところが配属されたのは未経験の少女漫画編集部で、おまけにそこで因縁の相手であった編集長・高野政宗と再会し大パニック。毎日がてんてこ舞いの中、高野から改めて「お前が好きだ」と告白され…!?

~吉野千秋の場合~ 小説サイド
「吉川千春」というペンネームで、少女漫画を描く超売れっ子漫画家・吉野千秋は、幼馴染みの丸川書店に勤める担当編集の羽鳥芳雪に突然「好きだ」と告白され、戸惑いつつも何となく恋人っぽい関係に。とはいえ、なかなか実感が持てずとまどう千秋だったが……。

原作&まんが:中村春菊
小説:藤崎都

CAST
小野寺律:近藤 隆
高野正宗:小西克幸

吉野千秋:立花慎之介
羽鳥芳雪:中村悠一

横澤隆史:堀内賢雄
柳瀬 優:神谷浩史


翻译:yumemi soyan soyan 猫咪5462 rai
校译:kaena


下载地址:
http://u.115.com/file/f8bd4e0cd3
http://ifile.it/78txyjf/%C3%A4%C ... A6%C2%81%C2%8B4.zip
http://vspace.cc/file/TRVMRHVFYSKKQV5C.html
http://www.91box.net/?8ZXLWX0A3SE4XQF7QH70
http://www.brsbox.com/filebox/do ... 21489da69ed061d60bc
http://www.megaupload.com/?d=X8AX141I

解压密码:www.3n5b.infosekayiichi4/3?4dx@100331

世界一初恋4 ~吉野千秋の場合+小野寺律の場合~

 

翻译:yumemi soyan  soyan  猫咪5462 rai

校译:kaena

 

Disc01

Track01

www.3n5b.info

吉野千秋:啊……空调太棒了……能像这样啥都不用想地安心睡觉,多久没有享受到了呢……(我叫吉野千秋,笔名吉川千春,是个少女漫画家。前不久刚结束了一个连载,现在正在尽情享受难得的假期。)

羽鸟芳雪:吉野,浴室可以用了哦。

吉野千秋:嗯?嗯……我一会再洗。(这家伙叫羽鸟芳雪,是少女漫画杂志的副编辑长。既是我的责任编辑,又是我的发小,现在…呃…也是我的恋人。)

羽鸟芳雪:出过汗了,就不要这个样子睡,会着凉感冒的。

吉野千秋:我知道啦!真是的,到底是因为谁嘛!

羽鸟芳雪:嗯,也是,一半是因为我呢。那我就负起责任来,抱你去浴室吧。

吉野千秋:啊!不要你多管啦!嗯?为什么你在穿白衬衫?

羽鸟芳雪:虽说离家就不到10分钟的路程,但总不能穿个汗衫出门吧。

吉野千秋:诶?今晚不住这里吗?

羽鸟芳雪:明早要去收一个原稿,要早起呢。

吉野千秋:从我家出门不就行了!到车站的距离也不会变长多少嘛!

羽鸟芳雪:不,我还是回去吧。要是住这里的话,我早上会不想出门的。

吉野千秋:诶?为啥?

羽鸟芳雪:噗……唉……

吉野千秋:什么呀!叹什么气嘛!而且才10点啊,你再多坐一会也行啊。

羽鸟芳雪:你这是在对我说不要走吗?

吉野千秋:诶?啊…才、才不是这样的……

羽鸟芳雪: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了,必须要回应你的期待啊。

吉野千秋:哈?!谁期待了呀!话说回来,你干嘛又脱了衣服啊!

羽鸟芳雪:其实你也做得不够吧。

吉野千秋:才不是呢!阿鸟,你悠着点,冷静啊!

羽鸟芳雪:我够冷静的了,不过,要是问我理不理性,那我就不得不否认了。

吉野千秋:我真的没什么体力了啦!住手啦!今天就!……嗯嗯…

www.3n5b.info

 

Track02

 

吉野千秋:(第二天等我醒过来的时候,阿鸟已经不在了。)啊…全身酸痛啊……阿鸟那个家伙,昨天那么乱来!嗯?(有做好饭团和常做给我吃的煎蛋放在那里!)哈哈,就因为你这样我才不忍心和你发火啊!连这些都做了的话,难道他一点都没有睡吗?你也考虑下自己的年龄嘛!啊呣,哈哈!真好吃!(不过啊,他也真是对工作不会厌烦啊。要是我负责像自己这样废柴的漫画家,早就不想去公司了!那家伙就不会想要翘班什么的吗?啊!)

(羽鸟芳雪:要是住这里的话,我早上会不想出门的。)

吉野千秋:(难道那是因为有我在的缘故吗!到现在才发现,我也太迟钝了吧!啊不,反到是没在那个时候察觉到太好了!不然我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什么话回应他!)嘛,算了,反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啊呣!哈哈!煎蛋也好好吃!(那么今天要做点啥好呢?下次的连载是下下个月开始,所以可以有一个月悠闲呢!)哦!对了!给优打个电话吧!

www.3n5b.info

[电话声]

吉野千秋:喂喂?是优吗?

柳濑  优:千秋啊,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

吉野千秋:呐,你今天有空吗?

柳濑  优:怎么了?

吉野千秋:要是你有空的话,我想我们一起出去逛逛。

柳濑  优:啊,对不起,你邀我去约会我很高兴,不过我赶着去工作呢。虽然有点遗憾,不过下次再说吧。

吉野千秋:这样啊,我才是呢,说了勉强你的话,对不起。

柳濑  优:比起这个啊,上次说好的那个什么时候去?

吉野千秋:嗯?我说过什么吗?

柳濑  优:我们不是约好去汤布院吗?[译注:汤布院在日本的大分县,是有名的温泉之乡。]

吉野千秋:啊……那个算是约定吗……(虽说是对补偿上次去旅游我提前回去,但是我记得没有定下这样的约定啊!而且我还和阿鸟约好不会和优单独出去旅游的。)

柳濑  优:啊,千秋,对不起!我不走不行了。旅游的事我们下次再说吧!

吉野千秋:啊,嗯!你赶时间的时候我还打电话来,对不起!下次再说!(这么说来,我好像是被优告白了吧。)

(柳濑  优:我可是想从千秋你头顶侵犯到你的指尖呢!)

吉野千秋:(就因为说的是那样的话,才让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心的呢。旅游的话,三个人去不是挺好的嘛!但是阿鸟和优都不想那样。)果然扯上恋爱,友情就不能成立了呀!(被阿鸟告白,是去年烟花大会的时候。我们已经交往了1年了,说实话,我并没有习惯被人抱。但是,另一方面,我也觉得要是是阿鸟的话怎么都无所谓。平时明明是张扑克脸,但是抚摸我的时候,他脸上就会浮现出平时隐藏的激烈的一面。在和我做的时候的阿鸟的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地反映出他的心境。

(羽鸟芳雪:我喜欢你!)

吉野千秋:(最近,回想起这样的阿鸟,常会让我全身发热。)难道我是满脑都是想做的初中生吗!?(难道说,我是没有自觉的gay吗?但是啊,我没有对别的男人有过兴趣呢。不过,如果是和阿鸟的话,亲吻和交合都没问题呢。为什么阿鸟是特别的呢?因为我喜欢他?)

(羽鸟芳雪:我喜欢你!)

吉野千秋:啊不!喜欢是喜欢!但不是这种喜欢啊!

[电话铃]

吉野千秋:啊啊啊!嗯?是阿鸟打来的!这家伙该不会是躲在哪里监视我吧!你好,我是吉野。

羽鸟芳雪:你醒了呀。饭吃过了?

吉野千秋:嗯!

羽鸟芳雪:后天的电影啊,按这个状况,我看能去成。今明两天会很忙,我怕后面顾不上和你联系,所以想现在确定下集合时间地点,行吗?

吉野千秋:嗯!几点集合?

羽鸟芳雪:是啊,先去稍微吃点东西比较好,那就10点在车站等如何?

吉野千秋:OK,那就10点吧!

羽鸟芳雪:迟到请控制在10分钟以内啊。

吉野千秋:谁迟到啦!你才是,别来晚了哦!

羽鸟芳雪:你在对谁说啊,我有晚赴约过吗?

吉野千秋:呃……没有呢……

羽鸟芳雪:那好,一会我要去开会,有什么情况短信联系吧。

吉野千秋:嗯,那后天见!怎么说来,这种比较像约会的约会,我和阿鸟还是第一次呢!哈哈!我穿什么好呢!等等?!我到底在兴奋个什么劲啊!

www.3n5b.info

 

Track03

 

吉野千秋:(然而,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当天早上,我比闹铃响的时间还早一个小时就醒了过来。)哟!衣服也换好了,万事俱备呀!离出门还有点时间呢,不如做饭吧!煎荷包蛋我还是会的。嗯,平底锅在这里,油,油,油……

[电话铃]

吉野千秋:来了来了,现在就接!你好我是吉野。

羽鸟芳雪:是我。

吉野千秋:啊,什么啊,是阿鸟啊。怎么了,这个时间打电话?

羽鸟芳雪:对不起,今天的约会,得取消了!

吉野千秋:诶?

羽鸟芳雪:印刷厂说发现了错误,现在我得去确认一下。

吉野千秋:确认的话,不是能很快搞定的吗?如果这样的话,我等你就是了。

羽鸟芳雪:说是说不定要换页,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改起来就要时间了。高野先生忙别的就够呛了,只有我去。肯定会让你等很久的,所以这次还是延期吧。

吉野千秋:哦…我知道了……这样也没办法啊。

羽鸟芳雪:真的很对不起!

吉野千秋:没关系啦,那是你的工作嘛!我的话,什么时候都行的。

羽鸟芳雪:工作结束了我会联系你的,那在联系啊!

吉野千秋:啊…嗯……阿鸟啥的,我又不在意!对了!吃饭吃饭![切菜]这个是不是切有点太大了呀?没事没事,最后做出来能吃就行了。啊!痛!创可贴放哪儿了来着?急救箱急救箱!我记得前段时间被美工刀割伤的时候……

(羽鸟芳雪:那边抽屉上面第二格有备用的,我帮你处理伤口吧,乖乖坐好!)

吉野千秋:呃…都是因为你啊!不做了不做了!这种时候就该睡觉!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睡觉!其次还是睡觉!(但是,昨晚为了今天的约会提早睡觉了,所以躺了很久也没睡着。就这样呆在家里也不过让人火大而已,我便出门去有大型书店的车站了。)

 

女店员:谢谢光顾!

吉野千秋:(上次买漏了的书也买到了,一直想要的新漫画也买到了,而且还看了新的画材,偶尔在外面吃的饭也很美味!今天到这里来真是太好了!)啊,已经这个时间了!在下班高峰前回家吧!

 

吉野千秋:诶,下一班快车是…(诶?在检票处前的柱子那里的,是阿鸟吧。)阿鸟,啊…

星野早苗:哎呀真是烦人啊,羽鸟君!

吉野千秋:(居然和一个女人一起?!诶!那为啥我要躲起来啊!啊啊,不是不是,你想要是和他在一起的是同连载杂志的其他漫画家的话,我就不能让人家发现我其实就是吉川千春嘛!)呃……(到底是谁啊?那个人?一身制服穿双高跟鞋,还剪了一个短的波波头。说她像个漫画家,到更像是女职员吧,是工作上有关系的人吗?但是,我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呢?)啊!对了!是那个女生啊!(她是阿鸟在高中的时候交往得最久的女生。我记得应该是隔壁班的学生会干事…诶,叫啥来着?而且,为啥你要和10年前的前女友见面啊!)

星野早苗:羽鸟君,你的刘海乱了。

吉野千秋:(喂!阿鸟你这个混蛋!干嘛这么老实得让人家摸嘛!呃…今天真的是去忙工作了吗?我怎么觉得他们站在一起看起来好配。她过去就很可爱。现在成熟了,还化了妆,变得更漂亮了!脑袋小小的,身材又好,和高大的阿鸟真在一起很相衬。而且她又聪明,脾气又很好。比起我这样的人,她才更配做阿鸟的恋人吧。)早点回去吧……

 

[来电震动]

吉野千秋:啊…喂喂?

羽鸟芳雪:是我,今天真的是很对不起你啊。工作结束了,现在就去你那里。我给你做晚饭,所以别吃零食哦!

吉野千秋:(工作结束明明是更早以前的事!)今天你真的是去工作的吗?

羽鸟芳雪:你想说什么?我不是说了去印刷厂了吗?因为取消约会了,所以在闹别扭吗?

吉野千秋:别扭?!谁在闹别扭啊!晚饭我在外面吃了,不用再作了!今天别来了!

羽鸟芳雪:吉野?!

吉野千秋:(你的工作就是和前女友见面哦!)

[来电震动]

吉野千秋:你很烦诶!

柳濑  优:呵呵,不过是我啦。

吉野千秋:优?!

柳濑  优:哈哈,又和羽鸟吵架了?

吉野千秋:啊…对、对不起!我以为是阿鸟!

柳濑  优:这次因为什么?

吉野千秋:对不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柳濑  优:啊,这样啊。上次你打电话邀请我,没去成真是对不起啊。今天我工作提早结束了,现在可以去你那里玩吗?

吉野千秋:嗯,可以啊。不,到底还是不行!

柳濑  优:为什么?

吉野千秋:不为什么!(阿鸟一定会冲到我家去的!那家伙有我家的备用钥匙啊!而且他来了我也不太有办法把他拒在外面。)对了!现在我去你家行吗?

柳濑  优:行啊,不过我家的空调坏掉了,现在只有电扇哦。没关系吗?

吉野千秋:完全没问题啦!而且,我今晚想住你那里啊!

 

 

Track04

 

吉野千秋:(优的家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是座古色古香的木结构房子。以前我还曾把这座房子画进漫画里,做主人公的房子。)哈!!糟糕了!怎么觉得有点晕晕的了!

柳濑  优: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如果不在意的话,就说给我听听吧。不过相应的——

吉野千秋:又要画我吗?

柳濑  优:嗯!就这样躺着就行了。

吉野千秋:嘛,行啦。老画我一个人的素描啥的,你的趣味也真奇怪啊。

柳濑  优: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吉野千秋:你记得高中时候阿鸟的女朋友吗?

柳濑  优:高中的时候?有过几个吧。那家伙的事我不清楚。

吉野千秋:不是有个隔壁班的学生会干事吗?

柳濑  优:啊,星野小姐吗?

吉野千秋:对对对!就是她!对了,是叫星野早苗!

柳濑  优:那个女生长得蛮漂亮的呢。现在这年头的女生里很少见了吧,身架很漂亮的类型。是那啥吧,他们是不是当选过文化祭最相配的情侣?

吉野千秋:啊,好像是有那回事呢。

柳濑  优:话说回来,那个女生怎么了?

吉野千秋:哦,我今天在路上看到她了。

柳濑  优:都10年了,真亏你还记得住呢。啊,难道说是和羽鸟在一起吗?

吉野千秋:呃…

柳濑  优:诶……那家伙,难道是和人家和好了?

吉野千秋:诶?

柳濑  优:编辑是很容易疲劳的工作嘛,肯定会想让某个人来治愈自己吧。高中的时候也和她处得很融洽吧。嘛,现在的话估计也可以果断地开始大人的交往吧。

吉野千秋:哼!阿鸟才不会呢!

柳濑  优:呃?你大喊什么呀!

吉野千秋:啊…不……(对哦,优不知道我和阿鸟在交往呢。不过,想被治愈的话,我不行吗?啊…我觉得不行呢……哪是治愈啊,反而更他增加了更多压力呢!朋友果然不能变成恋人吗?还是说,漫画家和编辑的立场不行呢?难道说,他是对废柴而常给他添麻烦我厌烦了?)

[电话铃]

柳濑  优:啊,我的手机响了。嗯?啊…找我什么事?在啊。

吉野千秋:(啊!是阿鸟!)

柳濑  优:为啥一定要换他听?

吉野千秋:(果然我在这里还是暴露了吗?)

柳濑  优:我说啊,我说过我喜欢千秋吧。

吉野千秋:噗!!咳咳咳!

柳濑  优:所以,我要把他变成我的东西,才不会交给你呢!

吉野千秋:喂!优!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柳濑  优:当然是玩笑话啦。那家伙,可着急得不行呢!

吉野千秋:啊……啊啊……原来是开玩笑,也是啊!哈哈!

柳濑  优:别动啊!我在画素描呢。

吉野千秋:对不起。

柳濑  优:刚我说的那些是开玩笑的。

吉野千秋:啊?

柳濑  优:我说自己在开玩笑那个,是开玩笑的。我对羽鸟说的,都是真心的。

吉野千秋:嗯…呵呵呵……你在说什么啊……啊!

柳濑  优:我喜欢你!上次我也说了吧。

吉野千秋:快让开,优!我不太喜欢这种玩笑的。

柳濑  优:我也不喜欢啊。但是,这是真心的。我觉得我比羽鸟要适合你呢。

吉野千秋:呃!快住手!我没法和你做出这种事情!

柳濑  优:行不行,不试试怎么知道?

吉野千秋:(试?)

(吉野千秋:再做一次吧。

羽鸟芳雪:什么?

吉野千秋:接吻。如果真的觉得恶心的话,我会直说的。)

吉野千秋:(不行,就算可以和阿鸟试,和优,我连试都不想呢!)优,我……

柳濑  优:我一直都好喜欢你啊!

吉野千秋:呃!一直是……

柳濑  优:从初一开始!转学以后坐到你旁边,你借我看课本开始我就一直喜欢你!最开始的时候,我看上来千秋的手。骨骼的平衡感很好,是我理想的手。看到你用那双手在笔记本上涂鸦,我好高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和自己趣味相投的人。在以前的学校,没有人和我聊这些。然后,我的眼中除了你再也看不到别人了。

吉野千秋:优…

柳濑  优:又开朗朋友又多的千秋,在休息和放学后也不去找别人,到我这里来,这让我高兴得不得了!

吉野千秋:那是…那是因为和你最有话讲嘛!

柳濑  优:但是,那家伙总是跟来,让我火大。

吉野千秋:那家伙是…阿鸟吗?

柳濑  优:是啊!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最讨厌他了!一次都没当他是我朋友过!不过他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吉野千秋:啊……怎么会这样?

柳濑  优:我们关系不好你就这么受打击吗?因为你让我们好好相处,所以我和羽鸟都在你面前装相而已。这点上,我们到还挺意气相投的。

吉野千秋:啊……

柳濑  优:你已经不需要羽鸟了吧!我更能体会你的心情吧!

[门铃]

吉野千秋:好像有人来了!

柳濑  优:这些不用管啦!我知道要一下子和你成为恋人关系很难,所以,请给我一个机会试一下吧!

吉野千秋:等一下啊!都说不行了吧!我是真的不想和你做这样的事啊!

柳濑  优:如果觉得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吧!我马上就会让你觉得舒服的。

吉野千秋:啊啊…优!

柳濑  优:千秋!

吉野千秋:不要,住手!啊……对不起!对不起!优……

柳濑  优:为什么我不行呢?难道羽鸟就行吗?

吉野千秋:诶?

柳濑  优:呃…啊……你……

吉野千秋:呃…

柳濑  优:这算什么!为什么是羽鸟!

吉野千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不是阿鸟就不行的样子……

柳濑  优:什么叫不是很清楚啊!你以前不就整天和羽鸟粘在一起吗!

吉野千秋:对不起……

柳濑  优:不要道歉啊!这样我不是更惨了吗?

吉野千秋:优……

羽鸟芳雪:千秋!

吉野千秋:阿鸟?你怎么从外廊进来!

羽鸟芳雪:柳濑!你小子!

柳濑  优:啊!

羽鸟芳雪:你对千秋做了什么!

吉野千秋:阿鸟,等下!等下啊!

羽鸟芳雪:放手啊,千秋!还是说,你要包庇这家伙吗?

吉野千秋:我不过是反对暴力而已啦!而且,我已经打过了……

羽鸟芳雪:呃,你?你到底被怎么样了?

吉野千秋:不,还没被怎么样呢,所以没事!都说没事啦!

柳濑  优:放手啊!哼。千秋,你快带着这家伙回家!

吉野千秋:优……

柳濑  优:行了,快点!我想要一个人呆会。

羽鸟芳雪:你厚着脸皮在说些什…

吉野千秋:行了,阿鸟!我们回家吧!好不!

羽鸟芳雪:哼!

吉野千秋:优,我会再联系你的!

柳濑  优:哦……

 

 

Track05

 

羽鸟芳雪:哼!你到底怎么打算?

吉野千秋:什么?

羽鸟芳雪:你不明白吗?要是我没赶到的话,你已经被柳濑吃了吧!

吉野千秋:那个,我觉得优也不是真的要这样的!而且,优是我朋友嘛!

羽鸟芳雪:你还能说得出这样的话吗?这么想的只有你而已!反正你也已经被告白过了吧!

吉野千秋:啊……

羽鸟芳雪:你已经好好回绝人家了吧。

吉野千秋:和你没关系吧!

羽鸟芳雪:怎么会没关系啊!你到底是和谁在交往啊!明明知道人家的心意还去他家,再轻率也要有个限度啊!

吉野千秋: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而且,追根溯源也是你不好吧!

羽鸟芳雪:你还在气我取消今天的约会吗?

吉野千秋:你还想蒙我吗?明明假装工作和前女友见面!

羽鸟芳雪:啊?

吉野千秋:我可是看到了啊!在检票口前两个人一起!那样被人摸了头发,你还说自己清白我可不相信啊!

羽鸟芳雪:啊…原来你在车站看到了啊。所以才产生了这样奇怪的误会啊。你还是老样子啊,想象力丰富。

吉野千秋:呃…什么呀!你想要忽悠我吗?

羽鸟芳雪:她现在在那家印刷厂的总公司工作。今天我们就是偶然见面而已!回家的方向到半路为止都一样,所以就一起回去了!看,这个是她的名片,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就自己打电话去印刷厂确认吧。

吉野千秋:这么好的“偶然”……诶?姓氏不一样?

羽鸟芳雪:人家貌似是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现在还有个5岁的小孩。

吉野千秋:小孩?

羽鸟芳雪:想象力丰富到是没什么,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前先冷静地分析一下情况吧。你认为我是会谎称去工作然后在外面花心的人吗?

吉野千秋:呃…不认为……

羽鸟芳雪:要是我能看上别人,最开始我就不会和你告白。你已经忘了我是以怎样的决心向你告白的吗?

吉野千秋:我没有忘,但是我头脑一热就……

羽鸟芳雪:你难道是…

吉野千秋:是啊!看到你和她两个人在一起,我火大了啦!

羽鸟芳雪:所以才逃去柳濑这里?

吉野千秋:不要故意问我啊!呃…什么呀,不要突然沉默啊!

羽鸟芳雪:啊不,我没想到你会这样承认,有点小吃惊…

吉野千秋:对不起啦,我就是这么不干脆!去优那里,是因为我真的当优是好朋友,虽然我喜欢他,但是从没想过要和他谈恋爱。到底像亲嘴这些,只能和阿鸟呢。

羽鸟芳雪:吉野?

吉野千秋:我说啊,这种,在旁人看来,其实就是我比自己想的还要…对阿鸟……那个……就是那种意义上的喜欢吧……

羽鸟芳雪:为什么问我?

吉野千秋:那…啊不不……是我说了奇怪的话吗?对不起。

羽鸟芳雪:才没这回事,我知道你有在好好考虑,好高兴!

吉野千秋:诶?

羽鸟芳雪:吉野,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但是你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甚至,我在想你是不是不想去想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感情。

吉野千秋:所以怎么样?

羽鸟芳雪:你说喜欢我,我好高兴。

吉野千秋:啊……(我是傻瓜啊!这家伙,阿鸟身上哪有可以去花心的从容劲儿?他是这么全心全力地在对我表达爱意啊!)对不起…

羽鸟芳雪:嗯?你说什么了吗?

吉野千秋:啊,没有,还有,这样我好辛苦啊。

羽鸟芳雪:现在看到脸有点不妙,你忍一下。

吉野千秋:啊…只是亲亲的话,我倒是不在意……

羽鸟芳雪:你以为光接吻就可以了事吗?

吉野千秋:稍微一下下的话,摸一下也行……啊…你也稍微手下留情点啊!

羽鸟芳雪:傻瓜!对你我怎么忍得住?

吉野千秋:你在说什…

羽鸟芳雪:稍微一下下就行是吧?

吉野千秋:啊…不是这里的话,多摸几下也行…

羽鸟芳雪:我知道了。

 

吉野千秋:啊啊…啊……等下!

羽鸟芳雪:等不及的人是你吧。

吉野千秋:啊啊…那里……

羽鸟芳雪:真是不干脆啊!

吉野千秋:(我真的是太不干脆了。如果全部都承认的话,肯定能轻松很多。说不定可以像普通的恋人一样,对他撒娇。)

羽鸟芳雪:你在想什么?

吉野千秋:啊啊!不要……(但是,纠缠不休又有点狡猾,即便是这样还是乐观向前的才是我,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我。虽然又不干脆又不坦率,但如果是阿鸟的话,一定能理解我!)啊啊……

羽鸟芳雪:别想多余的事。

吉野千秋:啊啊……阿鸟?

羽鸟芳雪:不要屏气哦!

吉野千秋:啊啊……

羽鸟芳雪:千秋,我喜欢你!

吉野千秋:我知道啦!

羽鸟芳雪:我喜欢你!

吉野千秋:人家知道了啦!

羽鸟芳雪:呵呵!

吉野千秋:啊啊……

羽鸟芳雪:我喜欢你!

吉野千秋:别说了!

羽鸟芳雪:千秋,我喜欢你!

吉野千秋:啊啊……啊……人家累了。

羽鸟芳雪:真是的,你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呢。

吉野千秋:不好意思啊!

羽鸟芳雪:没事啊,这些我都知道,而且一点都不在意。

吉野千秋:真是的,知道了啦!行了行了!

羽鸟芳雪:不,你不明白。直说吧,我喜欢你的程度可是你所想像的两倍以上啊!

吉野千秋:什么呀那是!为什么只有二分之一啊!至少三分之二,四分之三,我还是感觉到…喂喂!别笑啊!

羽鸟芳雪:不是,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了?

吉野千秋:你上次这样笑,我觉得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呢。

羽鸟芳雪:是吗?

吉野千秋:谁叫最近你老是发火嘛。

羽鸟芳雪:全都是你的错吧。

吉野千秋:诶!应该不会是全部的吧……大概……呃……

羽鸟芳雪:好好记住哦,我的眼中只有你!

 

 

Track 06

 

吉野千秋:接下来的一个月,都能像现在这样整天闲着看漫画无所事事就好了!幸福啊!哈哈!

羽鸟芳雪:对了吉野,接下来的时间表出来了,你先看看吧。

吉野千秋:哦。

羽鸟芳雪:给。

吉野千秋:喂,这下我根本就不能休息了呀!

羽鸟芳雪:没办法,谁叫你要出单行本啊。我劝你早点开始工作吧,这样之后才不会那么痛苦。

吉野千秋:这根本就是两回事!把我的休假还我!

羽鸟芳雪:本来我就说只要页数够了就不必再开新篇,但不知道是谁在那边嚷着为了优惠读者非画不可呢?

吉野千秋:啊……呃……

羽鸟芳雪:而且还要画那么多页。

吉野千秋:那也是没办法的呀!画着画着就停不了了!

羽鸟芳雪:就我而言,开不开新篇都无所谓,只要你作为一个专业的画家,不要做出会影响新连载的举动就行。预告都已经发了哦。

吉野千秋:知道了啦!我就完成给你看,让你无言以对!

羽鸟芳雪:要是你能按时完成,你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吉野千秋:从明天起,不,从今天起我就开始画,就画好给你看!(当我发现自己中了鸟的激将法,狠狠地掉进了他为我挖的大坑里时,已经是在赶完新篇之后了。)

 

 

Track 07

 

吉野千秋:真是奇迹啊!神仙显灵了!

柳濑优:千秋,把稿子给我。你没道理这么快就能画完的,肯定有哪里漏掉了。

吉野千秋:才没呢!……应该。

柳濑优:页数够了吗?之前有过吧,在网点中间居然有空白的稿子。

女助手A:对啊,还说不定有一些场景忘了处理。比方说,忘了用钢笔描线直接把草稿交了上去。

吉野千秋:都,都说没问题了。

女助手A:但是,连载第一回可是比之前的页数都要多哦!既是合页版又要画卷头!而且现在离截稿日还剩三天那么多!

吉野千秋:别说了!把我也说紧张了!

柳濑优:这是最后一页……

吉野千秋:优,怎么样?

柳濑优:全部齐了。

吉野千秋:有没有一大片都忘了上色的?网点有没有漏贴?有没有哪里忘了用钢笔描线?

柳濑优:都没有。

女助手A+女助手B:完成了!

女助手A:太好了!真的画完了!

女助手B:是啊!

女助手A:你有心做还是能做好的嘛!

吉野千秋:没什么啦!只要我有心做,还是能做好的!哈哈哈!

柳濑优:千秋,别得意忘形了,还有下个月的截稿日哦。

吉野千秋:我知道!下次也按这次的步调走就没问题了!

柳濑优:你说什么啊!这次因为是新作,所以才故意把时间安排得宽松一点,你忘了之前出完单行本后,我们提前花时间把草稿都打好了吗?

吉野千秋:呃……

柳濑优:面对现实吧。我不是一直跟你说来着,你的缺点就是总把不愿面对的事实置之脑后。

吉野千秋:这个嘛……也有它的好处啦。而且,下一回的草稿我已经画得差不多了,没问题的!

柳濑优:草稿是吗?在哪?

吉野千秋:我的脑子里。

柳濑优:……

吉野千秋:诶?

柳濑优:哎,这不就跟平常一样嘛!你每次都这么说,但结果总是不到最后一刻你都不画。

吉野千秋:总、总之,这次那么早就完成了,你就高兴一下嘛!哈哈!

柳濑优:哎,总之我要干的事情都没变就是了。下个月的时间表跟这次的差不多可以吧?

吉野千秋:嗯,拜托了。在这个月底前我会全部把线描好的。各位也是,等到下次的详细时间表出来后我会通知大家的,请大家多多指教!

女助手A +女助手B:好的,知道了。

吉野千秋:(从拒绝了优的表白那天到现在,差不多过了一个月。虽然还是有点尴尬,但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恢复到以前的关系了,我也松了口气。因为,即使不能回应他的感情,但优始终是我重要的朋友。)

柳濑优:啊,对了,我现在要回去,要不我顺便帮你把稿子带过去?

吉野千秋: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而且我还想再检查一遍。(这只是借口。其实真正的理由,是我想亲手把完成了的稿子交给鸟,好好看看他那惊得说不出话的呆脸!)

 

[门铃声、开门声]

吉野千秋:晚上好!鸟,你工作辛苦了!

羽鸟芳雪:……

吉野千秋:你杵在那儿干嘛?快点进来吧。

[关门声]

吉野千秋:我说,你一直保持着那么恐怖的表情,脸部肌肉都不会累吗?

羽鸟芳雪:不劳你费心。话说,原稿你已经画好了,是真的吗?

吉野千秋:我干嘛要撒谎呢!

羽鸟芳雪:但你的确经常是说的跟做的不对版啊。距离截稿日还有那么多天,你绝对不可能画完的,肯定有什么地方漏画了。让我好好检查一下。

吉野千秋:你别跟优说一样的话好不好!已经让大家给检查过了,一点差错都没有!可恶,你真觉的我那么不可信,就自己亲眼看看吧!

 

羽鸟芳雪:的确,完成得很好。

吉野千秋:对吧?完成得不错吧?

羽鸟芳雪:嗯。

吉野千秋:看吧!我要是认真做的话还是能做好的!本来我就是个有心干就能干好的人。尤其是这次,只能说是神仙显灵了!

羽鸟芳雪:哎。

吉野千秋:哈哈!我真的太厉害了!啊,你得遵守诺言哦。

羽鸟芳雪:哦,让我无言以对是吧?“我无话可说了”这样可以了吧。

吉野千秋:……我怎么不觉得有多高兴啊……

羽鸟芳雪:偶尔赶上了截稿日而已,少沾沾自喜。你要是真的有心干就能干好的话,就给我每次都好好干。

吉野千秋:啊,这次果然是个奇迹!痛!

羽鸟芳雪:这时候就算是扯谎也该说声“我会加油的”才对吧。

吉野千秋:但是,总之,有三天空出来了对吧?啊……做什么好呢……爆睡三天也不错啊,超奢侈的对不?啊,今天是星期四吧?

羽鸟芳雪:那又怎样?

吉野千秋:鸟,我们去旅行好不?

羽鸟芳雪:哈?

吉野千秋:你周末有什么事吗?就算是星期六出发,星期一早上回来,我们也能一起住两晚啊。

羽鸟芳雪:嗯……

吉野千秋:能这样子毫无顾虑地去休息的机会超难得呀!之前我们也约好过的,但又取消了。机会难得嘛!

羽鸟芳雪:也对。你等等,我确认一下日程。应该什么事情都没有。

吉野千秋:你别这么说,到时候又说要等别的作家的稿子哦!

羽鸟芳雪:这个月大家都已经把稿子给我了。本来这个周末是用来等你的稿子的。

吉野千秋:什么嘛,原来我不是第一个完成的呀。

羽鸟芳雪:嗯,要是明天能把排版印刷都搞定的话,那星期一就算下午才上班也行。

吉野千秋:有时间就好啦!决定了!就去旅行吧!

羽鸟芳雪:好吧。

吉野千秋:干嘛啊,不想跟我去旅行啊?

羽鸟芳雪:不,只是觉得你肯定有古怪,不然你不会那么积极地争取把时间空出来的。我有总不详的预感。

吉野千秋:你别那么负面思考行不行。我现在就上网订旅馆和买车票,你就专心把工作处理好吧。

羽鸟芳雪:嗯。

 

 

Track 08

 

吉野千秋:阿鸟,就坐这里吧?我要坐窗边!

羽鸟芳雪:干嘛不坐新干线啊,这样子多浪费时间。

吉野千秋:坐一般线就行啦,这样子才有旅行的感觉嘛。

羽鸟芳雪:你还是爱拘泥在一些奇怪的地方。

吉野千秋:阿鸟才是,心情放轻松点吧。来,我们吃便当吧,吃便当!

羽鸟芳雪:现在就吃?太早了吧!

吉野千秋:可我饿了嘛。

[手机震动]

  啊,有短信。是优发来的。

羽鸟芳雪:柳濑?

柳濑:注意安全哦。记得买手信。

吉野千秋:(这家伙,一听说我要跟阿鸟去旅行,就吵着说要跟我们一起去。不过后来他临时被人叫去帮忙工作,所以放弃了。)“了解!”回复。嗯,这样就行了。开动了!盒饭盒饭!

羽鸟芳雪:哼!

吉野千秋:(阿鸟吃盒饭的样子超不爽的。这家伙真是个醋坛子!)我开动了!嗯嗯……呵呵呵~(不过,他不爽也是可以理解的。就好比在少女漫画里,要是女主角的男朋友看到女主角跟被她拒绝掉的情敌相处融洽也无动于衷的话,肯定会招来读者的反感吧。虽然我的理性告诉我跟优保持距离比较好,但心里总觉得很难做到那一步……)

羽鸟芳雪:吉野。

吉野千秋:嗯?

羽鸟芳雪:嘴边沾到饭粒了。真是的,你简直跟漫画里面的人一样。

吉野千秋:那是你吧!把人家嘴边的饭粒拿走自己吃掉,这种丢脸的行为一般人都不会做吧!

羽鸟芳雪:你就给我一般人似的吃饭吧。

吉野千秋:是,对不起。

 

吉野千秋:(下了火车后,我们就直奔已经订好的温泉旅馆。由于这次旅行决定得很急,又时值暑假,所以合适的房间都被订满了,唯一找到的这个房间,是一家装修高雅的旅馆里最豪华的一间。)

服务员:那么,吉野先生,我这就带您去您的房间。

吉野千秋+羽鸟芳雪:麻烦你了。

羽鸟芳雪: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车站前好像人特别多。

服务员:今天要举行烟火大会啊。很多人现在就去占位子了。

吉野千秋:是吗?我都不知道!怪不得这附近的旅馆都爆满了。

服务员:要是两位有时间的话不妨去看看。在神社的庭院里还会有不少摊贩摆卖的。

吉野千秋:还有摊贩啊?我们待会儿也去吧阿鸟!

羽鸟芳雪:比起烟火,你还是更喜欢吃啊。

吉野千秋:烟火也当然要看啊!

服务员:两位是好朋友出去旅行吗?

羽鸟芳雪:对,我们在大学时就认识了。

吉野千秋:诶?

羽鸟芳雪:平常工作太忙了,难得有休假,就出来散散心。

吉野千秋:(哎。什么嘛,又来成人应付别人的那一套。)

 

服务员: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打电话到请前台询问。祝两位过得愉快。

羽鸟芳雪:谢谢。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吉野千秋:觉得你还真会忽悠人而已。

羽鸟芳雪:那不然你想我怎么说?想我老实跟她说我们是情侣吗?

吉野千秋:你、你是笨蛋啊!说我们是青梅竹马不就行了吗!

羽鸟芳雪:可我们的确是大学时的朋友啊。

吉野千秋:是、是这样没错。但这样子总感觉很疏远嘛。

羽鸟芳雪:要我说我也无所谓哦。

吉野千秋:啊……(脸、脸靠得好近!)

羽鸟芳雪:你刚才想我说真话么?

吉野千秋:……我去看看里面的房间。难得奢侈一次,我要拍些照片回去当参考资料。(哎,糟了,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啊,哇!在里院里有露天温泉!这也是我们包下了吧?超奢侈啊!(这、这种情况下,应该跟阿鸟一起泡吗?从那个温泉的大小来看,应该是这样没错……)不行不行!

羽鸟芳雪:你在干嘛?

吉野千秋:什么都没干!房间已经看完了,接下来我们出去观光吧!

羽鸟芳雪:真是的,你真不为别人着想啊。就不能先喝口茶休息一下吗?

吉野千秋:别说这种老爷子气的话嘛!我们要住两晚哦,有大把时间给你慢慢休息。

 

羽鸟芳雪:那你想去哪里?

吉野千秋:就在那边有个美术馆,那里好像有我喜欢的画,我好想去看一下实物!

情侣男:我早知道了。

情侣女:大助真讨厌!你太清楚人家的喜好了啦!

吉野千秋:情侣……吗?

羽鸟芳雪:怎么了?

吉野千秋:不,只是在想,阿鸟会不会也想像他们那样牵手呢?

羽鸟芳雪:干嘛老在问这些问题。你想牵吗?

吉野千秋:没有啦。

羽鸟芳雪:那就不要特地问。但要是你说非牵不可,那我也不会说不行。

吉野千秋:都说不想了!

羽鸟芳雪:哎。

吉野千秋:(干嘛啊,才这么点小事就闹脾气,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嘛。哎,我真是完全搞不懂。但鸟却好像完全看透了我一样。)

高屋敷:咦,这不是羽鸟吗?

吉野千秋+羽鸟芳雪:嗯?

高屋敷:果然是羽鸟!好久不见了啊!

羽鸟芳雪:啊,高屋敷!

吉野千秋:(是谁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高屋敷:怎么啦?你居然会来这种地方,之前我约你的时候,你还一脸“谁会去温泉这种地方啊”的表情。

羽鸟芳雪:我跟朋友来旅行。人大了思想也会改变的嘛。

高屋敷:的确,我们都快奔三了。

吉野千秋:(阿鸟这家伙在搞什么,明明刚才还是一副臭脸。)

高屋敷:你接下来想去哪儿?我们这次见面也算是缘分,带你逛逛这附近也没关系。你肯定不知道有哪些好地方吧?我带你去些好吃的店吧。

吉野千秋:诶……

羽鸟芳雪: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们这次出来玩并没有什么预定目标,只是想适当的闲逛一下而已。

高屋敷:别这么说嘛。说白了是我很闲啦。原本我是跟我朋友来这边的别墅玩的,谁知道他忽然说有工作就回东京了。很荒谬对吧。

羽鸟芳雪:不好意思,我知道是很难得,但我也是跟我朋友一起的。

高屋敷:哦,不好意思,一上来我就没停过嘴。

吉野千秋:没事。

高屋敷:我叫高屋敷,大学的时候,常麻烦羽鸟给我做饭吃。

羽鸟芳雪:是你自己硬要来我家的好不好。

高屋敷:别这么说嘛。

吉野千秋:(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回事啊!不过也没办法,那时候我刚出道,还在烦要不要出连载,跟鸟的接触也不多。)我、我叫吉野。

羽鸟芳雪:大家都是一所大学的,你没见过他吗?

高屋敷:真的吗?我已经完全没印象了。社团也一样吗?

羽鸟芳雪:不,这家伙是文学社的。

高屋敷:那就只有在通选课上才有可能见到了。

吉野千秋:(总觉得……在鸟的朋友中,像这一类的很少见啊。)

羽鸟芳雪:总之,后会有期咯。

高屋敷:别这样子嘛。那个,请问能带上我一起逛吗?不会给你们添麻烦了吧?

吉野千秋:呃、这个,我是没所谓啦。

高屋敷:太好了!不好意思啊,我太厚脸皮了。

吉野千秋:没事,呵呵。

羽鸟芳雪:哎。真拿你没办法。吉野,你是要去那家美术馆对吧?我去买票,你等着。

吉野千秋:哦,嗯。(喂,你叫我跟初次见面的人聊什么啊!)

高屋敷:你难道就是羽鸟的青梅竹马?

吉野千秋:没、没错。

高屋敷:这样子啊。我经常听羽鸟提起你的名字,原来你真人是这种感觉的啊。

吉野千秋:(“这种感觉”就是什么感觉啊?!而且,干嘛用上对下的语气讲话啊?!)

高屋敷:你是做什么的?

吉野千秋:呃……自由设计师之类的。

高屋敷:哦?所以就是通过羽鸟拿到工作咯?我是做游戏这一行的,要是以后有什么机会合作的话麻烦多多关照啦。

吉野千秋:哦。

羽鸟芳雪:久等啦。你们在干嘛?

高屋敷:拜托他多多关照,握个手呗。咋了,你也想握?

羽鸟芳雪:不必了。

吉野千秋:好了,你们两个快来吧!

[高屋敷偷笑]

 

吉野千秋:呼。哎,好累啊!

羽鸟芳雪:吃晚饭前不先去大澡堂泡一下吗?

吉野千秋:嗯,迟些再说吧。已经受够了人山人海了。

羽鸟芳雪:那你就先躺一下吧。

吉野千秋:(今天的美术馆之旅一点都不好玩。鸟一直跟那个叫高屋敷的在说什么最近行内怎样怎样,我完全都听不懂。搞到我孤零零一个。结果那个人还一直跟我们回到旅馆门口。)

羽鸟芳雪:我去买些饮料回来。你想喝什么?

吉野千秋:嗯,冷的碳酸饮料。

羽鸟芳雪:好。

[手机响]

吉野千秋:鸟,你电话在响啊。

羽鸟芳雪:我知道。喂,我是羽鸟。高野先生,有什么事吗?发生什么事了?但这个不是我负责的,我不能决定些什么啊。

吉野千秋:(难道是跟一之濑老师打来的么?她好像超喜欢阿鸟的,难道现在要叫阿鸟过去?不,但是……)

羽鸟芳雪:对不起,但我现在不在东京。

吉野千秋:(对啊!无论怎么说也不可能从这儿……)

羽鸟芳雪:就算坐新干线也要差不多一个半小时,这样也没问题吗?

吉野千秋:喂,还想现在过去啊?!

羽鸟芳雪:呃……不,没关系,工作要紧。我现在就过去。你不用介意,我到了东京之后就会跟你联络的,那就先这样吧。

吉野千秋:要是那是你负责的作家还说得过去,但一之濑老师的话跟鸟你有什么关系嘛!

羽鸟芳雪:就是这样高野先生还特意给我打电话,说明肯定是出麻烦了。我怎么能不管呢。

吉野千秋:说是这么说,但肯定又是一之濑老师在耍性子而已啦!没错她是资历老又受欢迎,但你们这样一直由着她她只会变本加厉的!

羽鸟芳雪:那也没办法啊,这就是我的工作。

吉野千秋:真的是工作吗?我看你只是想见一之濑老师吧?

羽鸟芳雪:你认为我是会抱着这样的私心去工作的人吗?

吉野千秋:……

羽鸟芳雪:总之,我现在就要走。但我晚上会回来的。

吉野千秋:不用了,不用勉强。你喜欢怎样就怎样把。

羽鸟芳雪:我一定会回来的。

www.3n5b.info

 

Disc 02 

Track 01

 

吉野千秋:(一个人的房间,更显得空荡。我难忍寂寞,发了几条短信给优。不过之后就无事可干了,就一个人去吃了晚饭。晚餐虽然很丰盛,但我却食不知味。)哼,那个可恶的工作狂!懒得理他![烫到]哇、好烫!……哎。其实我也是个工作狂啊。(我总是拖到最后一刻才开始赶稿;经常拖延截稿日,弄得很多答应过他的事都没做到。本来应该跟他两个人去吃饭的时间,却让他去印刷厂里等稿;他费心拿到手的招待券,又因为我而浪费了。但阿鸟却在我赶完稿之后来我家为我做饭,还帮我打扫、洗衣服。我病了,他马上请假来照顾我。我生日,他也会送我想要的东西。)好想吃阿鸟做的饭啊。嗯?是烟花啊。一个人在这里呆着也没意思。

 

吉野千秋:(不是拖家带口的就是情侣……本想散散心的,没想到却是反效果。那时候的优,也像我现在这样的心情吗?快买好礼物,然后给优发短信吧。)咦,手机呢?……忘在旅馆了!(我到底是来干嘛的呀。我原本只是想跟阿鸟去一个远离工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而已。我跟阿鸟一个是漫画家,一个是编辑,很清楚忙起来是怎样一副惨象。我怕打扰他工作,就减少跟他联络,但因此我们平常的交流也减少了。一年之前的我,还懂得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要分轻重。但最近,我却越来越爱粘着鸟,希望鸟眼里只有我一个。所以,我才会因为早上美术馆的事情,还有现在他回东京工作的事情而发飙。平常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再这样被工作束缚下去那怎么行!)啊……不行不行!我是来散心的,干嘛还想着那些郁闷的事情呢?(没错,虽然我叫阿鸟不要勉强,但以他的性格,明天早上他应该就会回来了。)好,去玩射击吧!不好意思……

www.3n5b.info

吉野千秋:哎,射击、捞金鱼、还有吊龟都玩过了,却只赢到了一条金鱼。还有什么好玩的能打发时间呢……肚子又不饿。啊!不是吧!(在那边东张西望的不就是阿鸟吗?他真的赶回来了?从这里到丸川书店得要一个半小时啊!难道说他用一个小时解决掉那边的工作然后马上赶回来了?没想到……他真的赶在夜里回来了……)喂!阿鸟……

高屋敷:喂,羽鸟!我买了炒面!

羽鸟芳雪:高屋敷,我不是说了我不要吗?

高屋敷:哎呀,别这样嘛。

吉野千秋:(那家伙又来缠着鸟……难道他对阿鸟有意思?不不不,肯定是我多心了,虽然我自己也是在跟男人交往……)

羽鸟芳雪:吉野!我找到我朋友了,先走咯。

高屋敷:喂!

羽鸟芳雪:吉野,原来你在这啊?对不起,我回来晚了。我打你手机没人接,于是就打去旅馆,旅馆的人说你出去了,我就来找你了。找到你真是太好了。

吉野千秋:(糟了,我好想哭!糟了……快哭出来了!)

羽鸟芳雪:喂,吉野!吉野!你还在生气吗?

吉野千秋:不是!我没生气!

羽鸟芳雪:那是怎么回事?你干嘛要跑?

吉野千秋:我也不知道!

羽鸟芳雪:等等,吉野!……千秋!!![抱住]冷静一下!你现在脑子里肯定又在想些有的没的吧?

吉野千秋:你为什么……你什么都能知道啊?

羽鸟芳雪:啊?

吉野千秋:我是什么心情,脑子里在想什么,你总是看得一清二楚不是吗?

羽鸟芳雪:你忽然间说这些干嘛?的确,你的状态我大概都能摸得准,但我还搞不清你在想什么。

吉野千秋:那你为什么总能先我一步,做出能讨我欢心的事情?(就像现在,我吃高屋敷的醋,阿鸟就马上来陪我;我说不用勉强赶回来,阿鸟还是全力赶回我身边;每次吵架,先让步的也总是阿鸟……可我却……)

羽鸟芳雪:我……我只是想看你高兴的表情,并没有特意去讨你欢心啊。话说,我现在做了什么能讨你欢心的事吗?

吉野千秋:(平常就什么都能看穿,偏偏在这种时候就那么迟钝!)就……就是……我在吃醋啦!

羽鸟芳雪:哈?

吉野千秋:我吃一之濑老师的醋,也吃你朋友的醋!我就像那些最不讨喜的角色一样,只会想着“工作比我还重要吗”这种事情,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啊……总之都是你的错啦!!

羽鸟芳雪:吉野……

吉野千秋:咋了?

羽鸟芳雪:不,我只是吓了一跳。没想到我会从你口中听到“吃醋”这个词。

吉野千秋:不行吗?

羽鸟芳雪:我不是这个意思。

吉野千秋:(可恶,干嘛我非得说这些肉麻的话啊!)

[按手机声]

怎么了,公司又打电话给你啦?

羽鸟芳雪:不,我关机了。

吉野千秋:诶?

羽鸟芳雪:接下来我的时间都专属于你了。

吉野千秋:……这算什么呀。不管你了,我回去了。

羽鸟芳雪:[拉住]我不是叫你等等吗。

吉野千秋:[甩开](糟了,一用力就把他的手甩开了……)

羽鸟芳雪:你果然还是……不想跟我牵手吗?

吉野千秋:(不是,不是这样子!我只是……害羞而已。不过,就算我这么说鸟也不一定相信。单靠言语是不行的。)你、你对这边完全不熟对吧?现在人又那么多,我……我给你带路吧![拉手]

羽鸟芳雪:吉野,手……真的可以吗?

吉野千秋:可……可以啦!走吧!

羽鸟芳雪:嗯。

[烟花声]

吉野千秋:啊,阿鸟快看!这应该是最后几发了!

羽鸟芳雪:(能跟你一起看,真是太好了。)

www.3n5b.info

 

Track 02

 

吉野千秋:真是太好玩了!

羽鸟芳雪:你高兴就好。不过,那只大熊偶你打算怎么办?

吉野千秋:拿回家啊。

羽鸟芳雪:你那房间还有位置放么?

吉野千秋:阿鸟的房间就有位置啦。

羽鸟芳雪:你要是敢把它拿来我房间我立马就给你扔了它。

吉野千秋:切,小气鬼!

羽鸟芳雪:我才不是。

吉野千秋:有什么所谓嘛,给这趟开心旅程留个纪念。(……啊!床全都铺好了!)

羽鸟芳雪:吉野?

吉野千秋:要、要不要喝茶?我去泡……哇呀!(居然会被被子绊倒,我有去演相声的本事了。鸟绝对会笑我的。)

羽鸟芳雪:你这么全身戒备着我,搞的我都不想辜负你的期待了。

吉野千秋:你、你说啥啊?

羽鸟芳雪:你肯定在想象,我会在这里对你做些什么吧?

吉野千秋:我才没……啊……嗯……

羽鸟芳雪:心跳得那么厉害还说没有?

吉野千秋:啊……别……别那样子摸我……嗯……

羽鸟芳雪:哈哈。

[亲吻声]

吉野千秋:啊……等等……我满身臭汗……还是先洗个澡比较……

羽鸟芳雪:你想好了?在外面的话声音可能会传到其他房间去哦。

吉野千秋:(我没有在说要换地方啦!)嗯……啊……等等……灯……

羽鸟芳雪:我没那个闲工夫去关灯。

吉野千秋:我不喜欢那么亮啦!

羽鸟芳雪:怪你自己会在这种地方跌倒吧。

吉野千秋:怎么怪我了?都是因为跟你一起,我才会紧张的。

羽鸟芳雪:你终于在这方面在意起我来了?有进步。

吉野千秋:干嘛那种语气啊,瞧不起人。

羽鸟芳雪:没办法啊,谁叫你那么迟钝。不过你的身体看起来倒是挺敏感的。

吉野千秋:我说你,到底是不是和我同龄啊?

羽鸟芳雪:这个你最清楚了不是吗?

吉野千秋:我说的是你的内心!……啊……

羽鸟芳雪:这里,快忍不住了吧?

吉野千秋:啊……

羽鸟芳雪:哈哈,果然。

吉野千秋:笑、笑什么呀。这都是谁的……错……等等!这里是旅馆啊!

羽鸟芳雪:那又怎样?

吉野千秋:要是把被子弄脏了,那不就让人家知道我们做什么了?

羽鸟芳雪:旅馆的人不会在意的啦。

吉野千秋:我在意!

羽鸟芳雪:嗯,知道了,只要不弄脏就行了对吧?

吉野千秋:阿鸟,你在找什么?

羽鸟芳雪:这个。

吉野千秋:你这……?!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羽鸟芳雪:幸好有带不是吗?

吉野千秋:嗯……

羽鸟芳雪:喂,别把腿合起来。这下行了吧?

吉野千秋:嗯……

羽鸟芳雪:你等等,我也要戴。(这家伙身上带着这种东西,就是说他一开始就打算做这种事咯?)

羽鸟芳雪:嗯,怎么了?

吉野千秋:觉得阿鸟现在的表情很色。

羽鸟芳雪:当然啦!

吉野千秋:啊……

羽鸟芳雪:我在抱我喜欢的人啊!

吉野千秋:……

羽鸟芳雪:看来语言攻势也很有效啊。

吉野千秋:别再说这种让人不好意思的话了,你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啊。

羽鸟芳雪:想的都是千秋,我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了。

吉野千秋:……

羽鸟芳雪:好了,闲话不多说了。

吉野千秋:都是阿鸟你自己在说而已。啊……

羽鸟芳雪:我要动了。

吉野千秋:诶?嗯……啊……

羽鸟芳雪:千秋……不要夹得我那么紧!

吉野千秋:不、不行……好热!

羽鸟芳雪:我也快融化了!

吉野千秋:嗯……啊!我已经……

羽鸟芳雪:我知道,我也快不行了!

吉野千秋:嗯……啊!

羽鸟芳雪:嗯……哈……啊!

吉野千秋:我、我快死了。

羽鸟芳雪:说什么傻话,我还没够呢。

吉野千秋:哈?

羽鸟芳雪:你要是想换地方的话,我可以听你的。

吉野千秋:你怎么老是这么一幅咄咄逼人的样子啊?

羽鸟芳雪:千秋你不也是一脸想要的表情。

吉野千秋:啊!别说出来好不好!

羽鸟芳雪:我不说你怎么知道呢。

吉野千秋:就算那样也别说!

羽鸟芳雪:那就只好用行动告诉你咯。

吉野千秋:啊……

羽鸟芳雪:别担心,明天我会让你睡个够。

吉野千秋:才不是这个问题好不好!等……嗯……

 

 

Track 03

 

[手机响]

羽鸟芳雪:吵死了。

吉野千秋:谁一大早打电话过来啊?嗯……是优?

羽鸟芳雪:嗯?!

吉野千秋:喂,优?一大早的怎么了?

柳濑优:我担心你会寂寞啊,就来陪你啦。

吉野千秋:啊?!来陪我?你现在哪?!

柳濑优:就在你住的旅馆大门口。

吉野千秋:你不是要帮别人完稿的吗?

柳濑优:我不管三七二一拼命赶完了。千秋,你就别睡了,一起去观光吧!

吉野千秋:嗯、呃……那个……(啊啊!!对了,都怪我,昨天阿鸟走了之后我太寂寞,就给优发了短信!我虽然没告诉优说我跟阿鸟吵架了,但优的洞察力一直都很强的!)

羽鸟芳雪:他刚刚是不是说,现在已经在旅馆门口了?

吉野千秋:啊……

柳濑优:你要换衣服的话,我能不能去你房间等你?我一个人在外面等好无聊啊。

吉野千秋:(我感到背后一团怒火在燃烧。根本没敢回头看……)

 

 

Track 04

 

小野寺律:(那个时侯,我一直在自我想象,在圣诞节和学长两个人,围着蛋糕交换礼物。在蜡烛橘色的光芒中,那一定是闪闪发光、让人心跳不已的场景吧。然后,十年后——)

[电话铃响]

小野寺律:(圣诞节是个啥?)我回来了!!咦,那个,这份原稿不是最后一名吧?

木佐翔太:没关系,最后一名是吉川千春大漫画家……

高野政宗:喂!!快点分工照相排版!

小野寺律:是!(小野寺律,25岁,被分配到丸川书店绿宝石编辑部——通称少女部,已经好几个月了。我原本在父母经营的出版社担当文艺编辑,但为了摆脱“七星光环”争一口气而换工作。不知为何却被分配到毫不相干的少女漫画部,而且这里的总编高野政宗是我的初恋对象,还曾有过一段短暂的交往……总之,从很多方面来说,是最糟糕的职场。)糟了,睡眠严重不足,文字看起来有重影。做文艺的时候,根本不会这么赶的……

羽鸟芳雪:[站起]不好意思,因为完全联系不上吉川老师,我直接去他家一趟。

木佐翔太:啊!!!年末进程个混蛋!!!!

小野寺律:(这里交代一下,所谓的年末进程,也就是指在年末年初的时候,因为印刷厂、代理商会休息,所以相应的截稿日会提前。再加上……)喂,这里是绿宝石编辑部。嗯,我是小野寺,承蒙您的关照了。原稿进行得怎么样了?咦?找不到助手?他感冒了么?咦?因为她要去冬季祭典?祭典?(演唱会之类的么?)其实其他漫画家也说很难找到助手……是,我大概明白事情的原由了。

木佐翔太:我受不了了!!!!!!为什么每年都要碰上这种事!

高野政宗:那是因为啊,盂兰盆节还有新年正月,总有些家伙无论如何都要想休息。所以我才一直主张出版相关行业应该全年36524小时无休。

美浓奏:高野先生,印刷厂也好代理商也好,都不是便利店哦。

邮递员:您好!有羽鸟先生的快递。

木佐翔太&小野寺律:是!!在这边!!!

美浓奏:哎,和羽鸟刚好错过了。

邮递员:那请您在这里签名。好了,谢谢,我告辞了。

[电话铃声]

高野政宗:总之先拍照排版。

小野寺律:这里是绿宝石。啊,承蒙您的关照,不好意思。刚才最后一份原稿到了,印刷厂那边……

高野政宗:白痴!这种时候要说谎拖延点时间啊!

小野寺律:啊,没有。请无视我身后传来的声音。啊,不,我明白的,对不起。

木佐翔太:小律那一份完成了,下一个是羽鸟的。

高野政宗:小野寺,你把羽鸟那份也带上去印刷厂。

小野寺律:咦,但是,我刚回来……

高野政宗:这是你的原稿吧?!快去!

小野寺律:我、我知道啦。

[电话铃声]

高野政宗:是,是是。我现在就让小野寺去印刷厂,请多多关照。

美浓奏:羽鸟那份完成了,虽然已经检查过了,你到印刷厂后再确认一遍。

小野寺律:是。

高野政宗:小野寺。

小野寺律:我明白的,我会一路跑着过去的。

高野政宗:拜托你了,路上小心。

 

路人:圣诞快乐~

小野寺律:(哎,赶上了……世人正在为圣诞节兴奋不已的时候,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呢……哎,光线好刺眼。总之,先回公司吧。话说回来,印刷厂的人态度好冷漠,虽然说没有遵守截止日期是我们不好……对了,要给高野先生发条短信报告一下。)

[按手机]

(高野政宗:拜托你了,路上小心。)

小野寺律:(我是笨蛋么……那么在意干嘛啊,只不过是被拍了下肩膀而已吧。之前我和高野先生做了……好像有这么回事。可能因为喝醉的关系,我其实也完全搞不清楚究竟是真是假。只是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判断,做了的可能性非常之高。哎,太糟了……这种事又不可能找对方确认,我也不觉得问了他就会告诉我。如果他告诉我了,我又该怎么办?高野先生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就这样别再管这件事了……才好吧。嗯,不这样的话我会很困扰。原本以前就有过麻烦的关系,现在还是上下属关系,我不想再变成更暧昧不清的关系了。像学生时代那样只要单纯说出喜欢或是讨厌就可以的时代早就过去了。话说回来,我得快点积累经验,让以前公司的那群家伙对我另眼相看,哪有空闲去做多余的事。而且,高野先生……不是已经有了横泽先生么?就是啊,就算对象不是我……)

 

 

Track 05

 

[电梯开门声]

小野寺律:(啊,终于到公司了。哎,今天好想直接回家……有短信来了。)“辛苦了,今天你就直接回家吧。”(你回的太慢了啦!算了,继续坐电梯下去然后回家吧。)

横泽隆史:那今年的生日礼物想要什么?

高野政宗:嗯,是哦……

小野寺律:啊……(高野先生和横泽先生……)

高野政宗:嗯?你特意回来了啊。

小野寺律:啊,不是。我刚看到消息。

高野政宗:呜哇,你好笨。

小野寺律:(真气人!)

高野政宗:印刷厂也打了电话过来,今天已经没事了,可以回去了。

小野寺律:啊,是。那……(嗯?)

 

横泽隆史:好冷。

高野政宗:既然是冬天,当然冷咯。

横泽隆史:那倒也是。

小野寺律:(这是……不用“难不成”了,到车站都是三人一起……吧?和高野先生一起走到玄关?怎么办,我非常不想一起走啊……)

横泽隆史:那礼物怎么办?

高野政宗:啊,是哦。那就房子啊土地啊现金之类的。

横泽隆史:你傻啊。

小野寺律:(他、他们在聊什么呢,有谁要过生日么?)啊,不好意思,我想随便去趟书店,就先告辞了,两位辛苦了。

高野政宗:对了,我也要买杂志。

小野寺律:(你给我看看气氛啊!!!!)

 

店员:欢迎光临。

横泽隆史:政宗,我在这里等你。

高野政宗:嗯。

小野寺律:我的话……(总之,随便买一本先回去吧。)啊,已经出了啊,这本书很有意思呢。

横泽隆史:这是我们出的书吧?而且还是上个月出的。

小野寺律:唔……

横泽隆史:如果不想一起的话,你就先回去吧?

小野寺律:(被看穿了。)啊,那不好意思,因为有点累,我就先走了。请代我跟高野先生说一声。

店员:谢谢光临。

横泽隆史:喂。

小野寺律:怎么了?

横泽隆史:你24号有什么安排么?

小野寺律:24?圣诞前夜么?我准备和平时一样工作。啊,今年好像是休息日。有什么事么?

横泽隆史:政宗的生日。

小野寺律:唔!……(啊!……)啊,是这样啊。

横泽隆史:你啊,你连这件事都不知道么?

小野寺律:那是……

横泽隆史:啊,反正就那么回事吧。

小野寺律:所以说……

横泽隆史:对了,你以前问过我和政宗有没有交往过吧?现在时机刚好,我就告诉你吧。答案是:正是如此。

小野寺律:咦?

横泽隆史:在他被某人伤害抛弃不顾的时候,我一直陪在他身边。事到如今,那个人又像个没事人一样跳了出来。你可别以为他对你稍稍有些在意就自作多情。明明连那家伙的生日都不知道。

小野寺律:不是的,所以说这和我无关……但是……那个……

横泽隆史:什么?

小野寺律:那个……那个……横泽先生,你现在和高野先生……那个……还在交往中么?

横泽隆史:和你无关的话,我没必要告诉你吧。

小野寺律:……我先告辞了。

高野政宗:让你久等了。嗯,小野寺呢?

横泽隆史:他说他很累,先回去了。

高野政宗:啊,是么。

 

[开门声]

小野寺律:(生日……是么。但那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我怎么可能还记得。他和谁交往这种事,我无所谓……)

[门铃声xN]

小野寺律:(因为这和现在的我无关。)

[手机铃声]

小野寺律:“现在在哪里”(反正……和我什么关系也没有……)

 

 

Track 06

 

众人:干杯!工作辛苦了!

木佐翔太:啊哈!!!真好喝~糟糕~我不会再工作了~

羽鸟芳雪: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美浓奏:啊,羽鸟。

高野政宗:我们先开始了。

小野寺律:您辛苦了。是去面谈了么?

羽鸟芳雪:因为终于能抽出时间了,我就花了4个小时和吉川千春举行了年末惯例的反省大会。

小野寺律:咦?

木佐翔太:你要适可而止哦,弄哭他了吧?

羽鸟芳雪:那是他自作自受。

小野寺律:那、那个,他没事吧?不管怎么说也是大漫画家。

木佐翔太:没事~没事~别看羽鸟这样,他在漫画家里可是很受欢迎的。

羽鸟芳雪:别骗人了。

美浓奏:他可没骗人哦,我负责的孩子们老是说很想见你。

木佐翔太:说什么“虽然平时都是一张扑克脸,一旦到了紧要关头他肯定会保护我~”,我真是搞不懂女人心啊。

小野寺律:啊,但我有种有点明白的感觉,这是因为觉得他值得依赖吧。

美浓奏:虽然高野先生很帅,但肯定玩得很厉害,所以不予考虑。

高野政宗:哦,真不愧是漫画家啊,真是确切的意见。不过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专一的呢。

木佐翔太:嘻嘻,听起来好假。

高野政宗:真的啊,是吧?小野寺。

小野寺律:咦?我、我才不知道呢。

木佐翔太:不过啊,明天是休息日,2425是周末,这不就三连休了嘛。虽然上班要到26,要干脆也放假就好了。

高野政宗:不过那天可以早回家也还好吧。

美浓奏:不过话说回来,今年也依然是像沙场一样呢。

羽鸟芳雪:是啊。

美浓奏:明年一定不能这样。

木佐翔太:对对!“明年一定不能这样”!没有人大吼、没有人大骂、出色的完稿、完美的入稿、然后还有每天一定有8小时的睡眠!

众人:……不过,大概是不可能的……

小野寺律:啊?咦?

 

[拉门声]

店员们:谢谢光临。

羽鸟芳雪:那么,大家辛苦了。

美浓奏:高野先生和小野寺去那边车站对吧?我们往这边。

小野寺律:咦?

木佐翔太:那就告辞啦~

小野寺律:啊,我今天也从这边回去吧。

高野政宗:和我一起回去究竟让你有多么不好意思啊?

小野寺律:啊?有谁不好意思啊?

高野政宗:你。

小野寺律:唔……

小野寺律:(结果还是陷入一起回去的窘境。)

高野政宗:好困。

小野寺律:(无视他,无视他!工作已经结束了,他要是问什么我也就只回答。)

女生A:我说啊,你圣诞节怎么过?

女生B:和男朋友出去吃饭。

女生A:啊,真好~

女生B:不错吧。

小野寺律:(这么说来,喝酒的时候没有提到高野先生的生日呢。大家都不知道么?不过,在只有男人的职场,这是很正常的吧。由本人提出来也蛮奇怪的。啊,对啊……24号是休息日。怎么办,还是先祝福一下比较好吧。但是我有没有准备礼物……不,但是我也没有送的义务。不,但是……)那、那个。

高野政宗:嗯?

小野寺律:虽然是后天的事……因为那天休息,所以我就先……祝你生日快乐。

高野政宗:给我。

小野寺律:伸出手来是什么意思?

高野政宗:要礼物。

小野寺律:(脸皮好厚!)不好意思,我完全没有准备任何东西。

高野政宗:不是吧?真小气。

小野寺律:(这种时候应该先道谢吧?你做人礼貌懂吧?而且仔细想想,我好像根本没必要直接向他道贺嘛……完了,我才发现。)

高野政宗:你啊,记得我的生日?

小野寺律:啊,不是的。我是听横泽先生说的,所以……(啊,糟糕。忘记他生日的事暴露了。)

(车上广播:即将抵达下一站,请从右侧车门下车。)

小野寺律:啊,不是的。那个…..

高野政宗:兜风,后天。

小野寺律:咦?

高野政宗:陪我去兜风,把这个当成礼物就好了。

(车上广播:车门即将打开。)

小野寺律:兜风?要去哪里?

高野政宗:我会想想的。

小野寺律:其他还有谁……

高野政宗:我的车是双人座的。

小野寺律:(我不要!)啊,啊,不好意思,我那天整天都有事。

高野政宗:说谎。

小野寺律:我没说谎!

高野政宗:那就取消掉,作为你这次的原稿倒数第二交的补偿。

小野寺律:这两件事之间没关系吧?我真的不行。

高野政宗:这是上司的命令。就这样。

小野寺律:喂、我很困扰。你要是那么想去的话……唔。

高野政宗:嗯?什么?

小野寺律:没、没什么。

高野政宗:喂!

小野寺律:总之,百分之百不行啦!

高野政宗:小野寺!

 

小野寺律:(“你要是这么想去的话,和横泽先生去就好了。”要是真能说出来的话,应该都能搞清楚两人是否真的在交往了。也就一定不用再这样烦恼了。那样的话,我们说不定能成为普通的上下属关系。我明明应该希望事情这样发展的……但是……为什么我这么害怕听到答案。)

 

 

Track 07

 

[门铃声]

高野政宗:嗯……

[门铃声x N]

[手机按键]

[捶门]

[门铃+手机铃+捶门三重轰炸中 = =]

小野寺律:呃……!会、会给邻居添麻烦的……

高野政宗:不是说好去约会的么?

小野寺律:(居然说是……约会?!)啊,抱歉!我今天果然还是不太方便……而且,我才刚起来……那么就这样![关门]

高野政宗:……

[卡住]

小野寺律:……我说,请不要把脚卡到门里来。

高野政宗:约会去。

 

高野政宗:把安全带系好。

小野寺律:[乖乖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高野政宗:我说,要怎样的睡相才能把头发睡得这么搞笑啊?

小野寺律:(我怎么会坐在副驾驶座上啊?就这么穿着居家服硬是被人从房间里拖出来,而且……)这之后都已经发出大雨警报了……

高野政宗:那可真是最适合兜风的天气了。

小野寺律:(啊……刚说完就开始下了。)

 

[开车ing]

小野寺律:(电台?也对,就算是高野先生,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沉默吧……话虽如此,但也没什么话题能聊。……这么说来,今天好像做了个讨厌的梦……那时我们才刚开始交往,当我知道前辈的生日就是圣诞夜的时候,就想着要怎样庆祝,一个人擅自地兴奋着、想象着……对了,我是什么时候问起前辈的生日的?不过当时我那么喜欢他,这也是当然的了。但实际上我们在圣诞节到来之前就分手了……)

高野政宗:正月……

小野寺律:诶?!

高野政宗:你正月回老家吗?

小野寺律:啊,是的。我们家有正月大家聚在一起做年糕的习惯……

高野政宗:年糕?

小野寺律:高野先生你回老家么?

高野政宗:不回。

小野寺律:是有工作么?

高野政宗:不如说是因为我家双亲都已经有了新的家庭了。

小野寺律:啊……是这样啊……对、对不起,问了多余的事……

高野政宗:无所谓,我也早不是青春期的少年了。

小野寺律:(气氛好僵……|||)不、不好意思,我有点晕车,可以睡一会么?

高野政宗: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把车停下?

小野寺律:不、不用,睡一会就好了。(我说谎了……而且,就算对方是高野先生,至少也是别人生日,我这样子算是什么情况啊?头发睡得乱七八糟还穿着居家便服,连普通对话都做不到还撒谎说自己晕车……怎么办?是不是再说一次“生日快乐”比较好?但是前天好歹也算是说过了……再说,现在这种时机说出来的话又明显很奇怪……如果是横泽先生的话,或许他会很清楚怎么做才能让高野先生高兴……不、反正我又没有必要要跟横泽先生比……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Track 08

 

小野寺律:嗯……(啊!我真的睡着了!咦?车子停着……高野先生呢?)哇……下雪了![开门下车]高野先生!

高野政宗:好点没?

小野寺律:啊,是的。雨变成雪了啊?

高野政宗:嗯。

小野寺律:……是夜景!

高野政宗:要是天晴的话应该能看得更清楚吧,真是可惜。

小野寺律:啊,但是这样也不错,好久没见过下雪了。

高野政宗:你喜欢吗?

小野寺律:咦?啊,是的!不过只要高野先生觉得好就……

高野政宗:我只是想跟你一起看而已。

小野寺律:……啊,那个……那个……祝你生日快乐!……

高野政宗:真是谢谢你了。

[拍头]

小野寺律:呃……(从放在头顶的手那里传来的……高野先生的体温……)

[揉揉揉]

小野寺律:呜哇!呃……好冰!等……你干什么啊!用雪……好冰啊!

高野政宗:你头发太翘了!我超级在意的!正好拿雪弄弄整齐!

小野寺律:等……!反正天都黑了有什么关系啊!

高野政宗:我看了会不爽!

小野寺律:请住手……!!!觉得烦的话不要看就可以了吧!……啊!

高野政宗:啊……

小野寺律:对、对不起!呃……[KISS]唔…………啊![推开]

高野政宗:……

小野寺律:请不要这样。

高野政宗:为什么?

小野寺律:什么……为什么……

高野政宗:小野寺。

小野寺律:…………高野先生你都已经有横泽先生了……

高野政宗:我说,为是总是会在这种时候冒出个横泽来啊?

小野寺律:因为……唔……横、横泽先生说你们现在正在交往……

高野政宗:「在」?那家伙有说「现在也在」么?

小野寺律:不,那倒是没说……但是……

高野政宗:正确来说,我们应该是交往「过」。说得更确切一点,虽然我没觉得我们是在交往,但睡过几次……都是上大学时候的事了。

小野寺律:呃……(果然……是这样么……)

高野政宗:当时因为出了不少事,我过得很混乱很颓废。跟横泽就是在那段时间里认识的,也就顺势成了那种关系。

小野寺律:……之、之前横泽先生带来的那只猫……那是高野先生你高中时捡回去的那只吧?为什么是横泽先生在照顾……?

高野政宗:在我很颓废的那段时间,横泽说着“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家伙没有资格饲养它”,然后就被他没收了。

小野寺律:(没什么……)

高野政宗:等我想再把它接回来的时候,它已经很亲近那家伙了,结果就一直那样……

小野寺律:(没什么的……那之后都过了很多年了,就算他跟别人、跟几个人交往过也没什么奇怪的……我不也交过女朋友吗?那种事,我虽然明白……)

高野政宗:看得差不多了吧?会感冒的,快回车上去吧。

小野寺律:(但是……为什么……)

高野政宗:话说,关于那只猫你还记得真清楚啊,明明就把最关键的事给忘了。

小野寺律:那……为什么……

高野政宗:嗯?

小野寺律:为什么你没跟横泽先生来过这里啊?!(为什么我会这么嫉妒啊?)

高野政宗:给我好好地听人说话啊你个大笨蛋!!!

小野寺律:唔呃……大……?

高野政宗:都说我们没有「在」交往,是交往「过」了吧!我现在没跟任何人交往啊!

小野寺律:……

高野政宗:你可能会觉得他很难应付,但对我来说横泽是很重要的朋友。所以当决定要一起工作以后,我们就分清了界线。那家伙是我的「朋友」兼「同事」。

小野寺律:但是……

高野政宗:我说过的吧?不管跟什么样的人交往,我都忘不掉你。我从十年前开始就喜欢上你了。

小野寺律:……什……哈……哈啾!!

高野政宗:唉~~快上车![两人上车]雪再这么积下去就麻烦了,回去吧。

小野寺律:啊,好。(被他说了那些话,接下来回去的路上是想要我怎样啊……?)

高野政宗:话说,我想起一件事……跟你交往的时候,我曾经独自在脑内模拟过生日和圣诞节的场景。

小野寺律:(咦?)

高野政宗:想着两个人吃的蛋糕要多大啦,选什么礼物好啦之类的……

小野寺律:(啊……)

高野政宗:不过,结果我们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分手了呢……实在是很孩子气的举动吧?

[心跳声]

小野寺律:那也……没什么不好的……

高野政宗:诶?

小野寺律:我那时……也有想过…………同样的事……

高野政宗:小野寺。

小野寺律:……嗯唔……![KISS]嗯嗯……唔……

 

小野寺律:哈…………唔呃………高、高野先生……

高野政宗:我要进去了……

小野寺律:……不要……呃……啊啊……

高野政宗:小野寺,把腰抬起来……

小野寺律:嗯嗯……哈……住手……高野先生……呃啊!哈啊……哈……

高野政宗:便利店应该还有卖吧……

小野寺律:诶……?

高野政宗:蛋糕。

小野寺律:嗯啊……啊……

高野政宗:小野寺,把手拿开……

小野寺律:什么……?

高野政宗:让我看你的脸。

小野寺律:请、请住手……

高野政宗:为了不让你再像上次那样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这次我要你好好地看着我……

小野寺律:(“别开玩笑了!”我明明打算这样狠狠地骂他个狗血淋头的)嗯……(但是看到高野先生的脸,我的脑袋和身体就会变得满满的都是他……乱成一团……)

高野政宗:……小野寺!

小野寺律:(我只能……)哈啊……!(一味地紧紧攀附住他……)哈……哈嗯……

 

 

Track 09

 

小野寺律:(于是两天后……)呃……(我买了蛋糕过来……orz 前天结果还是没有买成。 应该说,买是买了,可是这个要怎么办?单独两人开庆生会!?——我不要!!!要是那样做的话那个人又会得意忘形得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的——)

高野政宗:你在干嘛啊?一直杵在公司门口。

小野寺律:早、早上好!

高野政宗:早。那是什么?

小野寺律:!!没什么!

高野政宗:是为我买的吗?

小野寺律:……

高野政宗:蜡烛拿了吗?

小野寺律:不、不是的!你误会了!

前台职员1&2:早上好!

小野寺律:早上好!那个,这蛋糕是别人送我的,要是你们喜欢的话就拿去吃吧~

前台职员1:咦?真的可以吗?!

前台职员2:呀~好高兴!

前台职员1&2:谢谢~~~!!

[电梯门开]

小野寺律:给。这个才是高野先生你的。

高野政宗:礼物么?这样啊~~~谢谢。

小野寺律:我、我也有考虑过,但是真的不知道送什么好……

[打开]

高野政宗:……这什么?

小野寺律:营养饮料的套装、胃药、眼罩、敷布、啫喱饮料还有……

高野政宗:我说,礼物还是挑些有情趣的会比较好吧……

小野寺律:实用型的消耗品不好吗!!还有!先跟你说清楚,虽然高野先生你作为上司的确比我想象中还要能干,但我并不喜欢作为个人的你……这一点请你千万别搞错了!

[电梯门开]

小野寺律:怎、什么事啊……?

高野政宗: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真是被爱着的啊什么的——

小野寺律:啊?!我说的哪句话让你这么理解的啊?!

高野政宗:字里行间。

小野寺律:啊啊啊啊??!!

高野政宗:早——

木佐翔太:早上好~~

美浓奏:早上好!

高野政宗:今天是最后一天上班,估计大家也都嫌麻烦,我们就先去开年会吧!

木佐翔太:赞成~~~我就喜欢大白天喝酒~~~~!!

美浓奏:不错啊,反正今天也没什么工作要做。

小野寺律:诶?!等……请等一下!接下来的进程大家都知道的吧?接下来就是休假了,要是今天之内没收齐彩图的话就麻烦了啊!

木佐翔太:好像听到有人说话啊,是我的错觉吧?

美浓奏:嗯,是错觉,错觉~

小野寺律:我说!!

高野政宗:因为你被人小看了人家才不听你说话的啊,这种时候是要诀窍的。

小野寺律:什么诀窍啊我不知道快告诉我!

高野政宗:我可没义务白白告诉你。

小野寺律:¥%#……¥%……@@(你们!!下个月还要出杂志的啊——!!)

 

小野寺律:(这不是恋爱,不是恋爱,不是恋爱!现在不是谈什么恋爱的时候——!!)

(离坠入爱河还有222天。)

www.3n5b.info

题目 : 小5在线翻译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