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を抱いていた9

【11/12/23新作在線翻譯】春を抱いていた9



作者   新田祐克
発売 Bell Season Records
発売日   2011/12/23

キャスト  
森川智之三木眞一郎、関 俊彦、森久保祥太郎、遊佐浩二、鳥海浩輔 他

内容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付!
★コミコミオリジナル特典は、『ポストカード』です!!
※A5サイズを予定してます。
ポストカード絵柄は、CDジャケット絵柄と同柄です

お前こそらしくないな、香藤。
俺がじゃない! 岩城さんがだよ!!

京都から北海道にロケ地を移した映画「冬の蝉」で主演を務める岩城と香藤の元に、二人の後輩・宮坂と小野塚が陣中見舞いに訪れる。二人を歓迎する岩城に反し、香藤は宮坂の携帯電話から岩城の写真画像を見つけ、逆上する。
嫉妬した香藤は宮坂にケリをつけさせようとするのだが…!?
それから数日後。
現場叩き上げの役者・吉澄と信頼関係を築いていた岩城と香藤は、京都のロケ中に起きたアクシデントによって緊急入院していた吉澄の降板を知り、愕然とする。
そんな二人の前に現れた吉澄の代役とは、かつて香藤の演技に完敗した、浅野だった。
スキャンダルを捏造してでも芸能界にのし上がろうとしていた浅野だったが、密かに
京都のロケ現場を訪れ、岩城と香藤の演技を見つめていた。そんな野心家の心中に芽
生えた役者魂は、吉澄が築いたキャラクターを否定したことで、岩城に粉々に打ち砕
かれる。
香藤は岩城の心の中に存在する吉澄の大きさを知ることに―――!

翻译:砂漠の雪 LuLu命
校对:laimu


下载地址:
http://ifile.it/pxrqwkt
http://dl.dbank.com/c08br7p0bo
http://115.com/file/dpimc2lu#
http://www.box.com/s/441h7eeod4dfbed8oi5p
http://ge.tt/9ZJxDpB
http://www.megaupload.com/?d=CRDHI3QO
解压密码: www.3n5b.info*haru9=1101223
春を抱いていた9

翻译:砂漠の雪 LuLu命
校对:laimu


Track 01

宫坂敬吾:……岩城桑……吗……
小野塚悠:宫坂,你在干……哇,你还真冷诶。
宫坂敬吾:哦,小野塚。
小野塚悠:把朋友的老婆弄成自己的手机桌面还盯着看个不停,你打算干吗?看起来跟来真的似的,好恐怖。
宫坂敬吾:恐怖也无所谓……
小野塚悠:呃,你不是真是来真的吧。哇——这个玩笑太严重了。
宫坂敬吾:不是玩笑啦……
小野塚悠:你最近的绯闻都是和那些谐星、丑星的,别告诉我那是因为你爱上了朋友的老婆而自暴自弃搞出来的事吧。
宫坂敬吾:没有来者不拒,也没有自暴自弃,只是不知道会藏在哪个角落里啊……
小野塚悠:什么东西?
宫坂敬吾:像岩城那样经历过很多之后变得耀眼迷人的人。
小野塚悠:……你果然还是笨蛋吧。
宫坂敬吾:什么嘛。
小野塚悠:这是要看本质的好坏决定的吧。
宫坂敬吾:……哦。
小野塚悠:这个手机桌面是怎么回事?
宫坂敬吾:嗯?
小野塚悠:看起来不像是官方照片呢。
宫坂敬吾:啊,这个啊……这个是在大阪拍外景的归途上,那啥……
小野塚悠:怎么了?
宫坂敬吾:在新干线上碰巧遇到岩城桑,本来以为肯定会被无视的,结果他居然给请我喝了杯咖啡。
小野塚悠:……于是你就高兴得忘乎所以甚至还拍了照片?
宫坂敬吾:才不止这些!他还邀请我去北海道看他们拍外景呢。虽然可能只是客套话就是了。
小野塚悠:被邀请了就去呗。你在说些什么啊,真不像你。
宫坂敬吾:别说得这么简单!要是他觉得我居然当真了而烦恼怎么办……而且,肯定会被香藤赶走的吧。
小野塚悠:你有自己是艺人的自觉吗?是对方邀请你去的吧,那就让事务所安排行程,去就好了啊。反正他们一定在拍电影花絮,肯定希望身为朋友的我们去给正在加油的香藤鼓鼓劲的镜头吧。那时候观众对我们的好感度又会上升,香藤也没办法拒绝,不正是一石二鸟吗。
宫坂敬吾:我们……意思是你也要去吗?
小野塚悠:那还用说,我有可能错过那么有趣的东西吗?

香藤洋二:哇,小野塚君,宫坂君,你们来了啊。好开心——
小野塚悠:……你不能这样,现在可是在摄影,你这表情太恐怖了。
岩城京介:好了香藤,他们可是好不容易抽空来看我们的。
小野塚悠:你是演员吧,装装样子呗。
香藤洋二:……
岩城京介:宫坂,你真的来了呢。谢谢。
宫坂敬吾:不……是我厚着脸皮硬要来的。
香藤洋二:……
小野塚悠:噗……怎么可能……
香藤洋二:你在笑什么啊!

女:那么请慢用,失礼了。
[拉门]
宫坂敬吾:小野塚,这种座位安排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坐在岩城桑旁边啊。
小野塚悠:明显是为了不让小宫做坏事,特地保护着岩城桑嘛。
香藤洋二:少有地正解了。
岩城京介:且不论坏事不坏事,宫坂至少比以前更懂礼节了吧。
小野塚悠:啊~自从宫坂对岩城桑动了真心以后就变得老实多了,真是好没趣。
香藤洋二:动真心?这是怎么回事。
宫坂敬吾:你太多话了,闭嘴吧小野塚。
小野塚悠:说起来,宫坂,明天回程的飞机是几点来着。我给你发过短信吧?
宫坂敬吾:……[拿出手机]
香藤洋二:等等,给我看看!……
岩城京介:怎么了,香藤?
香藤洋二:这个桌面图像是怎么回事?
岩城京介:这个……
宫坂敬吾:还给我!……就让我这样喜欢着他不可以吗?谁也没想过要从你身边抢走岩城啊,只是看着的话也不会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香藤洋二:我删了哦。
宫坂敬吾:喂!
岩城京介:香藤,这是别人的手机吧。还给他。而且那也是经过我同意之后才拍的照片,你没资格作出处理。
香藤洋二:你觉得这就是温柔吗,岩城?
岩城京介:额……
香藤洋二:我有话跟他说,你们出去一下。
小野塚悠:走吧,岩城桑。
岩城京介:哦……

[拉门]
香藤洋二:放弃吧。
宫坂敬吾:不要。
香藤洋二:给我放弃!
宫坂敬吾:不要!
香藤洋二:……我不是只因为独占欲才这么说的。就算是逢场作戏,岩城桑也不会跟除我以外的人怎么样。而且基本上,那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和谁逢场作戏。
宫坂敬吾:我倒是宁愿跟他逢场作戏一次,然后就能完全解脱了。
香藤洋二:啊?
宫坂敬吾:不管用什么办法,他对除了你之外的人别说张开双腿,连看都不看一眼。喜欢上了这样的岩城桑的我又该怎么办啊。
香藤洋二:宫坂……

岩城京介:小野塚君,你是为了让香藤看到那个桌面而故意那么做的吧。
小野塚悠:最近很无聊啊~两个玩具都对岩城桑你着迷得不行,完全不跟我在一起玩了。
岩城京介:不要说朋友是玩具。而且拿别人的感情开玩笑这种事也太恶劣了。
小野塚悠:那么明明不能回应那份感情,还让别人抱有期待,这就不恶质了?
岩城京介:……
小野塚悠:不过希望所有人都对自己产生好感什么的,对于以人气决定胜负的人来说也是常事。没办法呢。
岩城京介:你……
小野塚悠:香藤也有责任。毕竟在宫坂那个笨蛋心里灌输你的优点的就是他本人。所以我想,在事情纠结起来之前要让他们做个决断。
岩城京介:你是为了宫坂君特地到这里来的吗?
小野塚悠:啊~可不是为了友情之类浅薄的东西哟。非要说的话,就是因为我一向只能看到每个人不可告人的部分,要是有像他一样白痴又单纯的人在身边,非常受治愈呢。这个业界里到处都是我这样的人,真是累死人了。
岩城京介:小野塚君。
小野塚悠:嗯?
岩城京介:你刚刚说,我是为了让他抱有期待才对他那么好的,不过你说错了。那是因为你们既然是香藤重要的朋友,我就必须要跟你们搞好关系。如果遂你用心,香藤能够负起责任说服宫坂的话,我的用心也会派上用场。
小野塚悠:我倒是觉得单纯有趣就行了,他随便放弃的话,我也又要无聊了。


Track 02

香藤洋二:啊……这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啊……所以说,能让岩城桑这样的只有我……你还真是不明白啊,岩城桑的脑子有多么……
宫坂敬吾:顽固,对吧。都听了一千遍了,香藤你个笨蛋,快去死吧,死了之后把岩城桑让给我!
香藤洋二:不可能的,就算我死了也不可能!
岩城京介:……
小野塚悠:噗……忍不住了。
岩城京介:要是没有认真谈谈的意思的话就回去吧。
香藤洋二:……啊,岩城桑,欢迎回来。你到哪里去了啊,我好寂寞……
岩城京介:是你让我到别处去的吧。好了,快把手机还给宫坂。[摁]……嗯?
众:啊!!
香藤洋二:为什么要怎么做啊,我还没有传到自己手机上呢!
宫坂敬吾:你就因为要传到自己手机,才没有立刻删除掉的啊!
小野塚悠:岩城桑自己删除掉的啊,噗……
香藤洋二:我、我的岩城桑……
岩城京介:香藤,给我适可而止。
小野塚悠:哈哈……

小野塚悠:好了,上车吧,宫坂……那么我们就走了,之前在机场附近定了宾馆。
岩城京介:让你们大老远来一趟,却只能送你们到这里,真不好意思。
小野塚悠:没事,因为非常有趣,早就够本了。那就再会了,虽然应该马上又会和岩城桑见面。
岩城京介:啊?哦……你是说那个啊。我很期待哦。再见,今天辛苦你们了。
小野塚悠:嗯,辛苦了。
香藤洋二:……
岩城京介:唉,带他回屋子果然太难了。

宫坂敬吾:……干脆,豁出去做点什么让他彻底讨厌我好了。要是被讨厌了的话,就能放弃了吧。
小野塚悠:你大概知道要做什么才会被讨厌到这个程度吧……冷静一点考虑的话,也许会发现这也不是非要破罐破摔的事。只是感情的一点问题而已吧,不是放弃之类严重的事哦。
宫坂敬吾:别因为是别人的事情就说得这么简单……
小野塚悠:考虑得普通一点的话就很简单了。不管怎么说,我算是劝阻过你,然后就任你喜欢了。不过话说在前面,我可没有自信在你真的做了什么之后还和你站在同一战线。
宫坂敬吾:真冷酷啊。
小野塚悠:……对我来说,这都够温柔了。

香藤洋二:嗯……
岩城京介:是,我们明天一早就回那边去……那倒没有关系,只是联络一下……嗯,嗯,好的。那么再见了。醒了吗?
香藤洋二:啊咧,这是哪里?
岩城京介:我们喝酒那家店附近的宾馆。小野塚君他们已经回去了哟。不记得了?
香藤洋二:……嗯。
岩城京介:真是的,喝得那么不知分寸。你们两个喝掉了多少酒啊,还像孩子一样吵个不停,真是看不下去啊。
香藤洋二:嗯……
岩城京介:嗯?怎么了,要水吗?……香藤?
香藤洋二:岩城桑,你爱上的是我,真是太好了。今后也只爱着我一个人吧。
岩城京介:怎么忽然说这个,真是脆弱啊。明明在店里还大声跟宫坂君嚷嚷说,我不可能跟和你之外的任何人怎么样。
香藤洋二:大声?……我说过那种话吗?
岩城京介:嗯,还说要我变心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香藤洋二:啊,那还真是我的口气呢……不记得了。一直都在说类似的事,因为要是不让宫坂放弃的话,他不是会更难受么。而且看到他的时候,总会觉得看到了当时不被你理睬的自己,就变得感伤了。比起自己不愿意的心情,更多地还是为了那家伙好而让他放弃。
岩城京介:明明是自己埋下的祸根。
香藤洋二:……什么啊,祸根什么的。
岩城京介:小野塚君说了哦,宫坂君之所以会变成那样,都是因为你在他面前显摆了很多我的事。
香藤洋二:你还不是在吉澄桑面前显摆过我的事嘛!难道吉澄桑就会因此喜欢上我吗?
岩城京介:……所以只是说还有像宫坂君这样会受影响的人啦!……噗。
香藤洋二:哈哈,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岩城京介:我也是。
香藤洋二:我们也不能一直保持新婚状态,是时候该稳定下来了吧。
岩城京介:也是。
香藤洋二:至少在人前也要装装啊。[吻]就算不让别人知道,我们两个也要恩恩爱爱地度过银婚和金婚纪念日哦。
岩城京介:说得太远了吧,金婚呢……
香藤洋二:抱歉,我身上酒味太重了吧?我去简单冲个澡。
岩城京介:……不用了。如果是你的味道,我就不讨厌。
香藤洋二:真是的,在抱怨我到处显摆之前,先控制一下你这可爱的样子吧……嗯……背部很美哦。
岩城京介:啊……
香藤洋二:岩城……嗯……虽然背部也很诱人,不过还是想看脸啊。
岩城京介:啊……香藤,在银婚的时候我会用名字来称呼你。
香藤洋二:什么嘛,在那之前都不能听你用名字叫吗?这算是对我遵守诺言的奖励?这样的话……唔……
岩城京介:啊……唔……
香藤洋二:我就在金婚的时候给你奖励……[吻](叫你“京介”。)

香藤洋二:岩城桑,早饭在哪里吃?
岩城京介:吃什么呢,还有点时间,就在这里吃了再走吧。
香藤洋二:说的也是,那就走吧,已经不用再回房间了吧……啊,我还想就这么忘记呢,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岩城京介:香藤?
香藤洋二:那个桌面图像上的岩城桑明明那么美……那个岩城已经不存在与这个世界上了。
岩城京介:……你有很多我的桌面图像吧,就算不是那个也行吧。
香藤洋二:那和这个不一样!那是没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的你,非常珍贵的一张!我无论如何都看不到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的你嘛。所以不管是别人拍的照片还是电视剧,都不想错过。
岩城京介:唉,香藤,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是谁?
香藤洋二:咦?……是我。
岩城京介:我的官方表情和幸福的表情,你更喜欢哪个?
香藤洋二:幸福的表情!那个最美了。
岩城京介:你觉得我除了对你展现的那种表情之外,还会有更好的表情吗?谁都能看到的表情和只有你能看到的,哪一个更有价值?
香藤洋二:……是啊,说得对诶!比起谁都能看到的照片,只有我能看到的照片才是最珍贵的!
岩城京介:呵呵……
香藤洋二:岩城桑!刚刚其实是在套我吧!真是的……


Track 03

香藤洋二:啊,果然还是家里好。
(岩城京介:给香藤。早上好,今天我预计会在下午五点收工,麻烦你到六本木的工作室来接我。要是有什么变动的话我会再通知你。PS,在来之前最好能买好去看吉澄桑的慰问品。岩城)
香藤洋二:了解,岩城桑。


(岩城京介:香藤……香藤……
香藤洋二:啊,岩城桑,你这就走了?不好意思,还想着做早饭呢。
岩城京介:行了,你不用起来。我已经把今天大体的行程安排写下来放在客厅的桌上了,到时候拜托你了。
香藤洋二:嗯,我知道了。
岩城京介:那我走了。[吻])

香藤洋二:啊~我真是幸福的人!到哪里去找那么又温柔又能干的老公啊!当做老婆那也是最佳人选,果然男人三十出头才是最好的!(……岩城桑真是一个可靠的老公呢,在收入方面也是一样,因为我在这部电影完成之前还得不到其他的角色,全部都交由岩城来负担。我一个人在这里闲着真的可以么,就算只是一点分担……)要不要去拜托社长说不管是什么都好,请给我工作呢?……本末倒置了吧,香藤!要是只为了钱去工作的话,不选择冬之蝉,继续像以前一样工作不就好了嘛!对不起啊,岩城桑,又说了半途而废的话!除了能做的,别的都不要再想了。今天先……做家务吧!做得干干净净的,吓岩城一跳~
电视女:啊,好可爱,这是寄居蟹吧?
电视男:是的,用不同的颜色涂在它们的壳上……
香藤洋二:(寄居蟹?这个说不定能成。)
电视男:等到寄居蟹长大,会换成新的壳……

岩城京介:久等了。香藤。
香藤洋二:今天辛苦了。
小野塚悠:哟~
香藤洋二:是你啊,小野塚。
岩城京介:今天我一直和他在一起。
小野塚悠:对吧,哥哥~
香藤洋二:哥哥?!
岩城京介:这次的电视剧里他会出演我弟弟,今天是让他来和大家见个面。
小野塚悠:所谓的“大家”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啊,都让我怯场得怀疑自己适不适合演主角了。
岩城京介:我倒是很清楚你这人根本不会想这种事。
小野塚悠:真不愧是哥哥大人。
香藤洋二:……
小野塚悠:不过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你看时间安排都是根据岩城桑的行程定的。香藤也真幸福,光靠自家老婆挣钱就能不愁吃穿,干脆转行当经纪人吧?
香藤洋二:笨蛋。
小野塚悠:痛……
香藤洋二:我要是当了经纪人,肯定会在意岩城桑在意得连工作都没法投入了吧。
小野塚悠:说的也是,一定会嚷嚷着“岩城桑,不能把这种表情给别人看”,不停地让摄影中止吧。

岩城京介:不知道还赶不赶得上慰问时间。
香藤洋二:要是赶不上就明天去吧。你明天也全天休息吧。
岩城京介:不过你在那种场合居然还能笑出来呢。
香藤洋二:啊?
岩城京介:刚刚那个,关于经纪人的话题。要是我的话我可笑不出来。
香藤洋二:那不只是个玩笑么。虽然的确有点郁闷,不过要是生气的话,就好像是被他说中了一样挺丢脸的。
岩城京介:说来说去,只是因为他是你的好朋友吧。
香藤洋二:那家伙吗?快别说了,明明还有更好的呢。
岩城京介:这样吗。对了,慰问品,你买了什么?
香藤洋二:嘿嘿~

岩城京介:真是的,不知道那家伙在想些什么!
吉澄直孝:……
香藤洋二:“寄居蟹?这还真是……”这是什么意思?
岩城京介:居然让他在医院养宠物吗,太没常识了吧。
香藤洋二:但是这东西又不会叫,我还以为可以拿进来的。
岩城京介:声音还是发不出来吗?
吉澄直孝:……
香藤洋二:“不是发不出来,只是很难发声”。果然就算只是让他看看寄居蟹,刚才也应该拿进来的。
岩城京介:你这家伙也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啊。
香藤洋二:因为总觉得我们当演员的和寄居蟹很像。你看,演员并没有固定的归属,而是随着角色的变化而不断改变着自己的寄托。不过现在对我来说,还有对受了伤的吉澄桑来说,都是没有可以移居的壳的。所以就算是为了找到下一个寄居的壳,也希望他快点回到现在的壳里。
吉澄直孝:……
香藤洋二:“嗯,会回去的”。呵呵,还是快点恢复说话吧,吉澄桑,现在你就算说了什么大道理,也让人紧张不起来啊。
岩城京介:……

香藤洋二:寄居蟹会不会吃爆米花啊……
岩城京介:不好意思呢。没想到你考虑了那么多,我还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跟你生气了。
香藤洋二:不用道歉,是我做了没常识的事情嘛。嗯……
岩城京介:喂,别解我纽扣。我还有话跟你说。
香藤洋二:好的哟,什么事?
岩城京介:……是正经事!今天小野塚说的那回事,虽然你笑着原谅了他,我可不能原谅。不管他是多要好的朋友……[被吻]
香藤洋二:不是都说了那件事就一笑置之了么。那种事,如果是岩城桑你对我那么说,我就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不过别人说的话就完全无所谓。而且愿不原谅他是我的事情。
岩城京介:香藤……
香藤洋二:别露出这么寂寞的表情。你看,要是我说,“现在我没有收入,在金钱方面给你带来了负担,很难过”,你会怎么样?
岩城京介:笨蛋,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要是对我有这种顾虑的话我会生气的。
香藤洋二:我知道你是这种人,你也不会觉得我是那种,对于现在依附于你的状况没有一点想法的人吧。所以说,要是为了眼前的收入而将自己廉价卖掉,而让电影的价值和重归银屏的质量都下降的话,那种事就不应该做。
岩城京介:啊。
香藤洋二:这种事就算向别人详细解释,寻求理解,也只是平添空虚而已吧。除了让公众看到最后能看到的结果,别无他法。不能看到的部分,只要你能理解,我就满足了。
岩城京介:唉,对不起。我好像干涉了多余的事,让你说了难以开口的话。因为人一般都会对于自己的仕途不顺感到不安,我一不小心就对你这件事太过敏感了。
香藤洋二:……真是的,这么坦白真是可爱。不可以哟,敏感的是身体就够了。
岩城京介:谁敏感了!
香藤洋二:你想否认吗?[吻]
岩城京介:(那只你喻之自己的寄居蟹,能找到更大的壳就好了。)


Track 04

香藤洋二:早上好——!
岩城京介:早上好。
香藤洋二:哦,那是相泽?也就是说吉澄桑他……
岩城京介:吉澄桑?
香藤洋二:已经不要紧了吗?
浅野伸之:早上好。
岩城京介:……浅野君?
香藤洋二:导演!这是什么意思?
导演:啊,我来解释一下。岩城也能来听一下吗?

岩城京介:吉澄桑被换下去了?
导演:虽然当时还以为气管的灼伤不是很严重,但现在看来对声带的影响比想象得要严重。似乎要等他能正常地发声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虽然因为是我们这边的失误引发的事故,本着人情说了要等他痊愈。但在他刚刚被转到东京的医院的时候,他就亲自联系我说请换角了。
岩城京介:从那么早就……我们完全没听说啊。
香藤洋二:岩城桑……
导演:他是考虑到这关系到拍摄的士气,所以直到替补的准备搞定之前都严把口风。这是吉澄君给你们两个的信。
岩城京介:……(给岩城、香藤:当你们读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知道换角的事情……)
(吉澄直孝:当你们读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知道换角的事情了吧。我为我所做这样莽撞的决定而给你们带来的麻烦表示非常抱歉。虽然当你们来探病的时候我已经答应了导演,但是实在很难对你们说出口。因为对我来说,这份工作的意义很重大。所以放弃起来,说实话非常艰难。角色并不是为了演员而存在,而是演员为了角色而存在着。一想到现在会给电影的效果和现场的气氛带来影响的情况,我认为这个判断是正确的。导演也对我说了,希望我下一部作品能参加,所以我要是逞强在这里搞垮了自己,就本利双失了呢。香藤,抱歉骗了你。不过,虽然像是在敷衍,这的确是我自己寻找下一个“壳”的方式。最后,和你们在一起工作非常愉快。我真心期盼着,能有再次和你们同事的机会。吉澄直孝。)
导演:因为你们关系很好,拍摄现场的气氛也很融洽,事情变成这样的确很遗憾。选角的人也考虑过浅野君的未来发展,认为现在就是任用他的时候。何况,他和吉澄君的轮廓很像,之前那些危险的镜头直接用拍过的就可以了。作为替补,他是最好的人选了。
岩城京介:……
导演:虽然就算如此也要重拍大部分镜头。
香藤洋二:啊,就算不是需要我直接上镜头的时候,如果有需要我作为对手存在的话也请叫我。我想尽力消除他和电影的不契合感。
导演:你能这么说实在是好了。
岩城京介:……这样搞得吉澄桑就像替身演员一样。
香藤洋二:导演不是那个意思啦……无论是时间还是经费上来说……
岩城京介:够了,这我都知道。电影的完成才是第一位对吧!……你先走吧,我马上就来。
香藤洋二:岩城桑……知道了,我先去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所以调整心情接受下来吧,呐?
岩城京介:……嗯。(只有创造者的热情才能创造出优质的电影,让我意识到这一点的不是别人,正是吉澄桑。)那样的吉澄桑,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调整心情并不容易,因为那和放弃是一回事。)

浅野伸之:好久不见,香藤。请多指教。
香藤洋二:请多指教。
浅野伸之:这是从夏天在京都见过之后的重逢吧。我做梦都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参与这部电影,而且居然还达成了和香藤桑共演的愿望。真是幸运呢。
香藤洋二:你最好别在岩城桑面前说什么幸运。
浅野伸之:为什么?
香藤洋二:自己去想。还有,给我听好,如果是为了电影,我也打算和你好好相处。所以你最好也尽量别做让我生气的事。
浅野伸之:请明说吧,具体不能做哪些事?
香藤洋二:别去烦岩城桑。这就够了,对你我没别的期待。
浅野伸之:就这个吗?我不会做什么的。已经有了这次共演的机会,我还需要做什么呢。而且那种话题已经吸引不到舆论的注意了。
香藤洋二:这次你承认了啊。
浅野伸之:如果是你就可以吗?
香藤洋二:啊?
浅野伸之:只要不去烦岩城桑就够了吧。从试镜那天开始你就一直占据着我的思维,连我自己都厌烦了,但是还是一直考虑着怎样才能让你回头看我一眼。
香藤洋二:哈?等一下。刚才你不是说了这种话题已经吸引不到舆论的注意了吗?还是说你又想到了更复杂的话题?
浅野伸之:……果然你会这么理解啊。
香藤洋二:还有别的意思吗?
浅野伸之:请自己理解吧。不过,你以为我还会做出什么来毁掉我的出道作品吗?还是说,我作为一个新人将两大主演视为仇敌,会有什么好事吗?不管是岩城桑还是你,惹恼了哪一个都会得到相同的下场。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
香藤洋二:那就好。(还是老样子,令人不爽的家伙。反正在岩城桑面前他又会装老实吧。不过反过来,这也就是说只要我好好和他相处就不会有问题了。)

香藤洋二:[吻]……今天你没有那个心思呢。
岩城京介:嗯?
香藤洋二:想装成和平时一样也不——行。因为我比你还要清楚你的身体。因为吉澄桑的那件事,你受到影响了吧。都说出来吧,今晚我会一直这样听你说的。
岩城京介:……你要是都懂的话,我也就没有说的必要了吧。再说,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香藤洋二:说吧。说出来之后至少难受的感觉会少一点。
岩城京介:就像你明白我的心思一样,我也明白你想说什么。“吉澄桑的事业今后还会发展,为了这个,现在必须要做换角的决定,是没办法的”,对吧。关于替补也是,“这是制作方经过权衡之后做出的决定,接受它”,对吧?
香藤洋二:就这样,说吧。要是大家都像我这样简单地接受了的话,吉澄桑就太可怜了。
岩城京介:……[泣]我……
香藤洋二:不过,像你这么硬是劝自己接受,反而更加难受哦。
岩城京介:你明明也是这么想着然后接受事实的。
香藤洋二:虽然是这样,但也没觉得感伤是多余的。
岩城京介:……我知道,是我太脆弱……
(吉澄直孝:嗯,会回去的。)
岩城京介:……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坚强。吉澄桑也是,看到我们的脸对他来说该是多痛苦的事,但他完全没让我们看到他的痛苦。
香藤洋二:(为什么你会如此坦率呢?一般不管有多么同情,也不会为了同行的事让自己如此痛苦……是这样吗,因为吉澄桑已经越了那条线,那条至今为止只有我越过的那条,岩城内心的防线……好嫉妒。)


Track 05

浅野伸之:等等,草加,为时已晚了,高杉先生他们出去后已经过了半个时辰。
香藤洋二:为什么那时你不阻止他?相泽!
浅野伸之:哼,我才没有阻止他的理由,攘夷已经是我们……
导演:cut!浅野,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你这时要对草加表现出敌意?请你按照指示演。
浅野伸之:啊……可是相泽大概对草加……
导演:够了,这出戏从头再来一遍。
浅野伸之:呃……是。
Staff1:请到指定位置拜托了。
Staff2:摄像机准备就绪。
Staff1:准备好了,场景73,第5段。
导演:准备就绪,开拍!
浅野伸之:草加。
香藤洋二:相泽!
浅野伸之:你来干什么?
香藤洋二:其他人呢?
浅野伸之:已经不在了。
香藤洋二:什么?
浅野伸之:等等,草加,为时已晚了,高杉先生他们出去后已经过了半个时辰。
香藤洋二:为什么那时你不阻止他?相泽!
浅野伸之:哼,我才没有阻止他的理由,攘夷已经是我们长州藩的意志,再说我怎么阻止的了高杉先生……
导演:cut!cut!我都说了不对,浅野!你对角色的诠释不对,这时还不必表现出对草加那么憎恨!我不是给你看过之前拍好的画面了吗?
浅野伸之:之前的演员可能是那么演的,可是我认为相泽的所有行为从根本上来说全是出自对草加的嫉妒,之前的演员只表现出了他对藩的忠义,而对这一点……
导演:唉……你最好冷静思考一下!大家休息。
Staff:他还太嫩了,不过勇气可嘉。
香藤洋二:啊,岩城桑,你不是去东京工作了吗?
岩城京介:我不放心,所以就跑回来看看,傍晚再回去。这个一会儿和staff们一起吃吧。
香藤洋二:谢谢。
浅野伸之:辛苦了,对不起,我想一个人静静,先告辞了。
岩城京介:浅野君。
浅野伸之:嗯……
岩城京介:同样身为演员,我理解不能从头开始塑造角色的痛苦,所以我不会要求你全部按照指示去演,不过我们已经凭借对之前演员塑造的角色的诠释,塑造出了整出戏的温度,而且负责维持整部作品平衡感的导演也同意了那种处理方式,在这种情况下你有资格不顾大家而提出任何异议吗?
浅野伸之:呃……
香藤洋二:(长久以来,我都只看到坦率而可爱的岩城桑,差点忘了岩城桑对于他真的无法接受的事,会露出多么冷酷的眼神。)
浅野伸之:对、对不起,我没认清现场的气氛……我先告辞了。
香藤洋二:浅野!岩城桑,你刚才说的也太过分了,他也是处在微妙的立场上拼命努力着啊。
岩城京介:如果因为太过努力而看不清周围的情况的话,就需要有人对他提出忠告吧?他竟敢在参与这部电影至今的人们面前,指摘吉澄桑对剧本读的不够透彻。
香藤洋二:(原来如此,岩城桑是觉得吉澄桑被人看扁了吧,所以才……)以前不管我怎么说,你不是都袒护着浅野吗?然而一旦情况变了,你就连他的努力都不认可了吗?
岩城京介:你在说什么?只要一谈到工作就比任何人都严厉的你……
香藤洋二:不是我,是岩城桑你!如果只是工作上的问题,你是不会说出那种话的,至少你不会说出要求演员压抑对角色的热情的话。(你已经如此深深的把吉澄桑放在心里了啊……)
岩城京介:你才是,不像你的风格,浅野君确实是可爱的后辈,可是正因为如此才更不能掺杂私情吧?
香藤洋二:(你已经明显掺杂私情了吧?)
岩城京介:我先走了,下回是在北海道见吧?
香藤洋二:嗯,你路上小心,谢谢你来看我。(而岩城桑,你却没有意识到现在蒙蔽了你的视线的原因。)

导演:再有5分钟就开拍。
香藤洋二: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

浅野伸之:真是太失算了,我本来以为只要搞好和香藤桑你的关系就万事大吉了,可是没想到,本已经被我拉拢过来的岩城桑反而会成为障碍。
香藤洋二:你现在再装坏人也没用了,你的表情完全崩溃了,一看就知道,岩城桑对你发火,你彻底受伤了。
浅野伸之:呃……
香藤洋二:我不会说让你别在意这种话,只是现在的岩城桑只能采取那种说话方式,因为他跟之前的演员感情非常好,所以撤换演员让他很受打击。
浅野伸之:以前是谁演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那样子根本就是把气撒在我头上。
香藤洋二:我先说好,岩城桑说的话是正确的,这点你最好搞清楚,我只是告诉你他平时不会用那种语气说话而已。平时他应该会说“如果把电影比喻为歌曲的话,导演就是指挥,我们就是演奏者,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各自按照自己对曲子的诠释去演奏的话,就演奏不出好的音乐了” 。
浅野伸之:你是说为了整个作品的和谐,让我抹杀掉自己想象中的相泽吗?
香藤洋二:我没这么说,但是,你无论如何都想表现出的对相泽的诠释到底是从哪来的?剧本和原作都没有那么写,那么那只是你把草加当成了我来解读的结果吧?那不就成了不合乐谱的演奏了吗?
浅野伸之:呃……
香藤洋二:不过我个人倒是觉得那是很有趣的诠释。但是尽管你非常讨厌我,你还是把那一段演的太过头了,再处理的更好一点吧。导演和制片人都是很狡猾的,只要演员表现出精湛的演技,即使跟自己的想法不一样,也会大声叫好并立刻采用的。
浅野伸之:并不是……讨厌……
香藤洋二:嗯?
浅野伸之:当我以饰演相泽的观点来读剧本的时候,我立刻就感觉到相泽是嫉妒草加,嫉妒草加的生活方式,草加的幸运,草加与生俱来的一切。我想相泽是不是有类似“取而代之症候群”那种情结。
香藤洋二:什么意思?
浅野伸之:也许是近似崇拜的感情。希望跟他走同样的路,跟他喜欢上同一个人,草加的行动对他有着无可抗拒的魅力。可是不可能实现的不甘心,让他索性想要伤害草加,一定是这样的。
香藤洋二:你……
浅野伸之:一想到这里,我就会莫名的把自己和相泽重叠在一起,我已经变成相泽了,所以如果把别人想象中的相泽硬套在我身上,我想是演不出好东西的。
香藤洋二:呵呵。
浅野伸之:我会让导演承认,我演的相泽更胜一筹。导演一定会迷上我演的相泽,远胜过香藤出演的草加!
香藤洋二:哦~在那之前可别被炒鱿鱼了,现在换人可是轻而易举的。
浅野伸之:切!

[医院]
[外科的山田医生,外科的山田医生,内线338号有您的电话。外科的山田医生,外科的山田医生……]
岩城京介:呃……啊!
吉澄直孝:岩……咳咳……
岩城京介:吉澄桑,对不起,我并不想吓你的。
吉澄直孝:咳咳……[写字:怎么了?你不是在拍外景吗?]
岩城京介: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脸来医院见你,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对不起!不能说我不知道就算了。
吉澄直孝:(竟然像这样低头谢罪,你真是现在少有的耿直的人啊。)[写字:去外面呼吸点新鲜空气吧。]

吉澄直孝:[写字:拍摄的进度如何?]
岩城京介:嗯,还好……
吉澄直孝:[写字:代演的人怎么样?]
岩城京介:唔……
吉澄直孝:[写字:代演的人演得不好?]
岩城京介:不是不好,只是和吉澄桑演绎的相泽差的太远了,大家都很困扰。
吉澄直孝:[写字:毕竟是不同人演,难免会这样。]
岩城京介:我知道,可是……
吉澄直孝:[写字:而且他自有他对角色的塑造。]
岩城京介:那也不能想怎么演就怎么演吧?况且还是代演……我不希望改变……吉澄桑曾经待过的地方……那个说不准吉澄桑还会回来的地方……(我都对浅野说了什么啊!什么叫“没办法”,什么叫“就接受吧”?我明明对自己说着这是没办法的事,却还是无法放弃可能性,来到了医院,拒绝了填补原本属于吉澄桑的地方的浅野。我才是根本没有接受任何现实,我简直太傻了……)
吉澄直孝:呃……你真是个乖孩子……岩城君……真的……是个乖孩子……
岩城京介:呜呜……(吉澄桑嘶哑的声音,就好像在告诉我,他已经不可能回归那部电影了。)


Track 06

香藤洋二:嗯……啊,你回来了。很冷吧?可能要下雪了。
岩城京介:嗯……
香藤洋二:怎么了?
岩城京介:你早就发现了吧?我没有用公平的眼光去看待浅野君。
香藤洋二:嗯。
岩城京介:为什么不狠狠的骂醒我?
香藤洋二:因为我想岩城桑你一定会自己察觉。你说没有用公平的眼光去看待他,就说明你已经察觉到了吧。
岩城京介:呃……
香藤洋二:等……唔……岩城桑,等、等等,岩城桑……有件事我非说不可,我并不认为岩城桑会为了任何人如此迷失自己,正因为对方是吉澄桑,也就是说吉澄桑已经成为你很重要的人了。但是处在你心中的正中心位置的人还是我,所以我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感到狼狈。
岩城京介:啊……
香藤洋二:(这样就没错吧?)
岩城京介:这种事还用说吗?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进入我的心中呢?当然身体也是……
香藤洋二:啊……岩城桑,头抬起来一下,这样不能脱衣服。啊……
岩城京介:我喜欢你……好喜欢……香藤……
香藤洋二:再多说一点……啊……越听越真实的感觉到,自己被小心翼翼的包在岩城桑感情的正中央。岩城桑对喜欢的人有很清楚的排列顺序,真的好可怕啊。
岩城京介:我做了很对不起浅野君的事。
香藤洋二:眼睛看得见的东西难免受到感情左右,况且浅野当时的演技也无力颠覆你那样的想法。但是他很努力呢,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是最后还是让导演点头了。明天要在北海道重拍那场火烧场景,到时候你可以用新的眼光去看他,如果觉得他演得好,就告诉他演得好。当然,不必勉强自己往好的方向去想。
岩城京介:吉澄桑也说了同样的话。他说,即使是曾经看过的景色,也可能会看起来不一样,所以重要的是,不管任何事都要试着用新的目光看看。


Track 07

香藤洋二:哈……可恶,扑不灭了吗……
浅野伸之:高杉他们已经不在大使馆了,再这样磨蹭下去,跑来阻止他们的我们会被抓的,那就得不偿失了。呃,糟了,衙役过来了,所以我就说咱们不该来的。我记得后面是海,从那里逃走吧!
香藤洋二:不行,有栅栏。
浅野伸之:可恶,这边也有栅栏,明明这个悬崖下面就是海……这个栅栏真高啊……
[吉澄直孝:岩城君,你听过Jamais Vu(陌生感)这个词吗?跟即视感正好相反。这次的事并不是说岩城桑你软弱或香藤无情,香藤是那种说话时总是看着未来的人,所以比较容易融入新的情境,而岩城君,你是不是总是看着已经过去的事呢?]
导演:cut!OK!灭火。
Staff:灭火!
Staff:辛苦了,请穿上外套。
香藤洋二:谢啦~
浅野伸之:谢谢。
[吉澄直孝:如果用新的眼光去看待眼前的事物,你也会觉得那样很新鲜吧,说不定还会觉得不错呢!]
香藤洋二:啊……
浅野伸之:呃,岩城桑……
岩城京介:你们俩都辛苦了。
香藤洋二:(岩城桑的表情……对相泽这个角色的隔阂消失了。)
浅野伸之:啊……辛苦了,我先告辞了。
岩城京介:上次的事,真是抱歉。
浅野伸之:啊?
岩城京介:不管事情的原委是怎么样的,同样作为演员,我都不应该对你的演绎插嘴。从今以后,我也打算和浅野你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面对这部作品,让我们共同把这部电影拍成好作品吧。
浅野伸之:啊……不,我才是,上次对不起了。
香藤洋二:(岩城桑,就差一点了,再多说一句啊,你看,浅野那家伙还没明白岩城桑你的真意,僵在那里了。唉……算了,还得靠我出场,浅野要是因此留下心理阴影也不是个好事。)
浅野伸之:……那我先告辞了。
香藤洋二:喂,浅野,你有没有被演员前辈带去吃饭什么的经历?
浅野伸之:哈?
香藤洋二:客户或制片人那些制片方的酒会倒是有跟着沾光,被带去露过脸,不过跟同业者就没有过了吧?
浅野伸之:呃……当然有……
香藤洋二:我是说亲密的和你聊天,话说你一看就是容易被前辈讨厌的类型,果然做这行时间长了凭气味就能知道,你是那种虚伪的人,只有表面上装好人,其实稍微相处一下就会发现你其实很腹黑。我说的没错吧?没有哪个前辈愿意疼爱你吧?
岩城京介:喂,香藤。
香藤洋二:站在你面前的这位前辈,就是被某人欺骗了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试着假惺惺的和他套套近乎如何?说不准他会请你吃饭哦。
浅野伸之:呃……
香藤洋二:啊,导演找我有事,我很忙呢,那我先走了。
浅野伸之:呃……可恶……我才不是……
岩城京介:香藤是在担心你是不是只有表面圆滑,和谁都不深交。总之就是让你试着和我推心置腹的聊一聊。
浅野伸之:呃……
岩城京介:呵,要不要去喝一杯?那家伙会说出让我和自己以外的人出去就已经是奇迹了,以我的经验来看,从现在开始算起十分钟就是他的极限了,估计一会儿他就会哭着跑回来改口的。
浅野伸之:我知道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就边哭边等着迟迟不回来的岩城桑吧!)
岩城京介:(令人意外的是,现在的浅野可能才是真正的他。引出人的内在,香藤就是有这种能力,对过去的我也是如此。)
浅野伸之:那我先回摄影车换一趟衣服。
岩城京介:啊,我等你。

[店员:欢迎光临!]
浅野伸之:[喝]你没有把香藤桑当对手的意识吗?一直待在身边的人是自己的对手,那样我一定受不了。
岩城京介:有啊,倒不如说,曾就有过。
浅野伸之:有过?
岩城京介:我作为演员,说直白了,就是出名比较晚,对一帆风顺成名的香藤当然很嫉妒。
浅野伸之:说的也是。
岩城京介:翻来覆去的想“凭什么他的评价那么高,而我却没有”,不过评价说到底都是来自别人的,当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心里就轻松多了。我们的工作不像运动或格斗那样能清楚的决出胜负,比出谁更快或谁更强。那种想法,说到底不过是太过在意别人的目光了。
浅野伸之:呃……我在意别人的目光。《冬之蝉》其实算是岩城桑的“搭配演出”(*有名艺人主演的影视作品中,同一事务所的不出名的艺人搭配演出)吧,虽然我想说不是这样的,但是就算我说了,也不代表别人就不会这么想。
岩城京介:搭配是那么糟糕的事吗?首先能所属于一个的大手事务所就很幸运了,如果不是事务所出力在背后推我,也不会到达现在的地位。还是抱着做出成就回报事务所的想法去做比较好,回报的形式就是,总有一天也给予自己的后辈同样的机会。
浅野伸之:你看的真远,不过那是因为你处在那样的地位,才能说出刚才的话吧,我也好想赶快站在像你那样的位置上。嫉妒什么的真的会杀死自己。我觉得相泽一定也一直为此痛苦着。
岩城京介:嫉妒吗?只要还在认为自己不幸,那种想法就不会消失吧。但是,以年轻为武器早年成名的人,可能会因为力量耗尽而在人生的开始阶段遭遇挫折,相反,大器晚成的人可能在出头之前一直都很辛苦,而在这期间积累的经验会成为人生的肥料,一旦出头,就能够更深厚而长久的表现自己。一直处在一线的演员,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而付出的努力和经历的苦恼一定也绝不一般。人各不相同,辛苦也各不相同,自己的辛苦只有自己清楚。想到这些,想什么时候出头比较好,这种事可是说不准的。
浅野伸之:你是找到答案了呢。看来不管我问你什么,你都能给我答案。
岩城京介:算不上什么答案,只是我一直是这样调整自己的,我想如果浅野你的人生和我的人生有重叠的地方,产生了同样的想法的时候,到那时,这些就能成为答案了。
浅野伸之:……是啊。
岩城京介:那样想的时候,就会想即视感一样想起来,“啊,那时那个人说了那样的话,原来那个意思”。呵,所以听别人说话是有好处的,到时候,你只要一边想着“这个臭老头在说些什么啊”一边把他说的话记在脑子里就好了。
浅野伸之:呵,哪里是老头……
岩城京介:顺便说明一下,我也不是被前辈疼爱的类型,所以他们很少对我说,不过我还有他。
浅野伸之:他?
岩城京介:哼。
浅野伸之:岩城桑,你要去哪?
岩城京介:[拽]
香藤洋二:啊!
浅野伸之:香藤桑!
岩城京介:我都叫你不要来了,你真是的。
香藤洋二:还不是因为你在短信上写了在哪里喝酒,还写着不要来,这句话翻译成岩城桑语不就是“来也可以,但是不到时机不要出现”的意思吗?
岩城京介:我还不是因为觉得你会担心吗。
浅野伸之:呃……干嘛要坐到我这边?
香藤洋二:别管那些啦,喝吧。
岩城京介:真拿你没办法。
浅野伸之:看来香藤桑真的是孤单一个人就待不下去呢,我对你失望了。
香藤洋二:哦?刚才明明还满嘴抱怨,现在真好意思说。
浅野伸之:呃……
岩城京介:喂,香藤。
香藤洋二:一直像这样坦率点多好。
浅野伸之:……
岩城京介:说实话,看了今天你的演出,对于浅野君你想要表现的相泽,如果要做什么评价的话,反而是觉得很失礼。
浅野伸之:啊……
岩城京介:所以我想和你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和你一起创造,拍同一场戏,看看当秋月面对浅野君演绎的相泽时,是什么样的秋月,我只能给你这样的回答。这就是演员之间的对话吧,呵呵。
浅野伸之:啊……非常感谢。
香藤洋二:喂,难道你快要因为夹在我和岩城桑中间而被气压压死了吗?哈哈,放开了喝吧!
岩城京介:别喝多了,小心明天拍外景的时候宿醉。
香藤洋二:这点不算啥。
岩城京介:你今天就到此为止。
香藤洋二:咦?岩城桑你怎么这样……这个在东京可是很难喝到的哦。
岩城京介:不•••行。
浅野伸之:呵呵……
香藤洋二:你刚才笑了吧?什么啊!你才是喝醉了嘛!
岩城京介:哈哈哈哈……


Track 08

森川智之:现在是《拥抱春天9》FT时间。
三木真一郎:是的。
森川智之:我是饰演岩城桑京介的森川智之,还有……
三木真一郎:饰演香藤洋二以及草加十马的三木真一郎。
森川智之:是的,辛苦了。
三木真一郎:辛苦了。
森川智之:这回久违的出演的春抱系列的岩城,我真是无限感慨。
三木真一郎:是啊,真是这样的。
森川智之:真是在意到不行,岩城和香藤的工作不都是演员吗?他们将来会怎样我真的很想一直演下去。
三木真一郎:是啊。
森川智之:今天终于实现了。
三木真一郎:而且还是在这个录音棚。
森川智之:在这个录音棚。
三木真一郎:是这个录音棚哦!
森川智之:是这个录音棚哦!
三木真一郎:这真是奇迹啊。
森川智之:奇迹啊。
三木真一郎:真的,各位听众让您久等了。
森川智之:是的。
三木真一郎:这部作品真是说出了不错的话呢。
森川智之:说出了不错的话。
三木真一郎:必须用眼睛能看见的东西来表现的地方。
森川智之:是啊。
三木真一郎:这个工作真的就是这样。
森川智之:不像运动那样,能决出最快或最强。
三木真一郎:没有。
森川智之:不是用数字表示的东西。
三木真一郎:能得到所有人好评的演员实在是太少了。
森川智之:是啊,当然没有,如果有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三木真一郎:太可怕了啊。都是有好有坏的,作为做这个工作的我们,所谓的去扮演一个角色……真是又困难又有趣。
森川智之:真是这样啊,演AV的时候也蛮令人怀念的啊。
三木真一郎:令人怀念啊。
森川智之:呵呵呵。
三木真一郎:我那时还是个战战兢兢的新人呢。
森川智之:现在已经是一飞冲天的当红演员了。这回正好是原作的第十卷。
三木真一郎:终于到第十卷了。
森川智之:已经十卷了啊。
三木真一郎:而且又回到冬之蝉的故事了。这个啊……
森川智之:这个啊……还真是让人忍不住去在意的地方啊。
三木真一郎:是啊。
森川智之:另外还增加了新作。
三木真一郎:新作。
森川智之:老师专门为这个drama写的。
三木真一郎:太精彩了。
森川智之:是哪一段粉丝们当然一听就知道了,我也知道哦。
三木真一郎:哈哈哈。
森川智之:三木真你知道吗?
三木真一郎:知道哦,就是不说。
森川智之:就是不说。
三木真一郎:就是不说。
森川智之:喝酒那段。
三木真一郎:哈哈哈哈,说出来了。
森川智之:是啊。不过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回的春抱系列9真的让大家久等了,抱着让大家久等的歉意。
三木真一郎:酝酿了很久。
森川智之:酝酿了很久终于做出来了,这个也是想和大家一起开心的心意。
三木真一郎:真的是为了不背叛长久以来等待着的各位的期望,另外还有我们的成员……
森川智之:我们的成员很豪华。
三木真一郎:是的。
森川智之:是的,他们一直没出声。
三木真一郎:屏着呼吸。
森川智之:一直在待机,还是赶快把他们请出来吧。
森久保祥太郎:我是饰演浅野伸之的森久保祥太郎,各位辛苦了。
三木真一郎:辛苦了。
森川智之:辛苦了。
森久保祥太郎:这回真是久违的春抱系列的收录。
三木真一郎:是吗。
森久保祥太郎:是啊,不是吗?不都是以这种形式开场吗?
森川智之:是啊是啊。
森久保祥太郎:浅野这个人非常自以为是,怎么说呢,内心有点……
三木真一郎:内心?
森久保祥太郎: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还看不清他的内心。
三木真一郎:感觉还很嫩。
森久保祥太郎:就是啊,这回被两个成熟的前辈变得成熟了。
三木真一郎:被变得成熟了。(注:这里指的是精神,但是这句容易让人联想生米煮成熟饭。)
森久保祥太郎:是啊。
三木真一郎:学了很多东西。
森久保祥太郎:是啊。
森川智之:大家要随意想象了。
森久保祥太郎:是啊,浅野也稍微成熟了一点吧。话说台词真的很有真实感,这种事……
森川智之:是呢,心怦怦跳的感觉。
森久保祥太郎:是啊,真的很厉害,那就是我们平时的想法。
森川智之:最后的那场戏真是感同身受。
三木真一郎:太真实了。
森川智之:太真实了。
森久保祥太郎:是啊,香藤的“你不像会被前辈带出去喝酒的那种人”的那句台词。
三木真一郎:哈哈。
森川智之:哈哈,真实型。
森久保祥太郎:那段现场演的时候真的感觉不错,三木还说还想再演一遍啊,更坏心眼的对我讲那段台词的时候,我好想感到了什么暗示,是我的错觉吗?
三木真一郎:没什么暗示。
森久保祥太郎:没有吗?
三木真一郎:我没想的那么深啦。
森久保祥太郎:没有啊。
森川智之:不知道哪段被采用了。
森久保祥太郎:是嘛。
三木真一郎:不知道哪段被采用了。
森久保祥太郎:好厉害,不知道为什么要重来,现场真是……
三木真一郎:不过加点色彩会更好吧。
森久保祥太郎:是啊,好厉害,总觉得感觉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三木真一郎:哈哈哈。
森久保祥太郎:总之收录的很愉快,各位辛苦了。
三木真一郎:辛苦了。
森川智之:辛苦了。那么有请下一位,饰演吉澄的关俊彦。
关俊彦:我是饰演吉澄直孝的关俊彦,这回我演的角色嗓子受伤了,几乎说不了话,只能靠在板子上写字来交流。读了这回的故事,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其中作为演员的想问题的方式,我们也能认同“啊,确实有过这种想问题的方式”,故事中出场人物有很多那样的台词,感觉原作老师真的很了解演员的世界啊,这一点也让我特别感慨。这样的drama真的很难得,如果今后这个系列能一直这样继续下去,我想我们作为演员也很高兴。谢谢大家,辛苦了。
森川智之:啊,谢了。
三木真一郎:好。
森川智之:嘟嘟。
三木真一郎:哔哔。
森川智之:好啦,那么下一位,浩辅~
鸟海浩辅:呜——吧嗒。(喂别玩了!)大家好。
森川智之:这人秀逗了。
鸟海浩辅:我在学摩托车,我是饰演宫坂敬吾的鸟海浩辅,大家辛苦了。
三木真一郎:辛苦了。
森川智之:好久不见了?
鸟海浩辅:是啊,开始之前我问了一下,上回貌似是五年前。
森川智之:春抱7。
鸟海浩辅:7。
三木真一郎:7。
鸟海浩辅:上上部。
三木真一郎:几年前?
鸟海浩辅:四五年前。
森川智之:是啊。
鸟海浩辅:现在这里有当年的小册子。
森川智之:大家都好年轻啊,我还是金发。
鸟海浩辅:哈哈。
森川智之:金发加墨镜,太糟糕了。
三木真一郎:我懂。容易被人拦住。(那边有对街上可疑人物盘问的警察。)
森川智之:容易被人拦住,我的话题就到此为止,浩辅你说吧。
鸟海浩辅:真的是隔了好久了,我照着以前印象中的演,以前被要求用很低的声音去演,这点我记得特深刻,只记得这一点,来了这里以后想着是不是声音更低一点比较好,稍微费了点力气。
森川智之:原来如此。
鸟海浩辅:恢复练习。
森川智之:恢复练习。
鸟海浩辅:不过很开心,风驰电掣的就录完了。
森川智之:风驰电掣的。
鸟海浩辅:风驰电掣的。
森川智之:我和三木没有风驰电掣的感觉。
三木真一郎:没有。我们是长跑。
鸟海浩辅:我是短跑,一下就跑过去了。
森川智之:好像跑过去了。
三木真一郎:又好像没跑过去。
鸟海浩辅:好像没跑过去。[笑]只要大家听的开心就好,这回已经是9了,要向着10努力。谢谢。
森川智之:是的,谢谢。好了,下一位是游佐浩二。
游佐浩二:是的。
三木真一郎:棒棒棒棒。
森川智之:电动自行车?
三木真一郎:摩托车?是哪个?
游佐浩二:电动自行车。
森川智之:电动自行车啊。
三木真一郎:都玩这样的。
游佐浩二:做个样子而已。各位辛苦了,谢谢。
森川智之:辛苦了。
游佐浩二:上回收录是很久以前了。我很紧张。
森川智之:很久以前啊。
游佐浩二:我很紧张。上回出场还是在7的时候,这部作品的世界观那时候已经形成了,所以中途加入感到很紧张。
三木真一郎:是吗。
游佐浩二:总体来看,三木的香藤和鸟海的宫坂和我的小野塚基本是同龄人。
森川智之:是啊,差不过26。
游佐浩二:我出场的时候,被要求声音稍微高一点,至少在20几岁以内。
森川智之:年轻组。
游佐浩二:就是那种感觉,我还记得,不过毕竟已经过了五年,我也变成爱说教的大叔了,大家都多少变得爱说教了,录音的时候真的很难把握火候。
森川智之:确实很难啊,大家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游佐浩二:稍微有点训斥的口气就会被导演严厉的指导,“错了!”。一会儿我要哭着回家去。
森川智之:要回去了?
游佐浩二:哭着回去,风驰电掣的。
森川智之:风驰电掣的。
三木真一郎:风驰电掣的哭着回去。
森川智之:原来如此。
游佐浩二:就是这样,我的角色之后貌似也会时不时出场,下回开始我要努力。不过这回我也努力了哦,当然全力以赴了哦。
森川智之:岩城桑和小野塚的电视剧也开始了。
游佐浩二:哥哥。
三木真一郎:就是番外故事了
森川智之:标题是《哥哥》
三木真一郎:为什么?不对吧?
森川智之:连续剧啦。
游佐浩二:真期待。
森川智之:连续剧,估计是午间剧场。
三木真一郎:午间连续剧吗?
森川智之:周一和周五中午。
游佐浩二:全家坐一桌,正前方空着,大家全在两边坐一排。
森川智之:有可能。
游佐浩二:务必让我参加。
森川智之:是啊。
游佐浩二:谢谢。
森川智之:谢谢,那么希望下回在春抱10与大家见面,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春抱系列。
三木真一郎:是啊。
森川智之:FT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三木真一郎:谢谢大家。
森川智之:辛苦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八ちゃん

Author:八ちゃん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文章分类↓
全部文章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声優の名前」↓
FC2计数器↓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